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差矣,惡人即使放下了屠刀,那他也曾經拿起過屠刀。」

「可他最終還是放下了不是嗎?立地成佛,便是他們的贖罪之路,佛前青燈,通過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得到救贖。」九善和尚雙手合十道。

李雲搖了搖頭,惡人終究是惡人,即使放下了屠刀,他們也不能夠立地成佛。

是你賜我的星光 「你的理念,貧道卻覺得有些偏頗了,有人可以原諒,有人卻是不能。」

「不認可也無所謂,這個世界上,誰又能說服的了誰?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心,人間百態,百態人間,小僧行走天下,本身就是感悟人生百態,順便求得渡人之道的,完善自己的理念。」九善和尚笑了笑。

李雲點了點頭,理念這種東西,每個人都有,人有千千萬,理念也有千千萬。

就在這個時候,含香端著一碗熱乎乎的米粥走了出來,這是早就蒸煮好了的。

這米粥沒有任何配料,卻散發著比任何菜肴都要迷人的芬芳香味。

「再次感謝。」

九善和尚雙手合十感激道,卸下了自己的包裹,張開包裹,裡面都一些生活用品,肥皂啊,還有浣洗衣物的刷子,牙刷還有一條條的牙膏皮,一個小鐵杯子。

「對了,小僧想要裝點飲水,請問哪裡可以…」

「那裡有井水,是活泉,可以直接飲用,你自己過去挑吧…注意,你得在這裡喝完才行。」李雲指了指後院、

「感謝施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九善和尚還是照做了,裝完一壺水,咕嚕咕嚕喝之後,對李雲施禮道謝,背上包裹,就準備離開道觀。

然而,就在九善和尚剛剛想要離開道觀的時候,這突然就下起了傾盆大雨,秋雷炸響。

秋雨傾盆,防不勝防,來是匆匆,離卻不緊不慢。

帝少蜜愛小萌妻 九善和尚的腳步頓時是一個僵硬。

這下雨了…

「阿彌陀佛,早知道就把那把破傘留下來了。」

看著這傾盆大雨,九善和尚咬了咬牙,就想要衝出去,卻被李雲叫住了。

「大雨傾盆,貧道便收留你一晚吧。」

九善和尚有些無奈,最後只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雙手合十道謝。

「叨擾雲道長了…」 來到了客房之後,九善和尚有些好奇,自己睡了這客房,那麼這小姑娘睡哪?

要知道這裡房間總共可就三間,還有一間被改造成了柴房,人家觀主總不可能讓小姑娘睡柴房吧。

難道…

九善和尚突然想到了一些什麼,頓時是個面紅耳赤,趕緊念靜心咒法清心。

看著九善和尚的表情,李雲也是猜到了一點什麼,哭笑不得道。

「小師妹她不住道觀里…」

「罪過罪過,是小僧動了妄念,希望佛祖莫怪…」九善和尚雙手合十,趕緊念叨罪過。

李雲將舊褥子整出來之後,有些好奇道:「貧道觀你精通佛法理念,怎麼還會犯虛妄之念…當然,貧道也不是指責什麼,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這九善和尚看起來約莫十七八歲,正值青春大好的年齡,有一些凡心那是再正常不過了,如果真的跟八十歲的老和尚一樣古井無波,看誰都是看石頭似的話,那才是不正常的呢。

「說出來不怕道長笑話,小僧是半路出家的僧人,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才當了和尚的。」九善和尚撓了撓頭說道:「小僧呢,是老來子,我到十四歲的時候,父母就壽終正寢了,也沒有什麼親戚,也沒有什麼家財,就自己當一個小乞丐,渾渾噩噩的生活著,後來呢,乞討的時候被一個老和尚收留到了廟宇里,順理成章就成和尚了,後來老和尚也去世了,寺廟給了師叔,我自己呢,也想著追尋自己的禪理呢,於是便開始雲遊天下了。」

說的簡單,做起來卻是困難,一桿錫杖,一襲袈裟,一串念珠,還有一些生活用品就敢走天下,尋佛理。

李雲很佩服這樣的人,為了自己心中的目標,行走天下,無所畏懼。

此時,九善在整理包裹的時候,還有一本筆記本,和一支快要用干筆水的圓珠筆。

拿起書本來之後,九善翻開筆記本,上面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文字,從李雲的角度來看的話,這無疑就是一排排的名字。

