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現在就要進去,大虎,你就讓我進去看一眼吧?”

宋雅詩有些祈求的說道。

“這……好吧!那伯母你輕點,最好不要吵醒慧慧。”

大虎看着宋雅詩期待的眼神,猶豫了一下,只好不忍的讓宋雅詩進了房間。

宋雅詩見到大虎允許,就躡手躡腳的進了房間。

房間內周慧靜靜的躺在牀上,臉色煞白如雪,雙目緊閉,乍一看來很是脆弱。

宋雅詩輕輕的走到了周慧的牀頭,坐在了牀邊,看着女兒的模樣,心裏一陣疼惜。眼裏不知何時已開始霧氣朦朧。

“慧慧,是媽不好,讓你受委屈了……”

宋雅詩小聲的自責道,眼裏的淚水已經開始狂涌。

門外,周雲利看着大虎不知說什麼好,從方家滅門那刻起,他就完全的相信了大虎的話,而如今這個大虎又將自己的女兒起死回生,他對大虎竟然不知覺的有些崇拜了。

敢問在這都城,甚至在整個華夏,有幾個人可以一夜間另方家消失,有幾人可以另死人回生,大虎或許就是唯一的一個吧!

“伯父,老錢,我有些累了,你門幫我找個房間我去休息一會。”

大虎看着兩人的表情有些尷尬,所以他想找間清靜的房間休息一夜,畢竟這去地府一趟可是十分費力的,回來後又與周慧治療,這身心有些疲憊了。

“奧,好,那就在隔壁這間休息吧,要是慧慧醒來還可以及時照料一番。”

周雲利說話間就打開了那個房間,將大虎請了進去。而後又將那門帶了過來。

“錢伯,要不你也去休息一下?”

周雲利回過頭看着錢滿堂問道。

“也好,這一天了,老頭子還真覺得有些雷了。”

錢滿堂迴應道。

說話間周雲利又帶了錢滿堂來到另間房裏。

“好了雲利,你去忙吧!我在房間修理一會……”

錢滿堂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這一天下來他又是着急又是上火的,他不累纔怪。

周雲利將大虎與錢滿堂安排妥當之後,他也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周慧的房間。

到了房間後,周雲利看了眼滿是傷心的宋雅詩,而後在周慧的鼻下方探了探了手指,感覺到了周慧那微弱的喘息之聲,這才放下心來,轉身出了房間,

……

楚家別墅,谷寧正自在一個後院內陪無名玩耍,不料這時,迎面走來了一對年輕男女,男的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模樣,女的與男差不多,也就在那個年齡段吧。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臂,一副很是小鳥依人的模樣。

“超哥,你看前面的那個小孩多可愛啊?我們過去看看怎麼樣?”

“好啊,玲玲,走我們這就過去……”

從對話中不難猜出,這兩人就是李玲與她的丈夫的郭蘭超,她們夫婦二人在這裏居住了也有些時日了,今天,他們覺得有些厭煩,所以就出來溜達溜達散散心,沒想到剛剛一出來,就見到了一個小可愛。

“好可愛的小傢伙啊?你叫什麼名字?”

李玲性格本就是活潑的那種,見到小孩後就跑了過去。

谷無名突然被一個陌生人給攔住,當下就愣在了那裏,歪着腦袋了想了想,這是冰雪阿姨的家,冰雪阿姨是個好人,那麼在她家的人應該也是好人。

“你好,阿姨,我叫無名……”

無名的聲音很脆很甜,說話時眼睛一眨一眨的。

李玲見到無名的模樣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不過這讓她一時間想不起來在那見過。(。 “你好,阿姨,我叫無名……”

無名的聲音很脆很甜,說話時眼睛一眨一眨的。

李玲見到無名的模樣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不過這讓她一時間想不起來在那見過。

“您好,請問您是……”

谷寧走了過來,看着李玲一臉疑惑的問道。

“呵呵……我是這裏的客人,我見這孩子很是可愛,所以就過來看看。”

李玲說話間還用手摸了摸無名的腦袋。

“媽媽……”

無名被李玲這麼一摸,有些不習慣的跑到了谷寧的近前。

“嗯,無名怪,阿姨是冰雪阿姨的客人,你不許調皮哦……”

谷寧對着無名說完,又看着李玲兩人問道。“不知這位姐姐您貴姓啊?”

“哦,我叫李玲,他是我的丈夫郭蘭超,還沒有請問你貴姓?”

李玲非常客氣的介紹到自己,而後看着長相不凡的谷寧問道。

“我姓谷,單名一個寧字。”

谷寧非常溫柔的介紹到自己。

“谷寧……,嗯,好名字,不知你的先生是做什麼的?”

