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說都是他們余家人的基因,應該也不至於把余瑾銘培養的太過於差勁。書香小說網

此時此刻的門口,余瑾銘本來是口渴起來喝杯水的,他正拿著杯子走到溫念念和餘墨欽的房門口看著半掩著的房門中透出了那些聲音來,他也沒忍住多聽了幾句。

真是沒想到自己在餘墨欽和溫念念的話語聊天中溫念念會這般誇讚自己,就在之前他還總是以為溫念念喜歡跟他作對,背地裡一定也沒少損他沒一句好話的。

只不過今天這麼不小心的撞見了還真是令他大開眼界,看來這簡直是自己對溫念念誤會太深了。

一次次的印象也在這一次次上天創造的機會中被偶然的破除了。

這個時候,余瑾銘帶著自己對溫念念的想法改變決定之後一定要變得更加的令家人滿意。

不是為了家人而活,也是為了自己,他相信家人的每一次引導都是出於對他的未來考慮的。

等到裝完水回來餘墨欽溫念念也都已經睡下了,余瑾銘看著那半掩著的房門淡淡一笑,然後細心地為他們兩個人把房門拉上。

他突然間也開始期待那個小生命的降臨了,他都想好了以後一定會帶著那個小生命一起去打籃球,等到他再長大一點會教會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為人處事,他也要變成一個大人了一個新的生命的降臨,不僅僅是升華了餘墨欽和溫念念更加也是他自己。

他一定要做一個好榜樣,絕對不會辜負溫念念對自己的誇讚和期望的。 幾天後的早晨,季氏集團迎來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宋潔沫按照往常的慣例拿著中午的午餐過來給季唯川。

因為季唯川習慣吃家裡的東西,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有專人送飯過來的。

相比之下,與其讓他到外面吃那一些並不營養的東西,倒不如是家裡的準備來的實在和靠譜一些。

等到宋潔沫提著東西進到季氏集團來的時候,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周圍人的視線都在看著她。

這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樣的改變,她也無心去揣測這些人對自己的眼神是惡意的還是善意的,只是她也有聽到有人在背後嘀嘀咕咕著說些什麼。

似乎是在議論著她的身份。

不過宋潔沫想,現在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下來了,不管他們怎麼說,自己的身份也已經無人能夠撼動了,這已經成為了事實。

等到她來到季唯川的辦公室裡面的時候,季唯川這個時候正在開會。

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為他是無心於季氏集團的工作的,但是這一次,他真的是全身心的投入進來,為的就是給他和宋潔沫一個更好的未來,也向那些看不起他的人證明自己的實力。

等到季唯川開會回來的時候,宋潔沫熟悉的身影第一個進到他的眼中,他沒有猶豫三兩步上前坐到了宋潔沫的身邊,看著她自己的心情也莫名好上了不少。

「今天來的這麼早,我還以為你至少也要到中午才能過來呢。」

「剛才回學校辦了一點事情,想著也沒有什麼事就過來找你了。」

說完宋潔沫推出手裡的飯盒,然後對著季唯川笑了笑「今天都是你愛吃的,吃完你就把飯盒放著吧,等到晚上拿回來的時候再洗就可以了。」139中文

說完,她站了起來,季唯川以為她會久留的卻見她站了起來,不由得有些納悶。

「不坐一會兒再走嗎?」季唯川也跟著站了起來,而宋潔沫看著他搖了搖頭。

「你在工作呢,我留在這邊做什麼難道看你工作嗎?」

季唯川這一次卻主動牽起了宋潔沫的手把她往回拉「我這裡也沒有什麼事情,留在這裡陪我工作難道不是一個好選擇嗎?」

「哪有你在工作,我在旁邊搗亂的道理啊,你是大老闆要是在公司決策上面錯了一點什麼東西,那我罪過可就大了。」

說完宋潔沫拍開了叫季唯川的手,不知不覺的他們兩個人也可以用這樣自然的方式來相處了,這麼說來倒是真的像極了一對新婚的夫妻似的。

「行了,我走了啊!」說完宋潔沫走到了門邊,可是才剛剛要拉開門,忽然她的手臂一重整個人就被季唯川轉了過來。

隨後她瞬間被季唯川禁錮在了他的雙臂之間。

只見季唯川邪邪地笑了一下「可我不想讓你走。」

宋潔沫心跳飛速,她沒有想到季唯川會突然間有這樣的舉動,這簡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不過也很顯然季唯川現在的表現令她心跳加速的同時也帶著十分的幸福,她的臉色瞬間就紅了起來。

