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韓夢馨也開口對韓宇解釋道:“哥,不關寧平的事,我只是擔心你。那五個混蛋說你死定了,我一直不願意相信,只是你總不出現,我……”

“哦,那五個混蛋現在在哪?我替你去收拾它們,看它們再敢胡說八道。你老哥我就是不死身,它們死絕了我都不會死。對了,我們分開有多長時間沒見面了?”韓宇轉移話題的問道。

韓夢馨聞言答道:“已經有三天了。我們跟林珂姐姐她們一直沒有取得聯繫,也不知道她們會擔心成什麼樣子。”

聽到韓夢馨這話,韓宇不由有些歸心似箭,急忙問韓夢馨道:“那現在你們有沒有什麼還沒完成的事情? 名門第一夫人 要是沒有咱們就趕緊回去吧。”

“嗯,咱們回去。”韓夢馨點頭答道。

“公主殿下,你不能走啊。”一旁的天使見韓夢馨點頭,不由急聲叫道。

“公主?”韓宇聞言詫異的看着韓夢馨問道。

此時的韓夢馨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低聲對韓宇說道:“嗯,我的前世是天使公主,不過我還是韓夢馨,哥,你不會不認我吧?”

“認,我怎麼會不認呢。哎呀,咱們還真是親兄妹啊。”韓宇連忙答道。

“唔?”對於韓宇的後半句話,韓夢馨一臉不解的看着韓宇。只是韓宇卻沒有跟韓夢馨解釋,反而問韓夢馨道:“夢馨,那你打算怎麼辦?扔下這些天使不管?”

“它們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是韓夢馨,是人類,天使公主這個身份只是過去。即便現在我也不打算恢復天使公主的身份,只想過好身爲人類韓夢馨的這一輩子。”韓夢馨撇撇嘴答道。

“這樣啊,那咱們走吧,不用理會這幫天使,誰敢攔咱就幹掉它!”

“厄,也不用那麼野蠻。給我一點時間,我跟它們好好說說。”韓夢馨聞言連忙阻止道。

韓宇本來也只是說說而已,以他對韓夢馨的瞭解,她是肯定不會同意自己剛纔的提議的。趁着韓夢馨去說服那幫天使的工夫,韓宇抓過寧平開始詢問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裏所發生的事情。

從寧平的口中,韓宇知道了一個大概。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裏,韓夢馨切實履行了身爲天使公主的職責。先把五個天使長給廢了,扔進牢裏看押了起來,隨後接見了其他天使,選拔出新的天使長領導那幫天使。至於五個天使長的能源晶石,則被韓夢馨分別贈予了新選出來的五個天使長。

要說期間發生過什麼事情,還真是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寧平等人這幾天除了跟在韓夢馨的身邊保護韓夢馨外,也就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天使並不喜歡寧平這些人類,如果不是看在韓夢馨的面上,極有可能與寧平等人爆發衝突。而寧平等人同樣也不喜歡這幫鳥人,因爲這幫鳥人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明明就是喪家之犬,還有什麼可牛的?

對於寧平的抱怨,韓宇只當沒聽見。不過從寧平說話的口氣中可以聽出來,他對於這裏已經感到厭煩,不願意繼續待在這裏。

韓夢馨回來了,身後跟着一幫傷心欲絕的天使。韓宇很好奇韓夢馨是如何說服這幫天使的?可惜韓夢馨卻守口如瓶,不管韓宇怎麼問,她就是不說。韓宇對此也是深感無奈,讓他逼韓夢馨說,韓宇做不到。

既然不願意說,那就不說吧。至少現在可以離開了。韓宇很快就想通了這個環節,招呼韓夢馨等人隨着自己進入了領域,打算通過領域內設置下的座標返回勇氣號。

在韓宇等人想來,返回勇氣號這件事應該不會有什麼波折,但讓韓宇等人沒想到的是,當韓宇打開通往勇氣號內的通道時,卻意外的遇到了大量的水。沒有防備的韓宇等人當即就被那些水給沖走了。

這些水裏還有魚蝦,說明這並不是留守在勇氣號的林珂等人在跟自己這些人開玩笑。而這就意味着,勇氣號出事了!

