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去休息吧,好好養精蓄銳,明天就是咱們出場了,趙某不才,還望各位師兄弟全力以赴,定要拿下明天的比鬥!”既然前輩們已經將重任交給我,我就要承擔起這份責任,便大聲說道,心中已經下定決心,明天就是不管付出怎麼樣的代價,都要贏了這次比鬥。 王應豸低著頭聽完了張道浚帶來的口諭之後,用手撐了下地想要起身,但是心神恍惚之下居然沒能站起來。

參政徐從治、順義知縣上官藎趕緊上前扶他起身了,王應豸心神不寧的對著徐從治說道。

「我心已亂,替我準備車馬,我要儘快趕回遵化,等待朝廷的命令,交接一應事宜。順義之事,還煩請徐參政收尾了。」

徐從治帶著幾位縣官出了城門,送走了一刻都不想停留的王應豸。

縣衙之內剩下的錦衣衛中人們,目送著文官佐吏擁著王應豸離去之後,指揮僉事張道浚才轉回頭來看著剩下的錦衣衛官員們說道:「除了許百戶及葉百戶之外,其他人先去堂外候著吧,陛下有旨意給兩位。」

崔應元、楊寰兩名副百戶只能無奈的退出了縣衙大堂,看著周邊沒有其他人在場之後,張道浚立刻放下了上官的威嚴。

他滿面堆笑的對著許顯純打著招呼說道:「許大人好久不見,風采更勝往昔啊…」

對於張道浚的示好,許顯純並沒有什麼不習慣的,他坦然接受之後,便說道:「張僉事還請宣示陛下旨意,我等早已翹首以盼了。」

張道浚看了一眼站在許顯純身邊,一直沉默不語的葉柒之後,才對著許顯純說道:「那便請兩位接受旨意吧…」

許顯純心中有些激動,崇禎要求他把順天府其他州縣也納入查案範圍之內,這顯然是說明,他已經通過了皇帝的考驗,成為了陛下的親信。

不過顯然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還是不及身邊這位,被陛下從皇莊莊客內簡拔的葉柒。

從協助辦理清理軍屯事宜,到獨立主持「耕者有其田」的計劃。葉柒驟然之間就成了錦衣衛中獨擋一面的新秀了。

張道浚,字深之,是故遼東巡撫張銓之子,他爺爺張五典擔任過兵部尚書,可以說是世代官宦門第。

但是張道浚在讀書上沒有天分,而父親又在遼陽城陷后自殺,失去了科舉上出頭的可能性。因此借著父親忠誠於國事的恩蔭,被授予了錦衣衛指揮僉事,並加都指揮僉事,負責衛所事務的機會,轉而向武官方向發展。

