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齊朝雲在一起的時候,只是覺得舒服、自在,但是好像從來都沒有小說裏或者電影裏會說的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而且對於齊朝雲對她表現的親暱,她反而覺得有些排斥。

她對齊朝雲的喜歡,並不足以支撐她把自己交給齊朝雲。

那一天下午,簡慕清整個人都跟失了魂一樣,一直心神不寧,直到快晚飯前,有一個學校籃球隊的學長來找她,說齊朝雲在別墅旁邊的森林裏面等她,讓她過去一下。

簡慕清心裏雖然亂成了一團,腳步猶豫着,還是往齊朝雲約定的地方走去。

————

身爲豪門子女,簡慕清想象過自己被綁架的可能,甚至在她很小的時候,簡柏仁就安排她上過些防身的武術課程。

但是一直平安長大到二十二歲,簡慕清沒有想到過,自己被綁架會是在這樣一個成人的年紀。

當她打到學長說的地點,可是依舊遲遲等不到齊朝雲前來,天色也開始漸漸地暗下來了,簡慕清出來的時候忘記拿。她猶豫着是不是應該先回別墅。

就在她舉棋不定的時候,三個從頭到腳都包裹着嚴嚴實實的彪形大漢衝到他面前。

“你們是誰?”簡慕清的雙眸不安的四處張望着,她的位置跟別墅還有一段距離,就算是大聲喊也不一定有人能聽見。

“大哥,他們指定的就是這個地點,肯定就是這個女人不會錯的!”其中一個大漢說道,露在面罩面完的眼珠,淫邪的在簡慕清的身上來回掃視着。

另一個大漢也點了點頭:“肯定就是她!老二,老三,快點把人拿下!”

三個體型壯碩的大漢將簡慕清團團圍住。

“你們是什麼目的?如果是爲了錢,我們好商量。”簡慕清心裏恐慌害怕着,可是表面上還努力維持着鎮定。

“大哥,別跟這個女人廢話,天快暗了,我們還是快點動手吧。”被叫做老二的男人,忍不住,先對着簡慕清猛撲過去。

或許看簡慕清只是一個柔弱的女人,這些大漢也不是專業綁匪,所以手段都不是很嚴謹。

簡慕清趁老二向她撲過來的時候,狠狠地踢了他的要害一腳,讓他捂着自己“老二”倒了下去,而她則趁着慌亂的縫隙。逃了出去。

“該死的女人,老三快追。”另外兩個大漢在簡慕清的身後狂追不舍。

這片森林裏都是參天大樹,而且地面又是泥地,並不是很好逃生的地方,但是簡慕清的身形比那幾個彪悍的漢子要纖細的多,她靈活的藉助樹木不停移動。

她努力的想往出口的方向逃去,能逃到空地她就安全了,可是在慌亂中她早就轉進了森林深處,根本不知道哪個方向是出口。

簡慕清雖然靈活,但是體力上卻遠遠不如追趕她的大漢。

“老大!我抓住這個小娘們了!尼瑪的!跑死老子了!”大漢中的老三在一個拐角的地方,一把抓住了簡慕清。

在恐懼的威脅下。就算是被緊抓雙手,簡慕清還不停的掙扎着,想要掙脫出來。

“臥槽!你這個娘們撒什麼潑!”老三的手背都被簡慕清抓出了一條條血痕,引的他胸口的怒去一陣澎湃,恨不得對簡慕清來上一拳的時候——

被叫做大哥的男人制止了老三:“老三,別動粗,‘老闆’說了,不準傷害‘貨物’。”

“我呸!”老三重重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後把簡慕清狠狠的一把推給老大。

“老大你抓着她。”

說着,老三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一個噴霧,對着簡慕清的臉就按了下去。

簡慕清只覺得臉上和眼睛一陣刺痛。然後她就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擡頭一看,封千凝就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竟然是跟來的赫連軒,她心裏全是震驚,剛剛她也注意了後面,根本沒有發現有什麼車跟着出租車,他是怎麼追上來的。

“你……你怎麼……”封千凝不停地往後退,驚慌之下只能呆呆地看着赫連軒。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我再找到你。”

赫連軒輕蔑的笑着,剛剛在餐廳裏打了上官靖亞之後他就立刻衝出餐廳,剛好看到封千凝上了出租車,他趕快將出租車車牌記下,接着就告訴了跟隨的保鏢。

出租車的行駛路線他完全掌控,所以很快就跟上來了。

封千凝心裏挫敗不已,好像只要被這個男人發現了,她就再也沒辦法逃離。

“你到底想做什麼?赫連軒!”

