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他們的話語越來越多,他也學會對她笑了,會很溫柔的看着她。

後來他越發的寵她,疼她。

她也越發的覺得風唯冥很優秀,很厲害,她總是不懈地追隨風唯冥的步伐,希望自己可以更好,可是足夠配得上風唯冥。

那時候的她,想的真單純,真天真啊。

如今,一切都沒有必要了。

睜開眼,木桶裏的水溫已經涼了,她從水裏站了起來,披上一件衣服,推開窗戶,讓冰冷的夜風吹了進來。

冰涼的觸感,讓她有些微紅的臉瞬間變得冷冰冰的,然而她卻絲毫都不在意,眸光散淡的看着窗外的漆黑,心裏越發往下沉。

從此以後,她和風唯冥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他們是陌生人了,她要努力忘記他,不要再想他了,一個心裏沒有自己的男人,不值得自己留戀。

-本章完結- 幾天下來,李嫣兒身上的傷已經恢復了很多,也已經完全接受了一切事實。

只是,李嫣兒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沉默寡言,完全不似以後那般天真散漫了。

風宛絲很喜歡這個漂亮姐姐,經常推着龍逸軒去陪她聊天,和龍逸軒想方設法的逗李嫣兒開心,不過李嫣兒也就嘴角輕扯幾下,笑意無法到達眼底。

風唯冥知道,李嫣兒的是無法面臨如此大的變故,雖然她現在很安靜,再也不哭不鬧,但並不代表她已經不痛苦不難過了。

所以,除了讓小絲他們多陪陪李嫣兒,風唯冥也儘量抽空來陪她,希望李嫣兒能儘快的從悲傷中走出來,把這裏當作自己的家,可以把冥殿的所有人當作自己的親人,恢復以往快樂的模樣。

這天,等着李嫣兒換過傷藥後,風唯冥主動提議帶李嫣兒去院子冥都城逛逛。

走在熱鬧的街道上,看着熱情洋溢的小販們勤懇的販賣自己的東西,努力賺錢養家餬口,李嫣兒眼底就劃過一絲黯淡。

她沒有了父母,沒有了家,被鳳鳴追殺,只能寄人籬下。

擡頭,雙眸不由自主的看向風唯冥深邃的眼眸,咬了咬脣瓣,李嫣兒的聲音不高不低,卻讓風唯冥聽的很清楚。

“冥哥哥,你會不會有一天丟棄我,或者把我交給鳳鳴,再也不管我?”

她突然不敢想象那天的到來,若是真有那麼一天,她寧願現在就被鳳鳴抓了去。

風唯冥揚脣笑了笑,笑容俊逸,眸光燦若星辰,閃花了李嫣兒的視線。

擡手像對待李嫣兒一樣,風唯冥輕輕拍了拍李嫣兒的頭頂,“不會,冥界就是你的家,冥殿裏的所有人都時你的家人,只要你不想離開,沒有人可以讓你離開。”

李嫣兒看進風唯冥深邃的眸子裏,裏面滿滿的真誠和認真。

嘴角慢慢勾起一個弧度,很淡的一個笑容,卻猶如花兒般,漂亮極了。

驚婚失色:邪少請退散 “那我想替我爹報仇,替璇璣宮死去的師兄師姐們報仇,你可以幫我嗎?”

風唯冥聽見李嫣兒如此說,有些詫異地看着眼前尚顯稚嫩的漂亮女孩,沒有料到她會毫不避諱地問出這樣的話來。

淡淡一笑,風唯冥問,“你想怎麼報仇,殺了鳳鳴?奪回被他佔據的璇璣宮,重新把璇璣宮發展起來嗎?”

李嫣兒雙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風唯冥,淡淡的搖頭,“我不想做什麼璇璣宮的宮主,我只想殺了鳳鳴,把璇璣宮託付給一個值得託付的人去管理”

看到如此沒有畏懼,一心想要報仇雪恨的李嫣兒。

風唯冥不由輕笑了一聲,深邃的眸子深了深,帶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光芒。

“你覺得你能殺了鳳鳴嗎?”

李嫣兒毫不猶豫的點頭。眼眸中毫不畏懼。

“那你想怎麼做?或者你有什麼計劃?”

李嫣兒秀麗的眉目輕蹙一下,繼而嘴角微微勾起,劃過一絲冰冷的笑:“我要殺了鳳鳴,不過現在的我什麼都不會,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我要學怎麼殺人”

怎麼殺人……一個從小被捧在手心裏長大的公主,此時卻如此冷靜的說要殺人。

初生牛犢不怕虎,說的就是現在的李嫣兒吧。

簡直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好,不過學這個很苦,而且不是一天或者兩天就能學會的,你確定你堅持的了?”

