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此時身上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他體內湧出,那強大的力量,,化成了一股淡淡的金色的氣焰,猶如一層金色火焰,在他的周身不斷地瀰漫。

此時,沐浴在這層金色的光芒中。楚河全身透露出了一股神聖的氣息。

看到此時被金光籠罩的楚河,弗利薩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縮,他的臉色劇變,雙目不斷的閃爍中,他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

「這。。。。。這股金色的光芒?金色的氣焰?難道說,你,你是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

看到楚河此時身上的變化,眼前那無比閃耀的金光,讓他心神膽寒的神聖氣息,弗利薩頓時想到了他們冰凍一族流傳下來的,超級賽亞人的傳說。

此時,那個傳說中所描繪出來的超級賽亞人的形象和眼前的楚河不斷的重疊在了一起。

彷彿在告訴他,楚河,就是那個傳說。

擁有的金色氣焰,金色頭髮的,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

雖然此時,楚河的頭髮,還是黑色的,但是他身上,那金色的氣焰,金色的光芒,還有,還有那股神聖的氣息,無比強大的壓迫感,都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這讓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傳說中超級賽亞人的傳說

難道說,那個傳說,並不只是傳聞而是真的。

此時,楚河身上的氣息,讓楚河一下子便明白了,楚河竟然也是賽亞人,

而且,還是即將變成超級賽亞人的賽亞人。

真是沒有想到啊,難怪他有著這樣的戰鬥力。

「真是奇怪,據我所知,賽亞人中還在世界的,根本就沒有楚河這號人物,竟然還有這種漏網之魚,我竟然還不知道!」

而且,此時的楚河,就要成為傳說中的那個存在了。

感受到從楚河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恐怖的,讓弗利薩都有些窒息的氣息。弗利薩的心中突然一聲生死危機感。

「這個楚河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他是怪物嗎?」

感受到楚河身上那股濃濃的金色的光芒越來越濃,他的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此時的弗利薩心中越發的忌憚了起來。

他的心中,彷彿有一道道警鐘瘋狂的響起,提示著他,眼前巨大的危機。

看他頭髮現在還是黑色的,恐怕他現在還沒有到達超級賽亞人的那一步。

不過,應該已經是臨門一腳了。

「不行,現在,他都已經這麼強了,如果他真的到達了超級賽亞人,那他究竟會強到什麼地步~」

「絕對不能讓他成為超級賽亞人,趁現在,我要趕緊解決掉他,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察覺到楚河身上那股不斷變化的氣焰,此時,弗利薩心中殺心大起,他猩紅色的眼眸,,緊緊的鎖定著楚河的身體。

眼神中閃過濃濃的殺意,弗利薩身上瀰漫著紫色的氣焰,他身上的氣息暴增,全身的氣瘋狂的涌動了起來。

強大的力量,不斷地朝他的雙手聚集。

雙掌向前伸出,猛的對準了此時的楚河,他的雙手中瞬間就凝聚出了一股散發著恐怖能量的巨大光球。

光球散發出來一股恐怖的威壓,帶著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閃耀著耀眼的光芒。

這光球中蘊含了此時弗利薩全力的一擊。

「你給我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吧!」

先愛后婚:慕少寵妻無度 弗利薩此時毫不留情,果斷的直接出手,瞬間,這團散發出巨大威力,帶著毀滅性氣息光球,無情的撕裂著空間,向著此時金光瀰漫的楚河衝擊而去。

「哼,雕蟲小技!」

看到此時弗利薩急切的向他出手,而此時全身籠罩著金色氣焰的楚河,此時的身體,還在源源不斷地湧現出強大的氣。

感覺到自己的氣猶如火山噴發一樣,不斷的湧出爆炸性的力量,此時,面對弗利薩最強大的攻擊,楚河根本就不屑於躲避。

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嘲弄,楚河就這樣,神色平靜不閃不避,面對弗利薩全力攻出的一擊,他直接正面迎了上去。

