赫連成也覺得她除了好看,沒有一點女人樣,但是一筐芒果就要兩百兩,的確貴了。

還不知道芒果味道如何,兩百兩不多但是也不少,他的銀子不是天上掉下來。

劉小禾見七皇子猶豫不吭聲,便道:「公子莫非連兩百兩都沒有?」

被瞧不起的赫連成臉露沉色,開了口。

「兩百兩自然有,只是你讓我花兩百兩買從未見過的東西,本公子怎麼知道兩百兩到時候會不會打水漂。」

劉小禾內心翻了一個白眼,說白了就是不信她,就這樣畏手畏腳的男人能成什麼氣候。

「既然公子害怕,那便罷了。不過我可提醒,到時候公子想買的時候也不一定能夠買到。」

「為何?」赫連成問。

「公子知道鎮上禾記水果鋪吧。」既然赫連成想知道禾記水果鋪的東家是誰,那麼她自己暴出來。

赫連成一聽她這話,雙眸微眯,頓時想起來為何那麼熟悉了。

「原來你就是禾記水果鋪的東家。」

劉小禾面掛笑容:「公子為了知道禾記水果鋪的東家是誰,可沒少下功夫。怎麼樣? 妖孽狂醫 現在可還願意花那二百兩?」

何止願意,他甚至想把她果園的果子全部包了。

「你的果子我全包了,有多少要多少。」

劉小禾臉上的笑容很燦爛,讓人看了不禁著迷,有那麼一瞬間赫連成看失了神。

雖然有時候不像個女人,但是她真的很好看,想據為己有了。

劉小禾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很正經的告訴赫連成。

「非常抱歉,我家果子限購,一人最多只能購買一筐,好東西要分享,公子這樣吃獨食很不好。」

她可不想養出麻煩,至少要平衡,這樣互相才能牽制。

瞧著臉都黑下來的赫連成,她接著繼續說。

「籮筐我出,果子到時候自己來摘,現在是優惠價錢,公子若是想要就得趁早下手,而且我這種出來的果子跟鋪子里賣的果子效果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赫連成不爽的問。

「鋪子里的水果是我從別處進來的水果,公子你說有什麼不一樣。」她淺笑,故意不說明白。

赫連成秒懂,不再猶豫,對謝旭吩咐。

「給她五十兩定金。」

公子都說了,謝旭立即摸出五十兩銀子給她。

收到銀子的劉小禾很開心,因為她喜歡這種感覺。

「不知公子姓什麼。」

「赫連。」赫連成直接道出姓氏,也算是變相的告訴她自己的身份,況且不說她也知道。

「哦,赫連公子稍等。」她說完便轉身回去了。

她一走,謝旭便擰眉道:「公子,您怎能告訴她您的身份,萬一……」

「她早就知道我是誰。」

「她怎麼會知道?」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謝旭不明。

「林嘯天。」

謝旭聽到這個名字頓時明了,原來張夫人早就知道公子的身份。

「既然知道。張夫人還那般無禮。」謝旭想到就生氣。

謝旭見公子不說話,也就沒有再吭聲。

等了一會兒,劉小禾拿著一張單據過來,她把單據給赫連成。

「到時候憑著單據來取貨,只認單據不認人。」

「只認單據不認人?」 強悍寶寶:爹地請接招 赫連成淺笑,笑得很陰險,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單據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沒了,只因為上面的字彎彎扭扭,他一個都不認識。