連著季唯川似乎也有了害羞。

「做什麼呢?這是在公司,要是被人撞見了你的形象可就沒了。」 季唯川現在哪能在意什麼形象不形象的,他要的就是能夠拉近自己和宋潔沫之間的距離,畢竟他現在也是真正的感覺到了自己的錯誤。

只見他忽然間把頭低下去,湊近了宋潔沫的面前「以前是我不懂得珍惜從來沒有挽留過你,現在讓你體驗一下被我挽留的感覺難道不好嗎?」

宋潔沫急的在他心口推了一下,這無疑是在助長他心間流動的情緒「說話怎麼也沒得正形的,什麼挽留不挽留的送個飯而已,行了行了讓你快讓開。」

然後季唯川突然間沉下了臉來,直接離著宋潔沫更加的逼近好些。

「潔沫,你怎麼能老躲著我啊?我又不是會吃人。」

瞧著季唯川這個樣子就像是會吃人的老虎好吧?宋潔沫心裡想著。

但是她斷然不會說實話,她只是看著季唯川一臉嚴肅正經,突然就被他逗笑了「你今天怎麼回事?突然間就,嗯——」

頃刻間宋潔沫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後她能夠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自己正在經歷著什麼,她似乎一直在盼著這一刻,只是沒有想到這一刻會被季唯川來的這麼突然。

他們兩個人就在這間空蕩蕩的辦公室裡面相接著,像是就連空氣都變得繾綣。

季唯川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的衝動行事,可是他這一刻能夠感受到自己確實是心跳不止。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種激動,一種怦然的感覺。020小說網

總之就是很是奇妙,另宋潔沫措手不及,同樣的也令季唯川和她保持在了心跳的統一頻率上。

等到這一場瘋狂結束了之後,宋潔沫定定地推開季唯川,她的眼裡空空的,就像是剛剛接受了一場意外而季唯川也顯得有一些無所適從。

他不知道在進行完這個舉動之後自己要如何面對宋潔沫,但是很顯然的是,他們這一次並不排斥對方。

直到過了很久很久宋潔沫才終於找回了聲音,她的聲音有幾分嘶啞,在看著季唯川的時候,眼神也不自覺地想要逃離他的雙眸。

「你剛剛這是什麼意思啊?」她有些慌張的問道,就連眼神都左右飄動很是不自然,而季唯川要是能夠解釋剛才自己這麼不受控制的舉動是什麼意思的話他現在也不會如此的混亂。

但是他也在這個時候暗自總結出了一個答案,並把這份答案脫口而出告訴宋潔沫「這是你等了我這麼多年的答案,潔沫我是認真的,你能接受我們之間這樣的舉動和改變嗎?」

霎時間宋潔沫的心跳更快了,彷彿就要超速了一般。

她微微蹙著眉,但是臉上的發紅是騙不了任何人的,她害羞的點頭,嘴角也不禁的向上上提出了自己對季唯川的愛意。

「就是有點突然,我也沒有想到你會想通的這麼快,唯川,我現在真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有點不切實際了。」

季唯川牽過宋潔沫的手,順勢再把她摟進自己的懷裡,有了她的這句答應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我會一點一點把你心裡的顧慮打消掉的,你不用覺得不切實際,也不用感覺到有壓力,我來努力就可以了,這是我欠你的我會用餘生對你好,用餘生來還給你。」 今天也許對於宋潔沫和季唯川來說,是擁有一個飛躍的一天,而對於余瑾銘和沈白來說是一場短暫的分離。

今天是沈白實習期滿,也是實習期結束的最後一天,她這個時候正來余帝辦理手續,而余瑾銘身為她的師傅自然是會陪伴在左右的。

這也是餘墨欽的刻意安排,不管怎麼說沈白都是跟余家多少有點關係的,他們肯定是要付出一點實際來,作秀也好,都是要做一做這種表面功夫的。

而余瑾銘莫名的也感覺到有些不舍了,畢竟跟沈白在余帝裡面相處了這麼久,這麼突然的就要送別她真是有說不出的感覺。

想著他們也沒少在一起鬥嘴的,如今一見恐怕之後的工作也會乏味了許多。

此時余瑾銘正帶著沈白從人事部裡面走出來,兩個人均沒多話,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反倒是余瑾銘最後忍不住才開的口。

「沒想到實習期過得這麼快,你這麼快就要走了,想到之後沒有你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我就感覺渾身自在和輕鬆。」

沈白白了余瑾銘一眼,自己都要走了就不能說一句好聽話來聽聽?

