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聽,愣了一下,其實我我是地位階段,這小子竟然沒看出來,呵呵。

聞後,我心裏莫名一陣激動,可是我看着文天啓周圍的李捷和高強後,就有些不悅了,“文天啓,你不知道這裏是哪裏嗎?這可是林佳佳的家啊,而這兩人一個窺覬着林佳佳的財產,一個窺覬着林佳佳的體內……”

“對不起,而我只是被邀請守在這裏,不讓別人靠近林老師而已。況且我還是前幾天,得知別墅的主人是林老師。”文天啓淡淡的說了一聲,隨即道,“所以開始是拿錢辦事,而現在我會守護在這裏,不讓其他人害到林老師。”

“嗯?那你是怎麼找到這裏的?”我驚異的問道。

獵妖高校 “巧合~”文天啓淡淡道,“不過這兩人,先前請我吃飯,我覺得還不錯,就來幫兩人的忙了。”

強烈推薦: 文天啓剛說完,高強和李捷就朝後退了幾步,站在了一起。每天都是忙碌着更新章節,客官記得常來哦。

我看着李捷,這犢子壓根就沒安什麼好心,時時刻刻惦記着靈狐替他女朋友復活,不過高強和李捷之間又是怎麼聯繫上的?

說着,文天啓看着我,淡淡問道,“既然你說這兩人有問題,你準備怎麼處置他們呢?”

我一聽,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隨即一個箭步錯過文天啓的身體,一下就來到了高強和李捷兩人的身前,一把揪起兩人的領口,將兩人提起來。

隨即朝着地上按去,對着李捷先說道,“你,我就話不多說,你屢次害林佳佳,我對你忍無可忍”

“楊道友,既然他們對林老師不利,你不妨將他們交給我。”文天啓說着,伸出手,朝着高強和李捷的天靈蓋上一點,這時兩人叫了起來,無比痛苦,接着兩人呆若木雞,身體癱軟,朝着別墅外走去。

我一看,愣了一下,“你這是做了什麼?”

文天啓緩緩道,“錯魂,人的魂魄組在一起,依次排列,我已經扭曲了他們的魂魄,導致他們意志錯亂,已經成了傻子。”

我一聽笑了一下,朝着文天啓的胸口轟了一拳,“你小子,果然牛比啊。”

文天啓看着我,意味深長的道,“比不得你,楊大師,已經是地位階段的高手,你可能還不知道你的名號有多響吧?我前日還在龍山就聽到了。”

“嗯?”我一聽,這近一個月裏,我就收在回豐鎮上,也沒有去過那裏,看來牛禮真的是將我推了出去啊?不過,文天啓這犢子之前不是說我大人位巔峯嗎?現在怎麼突然改口了?看來也是聽到牛禮散播的消息了吧?

不過文天啓來成都做什麼?

於是我問道,“對了,文天啓,你沒事來成都幹嘛?”

說着文天啓眼中閃過一絲落寞,“龍山發生了大事,盤龍山裏九陰靈陣陰煞失衡,如今我文家村幾位叔伯和兄弟,都請了陰壽,封閉陽壽來鎮守通靈塔,強行吸收九陰靈陣的陰煞之氣。”

“請陰壽?”我一聽,文天啓之前不就是請了關天禧的下的陰壽嗎?於是我問,“這請陰壽到底幹嘛的?”

“陽壽殆盡,活陰壽成爲活死人。”

文天啓淡淡說着,隨即看向了我,“我如今雖然請了陰壽,但是我的陽壽還有十年可活,這十年裏我必須要找到關天禧的繼承者,才能拯救文家村。”

我一聽,關天禧的繼承者,無疑就是鬼五,他要帶走鬼五?

可是那瞎子鬼告訴過我,鬼五是被陰間陰兵追捕的對象,跟着文天啓回到龍山,下場肯定無比的慘。

所以,我還不能將鬼五交給他,於是問道,“那龍山爲什麼突然出了這樣的事兒呢?”

“原因有二,一來,關天禧七月半領兵進攻陰府,在小曲關被伏擊,導致九陰靈陣的鬼府被屠;二來,七月半那天,張飛廟惡神被在請到了陰間,導致袁天罡墳墓和張飛廟形成的隔離陰煞之氣的大陣消失,這兩個纔是導致文家村異變的最大原因。”

文天啓說着,頓時我背心一麻,這惡神張飛是被我請的天心小童破開封印而走的,而張飛本來和我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由於養鬼師廖在昌,張飛爺的又和我扯上了關係,這真是一環連一環,不料中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見此,我還是不能將鬼五就這麼交出去,既然有文家村在,那麼問題就不是很大了。

不過我還是很關切後果,於是我問道,“那要是沒有找到那什麼繼承者呢?”