谷寧聽到李玲最後的問話,臉色唰的一下變的難看起來,自己的丈夫,自己有丈夫嗎?別說丈夫了,就是男朋友自己也沒有一個。要說有,那……那隻能說孩子的父親。

都這麼長時間了,自己也沒能夠找出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在哪?他還會記得自己嗎?他會認無名這個兒子嗎?

想到這些谷寧心中升起一股無力之感,雖然楚冰雪幫自己去找了,但是那人找到他會認嗎?他有結婚嗎? 愛情,命中註定 這一切都另谷寧感到有些渺茫。

李玲見到谷寧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立刻轉移話題道:“呵呵,你是冰雪妹妹的朋友嗎?”

谷寧聞言神色再變,說好聽的自己算是被保護起來,說難聽的自己就是被軟禁了。

不過自己只要不出這套別墅,還算是自由的,何況一日三餐也不用愁,至於是不是楚冰雪的朋友,這個問題有些不好回答。

“那個,無名我們回去吧?”

谷寧衝着李玲尷尬一笑,而後抱起無名快速的超一個方向走去。

“這人還真是有點怪?你說對吧藍超?”

看着谷寧慌忙離開的背影,李玲有些奇怪的問道。

“嗯,是有點奇怪,不過這長得……”

郭蘭超接下的話還沒來的急說,就感覺自己耳朵一疼,“哎……哎……你輕點,你輕點,這是做什麼嗎?”

“說,她長得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很有誘惑力啊?”

李玲將郭蘭超的耳朵擰了個三百六十度後,一副嬌狠的問道。

“我說,我說,你先輕點……”

郭蘭超不幹反抗,只能一個勁的求饒。

李玲聞言鬆了手,白了眼郭蘭超而後雙手叉胸道:“還不快說……”

“其實我是想說……她是女孩……”

郭蘭超吞嚥了口口水道。

“廢話,她不是女孩……難道你是啊?”

說話間李玲一腳踢在了郭蘭超的屁股上。

“別動手,我還沒說完呢!”

郭蘭超有些委曲的道。

“哼,我沒動手啊!只是動動腳而已……”

李玲說完還拍了拍鞋子上的土,貌似郭蘭超的屁股不乾淨。

郭蘭超面對老婆的刁蠻無理徹底的敗下陣來,只得皺着眉頭道;“我是說她是個黃花閨女……”

郭蘭超說完與李玲拉開了距離,以防她再次對自己動手。

“什麼?”

這次李玲沒有想象中的動手,而是很奇怪的看着郭蘭超。郭蘭超本是醫生,爲人還算是老實,他沒有必要對自己開玩笑。所以他的話有八成是真的,再說自己見那谷寧走路的姿勢……也很是像黃花閨女嗎!不行這事有時間得問問冰雪,她哪裏弄來的這母子。

郭蘭超看着李玲杵在那,他不敢出聲,只是呆呆的看着李玲。

“看什麼看?走啦!”

李玲衝這郭蘭超吼了一嗓子,轉身就進了別墅。郭蘭超見狀只好乖乖的跟在後面。

“玲玲姐……”

楚冰雪剛進別墅門口就看到了李玲,很是親切的喊了一聲。

李玲還沒有進到別墅內,就聽的有人喊自己,不過這聲音她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光聽這聲音的甜膩,她不猜出這是楚冰雪。

“冰雪妹妹,你這是去哪呢?”

“玲玲姐,告訴你個好消息……你猜猜是什麼?”

楚冰雪到來李玲近前很是高興的賣了官司。

李玲看着眼錢活潑可愛的楚冰雪,心裏很是喜歡。自從三年前,自己的診所無故的被人騷擾搗亂,並且還將藍超打傷,甚至還調戲自己,這讓她們夫婦無法在這都城立足。

不過後來,就在一羣混混將自己的診所砸了以後,眼前的這爲冰雪妹妹突然的出現,說是大虎交代給她要她保護自己的。當時的自己還有些不信,一個甚至比自己還要小几歲的女孩,說要保護自己,自己哪能會信,以爲她是在調侃自己。

不過後來,那羣混混在來搗亂時,李玲可真是傻了眼,五六名混混,竟然連冰雪的身都沒近的,全部的被打翻在地。

人雖然被打趴下了,可是這善後之事又另李玲頭疼起來。不過沒有另李玲頭疼多久,冰雪朝着門口一照收,竟然來了十多名大漢。大漢進來後就將那些混混徹底了清理了出去。

打那以後,李玲就相信了冰雪,也相信了她是大虎安排過來的,不過期間李玲給大虎打過好多次電話,可是電話一直無法接通,之後李玲就再也沒打過,她相信大虎,總有一天他會回來看望他這個堂姐的。

“冰雪妹妹,我猜不出來,不過我相信一定是好事。”

李玲微笑的說道。

“哎呀!玲玲姐,太沒勁了,你就猜猜嗎?”

