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三個月,在入朝明軍的凌厲攻勢下,整個陸上倭軍便被分割包圍在江界、平壤、漢城三個互不相連的孤立城池中,戰爭勝負到此任誰都看的一清二楚,但一如平壤明軍一樣,其他幾處明軍也是在完成對倭軍的戰略圍困之後便止步不前。

起初朝鮮國上下見到如此有利之戰略態勢,無不加額以慶,朝鮮王廷也組織力量隨時準備隨明軍一道“回遷”被倭軍暫時還佔領着的首都,給侵略者最後一擊。

出乎朝鮮王廷的預料,時間一天天過去了,明軍各部竟然先後完全停止了對倭軍的主動軍事行動,彷彿他們的任務只是分割圍困!這叫朝鮮國上下如何不心急如焚?朝鮮國王一次次派出使者請求明軍進軍,但得到的回話均是“請回稟你王,進軍時機未到!請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個屁!朝鮮國王一聽到這話便恨不得親自操刀去宰了那些個他看不順眼的……人,不過令他稍爲安心一點的便是他從另外的渠道得知,大明水師似乎正在展開行動。

本章節是第三十九章 夢魘般的火炮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大明水師護送完仁川登陸的明軍後,便一路緩慢向南駛去,去接收位於朝鮮與倭國之間的濟州島,這濟州島,其實是朝鮮的第一大島,朝鮮之所以同意割讓,其實內心是想反正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又被倭國佔着,你大明要,你就自己去取好了,而且,朝鮮君臣還認爲,如果大明真的取了濟州島,則相當於將倭國和朝鮮用大明的領土隔開了,你倭國再想侵朝,得先從大明的土地上過,這樣一來,嘿嘿!相當於用一個閉塞的小島不僅換到朝鮮的戰略安全而且成功的將禍水引往了大明帝國,真可謂是一舉兩得!真是筆巨划算的買賣!看大明皇帝拿到這個餌料時的那個高興樣,朝鮮使臣心裏更是笑開了花,心道:論智謀,誰能勝過咱朝鮮思密達?

經過近半個月的航行,九月初,大明龐大的水師便來到了濟州島外海,這個濟州島,現在已經成了倭國進攻朝鮮的跳板和物資轉運站,上面原有的朝鮮居民早已被倭軍屠戮一空,整個島嶼簡直成了一座巨大的軍營[黑子的籃球]赤女TXT下載。

大明水師提督楊磷原本是一名普通漁民,因熟悉大明北方海況加之作戰勇猛且頗有章法,在講武堂受訓後見識過人,因而深受老帥戚繼光推崇,小開同志更是慧眼識才,竟破格將其從一個水師少校直接提拔起來擔任了這次遠征水師提督。

此次小開交給楊磷水師的任務十分明瞭:截斷倭軍對朝軍事補給線,擇機殲滅倭國海上力量!水師船隊一到濟州外海,楊磷便立刻派出幾十名士兵身着朝鮮人的服飾架着小船化裝成漁民散到各處擔任警戒,而自己則率領艦隊主力則直撲濟州島當時唯一的港口——濟州北碼頭!

楊磷從小開皇帝那裏知道,這濟州島其實並不是朝鮮國王以爲的那樣一個蠻荒之島,它不僅是朝鮮第一大島,風景秀麗,更重要的是它其實自元代起便一直處於元朝中央政府管轄,並專設直屬官員濟州牧!元代被大明推翻後幾十年這濟州島守備才歸順朝鮮,由於朝鮮王廷上下對此島並無認識,此島才漸漸沒落下去,但這並不損它無以倫比的戰略價值——扼守朝鮮海峽之門戶。

從小跟着父輩出海打魚的楊磷知道,這濟州島是座有名的石頭島,臨海處到處是幾十米高的懸崖,島上的漢拿山更是雄偉無比,整個島嶼可謂易守難攻,不過楊磷更清楚,這濟州島最大的優點其實便也是它最大的弱點,由於整個島嶼地勢險要,因而物產十分貧瘠,其上的居民,主要的生活來源於大海,所以,只要消滅了它的船隊,這濟州島便是死地一塊!

停泊在濟州北港的倭國水師,很快便得到了明軍水師來襲的消息,不過由於楊磷早知這一帶九十月份的洋流方向,早早的佔據了上水,逆水行船的倭軍水師立刻在速度上處於了相當不利態勢下。

指揮倭國水師的是倭軍水師名將西野鈴木,就在倭軍與明軍水師即將發生正面碰撞之時,倭國水師的後方竟然出現了另一支船隊,看旗幟,竟然是朝鮮水師!難道是冥冥中的天意,兩支盟軍竟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在同一時間進攻濟州島倭國水師!

