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

葉風抬手往上面一頂,楊善平發出的那一道勁氣便橫亘在葉風的頭頂,再也不能進一步,一手輕輕一捏,勁氣直接消散掉了,根本就沒有留下任何的東西。

這就沒了?

「既然你想做扶桑人的狗,那我就成全你!」

葉風淡淡的說道,話剛說完,葉風身上的實力也慢慢的顯現出來,渾身上下,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瀰漫著,徹底的將周圍的幾個人給驚住了。

山本和松下的眼神也放在葉風的身上,想要看看這個小農民是個什麼情況?

「你也是修行者?」

楊善平愣了,看著葉風,滿眼的不可思議,在他的心裡,葉風那就是個農民,一個不值一提的農民,自己隨手就能捏死的螻蟻,如今也是個修行者,他自然是不敢相信的。

「算是吧!」

葉風隨口說道。

「那你更要死了!」

楊善平頓時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他一直以為葉風是個普通人,卻沒想到,這傢伙是個高手,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低估,這傢伙以為裝高手很好玩嗎?

媽的!

楊善平不再留手,一身少陽宗的功夫全都施展了起來,身形飄逸般的往葉風這邊打了過來。

「花里胡哨!」

葉風看著在自己周邊閃來閃去的身影,一陣不耐,猛地伸出一隻手便抓住二樓楊善平的身形。

「不可能,這迷蹤幻影步你是怎麼識破的!」

楊善平瞪大著眼睛,他可是化勁初期的高手啊,怎麼這麼輕易的被葉風抓住身形?

「整天弄這些花里胡哨的有什麼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狗屁!」

葉風一手忽然擊打在楊善平的胸口之上,一道掌印打在上面,恐怖的神農之氣開始腐蝕起了楊善平的身體。

神農之氣,既可以用來治療身體疾病,同樣,也是殺人的利器!

殺人與救人,只在葉風的一念之間!

「不!」

楊善平被葉風擊飛出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胸口被一道手掌印給打穿,那道未知的氣體還在不停腐蝕著他的身體,再這麼下去,會將他的全身都腐蝕掉的。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活該!」

山本看著楊善平的樣子,眼睛里都是冰冷之色,一記手刀砍下去,直接了結了楊善平的性命。

對於他而言,楊善平這樣的走狗可有可無,殺了他,也算是給了他一個痛快!

夠狠!

瘋起來連自己人都殺!

葉風看著這一幕,微微一怔,但一想到楊善平的所作所為,死有餘辜,也就沒有其他的心思了。

「你是華夏軍方的人?」

山本看著葉風,開口問道。

「不,我只是這農村裡的一個普通農民而已!」

葉風擺擺手,認真的說道。

普通的農民?

狗屁!

山本翻了翻白眼,要是華夏的農民都像葉風這樣,殺化勁高手如同殺雞一般的容易,那華夏早就是世界第一強國了!

扶桑估計都要被打出屎來!

「你今天如果讓出一條路來,我可以考慮給你一條生路!」

山本看著葉風,淡淡的說道,倒不是他大發慈悲,如果可以,他也想現在就殺死葉風,一個知道太多秘密的人,不適合繼續活著。

但他現在有點看不透葉風的實力,所以想先一步將神劍拿在手裡,到時候再回過頭來殺了葉風,這樣,才是兩全其美的做法!

聰明人都想考慮的更加周全!

「不用考慮了,你把地圖和鑰匙交出來,我也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葉風隨口說道,站在山洞的門口,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

「找死!」

山本臉色陰沉了下來,這地圖和鑰匙是山本家族最大的秘密,如今被楊善平給泄露了出去,這人也必須死!

任何能威脅到山本家族利益的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

「錢陽,上吧,到了你為山本家族效忠的時候了!」

山本看著一旁一直沉悶不發言的錢陽,開口說道。

「這人我打不過,你們打吧,我先走了!」

錢陽想也不想的一個回頭,拔腿就跑,壓根就沒有打的意思,剛剛楊善平的下場他已經看到了,楊善平都打不過葉風,他怎麼打的過?

山本要他出手,無非就是想找一個人幫他試探一下葉風的實力罷了!

他可不想送死!

「八嘎呀路!」

山本氣的差點沒跳起來,一陣無語,來之前說的好好的,要為山本家族效忠,這一到重要關頭,就開溜!

「行了,你自己動手吧,我也正好想切磋切磋!」

葉風看著這一幕,也差點沒笑出來。

惡少,我不嫁 「來吧!」

山本站定腳步,雙眼怒目圓睜,拉開了陣勢,一陣奇妙的步伐,瞬間便到了葉風的跟前。

好快!

只這麼一下,葉風便知道,山本的實力在他所遇見的所有對手之上,不過他也不怕,他能感覺到,山本身上傳遞過來的壓力到了自己的身上,葉風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跳動了起來一樣,顯得很興奮。

「嘭……」

幾乎是下意識的,葉風便對著山本的拳頭也揮舞出了一拳,兩隻拳頭打在一起,瞬間一道勁氣朝著四周擴散了出去。

「轟……」

猶如一道狂風刮過,將周圍的大樹都給震倒了幾棵。

「蹬蹬蹬……」

山本在這股強橫的力量之下,被震的倒退了好幾步,才停了下來,眼神驚駭的看著葉風,他沒想到,以他堂堂化勁巔峰的實力,竟然都不是葉風的對手!

這也太可怕了吧!

這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哈哈,爽,太爽了,老子打架還從來沒有這麼的爽過,來,再來!」

葉風卻是一反常態,大聲的笑了起來,別看只是打了一拳,但卻是葉風這麼長時間的積累,全都匯聚在這一拳之上,而且和山本這樣實力的人交手,葉風才能感覺到熱血沸騰,才能從中領悟一些對他有用的東西。

什麼?

