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衆人沉入夢鄉之時,郝歡在書房裏打開電腦便開始改寫着《電鋸驚魂2》的劇本。

他按照簡介跟主線去寫出一個他所認爲更加優秀,更有懸疑色彩,可以令人驚心動魄,看得驚險刺激的故事來。

這一寫,不知不覺又通宵了。

窗外的夜色逐漸褪去,初升的溫和陽光照進書房,郝歡端起已經涼了的半杯苦咖啡抿了一口,刺激一下精神狀態,靈感一來,繼續敲着鍵盤書寫着故事。

軍師威武 “兇殘成性的變態殺人狂帶着他新發明的殺人遊戲回來了,這回他要用更詭異的方式,令他指定的遊戲參與者更加深刻地體驗到生命的價值……”

詭異,這就是郝歡要針對着去改的故事主線。

“懸疑推理,鬥智鬥勇……”

郝歡覺得自己可以借鑑一下《無間道》的鋪墊手法,然後豐富《電鋸驚魂2》的故事主線,不然這部電影通篇都是驚悚恐怖的血腥殺戮,哪怕審覈通過,也沒有多少觀衆會選擇購買電影票看這一部驚悚、血腥的電影。

“我儘量確保它能達到第一部的懸疑水平吧!”

郝歡繼續修正,真正值得學習,值得拍案叫絕的懸疑驚悚電影,他認爲就應該是《電鋸驚魂》第一部那樣,通過營造故事氣氛,在一個場景裏,通過出場的角色層層滲透,層層遞進,將懸疑給推向高潮,讓觀衆們緊張又期待故事接下來的發展,讓觀衆們去猜想真正的幕後殺手究竟是誰?

這纔是懸疑驚悚電影最吸引觀衆的地方!

恐懼,應該源自於代入感!令觀衆們代入到故事當中,跟隨主角一起探尋真相,絕境求生。而不是以血腥殘忍的殺戮畫面去營造出視覺上的恐懼感。

這是最低級的一種呈現形式!

郝歡覺得自己又進步了,已經從用眼睛看待電影,進化到用心去感悟電影的地步了。

打着哈欠,郝歡又抿了一口苦咖啡,趁着現在靈感爆發,先完善好故事大綱,然後再填補細綱,豐富故事情節。

他看了看電腦右下角,早上8點03分,肚子有點餓了。

深情軍閥愛逃妻 他拿過手機,給王樂欣發着信息:“給我帶份早餐,順便過來打掃一下衛生。”

距離上一次王樂欣大掃除,這狗窩已經有一個月沒打掃了,所以是時候給王樂欣加個班了。

另一頭,本想着可以放假兩天好好休息睡個懶覺了,結果郝歡這信息一發來,那專門爲郝歡而定製的特殊鈴聲,瞬間讓王樂欣驚醒過來。

職業習慣啊!

郝歡的信息鈴聲,對她來說都已經是一種噩耗了,哪怕睡得跟死豬一樣,這鈴聲一響,那是瞬間就驚醒過來,都不帶猶豫的。

拿過手機一看,王樂欣立馬苦瓜着臉爬下牀,頹廢地彎着腰搖擺着身體走去刷牙洗臉,像個廢人似的嘟嚷着:“明明說好了給人家放假兩天好好休息的,結果一大早就讓人家送早餐,還讓人家去打掃衛生!啊啊啊!!這人怎麼可以言而無信!!!”

“欺負人……”

王樂欣三下五除二,趕緊刷完牙洗完臉,花了不到5分鐘的時間洗漱完畢,換上衣服靴子,一邊梳着頭一邊急忙忙地走出門。

從郝歡“下單”開始,她不到20分鐘就已經送早餐上門了,門鈴一按,王樂欣半死不活地喊着:“老闆,開門……”

咔,郝歡開門,她這頂在門上的腦袋立馬撞了進來,然後被郝歡一手按住,鄙夷道:“幹嘛呢?夢遊啊!”

“沒有……”

王樂欣將早餐外賣遞給郝歡:“吶,你的早餐!”