封千凝憤怒之下大聲問道,他難道還沒有玩夠嗎?她實在不想再陪他玩下去了,她要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你問我想做什麼?這句話應該我問問你!五年了,我找了你和孩子五年,你知道我這五年是怎麼過的嗎?”

赫連軒看着封千凝有些失控地說道,他已經努力在控制心裏的火氣了,這五年他過的昏天暗地,這一切她又知道嗎?

“我沒有叫你找我,是你自己要浪費時間。”

封千凝快速地反駁道,他想怎麼找她是他的事,就算他找到她,也只是爲了把她帶回赫炎,讓她再過回以前那種被囚禁的日子,那樣的日子她一定也不想要!

過去的一切她不想再提,只想過回平平靜靜的日子,但是他爲什麼就是不肯放過她?想到以往所受過的羞辱,封千凝顫抖着身體,眼睛也開始溼潤起來。

“你說我浪費時間?”

赫連軒冰冷地問道,他費盡一切心思,結果這些在封千凝看來一文不值。

“赫連軒,你放過我好嗎?五年前我們之間就已經互不相欠了,那個契約已經無效了。爲了躲開過往,我連名字都不要了,你爲什麼還是要苦苦相逼?”

訴說着心裏的痛苦,封千凝無法抑止的哭起來,她本以爲自己可以坦然面對他,但是一看赫連軒,心裏的委屈就通通發泄而出,讓她痛哭失聲。

赫連軒心裏奔騰的怒火在看到封千凝淚水的一刻完全的融化了,這樣的眼淚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了,現在卻只是讓他更加心疼。輕輕地伸出手,赫連軒試探地靠近封千凝,慢慢地將她擁入懷裏,溫柔的撫着她的髮絲。

“不要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碎了……”^

封千凝卻依然不管不顧地哭泣着,這五年裏所受的委屈和嘲笑都一同哭了出來,她懷着孕,獨自一人帶着孩子,有多少人在她背後指指點點,這一切都是因爲赫連軒,但是現在他又想插手她的生活。

“你想要女人很容易,爲什麼偏偏要找我?”

封千凝輕聲的問首,她不想做他的玩物,赫連軒難道還沒玩夠她嗎?他去找別的女人吧,不要再來騷擾她了。

“封千凝,五年了,我從來都沒辦法忘記你,別的女人我完全看不上眼,我也不想要她們,我要的是你,你明白嗎?”

赫連軒看着封千凝的眼睛,現在的她已經成熟了,完全明白他話裏的意思,她完全可以接受這份感情,忘掉過去,重新開始。

意味着什麼?

封千凝哭得越加洶涌,這只是意味着這個男人還沒有厭倦對她的佔有,她身上還有吸引着他的東西,她呆呆的站立着,任由這個男人抱着她,她努力想要自己冷漠起來,卻始終做不到無動於衷。

他是真的在乎她嗎?在他的眼裏,她不就是一個爲了錢財可以出賣肉體的女人嗎?不可能!封千凝不停地搖着頭,這個高傲的男人之所以會這樣,只是他的征服欲在作祟,根本無關愛情。在赫炎的時間,她從沒有妥協過,一心只想着逃跑,所以赫連軒不甘願,就是想讓她低頭。

“我不想回到以前,不想!”封千凝不停地說着。

“不會回到以前的,我們之間會變得不一樣……”

赫連軒抱着封千凝,口裏鄭重的承諾着,以前發生的一切把她嚇壞了,現在依然對他很畏懼,他強暴了她,奪走了她最初的美好,甚至後來還不停的瘋狂索取她,在她尚未成熟的心裏留下了無盡的陰影。

他要怎麼解釋,他並不是她想象得那麼惡劣。

抱着她,感受着懷裏的香氣,以往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讓他充滿了安慰,只有真正的將她抱在懷裏,才覺得有了她比擁有財富更加重要。

“你究竟想要什麼?赫連軒!”封千凝輕嘆一聲,如果可以徹底擺脫他的糾纏,她可以試着答應他不過分的要求。

“你的愛……”赫連軒沉着聲說道,目光裏閃着誘人的光芒。

愛?

