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昨天你暈在一個小巷子裏,幸虧有人路過,把你送到醫院來。你的家人呢?怎麼聯繫他們?”護士溫柔地說着。

家人?她還有家人嗎?黎緋緋苦澀地想着,眼淚開始打轉。“我沒事了,我想出院,謝謝你們。”

護士趕緊按住要起身的黎緋緋,說:“小姐,你現在還不能出院,要住上幾天。你流產了,而且失血很多,現在很虛弱。若不是昨天有人及時發現你,送你來醫院,說不定你的性命都難保。”

“流產。。。。。。”黎緋緋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視線緩緩地移到腹部,“我懷孕了?!。。。。。”這裏曾經孕育了一個生命,而她居然不知道?!

“你難道不知道嗎?你懷孕快兩個月了。”看她吃驚的表情,護士不由地說。停頓了片刻,護士繼續說着,試圖安慰黎緋緋:“沒關係,你還年輕,孩子還會有的。很多人在懷孕初期都沒察覺到,而且這個胚胎發育不是很好,可能是你前期沒注意,用過藥物,再加上身體很虛弱,才沒保住。你別太難過了,把身體養好最重要。”

孩子?應該是上次忘記吃藥留下的。。。。。她竟然又有了莊晟天的孩子,如果第一次是不可避免的失去,那這次呢,這次是她自己造成的,她竟再一次失去了那珍貴的生命!。。。。

當聽到護士說到“藥物”,黎緋緋拼命地回憶着,最近她一直沒有吃過藥,什麼時候會碰到過藥物?。。。。。李思琪,是她!是她那次用的麻醉藥!。。。。。黎緋緋低着頭,死死地抓着被子,骨節都在發白。

“小姐,你沒事吧?”護士關切地問道。

“沒事,謝謝護士小姐,我想睡會。”黎緋緋擡起頭,對護士勉強地笑了笑。

等護士關上房門出去,黎緋緋睜開假裝閉上的眼睛,空洞的黑眸望着天花板,呆呆地流着眼淚。。。。。。

嘈雜的醫院大廳,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衣着單薄的女人神情憂傷恍惚地走着。

大廳裏掛着的碩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直播的新聞。“今日,晟天集團總裁莊晟天將與鋼琴家李思琪舉行盛大的訂婚典禮,與此同時,本市兩大集團錦華與晟天,也將在訂婚禮上舉行合併簽約儀式,至此,晟天集團將改名爲錦華晟天。”一名記者在現場激動的報導。他的身後是w市最豪華的酒店,一輛輛頂級轎車停在酒店門口,豪華盛世,名流雲集。莊晟天和李思琪的合照被製成巨幅海報,出現在電視鏡頭裏。

大廳裏的人聽到這條新聞,也都佇立在屏幕前,羨慕着,討論着,好不熱鬧。

只有那個女人回頭看了幾眼,表情木然地離去。。。。。

—————————————————————————————

黎緋緋茫然地走着。

她不停地回想,到底自己錯在了哪裏,才會導致今天的局面。。。。。。。父母,沒有了。孩子,也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聲名狼藉的自己。

也許四年前她不應該參加校慶活動,那就不會再遇上他。也許四年前她不應該跟他去參加酒會,那就不會與他有交集。也許四年前她不應該走進這個城市來到他身邊,那就不會有現在的一切。。。。。。

愛她又害她的齊宸,恨她、羞辱她的李思琪,莫名敵視她的莊嘉兒,友善卻還是欺騙她的葉信。。。。。。她被逼去陪酒,她被當做三陪女關進拘留所,她求死不成反被威脅,她被逼目睹他們的歡愛,她遭到陷害再次被關,她被他當做棋子置之不理。。。。。。若不是那些照片、這場風波,她的父母還是好好地活在那個寧靜的小城,若不是他執意強留、李思琪因妒成恨,她的孩子也能夠健康地出世。。。。。。。一個個人,一幕幕畫面,這些原本都不應該出現在她簡單生活裏的人,那些從來不曾想象過的事,卻因爲生命裏多了一個莊晟天,而一一出現,一一顛覆她的生活。原以爲她爲了這場愛情拼盡力氣,即便會失去,也無非是一顆心、一場夢,豈料竟會是她的所有,那些無關的、無辜的也一併被敲得粉碎,再也找不回。。。。。。如果可以重來,她寧可從來都不認識他,從來都沒愛上過他。。。。。。

