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也是笑著打趣道。

林揚則認真的說道:「中老年的偶像倒無所謂,只要不是中老年婦女的偶像就可以了。」

一句話再次引得眾人笑了起來!

這首《老地方》在另一個時空也是有了年頭了,林揚也是偶爾一次閑的無聊蛋疼的時候才聽到這首歌曲,這首《老地方》是1997皓天發表的單曲,同時歌曲MTV在中央電台舉辦的MTV大獎賽中榮獲銀獎,而且皓天一直都是唱的主旋律的歌曲。

關於這首《老地方》姚大智也是非常滿意的,至於林揚則提議讓『春天樂隊』作為在『老地方』的最後謝幕演出,這樣將來姚大智也可以拿這件事吹吹牛逼之類的。

霸道帝王偽嬌妃 這個意義自然讓極為好面子的姚大智非常贊同!

新時代導師 3萬塊,這首歌曲賣了3萬塊林揚也是非常滿意了,離開酒吧的時候林揚突然有一種衝動,那就是后海這麼多酒吧,自己要是挨個去送歌,應該也能夠小賺一筆吧.

不過稍後林揚就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歌曲還是一個個的扔吧,而且以他現在的閱歷來說,目前搖滾、民謠、中國風就已經夠了,如果不管任何背景就往外扔歌的話,恐怕大家質疑的就不單單是林揚抄襲了!

23萬!

一天的時間,林揚凈收入23萬,這讓他也是有些滿意,同時他記得目前家裡欠的鄰居的錢應該差不多就是這個數,而且當初林家遭難的時候,其它人落井下石者不少,但是幾個鄰居倒是鼎力相助。

至於父母的生意上的夥伴不說,就是父親最好的朋友也是選擇了袖手旁觀,只能說牆倒眾人推了,自古以為錦上添花者居多,但是雪中送炭者則是少之又少!

「等參見完這次慈善宴會看來要回家一次了!」

林揚也是心中思考道,他從監獄里出來連一次家都沒有回去,父母與妹妹是擔心他受打擊承受不住因此不敢見他,但是他之前一直不知道如何面對,畢竟他是贗品。

可是來到這個時空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林揚終於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同時,他就是林揚!

因此,林揚的親人就是他自己的親人,林揚應該承擔的責任自然也需要由他來承擔!

當然,還是那句話,林揚曾經受過的冤屈就由他來找回吧!

「張琪?」

林揚在公交車上竟然接到了張琪的電話。

原來,明天,也就是6月2號要錄製第三期的《蒙面唱作歌王》,同時將會商量一下,接下來《蒙面唱作歌王》可能會連錄數期,目前《蒙面唱作歌王》的收視率已經穩了,自然的京城電視台文藝頻道也不可能再一期一期的錄了。

萬一出點什麼事,臨時頂不上那麼他們就要哭了!

「得,看來回家要暫緩了!」

林揚掛斷電話有些無奈的說道。

同一時間,董曉潔則是朝著自己的哥哥憤怒的說道:「小董,你怎麼回事?不是告訴你了要跟林揚在一塊嗎?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你怎麼讓他走了呢?」

望著自己妹妹的樣子董曉雷也無語道:「拜託,他林揚是個人啊,又不是個物,他要走我能攔下不?而且要不是我,他今晚都有可能不參加了。」

「不參加了?怎麼可能?林揚都答應我了!」

董曉潔不信的說道,不過她眼珠一轉:「我說董曉雷,是不是你說什麼話了?」

「我……」

「肯定是你說什麼話了,或許是你又擺自己大少爺的架子了,這才讓林揚不願意參加了?對不對?董曉雷,你個王八蛋啊,我非得告訴翟穎你的事情不成。」

董曉潔噼里啪啦的自認為掌握了真相,至於董曉雷此時已經欲哭無淚了,他感覺自己真的是天下第一冤了。 這一次的董家進行的慈善晚宴是和國內比較著名的『匯眾基金』會聯合舉辦,事後的善款則是由『匯眾基金』用於希望小學的捐助當中,這幾年『匯眾基金會』每一次都是要舉辦幾次慈善晚宴,而且從來沒有爆出過負面的新聞,每年年終『匯眾基金會』也將會把一年創建的希望小學依次彙報給大眾。

透明的用款流程也是讓『匯眾基金會』近年來算是越來越口碑極好!

雖然董曉雷和董曉潔都跟林揚說這就是一次小型的慈善晚宴,但是五星級的酒店『摩華酒店』門前則是紅地毯鋪路,紅地毯的終點則是簽名主題牆,可以說現場也算是相當璀璨了。

門口的豪車更是無數,紅地毯兩旁的早有安保人員控制著秩序,有早有聞訊而來的粉絲還有一眾記者前來!

