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等人離開天罰之地后,出現在了天帝宮之中。

宮棟和伏皇等人知道后,立即安排酒宴,眾多強者齊聚帝宮。

這個時候,雷霽來到顧銘身邊,目光之中卻有著一股為難的神色。

此時雷霽已經達到了二品神王境,可謂是進步非常的大,至於鐵牛在慢了一些,但也達到了八品天神境。

「雷家主,你有什麼事嗎?」

顧銘看到他的樣子,開口詢問,臉上閃過一抹好奇之色。

顧銘的聲音落下,大殿內的眾人齊齊看了過來。

雖然雷霽是宮棟的徒弟,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和顧銘之間還有著另外一層關係,所以眾人只是出於好奇,這才看過來。

雷霽苦笑一下,急忙說道:「主人,有些事,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他這樣一說,更加激動起了顧銘的好奇,開口問道:「雷家主有什麼事直說就是,不必顧慮!」

雷霽聞言點了點頭,然後一咬牙開口說道:「屬下離開仙界已經太久,我怕家族發生變故,所以想問主人何時重返仙界?」

雷霽忐忑不安的看著顧銘,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問道:「我不擔心別人,只是擔心小女芮婉。」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輕聲說道:「即便你不說,我也正要說這件事。」

說著,顧銘目光看向咎安等人。

「這裡的事情已經結束,我也需要離開這裡,但是我想把你們全部帶走。」

「一是因為這裡的條件太差,二是因為天道分身。」

「這次出去,便是我與他的決戰,他手中到底有多少力量,我並不知道。所以,為了萬界的安危,我必須這麼做!」

顧銘的聲音落下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屬下願意追隨主人,斬滅天道分身以及他的勢力!」

顧銘聽后,大喝一聲:「好!」

「一個月後,我們返回仙界,待我滅掉天道分身,打開神界通道之時,便是我們飛入神界之日!」

……

「父皇?!」

當龍寇出現在龍千兒面前時,龍千兒徹底愣住了,淚水瞬間流了下來。

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的父皇還活著。

龍寇看著龍千兒,老淚也落了下來,身形一閃,來到龍千兒身邊,一把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裡。

「我的乖女兒,父皇終於見到你了!」

龍寇哭泣的說道。

此時的龍寇比龍千兒哭的還要厲害,就跟一個孩子一樣。

龍千兒還處於懵懵的狀態,難以置信的趴在龍寇的懷裡。

不知道多少萬年了,她終於再次可以躲到父親的懷裡哭泣,她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顫抖著雙手,慢慢的抱住龍寇,頓時心中那份不真實瞬間消失。

「父皇真的是你嗎?」龍千兒還是有些不相信,抬起頭,看著龍寇輕聲問道。

龍寇鬆開龍千兒,抓著她的兩個肩膀,流著淚水笑著,「是我,我是你的父皇!」

「好了,都不知道活了幾個紀的人了,竟然哭的跟個孩子似的,也不怕大家笑話!」

這時,朱鳳出現在二人身邊。

「我看誰敢笑,我見到自己的女兒還不能哭了嗎?」

龍寇瞪了朱鳳一眼,隨即擦掉了眼淚。

「鳳姨,你們都活著?」

龍千兒驚訝的看著朱鳳,以及她身後的二十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同時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這個驚喜真的是嚇到她了。

朱鳳笑了笑,「我們自然活著,神界被毀,我想大部分也都還活著,只是具體在哪裡,根本沒有人知道。」

說闃,朱鳳走向魔水芸,拉住她的手,微微一笑:「怎麼,不認識鳳姨了嗎?」

「鳳姨,你們都活著,那我父皇呢?」魔水芸默默的流著淚水,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朱鳳苦笑一下,微微搖頭,「當年大戰,神界坍塌,最後是盤古大神出手,這才將天道抓住,但也付出慘重的代價。」

