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兩人為了萬無一失,還準備了十萬的後備軍,此刻就駐紮在距離天虎城五百公里之外的一座山谷內,隨時等候召喚。

「穿山甲,等會我們殺過去,聯手對付楊嘯,先殺了楊嘯,然後在去殺別人。

楊嘯一時,他們群龍無首,加上那些被逼加入的城主並不真心想跟著楊嘯,我已經安排了幾個城主作為內應,到時候他們從內部反叛,我們從外部進攻,夾擊之下,必定打敗楊嘯。」

穿山甲一拍胸脯,說道:

「放心,我這次拼了老命也不會放過楊嘯。」

眨眼之間,過江龍兩人帶著二十萬大軍便來到了天虎城外圍森林上空,距離天虎城不過五六公里。

過江龍龐大的軍隊一路飛行過來,猶如烏雲壓頂一般,氣勢洶洶。

楊嘯在城市周邊兩百公里都安排了崗哨,監督外面的情況。

不過,這些崗哨大部分都被過江龍的先頭部隊給滅掉了。

能夠跑去給楊嘯報信的那隊侍衛,是大難不死逃出來的。

穿山甲得知有崗哨逃走了,內心有些擔憂,

「過江龍,楊嘯的探知逃回去了,我們怎辦?」

「穿山甲,沒有任何退路了,這個時候已經無所謂,楊嘯即便知道了,也來不及調集軍隊對抗我們,

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壓到一起的勇氣,直接碾壓過去,消滅他們。」

過江龍振臂一呼,對身後的大軍喊道:

「兄弟們,天虎城美女金錢多得很,等我們攻入城內,誰搶到就歸誰,第一個攻入天虎城的人獎勵百萬晶圓,

無論誰殺了楊嘯,天虎城的城主之位就是他的了,

殺啊!」

身後的二十萬侍衛聽了,精神為之一振,高聲吶喊,向前衝鋒。

「轟隆隆!」

震天的雷鳴之聲響起。

過江龍等人突然感覺頭頂上的陽光瞬間黯淡下來,彷彿被什麼東西遮擋了一般。

眾人帶頭,便看到頭頂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不知名的東西,遮擋住了上面的陽光。

一股狂暴的殺氣瞬間膨脹起來,呼嘯而至,對著眾人的頭頂蓋下來。

楊嘯的地震訣,最大攻擊範圍可以達到前後五公里左右,在攻擊範圍之內,所有人無差別承受皇級初級境界的攻擊傷害。

楊嘯這一掌下去,便拼盡了全力,意圖全部拍死過江龍的軍隊。

「這是什麼鬼?」

有人喊了一聲。

「轟!」

巨大的手掌直接就蓋了下來,瞬間將十多萬人拍下來雲端,墜落地面。

過江龍和穿山甲兩人一聲怒吼,雙拳對著天空轟去,衝破了楊嘯的地震訣。

還有六十名皇級中級境界的強者,在過江龍和穿山甲的攻擊餘威下,也算是勉強突破了楊嘯的地震訣,逃了出來。

不過,被拍中的十多萬精銳侍衛卻沒有這麼好命,一個個傷筋動骨當場暈死過去。

楊嘯的地震訣直接拍到地面。

「轟!」

大地顫抖,天地變色。

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坑,那十多萬侍衛九成以上被拍成了肉餅,當場死去。

過江龍和穿山甲等人站在半空之中,瞬間就石化了,獃獃地看著地面出現的那個巨坑。

他們是在無法相信,是誰具備這樣強大的戰力?

即便皇級高級境界的超凡強者,群傷魂技也不可能如此恐怕,能夠一次擊殺數千人已經是極限了。

難道是聖級境界的超凡強者?

這不可能啊,聖級境界的超凡強者怎麼可能會來中洲大陸趟這趟渾水呢?

