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從場上下來,朝葉雄這邊走來,正是金碧玉。

金碧玉在場上,雖然沒有說一句話,但是她姿色驚艷了,走到哪裡,都會引來眾人的目光。

很快,她就來到葉雄跟樓蘭面前。

「娘,你也來了。」樓蘭十分高興,說道:「你從來都不參加這些集會,今天突然來了,這是捧誰的場啊?」

「還能棒誰的場?」金碧玉莞爾一笑,看著了眼葉雄,笑道:「當然是棒葉子的場了。」

樓蘭臉色緋紅起來,連忙走到她身邊,小聲:「娘,你別胡說八道。」

她以為金碧玉是知道她喜歡葉雄,為了女兒,才過來捧場的。

「知道了,瞧你那沒出息的模樣,被一個男人迷成這樣,要矜持知道嗎?」金碧玉叮囑。

葉雄:「……」

這些話壓得再低,也不可能逃過他的耳朵。

矜持,她的世界里還有這兩個字嗎?

不知道誰在芥子空間裡面,把自己往死里誘惑。

「娘,我知道了,你別亂說就行。」樓蘭再次提醒。

金碧玉點了點頭,款款而行,風姿綽約,漫步朝葉雄走來。

本來五步就能走到葉雄面前,她硬是花了十幾步,這才帶著一抹香風,來到葉雄面前。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她從身上掏出一個漂亮的白玉小瓶子,遞了過去,說道:「葉子,這裡面有三顆速效歸元丹,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恢復元氣,一會你闖關的時候,可能會用得著。」

葉雄還在猶豫著,樓蘭急道:「葉子,你還不謝謝娘,這可是頂極的恢復元氣的丹藥,她連我都不捨得給,還不快收下來。」

「多謝皇後娘娘。」葉雄將丹藥接了過來。

「葉子,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哦。」金碧玉微笑著,目光之中,含著只有兩人能懂的內容。

「娘娘,我一定會努力,不辜負你的期望。」葉雄硬著頭皮回道。

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他才懶得這麼給她面子呢!

金碧玉又看了他一眼,這才走到樓蘭身邊,兩母女聊了起來。

金碧玉這簡單的幾個動作,微笑,贈物,讓場下掀起軒轅大波。

「這傢伙是誰,居然能得到皇後娘娘的垂青。」

「她身邊站著的,不就是她女兒樓蘭公主嗎,想必是公主的對象。不然皇後娘娘怎麼可能贈物與他?」

「這小子到底是誰啊,居然能得到公主的垂青。」

一個知情人站出來,說道:「你們還知道他的名字嗎,他就是葉子啊,十大種子之一。」

「原來是他,怪不得。」

「還以為是什麼人,原來是關係戶,能被當成種子,想必是靠著皇親國戚。」

「什麼狗屁葉子,聽都沒聽過,一會看他怎麼出醜。」

「是騾子是馬,出來溜溜就知道了。」

周圍的人,紛紛議論,言論分兩邊倒。

人群之中,有一雙狠毒的目光,一直盯著那邊。

南宮雲各種嫉妒,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這原本是屬於我的名譽,就是因為你我才失去的,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南宮寒咬牙切齒。

看著他那樣子,旁邊的莫若琳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

半小時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諸位道友,時間已到。」

樓十八衝天而起,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手掌一攤,一座迷你七層小塔,在他的掌心滴溜溜地轉著。

「大家請讓開!」

樓十八一掌拍出,一束光落到地上,覆蓋幾十公里。

光束之內的人,紛紛讓開,中間出現一片真空地帶。

樓十八一拋,寶塔離手,在半空迎風便漲,以驚人的速度暴漲著。

幾分鐘之內,一座巨大,通天的寶塔就出現在眾人面前,轟然落到地上。

遠遠看看,如同一把挈天之劍,連接天地,鬼斧神工,讓人嘆為觀止。

哪怕是葉雄,見到如此驚世駭俗的法寶,嘴巴也張得老大,半響沒有合攏。

這通天塔,給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轟隆隆!

