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愣,忙問道,大王?真身?你們快讓我繞糊塗了,你們可得給我講明白,別繞彎子了!

贏勾起身道,大王,我們來外邊說,衛生間裏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我有點受不了。

到了二樓客廳的時候,贏勾對我說道,大王,曾經我們魔族戰敗,刑天爲了你與黃帝對拼,被黃帝斬下頭顱之後,他以乳爲眼,以臍爲口,硬是使用元神中的力量,硬撐了許久,這才爲大王爭取到元神轉世的機會,當時爲了躲避黃帝的追捕,大王的元神共分爲了九個,這九個元神轉世之後,爲了散開注意力,有的轉世成了男人,有的轉世成了女人,而你,就是大王九個元神當中的一個,那衛生間裏封印的女人,也是大王九個轉世元神當中的一個。

哦,這樣啊?

我恩了一聲,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贏勾繼續說道,本來我們守護在這裏的意思,就是等着那元神成熟之後,考慮一下到底輔佐那個元神,還是輔佐您!

我笑道,最後你們選擇了我,讓我吞掉她,而不是讓哪個蹲着撒尿的吞掉了我,是吧?

後卿搖頭道,那倒不是,因爲你入豐都鬼城,與豐都之主結識,並且他已經尊你爲魔皇,我們相信聖王的實力,畢竟我們當年都是好朋友,好兄弟,我們一定會相信聖王的眼光,所以,在你來到這裏,跟我們說清了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打算安心輔佐你了!

哦,那你們對我動手,就是故意給那個女人元神看,等她稍不注意,你倆就動手控制住她,然後讓我吃掉她,增強我自己的實力,是這意思嗎?

該隱點頭道,對,就是這個意思,我好幾次都故意手下留情的,想必大王也都看出來了。

這一點我知道,該隱確實好幾次手下留情,而且我還故意試探了,確實是這樣,我相信他們三個對我說的話。

不過剛解決完這個問題,下一個問題就迎面而來了,如果說我的對手是黃帝,我的小弟是刑天,那我的本尊是?

蚩尤!

這個不是關鍵的,關鍵的是,加上我,總共還有八個元神在世,如果我想成爲當年的蚩尤,如果我想成爲魔皇,那我就必須尋找剩下的七個元神,然後將他們全部吃掉?

我對殭屍王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殭屍王點頭道,沒錯,是這樣的,你在地獄魔池被那金光人冰封,那金光人應該就是黃帝飛昇神界之時遺留下來的一個元神,如果大王能夠找出剩下的七個元神,然後將其一個個吞併,最後找到蚩尤尊王當年的不滅肉身,那我們就能夠與黃帝一戰了!

我靠啊,敢情他們口中所說的上一任魔皇,原來就是蚩尤?但在豐都鬼城沒有人這麼說啊,豐都鬼城裏的人都說上一任魔皇,沒人說蚩尤,難道蚩尤在豐都鬼域的叫法不一樣?

這些都不是關鍵的,關鍵的我終於知道了自己是蚩尤轉世,而且還是他九個轉世元神當中的一個,說不好此時另外的七個還特麼打算尋找我,吃掉我呢!

怪不得最後我要成爲魔皇之際,我要凝結出第二元神的那一瞬間,天上降落三個金光人,那金光人的修爲實在太強,仔細想想,他們當然有強的理由,因爲中間那個金光人,正是黃帝元神之一!

奶奶個熊的,這就有點蛋疼了,要是我還沒來得及找齊九個元神就被黃帝給幹掉,那豈不是虧大發了?

我問贏勾,那蚩尤尊王的不滅肉身是什麼樣的?

贏勾對我說道,蚩尤尊王在最後關頭,封閉了自己的肉身,並且將肉身藏匿了起來,爲了保險起見,他的肉身藏在了什麼地方,我們誰也不知道,或許這就需要大王吸取別的元神法力之後,將來自行尋找了。

哦,我點了點頭。

後卿說道,蚩尤尊王的肉身,乃天下間獨一無二之肉身,其皮肉刀槍不入,其魔氣震煞天地,而且那一尊肉身天天生地養,是利用洪荒中的一團戾氣所構成,可謂天下間絕無僅有!