還來!

山本一陣吐血,他被這一拳打的受了一點輕傷,可葉風倒好,不僅沒事,整個人的氣勢更加雄渾了起來,似乎越戰越勇!

難不成這人還是個宗師不成?

不可能!

看葉風的年紀也不過才二十齣頭,怎麼可能是宗師!

如果真是宗師,以華夏修行界的喜歡吹牛逼的性子,怎麼可能不把消息擴散出去,來裝個逼。

他一定不是宗師,只是修行功法特殊一點而已!

「來!」

山本深吸一口氣,看著葉風,運轉起山本家族的特殊功法,看著葉風,這次他要使用一點牛逼的東西了!

一招手,六把飛鏢整齊的排列在他的面前,猶如一個劍陣一樣,時刻都有可能飛向葉風,直接動手! 第376章

「你以為拿六把小破爛就能殺我了?」

葉風看著山本面前的武器一陣不屑,高手切磋,武器或許是佔據一定的作用,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即便拿著一把神器,也沒有作用。

武器再其次,最重要的,是使用武器的人!

什麼?

小破爛?

這特么明明是六把匕首,而且是用精鋼打造的上等利器,到了葉風的嘴裡就成了小破爛,山本真想將葉風千刀萬剮,來平復他此時內心的怒火。

「受死吧!」

山本大手一揮,六把匕首朝著葉風激射而來,瞬間便到了葉風的跟前,但在一米處卻怎麼也不能前進分毫!

葉風一手揮出的神農之氣,也簡單的組成了一個小陣法,將六把匕首給困在其中,外圍的神農之氣圈子在不停的縮小,不停的壓縮著六把匕首的空間。

「茲啦……茲啦……」

當神農之氣開始跟匕首產生摩擦的時候,那六把精鋼打造的匕首,竟然開始被神農之氣給碾成了粉末!

一分鐘之後,六把匕首徹底的被碾沒了,化作一地的粉末,掉在了地上。

什麼?

山本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這一幕,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這是什麼功法?

居然如此霸道!

將精鋼打造的匕首碾成粉末?

這種操作,簡直聞所未聞啊。

「你這匕首質量不行啊,這樣就成了粉末,真特么垃圾!」

葉風不屑的說道。

質量不行!

山本一陣無語,這可是託了扶桑最為牛逼的巧匠打造的,到了葉風的嘴裡,就成了質量不行的垃圾!

這話也就只有葉風敢說出來!

「你出招了,那也該輪到我了!」

葉風開口說道,站在原地,兩手忽然一招,周圍的花草樹木陡然一肅,原本在地上的枯葉爛木頭忽然一下子就漂浮了起來。

幾人的周圍,全都是漂浮著的枯葉和爛木頭,沒有任何的規律,似乎是完全胡亂的順序,但山本卻有種不詳的預感。

因為在他的眼裡,這一個個爛木頭都像是活了一樣,每一個上面都有著一道特殊的力量,無比的雄渾,如果這是一個陣法的話……那……他們的後果將會是……

萬劍穿心!

這是山本很容易想到的後果,這種陣法,他竟然生不出任何可以抵抗的念頭!

「松下,一定要活著出去!」

山本這句話剛說完,葉風的陣法動了,正如他所料,那一個個爛木頭和樹葉都化作殺人的利器,陡然朝著他殺了過來。

此時此刻,山本的心頭,就猶如是被一萬隻箭給鎖定了一樣,避無可避!

「茲啦……」

一道道響亮的聲音響起,平時看著一點都不起眼的爛木頭,此時,卻是一個個殺人的利器,而且還是一劍封喉的那種。

「成了!」

葉風剛剛施展的這一招,完全就是隨心所欲,腦海里突然冒出了這個念頭,就施展出來的,睜開眼睛一看,也嚇了他自己一跳。

因為山本的樣子,已經完全死透了,他的身上被木頭給扎了個通透!

比古代的那種萬劍穿心還要慘烈!

「這一招……這麼猛嗎?」

葉風自己都驚呆了,他對自己施展出去的傷害是完全不知道的,他只是腦海里有了想法就去做,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殺死了山本,早知道少用點力氣了,他都還沒有問清楚事情呢,就已經把山本殺死了!

真特么沒意思!

要是山本知道葉風此時心裡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氣的活過來!

「既然你哥死了,你也別走了,留下來吧!」

葉風看著松下,開口說道,雖然對方是一個女子,葉風也沒打算放過她,準備抓住她,將她交給華夏軍方去處理!

畢竟殺一個女人,葉風還有點下不去手,不如交給軍方去處置,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噗……」

誰知,葉風還沒有動手,站在他面前的松下,忽然一手將自己衣服的紐帶給拉開了,原本包裹著嚴嚴實實的身體,一下子就暴露在了葉風的眼前。

額……

這猝不及防的變化,讓葉風一下子無語了!

這叫什麼事啊啊!

也太突然了吧!

看著眼前的美景,一向對女人有很多研究的葉風,都看呆了,有點捨不得移開視線了!

「嗖……」

忽然,一道細微的聲音響起,葉風面前的美人瞬間就不見了,化作一道道殘影瞬間消失!

嗯?

葉風這才從欣賞之中回過神來!

媽的……

這就跑了?

敢情剛剛這不是脫給自己看的,是想溜了跑路的啊?

葉風一陣無語!

之前就聽說這扶桑的忍術高明,跑的這麼快。

走到山本的面前,從他的身上搜到了地圖和一把鑰匙,拿在手裡。

剛做完這些,下面便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只見一大堆全副武裝的軍人全都跑了過來,將這邊給包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