大地顫動起來,通天塔入口石門軋軋上升,露出一個巨大的入口,一陣森嚴的氣息,從裡面出來。

「百強集合,塔口聽吩咐。」樓十八大聲喝道。

當下,一道道流光,從人群之中衝天而而起,劃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線,落到通天塔前面。

「葉子,加油。」樓蘭握起拳頭,作了個加油的動作。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化作一道流光,落入百強之中。

等百強修士全部聚集之後,葉雄看了周圍一眼,駭然發現,居然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半步元嬰修為以上。

同是亂星海四大星域之一的東方星域,不知道甩北方星域多少條街。

在北方星域,半步元嬰修士,能排上前十,在這裡,遍地都是。

葉雄不由得感嘆。

不行萬里,不去萬界,怎知道世界有多大。

如果他不是無意之間來到這裡,還以為自己一個北方尊者很牛呢!

只有去過的地方多了,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闖關之前,我先請出今天的三名公證人,首先請出千佛教的普渡大師。」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嘩然,目光同時望著半空之中,一名五十歲左右的和尚。

和尚穿著粗布衫,面慈目善,雙掌合什:「普渡,見過各位施主。」

千佛教,作為東方星域最大的佛修門派,雖然年輕一輩強者不多,但是普渡大師絕對是佛教最出名的一個。沒有多少人見過普渡大師出手,但是有人說過,普渡大師的實力,甚至不在樓十八之下。

樓十八每一界都會去請普渡大師當公證人,但是因為每次他都在閉關悟道,這次幸運,他剛出關不久,樓十八才能請他過來。

場下的人,個個看著普渡大師,全沒有想到,傳聞之中的佛道第一僧,居然是這麼一位其貌不揚的老和尚。

「第二位,幻穀穀主,十三娘。」樓十八說出第二人。

此言一出,周圍又是一片嘩然。

「十三娘的幻術,被稱之為天下第一,讓所有人聞風喪膽,沒想到她居然也來當公證人。」葉雄身邊一名百強參賽者激動地說道。

「外面的人說,寧願得罪尊者,也不願意得罪十三娘,因為得罪十三娘的人,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怎麼知道自己死還好,有些人甚至連自己死沒死都不知道,幻術太驚人了。」

「這絕對是一個蛇蠍女人,我一輩子都不想跟她打交道。」

「小聲一點,你活得不耐煩了?」

「誰說十三娘是女人,也許她是男人呢?從來都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

一道流光,從人群之中飛起,落到半空之中,卻是一名外貌三十多歲,風姿綽約的少婦。

「尊者,咱們又見面了,喲,普渡大師,你這頭髮怎麼還沒長出來?」十三娘嘻嘻一笑。

場下笑聲一片,全都被她的話給逗樂,和尚哪來的頭髮。

很多人沒見過十三娘,沒想到她一出現,就這麼幽默,跟傳聞之中的蛇蠍二字,似乎不搭邊啊!

「幻谷主,你就別拿老僧開刷了。」普渡輕輕施禮,退出兩步,似乎不想得罪這個女人。

「你不會為了修鍊那破佛法,現在還是童子之身吧?」十三娘又問。

場下的人,全笑翻了。

「阿咪陀佛。」

普渡不敢再靠近這個女人,算是認輸,躲得越遠越好。

「尊者……」十三娘目光,又落到樓十八身上。

「咳咳,第三位,九陽真人。」樓十八裝作沒聽見,連忙叫出第三個人。

話音剛落,一道紅影衝天而起,落入人群之中。

來人穿著一身火紅色的大袍,身材高大,氣勢如虹,霸氣十足,跟內斂的普渡大師,成為鮮明的對比。

「十三娘,好久不見了。」九陽真人目光落到十三娘身上,眼睛一亮。

十三娘翻著白眼,一改先前黑人的性格,鳥都不鳥他一下。

重生之少女未長生 九陽真人難看的臉色一閃而逝,這才將目光落到樓十八身上,笑道:「尊者,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九陽真人,終於又請到你了。」尊者寒磣著。

兩人閑聊了起來。

場下,葉雄目光在上面的四人身上掃過。

這四人,應該代表這一個星域的巔峰實力吧!

不知道自己對上他們,結果會怎麼樣?