鳳唯冥微挑眉梢,嘴角帶着一絲淺淺的笑問道。

李嫣兒堅定地點頭,“是,不管多辛苦也不管用多長的時間,只要能殺了鳳鳴,再久,我都等的起”

鳳唯冥知道,此時此刻,能推動李嫣兒活下去,不斷努力的只有這個信念了,若是他不同意,也許李嫣兒會永遠悶悶不樂下去,他不願意看到一個如花少女,如此過下去。

江山如畫:執子之手 “好,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把身上的傷養好”

李嫣兒忍不住笑了起來:“放心,我不會像以前那麼嬌弱,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強壯的”

風唯冥輕輕頷首,看着這個如此堅強的少女,他感到十分的欣慰。

……

而小桃子那邊,在屋子裏歇息了一段時間,便開始不斷的出現在那些貴婦們組織的賞花宴,賞月宴什麼的,那些變相的相親宴會,而且聽說名氣一丈高升。

一時間,到處都傳言出小桃子這個絕世美人,才華橫溢,傾國傾城,媚眼如絲,魅惑天下。

這些傳言很快就傳到了風唯冥的耳朵裏,風唯冥眉宇輕蹙一下,微不可聞地嘆息一聲。

總覺得聽到這些關於小桃子的傳言特別刺耳,風唯冥突然想不明白。小桃子這到底是要做什麼?難道,她是真的要和他分道揚鑣,再不打算有一天能嫁給他嗎?

午膳過後,冉小狐不放心的找到風唯冥,最近小桃子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她想要坐視不管都不行。

金主的橫刀奪愛:搶來的新娘 “冥兒,小桃子她……”冉小狐一問出口,又知道如何說下去了,擔憂的看着風唯冥。

風唯冥嘴角似有似無地苦澀一扯,點頭。

“你和她……”冉小狐看着自家兒子,輕嘆一口氣。

她是真心的喜歡小桃子這個孩子,可是事到如今,這兩個孩子似乎在鬧彆扭鬧的挺兇的,這還有機會從歸於好嗎?

風唯冥端起面前的一盞清茶,輕抿了一口,垂眸掩住了眼底的那一絲無法控制的失落與憂傷,淡淡地道,“我和小桃子已經很久沒有聯繫了,一切順其自然吧。”

冉小狐嘆了口氣,點點頭,安慰道,“冥兒,你不小了,很多事情應該有自己的考慮,但是你要堅持自己的心,可別到時候後悔。”

風唯冥擡眸看着自家娘,眼裏已是一片清明,“我知道,娘。”

一旁窩在冉小狐懷裏的風宛絲打了一個哈欠,揉了揉惺忪的雙眸,看着自家娘和哥哥。

“哥哥,你和小桃子姐姐吵架了嗎?”

風唯冥摸了摸小絲頭頂柔軟的髮絲,“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別管。”

風宛絲很嫌棄地斜睨了一眼風唯冥,“我不小了,我都十歲了,而且你們大人還經常吵架,我和我小哥哥就從來不吵架”

說完還一臉傲嬌的瞪了一眼風唯冥。

而此時從門外進來的李嫣兒剛巧聽到風宛絲的話,大概知道他們說的是誰了。

擡起頭看向風唯冥,李嫣兒問道,“冥哥哥,那個小桃子是你心儀的女子嗎?”

風唯冥思忖,想起三年前小桃子對他說過的話,那時她說,他是她的夫君,她要嫁給他的。

但是三年過去了,他們彼此不聞不問,現在還有成親的可能嗎?

“嗯……不過現在……可能是陌生人了”

李嫣兒聽了心裏不知是喜是憂,只是眉頭輕輕蹙了一下,也沒再多問,只是淡淡一笑,低頭去了自己的房間。

她剛聯繫了基本功,現在渾身是汗,需要沐浴一下,現在不是她兒女情長的時候,她要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得強大,然後殺了鳳鳴,爲她的爹報仇。

……

華麗貴氣的璇璣宮內,鳳鳴站在窗前,看着手裏的密函,嘴角揚起一抹幸福而邪魅的弧度。

窗外的陽光在灑在他漆黑的墨發上,閃爍着細碎的光亮,他俊美妖孽的臉龐,精緻深刻,棱角分明。

微微眯起雙眼,鳳鳴不由的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天。

他娘身子越來越弱,他爲了求醫,來到了璇璣宮。

那天也跟今天一樣,陽光明媚,晴空萬里。

那天,他第一次來到璇璣宮,當他踏入後院的花園時,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朝笑聲傳來的方向望去,便看到一個披着長髮、肌膚勝雪、穿着一聲素衣的少女在滿從花堆裏翩翩起舞,猶如一隻展翅欲飛的蝴蝶,金色的陽光下,她美的不似人間凡物,美的讓人窒息。