說着,她開始彎腰脫鞋,從鞋架上拿過一雙大拖鞋穿上,行屍走肉般走向陽臺,拿過吸塵器打算先吸一下塵,然後再拖地板。

郝歡看着這傢伙半死不活跟個廢人一樣的樣子,好笑道:“昨晚做賊去了嗎?我通宵一晚都沒你這麼廢!”

王樂欣插上吸塵器的插頭,嗡嗡道:“某人說給我放假兩天,所以高興得一晚上都睡不着。”

“怪我咯?”

郝歡拆着外賣盒子,說着:“今天不算,明天后天你繼續休息,這樣就沒怨言了吧?”

王樂欣瞬間精神了:“沒有,絕對沒有怨言!”

“呵,女人。”

郝歡吃着早餐,有點疲憊地說着:“我通宵寫了《電鋸驚魂2》的劇本,等會兒你給我看下。”

“哦。”

王樂欣詫異地問着:“老闆,你昨晚一夜沒睡啊?”

郝歡無語:“沒聽到我說了通宵了嗎!”

王樂欣用吸塵器打掃着郝歡的房間,聲音從裏面傳出來:“通宵不好,你這容易猝死的。”

郝歡還沒猝死,差點就被這一口皮蛋瘦肉粥給噎死了,他咳了兩下,呼氣道:“不會說話你就少說點!”

我這是實話嘛!

王樂欣搖着頭,乖乖閉嘴打掃着衛生,等吸完塵,拖完地板,時間立馬過去了大半個小時。

郝歡還在書房裏敲着鍵盤寫劇本,見王樂欣打掃完衛生後,提醒着:“你出去等一下,我寫完了再讓你看一下劇本。”

“哦……”

王樂欣走出大廳,坐在沙發上打着哈欠,聽着那噠噠噠的鍵盤聲,她那眼皮子是越來越沉,最後沒忍住就躺在沙發上睡着了。

一小時後。

郝歡總算寫完了《電鋸驚魂2》的劇本,他打着哈欠道:“可以了,你進來看下。”

嗯?

見王樂欣沒反應,郝歡走出去一看,得,這傢伙也是心大!居然在沙發上睡着了!她難道對我就沒有一絲防備嗎?

“真是一頭蠢豬!”

郝歡搖了搖頭,算了,我也先睡一覺吧,困死我了。

郝歡走回房間,想了想還是拿了張被子出去給那蠢豬蓋一下,免得着涼感冒了,到時候影響工作。

哈……

郝歡伸了個懶腰,走回房間躺在牀上立馬就睡着了。

中午。

睡了兩三個小時的王樂欣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然驚醒過來。

完了完了!

我怎麼睡着了!

獨家寵妻:總裁大人別過來 她坐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居然蓋着一張被子。

“老闆?”

她細聲地叫了一句,然後光着腳丫躡手躡腳地走去書房看了一眼。

不在?

悄咪咪走去房間,好吧,原來他也睡着了!那我就放心了!

她靜步走回了書房,電腦屏幕上貼着一張紙:睡醒別吵我,自己看劇本。

“呼,還好剛剛沒吵醒他!不然就真要完蛋了!”

王樂欣坐了下來,她點了一下鼠標,進入睡眠模式的電腦屏幕亮了起來,《電鋸驚魂2》的劇本呈現在她面前。

“這就是他通宵寫好的劇本嗎?”

王樂欣好奇地看了起來,也不知郝歡這麼拼到底是爲了什麼?

難以理解……

有錢人或許都是這麼奇葩的吧?

她認真地盯着屏幕,看着電腦上的劇本,腦補着《電鋸驚魂2》的故事畫面,心裏莫名地就緊張起來。

也不知過去了多少分鐘,王樂欣總算看完了,自言自語着:“這劇本感覺比第一部還要嚇人呀!”

“是嗎?”

郝歡的聲音,突然在她腦後響起…… “啊!”

王樂欣被嚇了一跳,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回過頭問着:“嚇死我了!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郝歡低了低頭,說着:“在你摳腳丫子的時候!”

