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完,我便拉着姬莎的手,像是飛一樣的奔了出去。

輕語有可能沒死?

但是那個屍體是我親眼見到的,應該不會有任何的錯誤纔對。

但是不知爲何,讓我覺得如此的怪異。

或許是因爲我從一開始就不希望輕語消失吧。

但是事到如今,無論怎麼安慰i自己也知道那只是自我欺騙罷了。

輕語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只能夠放棄了。

“你幹嘛又跑這麼快啊!”

我有這種感覺,姬莎此刻聲音變得更加冰冷了。

“我也要去看屍體,我似乎忽略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劍仙死的時候,輕語難道沒有發現,兩間相隔如此之近的房間,究竟存在着怎樣的東西。

劍仙死亡的夜晚難道也是無聲無息嗎?就算是無聲無息,以輕語的能力會無法發現嗎?

不對吧?

“你在想什麼?”女孩用手輕輕的掐了我一下,把我從思考中驚醒了過來。

“痛死了。當然是案子的事情啊。”兇手無聲無息的做到這種強悍的殺人事件。 冷少的私寵寶貝 無論怎麼樣都是不可能事件。

更何況殺掉的人不是一般的人。

無論是雪蓮還是劍仙,或者是輕語都是非常厲害的人物,沒有理由如此輕易的被殺掉。

但是事實卻與現實相違背。

嗯。

因此我問:“有沒有能夠輕易殺掉劍仙這種是實力的人存在呢?”

女孩沉默了。

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這是默認嗎?或者是不存在嗎?

一點也不解釋讓我很難理解啊。

“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可能不現實”姬莎冷冷的說,“但是如果配合得當,就算是劍仙也能夠秒殺,就算如此,劍仙也應該能夠發出一定的聲響纔對,那樣輕語就會發現了,而且對方既然能夠殺掉劍仙和輕語,那麼爲什麼不在同一天夜裏將你們全部都殺掉呢?”

“……”

女孩說的正是我在意的。

兇手的殺人沒有邏輯可言,也沒有任何美學可言。

當然也沒有留下所謂暗號或者漏洞之類的東西。

就像是上天輕易的將人命收走一樣。

但是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吧。

沒有任何的依據,沒有任何的理論,沒有任何的規則。

“想不明白。”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靠在了牆壁上。

“真是沒用啊,如果是輕語的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這種事情輕而易舉的就可以解決吧。”女孩如此說。

她是想要用激將法吧,但是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沒有用啊。畢竟我只是一般人,根本沒有想過跟那種天才比較的可能性。

斬首。

無聲無息。

剁成肉泥。不存在的人。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開始跑了起來。

必須早點去見院長才行。

屍體上應該能夠找到什麼突破纔對。

“你突然跑什麼啊?”

身後的魔術師不爽的跟了上來。

“我們去找院長。”

話一說完,我便加快了速度。

這家醫院雖然樓層不高,但是長寬卻有些不自然,所以走道的距離長得有些讓人感到討厭。或許說是憎恨也說不定。

“院長!”

走到院長房間之中的時候,卻發現院長的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切,不在啊!”我嘆了一口氣。

想想院長會在什麼地方呢?很有可能去陪她的女兒去了吧。

所以我就轉身準備離開了。

“幹嘛來去匆匆的呢?”

房中的某位仁兄突然叫住了我。那個聲音似乎是錢部長。

“你怎麼在這裏呢?”我問。

“我一直都在這裏啊,難道我的存在感這麼低嗎?”錢部長對我笑了笑,那笑容讓我有些發寒。

這個時候姬莎也衝了過來,女孩雖然臉不紅氣不喘。但是我還是看出了這傢伙似乎相當的不爽。一不小心就把我撞倒了。

應該不是故意的吧。絕對是故意的吧。

“你在幹什麼啊?”我忍不住大叫道。

“你纔是在幹什麼啊!?”

女孩看了一眼我,之後還吹鬍子瞪眼睛的,什麼人啊。

“痛死了!”

我抓了抓自己的腳,剛纔該不會扭着了吧,這個女人也太狠了吧。

錢部長看到我們兩人這種狼狽樣子之後,他再次笑了笑說:“你們兩個還真是有趣啊,都這種時候了還要打情罵俏啊!”

打情罵俏?你的眼睛是怎麼長的啊,簡直跟輕語就是一副德性。

“……”

但是女孩居然沒有反駁,只是沉默的看着錢部長。

女孩的眼神相當的怪異,那是一種相當奇怪的目光,既像是審視,也像是觀察,更像是防備。

錢部長身上有着一種危險的氣息。

大概姬莎也察覺出來了吧。姬莎也不是一般人,甚至可以說成是一個怪人。

“你是什麼人?”姬莎冷冷的問眼前的錢部長,對方可是當官的啊,你這麼誇張也太過分了吧。

“我啊,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罷了。”

“如果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所謂的普通人了。”

“是嗎?我可一直都覺得自己很普通。”

錢部長面對着姬莎冰冷的語氣竟然還能夠悠閒的去喝茶,他的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啊。簡直就是一個怪物吧。

“錢部長,你知不知道院長在什麼地方呢?”我問。

錢部長似乎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她去看屍體去了。”

“屍體?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你知道了?”我疑惑的看着錢部長。

院長大概也不希望把醫院發生的奇怪的事情告訴他這種人吧,畢竟官員這種東西是相當危險的。特別是面對院長所在的這種境地。

看出了我的思想,錢部長搖了搖頭說:“院長其實也想要隱瞞我,但是很多事情我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因爲我前來這家醫院理由就是爲了花輕語,可惜了,真正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反而成了一團糟。”

“你說什麼?”