翻到很多頁后,九善和尚在一段空白的紙頁上面寫下【三清觀雲道長】六個大字。

「這一本筆記本,記載著曾經幫助過小僧的人,也有小僧幫助過的人,唯有這些,小僧莫不敢忘。」九善和尚笑了笑道:「說起來,我這法號也有一段故事呢,師傅當年給這法號的時候,說我是八世善人,今生今世再行大善功德的話,將立地成佛,尋仙問道,不過我都當故事聽聽罷了,幫助別人的感覺的確十分的舒服,被幫助也是如此。」

「這當然是極好的。」李雲淡淡笑道。

行走天下,體會人生百態,助人為樂,行善積德。

李雲覺得,這個世界上不僅僅有人對九善和尚施加善意,恐怕施加惡意的不在少數,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說,化緣和乞討的區別就在於好聽一點點而已。

可這九善和尚卻僅僅記住了別人的善意,沒有記住惡意,時刻懷揣著一顆清靜自然的心靈行走天下。

「明日一早,貧僧便會離開道觀的,不會給雲道長造成過多的叨擾。」九善和尚雙手合十道。

李雲也點了點頭,然後道:「那麼你便早點休息吧。」

九善善意一笑。

看著這九善和尚,李雲突然想起了他法號的由來,九善九善,再行一世善行便可立地成佛。

八世善人嗎…

新歡舊寵:權少追妻忙 李雲沒有打算按耐自己的好奇心,悄悄的直接打開了天眼,望向在整理衣被的九善和尚。

只見眼前功德金光環繞於身,刺得李雲三目有些微痛,梵音陣陣宛如大呂洪鐘一般,撼動著人的內心。

而在這功德金光的背後…

是一尊大佛,一尊金色的大佛!

李雲的表情有些愕然。

真的是八世善人啊!



次日清晨,雞哥打鳴,李雲起床之後,就看到了九善和尚,沒有穿著袈裟,只是一身白色的內襯,就在後院做著一些不知名的動作。

這一套動作李雲是知道的,因為他曾經也做過,是【第八套全國小學生廣播體操】…

「雲道長,你醒了啊,也挺早的。」九善和尚在看到李雲之後也是微微一笑,身體卻沒有停止著動作,依然在鍛煉著。

「早起鍛煉身體對身體好。」李雲笑了笑,晨練之後就是晨讀道家經文的時候了。

「是啊…這一套動作是一位我幫助過的老拳師教給我的,說是能夠強身健體,我練著練著也就習慣了,身體也越來越好,沒有生過病呢。」九善和尚開心道。

李雲默默的吐槽,沒生過病是大概是因為功德加身好吧…

「好了,我準備下山了,這一次是感謝你的款待,以前遇到能夠收留我的好人可是不多啊。」九善和尚感慨道,以前給他飯吃的好心人不少,不過願意給他住的就沒多少了。

不過九善和尚也表示能夠理解,畢竟對於別人來說,他只是一個陌路人而已,信任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是一種廉價的東西。

「沒有關係,我們等一下同行下山亦可以。」李雲笑道,鍛體術的鍛煉,在這種上山下山的過程中練習最佳。

九善和尚點了點頭,做完了一套運動之後,也不含糊,就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來。

錫杖,念珠,包裹。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雲道長這道觀大山都宛如有靈性一般,之前小僧也是憑心所引,才登山一尋,卻想不到真遇到了靈山道觀啊。」九善和尚感慨道。

「山野道觀,不足掛齒。」李雲道。

清晨結露,此時天還灰濛濛,微微亮,沒有完全到太陽上山的程度。

原本下山的路也是挺崎嶇的,不過如今路已修通,清晨行路完全不是什麼大問題。

很快,兩人便快要到達了山腳之下。

「希望日後有緣再見。」九善和尚笑道。

「有緣再見。」李雲也笑笑。

就在兩人打算分道揚鑣的時候,一陣聲音從草叢之中的另一頭傳來。

火影之血霧迷情 是…

哭聲?