不僅僅過江龍和穿山等人震驚。

請來參加中洲帝國建國典禮的數百嘉賓,也是震驚得呆如木雞一般,身體發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原本他們都以為楊嘯之所以還沒有去強行征服他們的城市,是以為楊嘯和霸天虎等人作戰,兵力消耗太大,暫時沒有能力出戰。

可是,誰能想到,楊嘯不帶一兵一卒,單單他一個人,一掌下去,要滅一座城市,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啊。

這種事情,想想就很可怕了。

過江龍和穿山甲的二十萬侍衛,一瞬間就死去了十多萬,剩下的五六萬人,親眼看到這個恐怖的場景,一個個目瞪口呆,嚇得不輕。

前妻首席要復婚 「我去,這什麼情況?」

「我們來不是送死的嗎?」

「我嚴重懷疑我們的智商。」

……

一道光影一閃,一個英俊瀟洒的青年便站在了半空之中,

楊嘯。

過江龍和穿山甲身體微微戰鬥了一下,一股寒意從腳底直接衝到了頭頂。

楊嘯具備如此恐怖的戰力?

這不科學吧?

楊嘯和他們一樣,都是皇級中級境界啊。

過江龍和穿山甲兩人自信是可以對抗楊嘯的,否則,也不會如此呢信心滿滿地帶著二十萬侍衛衝過來,準備給楊嘯一個驚喜,包圍天虎城。

可是,現在看來,是楊嘯給了他們兩人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過江龍兩人還沒開口,兩道人影一閃,大先生和邢哲兩人來到了楊嘯身邊,一左一右站著。

過江龍和穿山甲兩人都感覺口乾舌燥,內心發抖。

按照他們的預計,楊嘯和大先生兩人是皇級中級境界,正好他們兩人可以對抗。

可是,從剛才邢哲和大先生兩人飛過來的狀況看,邢哲也是一位皇級中級境界的超凡強者。

中洲大陸什麼時候又多了一位皇級中級境界的強者?

而且還如此年輕,似乎還是楊嘯的屬下,對楊嘯一副很尊重的樣子。

這他媽的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出門前應該找巫婆算一卦的。

過江龍和穿山甲彼此看了一眼,踏前一步,

「前面莫非是楊,」

「轟隆隆,」

雷鳴般的響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眾人抬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群沖四面八方包圍過來,殺氣衝天。

穿山甲掃了一眼,隨便估計一下也有二三十萬侍衛,這可如何是好?

兩人內心叫苦不已,

自己一招都沒打出去就丟了十二三萬戰士,這一仗還怎麼打?

穿山甲腦海靈光一閃,急忙踏前一步,朗聲說道:

「楊城主,不,國王陛下,恭喜恭喜,恭喜您今日建立自己的帝國,我們特意來給您賀喜的,

可是,您幹嘛出手殺我這麼多兄弟啊?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楊嘯等人一愣,一亮懵逼地看著穿山甲。

就連過江龍也是一臉懵逼,這穿山甲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

「我去,還有這操作?」

邢哲嘀咕道。

。m. 穿山甲面對困局,靈機一動,立即改變了思路,開始跪舔楊嘯。

還是生命要緊啊。

如果連命都沒有了,其餘的還有什麼意義?

「楊嘯,我是參加你的建國典禮的,不要誤會,不要誤會,我願意尊稱您為國王陛下。」

穿山甲滿臉笑容。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你和過江龍帶著二十萬軍隊來參加我的建國典禮?是來給我們擔任保衛和後勤工作的吧?」

「哎呀,正是,正是,您這剛剛征服了六十多個城市,想必還有很多人不太服您的統治,還有周邊其它的城市,恐怕也不太樂意看到您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吧?

我就和過江龍兄弟商量了一下,帶一些屬下過來幫幫忙,誰要是不服您的統治,我第一個殺了他,

過江龍,是不是?」

穿山甲回頭望了一眼過江龍,擠眉弄眼,暗示過江龍配合自己。

過江龍內心暗罵穿山甲是個軟骨頭,說好了一起拚命的,事到臨頭又反悔了,翻臉比翻書還快。

可是,不服軟又能怎樣?

