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一直站著沒動,沒有轉身,沒有看著前方,甚至連出劍都沒有。

彷彿飛鋒所有的劍道,在他面前,都只是小孩子過家家。

終於,他出手了,身影嗖地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的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夾雜著一聲慘叫。

他的手中已經握了一把劍,一把彎彎曲曲,柔韌似水的軟劍,如同靈蛇一般。

而飛鋒,此刻死死捂住自己的脖子,一抹鮮血噴濺而出,怎麼捂都捂不住,軟軟地倒在地上。

一招,僅僅一招。

五人組其中的一人,就被無情秒殺。

這是何等實力!

瞬間,全場靜得落地針聲都能聽到。

下一刻,潮水一般的歡呼聲,狂涌而至。

「什麼狗屁的五人組,在江南城的眼裡就是渣渣。」

「什麼是強者,這才是強者;什麼是劍道,這才是劍道。」

「江南城的底蘊是他們永遠都無法估量的……」

各種各樣的聲音響了起來,全場人全都被無情的風騷一劍,給震撼到了。

葉雄站在楊心怡的衣領背後,暗暗嘆息。

「早知道不去仙魔界了,留在這裡當第一人裝逼,多好啊!」

葉雄被周圍的歡呼聲,叫得有點心血沸騰了。

他有點奇怪,為什麼自己在仙魔界,經歷的場面比這裡更大,打敗的敵人比這裡更強,就是沒有一點爽感呢?

想來想去,他終於找到了原因,因為沒有自己的女人在身邊看著。

在心怡,慕容如音,何夢姬等等,她們身邊裝逼,那才爽呢!

在他眼裡,剛才無情這一劍雖然不錯,但是離真正的高手,還是差太遠了。

以他現在的境界看待,無情這種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獨孤傲天臉色非常難看,他萬萬想不到,面前一個普通,名氣沒怎麼聽說過的傢伙,實力會厲害到這種程度。飛鋒雖然實力在五人之中最差,但是也不至少被秒殺啊!

江南城的底蘊,果然恐怖!

「這就是五人組的實力嗎?」無情劍身一抖,彈去劍上的血跡,冷冷道:「垃圾,弄髒老子的劍。」

科學家日記 鄙視,絕對的鄙視!

狂妄,十分狂妄!

但是在周圍的修士看來,這是何等的霸氣,聽起來讓人何等的舒服。

五人組名揚五界,殺人無數,讓人聞氣喪膽,現在有人幫他們出這口惡氣,大家心裡別提多舒服。

「我來會會他。」五人組排名第四的斑豹站了出來。

「老四,你不是他的對手,回來。」獨孤傲天連忙喊住了他。

面前的傢伙出手狠辣,深不可測,他擔心斑豹跟飛鋒一樣的下場。

「我來會會他吧!」禿鷹站了出來,目光死死地盯著無情。

「禿鷹,小心一點,這傢伙不好對付。」獨孤傲天叮囑。

他沒有出手,因為他覺得,自己還不是出手的時候。

江南城才派了一個人出手,背後不知道還有多少好手,所以他得讓禿鷹出去,看看江南城的底牌。

禿鷹身影一晃,落到無情面前,從身上掏出一把沉重的朴刀。

他身材高大,頭頂一根頭髮都沒有,所以被稱之為禿鷹。

手中的朴刀,是他的成名法寶,用火山熔漿鍛造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成功,然後在深海之中,浸泡了五年,水火不侵,讓正魔兩道,聞名喪膽。

「又一個送死的過來,出手吧!」無情淡淡地說道。

「小子,我會用你的人頭來祭我五弟。」禿鷹說完,手中的大刀帶著滔天的氣勢,狠狠朝無情斬落。

他剛出手,周圍的人,紛紛被強大的元氣波盪震退,目光之中,全都露出震驚之色。

就連無情臉上的輕視,也消失了,換了凝重。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禿鷹單單是這一刀之威,無氣洪厚程度就不在元情之下。