可是沒有“重來”了,這一切都是錯,從頭都是錯。。。。。如果孩子還在,她至少還能有勇氣撐下去,帶着孩子離開,開始新的生活。可是現在,老天連最後的希望也扼殺了,她已經無路可走。。。。

不知不覺來到懸崖邊,萬丈下是濤濤的冰冷的海水。刺骨的海風包裹着她虛弱冰涼的身體,竟感受不到寒冷。這個被海水環繞的城市,終將她環成了孤島,再無靠岸的一天。。。。。

黎緋緋回頭望了望走的方向,她知道此刻城市的那端正在舉行他們曠世的訂婚典禮。回過頭,看着腳下咆哮的海水,她空洞的眸子裏只剩下萬念俱灰的荒涼。。。。。。

寶貝,對不起,媽媽竟然還沒發現你的存在就失去了你。。。。。。別怕,媽媽馬上就來陪你。。。。。。黎緋緋低頭,微微笑着,輕輕撫摸着小腹,彷彿孩子還在那,還在陪伴着她。

還有,爸,媽,不孝的女兒這次再也不離開。。。。。。。

晶瑩的淚滴墜入海水。八年前的一幕忽然從眼前閃過,他的笑那麼溫暖,黑眸那麼迷人,陽光透過樹葉星星點點地灑在他肩頭,五色斑斕,是一幅動人的畫,一場綺麗的夢。。。。她好想走進畫中,踏進夢裏,想輕輕地問他一句,你會喜歡我嗎。。。。。莊晟天,我用四年時光換此生再無瓜葛,這場愛情雖然艱難,我卻再無遺憾。莊晟天,再見了。再也不見。。。。。

———————————————————————

一陣冰冷的海風吹過。遠處海灘上有人問,那邊懸崖上是不是有一隻美麗的海鷗飛落。。。。。。。 嘎吱。

門被打開了。

王芝的臉出現在了葉染的面前。

葉染突然之間有一些束手無策,然後努力地擠出了一個笑容,看着王芝笑了笑。

小葉溪卻十分親切地牽着葉染的手,然後禮貌地朝着王芝喊了一聲:“奶奶好。”

“哎,小葉溪真乖,你們總算是來了,奶奶可盼了你好久了,快,進來吧!”王芝看着小葉溪特別開心地笑了笑,然後牽起了小葉溪的另外一隻手。

然後王芝看着牽着小葉溪另外一隻手的葉染淡淡地笑了笑,說道:“進來吧,進來等我收拾一下。”

王芝說着,牽着小葉溪,然後小葉染拉着葉染大家一起走進了屋子裏面,提着很多東西站在後面的程詞看見了母親對葉染的態度以後,笑了笑,也跟着走了進去。

說真的,程詞看見母親對於葉染現在這樣的態度,雖然說並沒有太熱情,可是至少不像以前那樣冷漠了,程詞的心裏面就覺得特別開心,這是很成功的第一步。

其實葉染在看見王芝對着自己淡淡地笑了笑,並且讓自己進房間裏面的時候,葉染覺得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葉染原本以爲王芝肯定會當作看不見自己一樣的去忽視自己,冷漠自己的,可是沒有想到王芝還會對自己笑,而且還讓自己進去裏面,雖然說這大部分的原因肯定就是小葉溪這個小福星,可是小葉溪是自己生下來的,葉染還是覺得挺開心的。

王芝牽着小葉溪,小葉溪牽着葉染,程詞跟在他們三個人的後面,大家就這樣走了進去。

大家走了進去以後,第一眼就看見了桌子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吃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小葉溪喜歡吃的零食,還有豐盛的早餐。

“小葉溪啊,你們在家裏面有沒有吃早餐啊?奶奶今天早上安排阿姨準備了很多呢,要是還沒有吃的話,和奶奶一起吃吧!”王芝特別熱情地看着小葉溪詢問道。

葉染和程詞看見了滿桌子的吃的,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忘記給王芝說一下在家裏面吃了早餐來的,然後王芝又不知道,準備了那麼多,要是他們不吃的話,只怕是會讓王芝失望受打擊的,可是已經實在是吃的有一些多了,再吃下去的花,只怕是肚子承受不住。

“那個,媽,我們還沒有吃呢,剛好,你也準備了那麼多,那麼大家就一起吃吧!”程詞說着的時候朝着葉染使了使眼神,然後葉染立馬明白了程詞想要表達的意思,葉染也跟着說道:“嗯,還沒有吃呢!”