我靠,這肉體如此牛逼,我要是找到之後,豈不是利用這肉體就能和黃帝剛正面了?如果我找齊了剩餘的元神,再加上這個天下間絕無僅有的肉體,以及我的百萬魔兵,那我不就能夠橫着走了?

我也不打算橫着走,我只希望能讓我魔族子民生活的快快樂樂,安安定定,那就知足了,我也沒有什麼野心殺遍六道輪迴,畢竟屠戮蒼生,成就一人輝煌的事情,我也不忍心去幹。

當下我問贏勾,那其餘幾個元神在哪裏,你們知道嗎?

贏勾搖頭道,這個就不清楚了,當初大戰末期,蚩尤尊王將自己的九個轉世元神分佈在天下大川,有的可能在這裏,有的甚至距離我們十萬八千里,不過大王若是有心尋找,我倒是可以教給大王一個方法! 我趕緊問道,什麼方法?

贏勾對我說道,大王,因你是轉世的九個元神之一,所以,當你遇到其餘的元神之時,就會產生強烈的感應,這種感覺我說不上來,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相信蚩尤尊王當年這麼做,必然就是打算東山再起。

我心說這個辦法純粹扯淡,其餘的元神到我身邊之後產生了心靈感應,那會不會他們的感應比我強烈,他們的修爲比我高,然後沒等我做出什麼反應的時候,他們就率先幹掉了我,吃掉我的丹田修爲?

我說我知道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吧,我先回去一趟。

三大殭屍王恩了一聲,隨後對我說道,大王,若是你有時間的話,還請你與我們一起,去雲南萬魔山拯救將臣出來吧,有將臣在,也能助大王完成更多的事情。

我一愣,仔細回想了一番,據說將臣那個傢伙是見人就殺,這玩意能放出來嗎?這要是放出來,那還不天下大亂?

我說這恐怕不行吧?將臣的性格你們也都清楚,若是將他魯莽的放出來,恐怕生靈塗炭,這是我所不想看到的。

後卿說道,大王放心,有你在,將臣不敢多言,將臣雖狠,但畢竟聽命於大王,在這一點上,將臣絕對忠心於大王的。

我想了想,然後說道,那行,我考慮考慮吧,我先回去,等我考慮清楚了,咱們就一起去雲南萬魔山,釋放出將臣,有你們四個在這裏,我做起事來也更加得心應手。

三大殭屍王同時點頭,我嘆了口氣,心說在豐都鬼域,有五大魔尊助我平天下,在陽間,有四大殭屍王助我尋元神,看來我真是命中註定一生不凡。

哎,屌絲終有逆襲日,但我這逆襲,仔細想想還真是有點過頭了,就在我臨走之時,我忽然想起來,上古五大殭屍王,不是五個人嗎?細數一下,加入將臣之後,好像還少一個旱魃吧?

我已經走下了樓梯,但我此時仍然伸着腦袋朝着二樓問道,旱魃在哪裏,你們知道嗎?

三人同時搖頭道,我們也正在尋找,如果尋找到之後,會第一時間告知大王的。

我恩了一聲,離開了化工路39號,至此,衛生間的事情我算徹底的明白了。

從我剛認識婷婷的那一刻起,從我剛見到這衛生間的第一眼起,我就對這裏充滿了疑惑,後來那女人的聲音還直接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一直想不明白那女人是誰,現在才知道,臥槽他大爺的,那竟然就是我!

蚩尤尊王竟然在最後關頭,分裂出九個元神,分別轉世,而且轉世之後爲了掩人耳目,竟然將某些元神轉世成女的,他大爺的,這貨怎麼跟我一樣機智啊?

難道我這麼機智就是受到了蚩尤尊王的影響?

這個我不知道,也沒必要去知道,我只知道我終於摸清了衛生間裏的東西,也明確了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看來振興開天教的事,還要繼續往後緩一緩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尋找剩下的七個元神。

找到他們。

除掉他們。

吞下他們。

成就自己!