但是他沒有退縮,反而更加激發了他的鬥志,手中軟劍,帶著靈蛇虛影,迎了上去。

兩人,完全是兩種風格。

一個勢大力沉,刀破山峰;一個細雨綿綿,飄忽不定。

半空之中,全是兩人的虛影,境界低的人,根本就看不清兩人的身影。

葉雄看了片刻,不用一分鐘,就知道無情必勝無疑。

兩人的實力本來在伯仲之間,但是無情勝在綿長,可以用最少的元氣去跟禿鷹打,禿鷹的劍招雖然厲害,但對元氣消耗非常嚴重,只要無情不犯錯誤,贏是遲早的事情。

畢竟,無情可是玄龍的弟子,玄龍的劍道可是在亂星海西方星域都赫赫有名的,連卓軒轅都能打敗。

看著看著,葉雄有些索然無味,這程度的戰鬥,在他看來,就像是以前小時候小孩子學聖鬥士一樣,胡打一通,根本就是小屁孩打架,他一點意思都沒有。

看來要找點事情做才行。

葉雄四周看了一下,突然看到面前白嫩的一片,那是楊心怡白白嫩嫩的脖子。

一種歪念,從心裡生了起來,他從領口慢慢鑽了進去。

……

楊心怡正在站著,突然渾身一顫,整個人一跳。

「表姐,怎麼了?」旁邊的唐寧奇怪地問。

「哦,沒什麼。」楊心怡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感覺有些蒙。

剛才似乎有什麼東西,鑽進自己的衣服裡面,在裡面使壞,但是她剛剛用元氣感覺了一下,根本就什麼都沒有,還以為自己感覺錯了。

但是下一刻,她發現自己左邊胸,又被狠狠地咬了一下。

這一下,她頓時欲哭無淚,拚命地用元氣在身上搜索著,但是依然什麼都沒有。

「見鬼了。」楊心怡想哭了,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感覺錯了。

以自己今時今日的實力,飛升那是妥妥的事情,從來沒遇到過這麼邪門的事情。

關鍵是,這事情還是十分羞人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唐寧看著楊心怡,見她滿臉發紅,似怒似羞,雙腿還緊緊地併攏著,頓時有些奇怪。

是不是表姐夫太久沒回來,表姐有些受不了?她心裡暗暗道。

「表姐,表姐夫多久沒回來了?」唐寧問。 聽到這個名字,楊心怡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沒算過。」

以前,女兒還小的時候,她不覺得怎麼樣,因為心思都在女兒身上。

現在女兒都長大了,她也不用花廢心思了,就更加寂寞了。

「這個表姐夫,真不像話。」唐寧嘟起小嘴,怒道:「表姐,下次他回來,你一定要嚴重警告他,如果以後一年,不,半年不回來一次,你就……你就給他戴頂大大的綠帽子。」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胡說什麼呢?」楊心怡怒道。

她是個傳統的女人,哪怕葉雄一輩子不回來,她都不會有這種念頭,生是他葉家的人,死是葉家的鬼。

「我又不是叫你真的出軌,我只是讓你恐嚇一下他,恐嚇,懂不懂?」

唐寧像個在情場之中身經百戰的女人一樣,嚴肅地說道:「我跟你說,男人就是賤骨頭,你越好說話,越溫馴,什麼都不計較,他們反而不把你放在心上,你必須做出點事情讓他知道,你不是花瓶,你也是有血有肉的。」

楊心怡詫異地看著唐寧,不明白這個表妹,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覺悟了。

「別胡說八道了,干正事呢!」楊心怡提醒她,此刻不是談私事的時候。

葉雄在楊心怡的衣服裡面,把唐寧的話,聽得一清二楚,頓時就氣了。

這個表妹,唯恐天下不亂,是該好好地教訓一頓。

他看了眼唐寧,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到她前面的巨無霸上面,頓時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要不鑽進裡面看看,是真貨還是還假貨?

看著她胸前的珠穆朗瑪峰,葉雄狠狠地吞了口唾沫,最終還是理智佔了上風。

該死,為什麼她偏偏是表妹!

就在他心裡胡思亂想的時候,戰場上突然發生了變化。

經過長達半小時的大戰,無情終於用劍芒擊中了禿鷹,在他背上砍出一道劍痕,深可見骨。

雖然不致命,但是,也讓禿鷹實力大減。

元氣消耗不少的禿鷹,加上受傷,完全處於下風,被無情一波如同滔滔江水的攻擊,狼狽不已,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最後獨孤傲天不得已之下只得出手打斷,救了禿鷹。

「二弟,你沒事吧?」獨孤傲天問。

冷少的正牌嬌妻 「沒事,死不了。」

禿魔搖了搖頭,看了眼無情,咬牙切齒道:「大哥,我丟你的臉了,咱們五人組的名聲,全靠你了。」

「你放心,我這個仇,我會幫你們報的。」獨孤傲天冷聲說道。

旁邊,斑貌跟血女將禿鷹扶了下去,在一邊看著他,以防別人趁機攻擊。

這些年,五個組殺了無數人,得罪無數的勢力,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殺他們而後快。