看到楚河竟然沒有任何防禦,也沒有閃避,弗利薩嘴角露出一抹陰沉的冷笑,他高聲喝道:「給我化成這宇宙的碎末吧!」

而隨著弗利薩的話語一落,下一刻,弗利薩的神色一愣,他的雙眼,驀然,瞪大了起來。

並沒有想象中發生劇烈的爆炸,也沒有響起雷霆般的轟鳴,在這道光球接觸到楚河的身體時,只見楚河身上那層金色的氣焰,忽然暴漲了起來。

這一層層金光,彷彿變成了能夠吞吞噬一切的黑洞,

弗利薩,全力一擊的能量球,在接觸到楚河身上的金色氣焰的時候,竟然沒有發出半點響動,反而弗利薩的光球,好似被這股金色的氣焰給吸引住了一樣,那團光球中所蘊含的能量,仿若泥牛入海,不斷的融入到了楚河身上金光之中。

,短短瞬息之間,那團光球的能量,竟然完全被楚河體外的金光吸收了,就彷彿變成了養分一樣。

楚河身上的金光,此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一次的暴漲了起來。.. 弗利薩的那股氣,如同注入火焰中的燃油一樣,讓楚河的氣息,無限的增大。

楚河身上那層金色的光芒瀰漫下,他原本漆黑如墨的黑髮,此時,突然發生了急速的改變。

如墨般的黑髮,在金色光芒的閃耀下,竟然一根一根的閃爍起了金光。

耀眼的金黃色瞬間覆蓋了楚河的髮絲,一根,兩根,短短瞬息之間,楚河的黑髮,直接就被染成了金黃色。

而與此同時,伴隨著金髮的降臨,他的雙瞳也發生了改變,變成了血紅色。

這血紅色的眼瞳和原著中孫悟空他們變成超級賽亞人時是不同的。

孫悟空是普通的賽亞人,所以,是金髮,綠瞳。

天下第一黑戶 而楚河不同。

他擁有遠古賽亞人的血脈。

血色的瞳孔,是遠古賽亞人王族之眼,是獨有的一種眼睛。

在這雙眼睛之下,他可以看破一切虛幻,看破世間萬物,甚至,所有的賽亞人,都要在雙王族之眼的注視下,不敢有任何的不敬之心。

這是王族獨有的一種能力,所有的賽亞人,都要俯首稱臣。

感受到此時,身體內源源不斷湧出的,有別於之前的強大的氣息,他的體內,似乎有一個頂天立地百丈之高的金色巨猿猴,正不斷的從他靈魂中發出一聲聲震天般的吼聲

楚河此時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興奮,他握住了拳頭,感受到體內,那從血脈之中不斷湧出的力量,,他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嘯。

這嘯聲猶如震天之音,瞬間,就傳遍了八荒六合,天地寰宇。

強大的音浪瞬間瀰漫整個天地,金色的光芒衝天而起,光芒直接就引發了天地巨變,空中瞬間傳過一道道紫色的雷霆。

天空,好似破碎了一樣,無數道雷霆,編製出了猶如羅網一樣的天幕。

在楚河身上,這股強大氣息的籠罩下,整個那美剋星。直接忍不住,急促的顫抖了起來。

轟轟轟~!

地面左搖右晃,不斷的震動,在楚河這股氣息之下,此時,似乎也在表示著它的臣服。

楚河此時血紅色的眼眸中,此時,滿是淡漠和冷酷。

他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和剛才相比,此時的楚河,猶如遠古戰神,他全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無情的冷漠之意。