等我吃掉了其餘的八個元神,將九元神歸一之後,如果有幸找到蚩尤尊王本身的那尊天下間絕無僅有的肉體,那我豈不是就能返回地獄魔池了?

我不求別的事情,我只希望快點解救我的兄弟們,他們爲了我,拋頭顱灑熱血,爲了我不顧一切,這些兄弟們真心付出了很多很多,我張亮此生此世,定要好生待他們!

等我回到開天教的時候,大家基本上已經吃完了飯,開天教的大廳裏,只剩下了師傅,祖師爺,以及素兒。

素兒在講述我們在豐都鬼域的一切事情,師傅和祖師爺聽的津津有味,我問師傅,婷婷呢?

游塵師傅不耐煩道,在樓上呢,你個瓜娃子,哎,素兒啊,繼續說唄,那敕令金仙刀如何厲害?

哎,我嘆了口氣,其實我不是想找婷婷,我是因爲腹中飢餓難耐,我想吃點東西,聽到我腹中咕嚕一聲叫喊,素兒連忙停止了敘述的故事,問道我,大王,你餓了?

我恩了一聲說,走吧,陪我出去吃點東西。

素兒說道,我會做飯,可是你們這個世界中的做飯工具,我弄不懂,我說這不重要,你要是想懂,我以後抽出十分鐘來教你,以你的聰明才智,肯定能懂的。

素兒恩了一聲說,那我們還是去客棧吧。

我點頭道,這裏不叫客棧,叫飯店。我倆剛往外走了一步,游塵師傅立馬就傻眼了,他指着我說,哎哎哎,你個瓜娃子,素兒還沒給我講完呢!

我說我靠,你就那麼喜歡聽說書?以後我專門給你講行不行?話說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一個性感的風韻少婦走在馬路上,這時候在她後來尾隨一個男子,此男子眉毛濃重,都快長到一起了,只見他滿嘴流着口水,盯着少婦那挺翹的臀部一直看…

說到了這裏,素兒撲哧一聲就笑出來了,我拉着素兒朝着開天教外走去,游塵師傅還真的流出了口水,他連忙說道,後邊呢?快告訴我後邊怎麼了?

我說,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先讓灑家吃頓飯再說,奶奶的快餓暈了。

我不由分說拉着素兒離開了開天教,到了外邊的時候,我特意將九元神轉世的事情告訴了素兒,並且問她魔皇是不是蚩尤。

素兒搖頭道,魔皇是不是蚩尤,他們不清楚,在他們的世界裏,魔族最高領袖就叫魔皇,沒人敢叫他的名字,也沒人知道他的名字,所有人對他的稱呼就是大王。

我哦了一聲,看來蚩尤在陽間流傳出來的事情與在豐都鬼域流傳出來的事情是不一樣的,在人間可能人爲的修飾過,後世中人都叫他蚩尤,在豐都鬼域都稱呼他魔皇。

素兒問我打算什麼時候去尋找其餘的就元神,我搖頭道,不清楚,先休息一陣子再說吧。

和素兒吃過飯之後,我的手機意外響了!

這手機n長時間沒用過了,在豐都鬼域的時候基本上都沒怎麼使用過,最爲關鍵的是,媽的那裏沒有信號。

而回到陽間之後,我就開始充電使用了,此時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有幾十個未接電話。

我靠,這多少有點吊,而且那電話號碼的排列順序,讓我有點看不明白了。

此時我拿起手機,緩緩的接聽,然後放到了耳邊,我一聽竟然是老班長葉玊欣的聲音。

我說哎呀老班長,你這身在海外,咋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葉玊欣的語氣不太平緩,她着急的對我說,張亮,我在這裏可能遇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情,你能幫幫我嗎?

我們以前的老同學,基本上都知道我有特異功能,具體是什麼樣的功能,我沒跟他們詳細說過,畢竟這玩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一邊吃着面前的小餐,一邊笑着問道,遇到啥麻煩了?是不是長得太漂亮沒人追?然後想讓我追你啊?