有了一次教訓,雖然韓宇第二次打開通道依然面對大量涌出來的水,但韓宇等人卻逆流而上,通過了那條水道,返回了勇氣號內。剛一進入勇氣號,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對,勇氣號竟然沉沒在了水裏。

好在韓宇等人事先已經有了準備,顧不上去尋找原因,眼下最要緊的就是趕緊從這裏出去,否則就真要成爲勇氣號內的水鬼了。因爲熟門熟路,韓宇等人很快就離開了勇氣號,游到了岸邊。

看了看四周,這裏還是之前那個凍湖,只是看岸邊的情形,在自己這些人不在的時候,這裏曾經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戰鬥的殘骸依然存在,只是卻沒有看到任何的屍體。不管是自己人的還是來歷不明的敵人的。

韓宇等人上了岸,利用韓宇的能力先將衆人身上的衣服烘乾,以免着涼感冒。隨後衆人分頭行動,開始尋找留守在勇氣號的林珂等人的下落。好在沒有費太多的工夫,韓宇遇到了前來查探的安潔麗塔。

“安潔麗塔,其他人呢?”韓宇急聲詢問安潔麗塔道。

“其他人,其他人,韓宇,夢馨在哪?趕緊讓她跟我去救人。”安潔麗塔一見到韓宇就哭,在聽到韓宇的詢問以後像是猛地想起了什麼,急聲對韓宇說道。

韓宇一聽有人受傷,也顧不得去詢問安潔麗塔事情,急忙發出信號將韓夢馨等人給招了過來,隨着安潔麗塔來到了她的臨時藏身處。一進安潔麗塔的臨時住處,一股血腥味就鑽入韓宇的鼻子。再一看山洞內的情況,韓宇就感到怒氣上涌。菲爾德、蘇婉、石八方、月華、星華、喬嫣兒,除了林珂不在外,剩餘的留守人員只有安潔麗塔沒有受傷,其他人員都是受傷頗重。

韓宇一面讓韓夢馨趕緊爲受傷的衆人治療,一面詢問安潔麗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許是已經遇到韓宇有段時間,安潔麗塔的心情總算是穩定了下來。聽到韓宇的詢問,安潔麗塔便將在和韓宇等人失去聯絡的這三天裏所發生的事情向韓宇等人娓娓道來。

事情發生在跟韓宇等人失去聯絡的第二天,失去了跟韓宇等人的聯絡,留守的衆人其實並不是十分驚慌失措,她們相信以韓宇等人的實力,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只是讓衆人沒想到的是,意外沒有出在韓宇等人的身上,卻發生在了自己這邊。

襲擊來的很突然,菲爾德、蘇婉雖然奮力反抗,但卻擋不住來襲的那些敵人。後來爲了保住勇氣號不被破壞,所有留守人員都參加了戰鬥。本來即便不能消滅那些來襲的敵人,可也能夠自保,但讓人不能理解的是,一直站在衆人這邊的青龍卻突然發難了。後來衆人才明白,是青龍的孩子被那些來襲的敵人給挾持了,爲了自己的孩子,青龍毫不猶豫的站在了那些來襲的敵人身邊。

“林珂呢?她現在在哪?”韓宇出聲問道。

安潔麗塔聞言搖了搖頭,“沒有,林珂被抓走了。如果不是林珂後來挺身而出,以自己爲代價讓那些來襲的敵人停止了攻擊,我們可能都會戰死。”

“……那你知道那些敵人的來歷嗎?”韓宇又問道。

對於韓宇的問題,安潔麗塔搖了搖頭,“我不清楚,不過蘇婉好像知道。對了,那些來襲的敵人用的武器跟蘇婉還有菲爾德所用的武器很像,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叫神裝機甲?”