目光落到十三娘身上的時候,葉雄不由得有點好奇。

剛才聽他們說,十三娘精通幻術,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不知道她的真面目是什麼。

他忍不住施展法眼,瞳孔中,露出一絲血紅之色,眼睛一輪一輪的。

在法眼之下,十三娘的真身,徹底暴露無遺。

「原來是一個外表五十多歲的老女人,虧她還一直在裝嫩。」葉雄笑而不語。

突然,一道凌厲的目光,閃電般朝他這邊看來。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將目光收斂起來。

普渡目光金光四射,天眼開啟,朝他這邊看過來。

顯然,葉雄剛才開啟法眼,驚動了普渡大師。

「普渡大師,怎麼了?」樓十八見普渡突然施展天眼,頓時有些奇怪。

「沒什麼……也許是老納看眼花了。」普渡奇怪地看著人群,回道。

三名公證人已經到齊,樓十八目光這才大聲說道:「各位,我簡單說一下規則。」

「看到那道大門沒有,一會你們從裡面進去,然後大門關閉。」

「我會給你們每人一顆珠子,只要你們捏爆珠子,身體就會瞬間從裡面出來,那代表你們失去了闖關資格……我奉勸你們一句,生命寶貴,量力而行,切莫丟了性命,每一界都有人殞落,這事情你們應該也知道。」

「每闖過一關,都會有相應的獎勵,獎品我先不說,但是我可以透露闖過第六關的獎品,贈送太陽丹一枚……」

場外一陣騷動,嘩聲一片。

顯然,大多數人都聽說過太陽丹。

「寶塔內是封閉式的,外面看不到,就連我也看不到,我們唯一知道裡面消息的是,每闖過一層塔的人,寶塔之內都會報出你們的號數,殞落,失敗,都會報數。這是你們的身份銘牌,一定要帶在身上。」

樓十八手一甩,一百塊木牌激射出去,落到每個人手裡。

葉雄接過,看了一下自己的號數,非常好,是66號。

顯然,這麼好的號數,是樓十八故意留給自己的。

「我都說完了,還有什麼疑問嗎?」樓十八留點時間,給大家提問。

接下來,一些初次參加通天塔的人,紛紛提問。 娛樂圈餐飲指南 把需要了解的,全都問清楚。

葉雄看了一下手中的身份牌,問道:「尊者,我想請問一下,如果身份銘牌不見了怎麼辦,是不是闖過的關卡,都沒有用?」

「通天塔只有卡牌識別功能,只要卡牌出現在那一關,就能得到相應的獎品,如果卡牌丟失了,那麼過關的獎品,就沒有你的份。」樓十八解釋。

「這麼說,這身份牌就是通關證明了?」葉雄繼續問。

「可以這麼說。」

「如果別人拿我的身份牌去闖關,是不是我只闖過一關,也有可能被通知到了第四層?」

「每人只能帶一塊身份證,只要超過兩塊,傳送陣就不會啟動,誰會帶著別人的身份銘牌。」旁邊一個嘲笑的聲音傳來,十分熟悉。

葉雄詢聲問去,南宮雲正一臉嘲笑地看著自己。

周圍的人,紛紛附和著嘲笑起來。

葉雄根本就不在乎他們,反正自己必須把所有的規則都弄清楚,否則是絕對不會進去的。

「尊者,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通天塔之內,允不允許相互撕殺?」

這個問題,才是他最想要問的。

樓十八沒似乎早就想到這個問題,略略沉思一下,這才說道:「通天塔之內,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外面的人是不知道的,我建議,如果有私人恩怨,別在裡面解決,把所有的精力用在闖關上。」

潛台詞是,不禁止撕殺了。

難怪南宮雲對自己一臉的殺氣,看來是想在裡面動手,給自己難看。

「尊者,我都明白了。」

「還誰有問題的?」樓十八目光在周圍掃了一輪,見沒有人再有問題,這才說道:「我宣布,通天塔闖關大賽,正式開始,請所有人進入大殿。」

一行百人,紛紛朝通天塔的入口走去,一道道五彩光華生起,所有人被傳送進第一層塔內。

通天塔闖關賽,正式開始。

……

葉雄感覺身體一陣扭曲,再一次出現,發現面前是一片古戰場廢墟。

天空是灰色的,大地是灰色的,入眼處,到處都是殘骸,折斷的兵器。

四下一片荒涼,一望無際,看不到盡頭。

沒有樹木,入眼處全都是一片荒涼,風化的岩石,枯敗的野草。

眼前這番景象,葉雄有些熟悉,瞬間就想起,這場景跟自己以前無意闖入的死魂海裡面,那個古戰場的風格差不多,當初應該也是一個古戰場的廢墟。

啾啾啾!

有很多都被傳送到葉雄附近,個個都在打量著面前的情景。

葉雄正考慮著怎麼離開這裡,找到通往第二層的通道,突然背後一鼓危機感傳來。

他連忙閃身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