腹背受敵的倭國水師立刻陷入了全面被動,只好一頭撞向感覺上稍弱的朝鮮水師,以求突圍脫困。

“轟、轟……”倭國水師率先在超遠距離下開炮,倭國水師裝備的是其新造的“日式大炮”,其射程威力遠超朝鮮的老式火炮,倭軍剛經過其國同的所謂“戰國時代”,其戰術素養也真的算得上可圈可點,倭國水師打出的炮彈在朝鮮水師船隊周圍的海面上激起高高的水柱,如此遠的距離上竟不時有炮彈擊中朝鮮水師船隻,不過,由於朝鮮水師使用的是其傳統的水師利器“烏龜”船,整個船各艙口和重要部位上都覆蓋着一層厚厚的木板,關鍵處甚至還覆蓋着一層鐵板,所以,倭國水師的遠距離炮火給朝鮮水師造成的傷害其實並不大,只是在氣勢上先聲奪人……在倭國水師的單邊炮擊中,朝日雙方船隊的距離越來越近,朝鮮水師抓住時機,炮火也開始還擊,倭國水師船隻沒有朝鮮的那種“防護裝甲”,大船倒還抗的住,但是小船便不行了,往往是一炮中的,船便被打出個大窟窿,甚至直接散架!而由於雙方距離的接近,倭國水師的炮火也開始明顯奏效,不少朝鮮“烏龜”船也被打爛,雙方一時是陷入了膠着。

隨着雙方距離的進一步接近,倭國水師船隊上的士兵開始拿起火繩槍射擊,這是倭軍超越朝鮮軍隊最大的優勢所在,朝鮮軍隊普通士兵手中還沒有火槍,普遍使用的還只是弓箭等一些冷冰器,這也是倭軍在陸地上迅速打垮朝鮮軍隊的原因,隨着一陣陣爆豆似的槍聲,朝鮮水師雖有原始裝甲防護,但已經明顯落入了下風,被打的漸漸失去了還手之力,海面上到處是中彈落水的朝鮮士兵和失去操縱的朝鮮船隻,有些勇敢的倭軍士兵,竟然跳到了朝鮮船上,與朝鮮殘兵展開肉博戰。

西野鈴木看着遠處步步逼近的大明水師,他握着戰刀狂妄的大聲命令:“傳令官,發信號,各船一鼓作氣,不要戀戰,加速衝出包圍圈,然後回師迎擊明軍水師!”

本章節是第四十章 濟州海戰(一)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大明水師提督楊磷赤着腳象釘子一樣的釘在那顛簸的船頭,他手裏拿着的,正是皇上所賜予的從西洋人手中購得的千里鏡,楊磷看罷戰場形式,摸了掩摸自己那滿臉鋼針似的的絡腮鬍子收起那支寶貝單筒千里鏡大聲道:“傳令:全隊以滿帆全速前進,以一字陣形直插倭國船隊,各船舷炮準備攻擊!”

隨着旗艦信號旗掛起,大明水師各船紛紛扯起滿帆,整個艦隊以極快的速度向倭國艦隊撲去。

“將軍,快看,明軍的戰船咋是那麼個怪樣子,這麼快?”西野鈴木的副官忽然對西野鈴木喊道。

一衆倭國水師軍官被喊聲吸引,這才注意到全速前進的明軍水師戰船的與印象中明顯不同,除了清一水的全是那種尖頭尖底三桅大快船!這些三桅船的帆也是一種怪模怪樣種多層多張帆,最誇張的是船首前桅上竟然還有三角形帆……看着眼前的這支大明水師張牙舞爪的感覺!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一干倭國軍官不禁指指點點的評價起眼前的明軍船隻來。

“八嘎,都住口!傳令:放棄朝鮮剩餘船隻,全力迎擊明軍水師重生之重甲狂賊全文閱讀!”西野鈴木怕動搖軍心立刻怒吼道。

倭國水師迅速轉向,駛往更寬闊的洋麪,而大明水師的速度優勢顯現出來,兩支艦隊的距離越來越近了,當大明艦隊進入倭國水師射程時,倭國水師立刻開始了炮擊,海面上再次冒起高高的水柱,由於距離還太遠。雖然倭國水師的大炮勉強夠的到,但在明軍水師的高速行進中,那命中率也低的可憐,二輪炮擊過後,竟然沒有任何建樹。

大明水師也迅速轉身,以一字陣形斜插向倭國水師一側,隨着旗艦再次升起信號旗,各船側舷竟然打開了一扇扇窗口、露出一門門黑黝黝的炮口來。

隨着校炮發言過後,明軍水師的還擊很快便開始了,隨着各船側舷的按次序閃動起一串串火光,暴風驟雨般的炮彈狠狠的砸向倭國水師。雖然距離同樣也遠,但明軍的炮術顯然超出了倭國水師,加之炮彈是呈一條線以彈鏈的形式射出,第一輪炮擊中,便有十數艘倭船中彈,而明軍所用,不再是那種實心彈單純靠動能侵害,明軍用的是那種開花彈,中彈的倭船中有數艘竟立刻燃起了熊熊大火。

雙方距離迅速接近,倭國水師的炮火也開始建功,幾艘明軍船隻甚至被打斷了桅杆,造成了較大傷亡,這讓倭國水師衆官兵一時間興奮不已,加緊操炮;但明軍的凌厲反擊很快便讓倭國水師官兵鬼器狼號起來,明軍第二輪密集炮火過後,倭國水師中四十多艘船包括旗艦在內,都已變成了海上篝火,無數的倭國水兵慘叫的帶着一身的火從船上撲通撲通跳進冰冷的海水中……

當兩軍距離更近後,戰場形式便開始一邊倒,只要倭國水師船隻進入明軍射界,在猛烈的炮火下便是隻有死路一條!即使是在裝填火炮的空檔期內,明軍水兵的燧發槍在射擊精度、裝填速度和射程上比倭國水兵裝備的火繩槍優勢也十分明顯,加之明軍戰船高大,明軍士兵居高臨下的直接射擊其炮位,更是讓倭國炮兵吃盡了苦頭,由於倭國戰船隻設有甲板炮位,因而很快啞火,而明軍水師戰船除了甲板炮外還有艙內炮,即使偶爾甲板炮位不能用,還有艙內炮可用,倭國水師很快便整體失去了還手之力。

一邊倒的海戰又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倭國水師除二十多艘投降外,其餘全部被殲滅,這意味着號稱擁有三百多艘戰船的倭國駐紮在濟州的水師的輝煌已成昨日黃花,不復存在!

