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姐被陰陽社的人給抓找了,這次來我是來找無極師兄求救的。沒想到無極師兄卻已經死了,唉……”小婢嘆道。

鍾母一聽大怒,“陰陽社是什麼狗屁東西?爲什麼要抓了我們鍾家獵鬼堂的小姐?復兒,趕緊收拾東西,跟我出海,我去收拾他們!”

鍾復兩眼還是不敢看小婢,神情極不自然,估計是還在想着想娶小婢做妻子的那件尷尬的事情。這個時候聽到鍾母叫他,趕緊應道,“好,我這就去!”

小婢伸手攔住了鍾復,說道,“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跟兩位說清楚。”

鍾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氣說道,“你說!”

小婢略一沉吟,說道,“我此次來其實還受我家小姐鍾靈的委託,要把我們鍾家獵鬼堂的鎮壇之寶《陰司寶典》交給無極師兄!現在無極師兄雖然不在,但小姐的命令我不敢不從,現在就交給你們了!”

小婢說完把那本用油布包裹好的《陰司寶典》交給鍾復,鍾復又遞給了鍾母。

鍾母摸了摸那本《陰司寶典》,忽的說道,“小婢,這本《陰司寶典》是假的,真正的《陰司寶典》早在多年以前就由我丈夫無極帶到了這個無憂島上!”

果然就像小婢說的那樣,這本我們歷經千辛萬苦送到無憂島的《陰司寶典》果然是假的!

小婢也不驚慌,說道,“不管它是真是假,我終究還是完成了小姐交給我的任務,把它送到了你們的手裏。”

鍾母嘆了一口氣,說道,“雖然這本是假的,但真的《陰司寶典》現在究竟在哪裏我也不知道,無極他臨死前只留下一張他藏有《陰司寶典》的地圖。這麼多年都過去了,我要復兒翻遍了整個海盜的山頭,都沒有找到它。有個時候我在想,無極他總不可能把它藏在大海里吧?”

小婢這一驚非同小可,我忍不住說道,“那張地圖呢?能不能讓我看看?”

鍾復忽地圓睜怪眼,衝小婢喝道,“他也是鍾家獵鬼堂的人麼?”

小婢答道,“不是,他,他是……”

小婢話還沒有說完,鍾復又是一聲大喝,“你爲什麼把外人帶進來?”

大喝聲中鍾復一把向我抓了過來,小婢一閃身將我拉到了身後。鍾復這一抓頓時就將我的衣衫給抓破了,甚好的是沒有給他抓到骨頭,否則肯定難逃骨頭斷裂的後果。

極品狂醫 小婢攔在我身前,大聲的叫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鍾復怒道,“最好的朋友也不行,我們鍾家獵鬼堂的《陰司寶典》絕對不能讓外人覬覦,這無憂島上也不允許除了鍾家獵鬼堂之外的人踏進來!他既然與鍾家獵鬼堂無親無故,我就絕對不能讓他活着出去!”

小婢眼圈紅了,忽的叫道,“鍾復,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呢?”

鍾復怔了一怔,訥訥的說道,“你的男朋友?師姑,你爲何不早點說?我差些就把他傷了。”

小婢作出一副嬌羞無限的樣子,抿着嘴笑道,“我不是早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麼?你怎的還沒有明白過來?”

“如此說來,他的確也不是外人了。”鍾復說着向我拱了拱手,“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師姑的男朋友,得罪了!”

此刻,最尷尬的就是我了,承認不是,不承認也不是,但比較起來,不承認的話,就要被這怪人殺死。我只好不作聲,給他來個默認。

鍾母忽的笑道,“你們認識有多久了?”

小婢嬌羞羞的答道,“兩個月零是一天。”

我在心中一算,兩個月零一天以前,正是我去到崑山獵鬼堂初次見到小婢的那一天。我原本以爲小婢只是胡亂說的,沒想到她倒記得這麼清楚。

鍾母笑道,“在一起兩個月零一天,時間也不算短了,還這樣害羞幹嘛?”

小婢跟着笑道,“纔沒有呢?”她說着拉起我的手晃了兩下衝鍾復說道,“鍾復,你趕緊告訴你娘,我們有害羞麼?”

