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的一聲,我看見從房間裏面跑出來一個黑影,好像還真是一隻貓,那房間裏面的兩個人呢,那兩個人剛剛進去的,現在怎麼連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李二丫此刻正在死死的守着門,既不讓我出去,她自己又不敢出去,我只好一個人在屋子裏面走來走去的。

心說,這老太婆這是怎麼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一陣動靜,緊接着雬月他們已經進來了,接着進來的時候蛇妖他一邊捂着男孩的嘴,一邊把他死啦硬拽的拽了進來。

“你們剛纔去哪了?他……這是怎麼了?”我趕緊上前來問道。

雬月朝着我噓了一聲。

我們都沒有說話,只能聽見被蛇妖抓着的小男孩還在不停的蹬着地,記得那天我們離開的時候看到他站在最前面周身發着金光,這會兒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

心說,這小男孩別萬一再弄出大的動靜來。

剛想到這裏,就看見有微弱的金光開始從小男孩的身上散發出來。

“噓!”

雬月一看此景,趕緊對着小男孩噓了一聲,壓低聲音說道,“你想害死你奶奶?”雬月的話似乎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小男孩一下在就安靜了下來。

我們大家都沒有說話,而每個人做着一樣的動作,就是都紛紛的伸着腦袋向外看去。

外面現在仍然是靜悄悄的,而東邊的天空已經露出一片白色的魚肚皮一樣的天空,這天馬上就要大亮了。

裏面的魏徵和老太婆卻仍然沒有出來。

“我們出去看看”

隨着雬月的這一聲,身後的小男孩已經衝出了門外。

“奶奶——”

聽得出來,他壓低的聲音,可是房間裏面沒有一絲的迴音。

我們幾個現在也已經相繼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見屋子裏面沒有迴音也是面面相覷,到了房間裏面,一看之下只覺得非常的心驚。

房間裏面沒有人,但是地上的白色被褥上面卻有星星點點的血跡。

雬月蹲下身子看了看道,“是貓血,魏徵已經開始着手準備給他的師父方仙道重生了。”

“那我奶奶呢?”小男孩走上前來,直直的看着雬月問道。

雬月略一沉思說道,“我猜的沒錯的話,這魏徵施法讓他師父重生,恐怕他要用的並不是你,而是你的奶奶。”

他的話一出,我們大家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如果真的如雬月所說的那樣的話,那我們這些人可真算是被魏徵被擺了一道,恐怕這其中擺我們一道的並不只是魏徵,還有他的現在不人不鬼的師父方仙道。否則的話單憑魏徵一人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縝密的計劃。

小男孩也是吃了一驚,他的臉色煞白,雙拳緊握,眼睛裏面似乎能冒出火來。

“你想想你奶奶的身上到底會有什麼東西可以幫助他們給方仙道重生。”

小男孩聽了雬月的話,小小的身子已經怔住了,他的一雙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的,顯然他並不像告訴我們這個件事情。

“你如果不說的話,我們可是沒有辦法救你的奶奶。”蛇妖在後面冷言冷語的說道。

小男孩又握了一下拳頭,緊緊的盯着雬月的眼睛,“你答應我一定能救出我的奶奶嗎?”他的神情嚴肅,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孩子該有的模樣。

“我答應你,無論如何救你的奶奶出來。”雬月想也沒有想就答應下來,只是我倒是有些擔心,萬一雬月實現不了小男孩的這個要求,豈不是又要遭到他的嫉恨了。

不過話一說出口,自然是沒有辦法了,只能盡力而爲了。

“我的奶奶是不死之軀!”

他此話一出,衆人都驚訝的叫了起來。

“你的奶奶是不死之軀?”

