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守雙手在虛空揉球,一團團的光芒繚繞的能量從手中噴涌,在雙手的揉球一樣的狀態下慢慢的形成了一個淡淡的能量球。

猛然,守對著櫻滿集就是狠狠一個拍擊。

櫻滿集慘叫起來,張大嘴巴,但是背後的能量卻是被拍入了櫻滿集的體內,能量瘋狂的遊走著。

肉眼可見的,櫻滿集的傷勢快速的癒合,快速的恢復。

她以前經常為禍亂夜斗療傷,不是夜斗自己不會修復自己,但是,很多時候,自己治療自己的身體……嗯,不能說很垃圾,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自己能夠感受到效果,然而,一般情況下,自己永遠無法全面的修復自己,怎麼說呢?可能也和看病類似吧,有一些部分你看別人是一針見血,但是你看自己,當然,不是說什麼都看不出來,的的確確是有一種當局者迷的狀態,這種情況是很迷的,但是確實是有,而且大部分人都有這樣的情況。

然後,夜斗也比較難以靜心學慣用自己的能力作用在醫學上面。

作為守護靈,還有魂器,雖然為非凡生物,但是身體結構和凡人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的,頂多不會留下屍體就是了…… 不整不知道,一整嚇一跳。

淺川千秋自從在走廊上撿到小人兒的那天起算,總共算起來的時間也不過才十來天,但是她整理出來的東西卻是一袋一袋的多得要命,兩隻手絕對拿不過、拎不動。

因爲手上還要穩穩地抱着小人兒確保即使在車上或者人流量多的地方都沒有任何意外,所以最後她也只能從牀底下拿出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全部一股腦兒卻分門別類一袋一袋地塞進去。

於是,一手抱着一隻小包子,一手拎着行李箱,肩上還揹着一隻包的淺川千秋就這麼踏上了去往神奈川的新幹線。

在其他人看來,這是明顯的帶着孩子回孃家的架勢,而且因爲她手裏還抱着一個孩子的緣故,在她剛上來找位置的時候,一個眉目清秀的女孩子就衝她招手了。

“姐姐,你坐這邊吧,這邊有空位。”

“謝謝。”

淺川千秋笑着道謝後也就順着她的好意坐下了。

她拿個大行李,所以爲了避免給其他乘客造成不便,剛剛辦理行李運送了,沒想到等她再上來找位置的時候居然已經滿了。這時候有人發出了善意,她也接受了。

一是這邊是自由席本來就隨便坐,二是……別看小包子這麼小的樣子,她單手抱了這麼久,就算中途換過手,但憑她這瘦弱的手臂和沒多少的臂力,早就有些撐不住了。

因此,坐下之後,她就把因爲在家裏睡飽了而醒來之後睜着眼睛有些好奇地瞅着周圍環境貌似興致不改的小人兒放在自己的腿上,任由他歪着頭打量着這新奇的一切。

“姐姐,你的寶寶好可愛。”

那個女孩子坐在裏面靠窗的位置,見小人兒滴溜溜地轉着大眼睛,靈氣十足的模樣,一下子就被萌到了,特意轉了個身湊近了點仔細看。

“小幸,來,和姐姐打個招呼。”

淺川千秋一聽她的話就知道這孩子被小幸這無視年齡無視性別的無敵魅力所征服,當下就笑着一手攬着小人兒的腰固定着他,一手握起他的小手擡了起來揮了揮。

肉呼呼的小饅頭似的小手鬆鬆地握着,擡起來的時候小拳頭上下搖了一搖,加上今天淺川千秋特意給換上的貓咪裝,活脫脫一隻可愛的小貓咪。

喵~

“哇,好可愛,好像小貓咪啊!”

女孩子的兩隻眼睛裏立時被紅心給填滿了,如果不是礙於這還是陌生人不太熟悉,肯定直接衝上去抱過來啃幾口再說。

被誇獎也一點都不高興的幸村精市:“……”

幸村精市看着這貌似有化身狼人衝動的女孩,雙腳踩上淺川千秋的大腿慢慢地站了起來,一個轉身動作還顫顫巍巍的就撲進了她的懷裏,把小腦袋埋進她的胸口不肯出來了。

“寶寶是叫小幸啊。啊,小幸害羞了。嚶嚶嚶,好可愛啊。”好想親一口啊,可是會被當成怪阿姨的吧?