聽到安潔麗塔這話,韓宇的心中一跳,一種可能出現在腦海中。不過在沒有得到蘇婉的親口承認前,韓宇還不能現在就下結論。

韓夢馨的治療能力一向很出色,而在恢復了天使公主的記憶以後,她的治療能力似乎更上一層樓了。留守衆人雖然由於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而顯得很是虛弱,但卻已經不妨礙進行短暫的交流了。

“韓宇,快,去機械皇帝那裏。雖然不知道機械皇帝爲什麼要派人來抓走林珂,但肯定不是好事。快點去救她!”蘇婉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說完這番話以後就再次暈了過去。

“嗯,我知道了,安心養傷,救人的事情你就交給我好了。”韓宇衝着昏迷過去的蘇婉說了一聲,隨後轉身就往洞外走去,寧平見狀連忙跟了出去。

“韓宇,你要去哪?”寧平攔住韓宇問道。

“……寧平,你放心,我還沒有傻到現在就趕過去。現在的我一不知道林珂被帶去了哪,二沒有用來追趕的工具,就算想追也沒辦法追不是。你去把林默寒叫來,我們想辦法把沉進湖裏的勇氣號給撈出來。”

萬幸勇氣號沉入湖裏並不是太深,只是停留在河牀裏,要是掉進了深處,那韓宇就只能跟勇氣號說拜拜了。

見韓宇不是準備犯傻,寧平不由鬆了口氣,轉身去找林默寒來幫忙。當寧平跟林默寒趕到湖邊的時候,就看到韓宇剛剛從湖裏走上岸,雙手分別拿着一根碗口粗的纜繩。

“韓宇,你不會是打算把勇氣號從湖裏硬拉出來吧?”林默寒見狀問道。

韓宇聞言反問道:“除了這個辦法,你有什麼好辦法?”

“不可能的,就算集合了我們現在這些人所有的力量,也不可能將勇氣號從湖裏拖上來,別白費力氣了。”林默寒搖頭勸道。

只是韓宇卻不死心,答道:“沒試過你怎麼就那麼肯定?”

“這還用試嗎?”林默寒心中暗道,有心勸說韓宇不要白費力氣,只是看韓宇那副固執的樣子,林默寒知道,自己說什麼也是白搭,只能將目光投向了身邊的寧平。可寧平跟林默寒一樣沒轍,只能硬着頭皮按照韓宇的吩咐做事。

事實是顯而易見的,就如林默寒所說的那樣,想要將沉入水中的勇氣號給拽出來,光憑韓宇三人根本就不行。韓宇無奈的坐在岸邊,不死心的盯着湖面。寧平見狀讓林默寒盯着韓宇別讓他再幹傻事,自己則回去找韓夢馨來勸韓宇。在寧平眼裏,現在也就韓夢馨說的話能讓韓宇聽得進去。

剛剛結束對衆人治療的韓夢馨一聽寧平所說的事情,立刻顧不上休息,隨着寧平來到了岸邊,先對寧平跟林默寒說道:“寧平,林默寒,菲爾德他們受了傷,不能老是待在山洞裏那種陰寒潮溼的地方,你們去把他們擡出來曬曬太陽,注意手腳輕一點。”

知道韓夢馨是想要支走他們的寧平跟林默寒齊齊點了點頭,轉身返回山洞搬人出來曬太陽。等寧平跟林默寒離開以後,韓夢馨走到韓宇的身邊輕輕的坐了下來,將頭靠在韓宇的肩膀上,輕聲說道:“哥,我好難過。”

“怎麼了?是因爲連續治療傷員累着了嗎?休息一會就好。”韓宇聞言連忙關心的說道。

韓夢馨微微搖頭,低聲說道:“哥,我們自從開始旅行,這一路上所經歷的風風雨雨雖多,但像這次一樣吃了這麼個大虧,那還是頭一次。”

“嗯,是啊,吃了一個大虧,但虧不是白吃的,我向你保證,那些讓我們吃了虧的傢伙,我一個都不會放過。”韓宇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相信哥哥你一定可以讓那些傢伙付出代價,但前提是哥哥你需要冷靜,越是這種時候,你越是需要冷靜。”韓夢馨輕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夢馨。”