雬月也非常的驚奇,他們這些人不是妖就是魂,沒有一個是以一個正常人的身體而存在的,所以足以可見得老太婆是不死之軀這件事情是多麼驚人的一件事情了。

“他是想找你的奶奶借命”雬月說道。

“既然是不死之軀,即便是借命那就借幾條命就是了”我小聲的嘟囔道。

隨即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小男孩更是憋得滿臉通紅,“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我奶奶的雖然是不死之軀,但是如果有人從她的身上借命的,那就意味着她再也不是不死之軀了,而不死之軀就跑到了借命的人身上。我的奶奶活了這麼多年,早已經過了陽壽,一旦沒有了不死之軀,她老人家會馬上死掉的。而且不死之軀的人,一旦死了之後就會在世間魂飛湮滅。”

凡世間之事,必利中有弊,這不死之軀雖然給她帶了無盡的好處,但是想必這麼些年以來也肯定給她帶了很多的殺身之禍,這也正好能夠解釋她爲什麼會住在沙漠中了。

“我的奶奶一直隱姓埋名,若不是這次出來爲了找我,根本就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們幾位都是高人,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奶奶啊。”

這些話從一個小孩子的口中說出,顯得尤爲的催人淚下,他們幾個人紛紛表示一定會將奶奶救出來的,我也很想表一下決心,但是想到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拖油瓶,就默默的在一邊沒有說話。

“那魏徵準備什麼時候給方仙道施法”

塗山嬌嬌在旁邊問道。

跟塗山嬌嬌自從在學校宿舍裏面分別之後,已經好久沒有見了,現在見她的肚子明顯比先前要大的多了,恐怕是快到了分娩的時候,多半是會趕在我的前頭了。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薄紗,那紗很肥大,肚子若隱若現的。

“嬌嬌,好久不見了。”我上前跟塗山嬌嬌打了一聲招呼。她只是笑了笑,但是,這一笑卻讓我再也感覺不到了先前的那個刁蠻任性的塗山嬌嬌。

“預產期快到了吧!”

我看了看她的肚子說道。

“嗯!馬上了。”她說着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這是一個媽媽特有的微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我很爲她開心。

雬月現在正在掐指算着什麼,嘴裏面唸唸有詞的。

好一會才擡起頭來說道,“本月十五號,月圓之日。”

本月十五號,還有幾天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們要在這幾天之內想到辦法阻止魏徵才行。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跟緊的問道。

“先去破壞他的陣法!”雬月大手一揮已經帶着我們走出來院子。

而我跟在他們的身後,連什麼陣法都不知道,現在只要自己不在給他們當拖油瓶我就燒香拜佛了。

李二丫跟在我的身後。

“他們的陣法在什麼地方?”我問李二丫道。

此時的李二丫聲音裏面有一絲的驚喜,“他們的陣法在村長家裏面,若是魏徵的陣法破了,那我的身體也就能夠被放出來了。”

原來李二丫的屍體現在還在魏徵的手裏面。

白天的三家屯子還是一個人都沒有,但是,現在我卻沒有辦法把他當成是一個人都沒有額,因爲從一出門的時候,我總覺得身後隱隱的有人在跟着我,盯着我看。

“二丫,你看是不是有人在跟着我”

我開口問身後的李二丫。

李二丫應聲道,“是啊,你身後一直在跟着一個老頭你,而且在你的脖子上面也多了一塊黑色的胎記,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李二丫還是一個孩子的脾氣,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事情的嚴重性。若不是我主動問他的話。恐怕現在還不告訴我呢。

心裏面着急便想着去找雬月他們,但是隻這一遲疑的功夫哪裏還有雬月的影子。不由得一陣懊惱,竟然在大半天的就把雬月給跟丟了。

“他們去哪了?”

我問身後的李二丫。

她指了指村長的院子說道,“他們進去了,我們還是在外面等着吧,我怕等會出事兒的時候。我們來不及跑”

李二丫是一個膽小鬼的,但是她說的倒也不無道理。而且我現在即便是衝進去問雬月關於黑色胎記的事情,恐怕他也不會告訴我的。

“你問問那個老頭他爲什麼要一直跟着我。”我現在有點懷疑這老頭就是那個餛飩攤的老闆。他現在跟着我難道是爲了要給我借命。

李二丫過了一會兒驚恐的開口道,

“主母,他說你欠了他幾十年的命,現在要你還命!你人不認識他。不行我得趕緊找到主上把這個事情告訴他。”