彷彿在他的身上,只有戰鬥,沒有其他。

楚河能夠感覺到,此時,他的心態,變得極其的冷靜,所有的情感,都彷彿被戰鬥的意念給壓制住了一樣,此時,他的心中,只保留了最純粹的戰鬥之意。

除此之外,他的心裡,沒有任何的雜念。

這種心態,這種超越凡俗的氣息,就是超級賽亞的戰鬥狀態。

在今日,楚河終於成功的突破了他的身體的極限,買入了一個新的領域,達到了超級賽亞人的境界

金色光芒,金色頭髮,血紅色的眼眸,那身上的猶如遠古戰神般的氣息,此時,都聚集在了楚河的身上。

這股氣息,讓天地在楚河面前,都彷彿黯然失色,讓日月星辰,在楚河面前,都黯淡無光。

整個世間,此時,彷彿只存在著楚河的身影。

不知怎麼的,在感受到楚河身上那股君臨天下般的氣息的時候,弗利薩的心頭巨震,他的心臟忍不住急促的跳動了起來。

噗通!噗通~

一種名為恐懼的情緒,忽然,在弗利薩的心中滋生了起來。

從出生到現在,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弗利薩,竟然體驗到了一種害怕的情緒。

在對視到楚河那雙血紅色的雙眸中時候,弗利薩竟然忍不住低下了頭,有了一種不敢直視的念頭。

在楚河身上,他竟然有了一種透不過氣。窒息的感覺。面對楚河,此時,他的心裡,隱隱地生出了一種想逃逃跑的念頭。

這一刻,彷彿他不再是宇宙帝王,不再是高傲的冰凍一族,而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這就是遠古賽亞人的氣勢之威,在整個宇宙,幾乎沒有人,有面對這種氣勢的勇氣。

畢竟,曾經的遠古賽亞人,可是戰天鬥地,讓宇宙萬物所有生靈,都為之顫抖,臣服的存在。

「這這是怎麼回事?楚河,就算是變成了超級賽亞人,也不可能會讓我有這種情緒」

弗利薩根本就想不到,楚河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賽亞人,而是賽亞人中的王族,遠古時期的超級賽亞人。

遠古超級賽亞人,是星空之中的戰神。是宇宙中最強的存在。

冰凍一族,在遠古賽亞人面前,就如同螻蟻,是必須要跪拜,臣服的存在。

至暗人格 這是印刻在靈魂之中的臣服,這是作為遠古戰神的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壓。

弗利薩就算再強十倍,面對這種氣勢,也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弗利薩此時沒有發現,他的腿,竟然忍不住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甚至,一點一點的,他竟然想要徹底的逃離楚河,正一點一點的向後退去。

這一切,都是在情不自禁的情況下發生的,弗利薩一回過神來,感受到自己無意識中做出的動作,頓時,他的面色中閃過一陣恥辱。

讓他逃跑,可是比殺了他還要難受,但是,就在剛才,他竟然無意識的做出了這種動作。

弗利薩此時,在心中,突然有了一種後悔的感覺。

他怎麼會惹上了楚河這樣一個怪物中的怪物呢?

他這是自己嫌命長了嗎?.. 如果上天再給弗利薩一個機會,那麼,他一定不會選擇招惹楚河了。

楚河,他惹不起。

可惜,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葯的。現在悔之晚矣,弗利薩也只能自食惡果了。

他是那個後悔啊!

可惡,我可是宇宙帝王,弗利薩啊,就算是超級賽亞人,又怎麼樣?我就不信,超級賽亞人,就真的這麼厲害!

雖然,楚河現在已經變成了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但是,弗利薩心中還是存在著一份僥倖。

超級賽亞人是強,但是,他也不是浪得虛名。

他對自己的力量還是很有信心的,他們冰凍一族的戰鬥力,在宇宙中也是數一數二的戰鬥民族。

他不相信自己在血脈上會比賽亞人差上多少。

想到這裡,弗利薩的雙目之中,又浮現上來一絲絲絲絲的戰鬥之意,他使勁的握緊了拳頭,此時,因為太過用力,那尖銳的指甲直接扎進了手心上,絲絲疼痛瀰漫手掌,不過,他毫不在意。

「我倒要要看一看,這超級賽亞人究竟有多強?」

弗利薩想要身體驗一下,那個他一直在害怕,恐懼的傳說的超級賽亞人的恐怖之處。

「我弗利薩,這一生,絕不弱於人~!」

弗利薩在心中剛剛升起戰鬥之念。突然,正燃起了豪情壯志般的鬥志,突然,他只感覺身體一冷,似乎有一股刻骨的寒意瘋狂的在身體瀰漫,那一刻,就彷彿被一隻絕世凶獸給深深的盯住了一樣。