張道浚同公認的閹黨楊維垣等人交好,同田爾耕關係也不錯。不過一直以來,他都沒有獲得重用的機會。

他的妹妹張鳳儀是石柱宣慰使馬祥麟的正室,雖然石柱宣慰司忠誠於大明,協助朝廷平息了播州楊應龍、又北上遼東同建奴在渾河血戰,石柱「白桿兵」因此名聞天下。

但是石柱土司的強悍戰鬥力,也引起了一些文官的警惕,更何況前土司馬千乘無辜死於太監之手,更是讓他們害怕在大明西南腹地再出一個后金。

他們一邊壓制石柱恢復戰力的舉動,一邊親近永寧土司奢崇明,試圖以土製土。

結果早蓄異心的奢家父子趁機佔據了重慶,爆發了川南奢崇明之亂。

雖然石柱宣慰司在川南亂起之後,立即表現了忠於朝廷的立場,但是文官的猜忌是不可能這麼快消失的,因此張道浚為了避嫌早就斷絕了同妹妹的聯繫。

張道浚也清楚,在文事上他並沒有什麼出眾的才能,而作為一名武將,想要建功立業,就必須上戰場。

今日大明武將可以建功立業的地方只有兩個,一個是遼東,一個便是川貴。

張家雖然有不少家丁,但是想要上遼東打建奴,那還是差了一點的。而南下川貴,他又怕因為自己同石柱宣慰司的姻親關係,而被那些四川、貴州的文臣武將們所排斥。

在猶豫不決之中,他看到崇禎上台之後,錦衣衛的權勢大漲,於是便把注意打倒了自己錦衣衛的身份上去了。

錦衣衛中想要獲得皇帝的注意,若是按照以往,自然是靠辦理震動朝野的政治大案。

不過現在嗎,張道浚發覺,只要能推動崇禎頒布的新政前進,同樣可以被皇帝重視。

對比起構陷黨人,涉及到危險的黨爭,顯然替皇帝辦好事更為安全一些。

而楊維垣等人自從魏忠賢下台之後,便小心低調了起來。但是隨著文震孟被驅逐出京城之後,他們的心思又開始活動了起來。

楊維垣等人認為,崇禎對於東林黨人並無好感,只是缺乏一個把這些黨人驅逐出朝堂的借口而已。

而只要把這些東林黨人驅出朝堂,那麼那些整天想著為東林黨翻案的官員們才能消停下去,而他們在這些案子中的罪行才不會被清算。

楊維垣他們自然說服不了,已經投靠皇帝的幾位錦衣衛首領官,因此就把目光轉移到了張道浚身上。

他們認為,張道浚作為名臣之後,又是錦衣衛的高層官員,由他出面去指責朝中的東林黨人,無疑可以更多的獲取皇帝的信任。

張道浚可不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同東林黨人結怨是一件好事。因此他乾脆走通了田爾耕、王德化的門路,離開了京城,前往順義傳旨及替崇禎觀察順義土地改革的狀況。

張道浚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用蠟密封的信封,遞給了葉柒和顏悅色的說道:「這是陛下設想的『耕者有其田方案',陛下說,你可以拿這個作為參考,先在順義試驗一下,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寫信向京城彙報。」

葉柒接過了厚厚的信封,腦子裡感覺一片空白,他可沒想過皇帝居然會如此重視,他這麼一個莊客出身的卑微之人的話。

如果說之前他只是因為被崇禎提拔,而升起感恩效忠之心的話。那麼現在他心裡到真是有了幾分,要為皇帝的事業肝腦塗地的心情了。

皇莊改制完成之後,他便受命對軍屯進行調查,期間也對順義的民田進行了一些了解。

因此在對如何進行軍屯改制的基礎上,他還向皇帝提出了,對豪族勛貴抑制兼并土地的主張。

作為一個能夠把皇莊的土地交還給衛所的皇帝,葉柒幻想著也許崇禎可以打擊那些瘋狂兼并土地的勛貴豪強們,讓他們收斂下自己的舉動。

就算是作為一名普通人,葉柒也感覺到世道比以前壞上了許多,道路上往來的商販減少了,上酒樓的熟客來的少了,城市裡的居民臉上也漸漸少去了笑容。

外地的客商在酒樓中的閑聊,也不再是什麼地方的貨物能賣上一個好價錢,而是某某地方又多了一股盜賊之類的消息。

葉柒以為,要想讓大明恢復以往繁華的模樣,光光是清理軍屯被侵佔的土地是不夠的,需要的是讓大部分人擁有一塊活下去的土地,改變現在到處都是流民的現狀。

葉柒其實並不覺得皇帝能聽進他一個小民的進言,畢竟朝堂之上有這麼多學富五車的國家棟樑。

在小民眼中,能進入朝堂為官的讀書人,那都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只要陛下注意到了小民的生存不易,讓那些星君老爺們關心下百姓的苦痛,大明的世道終究會好起來的。

然而,皇帝的反應超出了他的期待,不僅贊同了他的想法,推出了『耕者有其田'的計劃,還讓他來負責這個計劃,這讓葉柒不由感到了誠惶誠恐。

「其實,卑職見識淺薄,獨立主持這個『耕者有其田'的計劃,似乎有些才能不足了。既然陛下派遣了張大人前來督察這個計劃,不如以張大人為首,卑職願意從旁協助。」接過了崇禎信函的葉柒,心中惶恐之餘,就向著張道浚請示道。