還有呼救聲! 聽到這哭聲之後,李雲微微楞了愣,朝著對面的山頭望去,一個有些低矮的山坡坡,樹木叢生,灌木遮蔽。

這裡正是山腳之間,和兩山接壤,與象頭山不同,這隔壁的山峰要低矮很多,也沒有名字,因為林地過於茂密,路過於難走,也沒有太多人會去攀登。

這可是真正人跡罕至的深山。

「你…剛剛有沒有聽到哭聲?」九善和尚愕然問道。

李雲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大山之中傳來女人急促的哭聲還有呼救聲,怎麼看都是不正常的。

隨即李雲也不再想,打開天目,想要一探究竟。

金線纏繞,金瞳睜開,一股莫名的威懾纏繞著李雲的周身。

對面,雖然有樹木草叢遮蔽,但升級之後的天目遠望非同凡響,很快就找到了一道身影,十分隱約,看出來是個有著啤酒肚,但整體還算壯碩的男子。

男子穿著一身迷彩色的服裝,身上還有一些短刀,登山刀之類的工具,行走在一條早就簡易開完道的山路之上。

最重要的是,他的背上還背著一個不斷掙扎的麻袋,呼救聲就是從這麻袋裡面傳來的。

「無量天尊,看來貧道要去那大山裡看看了。」李雲一臉肅然道,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的話,事情恐怕非同小可。

「阿彌陀佛,小僧自然跟隨。」九善和尚有點小緊張,臉上卻沒有什麼退縮的意思。

李雲沒有阻攔,這九善和尚的力勁可是十足的,拿著個錫杖爬山涉水臉不紅氣不喘,帶著他也不會成為累贅。

兩人一改下山的路,轉而朝著無名山峰走去。

……

在無名山的山頂之上,一個禿頭的中年漢子,正扛著一個大麻袋,朝著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山頂洞窟走去。

「哼哼,這山峰的山頂居然還沒有人開發,嘿嘿嘿…給我張衛當秘密基地簡直最好不過了。」中年漢子張衛一邊走還一邊奸笑,時不時還露出枯黃的牙齒。

而身後的大麻袋子,也在拚命的排斥反抗掙扎著,隱隱有女孩子的哭聲和求救聲傳出來。

「你就盡情的掙扎吧,你能掙扎得出來算我輸了。」張衛一手扛著額麻袋,一邊登山完全沒有半點累趴下的樣子。

此時,這麻袋裡也傳來一陣哭腔聲道:「求求你…放過我…我有錢…我什麼都給你…」

「哼哼,當本大爺是傻子嗎?給老子錢,說不定到時候迎接我的不是鈔票,而是警察吧。」張衛嘿嘿一笑,不再多說,將麻袋扛到山洞之內。

山洞雖小,但是生活用品幾乎全部齊全,從牙刷杯子,到炊具,禦寒的毛毯是應有盡有,而且幾乎都是全新的。

「這幾年來,我最滿意的窩點就是這裡了啊…小姑娘,你也看看吧,這裡就是你以後暫時的【新家】…嘿嘿嘿,不過不會持續太久的。」張衛咧開一嘴大黃牙,將麻袋上的麻繩解了開來。

一個約莫十四歲上下的女孩正滿臉驚恐不安,眼淚已經浸濕了蒙住的黑布,手腳都被綁了起來,只有嘴巴還能動。

此時,女孩拚命的喊著救命。

「叫吧叫吧,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聽得到的,別說這山洞隔音效果強了,就算沒有山洞,這裡方圓之內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你還想有人救你?哈哈哈!」張衛一臉愉悅的看著這哭喊著的女孩,也沒有心急,只是嘿嘿道:「放心吧,本大爺會好好愛惜你的。」

就在這個時候,張衛走出了山洞,上了個廁所,然後撥打了手中的電話。

「喂喂,貨已經準備好了…你什麼時候來取?噢…可以可以,好好好,絕對完好無損,大爺我才不會私自動貨呢,你就放一百個心吧…行,現金就現金,過兩三天我自己拿過去,最近風頭有點緊,我躲一躲再說…合作愉快合作愉快。」張衛說完,就掛斷了電話,繼續一臉盪笑的走進洞窟里。

打開蓄電池的開關,昏黃的小燈泡開始發亮,映照著女孩小巧惶恐的臉龐,還有身上穿著已經髒兮兮的漂亮皺花裙。

張衛一邊打量著女孩,一邊道。

「嘖嘖,多水靈的小姑娘啊,就要去山裡邊當童養媳咯…哦不對,或許不是童養媳,或許是媳婦才對哈哈哈!」

外邊又開始颳風,隱隱之中還有秋雷作響,好像快要下雨似的,張衛只能暗道天助,下雨的話,這裡的呼救聲就更難被聽到了。

「這下子神仙都幫不了你啊…」張衛咧開一嘴巴的大黃牙,然後嘖嘖道:「你說你,一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片子,大半夜的學人家去什麼喝酒夜店,被大叔我抓住也是怪不得喲。」

