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名,樹的影。

陸青鋒的不作為,讓很多人傷透了心,五境之王也對他若即若離。

誰不希望天下太平,誰喜歡一直活在殺戮之中。

這種時刻,很多人都希望有人能站了來,掌管神界,給神界一個太平。

可惜,萬年過去,都沒有人站出來。

很多人都在期望,一個救世者般的人物出現。

這段時間,自己的所作所為,無不時刻體現出這一點。

青龍王的信任,給了葉雄一個警鐘!

他覺得自己以後的行為,都要以身作則,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就是這個道理。

當然,前提必須要自己強大起來,不然你什麼都不是。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一片無人的山脈之中,開劈洞府,整理一下身上的物資,準備開下一步行動。

現在,他身上。

《真猿變》到手八變,修鍊到第七變。(前面有章節寫錯成到手七變,已經改了。)

《真鳳變》到手八變,修鍊到第六變。

《玄武變》到手八變,修鍊到第六變。

《白虎變》到手七變,修鍊到第六變。

《青龍變》到手七變,修鍊到第六變。

真猿變是在神猿王國拿到的。

玄武變是從洛冰身上弄到的。

真鳳變是火夢蟲給的。

白虎變是師傅林正南搞到的。

青龍變,現在已經到手。

修鍊青龍七變所需要的材料:十萬年風雷竹,十萬年份冰晶,白玉壁虎,此三樣東西全都齊了。

十萬年冰晶是修鍊所有血脈七變都需要的材料,這種材料用於壓制修鍊七變時候,那種血脈狂暴的狀態,能讓修鍊者不至於壓制不住血脈,陷入瘋狂。

這種材料他曾經在洛冰身上得到過,林正南也找到一些,可以說是材料之中最容易尋找的一種,他現在身上還有兩份,足夠他修鍊青龍七變。

玄武七變需要材料:十萬年份火鬼玉,天外神隕,十萬年份冰晶。

跟修鍊別的血脈七變不同的是,玄武七變所需要的冰晶不是用於穩定血脈,而是用於增強修為。玄武獸本身帶著寒體不需要冷卻血脈,相反,在修鍊的過程之中,反而擔心被寒氣冰心,需要火鬼王護住心脈。

隨著修鍊五靈變的深入,葉雄已經理解,每一種材料都是有特定作用的。

天外神隕是神界赫赫有名的煉器材料,法寶加持這種材料,防禦力會大幅度提升。

本身防禦力極高的玄武獸,再煉製天外神隕,可想而知,七靈防禦力會強到什麼程度。

玄武血脈簡直就是將烏龜精神發揚到底,一個字,就是縮。

縮起頭來,誰也干不死!

接下來,葉雄繼續看玄武變跟真鳳變七變所需要的材料,全都是極罕見的材料。

要找齊,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管不了那麼多,慢慢找,先將青龍七變修鍊成功,再慢慢想辦法。」

葉雄當下找了個安全的無人星球,開始修鍊起來。

……

青龍境,深淵大牢。

啾!

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入水中。

兩位守著大衛的青龍境修士,只覺得海底突然翻起一陣浪潮,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強悍到極點的威壓,直接壓暈過去。

一名身穿黑袍,帶著鐵面具的男子,一步步朝裡面走進。

裡面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這些看守的修士,全都感覺到一壓強大到讓他們喘不過氣的威壓襲來,馬上就暈了過去。

面具男子走得很慢,就像閑逛一樣,所過之處,所有修士,全都撲通撲通倒下,別說反抗之力,連對方的人影都沒看到。

很快,他就到了牢房。

牢房裡面關著很多重犯。

這些重犯看到獄衛倒下,紛紛到籠邊,想看看誰這麼大膽,敢闖深淵大獄。

哪知道他們的下場跟那些獄衛一樣,全都被威壓擊暈。

撲通撲通。

連續不斷地倒地聲音響起,整個大牢沒有一個人還能站著。

片刻之間,男子就來最後一個大牢。

此大牢是一個小小的牢籠,四方形,裡面關押著的正是被青龍重打成重傷的白子重。

「你是誰?」白子重看著周圍暈倒的人,目光震驚地看著來人。

「救你的人。」

蒼茫的聲音響了起來,面具男子目光落到牢籠體表之上。

牢籠被九道血色龍紋鐵鏈攀爬著,緊緊束縛,每一道都是看起來觸目驚心。

「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沒用,這是九龍壓頂,除了青龍王,除也開不了……」

話還沒說完,白子重臉色大變。

只見面具男子身上湧出十分恐怖的威壓,落到龍紋鐵鏈上面。

咣咣咣咣!

無數鐵鏈斷裂的聲音傳來。

接下來,砰一聲巨響,牢籠四分五裂。

整個過程不到三秒鐘。

面具男子根本沒有出手,整個過程都背著手,用的只是威壓。

絕世強者,絕對是絕世強者。

整個神界,擁有這種實力的絕對不會超過一手之數。

白子重瞳孔張大,盯著面具男子,心裡在猜測這人的身份。 「多謝前輩相救,不知道前輩高姓大名?」白子重問。

「不該問的別問。」

面具男子警告完,手中一甩,一巨古屍落到他面前,赫然是青龍始祖。

「前輩,這是?」白子重非常震驚。

「帶上。」面具男子問。

「多謝前輩。」白子重連忙將青龍始祖的乾屍收起來。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這次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突然冒出這麼一位絕世強者,救了他。

「走!」面具男子夾著他,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眨眼之間,就到了入口之處,面前還是那四名青龍族的強者在守著。

先前白子重就是逃到這裡被攔住,最後出不去,被青龍王抓住的。

他倒要看看,這人怎麼出去。

哪知道,這人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直接向禁制撞過去,速度一點都沒減。

眼見就要撞到禁制上,白子重嚇得眼睛都閉上了,不敢去看。

身體輕輕顫動了一下,當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兩人已經離開了青龍境。

這種感覺就像飛速射擊的飛針,射穿一塊紙板一樣。

這也太恐怖了吧!