鍾復居然靦腆的一笑,“沒有,沒有。”

小婢又和鍾復母子聊了一會,鍾復就問起林青龍和孟白虎兩個人來,問他們是不是小婢的朋友?

小婢頓時就哭了起來,“那兩個人非但不是我的朋友,而且還是我們鍾家獵鬼堂的死對頭——陰陽社的兩大護法!就是他們毀了我們鍾家獵鬼堂在崑山的萬年基業,抓找了我家小姐鍾靈!”

鍾復大怒,“那你們爲什麼和他們一起到了這裏?”

小婢把一路逃亡,被他們追殺,被他們挾制,迫於無奈,只好跟他們同舟共濟等等經過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鍾復狠狠的說道,“這兩個惡賊如此可惡,還毀了我們鍾家獵鬼堂! 鹿鼎外傳之大帝傳說 好,我明天就去把他們全部殺掉!”

金我勸道,“這兩個魔頭被困在這無憂島上,又沒海船出海,他們插翅難飛,殺他們也不急於一時!”

小婢點了點頭,說道,“蘭……蘭哥說得對,我們可以先商量一下怎麼尋找無極師兄藏了的《陰司寶典》的事情,就讓那兩個魔頭再多活幾天。”

鍾復答應了。

鍾母笑道,“復兒,小婢他們一路受了這麼多驚嚇,肯定沒有休息好,你還是趕緊帶他們去休息吧?”

鍾復擦燃火石,點亮了一支牛油巨燭,帶着我們離開了那間石屋。那支巨燭是用野牛的油脂熬製而成,十分的明亮。

鍾覆在前面帶路,我和小婢跟在身後,竟然看到到處地道縱橫,到處都有機關埋伏,這些應該是鍾家獵鬼堂歷年來被送到無憂島上歷練的掌門弟子精心設計的。

我看得頭暈目眩,心裏想道,如果不是小婢帶路,莫說找不到這個洞窟,就是誤打誤撞闖進來,也是絕對走不出去,一定會困死在這裏了。

洞窟裏裏面特別寬敞,有好幾間石室,經過鍾家獵鬼堂歷代的經營,日常用具,有的是用石頭制的,有的是自己燒的陶瓷,應有盡有。

鍾復帶我們走近一間石屋,收拾了一番,在一個坑上鋪上獸皮,點起幾支紅蠟燭,到有點像洞房花燭的氣氛。

我被弄得啼笑皆非,眼前這幾對鮮紅的蠟燭又讓我想起了當日在灘頭村跟丫頭洞房花燭的情景來。

只是,現在早已經是物是人非。????… 他盛情難卻,我不好推辭,只得舉起杯跟他喝了幾杯果酒。

幾杯酒下肚,鍾復有了幾分醉意,笑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早些歇息吧?”

他說完走出了石屋,並且順手就把石門給關上了。

重生之魔教教主 小婢用手剔開燭淚,低聲說道,“蘭師兄,我說你是我的男朋友,你怪我麼?”

我苦笑着說道,“我不知你們鍾家獵鬼堂竟有這樣一條禁例,早知道這樣,我就不陪你來無憂島了。”

話是這麼說,但那天在崑山之上,形式危機萬分,根本就沒說幾句話,鍾靈就已經吩咐小婢帶着我趕緊逃命。

一擡頭,我就看到小婢原本含情脈脈看向我的神情變得蒼白無比,她的眼角留下兩行淚水,聲音幽怨的低聲說道,“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蘭師兄,你是不是在心裏罵我不知羞恥啊?”

紅紅的燭光下,小婢一副悽楚的摸樣,樣子特別的可憐,我幾乎情不自禁的要伸出手去扶她。

忽然想起這樣誤會豈不是更深?我趕緊定了定神,正色說道,“小婢,話不是這樣說的。我與你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等你們鍾家獵鬼堂的事情一了,我是要回到陽世去的。再說,你也知道我與小倩的幾世情緣了……你美豔如花,人又聰明絕頂,在陰間將來一定會找到比我好十倍百倍的人,你又何必把我放在心上?”

小婢的淚珠在眼眶裏打着轉,說道,“這些我都知道,剛纔我的確是迫於無奈纔對鍾復娘兩那麼說的,現在怎麼辦呢?”