張道浚眼中閃過了一絲喜意,但是很快就消失了。能夠主持被皇帝重視的計劃,要是能做成功必然就能被崇禎所賞識。

但是他卻不能接受葉柒的好意,作為已經進入到崇禎視線內的葉柒,享有著專摺奏事的權力,這是大部分錦衣衛軍官都沒有的權力。

所以看起來葉柒現在不過是一名百戶,但是只要是錦衣衛內部的人員,都知道他的前程遠大。

張道浚不想因此而得罪一個未來的錦衣衛新貴,而且以崇禎的精明,他想要冒領其他人的功勞,一個不好就要漏餡。

張道浚搖著頭笑著說道:「葉百戶說笑了,陛下的詔令,我等怎麼能私下篡改。葉百戶你今後記住了,我們是陛下的錦衣衛,不是某個人的錦衣衛。因此陛下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千萬不要自作聰明。」

葉柒頓時醒悟了過來,趕緊向張道浚告罪及感謝。葉柒摩挲著手中的信件,想著是在這裡打開呢?還是回去后再打開。

三名錦衣衛正在堂上敘話的時候,參政徐從治已經帶著順義、三河、平谷三縣的縣官返回來了。

送走了巡撫之後,從城門外返回的徐從治就已經在心中打好了一個腹案。

由於魚鱗圖冊的消失,順義田地的歸屬就成了一筆糊塗賬。要是真的讓這些錦衣衛按照錢糧清冊進行清丈土地,那麼平谷、三河兩縣恐怕也不得不遵照順義的先例,那就真是天下大亂了。

徐從治打定了主意,要先把今天這場會談先糊弄過去,先了解清楚三縣士紳現在的情況,再同這些錦衣衛商議田地清丈的事。 書外篇(馬航失聯飛機與時空隧道1.)

2014年3月8日凌晨2點40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稱與一架載有239人的波音777 – 200飛機與管制中心失去聯繫的,該飛機航班號爲mh370,原定由吉隆坡飛往北京。

該飛機本應於北京時間2014年3月8日6:30抵達北京,馬來西亞當地時間2014年3月8日凌晨2點40分與管制中心失去聯繫。

失去聯絡的客機上載有227名乘客和12名機組人員。其中有154名中國人(其中中國大陸153人,中國臺灣1人)。失去聯絡的原因正在調查之中。已經有25個國家參與搜救,但迄今爲止並無實質性進展。

一場揪心的“失蹤”,mh370萬米高空突然消失,茫茫大海無處尋蹤。

對於此事件,各國專家衆說紛紜,有人懷疑猜測是空中解體,也有人認爲被恐怖組織劫持,馬來西亞更是請來巫師尋找,在衆多國家的衛星和雷達監測之下,偌大的飛機竟然能夠憑空消失,引得很多人認爲馬航失聯飛機有可能是進入了時空隧道!

古時有句話:“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現在人們認爲是一派胡言,但在現實生活中確有其事,這正是當前歐美科學界熱衷探索的超自然現象,稱之爲“時空隧道”。這也證明在中國古代可能已發現“時空隧道”。

衆人理解的時空隧道是可以回到過去穿梭未來的一種神祕力量!時空隧道就是從一個時間一個地點到另一個時間另一個地點的通道。這種超自然力量一直被廣大科學家們作爲首要研究對象!

美國物理學家斯內法克教授認爲,在空間存在着許多一般人用眼睛看不到的、然而卻客觀存在的時空隧道。歷史上神祕失蹤的人、船、飛機等,實際上是進入了這個神祕的時空隧道。有的學者認爲,時空隧道可能與宇宙中的黑洞有關。

“黑洞”是人眼睛看不到的吸引力世界。然而卻是客觀存在的一種時空隧道。人一旦被吸入黑洞中,就什麼知覺也沒有了。當他回到光明世界時只能回想起被吸入以前的事,而對進入黑洞遨遊無論多長時間,他都一概不知。

美國著名科學家約翰.布凱里教授經過研究分析,對“時空隧道”提出了以下幾點理論假說:1、時空隧道是客觀存在,是物質性的,它看不見。摸不着,對於我們人類生活的物質世界,它既關閉。又不絕對關閉—偶爾開放。2、時空隧道和人類世界不是一個時間體系,進入另一套時間體系裏,有可能回到遙遠的過去,或進入未來。因爲在時空隧道里。時間具有方向性和可逆性,它可以正轉,也可倒轉,還可以相對靜止。3、對於地球上物質世界,進入時空隧道,意味着神祕失蹤;而從“時空隧道”中出來,又意味着神祕再現。由於時空隧道里時光可以相對靜止,故而失蹤幾十年就像一天或半天一樣。

下面就給大家介紹幾個科學考證:

(一)南極迷霧

報道。1995年美英兩國在南極洲進行科學考察的科學家們發現,南極上空的迷霧讓時光倒流三十年!