“不會。”文天啓淡淡說道,“我修煉的有魂術,當初在關天禧鬼侯封賞三等軍尉的時候,我就聞到了關天禧魂魄的味道,就在剛纔幾個小時前都就聞到了那繼承者的味道,所以我覺得不出一個月,我肯定能夠找到他。”

我一聽嚥了咽口水,看來還是得將鬼五放在鬼符裏面養着。

於是我扯開話題,“既然高強和李捷被你搞成傻子,我現在就去救林佳佳。”

“嗯~”文天啓點點頭,隨即看向了不遠處的小狐狸,見此,小狐狸身體一個緊張,朝後退了一步,只見文天啓開口嚴厲道,“狐妖?”

見此,我按住了文天啓,解釋道,“這件事兒,我以後再告訴你,現在別管那麼多。”

“好吧~”文天啓淡淡道。

接着我上了樓,來到林佳佳的房門外,接着看到一尊虯髯大胡的雕像,立在林佳佳的房門一側,而這時小狐狸一下就滿臉煞白的站在原地。

這大鬍子是鍾馗,兩隻眼睛極度的傳神,見此我一個拿出兩急急風火符,啪啪的就貼住了鍾馗的眼睛。

接着我扭着門把手,可是房門竟然被反鎖了

見此,我奮力一腳,踹開房門,只見林佳佳無比虛弱的躺在牀上。

我連忙跑了過去,坐在林佳佳身邊,只見她嘴脣發乾,一臉的無血色。

她感覺到有人了後,微微的睜開眼睛,看着我,頓時就哭了,“對不起,我……”

我見此二話不說,對着林佳佳幹了嘴巴吻了上去。

隨即親了親她的額頭,緩緩道,“你放心,林叔叔的公司應該不會出問題了,高強和李捷我和文天啓也已經對付掉他們了。”

“對付掉了?”林佳佳臉色一變,有些害怕。

“沒事,我們沒有殺他們。”

“哦~”這下林佳佳才放心了,接着她看着我,有些羞愧的問道,“你說我爸爸的公司不會出事?可是我爸爸已經被警局控制了……”

我笑了笑,“我說沒事,就沒事,你現在就安心的養養吧,我讓林小蝶留下陪你。”

“對了,不久前我的門外似乎有一雙紅眼睛看着我,是鬼嗎?”突然林佳佳臉色煞白的問道。

總裁的掌中寶妻 我知道因爲林佳佳體內的妖靈,她也會被鍾馗給剋制,不過鍾馗就是一道雕塑,我隨便扔出去就是了,於是我笑道,“沒事了。”

“不過現在很晚,我就先走了,林小蝶會留下來陪你的。”我笑了笑。

可是就在我起身的時候,林佳佳一把扯住了我的手,瞬息就起了身,抱住我的後背。 接着,林佳佳哭了,“道靈,你別走。每天都是忙碌着更新章節,客官記得常來哦。”

我愣了一下。

林佳佳摟住了我的腹部,“道靈,我愛你。”

我一聽內心猛的一陣激動,隨即我轉身,看着淚眼汪汪的林佳佳,用手輕輕拭去她臉頰的淚水。

“你放心,我不會走了,打死都不會走的。” 異域農場 我看着林佳佳微微一笑。

雖說不走,那也得打發了文天啓吧?

過了十多分鐘,林佳佳情緒漸漸轉好後,我給文天啓在外面安排了賓館,說實在的文天啓雖然有點本事兒,但是沒我有錢,我給了他三五千,可這小子也沒有拒絕,伸手就拿了,真特麼是個實在人。

送走了文天啓,然後我再回到別墅,將鍾馗像給扔到大路邊上。

接着就陪着林佳佳,林佳佳似乎對我有些依賴了,讓我就陪着她,而且,這晚我還確定了關係,我和林佳佳就屬於男女朋友的關係了。

第二天一早,林佳佳在我懷中醒來,並在我的催促下,她才走出房門去上班的。

就在她出門的時候,突然她接到了一個電話,接完後她朝着我就撲過來,就像是小女孩似的,她興奮道,“我爸爸被放了,公司有了一大筆的週轉資金,而且公司在我爸爸被髮的那一刻,股市大漲,道靈,果然被你說中了。”

我微微一笑,“那就好,你現在去酒店吧,你的酒店你多久沒去了,也不知道高強動了什麼手腳了。”

林佳佳興奮,然後主動吻了我一下,隨即丟下幾把鑰匙給我,“道靈,你搬過來住吧。”

我愣了一下,可林佳佳說道,“有你在,我纔是我。”

說着,林佳佳邁着小步子就走了,走的時候小狐狸正好上來,昨晚我竟然將小狐狸化人的消息告訴給她了。

所以她知道昨晚站在門外的美女就是小狐狸,林小蝶,於是林佳佳直接過去,拍了拍林小蝶的腦門,“你這丫頭,怎麼不回家?”