王樂欣趕緊將右腳從電腦椅上放下,一臉尷尬,不知該說點啥去解釋一下這種一點也不淑女的行爲。

郝歡站在身後,道:“說吧,劇本怎樣,有沒有覺得哪裏不好,哪裏有漏洞毛病的。”

王樂欣站起來,想要讓位,郝歡直接伸手將她按回座位上坐着,嚴肅道:“坐下,看着劇本給我說實話,別敷衍我,也別亂拍馬屁!”

“哦……”

王樂欣鼓起勇氣道:“我覺得豎鋸這個角色暴露後,出場就好像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了,觀衆們看完第一部時,都已經知道那個老頭就是豎鋸了。所以真相大白的情況下,就沒有第一部結尾時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畫龍點睛,拍案叫絕的視覺衝擊感了。”

“這是在顯擺你會幾個成語呢!”

郝歡嚴肅道:“所以,豎鋸在第二部就是擺在明面上的犯罪引子,隱藏在幕後的新的豎鋸纔是真正的主角。”

王樂欣悄咪咪地吐了吐舌頭,說着:“那我還有一個疑問,豎鋸老頭是怎麼抓這些人進來的?第一部的時候好像也沒有填好這個坑。”

郝歡解釋道:“第一部時那個護工男跟毒癮女就是配合他抓人的,第二部已經沒有護工男了,毒癮女依然是配合他犯罪的主要角色,還有施宇昂飾演的醫生也已經加入了豎鋸的團隊,只不過他已經不是主角,而是成爲了幕後幫兇。這也算是解決了觀衆們的一個疑惑,告訴他們醫生鋸斷腿爬走後並沒有死掉。”

王樂欣不解道:“醫生以及她的妻子跟女兒都差點被豎鋸給害死了,他如果沒死,那也絕對會對豎鋸感到憤怒,又怎麼可能成爲豎鋸的幫兇?而且他腿都斷了,那還怎麼正常行動,怎麼成爲幫兇?”

郝歡嗯了一聲:“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但不影響主線,讓觀衆們去糾結思考,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郝歡修改的劇本里,豎鋸繩之以法後,殺人遊戲終結了,最後的鏡頭,他打算呈現的是一位瘸腿醫生從昏暗的巷子裏離去,以此來填好第一部的坑,告知觀衆們醫生鋸斷腿後並沒有死,同時也算是讓結尾再次留下一個懸念,以後還拍不拍第三部,就看他有沒有更好的想法了。

總之,《電鋸驚魂》系列,從第二部開始,他就已經不打算照搬原著了,而是打算自己去寫劇本,去拍出他所認爲的更合適更精彩的續集。

王樂欣仔細想想,又道:“豎鋸精心設計的逃生遊戲感覺有點嚇人,到時候會不會因爲太恐怖了?跟《孤兒怨》一樣無法順利過審?”

郝歡說道:“那就看你怎麼拍了,這個逃生遊戲的本身是想給被抓來的玩家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所以遊戲本身並不恐怖,恐怖的是玩家們的心理,他們可以選擇齊心協力一起活着通關,但面對未知的恐懼,總會有人弱肉強食,企圖踩着他人的屍體逃出生天。

於是,他們在傷害別人,利用別人生命的同時,也將自己給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電鋸驚魂2》的原著裏,殺人遊戲的血腥畫面很多,豎鋸完全就是一個精神變態的殺人狂,他口口聲聲說着讓遊戲參與者更加深刻地體驗到生命的價值,然後卻利用所謂的遊戲去殺死他們。

所以這已經算是跑題了,跟第一部比起來,第二部已經成爲了豎鋸的殺人遊戲,而不是所謂的讓這些人去體驗生命的價值。

正因如此,郝歡纔會認爲第二部的水平跟第一部比起來差了很多,沒有吸引他的亮點,還不如自己去寫一個更有亮點的劇本,然後拍一部更耐人尋味,驚險刺激的續集。

王樂欣沒什麼可補充的了,說道:“按照這個遊戲去拍的話,道具場景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感覺跟第一部比起來,場景的佈置難度會高許多,道具的製作也不容易。”

“這都不算什麼!”

郝歡問着:“劇本你覺得還有哪裏是有問題的?”