這個時候小葉溪聽到了程詞還有葉染的話以後,一臉疑惑地看了看葉染,又看了看程詞,然後小葉溪又看了看熱情地看着自己笑的奶奶,也跟着開口說道:“奶奶,小葉溪有一點餓了,那我們現在就吃早餐吧,然後吃完了以後就跟着爸比媽咪他們好好出去玩一下。”

小葉溪特別聰明,她知道爸比和媽咪是不想讓奶奶一個人失望,所以明明已經在家裏面吃得很飽了,才說還沒有吃的,所以小葉溪也特別懂事地跟着程詞還有葉染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好,既然都還沒有吃的話,就一起吃,準備了那麼多,本來我還擔心要是你們都已經吃了的話,那就浪費了。”王芝聽見大家都還沒有吃早餐以後,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其實王芝一直都挺希望大家一家人可以好好坐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的。

王芝特別喜歡這種一家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感覺,可是程詞永遠都在忙工作,而小葉溪現在又在上幼兒園,而自己又一個人住在外面,所以其實真的沒有太多這樣的時間讓一家人聚在一起。

王芝也喜歡經常接小葉溪過來玩,可是畢竟這裏不是小葉溪的家,每次也只是週末偶爾過來一下而已,王芝總是覺得還沒有和小葉溪待夠呢,就得送小葉溪回去程詞他們那裏了。

其實王芝也想過要是可以和小葉溪還有程詞他們住在一起就好了,那樣自己可以每天送小葉溪去幼兒園裏面,下午的時候可以接小葉溪回家,還可以順便去買買菜,然後晚上了程詞下班回家以後,可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吃飯,聊着白天發生的事情,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雖然說很簡單很平淡,可是卻可以讓人特別安心。

可是王芝也知道,有的時候距離產生美,自己現在雖然說很少看見小葉溪和程詞,卻可以讓自己特別珍惜每一次見面的機會,要是以後可以每天都見到的話,也許屬於現在這樣的小美好就會沒有了。

而且,程詞家裏面還有着一個葉染呢,自己以前對葉染做的那些事情葉染就算是再怎麼大度肯定心裏面也是會有一些隔閡的,所以葉染看見了自己心裏面肯定會或多或少的不舒服,那既然這樣,自己還是離得他們遠一些比較好。

而且啊,葉染才帶着小葉溪回來沒有多久的時間,正是程詞和葉染兩個人甜甜蜜蜜的時候,要是自己這個老婆子過去了,只怕是會打擾到程家他們兩個年輕人正常的生活,要是因爲自己而讓程詞和葉染過得不自在,那麼也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事情。

所以王芝還是決定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裏,種種草,養養花什麼的,早上起來跑跑步,晚上吃完東西了以後,可以在院子裏面到處走走,聞聞一路的花香。

“小葉溪,你看,奶奶還給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零食呢,剛好你把小書包也帶上了,一會兒奶奶幫你把它們全部放在你的小書包裏面,然後要是出去餓了的話,就可以拿出來吃。”

王芝指了指桌子上面一大半的零食,然後看着小葉溪一臉寵愛地笑了笑,說道。

“哇哦,奶奶對小葉溪好好啊,給小葉溪準備了那麼多好吃的東西,小葉溪好開心呀,謝謝奶奶,不過小葉溪可不能自己一個人把這些零食獨佔了,小葉溪要把零食分享給爸比,媽咪還有奶奶,我們大家一起吃,好的東西要分享才會更好啊!”沒有想到小葉溪卻特別懂事地笑着看了看程詞,看了看葉染,然後又看了看王芝。

“我們的小葉溪真懂事,還知道好的東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那我們的小葉溪在幼兒園裏面肯定也是一個乖孩子,奶奶很高興有小葉溪這樣懂事的一個寶貝大孫女,小葉溪放心吃吧,吃完了以後奶奶再給小葉溪買更多的零食,只要小葉溪喜歡奶奶什麼都給小葉溪買。”王芝聽見了小葉溪說了那麼多懂事的話以後,特別欣慰地笑了笑。