大明水師收攏整個艦隊後,朝鮮剩餘艦隊也靠了過來,龐大的艦隊慢慢向濟州北港駛去。

“將軍,這些投降的倭國兵和船如何處置?”一個參謀問道。

大明水師提督楊磷道:“先把二十幾個船長先給我帶來,我有用處!”

當捆綁着的二十四個倭軍船長帶來後,楊磷大聲道:“你們有二十四個人,我只問一個要求,把濟州島的兵力配備圖畫給我!”

當楊磷的話被翻譯後,二十多個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吭聲,楊磷道:“可能是我說的不清楚,我解釋一下,每個人都必須單獨畫,除了圖的畫的和別人一樣的人外,其他的人我都會將他送給朝鮮人,我想他們會很樂意接受的。”

其中一個被俘船長大聲道:“你休想!這是軍事機密,我們不會畫的……”話音未落,站在他身後的幾個士兵便一齊將手中的刀刺進了他的背部,他只哼了一聲便癱倒在地,已經死去,猩紅的血流了一地,格外的刺眼。

“將他丟下海餵魚!各位願意爲國盡忠,我樂意當那個不受待見的惡人!”楊磷笑道:“其實我是文明人,這樣太不好了,合作才愉快嘛,大家做個選擇吧!”

看着那個船長被人丟死狗一樣的丟進大海,猩紅的血跡也被幾桶水沖刷的一乾二淨,整個過程竟然沒有一絲的憐憫,明軍的冷血讓膽小的俘虜尿都快嚇出來了,那個時代還沒有什麼國際公約,所有俘虜被怎麼對待完全取決於人性和勝利者的心情。

在楊磷笑咪咪的規勸下,很快,便有八個人選擇了合作,楊磷看了看那八張基本一樣的圖,道:“這幾個人留下,其他人送給朝鮮人處置!”

本章節是第四十一章 濟州海戰(二)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殲滅了倭國水師後,大明水師很快便出現在濟州北港外海重生之重甲狂賊全文閱讀。濟州島北港,此時港內,只剩下十多艘單桅商船,根本沒有戰鬥能力,守島的倭國守軍在港口四周匆匆建起了四個臨時炮臺。

楊磷收起千里鏡,笑道:“就這麼幾門炮,還想守住濟州島?笑話!傳令:第一二支隊各船快速行進中以舷炮自由攻擊,壓制倭軍炮臺,三四支隊攻擊倭國港內商船,務必全數擊毀!”

一個作戰參謀小聲提醒道:“將軍,皇上沒有安排我們水師攻佔濟州島啊?這……請將軍三思!”

楊磷笑着伸手彈了下他的頭盔,道:“我說上島了嗎?反正我們閒着也是閒着,不如給後續的陸軍提前幫下忙,再說,消滅倭國商船,本來就是我們的任務!執行吧!”

明軍水師很快便分開行動,明軍艦船的舷炮對付岸上固定目標比對海上移動目標的準確性上升了不是一點兩點,畢竟這是水師操炮的基礎課,而倭軍炮臺又都建在岩石羣中。雖然對付步兵攻擊是一種良好的選擇,但對水師重炮來說,卻不是福音,一炮中的,立刻碎石橫飛,造成倭國士兵的更大的傷亡。

倭國守軍雖然立即頑強的開炮還擊,不過,對付這種海上快速機動的目標顯然不是件容易事,畢竟設立這些炮臺不是爲了對付海上目標的,對海上目標,明明是水師的事嘛!現在換到了陸軍來對付,的確有些強人所難!倭軍大炮轉向不靈。雖然氣勢洶洶,打的海上水柱沖天,但建樹確實有限的很,很快便有三個炮臺被明軍炮火擊毀,不過對倭軍第四處炮臺的攻擊卻遇到了大麻煩,倭軍這第四個炮臺建在高高的峭壁之上,明軍船舶上的大炮竟然夠不到!倭國守軍很快便發現了這一點,迅速將兵力後撤,集中力量用第四個炮臺攻擊明軍水師。

明軍水師也不是傻子,立即後撤到那座炮臺的火力覆蓋圈之外,雙方的炮擊漸漸停止下來。

相比之下,對付倭國商船的明軍水師則輕鬆的許多,那些商船泊在港內,面對如此強大的明軍水師,哪還有人願意呆在船上,紛紛棄船上岸,明軍兩輪密集炮擊之後,整個北港碼頭,便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楊磷根本沒想去攻佔島嶼,主要目的達到後,便立刻命令整個艦隊再次後撤,此次戰鬥,也再次印證了俘虜們提供的佈防圖的準確性。