「盤古大神隕落,化身為宇宙黑洞。當年萬重山一戰,我們打掃戰場時,並沒有找到你父皇的屍體。」

魔水芸一聽,低下了頭,「我父皇真的死了嗎?」

說完,魔水芸轉身默默的離開。

朱鳳想要叫住她,張了幾次嘴,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水芸侄女,我們雖然沒有發現老魔的屍體,可並不代表他就死了,或許他跟我們一樣,不知道降臨在哪一界了,或許他還在神界也有可能!」

龍寇看著魔水芸的背影說道。

魔水芸聞方身體一顫,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向龍寇。

龍寇微微一笑,「你看我們都在,你父皇也一定還活著,只是我們不知道他在哪罷了。我們會幫你尋找你父皇的。」 聽了龍寇的話,魔水芸的臉色好了很多。

「謝謝龍伯伯鳳姨,我一定會找到我父皇的!」魔水芸擦掉淚水,眼中多了一份堅定。

龍千兒走過去,拉著她著的手,輕聲說道:「水芸,還有我們,還有老公,我相信老公一定會幫你的。」

「嗯!我知道了!」魔水芸重重的點頭。

「千兒姐,你快來呀,思雨不知道怎麼了,突然不停的嘔吐。」

這時,林佳從外面跑了進來,神情很是緊張。

龍千兒一怔,這是什麼情況,她們可以算是神了,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隨即直接身形一閃,來到了秦思雨的房間。

此時秦思雨臉色蒼白,不停的乾嘔著。

「思雨,你怎麼了?」龍千兒上前檢查,但是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頓時十分的疑惑。

「她有身孕了!」

朱鳳突然出現在房間內,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鳳姨,你說什麼?」龍千兒驚呼:「你說思雨妹妹懷有身孕了?」

朱鳳點了點頭,笑道:「沒錯!」

她的話一出,不僅龍千兒愣住了,滿房間的人都傻眼了。

秦思雨懷孕了,孩子是誰的?

要知道顧銘已經快十年沒有回來了。

瞬間,所有人的眼中都閃過一抹憤怒。

龍千兒緊鎖眉頭,眼中閃過一抹殺氣,秦思雨更是一臉懵。

「不,這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懷孕,老公已經快十年沒有回來了!我……」

秦思雨頓時哭了,她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這件事。

龍千兒聽了秦思雨的話,心中也是十分的疑惑。

以她對秦思雨等眾多女人的了解,她們根本不可能背叛顧銘,更不會做出對不起顧銘的事情。

可是眼前這件事怎麼解釋?

「好了,這事怪我,是我沒有把話說清楚!」

朱鳳發現氣氛有些不對,隨即明白了過來,急忙開口解釋道:「孩子是顧銘的,因為你們體質的原因,所以才造成現在這種情況。」

「小傢伙已經在她肚子里呆了幾十年了,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千兒,你母親生你時,你可是在你母親的肚子整整呆了十萬年。」

「水芸的時間比你還要長,好像呆了十六萬年。」

朱鳳微微一笑,走到秦思雨面前,輕輕的擦掉她的淚水,安慰道:「以後可就有你遭罪的了,這個小傢伙恐怕不呆上個幾十萬年,是絕對不會出生的。」

「阿姨,你說的是真的嗎?」秦思雨問道。

朱鳳點了點頭,「當然,我怎麼可能拿這種事來騙你呢!好了,這是一件開心的事情,應該高興才對!」

「像我們這樣的女人,想要懷孕是十分困難的,而且懷孕后也是一個非常漫長的等待。」

「所以,你不用擔心太多。」

秦思雨聽后,開心的笑了起來,重重的點頭。

龍千兒等人了朱鳳的話,臉上不由的閃過一抹尷尬之色,「思雨,對不起!我們不應該懷疑你!」

「千兒姐,我沒有怪你,如果換成我是你們的話,我也會有那種想法。」秦思雨說著,再次乾嘔了起來。

看著秦思雨的樣子,朱鳳笑了笑,「我來幫你吧!」

說著,一道混沌之力輸入秦思雨的體內。

當混沌之力進入秦思雨的身體后,瞬間消失。

「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小傢伙!」朱鳳微微一笑,「好了,沒事了。等你將體內的仙力全部轉化為混沌之力后,就徹底沒事了!」

