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美的中性筆在本子上刷刷的狂寫,她熱切的希望能夠通過驗算找出這些新步驟的錯誤,但是讓她失望的是,這些步驟都沒問題!

一點問題也找不出來!

相對於王小美的解題步驟,張謙寫出的步驟的確更加簡便更加易懂,所以他用的時間比王小美所用的時間少很多。很快他就寫完了。

將粉筆放在了講桌上,張謙邁開大步走下講臺。

回到了座位上,他面無表情的直視着韓老師:“老師,我可以坐下了嗎?” 韓老師這才反應過來:“啊?”

“老師,我可以坐下了嗎?”張謙又問了一遍。

“我需要先驗算一下,別以爲隨便寫幾個步驟就可以矇混過關!”韓老師瞪了他一眼,踩着高跟鞋邁開大步走上講臺。

她那豐滿的胸部隨着她的動作一顫一顫的微微跳動,只不過所有人都沒有了欣賞這份美景的心情。

每個人都如同被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對準腦門狠揍了一拳一樣,都在發懵。

張謙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驗算?隨便你驗!愛怎麼驗怎麼驗!

你要是能驗出一點毛病,今兒晚上我就去你家給你暖牀!

真的,男子漢大丈夫我特麼說到做到!

韓老師走到黑板前仔細的看着每一個步驟,越看越是膽戰心驚。

這步驟的確每一步都是簡潔明瞭、條理清晰,從第一步到最後的答案,全都順理成章,挑不出一點毛病。而且最關鍵的是,這每一步用到的知識都是課本上的知識點,沒有一點是超出所學範圍的!

對比着這個步驟,韓老師呆呆的看着手上這份答案。

這怎麼可能?!難道整個級部的數學老師加起來都不如這一個學習倒數的差生?!

她用詢問的目光看向王小美,王小美正好也在看她,二人一對視,王小美有些氣餒的搖了搖頭。

全級第一的學神王小美也沒找出任何錯誤。

她也被這個完美的步驟和答案折服了。

“很好!”韓老師長出了一口氣:“這個步驟很完美,很正確。沒想到張謙同學是深藏不露啊,坐下吧,放過你這一回了。”

全班皆驚!

那些等着看他笑話的人全都傻了!

怎麼可能?一個排名倒數的學渣怎麼可能!

“謝謝老師!”張謙鬆了口氣,一屁股坐了下去,然而一坐下去就習慣性的想要趴在桌子上。

“待會下課跟我到辦公室去一趟!”韓老師大聲說。

“額好!”張謙嚇得一個激靈,不敢再睡了。

韓老師興致勃勃的開始講題了。

這一節課啊……度秒如年啊!

張謙只覺得眼皮一直在打架,一閉上眼就能睡着。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課,張謙乖乖的跟在韓老師的身後往辦公室走去。

爲了讓自己提神,一路上他的視線幾乎停留在韓老師那豐滿挺翹的屁股上。

來到辦公室,韓老師就開始語重心長的教導了起來。張謙的家庭情況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有點同情張謙,以前也經常找他談話,但是沒用,幾次之後她也就放棄了。

如今張謙居然能夠奇蹟般的用一種比老師們研討出來的方法還要厲害的方式解決有史以來最難的數學題,這就不得不讓她刮目相看了。本着爲每一個學生負責的原則,她再次給張謙訓起了話。

訓話完畢,張謙回到了教室繼續睡…繼續上課。

今天是週六,因爲週日休息一天,所以下午早放了學。

坐在回家的大巴車上,張謙思緒萬千。

今天到底怎麼了?難不成真的撞邪了?我怎麼可能會解出那道題?而且爲什麼老師們講的東西我居然全都能聽懂看懂?

難道……我是一個被上天隱藏起來的天才?

想到這,張謙忍不住激動了,既然是天才,那就不能讓我的才華埋沒,我得好好學習了!

一個小時之後,天色慢慢有些黑了,張謙回到了家。

他家在農村,平時住校,一週也只能回一次家。

自從他爸被抓之後,這個家就越來越破敗了。

本來村裏人就因爲他老爸被抓看不起他們,再加上張謙學習又不好,所以村裏人更看不起他們了。左鄰右舍的鄰居看到他也權當沒看見,他主動打了幾個招呼,鄰居們只是嗯啊的回答了一句,連正眼都不瞧他。

他臉色一暗,默默地打開家門。

老媽正在忙着做飯。往常只要是他回到家,老媽必定得忙活一下午,晚飯的一桌子菜必定全都是他喜歡的。

“回來了。”老媽聽到聲音,樂呵呵的走了出來幫張謙拿着書包:“趕緊洗洗手等着吧,飯快好了。”

“媽。”張謙叫了一聲。

“有什麼話吃飯的時候再說,鍋裏還燉着肉呢,我得看着點別讓它糊了。快去洗手去!”