雙方還沒開戰,楊嘯一人一掌就拍死了十幾萬人,自己的二十萬軍隊能夠經得起楊嘯幾掌?

而且,現在楊嘯的二十萬軍隊已經將他們剩下的幾萬人全部圍住了,面前除了楊嘯之後,還有大先生和另外一個皇級中級境界的超凡強者,自己和穿山甲兩人如何是對手?

罷了,先服個軟,等回去之後再做打算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回去了又是一條好漢!

過江龍尷尬一笑,說道:

「沒錯,沒錯,楊嘯,我們就是來恭賀您的,順便給您幫幫忙,沒有想到,一場誤會,一場誤會啊!」

穿山甲也立即說道:

「誤會,就是誤會!」

「是嗎?」

楊嘯冷笑一聲,

「可是,我不覺得是誤會啊,我一直就在等著你們過來,這樣我好殺了你們倆,

你們倆如果總是窩在自己的老巢裡面,我長途奔襲過去殺你們,可定是大大的不方便,

我派人去通知你們倆來參加我的建國慶典,就是想等著你們來,好一網打盡,

一山不容二虎,

在這中洲大陸,有我楊嘯在,就不能容納你們倆在,明白嗎?」

「你?」

「楊嘯,你欺人太甚!」

過江龍和穿山甲兩人氣得半死,憤怒不已。

「楊嘯,你別狂,別以為我們怕你,老夫今天拚命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大不了兩敗俱傷!」

「你如果不放我們回去,我們今天就和你拼了,我倒要看看,你楊嘯由多大的能耐。」

穿山甲和過江龍兩人大聲怒吼,替自己壯膽。

楊嘯冷笑一聲,

「我沒有時間陪你們倆玩,大先生,邢哲,這兩個人交給你們了。」

說完,身影一閃,衝天而起,數個瞬移,出現在了遠處,半空中一掌對著下面的七八萬侍衛拍去。

「轟隆隆!」

巨大的掌印遮天蔽日,帶著狂暴的殺氣直接蓋了下來。

這些侍衛已經見識過楊嘯剛才一掌拍死十幾萬侍衛,情急之氣,一個個向四面瘋狂逃跑。

過江龍和穿山甲見到這個情況,暴跳如雷。

「楊嘯,老子和你拼了。」

「你個雜種,老子今天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兩人身影一閃,準備衝過去和楊嘯拚命。

兩道光影一閃,大先生和邢哲分別攔住了穿山甲和過江龍。

兩人二話不說,直接就動手。

過江龍和穿山甲氣得哇哇怪叫,可是,面對大先生和邢哲的狂暴攻擊,卻又不得不停下來應付,而且還有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否則,分分鐘被兩人擊殺。

「轟隆!」

一聲巨響,

楊嘯的「地震訣」直接拍了下來,剩餘的七八萬人除了一萬多人向外逃走,其餘的人全部被楊嘯拍成了肉餅。

那些向外逃跑的人,剛剛逃出了楊嘯的攻擊,立即就迎來了二十萬侍衛的攔截。

一場混戰在半空中展開。

雙方人員混戰,楊嘯也無法施展地震訣,立即扭頭向大先生這兒飛過來,對著穿山甲就是一拳轟過來。

穿山甲被大先生的極寒殺氣攻擊的連連後退,險象環生。

楊嘯一拳轟過來的時候,帶著狂暴的殺氣,穿山甲想要躲避,可是大先生的長劍也刺了過來,

奪得了楊嘯的攻擊,必定被大先生刺中,

躲過了大先生的長劍,必定被楊嘯擊中。

穿山甲本能地選擇了避開大先生的長劍,激起防禦光盾,硬抗楊嘯的一拳。

穿山甲的獸魂就是穿山甲,他的防禦光盾遠比同等級的進化者要強大得多。

「轟!」

楊嘯一拳轟在了穿山甲的防禦光盾上。

「咔嚓」一聲,防禦光盾立即裂成碎片。

穿山甲身體一震,身體向後爆飛而去,半空中噴出一口鮮血,形成了一片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