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大門派向來團結,這在外界來說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再往上已經看到任何修士了。

看到顧銘等人到來,九大門派的弟子主動把路讓開,靜靜的看著顧銘等人向上攀登。

「阿彌陀佛,這些施主的修為很強!」一個年輕和尚輕聲說道。

「不錯,看來我們有對手!」武當弟子微微一笑,手中的長劍不由的抱在身前。

「各位咱們也繼續向上吧,這雷雲梯是個非常不錯的修鍊之地。別浪費機會了。」峨嵋女弟子輕聲說道,可是目光卻落在了顧銘身上。

顧銘以及身邊的兩個女子很明顯在修鍊,而且雷電對他們一點傷害也沒有。

其餘幾派弟子也發現了這一點,只是他們不想和六大家族的人有過多的交往。

「家主,時間快到了!」

這時,趙家大長老傳音給趙飛塵。

趙飛塵看了一眼還在繼續攀爬的顧銘等,傳音道:「不急,我想看看顧銘能爬到多少層!自從我們趙家得到這雷雲梯,還沒有人能夠爬這麼高呢。同時也是趙樂人等的人機緣。」

「是!我知道了!」

趙家大長老退後,目光看向雷雲梯,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因為他的兒子也在上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顧銘和魏珊珊還有魏冰彤三人終於睜開了眼睛。

並不是他們不想繼續修鍊下去,因為他們的吸收已經達到了飽和,無法再繼續吸收了。

「你們醒了?」白可妍輕聲問道。

顧銘點頭,輕開魏珊珊和魏冰彤,扭頭看向趙樂人。

「把這個吃了,開始修鍊!」

顧銘手一翻趙家七名弟子每人面前出現一顆六品丹藥。

那濃郁的葯香瞬間傳遍整個雷雲梯,就連主城內參戰的眾多修士也都能夠聞到。

「怎麼會這麼香?」

「是六品丹藥,一定是六品丹藥。」

「七顆六品丹藥,真是大手筆呀!」

各大勢力的強者瞬間不談定了。

六品丹藥各大勢力也有,可是並不是很多,因為六品煉丹師在整個小世界內只有兩位六品煉丹師,一個在秦家,另一個在武當。

「老祖,燕銘他是六品……」趙飛塵急忙扭頭傳音給燕家老祖。

燕家老祖微微點頭,「不錯,他是六品煉丹師。」

趙飛塵一聽,頓時更加激動不已。

趙家老祖雖然修為也在進步,可是他的年齡太大,如果不能突破到大乘期的話,他的生命也就到頭了。

燕家老祖自然看出趙飛塵的意思,隨手扔給趙飛塵一個玉瓶。

「裡面是六品丹藥,破障丹!」燕家老祖傳音說道。

「什麼?」

趙飛塵接住玉瓶,頓時驚呼出聲。

他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頓時引來眾人詫異的目光。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不就是六品丹藥嗎?在座的哪個勢力沒有幾顆。」韓明成冷笑,鄙視的瞥了趙飛塵一眼。

「我們趙家可跟你們比不起,剩下的幾顆出都拿出來給弟子提升修為用了。」

趙飛塵冷哼,壓著心中的喜悅,恢復了常態,同時將那七顆六品丹藥說成他給趙樂人等趙家弟子的。

算是保護了顧銘。

畢竟顧銘等人離他們太遠,就算顧銘給他們丹藥,坐在下方的人也看不到。

至於雷雲梯上的其他人,更不可能看到,上面的視線範圍只允許在百米台階之內。

眾人一聽趙飛塵的解釋,並沒有多想,不過心中卻暗嘆趙飛塵是不是有病,竟然將如此珍貴的丹藥送給了幾名弟子。

雷雲梯上,趙樂人七名趙家弟子,不再客氣,直接吞下了丹藥,盤膝坐下。

「我會慢慢的撤掉對你們的防護,你們能夠得到多大的造化,那就看你們自己了。」顧銘淡淡一笑。

趙樂人七人心中同樣非常清楚,這是他們的機緣。

隨著顧銘的防護慢慢撤掉,強大的威壓將趙樂人七人籠罩。

瞬間冰冷從他們七人額頭上流下,然而他們卻在咬牙堅持,誰也不想放棄這次機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個時辰之後,趙樂人等人全部站了起來。

每個人至少提升了一個小境界,趙樂人更是直接達到了合體大圓滿。

……

前五百名已經選出,他們被轉移到了一座巨大的空間之中。

他們剛進入這個空間,就見十個巨大的擂台慢慢升起。

擂台的四周則是一個個的座位席。

「你們現在過來按照次序登記,隨後進行抽籤!」趙家的一個長老說道。

就在顧銘等人登記信息的時候,座位席上出現了一道道身影。

這些身影無一例外的都是合體大圓滿境界。

很快,顧銘就看見了燕家老祖等人。

燕家老祖和趙飛塵,以及魏濤坐在一起,坐在另一側的則是有過交手的秦星河。

顧銘的目光落在秦星河身上時,秦星河的目光也看向了他。

四目相對,顧銘淡淡一笑,眼中滿是不屑。

而秦星河則是滿目凶光,殺氣濃濃。

半個時辰后,所有座席坐滿了人。

顧銘將令牌交給趙家的長老,「燕家燕銘。」

趙家長老在令牌上刻下顧銘的信息后說道:「還請內衛大人,抽一個號碼!」

顧銘隨意抽了一個。

250號!