“哥,我們現在缺少人手,光憑我們幾個人是沒有辦法把勇氣號從湖裏撈出來的。所以我想要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帶我去找那些天使,我想以我天使公主的身份,請它們幫忙給我們當一次苦力,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韓宇聽到這話眼睛一亮,的確就如韓夢馨所說的那樣,自己現在雖然缺人手,但卻不代表找不到人手。只是先前沒有想到而已,被韓夢馨這麼一提醒,韓宇頓時明白過來。

……

很順利,作爲天使公主,韓夢馨的話還是有用的,天使們一聽是幫助自己家的公主,沒有二話的隨着韓夢馨來到了湖邊,在這些天使的幫助下,沉入湖中的勇氣號終於再次浮出水面,可隨着韓夢馨說出了一個壞消息,韓宇原本已經變好了一點的心情頓時再次沉入谷底。

託天使的幫忙,勇氣號是從湖底給拖出來了,但清理好辦,維修卻難。菲爾德跟喬嫣兒都有傷在身,可想要修好受損頗重的勇氣號,沒有這兩人的出手還真是難辦。尤其是喬嫣兒,勇氣號內的有些地方除了她,就是菲爾德也修不好。

“需要多久他們才能可以活動?”雖然心裏着急,但韓宇還是強自將那份焦急給按捺下去,沉聲問韓夢馨道。

“菲爾德那裏還好辦一點,只要繼續加大治療力度,差不多兩天就可以恢復。只是喬嫣兒那裏……”

“夢馨!”韓夢馨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身後走過來的喬嫣兒給打斷了。

“嫣兒,你怎麼起來了?趕緊回去躺着。”韓宇一見連忙起身迎了上去,扶着喬嫣兒說道。對於韓宇的關心,喬嫣兒嫣然一笑,“我沒事的韓宇,一點皮外傷而已,沒有夢馨說的那麼嚴重。韓宇,我很擔心林珂的安危……”

“我也擔心她,不過我也不希望你出事。夢馨是醫生,她說的話我信,你現在就是個病號,乖乖養傷,等傷好了我們再一起去救林珂。”

“可萬一……”

“……距離林珂被劫走已經有段時間了,如果真的出事,那也早就出了,我們先顧眼前吧。”韓宇打斷了喬嫣兒的話道。

喬嫣兒心裏明白韓宇說的是事實,如果林珂真的出事,那早就應該出事了,自己這些人現在趕去,說什麼也晚了,倒不如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好。

“好吧,我聽你的,不過勇氣號的修理不能耽誤,我跟菲爾德現在雖然不能親自動手,但給些建議,指揮一下你們還是可以辦到的。這點事情你應該不會阻止我吧?”

“……注意休息,否則我會隨時強行中止你的行動自由。”韓宇也清楚喬嫣兒的脾氣,知道喬嫣兒能夠這麼說已經是很難得。更何況喬嫣兒說的也對,爲了儘量縮短時間,韓宇也只能選擇了這個折中的意見。

只是韓宇不知道,在自己低頭考慮喬嫣兒意見的時候,喬嫣兒幾次用眼神阻止了開口想要說話的韓夢馨。當韓宇擡頭看向喬嫣兒時,迎接他的只有喬嫣兒的笑容。

等到韓宇離開去進行勇氣號的清理工作的時候,也就只有這種事是他能幹的,剩下的修理勇氣號這種精細活,韓宇幹不來。

“爲什麼要隱瞞?”韓夢馨不解的看着喬嫣兒問道。

喬嫣兒一陣沉默,幽幽的反問道:“就算告訴了韓宇,事情還有轉機嗎?”

“可不告訴他實情……”

“林珂被劫這件事已經讓韓宇感到心煩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去打攪他的好。夢馨,答應我好嗎?在沒有取得我的同意之前,不要告訴韓宇我的身體狀況。”

“可紙是包不住火的,更何況我們如果現在開始想辦法,說不定還是有辦法的。”韓夢馨不確定的勸說喬嫣兒道。可喬嫣兒卻搖了搖頭,輕聲對韓夢馨說道:“你自己對自己所說的話都沒信心,又怎麼能夠說服我呢?夢馨,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這件事不要勸了,請答應我,暫時不要告訴韓宇。好嗎?”