這人就是狗嘴裡面吐不出象牙來。

「這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說一句好聽話嗎?人家實習期滿結束,師傅都是送花送禮又送別的,怎麼到了你這就是一通損呢?」

「我們倆的關係你還不知道嗎?是剪不斷理還亂,至於弄得跟生離死別一樣這麼嚴重嗎?」愛我電子書

這麼一說沈白也這麼一想,倒還真是有點道理,她跟余瑾銘之間確實就是如此,剪不斷理還亂說的也真是貼切極了。

她一時有些語塞,瞪了余瑾銘「不說好話就不說話唄,跟個渣男一樣找這麼多的借口做什麼?」

這余瑾銘可要冤枉死,怎麼了突然間自己再選白口中就成為了一個大渣男呢。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走到了電梯口,正要乘電梯上樓去再跟這幾個月相處的同事們打打招呼,因為還有一點時間在,所以余瑾銘就陪著沈白一起。

可在二人要按電梯的時候,不小心手觸到了同一個按鍵,這一次他們兩個人並沒有下意識的馬上拿開來,似乎在這個要分別的時段就連輕輕碰一下手兩個人都會十分的敏銳。

他們足足對視了也有幾秒后才各自把手縮了回來。

只聽見沈白有點羞的說道「這些個月跟你手碰手又不是頭一次,就今天的感覺有點奇怪,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余瑾銘倒是沒有想到沈白會這麼爽快地承認自己的心理,而其實余瑾銘也是那麼想的,這麼多個月下來了,他跟沈白之間一直沒有什麼水花,但唯獨這一次要分別時候不小心碰了下手竟然都讓他有說不出的感覺。

他低下頭隨便找了個借口「我想這應該是分別前的不捨得吧,畢竟要是想到之後沒有你在身邊跟我鬥嘴工作都變得無聊多了。」

沈白想自己也是這種感覺吧,畢竟也在相處了兩三個月了,倘若是沒有感情那也是假的,畢竟自己和余瑾銘還在合謀演戲呢。 很快沈白和余瑾銘來到了餘墨欽的辦公室,沈白是一個很懂得人情世故的女孩子,所以自然她是會要和餘墨欽打個招呼的。

畢竟在這些天裡面餘墨欽對她的幫助也是不容置疑的,再加上溫念念也對她不錯,有時候給餘墨欽拿夜宵,或者說是吃的東西過來的時候也總是忘不掉她的這一份。

如此看來他們余家人都是對自己很好的,自己應當懂得感恩才是。

這個時候她來到了餘墨欽的辦公室,站在餘墨欽的面前。

餘墨欽還是那樣忙碌,忙碌到甚至連頭都沒來得及抬一下。

而沈白也很是習慣餘墨欽這種態度,就在他的旁邊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話。

「墨少,我這邊手續已經辦完了,馬上就要走了,特意來跟您說一聲,非常感謝您這幾個月裡面對我的提點,在余帝我真的是學會了特別多的東西。」

餘墨欽就知道她會來和自己告別一番,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他放下了手裡的東西看向沈白。

「既然你現在要離開了,那我這邊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你的,我就送給你幾句話吧,其實我覺得你一直是一個很上進的女孩,如果之後有意願的話還是可以常來余帝,或者可以跟我們余帝加強合作,總之希望你之後能夠學業順利。」

一女二三男事 余瑾銘還真是沒有看過餘墨欽對誰有過這麼一番認真地期盼,可以看出餘墨欽也真是蠻看好沈白的。

當大神遇到大神 不然也不至於在她要走的時候都還說這麼一番話,不過他其實也知道餘墨欽這句話裡面應當是有一點自己的因素存在的。

沈白聽了餘墨欽的話也很是動容,畢竟能夠得到餘墨欽的誇讚和鼓勵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他身為一個長輩,身為一個大家長,能夠說這番話出來也是表明了對她的看重。118小說

沈白有點難為情地笑了笑「我明白了,墨少,之後我會努力的,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也幫我轉告一下謝謝貴夫人她的性格我很喜歡,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