封千凝臉上全是驚訝,赫連軒竟然說要她的愛?屬於她的感情,她真的能放心給他嗎?

封千凝一陣模糊,突然地她省悟了過來,不可以,她不會再掉入他的陷阱裏,於是她手上一個用力,將赫連軒推了出去,冷漠地看着赫連軒,冰冷地說道,“赫連軒,我並不愛你!以前不愛,現在更不愛,我們之間不可能!”

“不可能?”赫連軒問道。

“是的,不可能!我們之間早就結束了,什麼都沒有了,如果你硬要問留下什麼,我告訴你,只有恨,只有痛!”

那種痛,讓封千凝一輩子都會記得,哪怕他們之間真的有一絲感覺,那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了。

“你不要騙自己了,肯定會有別的感覺的!”赫連軒堅持地說道,封千凝的話真的重重地傷到了他。

“隨你怎麼想我也無所謂了,我要走了。”

繼續糾纏下去也沒有意義,封千凝不再和赫連軒爭執,轉身慢慢地向公寓走去。

“我不可能讓這一切都這樣結束的!封千凝!”

赫連軒快速的走上前,大力地從後面抱住了她,抱着她的身體和手臂,聲音裏沒有了以往的霸道和堅硬,而是充滿了懇求,“你說我究竟要做些什麼,你才願意回我身邊?”

“時光倒流……”

簡單的四個字,卻充滿了冷漠,誰也沒有辦法讓時光倒流,所以赫連軒無論做什麼也沒辦法彌補他給封千凝帶來的傷痛。 蘇芮心中一動,若是讓爺爺與外公外婆一邊練《五禽戲》,一邊吃着富含靈氣的水果,那豈不是事半功倍?不過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過,蘇芮就放棄了,做人不能太貪心,天璣子已經給了她一本《五禽戲》了,若是索取更多,就有些得寸進尺了。

心裏這樣想,蘇芮收起臉上驚訝的表情,掛上淡笑,“那些水果就算了,有這本《五禽戲》,相信就足夠讓爺爺他們身體健康,延年益壽了。”

天璣子一愣,沒想到蘇芮會拒絕那些水果!要知道那些水果可要比練《五禽戲》方便多了!但是他仔細想想就明白了蘇芮的意思。這讓他對蘇芮更加的讚賞了,這世間能夠真正做到不貪心的又有幾個呢?他突然想到自己閉關那天,蘇芮一人進入了八卦騰龍扳指之中,扳指與他的靈魂相連,雖然他閉關了,但是蘇芮在八卦騰龍扳指之中的表現他卻一清二楚。蘇芮的表現,讓他很滿意!那時他才確定,這次他沒有看錯人!

旋即,天璣子又恢復了妖孽般的笑容,“看來你是沒有打開食物那扇門。”

蘇芮皺眉,“怎麼說?食物那扇門裏面有什麼?不是食物麼?”難不成還有什麼別的東西?

天璣子紅脣一勾,笑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天璣子的話音剛落,蘇芮就感覺到一陣拉扯,在睜開眼,她就站在了“食物”那扇門前。

“推開看看。”天璣子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蘇芮一驚,趕緊轉身,她剛剛居然沒有發現天璣子就站在自己的身後!

天璣子輕笑一聲,“不要緊張,在八卦騰龍扳指之中我是絕對的主宰,你發現不了我是正常的。”

聽天璣子這樣說,蘇芮鬆了一口氣,如果身後站着的不是天璣子,而是一個想要她命的人,恐怕她早已不再這個世界上了!

天璣子衝蘇芮眨眨眼睛,“還不打開門看看。”

蘇芮很不淑女的白了他一眼,轉過頭,摸摸鼻子,幾千歲的老妖怪了,賣什麼萌!

蘇芮沒有直接去推門,上一次進來的時候,她已經知道這個門要用神識才能打開。有了上一次的經驗,蘇芮很容易的分出一大股神識,萬千條紫色細線匯聚成一條粗壯的紫龍,紫龍微微拱起,蓄勢待發,蘇芮驅動紫龍一個俯衝,一下子就將那個掛着“食物”的門給撞開了!