他當時的眸子裏映出的滿滿是她,那個時候,他心底的*就在張狂的叫囂着,他要得到她,得到她。

他鳳鳴,從小到大,無波無慾,女人對他來說從來就是可有可無,他唯一在乎的就只有自己的孃親。

從來沒有遇見過任何一個女子,會猶如此時這個少女一般,讓他心裏產生了濃烈佔有慾,想要把這個女子捆在自己身邊,一生一世,讓她的美麗,只屬於他一個人的。

後來他求醫遭到了璇璣老宮主的拒絕,他暴怒而起,便開始計劃吞噬璇璣宮,把那個女子搶到手的計劃。

開始也不過是想想,後來直到前不久,他娘病逝,他徹底爆發了,況且,他還發現,他心心念唸的這個少女,竟然心裏有人,這個消息讓他徹底失控,屠了璇璣宮滿門,但是卻讓那老頭帶着他愛的女子逃了。

不過……最終那老頭還是死在自己研製的毒藥下。

哈哈哈,誰讓他心高氣傲,竟然瞧不起他是邪族的人,竟然不爲他娘醫治。

-本章完結- 所以他就要他死在自己研製的毒藥下,哈哈哈,這樣纔有意思。

而且,他還知道,他愛的那個女子,竟然愛的是風唯冥。

峯會輪流轉,沒想到到頭來,還是和風唯冥對上了。

聽到有人靠近的腳步聲,鳳鳴並不回頭,聲音淡漠沒有一絲溫度地問道,“李嫣兒現在怎麼樣?”

鳳鳴身後是他的貼身侍衛,低頭,恭敬地回答道,“自從風唯冥把李嫣兒帶走後,她便一直都在冥殿,冥殿守衛重重,李嫣兒也從未走出過冥都,所以具體的情況,屬下探查不了”

鳳鳴緩緩轉過身,雙目微眯,危險的視線落在身後侍衛的身上,一字一頓地道,“這麼說,嫣兒是好是壞,是死是活,你們根本就不知道。”

明明溫暖的陽光在如此俊美妖孽的鳳鳴身上,可是他的聲音卻彷彿從地獄傳來般,冷的讓人顫慄。

侍衛渾身一顫,把頭垂的更低,“是,是屬下辦事不力,請少爺責罰。”

那侍衛話音還未落下,頓時覺得左臂上一疼,頓時皮開肉綻,鮮血四濺,侍衛不敢哼一聲,依舊跪在地上,任由傷口上的血液不斷涌出。

鳳鳴嘴角微扯,收起手中的刺鞭,雲淡風輕地吩咐道,“備馬車,本宮要去冥都看嫣兒”

“是。”

…….

冥都城,龍逸軒的眼眸逐漸好起來了,偶爾還能看到一絲光亮,這個發現可樂壞了風宛絲,得知有幾味藥材快要吃完了,風宛絲竟然自發決定要去街上的商鋪親自抓藥,還揚言要推着龍逸軒出去逛逛。

老悶在冥殿裏,人都要發黴了。

風唯冥幼不過她,又擔心她和龍逸軒的安危,所以親自陪他們出城來到街市。

買好了必備的東西,風宛絲還推着龍逸軒光了一圈兒,買了些饞嘴的吃食,正要打道回府的時候,突然街道的另一邊人聲鼎沸,擠嚷着很多人羣。

“咦? 我能看見狀態欄 那邊怎麼那麼多人啊,是不是有什麼雜耍?”風宛絲手裏推着輪椅,但是脖子已經伸的老長了,豎起耳朵聽着,一雙亮晶晶的雙眸更是望眼欲穿的感覺。

風唯冥也往那處人羣涌動的地方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的眉頭就倏然一擰。

因爲他看到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雖然只是驚鴻一睹,很快就被人涌遮了去,但是他還是可以肯定,那是小桃子。

“快走快走,聽說仙狐山下來的美人兒在前面彈琴獻藝呢,快去大飽眼福一下”

“就是,聽說那美人美的跟畫中走出來的人兒一樣,看一眼都覺得值了”

“快走,快走……”