經過兩次戰鬥,艦隊急需各種補充,楊磷便將剩餘物資集中到一部分艦船後,留下那一部艦隊繼續遊弋、封鎖朝鮮海峽,自己則率艦隊主力押着俘虜趕往補給船隊之所在。

北京紫禁城中,小開同志正坐在軍機處的那幅《皇輿全圖》前呆呆的看着屬國朝鮮的地圖,明軍各路的進攻路線及位置圖也清晰的標示在上面,由於有飛鴿傳書和小開同志所發明的密碼本,明軍各軍行動的態勢,他是瞭然於胸的,他主要考慮的是,如何才能讓大明以最小的代價,贏得最大的利益。

“啓稟皇上,那個朝鮮使臣又來了,這一次竟然跪在了太和殿外!”一個衛士進來稟告道。

“哦?這是他這個月第幾次來?”小開問道。

“按記錄,這是他這個月第六次來求見皇上!”那衛士小心的答道。

“你就說朕病了,讓他等兩天再來!如果他多求你幾回,你就悄悄告訴他,就是朕……說朕其實陪皇后娘娘遊山玩水去了,連早朝都好久沒上了!”小開一臉頑皮的道。

那衛士諾了一下便退下了,小開同志沒想到的是,這衛士竟然老實的真的是那麼說的,那朝鮮國使臣再一打聽到某人得太后親封“懶蟲子”的外號,竟然真的信了,爲推卸辦事不力的罪名,那使臣將此事原文上報朝鮮國王,自此,某人這個“懶皇帝”的光榮稱號竟然正式走出國門,並進入朝鮮國史在提到這一戰時祕聞時無不惋惜的寫道:“敝國使臣於大明萬曆十二年九月十日第六次求見天朝上國皇帝,但因萬曆帝這一歷史上有名的懶皇帝長期不理朝政而仍舊未得如面,造成上國及敝國對倭聯合反攻戰事被人爲拉長、虛耗錢糧,造成各種損失難以評估,然大明帝國究因何以中興?賴其制度之力也!”

本章節是第四十二章 濟州海戰(三)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九月十六日,早朝,當各部門彙報完自己部門的主要政務後,倭國使團於昨日進京,特向皇上請旨,何時召見使團?”

小開精神一振,笑對羣臣道:“正主兒終於來了,召見時間嘛就暫定在明天,後天召見朝鮮使臣,

早朝過後,小開來到上書房,對太監道:“去請潞簡王朱翊鏐過來!”

對於這個親弟弟,小開同志自從上次刺殺事件後,一直心懷愧疚,這潞簡王朱翊鏐受傷後,竟然一連昏迷了十多天才悠悠醒來,不過卻因受創中毒過深,身體竟然完全垮了,整個人瘦的皮包骨不說,還終日咳嗽不已,甚至不時咳出血絲來,小開雖然有心加封,但也無奈,朝廷一來對親王有嚴格的管理制度,二來人家本來就是親王,難道封他當皇上?所以小開唯一能做的便是以養病爲名允他長住京城、盡享天倫。

小開看到潞簡王朱翊鏐來了,忙親自拉着他的手道:“皇弟好些了麼?快坐下!”

朱翊鏐禮過後坐下道:“謝皇兄律師展昭!有勞皇兄掛念,臣弟也就這樣子了,不知皇兄喚臣弟來有何事要臣弟效力?”

小開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請皇弟與朕一起看一場好戲!”

“看戲?什麼時候皇兄喜歡上看戲了?是哪裏來的名角?”朱翊鏐不由奇道。

小開臉色一竣的道:“這個名角叫倭國!不知皇弟是否有興趣?”

朱翊鏐一愣道:“哦?是它!那臣弟倒也來了興趣,不知皇上欲如何唱這一齣戲?”

小開屏退左右對朱翊鏐小聲道:“皇弟自小便是我們兄弟中有名的辯才,朕想請皇弟出任這接待大使,咱們兄弟倆如此這般……爲大明、也爲上次刺客事件好好敲敲他們的竹槓!”

朱翊鏐明白過來禁不住哈哈一笑,然後長輯一禮道:“皇兄機智、胸襟過人,父皇果然目光如炬,臣弟歎服!有皇兄柄國,我大明何愁不中興?臣弟在此發誓願爲皇兄效死!”

小開拍拍他的肩膀,兩人緊緊的握住手,同道:“兄弟同心,其力斷金!”

朱翊鏐走後,禮部尚書上官雲來到了上書房,小開待他禮畢,盯着他道:“朕已下旨由潞簡王朱翊鏐出任接待倭朝兩國的特命欽差大臣,禮部要做好配合,協助潞簡王完成接待工作;另外再交給你個任務,你要想法讓朝鮮使臣與日本使團相互知道對方來京的消息,但又決對不能讓他們探聽到任何有關於大明與另一方會談的消息!”

上官雲嘿嘿一笑道:“臣明白,遵旨!”

九月十八日,這個小開親選的日子,倭國使團團長重光一郎被驛館官員引至禮部,見到了接待欽差潞簡王朱翊鏐,雙方分賓主坐定後,重光一郎立即向潞簡王朱翊鏐提出了抗議,原來,他們一進京立刻便被羽林衛給嚴密“保護”起來,任何人都不準見,更別說出入驛館了,這還哪裏是保護,分明就是軟禁,因而重光一郎視之爲奇恥大辱。

潞簡王朱翊鏐輕蔑的看了重光一郎一眼,淡淡的道:“貴使誤會了,由於貴我兩國目前處於戰爭狀態,爲防止貴使團受到不明真相的羣衆誤傷,所以,嚴密的保護措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不信您聽!”