想到雬月他們在房間裏面正在忙着,我們現在過去的萬一給他們到了亂,平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想到這裏。我伸手攔住了李二丫的身子道,“你現在過去。白白的亂了他們的的計劃。你卻問問後面那老鬼現在想怎麼做?我們再想辦法。”

李二丫沒有繼續跟我爭辯,一臉警惕的看着我的身後,只是讓我不明白的是。在餛飩攤的時候我還能看到那個老頭。現在怎麼看不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雬月他們已經從村長的院子裏面出來了。

“小胖妞,你沒事兒吧?”他一出來就急急的朝着我的方向趕過來,好像早就知道我遇到了事情一般。

“現在怎麼樣?”朝着他搖了搖頭,又接着問他他們那邊現在的情況,雬月點點頭說道,“陣法現在已經破了我們要找到埋着方仙道屍骨的地方。”

方仙道的屍骨。

我隨即跟他說了那天跟着老太婆一塊的時候聽到了那一陣振聾發聵的聲音。

“那你還記得那個聲音是從哪裏發出來的嗎?”小男孩上前來問道。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天的情形,那個時候我們正好是在村口的位置,離着李二丫的茅草房很近,而聲音是出現在我的西南方向。

心頭一愣。

“是後山!”

說完之後,雬月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其實,我們應該早就想到了的,方仙道的屍骨是在後山,而魏徵每日帶着村民到後山就是爲了做法,恐怕魏徵施法已經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本月十五根本就不是他做法的日子,而是大功告成的日子。”

我們一聽雬月這樣說,大家都是已經,塗山嬌嬌喃喃的說了一句“大功告成的日子?”

趕緊朝着後山的方向走去,雬月這一次是帶着我直接瞬移到了後山。

後山這地方,我們之前來過,但是因爲那次來的時候是在傍晚,沒有看清楚周圍的情勢,現在打眼一看,就覺得這裏面陰風陣陣,哪裏像是一個陽間該有的地方。

後山的入口處我看到那些村民正在直愣愣的站在那裏,兒再往後山的裏面看,就看見四面環山的一片空地上,正有一座墳頭在裏面孤立着。

這墳頭四面環山,沒有一條出縫的地方,就連我們那日金山的時候都是沿着山路翻了山頭才得以進來的。

可是這平底上又村民,有墳頭卻沒有魏徵也沒有老太婆。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去看看。”

還沒等我們反應,雬月一個瞬移已經從我們的眼前消失了。緊張的盯着眼前的方向,發現雬月出現在了墳頭的周圍,他在墳頭的周圍查找了一番。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察覺出一陣不對勁來,本來我們來的時候是正午的時刻,正是太陽光充足的時候,此時,天色卻已經暗了下來,而且還越來越暗。

“怎麼了這是?”

回頭看他們,他們的臉上也是一臉的驚慌。

塗山嬌嬌說道,“恐怕是魏徵搗的鬼,你們小心點,我下去看看雬月。”

她一轉身也已經不見了,而我們這轉頭的功夫雬月也已經消失在了墳頭的周圍。

“有東西!”蛇妖看了一眼前方,將我的身子用她的蛇尾巴繞起來帶着我往後走了走。在山腳下有一個山洞,我們幾人都鑽了進去。

“我們現在怎麼辦?”我着急的問着後邊的蛇妖。

她搖了搖頭道,“既然塗山大人讓我們在這裏等着,我們最好還是在這裏等着的好,不然反倒給他添了不必要的麻煩。還有那個塗山嬌嬌,你要小心點,我總覺得她好像別有用心。”

外面的天空變得更加的黑了,一會兒的功夫已經從白天變成了黑夜。我不由得感嘆,這魏徵想不到還有這等本事。

“壞了!”

蛇妖在後面喊了一聲。

“怎麼了?”我趕緊的問道。

“魏徵召了陰魂來對付我們,我們得趕緊想辦法才行?”順着蛇妖看的方向我看過去,果然看到前方正有一篇黑影朝着我們走過來。

難道這就是蛇妖說的陰魂,這魏徵竟然還能夠招陰魂?