要知道對於慈善晚宴不管是巨星或者是小明星其實都願意參加的,在慈善晚宴上即可以找人聯絡感情,娛樂圈本來就是圈子橫行,參加這樣的晚宴也同樣是一個機會!

當然,隨隨便便競拍一件物品則可以宣傳自己的正面形像與名氣,何樂而不為呢?

甚至有的模特、不入流的明星也巴不得參加這樣的晚宴,萬一被哪位大佬看到,萬一被哪位金主給相中了,那麼可以讓他們少奮鬥幾輩子。

所以,往往慈善晚宴上也算是美女如雲了,對於這樣的美女慈善晚宴的舉辦單位倒是不介意的,畢竟任何時候美女都是養眼和活躍氣氛的不二手段!

紅地毯上逐漸的有人在走,不少的俊男靚女也罷,甚至是老闆成功人士也罷,一個個都是掛著公式化的笑容,畢竟在無數的熒光燈的照耀下,對於成功人士倒還罷了,對於走俊男靚女路線的明星來說,他們是絕對不允許自已在聚光燈下出任何差錯的。

「君豪,君豪,永遠最帥!」

「豪豪,我們永遠愛你!」

「君豪,君豪!!!」

……

現場的粉絲有不少的人舉著『余君豪』的牌子,當看得余君豪從車上下來的時候便大聲的尖叫了起來,這些粉絲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妹紙,她們早就已經因為余君豪的幾部霸道總裁的角色而成了腦殘粉!

這時,不少的記者也是在瘋狂的拍攝著余自豪的照片,不得不說余自豪確實相當的有范,大長腿讓他跟韓國的一些歐巴相比都絲毫不弱,灰色精緻西服套裝讓他也是顯得帥氣十足!

面對著粉絲以及媒體余自豪也是停了一下微笑的打著招呼,然後非常瀟洒的在簽名牆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稍後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進了酒店!

「真沒有想到啊,余自豪竟然會一人前來,還以為他有女伴呢!」

「這次的晚宴畢竟是小型的,而且配得上余自豪的女星也沒有時間來,至於其它的女星余自豪也看不上啊。」

「這倒是,霸道總裁又怎麼是浪得虛名啊!」

……

稍後,又有幾位娛樂圈裡雖然並不算太出名,可是由於他們經常刷臉了,大家也並不陌生,尤其是現場可還有著托呢,在尖叫聲下也倒是氣勢不凡。

畢竟在娛樂圈裡有專業的粉絲演員,他們要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替演員搖旗吶喊,替主辦方搖旗吶喊,讓大家都不尷尬!

要參加這樣的慈善晚宴,哪怕不需要刻意打扮一翻,但是想林揚之前的穿著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林揚自己也是買了一身雖然價格不貴但還算是能穿出來精神的衣服。

如果是以前他成名的時候,往往這樣的慈善晚宴都會有品牌商們給自己送來訂製的衣服,他們希望自己可以替他們打響名氣,但是現在這樣的待遇肯定是沒有了!

「林揚,你總算來了!「

當董曉雷看著林揚姍姍來遲時也是苦笑道:「你要是再不來,我這老妹就把我給拆了啊!」

「小董,注意措辭!」

董曉潔有些威脅的示意了一下,至於董曉雷無奈的捂臉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先進去吧,我再等等我哪未婚妻!」

今天的董曉潔穿著一席白裙,配上董曉潔有些清純的臉龐,這樣的搭配倒是顯得有一股仙氣!

當董曉潔挽著林揚出現在紅地毯的時候,一些粉絲是看著林揚陌生的,大部分人都是看著董曉潔的仙氣而折服,畢竟美女養眼!

休說是粉絲了,就是一些媒體記者這個時候也是看著林揚好久才想起來,這不就是最近鬧的比較轟轟烈烈的林揚嘛!

『獨家星探』的狗仔則是臉上露出激動的笑容:「熱鬧了,這次熱鬧了,林揚竟然也來參加這場晚宴,但是他可是現在負債纍纍,他怎麼可能捐贈競拍?可惜進不去了,否則倒能夠知道林揚和余君豪的見面是什麼樣子!」

「竟然是林揚,倒真有意思啊,林揚竟然也來了!」

「那旁邊的女子是誰?這麼漂亮?」

「不認識,應該不是娛樂圈的,莫非林揚是被包養了?而且這次落魄到來蹭紅地毯不成?」

……

其它媒體記者也是面拍攝照片面討論著!