衆人安靜下來,重光一郎等這才聽到,禮部衙門外的大街上似乎有人在高喊殺死倭寇的口號!並傳來砰砰的槍聲!重光一郎一驚,道:“這是爲何?”

潞簡王朱翊鏐嘆道:“這都是因爲貴國上次刺客事件造成的,唉!本欽差也很爲難,只能出此下策,盡心盡力保護貴國使團的安全!”

重光一郎想想道:“不對吧?什麼刺客事件?敝國政府並不知道,一定是有人陷害,意圖破壞貴我兩國關係。”

潞簡王朱翊鏐道:“哦,看來一定是這樣,那個刺客竟然還說自己是貴國什麼首相的侄子,叫什麼重光次郎,竟然與貴使名字差不多,我也不知道你們倭國是如何取名的,既然貴使代表貴國政府都認爲他人是陷害,與貴國無關,那就一定是陷害!來人,把那個叫什麼重光次郎的已判決死囚拉出去砍了!我原以爲是貴國的人還打算交還貴國的呢!”

重光一郎還未反應過來,一個士兵便端着一盤血淋淋的人頭遠遠的展示了一下,看那樣子,不是重光次郎又是誰?重光一郎心中滴血,這重光次郎正是他的親弟弟,這可惡的明國人……唉!爲了國家利益,弟弟你安息吧!兄長一定讓他們血債血償!重光一郎恨恨的想道,臉上卻擠出了一絲笑容。

潞簡王朱翊鏐看着重光一郎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裏那個樂啊!又暗暗冷笑道:哼,當你的面殺了你親弟弟你還裝笑,老子等會叫你比死還難受!

兩個會談正主各懷鬼胎打着哈哈竟然閒扯起兩國那比狗屁都還不通的友誼來,聽得一班下人噁心的直想吐……

本章節是第四十三章 和談(一)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重光一郎與潞簡王朱翊鏐閒扯了一會,重光一郎忽然道:“非常感謝欽差大人的盛情接待,不過,敢問欽差大人閣下,不知貴國皇帝何時能召見我國使節,本使將要向貴國皇帝當面轉達我國天皇陛下的敬意!”

潞簡王朱翊鏐嘆了口氣道:“貴使有所不知,我國皇帝陛下,唉!怎麼說呢?按我國慣例,這家醜本不可外揚,但既然貴使提起,咱也不得不如實相告,自從咱皇上推進了一系列的所謂改革之後,他就基本把自己給徹底解放了,不想幹事時可以什麼也不幹,如今就是本王想見皇兄,也是不容易啊!”

重光一郎奇道:“難道貴國皇帝不處理政事?”

潞簡王朱翊鏐道:“政事有內閣呢!我國與貴國不同,歷來講究有司各司其職!”

重光一郎損道:“那就是說我國使團只是和欽差大人您談?看您這身體,真怕您一口氣上不來……本使也是一番好心,欽差大人可不要誤會!”

朱翊鏐反口相譏道:“我這身體是不行了,純屬廢物一個!不過我國曆來講究對等談判,那些有能力的的人要處理國家大事,對象與貴國會談這樣的小事,也就我廢物配了律師展昭!”

重光一郎不理朱翊鏐的譏諷,直接切入正題,道:“貴我兩國一直以來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傳統友誼,但前些時間,貴國軍隊忽然無端進攻我國駐朝鮮軍隊,不知貴國政府作何解釋?”

朱翊鏐道:“自古以來朝鮮便是我大明之潘屬,其國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便是我大明之國土,其國內政外交的重大事項均需我大明皇帝批准方爲有效,我倒要問貴使一句,貴國未經我大明許可,派軍隊進入大明潘屬之地,攻城掠地,不知是何道理?”

重光一郎道:“我國在朝鮮有重大利益,我國軍隊也是受朝鮮邀請進入協助平叛,只是後來朝鮮背信棄義反來攻擊,我軍才被迫進行自衛,這樁樁件件均有實情,豈能僅憑一句未經大明批准便無效而全盤否定?”

朱翊鏐冷笑道:“朝鮮內政外交無大明批准一律無效,這是自古通例,亦爲當世各國所共同知曉!朝鮮國內叛亂,自有大明處理,關貴國何事?未經大明批准,進入大明勢力範圍,大明當視爲侵略!”

“貴國也太不講理了吧?我軍受朝鮮國王邀請而入,我軍便在朝鮮有存在的理由!”重光一郎道。

“既便假定事實真是如此,這世上又豈有受邀請到別家作客後便可賴在別人家不走的道理?如果貴國認同的是這樣的歪理,那貴使還來談個屁?咱們直接戰場上見分曉好了!”朱翊鏐說完便拂袖而起!

重光一郎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良久方道:“我國同意撤出朝鮮境內軍隊,不過,由於我軍是系受邀請而入,對於我軍的損失,朝鮮必須承擔賠償責任!”