而這時小狐狸看着我嘟着嘴,卻看着我,“我想和姐夫玩嘛。”

“誒,真是的,玩性太大了,今天起你得和我學習做生意,走,跟着我去酒店。”

說着,林佳佳託着林小蝶就離開了,這時別墅裏就只剩下我一人。

我就暫且在這邊先住上幾天,我暫時還不會安定在市區裏,因爲回豐鎮附近我還有許多生意呢。

幾天後,我回到了回豐鎮,回到學校,我準備搬出學校。

辦了一些手續後,我將東西搬到了我租的地方,離着牛禮的門店很近,就隔了兩條街。

弄好後,我開始跑這幾天我納下的生意,拍完這些我足足收到了一萬多塊,然後回到門店和牛禮見面。

牛禮期間給我打過電話,所以我離開的原因已經不需要再說,只是,牛禮看着我比之前更加的客氣了。

我和牛禮對着坐着,喝着茶,這時牛禮對着我說道,“道友,我已經告知了成都周邊所有道觀佛廟,現在好幾家大的房地產公司,需要你過去給他們做法事呢。”

“樓盤需要做法事?”

我愣了一下,“一般樓盤只需要看風水吧? 重生娛樂圈女王 做法事,難道是撞邪了嗎?”

說着牛禮愣住了,嚥了咽口水,“說實話吧,新都的小月半灣,是藍星地產集團開發的樓盤,如今剛剛建起,已經交付了一期後,住進了好幾十戶富人了,可是前些天那裏居然鬧鬼了,我去看過了,那裏的怨氣很大,我對付不了。”

“原來是這樣啊?”

我笑了一下,“那好,我準備幾天,我還要添置一些家當。”

“添置什麼?”

我道,“麻門以符咒道術見長,我現在需要買一些材料,畫符,還有最近學會了一些新的實用的道術,也需要一些稀有的材料。”

“需要什麼材料,你給我說呀,把我當外人啊?”牛禮一聽有些急了。

額,我怔了一下,隨即將我需要的馬王破煞符、普化雷火符等等一些材料說了出來,而還一些符咒和道術我沒看懂,現在修煉到了三道氣我纔看懂了,所以我心的符咒和道術的材料我需要自己去購買。

幾日後,我添置好了東西,我給陳偉打了電話,我叫他做我的助手,陳偉分擔了牛禮的一些業務,每天有五百以上的進賬,看上去生意還是不錯的。

接着我們按着牛禮給我的名片,前往了新都。

來到新都後,我根絕名片打了電話,來到了所謂的小月半灣售房部,這時一個穿着西裝打領帶的男子似乎早就等着我,他看到我後,一臉不可思議。

隨即我掏出了我的名片,這時男子將我和陳偉引到一個辦公室,聊了起來。

男子很客氣的給我拿煙,我說不抽菸。

接着男子坐下,苦笑道,“楊大師,我是小月半灣的項目負責人,我現在就直說了吧,這小月半灣有髒東西,就在那個牆壁上,隔上幾天就會多一個黑影,這就說明小月半灣周圍又死人了。”

我一聽覺得有些邪乎了,於是道,“帶我們過去看看。”

男子說着咯噔一下嚥了咽口水,“好,大師,你跟着我來吧。”

我和陳偉被男子帶着,上了一個輛觀光小車,這小月半灣分了十棟電梯豪華樓,以及幾十棟別墅,豪華樓和別墅沿着一條小河分割而開,環境十分的優美,空氣質量比成都市裏上升了好幾個檔次。如此的風水寶地,怎麼會有鬼呢?

接着,男子在一棟樓下,停下,這棟樓還有建好,這時樓下有一個長廊,仿造着古時候的走廊似的,走廊裏有一堵牆。

這時我左眼一顫,只見牆壁上,壓着二十多個紙人。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見此我並沒有直接說出來,於是我問道,“這堵牆是誰修建的?”

“這個我得查一下,大師,這牆有什麼問題嗎?”男子很聰明,問我道。

我搖搖頭道,“牆的問題不大,問題大的是修建這個走廊和牆壁的人,既然我能解決這堵牆的問題,但是那人要是不找出來,那鬧鬼的事兒就不會停止了。”

“原來是這樣啊”男子一聽,身體一顫,“我這就打電話,問施工隊的” 過了很久,施工隊那邊,叫來了四個人。

都是農民工,看上去都十分的老實巴交,其年紀也都差不多的。

男子看了看他們後,於是說道,“你們四個,負責修建了走廊嗎?”

四個人紛紛點頭,其中一個膽子比較大的,是陝西口音,開口道,“咋的啦?俺們,還要幹活咧,你叫我們過來,不會扣咱們的工資吧?我們可是幹活可都是按照着勞動量計算的呢!”