看着門內的景象,蘇芮驚呆了,入眼便是湛藍的天空和一座座山峯,世外桃源說的大抵就是這裏了吧!只見一條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向前延伸,兩邊是一畦畦的菜圃,向遠望去,山腳下是茂密的果林,上面結着成熟的果實。蘇芮驚訝的表情轉瞬即逝,她馬上就恢復淡定,但是眼睛卻在好奇的打量眼前的一切。

見到蘇芮很快就收回了驚訝的表情,天璣子惋惜的搖搖頭,原諒他的惡趣味,實在是蘇芮一直以來都太成熟了,好不容易她才露出驚訝好奇的表情,他當然要仔細欣賞一下了。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隨身空間?不對!之前你不是說八卦騰龍扳指只是儲物戒指嘛?”看着眼前的蔬菜和遠處的果樹,蘇芮不由的想到了後世的那些隨身空間的小說,只是不知道這裏面有沒有什麼小動物。

“都說過了不要拿我的八卦騰龍扳指跟那些低級的儲物戒指相提並論!這裏也不是隨身空間,隨身空間是要虛空開闢出一個獨立的空間,我還沒有那個能力。不過這裏跟隨身空間也差不多了,只是不能養活物,但是種些水果蔬菜還是可以的。”

蘇芮瞭然,看來那天她在外面看到的那半串嬌豔欲滴的葡萄就是出自這裏。她看了兩眼遠方,眼中是滿滿的躍躍欲試。

天璣子看出她的想法,躍過蘇芮,沿着鵝卵石小路走在前面,“跟我來。”蘇芮無聲的跟在他的身後,參觀這神奇的地方。

離開八卦騰龍扳指的蘇芮,低頭看了一眼懷裏抱着的西瓜,嘴角微抽,她要怎麼解釋這西瓜的來源?突然從臥室蹦出來的?想到剛剛出來的時候,看到天璣子那一臉戲虐的樣子,蘇芮就恨得牙癢癢。

蘇芮將西瓜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窗外,發現馬上就要到破曉時分了,她也顧不上休息,換了一身衣服,洗漱過後,就去與柳青雲練功去了,每日的破曉時分,可是她吸收玄天之氣的最佳時間。

吃過早飯,蘇芮便背上書包去了學校,至於那個西瓜,早就被她又扔回了八卦騰龍扳指之中了。她掏了掏耳朵,無視了腦海中天璣子“傷心欲絕”的控訴。

蘇芮走在校園裏,收到了更多的注視,昨天她與樑文峯打賭,已經在學校裏面傳的沸沸揚揚的了!誰都知道流言事件的主角與年級第一真學霸要在期中考試五校聯賽上一較高下,很多人認爲蘇芮勇氣可嘉,居然敢挑釁學霸樑文峯,但是絕大多數人都不看好蘇芮,認爲蘇芮這次必輸無疑,所以看着蘇芮的眼神,不自覺地就帶着一絲憐憫。

蘇芮彎脣一笑,誰輸誰贏,還未可知!

不管那些人怎麼想的,蘇芮是心情極好的來到了初三一班的教室,蘇芮剛出現在門口,教室中一下子就安靜了,所有人都看了看蘇芮,又轉頭看了一眼樑文峯,樑文峯擡頭掃一眼,被樑文峯看個正着的同學,尷尬的撇過頭,時間畢竟不是靜止的,教室漸漸的又恢復了喧囂,蘇芮深深得看了一眼樑文峯,輕笑一聲,徑自走到了最後一排。

“芮芮……”肖小小回過頭,一臉擔憂,她剛想說什麼,就被蘇芮給打斷了。

“吃過早飯了嘛?”蘇芮將教科書從書包裏面拿出來,整齊的放在課桌上。

“啊?吃……吃過了。”肖小小被蘇芮問的一愣,但是她還是老實的回答了蘇芮的問題。

“吃的什麼?”蘇芮又從書包裏面掏出筆,放在了課桌上。

“混沌,還有……哎?不對,芮芮你有把握……”

“要不要吃點心?我大伯母親手做的。”蘇芮最後從書包裏面掏出一個透明的飯盒,放在課桌上,推到了肖小小的面前。

“哎?”肖小小看着眼前的飯盒,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一顆顆紫色的小球,上面裹着白色的芝麻,雖然隔着飯盒,無法聞到什麼味道,但是她已經想象到裏面的點心應該十分的甜糯。

肖小小咽了一口口水,擡頭看着蘇芮。

蘇芮搖頭失笑,將飯盒打開,又向肖小小推了推,“喏,嚐嚐。”