「是的,所以赫連公子可要保管好單據。」她無視赫連成臉上的表情。

赫連成心裡在想什麼,她心裡很清楚。赫連成若想偽造單據,那他得認識德文,若是想搶別人的單據,那也要他知道什麼人手裡有單據。

即便赫連成找到認識德文的人,那也要找個會模仿她字跡的人,況且只要不是她寫的單子,她一眼就能夠辨認出來,所以一點也不擔心。

「多謝夫人提醒。」赫連成笑著感謝,臉上的笑容有些奇怪。

「不用。」她回了一笑。

「告辭。」赫連成說完便轉身走了。

這個明星在混日子 她把赫連成送到河對面,一直送出門口。

「赫連公子慢走,歡迎再來。」

赫連成看她臉上的笑容,覺得她的笑容特別扎眼,但是沒辦法對她甩臉,畢竟以後還需要她這的果子。

送走赫連成,劉小禾把門關上,轉身回家。就好像她下午敞開門就是專門為赫連成敞開。然,的確如此,因為她料到赫連成下午會來。

謝旭回頭看了一眼,見門關上,他擰眉。赫連成也回頭看了一眼,臉沉了下來。

看來這個女人知道他會來,特意敞開門。

「小禾,人送走了?」她剛進門,可兒便問。

她點了一下頭,笑道:「賣了一筐芒果。」

陳可兒愣住,連忙道:「芒果還得好幾年才結果,怎麼這會兒就開始賣了?」

「預訂。」禾記水果鋪的事情她沒跟可兒說,可兒也不知道果子的效果。

一聽只是預訂,陳可兒笑了起來。

「之前我還擔心你這果子怎麼賣出來,現在看來我完全是瞎擔心。」

「這還只是開頭,明天我要出門一趟。」她對可兒說。

可兒點頭:「你去忙你的事情,孩子我會照顧好。」

「你照顧孩子我肯定放心。」若是不放心可兒,那這就沒有她放心的人了。

可能是失去過一個孩子的原因,可兒對孩子格外的好,照顧兩個孩子就跟照顧她自己的孩子一樣。

陳可兒聽了她的話,心裡很滿足。

「小禾,我想喂一些雞。」

可兒一說她想起來說要買的豬崽子也忘記買了。

「你不說我都忘記了,說完買豬崽子的都忘記買了。至於雞崽子,我跟劉嬸說好了,到時候上她家裡抓幾隻,她家的雞崽子還很小,再等半個月去抓。」

「豬崽子可以問問村裡的人有沒有。」陳可兒提議。

「嗯,那我這就去村裡打聽一下。」她說完抱起兒子,對可兒道,「你推著寶兒,咱們一起出去走走。」

「好。」陳可兒點頭。

她已經很久沒出竹林了,出去轉一轉也好。

劉氏正要出門幹活,碰到來村裡的小禾跟可兒,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小禾可兒,你們這是去哪兒?」

「村裡轉轉,看看誰家豬下了豬崽子,想抓一隻回家喂。」劉小禾說道。

劉氏聽她要抓豬崽子,便告訴她:「隔壁村有一家豬下了崽子,你可以去隔壁村買。」

「謝謝劉嬸,劉嬸你這是下地幹活嗎?」看劉嬸扛著鋤頭,便問了一句。

「對呀,再過些天就要栽秧苗,宏圖又不在家,只能早點去把田弄出來,錯過栽秧子的好時間到時候收成不好。」

「那劉嬸去忙,我們走走。」

「好嘞。」劉氏笑著就走了。

「要不你去隔壁村看看,我在家看著孩子。」劉嬸一走,陳可兒便對她道。

「行。」

兩人轉身原路返回,回家后就牽著馬車走了。

挨著張家村近的就是李家村,劉氏說的隔壁村就是李家村。

距離不遠,她坐著馬車十來分鐘就到了,看到一個村民,她跳下馬車過去詢問。

「請問你們村誰家賣豬崽子?」

重生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婦人抬起頭便愣住,被劉小禾的容顏驚到,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是哪個村的?」

「我張家村的,請問你們村誰家賣豬崽子?」她重複剛才的問題。

「張家村的?你誰家姑娘?」婦人常去張家村,沒見過長這麼好看的姑娘。

一連兩次答非所問,劉小禾沒耐心了,看到不遠處的村民,她決定過去問那個人。

婦人見她走,趕忙拉住她。

劉小禾最不喜歡陌生人的觸碰,當即臉色就變了。

「放手。」聲音很冷。

婦人被她駭人的眼神還有冰冷的聲音嚇得臉都泛白,手什麼時候鬆開的都不知道。

看著人跟馬車走遠,婦人哼了一聲。

「長得漂亮有什麼用,脾氣居然這般不好,小心嫁不出去。」婦人說完才發現她梳的是婦人髮髻,然後詛咒起來,「脾氣這麼不好,你男人肯定找小妾,哎喲喂,我的嘴巴。」

話剛說完,婦人便捂著嘴巴嚎叫起來,滿手的血。

「背後說人長短,是會爛嘴巴的。」

婦人驚恐的望著遠處的劉小禾,彷彿見了鬼一般,因為她剛才感覺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婦人再也不敢說話了,緊緊的閉著嘴巴。