伴隨着悠揚的琴聲,嘈雜的人羣,不斷的涌了過去。

“咦?是不是小桃子姐姐啊?小桃子姐姐成了大美人兒拉?”風宛絲興奮的大叫。

轉過頭,拉扯着風唯冥的衣角,“哥哥,我們去和小桃子姐姐打下招呼吧,好久沒見到小桃子姐姐了”

“嗯,是好久沒見到小桃子姐姐了,我也很想她”坐在輪椅上的龍逸軒,雖然看不見,但是嘴角還是化開溫潤的弧度,看得出也極其高興。

風唯冥看着熱情高漲的兩個人,脣角微動,清亮的眸色不由暗了暗,其實他又何嘗不想見小桃子一面,當面把誤會跟他解釋清楚,不過,如今事情看來是越來越糟糕了。

不管小桃子如何想的,但是當她打下第一美人的美譽後,她就流連在那些王尊貴族的宴會中,感受那些貴公子的追捧,這樣的小桃子是他所陌生的,他感覺他和小桃子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了,遠到如今的小桃子已經完全跟他心裏期盼的那個小桃子背道而馳了。

在心裏嘆息一聲,即使現在的小桃子與心中的那個小桃子背道而馳了,可是風唯冥卻還是忍不住想見到她。

“既然你們都想她了,我們等人散了在過去吧”

“還要等到多久啊,小絲想聽小桃子姐姐彈琴”

“人太多,還是等人散了你再過去”風唯冥不贊同。

風宛絲撇了撇嘴,只能乖乖的推着龍逸軒站在遠處等着那些人散開。

“走,我們上茶樓,雅間應該能看到”風唯冥看着越積越多的人羣,不由的蹙眉,最後開口道。

風宛絲一聽,連忙推着龍逸軒上了身後的茶坊。

站在最佳觀賞位置的窗戶旁,風唯冥微微有些激動,這麼幾個月來,如果不是擔心鳳鳴會對小桃子下手,他或許已經跑去仙狐山見小桃子了吧。

“看,坐在哪裏撫琴的是不是小桃子姐姐啊,雖然蒙着白紗,可是還是好漂亮啊”

風宛絲的聲音在耳旁想起,拉回了風唯冥的思緒,視線往人羣中看了過去。

那個紅衣如火,穿的格外單薄,白紗遮面,媚眼如絲,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

不正就是他風唯冥心心念唸的小桃子嘛。

微涼的風微微襲來,讓人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雖然陽光明媚,可是現在已經入冬了,還是比較冷。

看着坐在哪裏撫琴的小桃子,她穿着如此單薄,那精美的蝴蝶骨都露在外面,肌膚如雪,讓人一看就辣眼睛。

眉頭狠狠一蹙,風唯冥心中不由的咆哮。

好婚晚成:總裁的掛名新妻 該死的小桃子,穿這麼單薄,她不覺得冷嗎?

而且,而且還穿的如此……

簡直是要氣死他了。

看着那些不斷向小桃子涌去的人羣,風唯冥心中微驚,幾乎是下意識地就想要下去護住被人羣靠近的小桃子。

眉心微擰,最終風唯冥還是忍住了,因爲他知道,小桃子身邊有侍衛,也有丫鬟,而且小桃子也不是柔弱的女子,他的擔心本就是多餘。

若是他貿然過去,沒準就會被鳳鳴的人盯上,到時候鳳鳴若是想要通過小桃子下手就不好了。

而此時,坐在人羣中悠然自得撫琴的小桃子,突然感覺到頭頂有一抹熾熱的眸光看着她。

那眸光太過熟悉,不跟在場的人一樣,那個眸光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與安寧的感覺。

會是誰,誰在盯着她?

可是擡頭看了一眼,還是沒有找到什麼,只有黑壓壓的一片人羣。

“小姐,今日的三首曲子都已經彈完了,我們早些回去吧”

小桃子的貼身丫鬟拿來披風給小桃子繫上,繼而又爲她帶上笠帽。

小桃子揚脣一笑,點點頭,輕聲對着衆人說了一句,今天的曲子就彈到這裏,三月後再來。

繼而被丫鬟牽着進了身後的酒樓。

小桃子的身影一消失,擁擠的人羣頓時消散了,風唯冥嘴角微扯,收回有些灼熱的視線,吩咐道,“走吧。”

風宛絲還想去對面酒樓和小桃子姐姐聊聊天呢,看到自己哥哥,越發肯定一定是自家哥哥惹了小桃子姐姐生氣,所以不敢見她。

“哥哥肯定是惹小桃子姐姐生氣了,所以小桃子姐姐纔不理你”

風宛絲無比肯定的點頭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