青龍境如此恐怖的禁制,在他眼裡,不值一提。

終於,面具男子停了下來,鬆開他說道:「你可以走了。」

「多謝前輩相救之恩,不知道前輩是什麼人,我以後怎麼報答你。」白子重問。

「幫我轉告葉問天,讓他好好修鍊,別像個廢物一樣被人看不起。」

面具男子說完,身影嗖的一下,消失在天際。

看著他的背影,白子重喃喃道:「此人難道是陸青鋒?」

這種想法剛冒起,他就搖了搖頭。

陸青鋒跟葉問天之間是兩世之仇,他一直在派人殺葉問天,怎麼可能幫他盜取青龍始祖,絕對不可能是他。

如若不是他,還是誰,難不成是誅神壇壇主?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

葉問天是天神帝國的逃犯,是陸青鋒恨不得殺死的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從這一點來說,誅神壇壇主救他在情理之中。

「無論他是誰,還是快點找到殿下,慢慢商量吧!」

由於元氣小瓶被葉雄取走,他無法馬上溝通葉問天,只能另外想辦法。

……

荒遠的無人星球。

星球內部,一個被開闢的洞府之內。

葉雄盤坐在地上,面前石桌之上,擺著四樣東西。

一個牛皮卷,一根竹子,一隻白玉壁虎,一團被瓶子裝住的乳白色氣體。

正是十萬年風雷竹,十萬年份冰晶跟白玉壁虎。

此三樣是修鍊青龍七變的必須品。

緊跟著,他又從身上將一瓶血液拿出來,卻是青龍王的血液,最純的龍族之血,也是青龍王給他的。

將這些東西準備好之後,葉雄這才研究起牛皮捲來。

修鍊青龍變,過程跟真猿變差不多。

先將血液融入身體,然後讓血液沸騰,再按順序,先後煉化十萬年份冰晶,白玉壁虎跟風雷竹。

冰晶用於穩定血脈,白玉壁虎用於控制身體變化,加強利爪,風雷竹則用於強化青龍的血脈神通紫雷。

由於已經成功修鍊過真猿七變,對於青龍七變,葉雄信心滿滿。

危險可能性很小,可不過,融化青龍血脈需要的時間,可能會長一些。

兩個月之後。

一道龍嘯響徹蒼穹,無人星球體表,一條巨大青龍衝天而起,將星球洞穿了一個大洞。

青龍在半空之中狂嘯起來,轉了一圈,落向無人星球,再次將星球洞穿。

連續轉了幾圈,擊撞幾次之後,整個星球轟然散開,化成無數的小塊,懸浮在半空之中。

突然,青龍體表爆發出密密麻麻的紫色雷光,讓它變成一條雷龍。

雷龍穿過毀碎的星球,在雷光之下,破碎的星球,直接被轟碎,化為虛無。

短短時間之內,在青龍的攻擊之下,整顆星球消失在宇宙之中,片甲不留。

嗷呼!

青龍仰天長嘯,在半空快速變小,最後化成一道人形。

「不愧是青龍七變,這攻擊力太恐怖了,比起真猿七變一點都不弱。」葉雄心裡非常激動。

單是一個真猿七變,已經很厲害了,現在連青龍變也修鍊成了七變,自己又多了一門強大的神通。

「青龍變修鍊到了七變,接下來要去玄武境一趟了。」葉雄喃喃道。

幽冥給的魂簡之中,不但有青龍境的位置,就連玄武境也有。

他正準備出發,突然想到身上帶著一個元氣小瓶,是他從白子重身上得到的。

出來之後,他為了修鍊青龍七變,都忘記了。

他當下將元氣小瓶拿出來,輸元氣進去溝通。

水鏡溝通了很久,那邊終於通了。

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水鏡之上,正是左不韋的容貌。

「很意外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換在以前,葉雄見到葉問天,可能會激動,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但是現在,他反而平淡了。

進階合體後期之後,他感覺自己跟他之間,已經是一個天,一個地,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已經不配當自己的對手了。

人是一定要殺的,遲早的事情而已。

除非他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一輩子都不冒頭。

「不意外,早就猜到了。」葉雄問淡淡地回道。

「躲在哪個龜殼裡面呢,要不咱們見一面,我做東,請你吃頓飯?」葉雄冷笑道。

「你很得意?」葉問天聲音依然平淡。

但是,他的目光之中那一抹嫉妒恨的表情,根本就逃不過葉雄的眼睛。

「我現在名揚神界,當然得意了。哪像你,飛升神界,除了當縮頭烏龜,就是暗地裡用下三濫的手段,怎麼,想用青龍始祖的身體用煉屍術,借屍還魂?嘖嘖,這麼噁心的神通你用得出手嗎,想當初,你可是堂堂的神帝啊!」葉雄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諷刺。

既然暫時找不到他報仇,也要在語言上狠狠踩他一番。

「修真一道,漫漫長路,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你別得意。」

「怕只怕,你這輩子連我的屁股都摸不到,對了,有件事情我忘記告訴你,你在真仙界的那個女人,桃源仙子已經死了,這事情你知道吧!」葉雄繼續笑道。

「知道,我還知道你的女人路瑤也死了。」葉問天反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