說完,朱鳳的目光從眾女身上掃過。

「哦?」

當目光落在龍千兒的肚子上時,不由的驚喜的笑了起來。

龍千兒疑惑的看著朱鳳,不解的問道:「鳳姨,你笑什麼?」

「真是個傻孩子!你也有了身孕,難道你不知道嗎?」

聽了朱鳳的話,龍千兒一怔,隨即神識立即查看起來。

果然,她看見一個非常非常小的生命存在。

頓時激動不已。

「這就是我的孩子嗎?」龍千兒的臉上露出一抹異樣的激動之色。

龍千兒和秦思雨懷孕的事,瞬間傳遍了整個西域帝宮,所有人都是異常的激動。

夜尊等人更是送來了各種珍貴的資源。

而龍寇更是大方,直接幫助秦思雨將仙力轉換成了混沌之力。

對於這一切,顧銘並不知道。

此時的他正準備著返回仙界。

轉眼一個月過去,顧銘將所有奧義族人收入生命之戒中,便帶著雷霽還有鐵牛,來到當初進入奧義之地二層的入口處。

「走吧,我們回去!」

顧銘說著,手臂伸出,此時十指如飛,一道奇異的法訣打出,接著身前便有著一道虛空漣漪,緩緩的浮現。

在這個虛空漣漪的周圍,一道道陣紋湧現而出,環繞在虛空之中。

做完這一切,顧銘扭頭看了雷霽和鐵牛一眼,隨即走了進去。

隨著他們踏入,天地倒轉,乾坤一變,接著三人感覺身體一松,眼前的景色瞬間一變。

「這裡是奧義之地一層,我們回來了!」

顧銘微微一笑。

「我們終於回來了!」雷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滿是激動。

而鐵牛卻平靜了許多,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顧銘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要去報仇。

「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如果有事就給我傳訊。我也在去萬重山了!」

顧銘說完,身形一閃便消失在雷霽和鐵牛面前。

下一秒,他更出現在萬重山之中,站在了龍寇的店鋪門前。

顧銘推開店鋪門,走了進去。

裡面空蕩蕩的一片,根本沒有人影。

顧銘見狀,眉頭不由的一皺,沒有任何遲疑,閃身離開。

下一秒便出現在了老者的山洞之中。

「顧銘?」

當老者看到顧銘時,顯得無比的驚訝,隨即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你終於回來了!」

「前輩,我回來了。可是為什麼沒看見我岳父呢?他去哪裡了?」顧銘恭敬的向老者施了一禮。

九品主宰境!

顧銘終於能夠看透老者的實力的了,心中不由的暗驚。

他完全沒想到老者的實力僅僅只是九品主宰,這可比奧義一族弱了許多呀。

「你的實力?」

老者並沒有回答顧銘的問題,而是驚呼的大叫起來,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無上境!」顧銘輕聲說道。

老者一聽,頓時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銘。

「無,無,無上境?」老者的聲音在顫抖著。

無上鏡那可是盤古和女媧等人才有的境界,只要將無上境達到圓滿,那麼便是無上之神。

可是老者知道,想要達到無上境,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許多人都卡在界祖境,便走到了盡頭。

顧銘點了點頭。

老者一臉驚訝的看著前方的顧銘,那雙渾濁的眼睛之中有著精光閃過。

「真是沒有想到,這才過去多久的時間,你竟然已經到了這個高度!」

老者驚訝的說道,此時那蒼老的臉上滿是震驚的神色。

顧銘聽到老者的話,忍不住嘴角一斜,那張臉上浮現出一股笑容出來,此時顧銘卻是十分謙虛的說道:「付出了就有回報,我努力了!」

老者聽到顧銘的話,那又眸子之中,閃過一抹讚賞的神色,此時目光凝重的打量著顧銘。

「你太打擊人了,我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了才有今天的實力,而你僅僅才幾百年,真是的,太打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