這邊和餘墨欽告別完了后,余瑾銘就拉著沈白走了出去,他突然間很是感慨沈白要離開這件事。

不過他終究也是沒有多說什麼,但想起之前溫念念說的話,自己就想著要不要請沈白吃一頓飯。

「沈白,要不中午我請你吃頓飯怎麼樣?就當做是慶祝你終於能夠回學校擺脫我這個混世魔王。」

沈白心裡想著,沒想到對余瑾銘還蠻有眼力見的,也知道他是一個混世魔王。

這不由得讓她發笑了起來,不過她到底也沒有表現的太過於的明顯。

但是損余瑾銘的念頭可是分文不減。

「行啊,反正是花你的錢,只要你不要再坑我就可以了,說吧,吃什麼?我能不能自己選?」

余瑾銘還真是忘了沈白是個臉皮厚的,但他既然已經誇下了海口,那就自然是得讓她自己做選擇,反正他也不是小氣之人。

「行,只要你說我就請得起,哪怕你是想吃山珍海味,我今天也都得成全你不是嗎?」

「哪有那麼誇張,你請我去吃日料吧,就在公司對面不耗你時間的。」 余瑾銘也真的按照沈白的要求請她去吃了日料,中午的時候他很細心的把菜單遞給沈白想著反正是要請她吃飯乾脆就連菜都讓她自己點了得了。

於是沈白也毫不客氣地點了菜,等到他們在等待上菜的過程中余瑾銘才對著她說道「現在你要離開余帝了這麼想來我還真是有些不習慣,不過想想我們家的關係還是斷不開來,這麼一想來是不是應該想想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了,要是再這麼耗時間下去怕是我們兩個還是不能逃脫魔爪啊!」

沈白當然知道余瑾銘的意思了,不就是催著她趕緊解決掉這一樁心事嗎?

她當然是有所考慮的,今天跟余瑾銘來吃飯,其實她也想好了要跟余瑾銘提起這件事。

「我也覺得事情應該儘快考慮了,我們兩個人總不能夠瞞著他們一輩子吧,到時候問題解決不掉可就尷尬了,那要不然我們馬上就行動起來把那場沒有演完的戲給趕緊演完?」

不知道為什麼在今天聽到沈白說要把那場沒有演完的戲演完余瑾銘會感覺有點煩,余瑾銘頓時間就有些不願意了。

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會不願意做這件事,但就是覺得他們若是在這個時候把這場戲收場,他們兩個人之間就徹底沒有由頭見面了。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在之前都是從未有過的。

「你覺得我們這樣子能夠瞞得過家人嗎?他們的眼睛可厲害了。」書袋網

沈白當然知道他們這一家子的眼神,她也算是切身實地的體驗過的,只不過這個問題不可以永遠都放在那裡,早晚需要解決的。

「以我來看,要不就找個時間上你家去吧?這個問題我們還是早點解決早點放鬆的好,省的你自己也覺得累,我也覺得透不過氣來。」

余瑾銘認為沈白所言極是,他點了點頭「那要不這周就去我家吧,然後下周我再上門拜訪你家,這樣我們的事情不就徹底解決了?指不定你上一趟我家之後就連你們家那邊的問題都被順利的解決掉了。」

「你倒是蠻想得通的,怎麼難道就一點都不想要挽留我嗎?」沈白突然之間就開起了玩笑了,這就是她以前的風格,只不過這一次在余瑾銘聽來竟然會覺得有一些被說中心理的小心虛感。

可是他終究也不想要表現的太過明顯,生怕被沈白誤會了自己心裡的想法。

於是他只能故作是特別驚奇地給了沈白一個回答「你想什麼呢?該不會覺得我捨不得你吧?你要是這麼想可就是你不對了,難道說這麼多天的相處下來你還是對我動心了嗎?」

沈白簡直覺得余瑾銘是個傻子,自己明明是在開玩笑,竟然可以被他當著真了。

不過她似乎也很是習慣了,余瑾銘就是這樣子的性子,一言不合就把事情當真的樣子還真的是跟自己剛剛認識他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差距,顯然這幾個月也沒有長大。

「得了吧你,我就跟你開個玩笑你就當真,你該不會以為是我捨不得你吧?余瑾銘做人可別太自戀啊!」 終於服務員為餓肚子的兩個人送上了他們點的菜品,等到放好之後服務員退了出去他們的話題才又繼續了起來。

只聽見余瑾銘接著說道,這一次他說的話顯然是有經過深思熟慮的,畢竟剛才他聽沈白說想要趕緊結束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難免心裡還是會有點小小的疙瘩的。

既然有這疙瘩在他也不太願意讓疙瘩留存下去「沈白,其實我在想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那場戲是不是可以緩一緩?」