朱翊鏐嘿嘿一笑道:“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侵入別國國土,不想着怎麼賠償,反而想着訛詐?也許貴使不清楚當下貴我兩軍的形勢吧?忘了告訴貴使了,皇上已經定於明日接見朝鮮使團,估計會談後我軍便將立即開始對朝鮮境內的外國軍隊展開軍事行動!”

“貴國皇帝不是不管事嗎?”重光一郎硬着頭皮道。

“是這樣,貴使有所不知,我國皇帝陛下他對普通政務是願意管事就管事,不想管就可以不管;但對於軍事上的事,卻是皇上直接管理,大明軍隊也只聽命於皇上,如果皇上下達進攻詔書後又不見客了,到時候,可沒人能命令軍隊停止攻擊啊!其實我也挺擔心的!一旦出現那樣的情況,即使貴國同意賠償我國,我也沒機會向皇上講明,你說,貴國那麼多軍隊豈不全部得冤死?”朱翊鏐憂心忡忡的說道。

最令重光一郎擔心的事即將發生,面對戰場上嚴重不利的局勢,重光一郎只好低頭道:“貴我兩國一直是友好鄰邦,這次出現衝突的原因現在已經清楚,是朝鮮國王處理不當,我國願意從朝鮮無條件全部撤軍,請上報貴國皇帝陛下,允許我軍立即安全撤出朝鮮領土。”

朱翊鏐道:“咱們這皇上啊!可不象以前父皇等人,說句大不敬的話,我還真沒見過那麼斤斤計較的!他昨天竟然對我說貴國在朝鮮的軍隊全是他的人質,要貴國按人頭點數贖買回去!看在世代友好的份上,活的五十兩銀子一個人,死的五兩銀子一個人!另外,還要賠償我軍軍費一千萬兩,這總計嘛,怎麼也得有個一千七百萬兩銀子吧?他還說不見銀子不放人,你說他混蛋不混蛋?”

重光一郎頓時哭笑不得了,敢情還要被敲這麼大一筆竹槓啊!重光一郎道:“我剛纔已經說了我國的底線,對貴國提出的近一千七百萬兩白銀的條件,我目前無法答覆,我要徵得國內意見後才能回覆。”

朱翊鏐笑眯眯的點頭道:“本欽差能夠理解,相信貴我兩國一定能爲了和平和友誼而達成協議的!”兩人又客套一陣後握手而別,看那樣子,竟然好象是幾世未見的老朋友一般,朱翊鏐甚至將重光一郎一行送出了禮部衙門,兩人在街上甚至還不顧身份的又握着手好一陣閒扯。

回到驛館的路上,重光一郎及副手沿路以暗號通知潛伏在北京的手下:“立刻想法聯絡各路線人,探聽大明與朝鮮談判之內容!”

本章節是第四十四章 和談(二)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對於朝鮮使團大明則基本上沒怎麼管制,畢竟那是潘屬國,所以,朝鮮使團的成員的活動基本不受限制。

一直盯着大明特別是禮部的一舉一動朝鮮使團,早就注意到子潞簡王朱翊鏐與重光一郎的會談,會談一結束極其敏感的朝鮮使團成員很快便從酒肆茶樓裏聽到了大明與倭國相談甚歡的消息,大明帝國會不會出賣朝鮮的利益?該怎麼辦?朝鮮使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這大明也不知是哪裏吃錯了藥,竟然這麼長時間都不召見朝鮮使團,他在驛館屋子裏不停的踱着步,但又無可奈何、無計可施。

正在這時,驛館官員進來通知說:“接禮部通知,明日早朝後,皇上接見朝鮮使臣!”

終於等到了,朝鮮使臣長吁了口氣,想到國王的交待和底線,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儘快與大明皇帝陛下達成協議,早日完成使命源珠變TXT下載!嘔,思密達,上天保佑!

第二天早朝一過,朝鮮使臣便被迎進了乾清宮大殿,小開同志早朝後沒有退朝,直接召見了他們。

“臣,朝鮮國特命全權大臣樸雲英參見天朝上國皇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朝鮮使臣按禮制對小開行三跪幾叩大禮。

小開待他禮畢,道:“使臣辛苦了,賜座!”

樸雲英忙道:“謝皇上!我王特命臣代向皇上請安!並送上國書,請皇上御覽!”

小開接過朝鮮國書道:“聖躬安,請使臣代問你王好!”

雙方按禮儀客套一會兒後,小開翻開朝鮮國書,裏面果然除了一大堆屁話外,主要是請求明軍迅速進軍的哀求,道:“你王請求我大明王師迅速進剿入寇之倭軍,不過朕的確很爲難啊?”小開說完轉頭對戶部尚書道:“今年戶部的虧空是多少?”

戶部尚書盧清炎心裏一愣,明明昨天我纔給皇上彙報過,今年戶部盈餘將達到創紀錄的三千四百萬銀元,怎麼轉眼又成了虧空……他不由望了一眼小開,忽然省悟,狠狠心道:“啓稟皇上,由於今年對倭連續用兵,扣除朝鮮捐助的一千萬銀元,目前仍然虧空軍費一千八百萬銀元!”

小開眯着眼對潞簡王朱翊鏐道:“昨日那個倭國使臣好象說過願意賠償大明部分軍費的,潞簡王那數是多少?”

潞簡王朱翊鏐忙出班道:“啓奏皇上,是一千七百萬兩白銀,摺合約兩千萬大明銀元。”

小開點點頭道:“他的條件是保持各自軍隊的現狀是吧?合約籤文本談的怎樣了?”