劉小禾走到中年漢子面前停下腳步。

「大叔,請問你們村誰家賣豬崽子?」

大叔還是頭次見這麼漂亮的姑娘,不過也沒存什麼齷蹉的心思,立即告訴她。

「你往前走,第四戶人家就是了。」

「謝謝大叔。」劉小禾笑著道謝完便牽著馬車向大叔指著的那家走去。

「嗨,你等等,這會兒家裡應該沒人。」大叔叫住她。

劉小禾停下腳步回頭:「大叔知道人在哪裡嗎?」

「在地里幹活,我去幫你叫。」中年大漢說完就去了。 「二麻子,有人來買你家豬崽子了,人就在你家門口。」中年大叔跑到田坎間對著二麻子大聲喊。

門口的劉小禾因為有內力,聽得到叫喚聲,聽到這稱呼笑了一下,農村取名就是稀奇古怪。

一旁的小男孩見她笑,嘴角跟著上揚。

「姐姐笑起來真好看。」

聽著小男孩稱讚的話,她低頭笑望著小男孩。

「你也長得很帥。」

「帥是什麼意思?」小男孩好奇的問她。

「就是俊的意思。」自從生了孩子,她對孩子沒了免疫力。

小男孩聽完她的解釋便明白了,笑著說道:「謝謝姐姐。」

小男孩只有五六歲的樣子,這個年紀的孩子最為活潑,很少有這麼懂禮貌的孩子,頓時對這個孩子多了幾分好感。

她蹲下身子,看著男孩。

「小朋友,怎麼就你一個人,你爹娘嘞?」

說起爹娘,小男孩情緒有些低落,小聲告訴她:「我沒有爹娘,只有奶奶。」

「娃兒。」小男孩的奶奶叫喚起來。

小男孩聽到奶奶呼喊的聲音,轉身就跑了,看著跑遠的孩子,她遲遲沒有收回雙眸。

她也沒有爸爸媽媽,養父說當年撿到她的時候,渾身是血,所以她相信爸爸媽媽不是不要她,而是出了事。但是因為沒有任何的線索,她沒有找到關於爸爸媽媽的信息。

「是你要買豬崽子嗎?」二麻子見自家門口的人不像庄稼人,心想會不會是搞錯了。

「是的。」瞧著二麻子吃驚的模樣,她沒在意。

確定她是買豬崽子,二麻子打開門領著她進去。

「還有三頭豬崽子,你要幾頭?」

「一頭就行了,我先看看。」太小了她可不敢逮回去,萬一喂不活那就是白花錢。

「好,往這邊走。」二麻子領著她去豬圈。

豬圈在後面,用石板圍起來的一個棚,棚被分成兩間,母豬在一間,豬崽在一個棚,因為不用吃奶,所以分開。

「都在這裡了,你看你想要哪頭,我進去給你逮。」二麻子笑道。

「就裡面那頭。」她指的是三頭中最大的那頭,然後詢問,「有籠子嗎?」

「有。」二麻子點頭。

「那一頭豬崽怎麼賣?」

「六百文錢。」

六百文錢也不貴,劉小禾點頭一下頭,對二麻子道:「那就麻煩大叔幫我弄到馬車上。」

「好,我這就幫你抓。」二麻子說完轉身去拿籠子。

沒一會兒就拿了一個專門裝豬崽的籠子過來,二麻子跨進去就去逮她要的那頭豬崽。

二麻子抓豬崽很熟練,沒幾下就把豬崽抓進了籠子,蓋上蓋子綁好后就連豬跟籠子一起扛起來,看這架勢應該是專門賣豬崽。

待二麻子把豬崽子搬上馬車,她把從空間里數好的錢遞給二麻子。

「這是六百文錢,你數一數。」

二麻子點頭,接過錢開始數,數了一會兒確定數量是對的,他抬起頭笑著對劉小禾點頭。

「是對的。」

劉小禾點了一下頭,牽著馬車掉頭回去了。

回到竹林,可兒聽到馬車的聲音出來。

「回來了。」可兒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