美國物理學家馬瑞安.麥克林告訴研究員們注意觀察1月27日南極洲上空的那些不斷旋轉的灰白色的煙霧。最初。他們認爲這些只是普通的沙暴。但是這些灰白色的煙霧並沒有隨着時間的進程而改變形狀,也沒有移動。研究人員決定認真研究這種現象。他們發射了一個氣象氣球,氣球上裝備了測定風速、溫度和大氣溼度的儀器。然而,一經發射,這個氣球就急速地上升,很快就消失了。

過了一會,研究人員利用拴在氣球上的繩子收回了這個氣球。但是,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這個氣球的計時器顯示的時間是1965年1月27日,正好提前了30年!在確認氣球上的儀器沒有損壞後,研究人員又進行了幾次同樣的試驗。但是每次都表明時間倒退了,計時器顯示的是過去的時間。這個現象被稱作“時間之門”。研究人員向白宮做了彙報。

人們推測南極洲上空的那個不停旋轉的空間是一個可以通往其他時代的通道。而且把人送往其他時代的研究項目也已經開始。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正在爲這個可能會改變歷史進程的研究項目的控制權而展開激烈的爭奪。尚不清楚美國當局會在什麼時候批准這項試驗!

(二)無底洞

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時空隧道,關於這個未解之謎一直都受到科學家們的關注,各國的研究人員都試圖想要找到這個時空隧道,對於時空隧道的在哪裏的傳言也很多,有人說在喜馬拉雅山的山頂,有人說在太平洋的深海溝,不過說法最有可能的是地中海東部的一片海域。

時空隧道就在地中海東部的愛奧尼亞海域,傳說在那裏的海域底下有一個巨大的無底洞,裏面充滿了大量的海水,通過統計,每天在這裏失蹤的海水量有着3萬噸之多,這個現象讓很多科學家都無法解釋。

除了我,你誰都不許愛 據說這個海底無底洞中存在一個時空隧道,那些海水都被這個無底洞吸引,然後穿越到其他空間去了,爲了弄清楚這個現象,美國曾經派出了一支科考隊進行過考察,他們做了一個實驗,用一些長久不變的深色顏料溶在海水中,然後觀察這些顏料如何與海水一起沉下去的,隨後他們還觀察了附近的海域,河流都沒有發現這些顏料的蹤跡。

初戀撞上大明星 第二年,這些科學家再次做了一次實驗,他們將一堆重130千克的物體丟入這片海域。但是這些物體全部統統被海水聚在了一起,然後變成一個整體,最後都被吸入了海底深淵。本來被科學家寄予希望的這些物體最後還是沒有幫忙解開無底洞中的祕密,難道這洞裏真的存在時空隧道,要不然那些被吸進去的海水又到什麼地方去了,到目前爲止科學家們還沒有解開這個海底時空隧道的未解之謎。

下面再說幾個真實事件,以供讀者朋友們參考。

(一)阿根廷轎車穿越事件

1968年6月1號深夜,兩輛高級轎車在南美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郊疾馳着。六月天,在南美是冬季漸漸降臨的季節。然而。阿根廷的濱海地區都幾乎沒有經歷過嚴冬。那裏離赤道的距離與東京相仿,可是,在最寒冷的七月。平均氣溫也保持在十度。而在盛夏的一月,也難得有達到二十五度的日子。這或許是大西洋海洋流起了調節氣溫的作用所致吧。這天夜裏,兩輛轎車疾馳着,濃霧正籠罩着四野。後面車上坐着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律師蓋拉爾德.畢達爾博士和他的妻子拉弗夫人。前面車上坐着的夫妻二人是他們的朋友。爲了探望熟人。他們由布宜諾斯艾利斯南面的查斯科木斯市,向南一百五十公里的買普市,徹夜驅車而行。