我想了想答道,“這樣吧,我們在鍾家獵鬼堂的事情還沒有了之前,暫時做一對有名無實的假夫妻,暗地裏卻還是以前一樣的稱呼。小婢,我知道太委屈你了,但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還請你原諒我。”

小婢忍住了眼淚,說道,“蘭師兄,你對我這樣好,從現在開始,我死心塌地的做你的好妹妹,任何男子,我也不會看他一眼。”

小婢這句話的意思,我當然能夠體會到其中的深意,可是我卻不敢想下去了。

這一晚我讓小婢睡在炕上,我自己澤和衣躺在地上,直到天明。

小婢對我的感情究竟從何時開始的,我不知道。但到了現在,這個感覺居然變成了我心頭的負擔,越來越沉重。

就算他們鍾家獵鬼堂的事情一了,我如果想回到陽世,只怕小婢不肯就這麼輕易的讓我離開。

迷迷糊糊之中,我想到了幾個在我生命中與我有過交集的女人來。林美心丫頭秋雁……這些人的臉龐一一從我的心頭閃過。

好久沒有想起秋雁了,她一個人在鳳凰鎮上打理鳳凰客棧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這一晚,我整晚都在胡思亂想,朦朦朧朧,直到第二天小婢把我喊醒,我才發現光纖已經叢洞窟的石頭縫隙裏透了進來。

小婢笑道,“蘭師兄,你睡得真熟,天早已亮了,我本想讓你再多睡一會,但今天是我們第一次來到這裏,也該起身去跟鍾復娘兩打個招呼了。”

我揉了揉眼睛,心裏想道,你哪裏知道我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着啊?

小婢見我站了起來抿着嘴又低聲笑道,“蘭師兄,等會我們到了鍾復娘兩的面前,你可得對我親熱一些,要裝作像夫妻一樣,免得給他們看出了什麼破綻。”

我和小婢走出石屋,卻沒有看到鍾復,問鍾母,才知道鍾復出去找林青龍和孟白虎那兩個魔頭的晦氣去了。

一直到了中午,鍾復纔回來了,一見面就說道,“那兩個魔頭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你們昨天不是說在林子裏安下帳篷的嗎?我跑去一看,已經什麼都不見了,連腳印也沒有留下一個!”

我估計林青龍和孟白虎兩個魔頭髮現我和小婢逃走之後,心中起了疑心,連夜離開了搭帳篷的那片林子。

小婢說道,“這兩個魔頭倒真的狡猾得很!經過這一次打草驚蛇,他們今後肯定會更小心的提防我們了。無憂島方圓幾百裏,如果他們有心躲避我們,找起來倒是不容易了。”

我笑着說道,“小婢,他們就是有通天的本領,也絕對逃不出這個島去。我們不如先找《陰司寶典》,然後再慢慢收拾他們。”

小婢低頭一想,說道,“鍾復,蘭哥說得對,我們還是先找你爹留下的《陰司寶典》要緊,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們,千萬別給那兩個魔頭捷足先登了!”

鍾復皺了鄒眉,說道,“我和我娘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我爹埋藏《陰司寶典》的地方,你們以爲那麼好找啊?”

小婢說道,“鍾復,你把你爹留下的那幅地圖拿出來,我們一起琢磨琢磨?”

鍾復轉身走近另一間石屋,不一會兒就拿着一張圖紙出來了。

我和小婢一看,頓時大爲失望,那張圖紙只是很簡單的一張草圖。有一處地方雖然是簡單的幾筆,但看上去卻像一個身材偉岸的巨人。

小婢看了一會兒,忽的說道,“鍾復,你在這無憂島上住了這麼多年,島上的一草一木,應該全都熟悉吧?”

“怎麼?”鍾復問道。

小婢答道,“我覺得圖紙上的這個巨人有點奇怪!”

“巨人?什麼巨人?鍾復看了半天也沒看懂。

小婢用手在圖紙上圈點了一番,說道,“你看這裏不就是一個巨人的樣子嗎?”