那個女孩子見此更是被萌得不行,兩隻手捧着自己的臉蛋兒發起了花癡。可顧忌到自己還這麼年輕就被當成怪阿姨這殘忍的可能性,生生地忍了下來。

據說害羞了的幸村精市:“……”

之前只是因爲他變小之後看到一切的視野都不一樣了,所以他有些新奇地四處看看,沒想到淺川千秋就被這麼個女孩子叫了過來來這邊坐下了。

早知道會遇到這麼個女孩,他……他一定接着自己的優勢儘早找到一個好位置。嗯,他下次注意。

“小幸,是困了,想要睡了嗎?”

淺川千秋對於她的話但笑不語,只是微笑着摸了摸小人兒的小臉蛋,輕輕地問着。

幸村精市近距離地看着她眼裏毫無掩飾的寵溺和喜愛,搖了搖頭,卻是兩條小手臂抱住她的脖子,把小腦袋埋進她的頸窩多蹭了幾下,像是在撒嬌。

“小幸一直待在家裏不怎麼出來,大概是見到這麼多人有些怕了。”

淺川千秋轉頭對着神色有些擔憂的女孩子解釋了一句,隨後身子往後一趟靠在椅背上,就讓小人兒維持着這樣依靠着她的姿勢。

長相平凡卻一身溫柔氣質的媽媽,模樣精緻卻依賴着媽媽的可愛兒子……這氣氛簡直不能更美好了。

“姐姐,我可以給你和小幸拍一張照嗎?”

女孩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下定決心從包裏拿出了手機有些小心翼翼地問着,大大的眼裏滿是期冀和忐忑的色彩。

事實上,對於公衆人物來說,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擺脫不了被人拍照的命運,所以他們很是淡然。然而對於其他人來說,招呼都不打地拍照卻是很失禮的。

而女孩想到自己拍了照後肯定會和其他人分享,所以她還是問了。

淺川千秋楞了楞,低頭看了一眼同樣擡起頭看她彷彿也聽到了這個問題的小幸,隨後對女孩抱歉地笑笑,邊壓低聲音,邊往她那邊湊了過去,擺出了一副“我有小祕密要告訴你”的模樣。

女孩被她這神祕兮兮彷彿不能被其他人看到的樣子給驚訝到了。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隱情?

這麼一想,她立刻來了興致,同樣擡頭看了看四周剛剛因爲看到小包子太可愛而吸引過來的人,見他們已經不再看這邊了,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姐姐,你說吧。”

淺川千秋看這女孩的樣子差點笑了出來,不過還是把笑意壓了下去,湊近她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小幸的爸爸是公衆人物,他的模樣和身份都是必須保密的,所以很抱歉呢,不能隨便拍照了。”

快穿世界之我想活下去 她說的也沒錯,幸村精市已經有了兒子,外界包括他的隊友卻是一直都不知道。這麼看來,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大概是想給他的妻子和孩子一個平靜的不被媒體干擾的生活吧?

既然他是這麼想,也是這麼做的,她自然不能隨意把小幸的存在公開,給他們引來麻煩。現在她防患於未然而已,之前在路上的時候也是給小幸戴上了帽子不讓其他人看見的。

“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不要告訴其他人喲~”

只是這女孩是純粹喜歡小幸纔想拍照留念一下,所以淺川千秋瞭解她的心理,食指放在脣邊輕噓了一下,又調皮地眨了眨眼,把它當成兩個人之間的小祕密來處理。

這個年紀的女孩對於女生之間的小祕密可是會保密得很的,就像一直守着自己暗戀的男生到底是誰一樣。

“姐姐,我會的,我一定不會隨便告訴其他人。”

果然,女孩立刻鄭重其事地發誓,臉色那叫一個嚴肅啊。

從頭看到尾並且聽清楚兩個人之間對話的幸村精市真的無奈了。

雖說不能全部,但他也差不多能猜出淺川千秋在想些什麼。只是就因爲明白,所以纔有些哭笑不得。

哪怕淺川千秋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爲幸村精市着想的目的,他現在變小了,這個祕密也不是能被其他人知道的。但是一想到她的想法,他就覺得怎麼都有些不太舒服。

齜了齜上下只有兩顆白白的小嫩牙,瞅着淺川千秋頸窩間白皙的還散發着些許體香的皮膚,他低下頭一口就咬了下去。

只是總共也才那麼點大的四顆牙齒,力氣又不大,這麼一口咬下去,只感覺到脖子那邊有些溼潤的淺川千秋根本沒當回事,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撫了兩下。

無力的幸村精市:“……”

這麼幼稚的人一定不是他!這麼悲催的人一定不是他!這麼憂桑的人一定不是他!