阿根廷的西部屏障着險峻的安第斯山。由中部直到東部是綿延的大平原。那是南美最大的穀倉.道路穿過連綿無際的麥田,又直插砂塵漫漫的荒野。不知是因爲前面的車速度太快了還是由於博士夫婦的車發動機有點毛病,兩輛轎車的距離漸漸拉開了。

前面的車臨近買普市郊時,兩人回首顧望,後面是濃霧迷漫,什麼也看不見。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於是他們決定停車等候後面的博士夫婦。可是。等了半小時、一小時,迷霧中依然茫無所見。道路平坦而無分叉。他們心中狐疑,調回車頭來尋望。然而,既沒有車相會,也沒有車停在路旁。甚至連出了故障或破損的車的碎片都沒有見到。就是說,博士夫婦乘坐的車在公路上奔馳途中,忽地化作雲煙消失了。

自翌日起,親戚朋友們全體出動,找遍了查斯科木斯市與買普市之間。然而,道路東西兩邊,在廣袤無垠的地平線上,不論是人還是車,連影子都不曾見到。

兩天過去了。正當最後要報警時,由墨西哥打來了長途電話。電話說:“我們是墨西哥城的阿根廷領事館。有一對自稱是畢達爾律師夫婦的男女正在我們保護中。您認識他們嗎?”,接到電話很是詫異,於是請畢達爾本人來通電話,一聽,果真是失蹤的畢達爾博士的聲音。這就是說,博士夫婦六月三日確是在墨西哥城。

博士夫婦不久被送回了阿根廷,聽聽他們的談話吧,那簡直成了光怪陸離的事。據說,博士們坐的車離開查斯科木斯市不久,大約夜裏十二點十分,車前突然出現白霧狀的東西,一下子把車包圍了。他們驚慌中踩下剎車,不一會兒,便麻木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兩人幾乎同時甦醒過來。這時已是白天,車在公路上行馳着。可是,車窗外面的景色,與阿根廷的平原已迥然不同了。行人的服裝也多未曾見過。他們急忙停下車來打聽,呵,竟然說這裏是墨西哥!“這正是怪事!”他們這樣想着,又開動起車來,這時,街道和建築物都無可置疑地說明確是墨西哥城。帶着夢境未醒的神態,兩個人跑進阿根廷領事館求助。他們驚魂稍定後才知道,他們的表在他們失去知覺的時刻—十二點十分已停住了,而跑進領事館則是六月三日了。這是完全如謊言一般的故事,可是,博士在待人接物上都是十分講信用的。只是夫人因受這次事件的刺激身罹神經病而住進了醫院。

由阿根廷的查斯科木斯市到墨西哥城,直線距離也在六千公里以上。即便利用了船舶、火車和汽車之類,要在兩日內抵達也是斷無可能的。若只是人,還可以認爲是乘飛機飛去的,可是,連轎車一起在墨西哥出現,這怎麼說也是件怪事。然而,阿根廷駐墨西哥領事拉伐艾爾.貝爾古裏證實說:“此事是真實的。”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ps:感謝書友chenkj419的打賞和支持!(未完待續。。) 徐從治對著張道浚說道:「張僉事剛來,也許需要一些時間了解情況。本官以為,今日我們不如到此為止,等明日再繼續討論民變的善後事宜。」

張道浚斜了一眼葉柒手上的書信,隨即笑著對著徐從治說道:「徐參政既然如此體諒本官,本官自然是樂於接受的…」

離開了縣衙之後,葉柒就匆忙回到了自己在順義的住所,一座從變民軍手中沒收的小院子。

和一名門子交代不許人打攪自己之後,葉柒走進了東廂的書房,他還沒有坐穩,就打開了信封,抽出了裡面的信紙看了起來。

這封信是朱由檢幾個月來思考了許久之後,才終於下定決心寫出來交給葉柒去試驗的一個方案。

從醒來成為朱由檢之後,他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動員起農民的力量來。

作為一名新中國的公民,對唯物主義歷史觀還算學的不錯的蘇長青,他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他把大明的軍隊武裝到牙齒,如果這隻軍隊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意願,那麼他也一樣是改變不了未來的歷史軌跡的。