走在紅地毯上,無數的聚光燈讓林揚的眼睛微微眯起,可是他依舊要保持著最佳狀態,其實這就是明星狀態,他們時刻要保持著最佳狀態,哪怕所有的人拍攝著,他們依舊要以最好的面目示人。

林揚記得非常清楚,曾經自己的一個朋友認為演戲也罷,明星也好有什麼可困難的?

甚至他覺得自己面對著鏡頭也能侃侃而談,可是後來拍攝婚紗照的時候,只是讓他做幾個笑容就折磨的他不輕,後來他去客串一個角色更是被導演罵的狗血淋頭,於是從那開始這哥們終於明白明星天天面對著無數的拍照鏡頭得有一顆多大的心臟。

但是哪怕如此,依舊無數的人恨不得往上爬,想進娛樂圈,因為在這裡有奇迹,在這裡可以享受萬人矚目!

由於董曉潔的關係,林揚倒是坐在了稍靠前的桌子,他顯然也是能夠感受到不少的迥異的目光,同時心中倒是有些自嘲,這下恐怕不少的人會認為自己是吃軟飯了吧!

……

外邊,距離慈善晚宴開始前半個小時,董曉雷的未婚妻翟穎也是出現了,本來有些嘻哈弔兒郎當的董曉雷在見到翟穎的時候也是有一些不自然,甚至有時候他覺得面前的不是自己的未婚妻,而是特么的女王。

翟穎穿著一身自己定製的深V禮服,雖然有些性感但並不失莊重,尤其是她整個人給人一種氣場非常的強大,望著董曉雷更是搖頭說道:「今天是慈善晚宴,你竟然穿的如此嘻哈?」

董曉雷穿著確實有些年輕嘻哈,甚至褲子上還有一個長長的鎖鏈,不知道的還以為唱嘻哈RAP!

「那又怎麼樣?況且我記得告訴過你,今天我要表演的,而且我現在的這副打扮我覺得很重視!」

董曉雷則是不以為然的說道,在他看來反正自己穿什麼都是錯的,而且翟穎看自己也沒有順眼過。

「你跟董德飆真的是差著幾條街啊,就你這樣,以後董氏集團恐怕你想要掌權根本不可能。」

翟穎說話的時候是後背著手,右手這麼一比劃倒像是在指點江山一般。

聽著翟穎竟然拿董德飆來嘲諷自己董曉雷也是怒了,有些冷笑道:「既然你這麼喜歡董德飆,那麼你去找他啊,沒事,我可以跟我老子說一聲,讓我們的訂婚取消,你直接和董德飆訂婚就行了。」

「你也就這點出息了!」

聽著董曉雷的話,翟穎微微搖頭說道:「你以為這是過家家嗎?可以隨意更改!」

「得,我懶的跟你吵,我們各過各的,反正你我都知道訂婚都只是一個形式。」

本來董曉雷還想著在翟穎面前證明下自己來表示自己不是一個抖M性格,可現在他突然沒有了心勁,感覺特沒意思,既然翟穎看自己不順眼,自己也不一定非得上趕著,有這時間還不如去勾搭幾個模特、嫩模呢!

「走吧!」

翟穎心中同樣有些無奈,她是一個女強人,所以她希望將來自己的老公可以征服自己,她不想當什麼女王,她其實也想當一個抖M,但是很顯然哪怕她拿董德飆刺激這董曉雷,卻依舊沒有什麼用。

兩人都是各懷心思的進了會場!

和董曉潔與林揚進會場時眾人的探究目光不一樣,當翟穎進會場的時候,場上不少的人也都是發出驚嘆之聲!

沒辦法,在商界翟穎雖然還年輕,但卻是已經有鐵娘子之處稱,而且手段向來是強硬且刁鑽,在場的不少人也吃過這翟穎的虧。

後生可畏!

有一位商界的大佬就曾經如此評價過翟穎!

也恰因此,不少的人覺得這董家真的是好福氣,有這麼一個好兒媳,甚至還有人覺得這董曉雷也是運氣真不錯,羨慕不已。

當然,也不單單隻有羨慕,還有人則是有些惱恨! 董德飆望著一出場就成為絕對主角的翟穎眼裡也是露出一絲炙熱之色,再看得旁邊那個他向來看不上眼的董曉雷則是有些惱恨。

在他看來翟穎這樣的女人只有自己才是最適合的,那個董曉雷除了會把妹之外他會什麼?

一直以來都是叫囂著自己要唱歌,要追求夢想,追求你妹啊,要不是你是董家的人,誰理你?

