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馬丁建議我們不要動這個人,就算動也只能暗殺,想抓住它,根本就不可能。”本·艾倫苦笑。

“一個國防部長,怎麼會成爲一個神祕組織的創始人?”山狼有點不相信。

“那是他在擔任國防部長之前的事情,最開始的‘斷手’組織是以組建僱傭軍爲首要目的,只是後來他們改變了方式,把這個組織變成了一個祕密組織,暗殺、販毒、販賣軍火……據猜測斷手的高層都是一些實權人物,這些人利用這個組織賺錢,然後把這些錢作爲政治投資或者直接用於競選經費,經過多年的發展他們已經登上要職,但卻依然控制着這個這個日益龐大的組織,毫不誇張地說這是個隱形帝國。”本·艾倫說。

“這是馬丁提供的情報提到的?”山狼問。

“是,一部分是布魯斯調查到的,比如他們進行的非法‘交’易,那些都是他們的收入主要來源。”本·艾倫說,“只是不知道我們怎麼和他們發生了利益衝突。”

山狼皺了皺眉:“不是說‘斷手’和‘握手’組織有着必然聯繫嗎?這就是他們針對我們的主要原因,爲了給‘握手’組織復仇。”

“這個到現在也沒得到證實,之所以有這種猜測是因爲馬丁在調查的時候發現了之前‘握手’組織的一些殘餘分子在‘斷手’組織*現過。”

“那布魯斯那邊呢?沒有這方面的情報嗎?”山狼問。

本·艾倫搖了搖頭:“還沒有,布魯斯查到的東西並不多,他對這個‘握手’組織的瞭解非常少。”

“那你打算怎麼辦?”山狼問,“是否對付這個國防部長大人?”

“我在考慮。”本·艾倫閉上眼睛,“據說他身邊有一支退役俄國特種部隊成員保護,所以這次任務難度相當大。”

“一支特種部隊?這有點誇張了吧?”山狼不信,“又不是戰爭環境,他們有必要搞的那麼緊張嗎?”

“這孩子隊伍大約二十人上下,不算外部的警衛隊。”本·艾倫繼續說道,“所以我在考慮是否該對他下手。”

“那還等什麼?幹掉他。”山狼很積極的說,“幹掉他是對‘斷手’組織的沉重打擊。”

“你可不要把‘波’斯維尼亞當成是埃比尼亞和坎桑達那種戰‘亂’國家,那些國防部長大人都是軍閥頭子,甚至國際上都不認可他們組建的政fu,而‘波’斯維尼亞完全不同這是個制度健全的國家,雖然經濟不發達,軍隊裝備落後,但畢竟他們有着完備的高層保護機制,我們是沒什麼機會下手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刺殺的可是一國政要,這會在國際上產生巨大影響,如果查到我們那後果可不堪設想。”

“有什麼關係?誰知道是我們乾的?就算知道也得拿出證據來。”山狼無所謂地說,“這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管他什麼國際影響。”

山狼可是不管那麼多,他總是覺得顧及太多反而會變成負擔,要幹就幹,沒什麼好猶豫的。

“讓我想想。”本·艾倫看着天‘花’板。

“我們真是和國防部長有仇,從非洲到東歐,之前已經殺了兩個,現在……”山狼搖了搖頭,“軍權在握的大人物,我們殺了他會不會引起‘波’斯維尼亞政局動‘蕩’?”“有這個可能!”本·艾倫說,“所以我要慎重考慮。”“動‘蕩’就動‘蕩’,幹我們屁事?”山狼很不屑的說道。 怪不得“斷手”組織的油井建在‘波’斯維尼亞,開在組織創始人的地盤上自然一切順風順水,只是不知道這個幽靜是屬於‘斷手’組織的財產還是國創始人的‘私’產,只是不管屬於誰都被“黑血”炸成一片火海,只好和“斷手”組織相關的他們都不會放過。

刺殺一個國家的軍政要員可不是鬧着玩的,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幹得出來的,這也是本·艾倫需要慎重考慮的主要原因,這是一步險棋,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本·艾倫猶豫了很久才決定下來,幹,沒什麼可怕的,只要是“斷手”組織的人他就不會放過,他們乾的事情什麼時候不是在冒險?

