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擡起頭來,風林看着眼前相互爭執的三名始神,腦海中漸漸泛出一絲冷意。

(是嗎?不可用者,殺!)

猛的睜開雙眼,被風林之前動作迷惑的三名始神,完全陷入了內部爭執而忽略了其他人。

當風林的攻擊抵達時,其中一名始神連反應都沒有做出,就被風林的精神力針刺變成白癡;

另一名始神則直面風林的柳葉刀,只能最後看一眼自己無頭的身體,以及洶涌噴灑血液的脖子,便陷入無邊的黑暗;

最後一名始神被風林一腳踢飛,在落地時,正好待在那裏的始神彷彿福至心靈一般,提起手中的長槍將這位始神刺了個透心涼。

“好!”

風林看着那名將屍體從長槍上擼下的始神,讚許的點了點頭,蕭瑟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見。

面對一羣驚恐疑惑的始神,風林笑了笑背對着洞口,彷彿完全無視了洞外強大的敵人一般,在洞口陽光的照耀之下,他顯得神聖而又威嚴。

“他們無法成爲朋友,那麼就是敵人,而對待敵人,死!”

“大家要死嗎?還是生?”

衆位始神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和期望,現在對他們而言已經是必死之局,那隻要有一點希望,那跟上去又如何?

“當然要生!”

“那大家選擇成爲朋友還是敵人?”

始神們再次對視,眼中那一絲隔閡似乎也在消失。

“朋友!”

“那好,朋友們,跟我走吧!”

“跟着我,風紋宏二世!大家一起走出光明的未來吧!”

從沒有經歷過這種激昂場景的風林也有些激動,特別是在聽到腦海中神明的讚賞,以及賜予的名字之時,他更是無法掩飾這一絲激動。

(風紋宏二世,自己也能成爲祖先風紋宏一樣偉大的存在嗎?)

“不,你將成爲比風紋宏更加偉大的存在!”

雖然神明的語氣似乎有些改變,但或許是自己心情太好了,所以感覺神明也在微笑也說不定。

特別是在見到眼前明明堅硬無比的牆壁,居然彷彿活了一般,自己張開洞口時,他已經無法再思考其它的東西,毫不遲疑地一頭扎入還在蠕動的洞口。

剩下的始神們相互對視,最終在‘從洞口出去:死’、‘留在這裏:死’‘進入洞穴:可能生’上,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在最後一個始神也猶豫着走進去之後,從洞口滾進了一塊奇怪的石頭,然後抖動着變成了一個沒有翅膀的翼人。

“哈哈哈哈,風紋宏二世!哈哈哈哈!我真是天才!”

撲倒在洞穴之中,空幻的聲音在隔音屏障的保護下沒有一絲一毫地傳出,一面小心地控制着洞穴通道一點點延伸向落霞山外,空幻一面大笑着轉頭看向洞外的火雲正大軍。

“這樣一來,就剩下你,然後,黑骨族衰敗之局就要成功了。”

※※※

“大人,都這個時間了,裏面還沒有動靜,要不我們……”

看着身旁這名投降的始神,火雲正溫和地笑了笑,擡頭看了看遠處的洞穴。

“也是,都這個時間,居然還沒有第二個人出來。”點了點頭,火雲正平靜地說道:“或者是內訌死光,或者是被風林控制了,不過,我們還是需要探一探。”

“對,的確要探一探,這樣才能讓我們的士兵少犧牲一些。”

面對周圍士兵們鄙視的眼神,這名始神在心中罵着這些不識好歹的士兵,表面上卻還是做出一副爲衆人着想的表情。

而聽到這些,火雲正也是大笑着拍了拍這名始神,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是啊,不過這探查也是份技術活,普通人根本做不來。”

“這……是,的確如此。”

似乎冥冥之中察覺到一絲不對,這名始神在說完之後便保持沉默。

不過身旁的火雲正卻依舊微笑着提手指了指洞口,然後拍了拍這位始神說道:“米田始神,您看,在場都是近衛隊長,怎麼比得上你一個始神強大是吧?”

“而我,畢竟是指揮官不可能親身涉險不是嗎?”

私寵之帝少的隱祕情事 邪帝寵妻:草包大小姐 雖然臉上帶笑,但火雲正的眼中卻是滿眼寒意:“不知道,米田始神願不願意爲我們做這個偉大的偵察者呢?”

“火雲正!你以爲老子會給你送死嗎!”

在之前就察覺到不對的始神,在聽到火雲正的話語之後就突然暴走。

在他看來,回去探洞絕對是送死,而此時拼死一搏還能有一線生機,在場就兩個始神,自己只要殺掉火雲正,其他卑賤的近衛隊長,還不是得乖乖的聽自己指揮。

“哼,找死!”