“沒了。”

王樂欣認真道:“這個逃生遊戲感覺比第一部時的浴室逃生還要驚險刺激,最後的轉折感覺也挺不錯的。毒癮女身份曝光,瘸腿醫生從巷子裏離去,懸念反轉跟第一部的結局貌似也有那麼一丟丟的異曲同工之妙。”

“起來,我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

郝歡拉着椅子,王樂欣差點撲倒在電腦桌上,然後嫌棄地離開座椅。

看着光着腳丫站在一旁的王樂欣,郝歡無語道:“你就不能穿個鞋子嗎?”

“我……我這不是怕走路有聲音吵醒你嘛!”

王樂欣屁顛顛地走出去穿上拖鞋,郝歡噠噠噠地敲着鍵盤,繼續改寫着《電鋸驚魂2》的劇本。

剛剛和王樂欣的交流,他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不錯的腦洞,正好可以規避掉豎鋸那變態的殺人動機,讓故事變得更有懸疑感。

“你先別走!等我改好了劇本,你再看一下!”

忙碌中,郝歡提醒着走出去穿鞋還沒回來的王樂欣,然後感覺肚子有點餓了,乾脆道:“午飯還沒吃,你點下外賣,算了,你會不會做飯?”

“會……”

王樂欣想說不會的,但這種謊話說出去恐怕也會被郝歡戳穿。

郝歡吩咐着:“那你去買菜回來做飯,將今晚的飯菜一起煮了!省得廚房太久沒用給荒廢掉了!”

“好吧……”

原來今天我的任務是家政助理啊!

這又是打掃衛生,又是燒菜做飯的……

看在補多一天假期的份上,我王樂欣就勉爲其難地伺候你一天好了!

她去廚房檢查了一下,發現廚房裏沒有大米,醬油調料好幾樣都過期了,也不知最近郝歡有沒有吃過,反正她覺得郝歡能活到現在絕對是一個奇蹟!

她記住接下來要買什麼後,郝歡的聲音突然傳來:“拿上房子鑰匙,免得一會兒讓我開門!”

“哦……”

王樂欣在客廳的桌子上拿過郝歡那把鑰匙,提着在廚房裏打包好的一袋垃圾走出了門。

一小時後。

她提着一袋袋的肉菜跟大米,以及調料趕了回來,在廚房裏忙碌着。

郝歡繼續修改劇本,他發現自己的編劇能力竟然在這時候開始提升了!

系統的個人屬性裏。

編劇能力從92分提高到了94分,這說明他在寫這個《電鋸驚魂2》的劇本時,編劇能力獲得了啓發,然後進步飛躍了!

“這就是靈感爆棚的感覺吧?”

郝歡的腦海中,全是關於《電鋸驚魂2》的劇情畫面,跟解鎖觀看的原著劇情比起來,他創作的劇情,可以說是全新的一部電影,跟原著沒有重疊的影子了。

半小時後。

他改完了劇本,自言自語着:“按照我現在的靈感思維,《驚嚇時代》的劇本推翻重寫的話,肯定能寫出一個完整精彩的懸疑故事!”

他現在對自己的編劇能力更有信心了,整個人感覺創作思維突然昇華了一樣。

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郝歡對外嚷着:“還沒煮好啊!”

王樂欣應道:“才半個小時,哪有這麼快哦!”

“那就再給你半個小時!”

郝歡乾脆檢查一遍劇本,看有沒有錯別字,或者是有沒有還需要改善的細節問題。

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王樂欣煮好飯菜,喊着:“老闆,可以吃飯了!”

郝歡走出來一看,三菜一湯,這菜相看着倒是挺不錯的,聞着也還挺香,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他開口道:“行了,既然煮好飯菜了,那你就去看劇本吧!”

王樂欣剛盛了兩碗湯,然後猶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碗裏的湯倒回去,弱弱地問着:“我……我不能吃呀?”

“吃吧!逗你的!”

我的妹妹是idol 郝歡搖頭,鄙夷道:“這反應果然蠢得跟豬似的!”

“……”

王樂欣白了一眼,她繼續給自己盛湯,郝歡則端着她盛好的一碗雞湯喝了一口,燙得舌頭髮麻,嫌棄道:“這麼燙是給人喝的嗎!”

你怕不是一個傻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