弗利薩目光一閃向前一望,下一刻,他便心頭一震。

在他的眼前,一雙血紅色的眸子,正緊緊的盯著他。

那是楚河的眼睛,被這雙血紅色的眸子盯住弗利薩,頓時,只感覺一股涼氣從心頭生氣。

下一刻,時間變幻,整個天地彷彿都消失不見,只有一雙紅色眼眸,以一種冰冷無情的目光凝視著他。

弗利薩彷彿墜入了無限的深淵,他的全身感受到了一股如同九幽地獄般的幽寒冰冷。

這種感覺,是無比的清晰和真實,

弗利薩的呼吸。頓覺急促了起來,他感覺到,一股無形的窒息感瀰漫在他的喉嚨里,他有點感覺喘不過氣的感覺。

使勁的咬了咬舌尖,一股劇痛的疼痛傳來,弗利薩精神一震,瞬間一個激靈,才回過神來。

「好可怕的眼神啊,僅僅只是看了我一眼,竟然讓我有這樣的壓力,這種感覺,太可怕了了!」

不知不覺之中,弗利薩只感覺他的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濕,他不斷的提升了自己身上的氣,驅散著後背,身體的寒意。

他整個人,就彷彿死了一次一樣,現在,重新從地獄的深淵中爬了出來一樣。

弗利沙他的面色,有了幾分蒼白之意,全身忍不住的,打起了冷顫,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的心裡,此時在害怕。

看到弗利薩此時渾身顫抖的樣子,楚河嘴角牽起一抹微微的弧度,他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嘲諷似的笑容。

「這就是宇宙帝王弗利沙嗎?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像什麼?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弗利薩,我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一邊說著,此時楚河身上的氣勢毫無保留的,徹底釋放了出來,那鋪天蓋地的氣息。排山倒海般的氣勢,瞬間全部湧向了弗利沙

剎那間,弗利沙就好似大海的一葉扁舟。在楚河那猶如巨浪滔天的氣息中,他只感覺全身上下都被一股仿若泰山壓頂般的氣勢所籠罩。

無形的氣勢,彷彿實質化了一樣。他感覺他全身上下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仿若背負了萬座大山般的壓力。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普通人,他的身上突然壓上了萬斤的負重一樣。

以弗利薩的強大,此時,竟然在這股氣息之下,身體都忍不住不斷的搖晃了起來。

一開始,弗利薩在這股氣息之下,還能勉強穩住身形。

但是,隨著楚河的氣息越來越強,弗利薩雙眼精通滿是血絲,臉上青筋終於爆出了根根青筋,他的口中,發出了一聲慘呼聲。

突然,撲通一聲,弗利薩似乎是承受不住這股氣息,他直接雙膝跪地,整個地面,直接因為被強大的力量所震動。裂開出了猶如溝壑般的縫隙~

在楚河的超級賽亞人的氣息下,宇宙帝王弗利薩,直接跪了下來!

「哼,真沒趣,弗利薩,我還沒用出力,你就跪下了,你現在的樣子真難看啊?」

看到弗利薩此時跪地的樣子,楚河全身金光閃耀,猶如太古神王,他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低頭俯視弗利薩。

他不屑的眼神看了弗利薩一眼。他身上的氣息終於一點一點的收了回去。

感受到,身上那股壓力終於慢慢的變小,弗利沙心中又驚又駭,他顫抖著雙腿慢慢的起身,站起了身子。

跪下了,他竟然給楚河跪下了~

這個事實,令弗利薩有些難以接受。

他看向楚河的眼神中,除了難以置信之外,還有難以形容的驚恐。

這就是超級賽亞人的威力嗎,竟然恐怖如斯!

弗利薩現在突然沒有了和楚河戰鬥的勇氣了,他現在真的有點想要逃跑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弗利薩怎麼能死在這裡呢?怎麼能被賽亞人給打敗了」

「我不能死,我可是宇宙帝王啊,我是最完美的戰士~」

弗利薩此時已經沒有了和楚河交戰得勇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