“冥王,這應該是你擅長的吧?”蛇妖對旁邊的小男孩說道。

只見他搖了搖頭說道,“這些陰魂跟平常的陰魂不一樣,都是被魏徵困在這裏的陰魂,所以他們身上的怨氣非常的重,我根本就號令不了他們,只能在洞口先做一個陣法,暫時的壓制他們。”

冥王一邊說着一邊已經開始在洞口的位置唸唸有詞了。

這時,遠處的黑影眨眼的功夫就差不都已經到了眼前,而冥王卻好像還需要等很長的時間。

“冥王你快點,我先去外面抵擋一會兒,否則的話我們都得死。”蛇妖尖細的聲音想起,整個身子已經扭到了外面。

陰魂已經到了洞口,蛇妖尾巴一甩已經將其中的一些陰魂甩到了一邊,但是陰魂很多,鋪天蓋地的撲過來,蛇妖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我走出洞口,手裏面握着四面佛,開始念起了咒文。

咒語一出,開始的時候,沒有什麼變化,到了最後,位置靠前的陰魂身子竟然開始漸漸的分散開來。

陰魂自己也意識到了自己身子的變化,他們搖搖晃晃的就往後面走去,後面的銀魂看到這番景象也開始往後撤。

“你知道你念得這咒語是什麼嗎?”蛇妖見那些陰魂已經撤到了不遠不近的地方,至少現在已經對我們造不成威脅了。

“你怎麼會這個咒語”身後的冥王也開口問道。

這不過是從潘鬆哪來學來的一段咒語罷了,他們怎麼都這麼大的反應。

“雖然,我不知道你這咒語是從何人那裏學來的,但是,這咒語十分的惡毒,是能夠讓陰魂魂飛魄散永不入輪迴的咒語,所以你以後還是少用。”

冥王用少年老成的神態跟我說道。

“念多了你自己就沒有命了!”蛇妖爬過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她的眼神把我看得一個哆嗦,感覺十分的妖冶瘮人。

“你要是把眼前的這麼多陰魂都念得魂飛魄散了,你自己離下地獄的時間也不多了。”冥王又接着說道。

“還有你身後帶着的這個老者是怎麼回事?”他朝着我的身後虛空的位置指了指。

我心裏面被他們弄得有些發毛,但還是把在盤山路下面的村長裏面發現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你們竟然有幸見到了鬼村!”冥王開口笑道。

小小的年紀,說起話來竟然像是經歷了多少年的滄桑故事一般。

“如果不是你的體內現在藏着我的冥王珠,這老鬼恐怕早就已經上了你的身了,現在不過是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一個胎記。不過這個東西雖然暫時的對身體沒有太大的傷害,卻也是最難解決的。”

冥王搖着頭嘆了口氣,便沒有再說話。

他們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先是說我的咒語能讓陰魂魂飛魄散同時也能夠消減我的壽命,接着又說這老者會慢慢的侵蝕我的身體,而我卻毫無辦法。

“那我現在怎麼辦?”我問他們道。

他們兩個相互看了一眼道,“我們可以救你,不過你要答應我們一個條件。”冥王好像跟蛇妖早就串通好了一樣,就專門等着我的這句話呢。

他們究竟想要幹什麼,會害我嗎?

“什……什麼條件?”

我顫抖着聲音問道。

李二丫這個時候也飄到了我的身後。

“我告訴你們,你們不要打主母的主意了,主上一會兒就出來了,如果知道你們在打主母的主意,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恐怕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蛇妖看向李二丫說道,臉色看起來非常的深沉,眼神也但有的看着不遠處的墳頭。還有此時停在洞口的那些陰魂。

冥王此時已經把洞口給封好了,李二丫一不小心碰到了一點,就之間洞口現出一片金光來,在金光的中央是一個八卦的符號。 冥王和蛇妖現在正在準備打我的主意,若是硬碰硬的話。我和二丫根本就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我只能先聽聽他們的想法,再從長計議。

“你們想要我怎麼做?”

我問他們道。

“主母。你千萬不要上他們的當,他們就是趁着主上不在打你的主意。”二丫在我的身後極力的阻止着我。

冥王看了一眼蛇妖道,“你講身上的鎖骨借我一用,我下去把塗山雬月給救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