“小葉溪啊,零食雖然說很好吃,可是也不能吃太多了哦,那樣對身體不好啊,還是要乖乖吃飯才是。”沒有想到程詞卻把東西擺放好了以後,卻看着小葉溪一本正經地教育了起來。

對於小孩子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挑食,而且不能吃太多零食了,因爲那樣對身體的發育不好,而且還容易生病,沒有一個健健康康的身體。

程詞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對於孩子的這些事情並不是很瞭解,可是因爲和葉染待了一段時間以後,就漸漸也被葉染感染到了,程詞很多時候說話的語氣什麼的都和葉染越來越像了。

也許這就是相愛的兩個人會越來越像的那個意思吧,兩個人長期生活在一起,可以相互影響對方自己對於一件事情的看法和處理方式。 羅未在一陣刺耳的鬧鐘聲中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又陌生的房間。

忍不住彎起嘴角。

許澤陽在外面敲門,聲音可憐巴巴的:“小未。我快餓死了”

羅未哭笑不得的起牀,這個男人。居然還真打算讓自己做飯。

“等一會,我這出去給你做飯。”

等到她收拾妥當走出臥室的時候,才發現許澤陽已經做好了飯正坐在餐桌前看報紙。

“你忽悠我”羅未瞪他,爲了給他做飯她都沒有賴牀

許澤陽斜斜覷她一眼:“不忽悠你你起得來”

羅未想起以前在這裏住的時候,許澤陽有時候叫自己起牀能叫兩個小時,也忍不住紅了臉。

老老實實坐到許澤陽對面吃飯。

“我吃飽了,先走了。”羅未放下碗,對一邊坐着的許澤陽說。

許澤陽點點頭,拿起一邊的外套,一邊往外走一邊道:“一起。”

羅未:“”原來他是在等自己。

忍不住涌出一股甜蜜。

車上,羅未託着腮看許澤陽開車。

“對了,”羅威突然想起什麼,問許澤陽,“你最近都不用司機了哦。”

“嗯。”

這是什麼回答羅未皺眉。

許澤陽暗笑,讓司機開車哪能享受到這小妮子天天迷戀的不行的目光

很快到了雜誌社樓下。

許澤陽低頭給她解開安全帶:“晚上我來接你。”

羅未下了車正往裏邊走。忽然身後被人拍了一下。

“你嚇我一跳”羅未回頭一看,原來是袁小胖。

“剛剛送你的是你男朋友”小胖擠擠眼睛問,“開的車不錯哦。”

羅未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其實她從來不知道許澤陽開的是什麼車,只記住了黑色。

小胖楞了一下。他剛剛只是隨便問問,沒想到居然真的是她男朋友。

“你居然有一個這麼有錢的男朋友,”小胖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那你還出來工作”

“我工作怎麼了”羅未不能理解他的邏輯,“他的錢是他的,我工作是我的事。”

小胖搖搖頭,受不了這樣的女人。

“哎。你知道嗎,”小胖又戳了戳羅未的胳膊,一臉神祕的湊過去說,“他們說最近要換主編呢,你聽說沒有”

“啊”羅未大驚失色,“李主編要換”

“我也只是聽說,”小胖搖搖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羅未拍拍他:“應該不是真的吧,李主編都沒提過。”

“但願如此吧,”小胖也祈禱,“李主編那麼好,我可真不願意換啊。”布土每巴。

羅未贊同的點點頭。

不知道爲什麼。今天雜誌社裏格外的忙碌,下週三才要出版的雜誌,今天竟然到了審覈的階段,每個人都被大大小小的事纏的無法脫身。

一直到下班的時候,羅未手裏的稿子還有一半沒有完成。

許澤陽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都五點半了,你不是五點下班嗎”

羅未欲哭無淚,她也不想啊,可是大家都在忙,自己怎麼好意思離開

這是一個專訪的原稿,今天下午剛拿回來,主編隨即交給了羅未,讓她今天晚上把初稿定出來,初稿定出來還要討論修改和最終定稿,事情很多。

而且,這次專訪的是彈性體在國內做的相當頂尖的劉教授,還是這個城市化學研究所的主任,相當於這個行業的泰斗級人物,這次的專訪對她們雜誌社的意義重大,雜誌社看的非常重要,因此專訪一拿回來,主編專門挑了幾個平時看中的人,讓他們停了手邊的工作,專門負責這件事情。