沈白一聽驚訝了一下,她沒有想到會從余瑾銘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要求,這是令她驚訝的。

可是她完全想不通余瑾銘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於是她也沒有遮掩自己的想法問道。

「你該不會真被我說中了,是我要走的時候才發現對我早就交付真心了吧?」她用的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是很顯然這麼說她是帶著一點點自己的小心思在裡頭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她竟然是想要得到余瑾銘說是的回應,也許是虛榮心在作祟吧,她想著。

而余瑾銘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倒也不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總之就是想要緩一緩,畢竟我們兩個人之間始終是隔著家庭的,要是這樣草率的就把這場戲演完的話,對於兩家之後的發展也都不太有利。」

天曉得余瑾銘竟然會找這麼尷尬的理由出來,拿著家人做擋箭牌,不過雖然沈白聽得出來他是隨意的找著理由卻莫名的也沒有拒絕他。

「那你跟我說說要什麼時候才是時候?畢竟我們兩家的關係永遠都在那,要是你永遠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該不會真的要結婚吧?」魚魚小說

結婚這種事情余瑾銘當然是沒有想那麼多了,但是既然沈白問了他也應該稍微回答一下。

「結婚的問題我肯定是沒有想到的,但是我瞧著我媽最近總是興高采烈的要撮合我們倆,我是不想要掃她老人家的興。」

「真這麼簡單嗎?」沈白對著余警民挑眉,很是顯然她現在抱著對余瑾銘懷疑的態度,尤其是那眼神看的余瑾銘那是心裡疙瘩不斷。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犯人,正被人虎視眈眈的盯著,甚至是帶著一點小威脅這不免得讓他覺得很是不舒服。

他立即高揚了語調,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也是豁了出去了。

「不是你這人怎麼還亂想誤會了呢?我不過就是想要讓我們的關係能夠在一場合適的情況下得到解決,你這麼說搞得好像我一廂情願喜歡你似的。」

沈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在她看來余瑾銘這麼慌張不是已經很能夠說明問題了嘛?

只不過她到底也沒有拆穿余瑾銘,她知道也許余瑾銘的心裡已經開始有了小小的變化,可她也不會做出這麼自作多情的猜測來。

「行啊,反正我都依著你,之後我去學校也可以搬回宿舍主可以逃脫家人的魔爪,那麼周末還要去你家嗎?」

「你當然要來了,倘若你不來我們怎麼把戲繼續演下去?還有來了我家之後千萬別說一些關於我的壞話,不然我媽又要罵上我好幾個小時。」 余瑾銘這邊真的是非常負責任的,帶著沈白處理好了她要辦理離職的手續。

而時間也非常快的就來到了周末余瑾銘和沈白約定好的時間,沈白的時間觀念還是相當強的,所以她也沒有耽誤了余瑾銘和自己的約定。

很快她就按照時間來到了余家,只是車才剛剛在余家的門前停穩廖霜婉就像當時迎接溫念念一樣突然間就衝出了家門,等到她三兩步來到沈白的面前的時候,身後的一行人只覺得畫面似曾相識。

看來也只有能夠入得了廖霜婉眼睛的人才有辦法受著她這般熱情的待遇。

只見廖霜婉上前去的時候,急忙牽起了沈白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地拍了兩下。

「沈白來了啊!可讓我們好等,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給盼過來了。」

全沈白難為情地對著廖霜婉笑了笑,他們這麼熱情自己著實是有點不好意思的,畢竟自己在家裡的時候隨性慣了,被這麼熱情的招待著肯定也覺得心裡多少會有些彆扭。

「阿姨您不用這麼熱情,我就把余家當自己家了,您這麼熱情我反而還不習慣了呢。」

「瞧這孩子就是因為當了自己家才不能不習慣呢,快快進屋去,別在外頭干站著了,這天氣都要轉秋了到時候受涼了可就不好辦了。」

在身後余瑾銘聽了連連翻著白眼,實在忍不住了才叫喚道「媽,平時怎麼不見你這麼關心我啊?怎麼沈白一來我就失寵了?」大夏中文網

這個時候溫念念剛好挺著個大肚子從樓上慢慢的走下來,她現在行動有些不方便了,餘墨欽本來在沙發上看著書,見到溫念念下樓來急急忙忙的上前迎過去。

將她扶好后,就聽見溫念念揚高了嗓子說道「你什麼時候在余家受過寵啊?自打我嫁過來之後就沒見你在余家有多得寵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