這紫薯奶酪球是大伯母親手爲她做的,上一世,她就十分喜歡吃。

肖小小擡頭衝蘇芮笑笑,才拿了一顆放進嘴裏。看着她滿臉放光的樣子,蘇芮不用問,就知道她十分喜歡。

“喜歡就多吃點。”

肖小小鼓着嘴巴,不停咀嚼的樣子,像極了小倉鼠,十分的可愛,她聽到蘇芮的話,衝蘇芮點點頭,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蘇芮好笑的搖搖頭,看來肖小小真的是吃貨星人,蘇芮見肖小小吃的歡樂,她心中一動,也拿起一顆放在嘴中。看着肖小小,也眯起了眼睛,看着肖小小吃東西也是一種享受,讓人食慾大增。

“哎?這是什麼?蘇芮我可以試試嘛?”今天才換到肖小小旁邊的田甜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飯盒裏面的紫薯奶酪球。

蘇芮看了一眼肖小小,這是她特意帶給肖小小的,當然要讓她來做決定。

肖小小擡頭看了一眼蘇芮,又看了一眼田甜,隨即,將飯盒向田甜推了推,“喏,這是芮芮帶來的,很香醇。”

田甜輕聲歡呼了一聲,迫不及待的拿起一顆紫薯奶酪球放在嘴裏,邊吃邊點頭,“好好次!”

肖小小聞聲,趕緊點點頭,的確很好吃呢!甜而不膩,還很香醇!

蘇芮看着兩人歡快的樣子,輕聲笑了。

坐在教室另一邊的樑文峯,暗自咬牙的看着蘇芮一臉輕鬆的坐在那裏。馬上就要期中考試了,她卻好像一點也不着急一樣,這讓等着看蘇芮着急上火的樑文峯十分惱火,難道她已經胸有成竹了?不,樑文峯很快就否定了了這一推測,她肯定是認爲自己沒希望了,所以決定破罐子破摔了!對!一定是這樣的!

樑文峯不斷的在心中安慰自己,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安。

一旁的鄭平,看着樑文峯一直陰沉着臉,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樑文峯的袖子,“峯哥,這道題怎麼做?”

樑文峯甩開鄭平的手,一言不發的離開了教室,只剩下鄭平一臉陰霾的坐在那裏。

蘇芮看着門口,若有所思,肖小小叫了她兩聲,她才回過神來。

“芮芮,你是不是在擔心期中考試?”一想到期中考試蘇芮與樑文峯的賭約,肖小小也沒有吃的慾望了,將手上的紫薯奶酪球放回飯盒裏,一臉擔憂的看着蘇芮。

蘇芮輕笑一聲,“爲什麼會這麼認爲?你覺得我像是擔心的樣子嘛?不用擔心,我看田甜那麼開心,剛剛你說了什麼?”蘇芮不着痕跡的轉移了話題,對於肖小小的關心,蘇芮心中一暖,對於期中考試,她胸有成竹,但是在結果沒有出來前,她也不敢說的那麼絕對。

“小小說她會做紅豆涼糕,考完試要帶來給我們吃!”肖小小還沒說話,一旁的田甜就替她回答了。

蘇芮眉毛一挑,真沒想到肖小小,小小年紀就會做甜點了,紅脣一彎,“看來我們要有口服了。”

肖小小臉色一紅,“我……我是跟我媽媽學的,做的不好吃,你們不要介意。”

“小小那麼喜歡吃東西,做出來的甜點一定也很好吃。”

一旁的田甜也贊同的點頭。“我也很期待小小做的紅豆涼糕呢。”

肖小小看着兩人都期待的看着自己,本來就很紅的臉頰,變得更紅了,雖然她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小聲答應,“好,考試過後我帶給你們吃。”

蘇芮嘴脣上翹,可以看得出,她很開心。到不是喜歡吃紅豆涼糕,而是因爲肖小小終於不再擔心期中考試的事了。

肖小小與田甜簡直相“知”恨晚,兩人同學兩年多,卻不知道對方和自己一樣,性別女,還好吃!現在終於在人海茫茫中發現了自己的同類,自然聊的熱火朝天,蘇芮就被忽略了,但是她一點也不氣惱,只是面帶微笑的,在一旁聽她們說哪個小店裏的哪個小吃比較美味。

就在兩人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突然從教室門口傳來一道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