當看到這個號碼時,顧銘的臉都青了,怎麼抽到這個號碼。

趙家長老臉色也很難看,趁人不注意,手一揮,號碼改變,變成了25號!

「謝謝!」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顧銘微微一笑。

「不客氣,你的雷台是五號擂台!」

等到五百個修士都登記完信息之後,全場安靜下來。

「每個擂台上都有號碼標記,尾說是幾,就前往幾號擂台!」那個長者,掃視了全場一眼后說道:「好了,你們可以上擂台了!」

隨著長老的話音一落,場中的修士紛紛登上了擂台。

「你們幾個別逞強,如果實在打不過,就認輸!」顧銘看著魏珊珊等人輕聲說道。

「嗯!」

「嗯!」

顧銘只是善意的提醒一下,至於結果如何,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

顧銘來到五號擂台時,前面已經站著一位青年了。

那個青年穿著秦家的服飾,看到顧銘時眼中露出了緊張之色。

不過很快,他的那種緊張之色便消失了。

因為他的同伴來了。

隨後,韓家和楚家各一名弟子走了過來。

另外一個則是個女人,確切的說是個道姑,長的還算可以。

道姑見到顧銘后微微一怔,隨即點了點頭。

「所有人登上擂台!」

趙飛塵站了起來,聲音傳遍整個空間。

他的目光從眾人身邊掃過,「你們都是小世界的天之驕子,原則上不希望出現隕落。只要對方認輸,就必須住手,否則別怪執法人員將你們轟殺當場。」

「比賽過程中不得服用丹藥。第一輪是混戰,每個擂台十人,最終擂台上只留下兩人。第二輪為單人賽重新抽籤比賽。」

「好了,開始吧!」

隨著趙飛塵的話音一落,十個擂台上的修士就開始碰撞到了一起。

然而五號擂台卻是十分的安靜。

道姑扭頭看向顧銘,輕聲說道:「不如聯手如何?」

「沒問題,你出手還是我出手?」顧銘淡淡一笑。

道姑一怔,隨即說道:「一人四個,看誰的速度快?」

「這個辦法好!」顧銘笑道。

而擂台上的其餘八名修士,臉色不由的難看起來。

對方一男一女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中,可是他們知道,對方有不把他們放在眼中的本錢。

在搶奪令牌時,顧銘的身姿已經刻畫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讓他們跟顧銘動手,那就是在找死。

然而另一位,他們也不敢得罪,那可是峨嵋的首席大弟子,實力也是十分的恐怖。

最後八名修士,相視一眼,直接跳下了擂台。

開什麼玩笑,他們怎麼可能等著對方出手,還不如趕緊逃命呢。

更可笑的是秦韓楚三家的弟子,他們逃的比誰都快。

當初他們那麼多人都對付不了顧銘,如今只有他們三人,不逃才怪。

看到這一幕,全場驚呆了。

顧銘尷尬了。

道姑懵了。

全場修士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就連其它九個擂台,此時也都停了下來,向這樣看來。

「這事弄的,連動手都不用了!」顧銘微微一笑。

道姑回過神后,無奈的搖頭,「他們的運氣很差呀!」

「美女,你叫什麼?加個微信?」顧銘說完,不由一怔,這可是小世界拿來的手機。

手機?

顧銘一愣,這才想起納戒中那部已經兩年沒有碰過的手機了。

想到手機,顧銘想到了顧小蕊,想到了那個天真的妹妹的,也不知道她過的怎麼樣了。

擂台裁判判定結果后,顧銘和道姑走下了擂台,然而其餘的擂台還在打著。

顧銘掃了一眼,白可妍等人都沒有事,取得名次是絲毫沒有問題。

來到休息區,顧銘坐下后,找到手機拿了出來。

「竟然還有電?」

這讓顧銘很是意外。

開機,很快進入界面。

然而,令顧銘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他的手機竟然有信號!

懵!

顧銘徹底懵逼了。

開機不一會,顧銘的手機便傳來了陣陣的信息聲。

點開微信,竟然有上千條的信息,全部都是顧小蕊發來的。

「哥,你在那面還了嗎?」

「哥,我想你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哥,一年了,你在那面還好嗎?你想我了嗎?」

「哥,我已經達到築基初期了,我是不是很厲害?」

「哥,你跟我說句話好嗎?我想你!」

……

每看一條信息,顧銘的心都會疼。

顧小蕊告訴他,李德方等人和齊家燕家兩個家主,對她很好,同時也告訴他一些世俗界的消息。

也沒有什麼大事,更多的就是一些家常話。

令顧銘沒有想到的是,方正瑩去了齊家,每天陪著顧小蕊。

想起方正瑩那個女人,顧銘不由的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這時,白可妍走了過來,看到顧銘手中的手機后,十分的驚訝。

「這是手機!是世俗界的東西。」顧銘微微一笑。

忽然,手機再次傳來信息。

點開一看,竟然是一張照片,是顧小蕊和方正瑩的照片。 「這是什麼?」 愛你,在被愛之前 白可妍驚訝的問道。

「這是照片!你等一下!」

顧銘拿起手機,點開微信上的照像功能,對著自己照了一張。

「竟然傳出去了!」

顧銘不由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