對於現在這個農業人口佔據了90%以上的大明朝來說,只有獲得了農民的支持,他才會獲得可靠的兵源和穩定的物資供給。

甚至於他只要能真正的動員起北直隸的1千萬人口的力量,后金就要跑回大興安嶺里去當野人了。

然而可笑的是,身為1億5千萬之眾的大明皇帝崇禎,能夠動員起來的力量卻遠遠少於,后金兵農一體的落後農奴制度。

現在大明社會的現實是,國權歸大族,宗族不下縣,縣下唯編戶,戶失則國危。

對崇禎來說,理論上他所能管理的社會基本單位就是縣。但是實際上,大明1427個縣,他真正能控制的不過是北京附近的幾個縣,其他地區都被地方縉紳和文官集團控制著。

所以浙江金華縣,1578年徵收的工商稅不足7兩。1510年開始,何遜在以後的十年中管理沙市稅課使司。一旦完成定額,他就敢私下減少對木商抽稅。

在16世紀20年代,邵經邦開始主管了沙市稅課使司,他採取了一項更為驚人的改革,在三個月內完成定額之後,在本年度餘下時間內啟關任木商往來。

1560年,楊時喬榷稅杭州,建立了一個令人敬佩的制度,令木商自署所入(就是自己寫下自己的收入)進行稅收評估。

而以上這些把國家法律視為兒戲的混蛋,居然贏得了士林的好評,贏得了清官的名聲。

事實上明朝已經僵化的官僚體制,和墮落的文官集團,已經讓外表看起來還是鮮花著錦的大明,內里已經完全腐爛了。

而反觀這個時候的后金,雖然它還處在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過度的時期,但是處在上升期的通古斯野人部落,無疑要比腐朽衰亡的大明更為生氣勃勃。

努爾哈赤在1615年正式建立八旗制度。規定每三百人立為一「牛錄」,五牛錄設一甲喇額真(漢譯參領),五甲喇立一固山額真(漢譯都統)。把遼東軍民編成滿洲牛錄308個,蒙古牛錄76個,漢軍牛錄16個,共400牛錄。

雖然後金的主力就是這12萬兵民合一的八旗旗民,但是后金的統治者,卻是能踏踏實實的掌握著這12萬人,及他們控制下的奴隸。

總體上來看后金這點人連大明人口的零頭都及不上,但是和后金對陣的大明局部地區,卻沒有一處地區能擁有抗擊這股力量的實力的。

究其原因,不過是八旗12萬人大約也就一、二個心思,而大明有民眾億萬,心思同樣有億萬。

想要抵抗后金的入關搶劫行動,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讓這些北直隸的農民先團結起來。

只有把這些農民組織起來,他才算是有了一個根據地。如何把農民組織起來,並動員榨乾他們的最後一分力量,顯然不是一個簡單的『耕者有其田'計劃就能完成的。

把土地分配給無地的農民,只是獲取他們的好感和信任,接下去的組織形式,才是如何有效動員出這些農民力量的關鍵。

說到底,如果沒有一個建設新中國的那個強大的黨組織的領導,他掀起京畿叛亂而奪取的這些地方士紳手中的土地,很快就會被那些權勢者想方設法的從農民手中奪取回去。

說不定到時候,他派下去的那些錦衣衛,就成了這些土地的新主人。

因此他需要讓這些分到土地的農民團結起來,對抗地方士紳、宗族、權貴甚至是當地的官府。

朱由檢最後發覺,要想成立這樣一個社會的基本單位,沒有什麼比人民公社更為合適了。

去掉了意識形態的信仰,人民公社做為農業社會的一個基本單位,實際上是最為適合的。

半自治半政權形式的公社單位,既能對抗當地官府胥吏的欺壓,又能從法理上解除地方士紳對於鄉村的管理權力。

而對於救災、徵收稅賦、興修水利和道路工程時,以公社為單位組織勞動力,顯然比里長直接上門抓丁強,也不會出現徭役一直落在貧窮戶的身上。

然而一個工農商學兵五臟俱全的人民公社,也就意味著一個小小的政權,如果朝廷的威望衰落下去,而公社的領導權力落在士紳和宗族手中,那麼對於公社的底層社員來說,他們會比現在的生活還要黑暗。