接下去的行程就簡單多了,幸村精市半眯着眼窩在淺川千秋的懷裏,做足了“沒出過門這一次出來見到生人有些害怕有些害羞所以躲在媽媽懷裏小貝比”的模樣。

實則……豎起耳朵聽着。

因爲淺川千秋正壓低聲音和那個女孩子講述自己帶孩子的辛苦,偶爾說起來的時候還順帶自豪地誇讚兩句“我家的小幸可好帶了”“我家小幸乖吧”“我家小幸最可愛了”。

頻頻引得那女孩露出羨慕喜愛神色後,更是揚着下巴擺出了一副“我家小幸是天底下最可愛最萌最乖最貼心最懂事最最最好的孩子”的模樣,很有一番爲人父母的自豪感,選擇性忽略了這是她半路撿回來的萌娃的事實。

相談甚好,女孩眨巴着大眼睛問道:“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

淺川千秋同樣眨了眨眼睛,想起兩人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的事實,卻也沒有隱瞞:“淺川千秋。”

沒想到女孩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卻是情緒更激動了,差點從座位上蹦了起來,難掩激動地握住她的手都有些顫抖,一雙眼睛霎時亮了起來:

“姐姐,你是不是丸川書店的那個從立海大畢業的又寫小說又畫漫畫的淺川千秋?”

“嗯?你知道我?”

淺川千秋疑惑地歪了歪頭,顯然沒想到自己的名氣居然大到路上隨意遇到的一個女孩都知道她的程度。

“是啊。我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長澤洋子,也是立海大的。學姐你知道嗎?你們那一屆出的人才太多了,現在立海大都還以你們爲榮的。學姐你的小說和漫畫我們可都是在看的,大家平時還會聊一聊,猜測下一本是什麼內容的。”

長澤洋子激動地一張小臉上浮現了紅暈,見淺川千秋看着她低了低頭有些看到偶像的不好意思,不過隨即想起了什麼急忙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最新發售的一期漫畫來雙手捧着遞到了她的面前,眼巴巴地瞅着她:

“學姐,你給我籤個名唄。”

淺川千秋雖然發行了很多小說和漫畫,卻是一次籤售會也沒有舉行過,那些個帶着簽名的自然就成爲了粉絲們的珍藏。

女王駕到暗夜黑帝請抓牢 但能不能早得到消息把數量有限的簽名版搶到手……這本身就有很多要求了。

對於學生來說,雖然用零花錢買點小說和漫畫還是可以支撐得住的,但是要起早去搶什麼的,還要看時間湊不湊巧。時間不巧,他們就需要翹課去了,還不一定能搶到,真心悲催。

對於長澤洋子來說,能偶然在新幹線上遇到偶像,近距離和偶像聊天,還能得到偶像的簽名那是一件足以讓整個班級,不,整個學校喜歡淺川千秋的學生們都會羨慕嫉妒恨的事情。

這在以前,她根本白日做夢都不敢想象好麼?!偏偏今天居然就遇到了。

果然上帝是看她善良,所以送了這麼一份大禮給她吧?嚶嚶嚶,她就知道做人善良沒錯啊哈哈。

淺川千秋微微一想倒也明白了小女生的想法,想想那個時候學校裏的小女生們對於網球社那羣人的追逐也明白了這其中的滋味,笑着接過筆在一旁寫了一句“洋子醬,加油!——by淺川千秋”

長澤洋子接過之後緊緊地把那本漫畫放在胸口,死死地壓抑着到了嘴邊的尖叫,撫摸着漫畫的動作像是在撫摸自己最心愛的物品。

淺川千秋低頭看了眼懷裏似乎也被眼前長澤洋子的模樣給驚訝到了而正扭過頭瞪着眼睛看着的小人兒,寵溺地點了點他的小鼻子。

擡頭看着長澤洋子還是有些激動的樣子笑笑也不說話,這麼有活力有朝氣的樣子,她也很久沒有見過了,挺好的。

原本東京和神奈川之間也只有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選擇新幹線,那時間就縮水了一半,淺川千秋笑着朝幫她拿了行李之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的長澤洋子揮了揮手,轉身招了輛出租車就上去了。