“對啊!”那人說完,其他三人也起鬨道。

接着男子看着我,一臉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師,就是他們了。”

見此我上前看了看他們隨即問道,“你們既然修建了走廊沒錯,十分辛苦,但是你們修建的這個走廊卻出問題了,最近周邊的死人事故全都是因爲這堵牆。”

“什麼?”

“我們知道鬧鬼了,但是和我們砌的這堵牆有什麼關係?”

四人一聽都是一臉驚異,我依次看到了幾個人的表情變化,幾乎沒有人有情緒的波動,所以我一時間我沒看出來。

“是沒有關係,但是牆裏壓着紙人,不知道是誰幹的?”

這時那個膽子對打的陝西工人,眼睛一愣,吆喝道,“你們知不知道啊?”

“不可能,我就是一個貼瓷磚的。”

“也不是我,我是拌水泥的。”

接着那陝西工人,指着還剩下那個不說話的,“肯定是你!”

那人驚了一跳,“師傅,不是我啊!”

見此我倒是笑了,我心裏已經有譜了,我的袋子,陳偉主動幫我揹着,於是我伸手,對着陳偉道,“豬油、香灰。”

接着我再叫男子,“你給我請兩個男孩,年紀不要太大,五六歲就好了。”

過了一會兒,男子果然又帶來了兩個男孩,他們手裏捧着玩具,我估計是男子花了血本才請過來的。

可是這時候,陝西工人有些不樂意了,“我們一天可幹五百多,你們耽擱我們時間,我們還怎麼掙錢啊?”

男子一聽,呵斥道,“我是項目部經理,今天你們都得聽我的!一會我會補給你們錢的,現在你們安靜一下。”

男子話一落,四個人安分了下來。

接着,我找到了一塊背陰的地方,同時對着走廊,然後用豬油和香灰塗在指頭上,然後朝着牆壁一邊畫圓圈,一邊念動咒語:瓊輪光輝,全盈不虧。玄景澄徹,神扃啓扉,中有高尊,瓊冠羽衣,願降靈氣,赴我歸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唸完,我立即請兩個小孩看着牆壁,我施展的道術是大道術,圓光術,自己不能看,看了就是泄露天機,會瞎眼,所以只能請其他小孩看。

這時兩小孩看着手裏的玩具都掉了,小孩們張着嘴,一臉的驚異。

幾分鐘後,兩小孩看完後,朝着背後的走廊牆壁看去。

我知道他們已經看完了,於是我朝着我畫的地方扔了兩道急急風火符,破去了自己的道術。

隨即我蹲下着兩個小孩道,“小弟弟,你們看到了什麼啊?”

這時一個男孩說道,“哥哥,我看到了工人叔叔在幹活,還看到了一個叔叔和阿姨在牆角邊脫褲子。”

接着我又問,“你們看到了什麼異常了嗎?”

兩個小男孩,一個舉手道,“我還看到一個叔叔在牆角邊撒尿。”

我有些無語了,小孩真是不會說假話,於是我問道,“你們看到有人在對面的牆壁裏放東西嗎?”

一個小孩不說話了,而另一個小孩點點頭,隨即指着那個陝西工人,“我看到那個叔叔放磚塊的時候把之人也安在裏面了。”

我聽了看向了陝西工人,這時陝西工人想逃了。

可是我幾個健步,朝着陝西工人就跳過去。

對着他的後背就是一飛腳,隨即將陝西工人踩在地上,呵斥道,“好啊,果然是你!那你都比比比的沒完!”

這時,男子也跑了過來,一臉讚許的看着我,“大師好厲害,我剛纔還以爲是看武俠片呢?”

接着男子,指着地上的陝西工人,喝道,“你這個老土鱉,竟然敢害我!還得我負責的樓盤賣不出去!”

說着男子就要踩陝西工人,可是我一把攔住他,“別亂動,你這一皮鞋踩下去,人家受得了?”

這時男子訕訕的放回腳,看着我撓撓頭。

而我這時手裏一張剩餘的急急風火符就放在陝西工人臉前,我念動咒語,符咒轟的燃起來,嚇的陝西工人,急忙就掙扎起來,於是我說道,“說,爲什麼要害人?”

“不是俺啊,俺只是拿錢辦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啊~”陝西工人對着我說道,可是我一點都不信,再從褲兜拿出一張急急風火符,直接貼在了他臉上。

這時我說道,“要你還不老實,我可要燒花你的臉了。”

“好吧,俺說,俺說,別燒俺。”

陝西工人哭道,“俺拿了紫光集團的錢,纔會在牆裏壓紙人。”

壓紙人屬於厭勝之術,魯班書裏多有記載,可是紫光集團難道有人會厭勝之術?

我想着,突然,男子氣道,“果然是我們死對頭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