老媽今年不到40歲,但是那佝僂的脊背和滿臉的皺紋讓她看起來活像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太。

張謙心裏一酸。

洗好了手,他坐在飯桌上,拿起筷子叨起一塊紅燒肉放進了嘴裏,非常好吃。

“好吃吧!”

“好吃!媽你也吃點。”

“我不愛吃這些油膩的東西,你多吃點。”老媽不停的給他夾菜,嘴裏喋喋不休的唸叨:“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需要的營養多,學習又累,多吃點好好補充補充。”

張謙一邊吃一邊聽,眼眶突然就紅了。

他看到了老媽那袖口的補丁和手上的裂口。

因爲老爸被抓,他還要上學,所以這個家庭的負擔很重,全都落在了老媽的身上。

老媽平時種地,收入很低,所以她就只能平日裏靠着編竹筐賣錢。所以她的手上不但佈滿了細小的裂口,還滿是那種竹子的綠色,洗都洗不掉。

他擦了擦眼淚,擡起頭看着母親那斑白的鬢角:“媽,我對不起你。”

“怎麼了這是?好好的怎麼哭了?說什麼胡話呢。”老媽手忙腳亂的給他找毛巾去了。

他看着母親的背影,突然覺得,以前的自己真不是個東西。

拿着乾淨的毛巾,張謙擦乾了眼淚:“媽,我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學!”

“好!”老媽笑的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了:“我相信你!”

吃完了飯,張謙搶着刷碗。

晚上十點,他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按理說頭天晚上去網吧包了夜,今晚應該很快就能睡着纔對,但是他的心裏滿滿當當的全是今天的怪事、老媽的辛苦和對於過往的慚愧。

以前的自己也不是沒努力過,但是他的腦子似乎天生就不適合學習,聽什麼都不懂。後來老爸被抓了之後他就更自暴自棄了。

名牌大學?那隻能是夢中的存在。

而現在,他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一個天才的大腦,今天這一天,各個學科的東西全都一聽就明白一看就懂,這讓他看到了曙光。

“我的腦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怎麼今天這麼奇怪?”他躺在牀上自言自語着。

“沒出問題,因爲我重新開發了你的大腦。”一個低沉的男聲突然在他腦子裏響了起來。

“誰!”張謙大驚失色,坐起身低聲問道。

“別找了,我在你腦子裏。”

“你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在我腦子裏?”

“我是超級系統。” “超級系統?”張謙聽得一愣一愣的。

“你別管我是什麼了,你只需要知道是我改變了你的大腦就行了。”

我能不管嗎?你在我腦子裏啊!

鬼才知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萬一對我有害處呢!

“放心好了,我對你是無害的。但是對那些東西就不一樣了。”

“額?”

“我是超級系統,全稱是‘超級惡靈系統’。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誕生的,也不知道我誕生在何處。我有着無限的壽命和強大的能力,但是我很無聊,所以我四處遊蕩,尋找着合適的人成爲我的宿主,然後幫助宿主取得一些成就,而我,就享受着這個過程,這個過程會讓我不再無聊。”

張謙默默地聽着。

“前不久,上一個宿主壽終正寢,我也就繼續漂泊,最終找上了你,你的運氣不錯。”

“通過探測你的思想,我看到了一個被囚禁的靈魂。你渴望學習拔尖、渴望成爲人上人、渴望改變你的現狀,但是你卻有心無力。所以我就幫了你一個小忙,重新開發了你的大腦,讓你可以輕輕鬆鬆的學會任何知識並且熟練的運用。”

張謙恍然大悟,難怪今天我這麼奇怪!

“那你能不能讓我一夜暴富,比如中個彩票什麼的?”張謙趕緊問。

“我現在的力量太弱,所以不能。”

“你說你現在的力量…太弱?”張謙傻了,你特麼太弱都能開發我的大腦讓我這麼牛逼,那你很強的時候得多麼變態啊!

“對,我的力量還可以提升。提升之後不但可以繼續開發你的大腦,還可以增強你的體質甚至提升你的氣運。氣運增強到一定的地步,想要一夜暴富也不是難事。”

“那怎麼才能讓你的力量增強?”