只不過在新幹線上萍水相逢而已,長澤洋子沒有不識趣地問她要聯繫方式,她也沒有主動要求交換。這樣也挺好的。

淺川千秋以前就沒去過幸村家,又沒有人帶路,所以她是一手抱着個孩子,一手拉着個行李箱,看到人就問路,一路慢騰騰地找過來的。

而就在她還慢慢地朝着目的地去的時候,難得沒有去東京找越前龍馬膩歪的幸村美佳卻是正拉着幸村雅子磨嘰着:“媽,哥哥已經好久沒有和我聯繫了,他到底在做些什麼啊?”

被拉住了顯然已經被唸叨很久的幸村雅子無奈地揉了揉額角,拍了拍她的手,“美佳,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精市這麼說應該是有他的道理的,我們等等就好。”

“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去啊,這都已經快半個月了,要是哥哥再不聯繫我,我……”

幸村美佳皺着眉說到了這裏卻是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幸村精市在哪裏,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她當即狡黠地笑了,“我就去東京!”

“你是要去找龍馬吧。”

聞言幸村雅子嫌棄地瞥了她一眼,對她那借着尋找老哥的藉口去東京幽會小情人的手段很是明白。反正這丫頭三天兩頭去東京找她的小男朋友的,她也見怪不怪了。

有了幸村精市這麼大年紀都還不找女朋友整天和網球和網球部隊友們混在一起的前車之鑑在,幸村家對於幸村美佳現在就找男朋友的事情,雖然不會舉雙手贊成,但那是一點不贊成都沒有的。

反正越前龍馬這人看上去也不錯,更是被幸村精市親自檢驗過,他們也都見過都放心。要是真不同意,等幸村美佳也像她哥哥那樣有打光棍的趨勢,那還得了?!

幸村美佳一聽這話立時不幹了,兩手叉腰,怒瞪眼眸:

“誰說的!就算有了龍馬,我也不會忘記哥哥的好不好!我……”

她攢起了一肚子的話要繼續說什麼,門鈴就響了。

這下子,她疑惑地轉頭看了過去。這個時間點誰會過來?

不過幸村美佳也不懶,當即啪嗒啪嗒就跑了過去開門,擺出了自認比較淑女和溫柔的笑顏:“你好,你找……”

“誰”還在嘴裏,她卻在看到來人懷裏那一身白色貓咪裝扭過頭露出那一張她分外熟悉的小臉蛋兒的時候,楞在了當場。

臥……臥槽,這絕對是她今天開門的方式不對吧!

幸村美佳木着臉“啪”一聲把門當着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淺川千秋的面給關上了,然後在幸村精市明白了什麼的那滿臉黑線中再次迅速打開。

臥槽!她一定是眼花了,媽媽救命!她居然看見他哥哥的老婆帶着一個dna都不用驗就知道是他的種的兒子上門了啊qaq

媽媽,我們家不是豪門,爲什麼也會有這種事情啊?果然是哥哥太漂亮,樹大招風嗎嚶嚶嚶。

幸村美佳一腦補,立時淚奔了。

淺川千秋剛剛張口要說話,就見那個當着她的面開門關門又開門的和幸村精市長得有些相似明顯是他妹妹的女孩哭喪着臉飛奔進去了,只留着空蕩蕩的玄關給她。

淺川千秋準備安慰她讓她不要太激動的手還伸在半空中沒有收回,人已經不見了。

冷風那個吹喲~

幸村妹妹是……怎麼了?

幸村雅子本來是等着幸村美佳開門把人請進來的,結果“砰”的一聲那麼重的關門聲就把她給震得端着茶杯的手都抖了一抖。

剛以爲沒什麼問題結果開門聲又來了,緊接着啪嗒啪嗒的明顯是跑的聲音也傳過來了,她疑惑地轉過頭去,卻看見幸村美佳一臉驚恐地跑了過來,手還指着玄關的方向。

“媽,媽,外面,外面有……”

到底發生了什麼,幸村美佳居然話都說不清楚了?