但是這個工作,比以往的出版的要求提前了足足一週。

“我這下去。”羅未無奈,總不能讓許澤陽一直在下面等着吧。

至於稿子,今晚熬個夜,應該可以完成了。

urqqqq~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離開了珠寶店的葉致遠,並未回去,而是開車兜轉在街頭。方纔他問了店員附近有沒有花店,此刻按照店員所說的路線,沿路找到了那家花店。

葉致遠下車走了進去,他開口說道,“我想買花。”

“先生,您想要買什麼花?是送給誰的呢?”穿着圍裙的花店的小妹殷勤的上前。

這次葉致遠道,“給我老婆的。”

“呀……”花店小妹很是一驚,這麼年輕的男人都結婚了,瞥見那抹停留在身上的陰森目光,她又慌忙介紹道,“那一定要買玫瑰花了!玫瑰是象徵愛情的花!”

“恩,就玫瑰。”那句象徵愛情的花儼然敲擊進了他的腦核,讓他的心緒瞬間頓開。

“先生,要十一朵還是九十九朵呢?”花店小妹一邊彎腰拿着花,一邊詢問他。

“有什麼不同?”對於買花,他一竅不通,這輩子他只送過她一個女人玫瑰花。

“恩,十一朵玫瑰花,代表了一心一意,而九十九朵玫瑰花代表着天長地久。”小妹歡喜的說道,同時晶晶亮的眼睛注視着葉致遠,看他一表人才,財大氣粗的樣子,一定會買九十九朵吧,那樣今天下午就可以早點關門陪男朋友去看電影了。

葉致遠對於玫瑰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概念,只是知道女孩子似乎大多都喜歡。然而,聽花店小妹這麼一說,想到了一點,開口道,“我買九百九十九朵。”

“九百九十九?”

葉致遠輕輕的點了下頭,目光堅定而欣喜的看着前方,似乎看到了寧靜手捧着鮮花高興的樣子。

“真的嗎?”花店小妹腦袋裏機械的做着數學題,一朵玫瑰花五元,那麼九百九十九朵就是999乘以5等於,等於多少啊,天哪,怎麼會這麼難?

“沒有這麼多?”葉致遠見她發愣,誤以爲是她的花店供貨量不足。

“先生,有的,我只是在算大概是多少錢?”花店小妹悲哀的低下頭,那高尚的數學啊,她認得它,可它卻不認得她。

“四千九百九十五元。”葉致遠眉宇微挑,嘴裏飄出一組數字來。

“神啊,你是奧數比賽第一名吧?”花點小妹直接蹦到了他的面前,一臉崇拜的看着他。

“(1000-1)乘以5,就可以了。”葉致遠看在想要買花的份上,告訴她這個豬頭。

“天啊,原來這麼簡單,我真是豬頭。”花店小妹拍着大腦,笑的尷尬。

“恩,可以扎花了吧。”

不過五分鐘的時間,花店小妹就將扎好的一大捧玫瑰花抱了出來,接過玫瑰花的時候,葉致遠卻是忍不住又問了一句,“女人都喜歡花嗎?”

“她一定會喜歡的!”花店小妹豎起了大拇指保證,她對自己扎的花相當有自信,而且花店裏的每一朵花都是她精挑細選來的。

葉致遠朝她笑了笑,丟下五千元,隨即走出了花店。

“找你錢……”當花店小妹從抽屜裏拿出五元錢的時候,花店早已沒有了葉致遠的身影。

又是上了車,葉致遠扭頭一瞧,看到副駕駛座上放着的玫瑰花和戒指禮盒,卻是眉宇微皺,她會不會喜歡?

———————————————————————————

車廂裏,時間好像停止了一般。

四片薄脣相貼在一起,寧靜的大腦像是被電流擊過,瞬間短路起來。

一秒鐘,安子皓足足吻了一秒鐘,身子便被猛然的推開,纖細的手臂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

肚子抵在手剎上,很是難受,可安子皓依然沒有動,身子側過來看寧靜。

“啪”的一巴掌,清脆的響起在狹小的車廂。

周圍都太靜,這一巴掌顯得太過突兀。

寧靜呆住了,看着還被他握在掌心中的手,他的力氣很大,她的指尖都是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