楚冰雪抓着李玲的胳膊有些撒嬌道。

“冰雪妹妹,我是真的猜不出來。你就直接告訴姐姐吧!也讓姐姐替你高興一下。”

李玲有些無奈的說道。

“嗯,那好吧!你知道嗎?就在昨晚,方家一夜間竟然全部的被滅了。”

楚冰雪說完一臉興奮的看着李玲。(。 嗯,那好吧!你知道嗎?就在昨晚,方家一夜間竟然全部的被滅了。”

楚冰雪說完一臉興奮的看着李玲。

“方家?”

李玲聞言有些奇怪,方家是幹什麼的?這和冰雪有什麼關係?

楚冰雪好似看出了李玲的疑惑,當即解釋道;“玲玲姐,這方家可是大虎哥哥的敵人,如今被滅我們應該高興纔是啊……”

“什麼?方家與大虎有仇?”

李玲聞言有些納悶,大虎一個小保安,怎麼會與一個家族有什麼過節呢?

“對啊!玲玲姐,這方家的方少雨可是和大虎哥哥有很深的仇,他不止一次被大虎哥哥給打傷過,好像是因爲一個叫周慧的女人,具體的我不是很清楚,這些還是我私底下調查出來的呢!”

楚冰雪說完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李玲有些擔憂的表情。

“冰雪妹妹,照你這般說來,那大虎出去也是爲了躲避這方家了?”

李玲的思緒不停的在腦海內紛飛,難道大虎出去是爲了躲避方家,如此說來,方家滅了那大虎也是該回來的時候吧!

“應該是吧!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我連大虎哥哥的面還沒有見過……”

楚冰雪說完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

“呵呵……冰雪妹妹,你放心,只要大虎回來,我一定將你爲了我們所付出的一切,會原原本本的告訴大虎的。”

李玲見狀心裏一陣憐惜,連忙出口安慰。

“謝謝玲玲姐,走,我們進去說吧……”

楚冰雪聞言露出歡喜之色,,立刻拉着李玲的手朝別墅內走去。

……

周家,一間寂靜的房間內,大虎盤膝而坐,雙目禁閉,呼吸勻稱,周圍有絲絲白氣入體。

突然間,大虎猛的睜開雙眼,深吸了口氣,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次不但救了慧慧,而且自己的修爲也有所精進,看來這日後突破築基是大有所望啊……”

“小李子你想什麼呢?告訴你我的時間不多了,你儘快忙完這裏的事,然後陪我一起去那個島國,將那裏的寶物給我弄出來,也好讓我離開此界!”

就在大虎高興之餘,屁老那焦急的話語突禿而起。

“嗯,知道了屁老,我會盡快的。”

大虎聞聲緩緩說道。

……

“師傅,你看是這裏嗎?”

在周家門口,有十一二歲模樣胖小孩,指着周家的別墅,向一名發白老者問道。

“嗯,應該不會有錯,剛纔得靈氣就是從這裏溢出的,如果我所料不錯,我們要找的人就在裏面。”

老者看了看別墅,眼眸中藍茫閃過,點頭說道。

“終於找到門了,那咱進吧……”

胖小孩聞言很是高興,說話間就要進去,不過被老者呵斥住了。

“童童,怎麼可以沒有禮貌呢!爲師往常是怎麼教導你了?難道都忘了嗎?”

“師傅,我們爲了找這人,這幾年來身上的錢財都以花了個精光,這些日子來,我們都是乞討度日,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們怎麼說也要進去混頓飯吃吧!”

童童聞聲有些委屈的道。

“唉!委屈你了童童,讓你跟我老頭子受苦了……”

老者見到童童委屈的模樣,一陣嘆息道。

童童聞言默不作聲,自己是師傅撿來的,要是沒有師傅,那自己就不可能在這世上,所以說師傅與自己的父母無疑,甚至還要強上幾分。

師傅不但救了自己,還傳授了一些不簡單的法術,所以師傅對自己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

而自己竟然爲了不爭氣的肚子,給師傅增添煩惱,這是多麼的不孝啊!

“呵呵,童童,沒事的,師傅在開玩笑呢!你去敲門吧!”

老者好似看出了童童心中所想,連忙開一臉微笑道。

“師傅,這天色已晚要不我們明日再來?”

童童安奈肚中的飢餓,有氣無力的說道。 陰陽乾坤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