不過如果歷史沒有改變的話,接下來大明就會遇到連年的災害,還有后金的入關劫掠,一旦北直隸和山東的人口被后金屠殺劫掠一空,那麼北京城也就成了無根之木和無源之水了。

思前想後了許久,朱由檢終於還是寫了這份跨越時代的,人民公社的組織形式,讓田爾耕派人交給了葉柒。

朱由檢對這個時代能否建立起人民公社這一形式的社會組織並無底,但是他之所以還要推行,是因為在亂世之中,團體的力量才能讓大多數人活下去。

徐從治和三名縣官次日來到縣衙大堂的時候,發覺幾名錦衣衛軍官居然一早就已經坐在大堂上了。

霸歡 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堂外的天色,大約也就是隅中而已。「這些廠衛什麼時候這麼勤快了。」徐從治心中納悶的想著。

徐從治同張道浚寒暄了幾句之後,就切入正題說道:「張僉事你現下皇命在身,我等也無謂拖延時間。

這聞香教案早日了結,三縣士民方才能安心過日子,張僉事你也能早日回京覆命。這土地清丈,需要的時日實在太久,實在是不可行。

昨日本官同三縣仔細檢查了錢糧清冊,發覺這錢糧清冊因為有奸滑胥吏從中做了手腳,一些士紳的田地稅賦並沒有出現在錢糧清冊上。

是以本官認為,讓這些士紳補繳了去年的錢糧,然後重新修訂錢糧清冊,再以此核實田畝主人,你看如何?」

「大人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如果去年的錢糧清冊上沒有名字,可以查前年的錢糧清冊,或是大前年的,總是能找到田地主人的名字的。

現在補上去年的錢糧就當事情沒有發生過,未免太過兒戲了吧?而且如果是漏交了,那麼這些田地不進行清丈,又要如何確定田賦呢?國家稅賦到底應該誰說了算?」想了一晚事情的葉柒眼睛通紅,但是精神卻顯得格外的旺盛。

看到區區一個錦衣百戶也敢插嘴自己同張道浚的談話,徐從治頓時把臉一板對著葉柒訓斥道:「無禮之徒,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官場的體統嗎?本官正在同你的上官談話,也是你能插嘴的…」

張道浚笑呵呵的打斷了徐從治的訓斥說道:「徐參政昨日出去送撫院大人,所以沒有聽到陛下另外的旨意。

也罷,本官再說一遍就是了。聖上欲在三縣推行『耕者有其田'的計劃,這位葉百戶將會負責主持這個計劃,陛下許他便宜行事,而本官不過是在邊上觀察怎麼實施這個計劃的。

所以徐參政想要取回那些士紳的田地的話,還是和葉百戶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吧。」

徐從治的臉色頓時黑下去了,他看著張道浚嚴肅的說道:「錦衣衛的職責不過是緝拿盜賊,守衛陛下安危,什麼時候多了治理地方的權力了?爾等莫非是在矯詔嗎?」

「耕者有其田」這個口號自然是好的,歷朝歷代都有仁人志士想要試圖實現這個政治理想。

無一例外的,他們的嘗試都失敗了,但是並不代表這個理想已經被儒士們拋棄了。

打擊豪右,抑制土地兼并,就是在這一政治理想下,那些官員們做出的努力。

徐從治的心中同樣有著這麼一個夢想,有那麼一天讓他進入中樞之後,可以嘗試創建一個人人有地可種的大同世界。

但是從這些錦衣衛口中聽到這個名字,卻讓徐從治感到了極度的憤怒。

這些朝廷的鷹犬,怎麼敢打著這麼高尚的口號,去侵吞士紳名流們的田產,實在是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也。 書外篇(馬航失聯飛機與時空隧道2.)

(二)百慕大三角失蹤者再現

1981年8月,一艘名叫海風號的英國遊船在“魔鬼三角”——百慕大海區突然失蹤,當時船上六人驟然不見了蹤影。

不料,時過八年,這艘船在百慕大原海區又奇蹟般地出現了!船上六人安然無恙。

這六個人共同的特點就是當時已失去了感覺,對已逝去的八年時光他們毫無覺察,並以爲僅僅是過了一霎間。當調查人員反覆告訴他們已經過去了八年,最後他們才勉強接受這個事實,當日他們都做了些什麼事時,他們無話以對,因爲他們只感覺過了一會兒,似乎什麼也沒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