面對喬嫣兒那雙流露出祈求的雙眼,韓夢馨心裏明明知道不應該答應,可最終還是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菲爾德的傷只是外傷,經過韓夢馨的治療以後,沒用兩天的工夫就可以自由活動了。勇氣號的修理工作也因爲菲爾德的加入而加快了不少。只是這一回勇氣號的受損很嚴重,來襲的敵人很清楚留下勇氣號的危害,雖然沒有徹底毀掉勇氣號,但勇氣號不經過大修,是很難發揮出原來的戰力的。

缺人,缺物,缺時間。可以說此時修理勇氣號什麼都缺,就沒有一件是富餘的。可就算是這樣,勇氣號在菲爾德、喬嫣兒等人的努力下,還是一點一點的恢復了過來。

因爲時間緊迫,勇氣號的外觀是沒有辦法恢復了,衆人的工作重點主要集中在了勇氣號的內在,只要達到可以進行宇宙航行的標準,那就可以結束維修工作,出發離開這裏。

一天一天過去,在韓宇的焦急等待中,勇氣號的維修工作終於進入了尾聲,只要再有一個晚上,韓宇等人就可以出發了。在臨出發的前夜,心情激動的韓宇睡不着的出來走走,想要讓自己的心情可以平復一些,好回去睡覺養一養精神。這些天雖然對維修工作幫不上忙,但不代表韓宇就一直遊手好閒。除了維修工作以外,出發前的準備工作還有許多要做,這幾天韓宇一直在忙碌,不給自己停下來休息的時間。好不容易熬到了出發的前夜,可這時卻又偏偏睡不着了。

“鐺~鐺~鐺~”在經過勇氣號的時候,一陣清脆的響聲傳進韓宇的耳朵。韓宇一開始以爲是菲爾德在加夜班,便打算跟菲爾德打聲招呼,叮囑菲爾德不要太累,有什麼活明天再做也不遲,都已經等了這麼些天,在等一天也沒什麼了。

可當韓宇看清楚正在勇氣號忙碌的身影是誰的時候,不由得大吃一驚。竟然是喬嫣兒!韓宇很清楚的記得韓夢馨告訴過自己,喬嫣兒此時不適合太過勞累,可看喬嫣兒這個樣子,這麼做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可恨自己這些天竟然只顧忙着自己的事情,竟然沒有去關心喬嫣兒。

“嫣兒!”韓宇輕輕喚了一聲,正在工作的喬嫣兒身子一僵,隨後回頭臉色有些尷尬的對韓宇說道:“韓宇,這麼晚還沒有休息啊?”

韓宇見狀忍不住輕聲責備道:“這話應該由我問你。夢馨告訴我你不適合太過勞累,可你怎麼就是不聽呢?好了,放下手頭的工具,給我回去休息。”

“嘿嘿……再等會,我馬上就要完成了,你總不希望我半途而廢吧。你別什麼都聽夢馨的,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我沒事的。”喬嫣兒聞言對韓宇說道。

見喬嫣兒一臉固執,韓宇只好妥協道:“你啊,夢馨是醫生,她的話還能有假?好吧,忙完你手頭的事就跟我回去休息,有什麼活明天讓菲爾德來幹就是了。”

“哦。”喬嫣兒答應一聲,轉身繼續開始忙碌,順便讓韓宇給她打下手。只是沒想到這一忙就是一夜,韓宇幾次想要強行讓喬嫣兒回去休息,卻每每都被喬嫣兒給巧妙的拖延了下來。等到天矇矇亮,菲爾德等人打着哈欠的過來繼續昨天剩下的工作時,就看到韓宇還在喬嫣兒的身邊打下手。

“韓宇,喬嫣兒,早啊。你們不會幹了一晚上吧?”菲爾德出聲問道。

“少廢話,菲爾德,趕緊去把你剩下的事情做完,勇氣號的維修工作就剩下你手頭的那點沒完成了。”不等韓宇開口,喬嫣兒搶先對菲爾德說道。被喬嫣兒瞪着的菲爾德聳了聳肩,連忙去做自己負責的事情……