鍾復叫道,“果然像一個巨人!這巨人是有點古怪,我不知道想得對或不對,先帶你們去個地方看看。”

鍾復帶着我和小婢走出地道,爬上了那座充滿硫磺氣味的大山。

我們一路往上爬,越到上面,樹木越少。走了兩個時辰的樣子,鍾復帶着我們在西面一個山口停了下來。他用手指着上面光禿禿的山峯,說道,“你們看,這峯像什麼?”

我正在思索,小婢已叫了起來,“像一個巨人!”

我心中一動,失聲叫道,“鍾復,你爹留下的那張圖紙上畫的巨人莫非就是指這個山峯?”

鍾復答道,“所以我才帶你們來看,不過……”

“不過什麼呀?”小婢急聲問道。

鍾復說道,“這座山峯我曾經上去過好多次,山峯上根本就沒有洞穴,整座山峯就像一塊石頭雕出來的石像。難道我爹會把《陰司寶典》藏在山腹之中?”

這根本不可能,我和小婢有些失望。

小婢想了一會又讓鍾復把那張地圖打開,三人圍攏起來再次仔細觀看,看了一會又盯着那座山峯看。

看了半天,小婢忽的叫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麼了?”我有些不解的望着小婢。

小婢指着山峯上兩塊大石說道,“你們看到那兩塊大石沒有?那兩塊大石上下沒有合攏,像不像一張人的嘴巴?”

“嗯,不錯,是有些像一個人的嘴巴。”經小婢一提醒,我也看出來樂。

“那不就是一個洞穴嗎?我們先上去看看。”小婢叫道。

我和鍾復兩個人同意了她的觀點。

山峯寸草不生,光溜溜的極難找到落腳之處,幸好鍾復早就準備好了一條長長的繩索和斧頭鑿子。

鍾覆在前面爬,每爬上一米九用虎頭在石壁上鑿一個小孔,把一枚鐵釘插了進去,然後再縋下繩索,將我和小婢吊上來。

用這種方法前進,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就爬到了那兩塊大石頭的下面。我們三人找到落腳的地方,仰面去看那兩塊巨石。

兩塊一上一下的巨石,果然像兩片嘴脣,中間有一道縫,僅僅可以插進手掌,要想把這兩塊大石移開,只怕是楚霸王再世也辦不到。

鍾復苦笑道,“嘴巴是找到了,但怎麼進去呢?”

小婢忽的叫道,“鍾復,你有沒有看到嘴巴里有幾顆牙齒?”

我趕緊往石頭縫裏看去,果然發現兩塊巨石之間,長着幾條參差錯落的石筍,當真像人的牙齒一樣。

鍾復詫異的問道,“這些石筍難道有什麼奇怪?”

小婢沒有回答,又讓鍾復取出那張地圖。她只看了一眼就說道,“鍾復,你爹在這裏做有記號。”

我順着小婢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見地圖上那巨人口中的牙齒從左邊數過去,在第二個牙齒與第三個牙齒之間,齒縫特別的寬,再看兩塊巨石石縫中的石筍,果然也是一樣。

鍾復叫道,“好,我試一試。”他說完把雙手插進石縫,左手握着第二根石筍,右手握着第三根石筍,大喝一聲用力一搖,奇蹟發生了,“吱呀……”的聲響過後,兩根石筍竟然左右分開了。

霎時間,碎石像雨點一般紛紛的落下,兩塊巨石之間,竟然裂開了一道比較寬的縫隙來,那寬度可以讓一個人伏着身子能夠爬進去了。

小婢這丫頭冰雪聰明,鍾複用了這麼多年沒看懂的圖紙她看懂了,而且竟然找到了這樣的一個隱祕所在!????… 我看了看那個縫隙,發現那個縫隙的確比較少,我爬過去問題不大,但鍾復膀大腰圓,要想爬進去卻是比較困難。

沒想到我的念頭未落,鍾復忽然就伸了伸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全身骨骼頓時“咯咯”作響,就像炒豆子一般身軀忽然就縮小了,一伏身就爬進去了。

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縮骨功吧?在陽世的時候沒機會看到這麼精彩的縮骨功,沒想到在陰間在這個無憂島上,我居然看到這麼精妙的神功絕技。

我是最後一個爬進去的,儘管爬得非常小心,但還是擦傷了肩膀兩邊的皮肉。

鍾復看到我那個狼狽的樣子,頓時笑道,“早知道如此,就該先教會你縮骨奇功纔來就好了。”

我不置可否的應了一句,心裏卻想道,這麼精妙的縮骨奇功哪能是那麼輕易就學會的?