葉玊欣是一個正兒八經的人,她說道,不是,我在這邊遇到了一些…好像是吸血鬼的生物。

我說我靠,吸血鬼,那不就是殭屍嘛,以前我不是給過你們符咒嗎?用符咒就能搞定的。

葉玊欣又說,可那東西不是殭屍啊,就是吸血鬼,你給的符咒還有黑狗血什麼的,完全沒效果,而且我發現好像有個吸血鬼已經纏上了我,我好害怕啊!

我一聽這話,心中一愣,心說難道葉玊欣遇上的,正是西方國家裏出現的吸血鬼嗎? 這個問題讓我徹底愣住了,我有點想不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吸血鬼?

吸血鬼我知道,刀鋒戰士嘛,我都看過,但現實世界中還真沒聽說過哪裏出現過吸血鬼,當即我就問道,那吸血鬼什麼樣?會主動攻擊人嗎?

葉玊欣說道,是啊,那吸血鬼白天不出來,只有晚上纔出現的,而且他們與正常人一模一樣,根本無法分辨,等到分辨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我說這樣吧,反正最近我也需要尋找一些東西,過幾天我去你那裏幫你一把,就當是旅遊了,你看行不行?

葉玊欣忙不迭的說道,好啊,你什麼時候來?我幫你訂機票。

我報出了時間,然後就掛斷了電話,與素兒一起吃了點東西,就快速的趕回了開天教,到開天教之後我二話不說打開電腦就開始查閱吸血鬼的資料。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敢情這吸血鬼跟中國的殭屍有着差不多的意思啊!

吸血生物的傳說源頭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在早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希伯來文明、古羅馬文明等的神話傳說中,都有吸食人類精氣的魔鬼。

在這些傳說中,吸血鬼指的是死後能夠從墳墓裏爬出來吸血的屍體。在醫療不發達的條件下,有些沒有真正死亡,只是休克了的人被下葬,而後在甦醒的時候或者復又活動起來,被當成不死的存在。歐洲黑死病流行的時期,在人們極度恐慌的情形下會產生這類對死者繼續活動的懼怕,因而出現像尼塔特這種帶有傳染黑死病能力的德國吸血鬼傳說。

而當地人爲了防止這些死者可能會變成吸血鬼,一般會進行特殊的葬儀,例如:面朝下埋葬、在屍體旁放置鐮刀以驅散意圖佔據死者屍體的惡魔、在屍體上放置十字架,等等。

最後查閱了很久很久,我感覺自己瞭解的差不多了,這才讓電腦還給婷婷,婷婷早就老大不高興了,此時怒氣衝衝的瞪着我。

我嘻嘻笑道,別這樣啊,這不,我忙完了,你玩唄。

說完,我就朝着外邊走去,但我剛走一步,婷婷立馬攔在了我的面前,啪的一聲,雙手按在牆上,就把我困在了裏邊,尼瑪,我怎麼有種遇到了女流氓的感覺?

婷婷眯眼看着我,她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我說你幹啥呢?又不是沒見過我,看這麼認真?

婷婷說道,我想看仔細,你到底在外邊有多少女人。

我說我靠,看我眼睛就能看出我有多少女人?這麼屌?沒等我說完,婷婷就打斷道,十次!行不行?

我的腦袋搖成了撥浪鼓,我說不行,這幾天還有別的事呢,頂多三次。

婷婷不依不撓,說什麼也得七八次,我一咬牙,最後怒道,再這麼蠻橫不講理,一次都沒有,自己摳吧!

我這句話說出來,婷婷瞬間就愣住了,過了一會竟然在眼裏含出了淚花,她淚眼婆娑的看着我,低聲呢喃道,亮,你還愛我不愛了。

我靠,我一看出事,當即就趕緊說道,哎哎哎,別哭啊,我就是開玩笑呢,怎麼會不愛你呢,我是真的有事,真的忙,今天不行了,我明天就要走。

因爲剛纔在查閱資料的時候,葉玊欣就讓機票行程全部告訴了我,尼瑪,竟然是明天早上的,看起來太着急了。

眼看婷婷還在哭泣,不過像我張亮這麼機智的人,哄女人還不是小菜一碟?