“再等會,讓我看看勇氣號是不是真的已經修好了。”喬嫣兒在韓宇開口勸自己之前說道。韓宇琢磨都拖到了現在,再等一會就等一會吧。

……

在衆人緊張的關注下,勇氣號的再次運行一切正常,這也就意味着勇氣號再次擁有了宇宙航行的能力。只要能返回帝皇星,相信以帝皇星的實力,讓勇氣號恢復如初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清楚這一點的喬嫣兒就像是耗盡了生命中的最後一點精華,緩緩的向地面倒去。一旁的韓宇眼疾手快,在發現喬嫣兒神情不對的時候就立刻出手,總算是沒讓喬嫣兒倒在地上,只是一看喬嫣兒的臉色,韓宇的心裏不由咯噔一下。

喬嫣兒的臉色慘白,雙眉緊鎖,胸口的起伏很快,不等韓宇叫喊,韓夢馨已經衝了過來,二話不說的對喬嫣兒開始了治療。直到韓夢馨的額頭見汗,喬嫣兒才幽幽醒轉,望了望一臉緊張看着自己的韓宇,喬嫣兒露出一絲笑容,訕笑着說道:“嘿嘿……沒想到最後還是沒瞞住……”

“好了,別說話,我不會讓你有事的。夢馨,換個地方繼續治療吧。”說着韓宇就要將喬嫣兒打橫抱起來。而喬嫣兒卻輕聲說道:“別白費那個力氣了,我的身體我知道……”

“你知道個屁!閉嘴!”韓宇蠻橫的打斷了喬嫣兒話,抱着喬嫣兒走向勇氣號的醫療室。因爲喬嫣兒的忽然倒下,勇氣號重新恢復的喜悅立刻就被沖淡了許多。所有人都擔心的喬嫣兒的身體狀況,只是韓夢馨三緘其口,不論誰問也不肯說出實情,這讓韓宇感到氣惱,可這偏偏又是喬嫣兒的叮囑,讓韓宇有氣也沒出撒。

……

醫療室內

躺在病牀上的喬嫣兒微笑着看着坐在牀邊在爲她削蘋果的韓宇,一言不發。而韓宇則一臉的不爽,手上的動作不快也不慢。

“小心點,我可不想吃帶血的蘋果。”喬嫣兒輕聲提醒道。韓宇頓時感到哭笑不得,沒好氣的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

“呵呵……韓宇,不要怪夢馨,是我求她別告訴你我的病情的。”

“……嗯,我不怪她。可我要怪你,你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了嗎?作爲未婚妻,卻不告訴自己未婚夫自己得了什麼病,讓自己的未婚夫只能被矇在鼓裏。難道在你心裏,我是個不負責的人嗎?又或者說,我是一個沒擔當的人?”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從來沒有不信任過你。在我眼裏,你很可靠。可我得的病,卻不是你可以治好的。”

“就算是需要龍肝鳳髓,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

不等韓宇把話說完,喬嫣兒搖頭說道:“不是的,我的病,是天生的。”

“家族遺傳?”

“嗯,而且還是無藥可救的那一種。”喬嫣兒微微點頭答道。

聽到這話,韓宇的心裏不由也感到了絕望。雖然現如今人類的醫學已經很發達,但對於家族遺傳病,卻依然沒有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有許多的家族遺傳病,還屬於無藥可醫的情況。

“真的沒有辦法嗎?”韓宇不死心的問道。

看着喬嫣兒堅定的搖了搖頭,韓宇難過的問道:“爲什麼以前不告訴我?”

“呵呵……我不想讓你爲我擔心。”喬嫣兒微笑着答道。

……

韓宇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療室的,頭腦渾噩的來到了韓夢馨的面前,看着韓夢馨那張關切的臉,韓宇輕聲問道:“嫣兒的遺傳病,夢馨你是早就知道的嗎?”