早就防着對方的火雲正藉着對方的拳頭力度跳開兩米,而周圍的近衛隊長也如同早就排演好的一般,迅速退出始神的攻擊範圍。

“反叛者終究是反叛者,你之前可以背叛風林,這時候就能背叛我,果然如此!”

“隨你怎麼說,勝者生!敗者亡!”

米田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水平比不過火雲正,所以並沒有使用始神的攻擊,而是依靠着自身的搏擊技術,他對此很有自信。

“好一個‘勝者生!敗者亡!’”

提手擋住對方的踢腿,然後再次後退半步躲開對方的連環踢,火雲正譏諷地大聲說道:“如果所有人都只追求‘勝者生!敗者亡!’,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留念的,親人、朋友、美好的生活,那纔是我們應該追求的!”

揮拳與米田始神的拳擊對抗,火雲正臉色不變,卻是迅速舉起另一拳砸向對方脖子,嘴上卻也沒停。

因爲這些話,更多地是說給周圍的近衛隊長們聽得。

要建立自己所想的世界,這些近衛隊長將是他火雲正的最初班底,其中肯定會產生始神,甚至還會產生真神。

而到時候,如果都堅持‘勝者生!敗者亡!’的理念,那他火雲正即便同樣是真神,又如何統治這些人。

所以,那個理念必須被擊碎,自己的想法必須被貫徹,而眼前這個作爲‘反叛者’的標誌的始神,就是完成這些的道具。

“而像你這種反叛者,不忠主人,不忠親人,不忠隊友!只能接受這唯一的結局!”

砰的一聲,拳頭顫抖的火雲正一拳打在對方的腹部,然後揮動左腿將這名始神擊出,還待做出反應的米田始神,卻正好從高空扎入士兵們舉起的長槍之中。

瀟灑地甩了甩手,火雲正看着周圍的對自己表示信任的近衛隊長們,就這麼笑了。

“現在,你們信任我!而我,也將不負你們的信任!”

“殺!”

說完,火雲正領頭向洞口衝去……

※※※

“真是個危險的人物。”

“和空幻選擇的那個人一樣危險,甚至更加危險。”

“的確,可是作爲我們的任務棋子,卻能發揮出更大的力量不是嗎?”

“世事如棋啊,胡了。”

“啊,你耍賴!明明四個六條都出來了啊……啊咧,還有一個六條呢?”

“在這兒哦,是靈月你眼花啦。”

“啊!不要,8051你耍賴!”

“姐姐,耍賴。”

“不要啊,雙月你不要姐姐呢嗎?8051深表悲痛。”

“規則。”

“額……悲劇啊!”8051OTZ中……

“啊哈哈哈哈,還是雙月最好了,以後跟着姐姐我混吧。”

“不要。”

“額……這真是悲劇啊!”靈月OTZ中……

※※※

而此時,行走在洞穴中的黑骨始神們,正膽戰心驚地看着周圍的牆壁,

“風林……啊不,風紋宏二世大人。”

“叫我二世就可以了。”

“是,二世大人,這是?”

指了指周圍的牆壁,在場的始神們都顯得驚恐異常,之前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卻也比不上現在這種泥土自然分開的場景。

對此,或許只有印象中強大無比的(在直面真神隕落之前,還是‘無所不能的’)真神才能辦到吧。

“難道,二世大人你已經……”

對此,這位風紋宏二世只是神祕地笑了笑,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偉大的神明,接下來要做什麼?)

“一直走下去,當看到地面之時,吾將帶領你回到遠古的戰場,獲得那些遠古的戰爭技藝,那纔是你們的歸宿。之後,就要你自己努力,直到成功的那一刻,我纔會出現。”

(是,偉大的神明。)

激動地點了點頭,風紋宏二世一面想着如何才能見到遠古的戰爭,一面卻開始規劃起以後的時光了。

而他顯然不知道,就在他們的頭頂的地面,一隻可愛的小兔子,正一蹦一跳地沿着他們的道路行進着。

而他和小兔子恐怕都沒注意到的是,在離着不遠的樹林中,正有一名無聊的影族士兵,將手中的弓弩對準了那隻一路直線行走的兔子。

他在想……

這鬼地方一隻野味都沒有,現在居然出現一隻肥溜溜的兔子,運氣真好,看來今晚可以打牙祭了。

同一時間,冒稱真神的黑骨始神、兔子樣的朋族長老、胃痛的影族獵手,同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哈哈……嘎嘎……哈哈……

第八卷 冰爽的雙月世界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

因爲我們影響不了,所以以上全是廢話

……

自落霞山戰事終了,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年……(驚訝吧=。=)