“幹……‘奶’‘奶’的沒幹什麼不幹。”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本·艾倫咬着牙自言自語的說,然後他召集大家將任務的相關內容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以上是我們這次任務的基本情況,從現在開始禁止無外出,直到我們出發。”本·艾倫說。

“這有什麼難的?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但是必須有更好的裝備,否則我不幹。”重拳說,他算吃足了裝備的虧。

“放心吧,這次行動的所有裝備都由馬丁提供,算是作爲對之前幾次任務*現紕漏的補償,所以需要什麼都可以,只要你想的出來,只要他能找到,就沒問題,而且臨時有需要也可以提出來,馬丁會盡力滿足我們的要求。”本·艾倫說。

“我只想知道他不太可能只是爲了對我們進行補償纔會如此有求必應吧?”幽靈可不相信馬丁的鬼話。

本·艾倫點了點頭:“對,他希望我們能完成這個任務的同時拿到一些這個國家與俄國暗中‘交’易的證據,因爲這個國防部長是親俄的,這對美國利益不利,所以他希望拿到證據,然後爭取政治利益。”

“怪不得。”幽靈冷笑,“我們幹掉國防部長對他們更有利。”

“至少這次我們有權利決定是否接受這個任務,我們不去他們也不勉強。” 有實無名:豪門孽戀 本·艾倫說。

“可是去了他們也不會給一分錢,不存在僱傭關係,只付出裝備代價,真會做買賣,佩服。”

“他們是不可能僱傭我們的,因爲一旦任務失敗他們可以說這件事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避免國際糾紛。”本·艾倫說。

“那麼出發之前這段時間就想像需要什麼吧,列個表給我。”

“現在只能列出一些常用裝備,具體的還得在制定計劃的時候確定。”山狼說。“裝備怎麼運進去?”獅鷲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如果沒有渠道運入那麼一切都是空談。“這個不用我們管,馬丁會動用cia的渠道。”本·艾倫說。

“那就好辦了。”幽靈搓着手說。

本·艾倫看了看錶:“想想吧,我們還有一個小時時間。”

“那我就不客氣了。”幽靈嘿嘿笑着說。

“誰讓你客氣了。”本·艾倫搖了搖頭出去了。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帶點什麼?”重拳搓着下巴思索着說。“反正這次我要帶上最大威力的裝備,比如hkgmg(德制轉輪式榴彈發‘射’器)。”幽靈在本·艾倫的桌子上翻出一疊紙分給大夥,“自己寫自己的,然後彙總一下。”

“前期不宜太多,後期再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補充。”山狼提醒大家說。

“沒關係,我們可以將多餘的東西封存在‘波’斯維尼亞,就像隊長他們當年的做法一樣,用的說。”幽靈說。

“事實上我們已經在不知多少國家藏匿了武器,但也沒用上幾次。”山狼說。“那頂多是我們在那些國家完成任務之後剩下的拿不走,丟了又可惜的武器,今後總有用上的一天。”幽靈一邊列這武器清單一邊說。“隨你把,反正cia是敲竹槓,多‘弄’點也沒關係。”山狼聳了聳肩。

“獅鷲,你這次要不要帶上巴雷特?”重拳問。

“看情況,帶上也無妨。”獅鷲頭也不擡地說。

“大家儘量考慮詳細一點。”山狼說,“我們這次可能和一整支軍隊作戰。”

“多少敵人都沒關係,只要不是正面衝突或者被包圍就不會有太大危險。”幽靈不以爲然地說。

很快他們就列好了武器清單,本·艾倫掃了一壓那之後什麼都沒說直接發給了馬丁。

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出發,老規矩,直奔機場,馬丁安排的飛機還沒到。

“他很少遲到!”山狼看了看錶。“嗯。”本·艾倫沒說什麼,只是繼續等。半個小時之後飛機終於出現了,這是一架中型商用客機,內部已經進行過改造,屬於cia暗中控制地一家運輸公司,專‘門’爲一些暗地裏的見不得光的任務提供空中運輸力量。

重拳登上飛機的第一句話就是:“這飛機不錯。”

“很抱歉遲到了。”機長和大家打着招呼,“臨時撞上了一些東西,所以耽擱了點時間。”他指着機尾說,“據說那些都是你們需要的。”