“哥,你已經知道了?”韓夢馨聞言試探的問道。

“我是在問你!”韓宇沉聲說道。

“……”韓夢馨沉默了一會,輕聲說道:“之前我並不清楚,是在前幾天爲嫣兒姐姐治療外傷的時候發現的。”

“是嗎?看來她把所有人都瞞住了。夢馨,抱歉啊,昨天我對你的態度不太好。”韓宇聞言沉默了片刻,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聽到這話連忙搖頭表示沒事,隨後擔心的看着韓宇說道:“哥,你不要太難過,這個……”

“好啦,你不習慣安慰人,那就不要嘗試了,我需要靜一靜,沒什麼事的話,不要來打擾我。”韓宇擺了擺手,打斷了韓夢馨的話後起身向門外走去。韓夢馨看着韓宇離去的背影,心裏擔心不已。

如果此時林珂在,那韓夢馨還可以有個能夠商量的對象,韓宇也有個可以傾訴的人。可眼下……不放心韓宇的韓夢馨找到了寧平,希望寧平可以幫自己一起安慰安慰韓宇。只是寧平卻否定了韓夢馨的打算。

“這個時候韓宇需要獨處,我們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守候在一旁,不要去打擾他。”

聽了寧平的話,韓夢馨頓時有些不滿的說道:“你怎麼能這樣說?”

“夢馨,你雖然是韓宇的妹妹,但你還是不夠了解韓宇。他是個性格堅強的人,如果需要安慰,他會主動說出來,可他沒有,他既然叮囑你不要去打擾他,那就說明他還沒有失去理智,那麼我們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守候在他身邊,隨時走好安慰他的準備。”

“難道我們一點忙都幫不上嗎?”韓夢馨不死心的問道。

“唔……唯一我們能做的,就是儘快救出被劫走的林珂。因爲現在能夠安慰韓宇的,不是你,不是我,只有林珂可以。”

“可林珂被劫走了……”韓夢馨皺眉說道。

寧平接着說道:“所以我們要想辦法把人救回來。而且就算不能立刻行動,也要儘快查明林珂的下落,那樣至少可以讓韓宇振作一點。”

喬嫣兒的病倒讓勇氣號內的衆人心頭就像是壓上了一塊大石。按照喬嫣兒的願望,韓宇此時正讓勇氣號前往帝皇星。營救林珂這件事必須推遲,勇氣號的大修將在帝皇星開始。等勇氣號到達帝皇星以後,韓宇就會帶着喬嫣兒返回龍角星,不管怎麼說,喬嫣兒都是韓宇的未婚妻之一,如果連家都不能回,這未免有點太說不過去。

在返回帝皇星的途中,喬嫣兒並沒有乖乖的躺在病牀上,她似乎在和時間賽跑,在告知了韓宇自己的病情無藥可醫以後,就開始不眠不休的設計起了勇氣號的改進版。雖然不能直接參與,但只要擁有了詳細的圖紙,再配上菲爾德的解說,相信以那些服務於帝皇星林家的機械師的智慧,想要理解還是不成問題的。

對於喬嫣兒的廢寢忘食,韓宇並沒有阻止,就連韓夢馨也沒有勸說,只是明天定時過來爲喬嫣兒進行治療,希望通過自己的治療可以減緩喬嫣兒的痛苦。

“這裏需要重點注意,這裏是關鍵,如果這裏不能做好,其餘的地方做得再好也是白搭……”韓宇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喬嫣兒指着設計圖紙叮囑菲爾德需要注意的地方,什麼也沒說。而菲爾德也記得很認真,應該說勇氣號上的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喬嫣兒的病情,也明白喬嫣兒在不久的將來會離開他們。這種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要永遠的離開,可自己卻一點忙都幫不上的感覺,令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喂,別走神,好好記下我跟你說的。”喬嫣兒有些不滿的對菲爾德說道。菲爾德連忙點頭應是,在喬嫣兒的注視下一字不差的將喬嫣兒先前的叮囑給重複了一遍,這才讓喬嫣兒滿意的笑了笑。

菲爾德離開了,韓宇上前扶着喬嫣兒躺好,輕聲說道:“明天我們就可以到達帝皇星了。然後我們就前往龍角星,就我們兩個。”