在又一個清爽的早晨,並不需要的多少睡眠的長老們,依舊懶散地堅持着每日一覺的良好習慣。

直到名爲鬧鐘這種讓人又愛又恨的小東西,開始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隨即在生命的光輝完全綻放之後,莫名其妙地碎成一堆零件。

然後,幾分鐘過去了,這些細小的零件開始如同調皮的小孩般,重新坐了起來,各自擁抱契合插入,最終還原爲之前的樣子。

當然,此時的它們叫累了,所以開始休息。

再然後,長老院開始恢復活力,從睡夢中醒來。

實際上,常年留在長老院的長老沒幾人……

艱難地睜開雙眼,空幻擡頭看了看頭頂的屋頂,苦惱地揉了揉手臂,將其從一旁的8051脖子下取出,順便偷偷地感受了一下對方滑膩的肌膚。(超驚訝吧=。=)

隨即,那片滑膩的肌膚升起了一對雞皮疙瘩……

“沒辦法啊,有些事,就如同水到渠成一般。”

空幻貌似無奈地攤開雙手,對自己現在的情形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此時,溫馨的小屋之中,空幻坐在蓋着毛毯的軟牀上,軟牀的另一半上,正懶洋洋地躺着一位名爲8051的美女,當然,大部分身體都是被蓋住的,隱約可見福利。

“多麼溫馨的畫面啊。”

可惜,空幻是禁菸主義者,雖說對這時候的空幻而言,煙味什麼的沒有任何傷害,而且那羣意外的煙槍影族人做出來的煙也不少,但即便現在的空幻已經完全能量化,也不懼煙味,但來自前世的影響似乎很重,問道煙氣之時還是有些不舒服。

所以,朋族,至少是長老院,吸菸的人都沒有。

至於空幻現在完全能量化的感覺,那完全不是以前從楚霞那裏所聽到的那般簡單。

空幻甚至懷疑,像自己現在這種能量化的身體,除非將意識全部摧毀,基本上是不會有死亡的情況出現了。

當然,受到傷害之後的痛苦什麼的,依舊讓人不喜。

畢竟……

“咱可不是受虐狂。”空幻語。

而理所當然的,與痛苦一樣來源於觸覺等物體的某些感覺,當然也不用擔心沒有,以至於影響‘興’趣了。

“嗯……”

身旁的8051小貓般地翻了個身,帶着被子掉落一地,就這麼幹乾淨淨地躺在那裏,然後咂了咂嘴繼續睡眠。

一旁的空幻偷偷笑了笑,小心地爲其蓋好被子,輕吻了一下對方的臉頰之後,輕身緩步地走下軟牀。

拉開房門,名爲空幻的生物,就這樣消失在了小屋內。

“哎,要是8051醒着的時候,有睡覺時這麼安靜就好了。”

可惜

那只是幻想而已……

現如今已經是朋族歷公元31年10月,又是一個收穫的季節,所以此時的長老院,也是一片楓葉漫天。

放眼望去,整個長老院似乎都被楓葉所佔領,在陣陣寒風中,地面滿滿地堆積着一片金黃色。

而由於長老們的命令,並沒有女僕將這些東西掃帚,對於長老們而言,念力一揮就能完成的事,他們還不習慣讓別人勞累大半天來做,這或許也是長老們被普通民衆所愛戴的原因之一吧。

妃薄怨 腳步輕輕地踏在這柔軟之中帶着堅硬的楓葉層,空幻一步步走到了被楓葉堆積的石桌,稍稍做了些類似體操的東西,以讓自己更熟悉這具能量化身體之後,他便一如既往地坐在了石桌旁的凳子上。

細細打量了一下四周,空幻收回視線,閉上雙眼。

隨即,眼前出現了名爲文明控制中心的界面。

【文明控制中心

等級:3級

所屬:朋族

文明點:7612

升級需要:100000(不足)、進入宇宙(無)

當前功能:數據化、任務模式、研究模式、掌控模式。】

沒錯,文明控制中心這個幾乎被衆人遺忘的東西,終於升到3級了。

然而,在空幻看來,3級的文明控制中心,除了原有幾個模式升級,再加上進一步升級的要求更難之後,自己得到的似乎也沒什麼東西,甚至現在的文明控制中心作用,比2級似乎還少了些。

是文明控制中心的模式功能變弱呢?

當然不是,具體原因,還在其他方面……

首先是【數據化】,現在的數據化數據非常詳細,但除了少部要求精確的職務外,它的唯一好處就是,現在可以同時對100人使用數據化,讓空幻更加偷懶而已。

但現在的空幻,已經開始在8051等人的配合之下,解析數據化模式中的【身體數據】與【意識界面】的祕密。

雖說還是沒弄懂【身體數據】中,控制中心是如何將一個人的身體素質,甚至技能都進行數據化的,但單單一個【意識界面】的話,現在的朋族已經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