我哄好了婷婷,這一晚我並沒有跟她那個,因爲我需要靜一靜,我需要好好的想事情,三大殭屍王也成了我的小弟,豐都鬼域還有百萬魔兵十大魔獸等着我去拯救,我想我有必要認真了。

坐在開天教的大廳裏,游塵師傅靜靜的喝着茶水,素兒靜靜的坐在我的旁邊,我有些愁眉不展,游塵師傅放下手中的杯子,然後問我,瓜娃子,你想啥呢?

我嘆了口氣說,師傅,重振開天教的事情還需要再緩一緩的,豐都鬼域的事情一時半會是解決不了的,等我先想辦法找齊其餘的七個元神,而且還要想辦法將他們吞噬掉,最後還要找到一具天下間絕無僅有的肉體,師傅,不是徒弟不孝,只能說人算不如天算,哎。

游塵師傅點頭道,恩,我都懂,沒關係的,反正我也活了一把年紀了,在我有生之年無法重振開天教,哪怕是在我死去,我也相信你有那個能力,畢竟祖師爺的卦象當中曾經說過,三百年後我會遇到一個震驚天下的徒弟,哈哈哈。

游塵師傅很是灑脫,我點了點頭恩了一聲,這天晚上坐在椅子上,完整的打坐了一夜,將我的法力修煉的更加精純了。

因爲畢竟我要到國外去了,在國外遇到什麼詭異的事情,我一時半會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畢竟那裏不比中國殭屍或者孤魂野鬼,傳統當中的道術,對殭屍和鬼魂都有剋制的作用,但對於國外的吸血鬼,我心裏沒譜,但冥冥之中我覺得我一定要去一趟,好像那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牽引着我!

不但如此,好像我整個人的命運當中,所有出現的事情都是必然的,好像一切都是已經註定的,只等我慢慢走下去了,就像葉玊欣給我打電話一樣,我認爲,這就是命中註定,我要前去國外一趟!

翌日,婷婷說想跟我一起出國,我說不行,這是出去玩命的,不是正兒八經的旅遊,等我以後忙完了,有時間有機會了,我一定帶你周遊世界!

隨後我就將素兒收進了煉玉鐲裏,快速的趕往機場。

心裏多少有點忐忑,三大殭屍打算讓我拯救出將臣,以此來壯大我們的實力,但我去任何地方,總不能帶着這三個殭屍王吧?

單論形象而言,贏勾還好點,穿上一身西裝,就像一個酷酷的保鏢,但該隱就遜了許多,尼瑪,那一身衣服百八十年沒換過,就像逃荒的難民一樣,這讓我怎麼帶的出去。

昨夜一晚沒睡,在飛機上算是休息了幾個小時,當飛機成功到達布魯塞爾的時候,我瞬間被這裏的歐洲風格建築吸引了。

這裏與中國的建築完全不一樣,中國的可以稱之爲古典,這裏的可以稱之爲高雅。

葉玊欣提前就命人在機場等候我,我剛一出機場,就有兩個黑衣人,帶着黑墨鏡朝着我走了過來,到了我的面前,張口問道,你就是張亮先生吧?

我一愣,本來想點頭答應,但我不知道這倆貨是幹什麼的,當即就笑道,我不是張亮,但我認識張亮,你們找張亮幹什麼?

兩個黑衣人都有點蒙圈了,他倆愣在原地不知說什麼,忽然一輛黑色的加長林肯從遠處開了過來,那兩個黑衣人看到加長林肯的一瞬間,立馬跑過去,畢恭畢敬的拉開車門,下一刻從車裏走出一道靚麗的身影。

沒錯,正是老班長葉玊欣!

尼瑪,我第一眼看上去,絕逼都快要有一些男人的反應了,這簡直就是超級女神有木有,一身閃爍着淡淡光芒的魚尾裙,加上那猶如青絲瀑布一般的秀髮,簡直要美翻了!

見我愣在了原地,傻乎乎的看着她,她妙曼的身姿走到了我的面前,對我笑道,張亮,你不認識我了啊?