潞簡王朱翊鏐道:“是的,各自軍隊保持現狀,互派聯絡官以保證各自的安全。合約還沒有籤,正在逐條審議中!”

朝鮮使臣樸雲英跪下道:“皇上,這條約不能籤啊!倭國狼子野心,對我朝鮮早有併吞之心,如果不乘此機會將他徹底打敗,必將後患無窮啊!”

小開兩手一攤道:“朕也很爲難啊!這同樣關係到大明的臉面,可是?馬上便是冬天了,朕的士兵們還沒有過冬的服裝、進攻所需的彈藥糧草,朕這個窮家實在難當啊!”

朝鮮使臣想起了國王對他說的話,咬咬牙,道:“如果明軍能立即向倭國進攻,並將其趕出朝鮮,朝鮮願意再捐助軍費兩千萬大明銀元!”

小開腆着臉笑道:“這如何使得?讓朕太不好意思了!當然如果能這樣,朕便沒有後顧這憂了,只要你王一批准、銀子一到位,朕立刻便下旨進軍!朕也是慚愧,這人窮志短啊!”

樸雲英心道:你這傢伙真黑!還假裝不好意思,你的臉皮真他孃的比城牆還厚,哪有這樣當上國皇帝的?不過好的這傢伙只要錢,錢財嘛,身外之物,舍了就舍了吧!嘴上卻忙道:“這是敝國之所願和榮幸,請皇上允許微臣照上次例辦理。”

小開點頭道:“准奏!就照上次成例辦理!”

待朝鮮使臣退下後,小開立刻對潞簡王朱翊鏐道:“對倭的談判價碼提高到三千萬銀元,所有倭軍必須繳械方能平安撤出朝鮮;並告訴他,朕已下旨,半個月之內,朝鮮由北到南,明軍將開始對倭軍的收網行動!”

看着小開那奸商模樣,哪象個大國皇帝?幾個大臣剛想以聖人之道勸導一番,看到別人都不動,轉念一想,咱還是省省吧!別去觸那黴頭了,反正無論如何都要辦的事,以前勞民傷財別人還不記好,現在反過來,同樣該辦的事不花國庫一分錢辦成了不說竟然還能收入個幾千萬銀元,這錢做什麼不好?難道這就是皇上經常說的戰爭經濟學?以戰養戰?這皇上的頭腦可真不知是怎麼長的。

本章節是第四十五章 和談(三)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倭國特使重光一郎得到消息禁不住再次恨的要罵娘,這大明皇帝是個什麼樣的混蛋啊! 全能保鏢 自己不是已經回覆等國內通知沒有拒絕大明的嗎?提出要倭軍繳械這一羞侮性的條件不說,一天時間不到竟然又坐地起價,翻了近一番的要價。

各種不利的消息接踵而至,由於大明與朝鮮已經達成協議,大明運往東北方的物資明顯增加,坊間的輿論和種種信息明顯昭示着大明軍隊在朝鮮即將對倭軍展開軍事行動!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重光一郎在心中禁不住將小開家裏的女性問候了個遍,臉上卻掛起笑容,對來驛館通報朝廷信息的大明官員道:“拜託您幫忙通報一下貴國接待欽差潞簡王閣下,倭國特使拜見,有重要國事相商。”

直到下午,重光一郎方纔再次見到潞簡王朱翊鏐,兩人客套一番分賓主坐下。

接下來,兩人又就“贖金”的名稱、數額、支付方式以及倭軍是否需要繳械等問題進行了激烈的爭吵和辯論,弱國無外交這一原則再一次的得到充分的體現,在重光一郎一串外人聽不懂的惡毒咒罵聲中,雙方終於達成了協議草案:“倭國向大明捐贈三千萬元大明銀元,自合約生效之日起倭軍立即嚮明軍繳械並贈送在朝鮮境內的全部與軍事有關的裝備給明軍,明軍停止對放下武器之倭軍的軍事行動,倭軍在明軍指定的地點集結登船回國,明軍亦約束朝鮮軍停止對繳械倭軍軍事行動,明軍承諾保護繳械的倭軍在朝鮮國內的生命、財產安全!”

十五天之後,一份各取所需經倭國天皇批准的兩國協議很快便送至小開的案頭,小開點頭後,兩國協議終於生效。

在得到戶部已經對倭國贈款接收完畢的消息後,小開同志正式下詔批准明軍開始接收朝鮮倭軍繳械,並由朝鮮軍護送繳械倭軍在仁川港登船;而濟州島守軍則在北港登船獨寵幼妃最新章節。

潞簡王朱翊鏐與小開在乾清宮廣場上邊走邊聊,朱翊鏐道:“皇兄,您這出大戲看的臣弟至今還是熱血沸騰,這是不是就是您常說的戰爭經濟?”

小開笑道:“這隻能算是其中一個小小的方面,大炮一響,黃金萬兩!這點小小回報是必須的;朕的心中,要打造的是一個無論是軍事、經濟、科技、文化各處方面都讓海內外只可仰視的強大帝國!這經濟是基礎,軍事是後盾,文化是手段,科技是保證!皇弟是個人才,朕還需要你鼎力相助啊!”