“我剛纔說了,我的全稱是‘超級惡靈系統’,對你無害但卻是那些東西的天敵。而我所說的那些東西,就是超能量體和具現超能量體。”

“啊?”張謙一頭霧水。

“通俗來講,就是你們口中的妖魔鬼怪。”

張謙愣了,滿腦子都是相信科學反對封建迷信。

“妖魔鬼怪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你看不到或者看不出來而已。然而我要說的重點是,如果我想要提升力量,就必須吸收這些東西。”

“那你就去吸收啊!”

“……我不能直接吸收,需要宿主的幫忙。”

“怎麼幫?”

“收服他們。”

“收服他們?”張謙傻了:“我怎麼可能會是它們的對手?”

“沒關係,我現在的力量可以開發你的眼睛,讓你直接看到它們,我再送你一把可以傷到他們的武器和兩個幫手,這是我目前的力量能做到的極限了。”

“武器?幫手?”

“我先開啓你的天眼吧!”系統剛剛說完,李成才就覺得自己的視線突然一花,然後很快又清晰了。

他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切!

因爲長期泡網吧,所以他的眼睛已經有些近視了,但是現在,他的視力居然完全恢復了,看什麼東西都是纖毫畢現!

作爲一個從小生長在農村的孩子,他聽說過很多的民間傳說,山精水怪、魑魅魍魎,各種各樣的靈異事物都有耳聞,所以對於這些鬼怪,他是半信半疑的。

然而現在,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臉發現不是在做夢之後,開始從半信半疑變成慢慢相信了。

隨便一句話就能恢復自己的視力,而且還能讓自己從一個學渣變成超級學霸,他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

“喏,這是我送你的武器。”

張謙突然覺得手裏多出了一個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酒瓶子。

上面有個標籤,寫着四個大字——‘xx啤酒’。

“這……”張謙一頭黑線。

“別小瞧這東西,它可是對付鬼怪的利器!瞅誰不順眼一瓶子幹倒!”

張謙心說狗屁啊!我會被他們一下子幹倒的好嗎?這玩意真的有用嗎?

“這其實是封魔瓶,你把鬼怪揍服了之後就可以用它收起來,然後我就可以吸收了。”

“糊弄誰呢!就靠一個xx啤酒的空瓶子?”

“你懂什麼,這是僞裝!”系統沒好氣的說,“好了,你現在可以看到我送你的那兩個幫手了。”

張謙趕緊四處張望,卻沒看到一個人影。

然而就在他疑惑的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突然,一張恐怖的大臉出現在他面前。

這張臉很白,特別白,非常白!

而且眼眶是空的,微微張着嘴,露着一嘴尖利的牙齒!

張謙嚇得驚叫了一聲。然後他纔看明白,這是一個穿着古代兵士甲冑的壯漢。

壯漢身邊還有一個壯漢,也是白麪無眼一口獠牙。

兩個壯漢單膝跪地一抱拳:“參見主公!”

張謙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唾沫。

“他們是鬼卒。生前是古代戰場上士兵,戰鬥力還可以,只要不碰上什麼難纏的厲鬼就沒什麼問題。”系統介紹道。

張謙穩定了一下心神,試探着問:“你們叫什麼名字?”

“啓稟主公,屬下死的時間太長了,早已忘記了自己姓名。您可以叫我小兵甲,這是我兄弟,您可以叫他小兵乙。”

“快起來吧。”

“謝主公!”小兵甲乙齊聲說道,然後站起身看着張謙,似乎在等待他的命令。

“我說,他們不會來幹-我吧?”張謙的聲音有些發顫。

“把心放在肚子裏,他們完全受你控制,不會有任何叛逆之心。”系統的聲音有些疲憊了:“今天辦的事有點多了,我得休息一下,明天見了。”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老媽的聲音:“小謙,剛纔聽你叫了一聲,怎麼了?”

張謙一愣,趕緊說:“哦沒事,剛纔不小心從牀上掉下來了。”

“多大的人了還從牀上掉下來,早點睡哈。”

“哦好嘞!”

老媽回屋睡覺去了,張謙趕緊問系統:“喂!我媽不會看到他們倆吧?”

“不會,你媽是普通人,看不到鬼卒,我休息去了,別打擾我了。”

系統沒動靜了。

張謙看着這兩個鬼卒,心裏嘣嘣直跳。

這怎麼就畫風突變了呢?!

而且這畫風不但突變了還非常的驚悚!

這兩個鬼卒眼眶是空的,黑洞洞的,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說…你們兩個沒必要一直盯着我看吧。”張謙的聲音有些發抖。

兩個鬼卒趕緊低頭:“請主公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