女孩拚命的掙扎著,就連手腕都摩出了鮮血來,對於這麻繩來說卻是杯水車薪一般,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張衛看著就這麼坐著,看著苦苦掙扎的女孩哭號呼救,一臉的愉悅。

「你…你別把我賣了…我給你錢…我家裡很多錢…我都能給你。」

「真以為大叔我讀書少?綁架勒索的有幾個能夠不被抓住的。」張衛一邊打開著火腿腸的包裝,一邊一臉不屑的說道:「把你們這些水靈姑娘綁起來,賣到大山裡,被綁起來,一輩子都出不了大山可是安全得多了咧,反正你也不知道我長啥樣對吧。」

女孩很想掙扎出去,被賣到大山裡,根本沒有任何希望可言。

可是再掙扎,女孩也沒有力氣了,已經放棄了掙扎,只能任由淚水淌過。

爸爸…媽媽…

小新不應該去逛夜店的…

小新以後會當一個好孩子…

小新只是不想被排斥…

看著已經哭不出來的女孩,張衛嘖嘖道。

「嘖,還指望你能夠多喊一下子呢,上一個女孩喊了半天喊成啞巴了,嘿嘿…正好,那戶人家也不怪我,還多給了我一些錢呢,要知道你們變傻了或是變啞巴了可是最緊俏的,只要不是死人,能夠生孩子的那就是好女人。」

秋雷作響,小雨飄蕩——

此時此刻,一道聲音傳進了洞窟里。

「放開那個女孩…」 張衛有些驚恐,下意識的就是跑路,然而轉身一看,發現是兩個小年輕的時候,卻是差點笑出了聲來。

「什麼嘛,原來是禿驢和牛鼻子啊,怎麼,有事來找大爺我?」張衛臉上帶著噁心的笑容,腳步卻在悄悄移動,靠著牆邊想要拿起自己的武器。

無敵藥尊 一把扎滿了鐵釘的棒子,還有短暫性的迷藥,迷藥是高純度的特製乙醚,張衛能夠不動聲色的綁架女孩靠得就是這玩意,這鐵釘棒子一鎚頭下去絕對能把人開瓢,看著眼前的李雲還有九善和尚,張衛已經動了殺心。

張衛想用這迷藥,讓人晃神,然後用鐵釘棒子下手…最後拋屍荒野一氣呵成。

思量好了計劃之後,張衛信心大定。

李雲則依然風輕雲淡的看著張衛,無喜也無悲,沒有開口說話。

此時,九善和尚道。

「阿彌陀佛,施主,放下屠刀,回頭是岸,這個世界上有更多的美好等待你的發現。」

張衛則是不屑道:「好啊,我放下屠刀,回頭是岸,你能不能現在放我離開呢?我立刻就回頭是岸。」

說是回頭,張衛卻沒有任何回頭的意思,臉上滿滿都是譏諷的笑容。

而九善和尚,卻是雙手合十,堅持道。

「人性本善,如果你是真心贖罪的話,現在還不晚,此時你也沒有鑄成大錯,放開那女孩,隨小僧回佛院清修吧…」

張衛看著眼前的九善和尚,先是愣了愣,隨即失笑道。

「原來你是認真的啊…噢噢,我也是認真的,現在我要回頭是岸了,你能別攔著我么?」

此時,張衛看著眼前的大錫杖是飄忽不定,直接就無視了旁邊的李雲。

大錫杖,上面的圓環丁玲作響,看著十分的沉重勢大,如果砸下來的話,不死也要去半條命。

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李雲出聲了。

「九善,你真的相信他會回頭是岸嗎?」

「我相信…」九善和尚雙手合十,虔誠道:「人性本善,只要還是一個人,那麼他就能夠回歸善良,經過洗滌,懺悔贖罪。」

「你覺得,他的本性也算善良嗎?」李雲指了指張衛道。

九善和尚猶豫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張衛則是哈哈大笑,看著李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