朱翊鏐道:“皇兄之光如太陽般普照大地,臣弟在您面前如同瑩蟲之光,臣弟不止一次說過,能有皇兄這開天闢地之君柄國,實爲大明之幸,天下之幸!臣弟敢不肝腦塗地誓死相隨?”

朱翊鏐又道:“皇兄,臣弟總覺得就這麼放倭軍回國似乎有點意猶未盡:他們損失了一點財產,但保住瞭如此大量的上過戰場的能征善戰的成熟軍人,總總體說來他們這筆買賣還是太划算、太便宜了,臣弟以爲應當再給他們在路上或什麼地方找點樂子!”

小開哈哈大笑,道:“你我不愧是兄弟,都是……”忽然住口笑看着朱翊鏐。

“奸商!”兩人指着對方異口同聲的道,繼而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小開笑罷神祕的一笑道:“雖然國家之間的鬥爭不同於市井之徒之爭不擇手段,但對於處心積慮一心與我大明敵對的國家,朕也不怕別人再多罵點什麼?一切朕自有安排,不過這要是提前漏了,便無趣了,索興,皇弟不妨就把這當作一個謎語,到時,朕再給你解祕吧!”

兩人又大笑一陣,都覺得以前在心中的那一絲不快竟然一掃而空,心中無比暢快,朱翊鏐道:“皇兄,依您的思路,臣弟倒有個建議,不知對與不對!”

小開道:“說說看,你我兄弟之間,但說無妨!”

朱翊鏐道:“這次收到的幾千萬銀元的賠款,不如設立一個國家教育基金,建立一些國立初級學堂,以開啓民智,強我華夏文化之基!”

小開道:“對,皇弟這個建議好,時代不同了,我們不能再靠以前的愚民政策了,只有開啓民智,才能讓大明王朝更加強盛!才能更穩固的立於世界之顛,民族之林!”

朱翊鏐道:“皇兄的大智慧國人還多有不理解之處,包括皇族之中反對之聲其實一直不絕於耳,很多人反對開啓民智,認爲這樣會出刁民,危及皇族統治。”

小開道:“這些朕何嘗不知,其實這是目光短淺!歷朝歷代,無不實行愚民政策,但結果呢?國力孱弱不說,一遇天災人禍,立刻赤地千里,甚至烽煙四起,所謂的皇族統治在民衆反抗的烽火中往往便宣告滅亡!整個皇族甚至慘遭滅族!遠的不說,隋、唐之教訓不可謂不深!據我所知,目前西方諸國,正展開所謂文藝復新,展開思想的大討論、大碰撞,新的航海時代也已經開始,從鄭和七下西洋可以知道,在海外,有一個大大的新世界,目前,我國廣大地方,在現有條件之下,地力將盡,爲何不將這發展方向引向海外?與其在國內互鬥,不如去奴役外族!這叫盡天下之物力,保我中華之興盛!這次朝鮮事件,過去我們勞民傷財,換來的只是個虛有之上國名,一有事端,那朝鮮國王竟然想到的是引入倭國,這其中又何嘗沒有借倭之力以平衡大明之意?還有,這次倭國軍隊所表現出的戰力,如果不是朕早先整軍治武,這場戰事鹿死誰手只怕還未可知!這一切不能不引人深省!從另一個方面說,當我們改變思路之後呢?辦了和以前同樣的事情,一分錢沒花不說,反而有了幾千萬銀元收入,人家感恩不感恩我不敢說,反正也就那個樣,但至少讓他們明白,這護衛朝鮮不是大明帝國的義務,僱個短工也得付工錢不是?一反一正這便是又明證!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只要我們牢牢把握住時代的脈搏、掌握人心之向背,何愁國家之不穩固?何愁民心之不穩?皇族,本是天潢貴胄,但如老是想着躺在祖宗的榮光上,那是何其之不肖?人,必須有壓力方有前進之動力,朕不願意自己的族人成爲這樣的懶漢和寄生蟲!更不願意自己的子孫後代做亡國之君,遭受滅族之禍!”

本章節是第四十六章 奸商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隨着倭國使臣的到達,被圍困在江界、平壤、漢城三地的倭軍接到倭國幕府的命令後,相繼對明軍放下武器,交割防務,並按明軍指定的路線集結等候登船。

不過,事情總是沒有預料中的那樣順利,駐守在濟州島的倭軍竟然聲稱濟州自古便是倭國領土,不在條約議定之限,拒不執行幕府命令,這讓派員前去接收的明軍水師提督楊磷氣的臉都綠了。

很快,准許明軍行動的命令便通過明軍獨特的情報系統傳遞了過來,楊磷不管外事部門如何與倭國進行交涉,立即向一直駐航封鎖朝鮮海峽的大明水師下達了準備攻擊濟州島的命令。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當大明水師龐大的艦隊再次出現在濟州島外海時,濟州島上的倭軍竟然憑藉有利地勢,搶先開炮,大明攻佔濟州島之戰竟然以這樣一種形勢開始了。

楊磷雖然氣惱,但卻並不衝動,當明軍校炮試謝幾次都未能夠着倭軍炮臺時,楊磷不管島上倭軍如何猖狂,立即命令艦隊退到安全海域。

怎麼辦?楊磷在他的旗艦上再次召開了軍事會議,作爲水師,朝廷從未想過讓他們上陸去進行攻堅作戰,水師從將領到水兵,也從未有過這方面的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