“嗯。”喬嫣兒微笑着應了一聲。許是跟菲爾德說的有點多,喬嫣兒也有些累了,躺了一會之後就進入了夢鄉。看着喬嫣兒那張如同嬰兒一般的睡臉,韓宇靜靜的守在牀邊,一步也不肯離開。 隨着與機械軍團的戰爭愈發的激烈,爲了激勵士氣,馬克西將自己的指揮部設在了與機械軍團交鋒的最關鍵點上。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已經經過換裝的大部分聯盟軍隊士氣不漲,一改先前防守反擊的狀態,對機械軍團所佔領的地區展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

在聯盟軍如同怒濤般的攻勢下,機械軍團節節敗退,直到機械皇帝下令研製的新式武器抵達前線,才遏制住了人類聯盟軍隊的攻勢。戰爭似乎又回到了原點,只是不論是馬克西還是機械皇帝,他們都在醞釀着一場關係日後戰爭走向的大戰役。在這場戰役中,誰勝誰敗就會決定最終的勝負。

人類聯盟這一邊,因爲強大的人力與物力的支持,源源不斷新式武器不斷的進入軍隊,成爲消滅機械軍團的強大殺手鐗。而深知自己這點不如人類聯盟的機械帝國也另闢蹊徑,或者說它們選擇了一把雙刃劍,啓用了早已被封存不會再大規模使用的武器。那是古人類在滅神大戰中曾經使用過的制式裝備。神裝機甲,機械人無法使用的裝甲,只有人類可以操控。爲了達到這個目的,機械皇帝不得不再次製造人造人。雖然有關人造人的資料遭到大量的破壞,但這一次製造出來的人造人卻比以往製造的人造人更加的強悍,這一批人造人是專門爲使用神裝機甲而製造,是純粹的殺戮機器,除了殺戮,沒有任何其他作用。可以算是另一類型的機械人,並且比機械人更加的冷血,更加的沒有弱點。只要不死,它們就可以一直戰鬥下去。

對待這些人造人,機械皇帝顯得信心十足,而這些人造人也通過與人類聯盟的戰鬥有力的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只是自從機械皇帝將自我思維的能力再次賦予手下的機械將領以後,機械皇帝擔心的情況還是再次發生了,即便已經做出了預防,可就如同是感染了病毒一樣,那些被賦予了自我思維能力的機械將領還是不可避免的在思考作戰之餘,開始有了其他一些機械皇帝不想看到的思想。比如,嫉妒。

機械將領以四大將爲首,對於機械皇帝厚待那些人造人感到了不滿,雖然還沒有爆發,但依然引起了機械皇帝的警覺。只是機械皇帝很清楚這個時候不是內亂的時候,對於四大將的不滿,機械皇帝也只能選擇遷就,同時也更加的依賴手下那些負責使用神裝機甲的人造人。

由於資料有限,能夠使用神裝機甲原型機的人造人不過只有寥寥二人,而其他人造人使用的則是神裝機甲的改進型,在性能方面根本無法與原型機相提並論的,唯一的優點就是可以量產。爲了彌補自己身邊擁有一錘定音力量的不足,機械皇帝也不知道從哪裏找到了方法,將俘虜來的人類進行了改造,成爲了擁有各種不可思議力量的手下,連同可以使用神裝機甲原型機的兩個人,組成了新的人造人七人衆。至於機械軍團,機械皇帝這段時間顯得有點冷淡,似乎已經對機械軍團放棄,四大將明顯感到自己已經有了成爲炮灰的可能。只是由於受制於機械皇帝,即便有再多的不滿,四大將以及其他機械將領也只能默默的忍受。

與人類聯盟進行一場決定戰爭走向的大戰役!成爲了機械皇帝目前最關心的事情,爲了取得勝利,機械皇帝開始經常不再露面,有什麼事情大多都是依靠七人衆向機械將領傳達,機械將領雖然不忿,但卻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動的接受,無奈的接受着七人衆的命令,在與人類聯盟交鋒的前鋒日復一日的與人類聯盟進行着消耗戰。

但凡是大戰役,那所需要準備的事情都是多不勝數的。同樣的,付出的越多,所得到的回報也就越多。不管是人類聯盟還是機械帝國,對於這個道理都是清楚明白的。也正是因爲明白,誰也不想輸,誰也不能輸。爲了最終的勝利,雙方都在拼命的準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