姬莎聽到這裏之後,非常嚇人的從袖中抽出了一把相當嚇人的匕首。

準確的說不是匕首,而是比匕首更加細小的武器,但是這個武器給與我我的壓力絲毫都不比一把*的壓力低下。

“難道你想跟我玩玩嗎?小丫頭?”

錢部長仍然是錢部長仍然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那種姿態實在是讓人討厭,但是我還是自然而然的抓住了姬莎的手。

畢竟已經發生了這麼多詭異的事情,但是也沒有理由把事情弄得一團糟。

“很冷靜,很不錯。”看着我如此的行爲,錢部長讚揚一般的對我說。“想要我來幫忙嗎?”

“你?你能夠幫忙嗎?”我問。

“當然啦,畢竟在一家藏着殺人犯的醫院之中生活,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雖然說花輕語已經不在了,我也沒有繼續在這裏停留的理由了。”

“你來這裏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姬莎此刻再次變得嚇人了。簡直就像是一直好鬥的公雞一樣。

“別這樣啊,姬莎。”我儘量控制着姬莎,但是她發狂起來我就沒辦法惡劣,我只好也對錢部長勸解道:“你也不要在刺激這傢伙了,如果姬莎真的亂來的話,就算是你也沒有拜納法全身而退吧。”

“開什麼玩笑啊。這傢伙一直對輕語心懷不軌,如果不幹掉他,這樣我怎麼能夠放心啊!”

或許姬莎的話是正確的。

但是爲什麼會發生這種無聊的事情啊。

感覺姬莎的身體的掙扎越發的恐怖了,似乎完全沒有辦法支撐住她的身體了。

似乎她隨時都會暴走一樣。

“就算他懷有惡意也已經失去意義了。”我大聲的吼道,“輕語已經死了!”

聽到我的話之後,姬莎沉默了下來。

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女孩完全成爲了一具詭異的軀殼。或者說是木偶也說不定。

“說不定花輕語沒有死哦。畢竟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錢部長如此說道。

“我明明親眼看到了輕語的屍體,你說的話根本就是戲言。”我對錢部長如是說。

“是嗎?但是這麼說來那個叫做小仙的女孩死亡就很奇怪了。”

錢部長笑了笑,他似乎一直在笑,那份笑容真是讓人討厭到了極點。

明明長得這麼帥,但是姬莎似乎一點也不感冒。

這個女人難道不喜歡帥哥?

“那麼我就告辭了。”

這麼說完,我便拉着姬莎的手,像是飛一樣的奔了出去。

輕語有可能沒死?

大BOSS纔是真絕色 但是那個屍體是我親眼見到的,應該不會有任何的錯誤纔對。

但是不知爲何,讓我覺得如此的怪異。

或許是因爲我從一開始就不希望輕語消失吧。

但是事到如今,無論怎麼安慰i自己也知道那只是自我欺騙罷了。

輕語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只能夠放棄了。

“你幹嘛又跑這麼快啊!”

我有這種感覺,姬莎此刻聲音變得更加冰冷了。

“我也要去看屍體,我似乎忽略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說不定輕語沒有死,從各種方面來看都沒有辦法知道所謂的真相,但是我現在只能嘗試了。

停屍間的樓層相當的高。

大概實在十二層的高樓吧。

所以我們又只要爬得相當的累人。

“喝喝喝……”

由於奔得太快,導致我有些呼吸困難。

“爲什麼我們不坐電梯呢?”到了頂樓之後,姬莎不爽的說。

“電梯不是壞掉了嗎?”

“你說的是過去時吧,電梯這種東西早就已經修好了。”

“無所謂啦。”

似乎除了裝傻之外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反正心情有些不爽,就這麼鍛鍊一下身體也不錯吧。

“這裏就是停屍間啊。雪蓮的屍體就在這種地方啊?”

我輕輕的推開了房門,院長的身形便非常瀟灑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停屍間中充滿了福爾馬林的味道,那個味道相當的刺鼻,彷彿正在對我說,這裏的人全部都是已經沒有生命的死物。

院長雖然是這裏唯一擁有生命的事物。

Wшw✿тTk án✿c○

但是院長的身體上卻有種莫名的氣息,感覺她似乎隨時都會那麼死去也說不定。

除此之外,留在那裏的僅僅只是一些沒有生命的屍體罷了。 “喲。”

我向她打了一個招呼,但是院長卻根本沒有發現我們的存在。

她現在正在專心致志的看着某具已經失去了形體的屍體。

準確的說,那已經不是屍體了。

而是血肉組成的某種怪異。甚至連怪異也說不上。

那種東西,僅僅只是某些元素的集合體罷了。

“院長,你怎麼了?”

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院長突然顫抖了一下。

“啊,你在幹什麼啊!”

院長被我嚇了一跳,但是當她看到是我們之後嗎,她便放鬆了下來。

“有沒有查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呢?”我忍不住問。

“怎麼說呢?”院長深思了一下說,“屍體的血型能夠跟她們本人對上,但是要確切的用DNA來進行驗證卻在時間上完全不夠。”

血型對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