矯情的完全找不著東南西北了!

當然,董德飆更恨自己的老子,你說你董事長位子爭不過吧,連個兒媳婦都爭不過,簡直就是太讓人失望了。

「這就是你那嫂子?」

林揚望著那氣場有些大並且長相不錯的翟穎說道。

「對啊,這就是我嫂子,霸氣吧,看我哥完全的被遮蓋住了。」

董曉潔輕輕點頭然後努了下嘴說道:「看那邊,那個長的比我哥還帥的堪稱小白臉的傢伙就是董德飆,從小到大,這董德飆在整個董家都是正面例子,連我爸都說我哥要是有董德飆的一半,他也不用那麼愁了。」

林揚也是看了一眼不遠桌的董德飆點頭說道:「我懂,豪門恩怨嘛!」

「如果單單隻是這倒還罷了。」

董曉潔此時有些怒氣的罵道:「更無恥的是這傢伙竟然惦記著我嫂子,經常說什麼我哥配不上我嫂子,他才是最適合的人,這簡直太無恥了。」

林揚感嘆道:「畢竟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啊!」

「林揚,你說什麼?」

董曉潔沒有聽清的問道。

「我說這董德飆果然齷齪!」

林揚重重的說道。

董曉潔輕輕點頭:「而且他知道我哥一直喜歡唱歌,所以就想著這次慈善晚宴上唱首歌來出出風頭!」

「他還會唱歌?」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林揚一楞!

「何止會唱歌!」

董曉潔有些無奈的說道:「他曾經拿過多項歌唱類大獎,不過他是沒想進娛樂圈,所以只是業餘,但哪怕如此當初也在京城衛視去玩的時候拿了個三等獎,而且他的獎可比我哥的含金量沒法比,所以我雖然看他不順眼,但總體來說他比我哥確實強。」

說到這董曉潔感覺有些沒面子,於是又加了一句:「當然,如果我哥能夠認真些,倒也不會比他弱!」

聽完董曉潔這一翻嘮叨,林揚也是終於明白那句網上比較牛.逼的話了,最怕的不是富二代,而是富二代比你還努力!

這時,董曉雷跟翟穎也是來到了林揚與董曉潔的面前!

「嫂子!」

董曉潔這時倒沒有耍瘋,而是非常甜甜的叫了一聲!

「曉潔,這個給你!」

只看翟穎從自己包里拿出來一個看起來比較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包裝盒遞給了董曉潔。

「這是什麼?」

董曉潔有些微楞!

翟穎笑道:「你上次不是看中了『金豪系列』的手錶了嘛,正好他們出了一款新的,我就替你買了下來!」

「這,這,這不行,嫂子,這太貴了!」

董曉潔打開盒子時眼睛一亮,但她還是拒絕的連連擺手,這種系列的手錶最便宜的都得90來萬,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往往都是身份的象徵。

本來董曉潔是不想要的,但是沒有辦法,誰讓梅艷雪有一款呢?

翟穎則是不容置信的說道:「好啦,如果你當我嫂子就收下!」

「那好吧!」

董曉潔這時顯得有些高興的忙介紹道:「那個嫂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林揚,你肯定聽說過他,而且他……」

「沒聽過!」

翟穎卻是微微搖頭,同時她站了起來說道:「我看見個熟人,一會等競拍開始我再過來!」

由始至終這翟穎都是連看都沒有看林揚一眼,不過林揚倒並沒有什麼情緒,畢竟人家隨隨便便就送一款百萬手錶,而且看她身上這服裝也是非常的不菲,再看剛剛出場時一些商界人士的議論,林揚明白自己完全就不夠看的。

在商界,大多數人都是看不起藝人的,甚至很多有錢的人之所以追求女星無非就是為了上床,為了吹噓自己和誰誰上床了,就圖個面子而已。

不過如果達到極致,成為天皇巨星那就是另一面了!

但那肯定是路漫漫了,所以林揚現在只是定一個小目標,先讓自己排上線!

「看見了吧!」

董曉雷笑呵呵的說道:「林揚,你也別生氣,她對我也向來是這種態度!」

董曉潔不高興道:「小董,你還笑?自己的媳婦看管不了,而且要不是看她送我這款手錶的份上,我非得說說她不行。」

「沒事,我沒放在心上!」

林揚則是微微搖頭道:「我來這也不是為了認識他的!」

「對,林揚,一會我幫你介紹幾位導演!」

董曉雷點頭說道。

「雷子,我倒真沒有想到你還真來參加啊!」

這時,董曉雷聽到了一個自己非常討厭的聲音。

「董德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