剛才五人全在,而且實力全盛,當然誰都不怕,但是現在,五人之中一人死了,一個受傷不輕。最重要的是,這裡是江南城,最整個五界之中實力最強大,底蘊最強的地方,無情的出手,已經讓所有人對五人組虎視眈眈,只要他們一有不測,將會遭到滅頂的進攻。

獨孤傲天現在要做的,就是徹底打敗無情,展現自己的驚天實力,殺雞儆猴。

「殺我一個兄弟,傷我一個兄弟,不殺你,枉我這麼些年的名聲。」

獨孤傲天站了出來,目光殺氣騰騰地望著無情。

五人組這麼些年,橫行霸道,所向披靡,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

「想殺我,就看你沒有沒這個本事。」無情冷哼一聲,手中柔劍斜指。

獨孤傲天從身上,抽出一把鈍劍!

沒錯,就是一把鈍劍,重劍無鋒,如果不是有劍形,還以為是一根鐵棍呢!

十年之前,獨孤傲天就不用鋒劍了,在他看來,劍在手中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一根樹枝,一根稻草,一根竹子,都可以成為最鋒利的劍。

用於攻擊,他的劍已經沒有任何作用,所以他用了這把鈍劍。

這鈍劍不是用來攻擊的,而是用來防守的。

但是至今,還從來沒有人可以逼到他用這劍防守。

「無情,你戰了兩場,先下來,讓血屠上。」楊心怡遠遠喊道。

獨孤傲天能成為五人組的首領,實力絕對不弱,肯定在禿鷹之上,他戰禿鷹,贏得都不容易,肯定不是獨孤傲天的對手,所以她才會讓血屠出手。

血屠的實力明顯比起無情要強一些,有他出手,楊心怡也放心些。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從她背後不顯眼的地方飛起來,落到場中。

兩米高,赤著黝黑的上身,背著一把巨大的鋸牙大刀,氣勢洶洶。

胸口的六塊肌肉就像岩石一樣,哪怕隔著很遠,都能感覺那爆炸的力量。

雙臂粗壯,手臂上隆起一塊肌肉,就像小山似的。

血屠一出,就吸引了場上,所有人的目光。

「無情,你下去,讓我來。」血屠淡淡地說道。

「好吧,讓你爽爽,我先下去休息片刻,順便盯著這些王八蛋,一個也別想逃掉。」無情看著五人組剩下的三人說道。

兩人都是葉雄的弟子,經常在一起修鍊切磋,但是無情每次都被他狂暴的刀法給打敗,現在這種時候,只能讓他出手了。

無情離開之後,血屠馬上將背上的鋸牙大刀解下來,握在手裡,目光緊緊地盯著獨孤傲天。

他雙腳一張,雙腿就像紮根在地上一樣。

「裂山斬!」他一聲大吼。

一道數百米高,彷彿實質化的刀芒,如果同滅世之刀,狠狠地斬向獨孤傲天。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血屠剛出手,就震驚全場。

這一刀,讓空間都悲鳴起來,周圍的人,紛紛退走,生怕被誤傷。

「好刀法,我很久沒遇到真正的高手,今天就看看,是你的刀厲害,還是我的劍厲害。」

獨孤傲天也是霸道稱著的修士,每次戰鬥,他都是以絕對,霸道,壓倒式的攻擊,打敗對方。

這一次,他也不例外,不退,反迎。

轟!

刀芒與劍芒在半空炸開,強大的波盪,讓天空就像湖面一樣一圈圈擴散。

衝擊波引起天地變化,風起雲湧,狂風怒號。

兩人同時退飛出去。

血屠剛退出去,雙手再次握著鋸牙大刀,又是一刀斬出。

「流雲斬。」

「生死斬。」

「蒼天斬。」

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碰撞聲音響起,兩人交手的中心,完全變成了風暴中心。

除了少數幾個人,沒人看出誰輸誰贏。

葉雄開始還挺淡定,隨著大戰深入,漸漸地,眉頭皺了起來。

(本章完) 獨孤傲天的實力,比葉雄想像之中的還要強。

他的神通很多都很陌生,並不像在這一界之中的神通。

反而,更像是仙魔界的神通。

幾乎一瞬間,葉雄就斷定,獨孤傲天肯定是有仙魔界的化身指點,不然的話,他不可能會如此強大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