我這才反應過來,哎,女神就是女神,一看她這身打扮就知道我這輩子就是個屌絲,我撓了撓頭笑道,沒有,太漂亮了,猛的一下沒認出來。

葉玊欣撲哧一聲笑道,趕緊上車吧,已經爲你準備好了豐盛的午餐。

說話間,葉玊欣竟然站在加長林肯的旁邊對我擺出了一個請的手勢,我受寵若驚,趕緊說道,你也請。

等我剛坐到車裏的一瞬間,我猛然一驚,心說不對勁,這車裏有一股血腥味! 我眯眼朝着四周看去,這車裏加上我總共坐了五個人,除了葉玊欣之外,還有兩個黑衣保鏢以及一個司機。

我心說不對勁,就我們五個人,怎麼會有血腥味呢?

葉玊欣肯定不會有問題,畢竟她是我的老班長,比較託底,那兩個黑衣人我看着也不像,畢竟剛纔跟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我沒有聞到血腥味。

除去我們四個,那就只剩下了開車的司機!

林肯加長的車身比普通轎車長太多,我與葉玊欣坐在旁邊,我根本看不清,但我既然來到了這裏,就要爲葉玊欣的安全着想,此時我問道,那什麼,老班長啊,你這車買的多少錢啊?

葉玊欣一愣,不明白我爲什麼會說,她對我笑道,我也不知道,這是我爸爸買給我的。

哦,這樣啊?那當你的司機,多錢一個月?需要有啥條件?

葉玊欣撲哧一聲,捂着嘴笑道,你想當我司機啊?你會開車嗎?

我說這個你放心,開車嘛,小意思,完全沒問題,話是這麼說,可不管怎麼說,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把話題繞到葉玊欣的司機身上,當下也就一直忍着了。

一直忍到了葉玊欣所在的歐式別墅之後,當她請我上樓的那一刻,我倆一起走在半螺旋樓梯上,我才悄然問道,老班長,你的那個司機是從哪弄來的?

葉玊欣感覺我說的話很奇怪,她對我說,什麼從哪弄來的?呵呵,那是招聘來的,是當地人,開車的技術很好,對當地環境也很熟悉。

哦,這樣啊?我點了點頭,心裏在思索着到底要不要告訴她我聞到了血腥味,就這麼說着說着,我倆就走到了二樓餐廳。

葉玊欣彬彬有禮的請我坐下,並吩咐廚師上餐,我環顧左右,心中感嘆至極,當年上學的時候,我知道老班長的家庭條件是最好的,但沒想到好到這種程度,簡直就是各種奢華,僕人一羣。

就在我感嘆她家裏裝修豪華,就像歐式宮殿一樣的時候,僕人端上來了正宗的西餐,那上邊蓋着類似於一種大鍋似的東西,反正我這鄉巴佬什麼也看不懂,就坐在原地一聲不吭。

沒想到就在葉玊欣的廚師走到我身邊的時候,我再次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轟然一震,頃刻間將目光投放到了這位廚師的身上,之所以他高度引起我的注意力,是因爲他身上的血腥味,正是人血的味道!

我在豐都鬼城那麼長時間,又跟着游塵師傅學習過很多道法,對於血的味道,我能分辨出幾種,其中最熟悉的莫過於黑狗血了,人血的味道我也是很熟悉,這位廚師的身上就有一股人血的味道!

廚師放下了食物,然後對我們彎腰點了點頭,示意我們可以用餐了,我冷冷的說道,你先站住。

屋裏人同時一愣,全部看向了我,他們的眼光中都帶有一絲異樣的神情,因爲我說的是中文,他們聽不懂。

葉玊欣急忙用當地語言重複了一遍,那廚師就站在了我的旁邊,我眯眼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玊欣同樣幫我翻譯,那廚師聽後,對我露出了一個標準的國際微笑,然後點頭說道,我叫赫伯。

靠!

他一張口的瞬間,我他媽差點被薰到椅子低下去,這貨身上的血腥味竟然來源於腹中!

赫伯不說話的時候,他一呼吸就會從鼻腔裏露出血腥味,當他一說話,那血腥味幾乎是撲鼻而來!而且還是人血的味道,我當即就在手裏捏了一張符咒,心說要不要貼他一下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