鍾復好像能看穿我的心事,又笑道,“其實鎖骨奇功有我們鍾家獵鬼堂的入門基礎功做基礎,三兩天就能學會了。”

鍾家獵鬼堂的入門基礎功法我練過,聽鍾復這麼一說,頓時眼睛一亮,說道,“真的?”

鍾復笑道,“哪還能騙你?”

小婢卻叫了起來,“鍾復,你就別跟蘭哥嚼舌根了,趕緊找《陰司寶典》是正經!”

鍾復答應了。

這個時候我纔有注意力去觀察眼前的這個洞窟。

這個洞窟,入口處雖然非常狹窄,但洞窟裏面卻非常寬敞。鍾復點燃了一束松枝,帶着我和小婢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我本來特別擔心洞中會有古怪,但一路行進,卻毫無阻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們三個人往前走了一會兒,忽然眼前一亮,看到洞窟的石壁上竟然掛着一張巨大的弓箭。那弓箭通體碧綠,就像一把用墨玉做成的弓箭一樣!

小婢說道,“這把弓是什麼做的?怎麼會這麼大?蘭哥,你看過這樣大的弓箭沒有?”

我早就被震撼到了,搖了搖頭,說,“我從來就沒有見過。”

就在我和小婢一問一答之際,鍾復已經走了過去,伸手拿起了那把墨綠色的弓箭仔細把玩。沒想到剛拿起那把弓箭,就發現弓箭下還整整齊齊擺着三隻箭!

我忍不住走過去拿起一支箭仔細的觀看,發現這箭的形狀相當古怪,箭頭居然是開叉的,和普通的箭頭大不相同!

小婢在那邊忽然又叫了起來,“蘭哥鍾復,你們快來看,這裏還有一件寶貝!”

我們順着她手指着的方向望了過去,看到她用手指着的地方居然散發出一團青濛濛的光氣,本來應該很引人注目的,但我們三個剛纔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把墨綠色的弓箭和三隻箭上,所以纔沒有注意到。

我走近一看,卻原來是一把寶劍。

Wωω_ttКan_¢○

我以爲那把寶劍會很重,調動了心中的意念將那把劍一提。剛一提起,又不禁大吃一驚!

這把劍太輕了,拿在手裏輕飄飄的,就像沒有拿着什麼東西一樣。我用力過度,一時間收勢不住,接連向前竄出了幾步方纔穩住了身形。

小婢失聲叫道,“蘭哥,你沒事吧?”

我定了定神,答道,“沒事!只是這把劍輕得出乎我的意外!”

我將劍拔出劍銷,黑暗的石窟裏頓時光芒大增,連周圍三丈之內都可以看得見,劍身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材質鑄造而成?

我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將那把劍朝着身旁的那根石筍隨手一揮,就聽到“咋擦”一聲,那根石筍居然攔腰斷了。我又向石壁一刺,石壁上的石宵紛紛掉落,劍身刺入石壁足有數寸。

我拔出來一看,劍鋒毫髮傷損。

小婢見我愛不釋手,笑道,“蘭哥,如果你喜歡這把寶劍的話,那你就拿着好了!多!”

我想了一會把劍遞到小婢的手中,說道,“這是你們鍾家獵鬼堂的東西,我怎麼能夠要?”

本來按照小婢的意思,是一定要我收下,但見我堅持不要,也只得算了。

我們三個在洞窟中的地上坐着休息了一會,小婢忽然對鍾復說道,“鍾復,你爹把這弓箭和寶劍這兩件寶物都藏在這裏,想必《陰司寶典》也很有可能藏在這個洞窟裏,我們再繼續找吧。”

我和鍾復立刻打起精神,在洞窟裏四處尋找,沒想到我們差不多把整個洞窟翻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有關《陰司寶典》的半點蛛絲馬跡。

鍾複用寶劍向兩邊的石壁刺了很多個地方,也沒有發現石壁有中空的地方,頓時就泄了氣,小婢也是滿臉失望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