幸村雅子一直堅持着耳聽爲虛眼見爲實的真理,因此,不理這個明顯被什麼震驚到了思緒不清的丫頭,當即腳步不停地往外走。

可,她一踏出客廳,從那還沒有關上的門處看去,卻一眼就看到了……

一個女孩抱着個和他兒子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的娃娃就那麼蕭索地站在門口,旁邊還有一隻大大的行李箱,貌似是要上門來找人負責打定沒解決就不回去的架勢。

艾瑪,今天天氣真好,她都出現幻覺了。

幸村雅子望了望遠處有些刺眼的陽光感到有些頭暈,閉上眼睛又重新睜開,發現那幻覺還沒有消失,拍拍額頭當即暗歎一句“人老了真是沒辦法”,腳步一轉就重新回了客廳。

淺川千秋抱着小人兒看着那和幸村精市有些相似的應該是幸村媽媽的婦女,就這麼一出現看了她一眼就又重新回去了,剛張到一半的嘴就又閉上了。

幸村媽媽……這又是怎麼了?

而幸村精市就那麼站在大開的門外看着自家母親和妹妹的行爲,額頭上的黑線已經多到可以抹下來盛滿一大碗麪條了。

媽,美佳,你們太……丟人了。

本來這一章到3000多的時候是要截掉算一章的,可是想到上一章說過這一章幸村媽媽要出場,所以全部發了,我沒有食言(^w^

謝謝花飛花舞花漫天、漫漫、沐玖的地雷【又是熟人啊,麼一個 非凡力量被守狠狠的拍打入櫻滿集的體內,然後拍打在櫻滿集背上的小手就收回一定距離,然後化掌為指,一下下點擊在櫻滿集背後一個個點上面。

肉眼是無法看到什麼的,但是真實之眼之中,櫻滿集的背後亮起了數十個光點,正是守所用的手指點的地方。

櫻滿集也感覺背後彷彿一根根刺刺入一般。

但是在痛苦后卻是溫熱。

守在櫻滿集背後收回點擊在櫻滿集身上的手,雙手在半空中轉了個圈,雙眼慢慢的閉上。

櫻滿集的身體情況在進入櫻滿集體內的能量的反饋讓守漸漸的感知到,控制著自己的力量,讓非凡力量用醫用方式將破裂的肌肉內臟撫平,這自然是讓櫻滿集無比痛苦,就和骨折被扭回正常狀態的時候一樣,雖然沒有達到骨折痛苦的程度,但是也是讓櫻滿集感覺到瞬間的痛苦。

守的經驗很足,幾下用力,就是雙手幾次向前推,能力在推的時候在幾處立刻推進,將受傷,肌肉或組織捲曲受傷的地方。

釋放出力量注入櫻滿集的體內,將受到巨力衝撞之後腫脹起來的地方都修復,將破損的地方修復。

櫻滿集則是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輕鬆,那巨大的痛苦不斷的消失,自然是非常的驚訝的。

他明白這是守的幫忙,輕輕的說道:「謝謝……」

守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櫻滿集的直覺發出了警報,一下子張開了眼睛。

環顧了一下,發現了一個鬼影,它穿透了建築物進來,看到了櫻滿集兩個人,立刻努力的飄蕩過來。

櫻滿集說道:「有幽魂!……」

聽到櫻滿集的話,守立刻就是收回手,拍地而起,轉頭對著幽魂就是一巴掌拍打了出去。

幽魂發出尖銳而可怖的聲音,抓住守的那隻手,但是愣了愣,轉而向櫻滿集所在的地方進行移動。

守所魂器,身體也非肉體,所以魂類怪物堆她造成的傷害比較有限,額,咳咳咳,是附身型魂類怪物頂多對她造成類似物理攻擊一樣的攻擊。

在幽魂發愣的時候,守就是一拳頭打過去,打穿了幽魂,但是並不是沒有對幽魂造成傷害。

大部分的魂類怪物都沒有實體,類似元素怪物,只不過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弱點,類似網游的數據體質,一般只有被傷害到一定程度才會死掉,死掉也就會消失掉。

幽魂不住的想要向櫻滿集所在的地方移動飄過去,但是卻被守不住的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