大家這才明白原來是給他們準備裝備耽擱了時間。

“我們可能要飛一段較長的時間,所以大家自己找樂子吧,好了,飛機馬上起飛,請大家坐穩幾好安全帶、”機長紳士的向大家告別。山狼過去‘私’下箱子上的武器清單說:“我們需要的武器基本都齊了。”“還是cia牛,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把我們需要的東西都備齊。”幽靈吹着口哨說。

“世界第一情報機構可不是徒有虛名的。”本·艾倫對大家揮了揮手,“坐下,要起飛了。”

第二天凌晨他們被副駕駛叫醒:“各位,我們到了!”

“到哪了?”重拳‘迷’‘迷’糊糊地問。

“‘波’斯維尼亞。”副駕駛敲了座椅,“下面有你們降落需要的裝備,十分鐘準備。”

“什麼玩意兒?”重拳還是沒太明白。

“降落傘。”幽靈拉出下面的包,“原來是給我們用的。”

“讓我們空降?”橫炮用詢問的目光看本·艾倫。

“讓照做就照做吧。”本·艾倫說。

“孃的,怎麼不早說。”重拳打了個哈欠背起降落傘,“我們的裝備怎麼辦?”

“簡單,我會同樣扔下去,和你們一樣空降。”副駕駛說完將一個接收器遞給幽靈,“它會引領你們找到那些裝備。”

衆人抱怨着做好準備。

“好了,準備跳傘。”副駕駛將機尾的‘門’打開,幾個武器箱先後被他推了出去,然後他對大家揮着手說,“好了,走。”

好久沒跳傘了。幽靈一邊說着躍出了機艙,其他人也陸續跳了出來,天很晴,漫天的星斗,巨大的元月在西邊的天上,他們還是第一次在這個高度看月亮,感覺就是不一樣,要不是無法‘交’流他們還真想在這裏談論一番。

天氣太好了,視野清晰而且一點風都沒有,他們很輕鬆的降落地面。

‘波’斯維尼亞,這是他們時隔數月之後第二次造訪,這次他們要完成的是難度任務,不,應該是超難度任務,稍有差池他們將死無葬身之地,所以他們必須根據進行周密的計劃。

依靠接收器他們很順利的找到了那些裝備箱,取出各自的裝備衆人開始在荒山野嶺中跋涉。

“‘奶’‘奶’的,怎麼連個車都不給準備?”鐵拳抱怨。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這裏是山區,怎麼給我們準備車輛?”山狼反問。

“如果早知道沒車我可不會帶這麼多的裝備。”橫炮嘆了口氣說。

“自找的,我提醒過你們可沒人聽。”山狼說,他和獅鷲、本·艾倫的裝備都很簡單,也不太重,而其他人就不太一樣。

“唉……”橫炮無奈地搖了搖頭。

“獅鷲,你的巴雷特呢?”重拳問。“不是說可以後期追加嗎?”獅鷲一句話就把他說無語了,這次的“重裝”上陣還這真是他們自己找的。衆人揹着沉重的裝備跋涉了十幾公里終於離開了山區,山狼看了看g*:“這邊。”

“還有多遠?”重拳抹掉頭上的汗水問。

“就到了。”本·艾倫頭也不回地說。

一句“就到了”讓他們又向前走了七公里,這次他們終於發現真的快到了,因爲他們已經看見了公路,沿着簡陋的公路向前走了大約一公里終於看到了車,兩輛停在路邊的皮卡。

“總算是到了。”重拳將自己的裝備丟在後箱裏:“‘奶’‘奶’的,累死你爺爺了。”

其他人的狀態也好不到哪去,卸掉負重後總算是輕鬆了不少。

幽靈已經坐上了駕駛位,頗爲無語的說:“這破車……”

“不錯了,在這個國家開好車的都是富人,我們不能太招搖。”本·艾倫帶上耳機對另一臺車上的獅鷲說,“保持通信。”

車子很快開上路,顛簸的山路上感覺並不怎樣。

“總算是不用再走路了。”重拳捶着‘腿’說。

“我們還要跋涉多久?”山狼問。

“大概兩天才能到首都,不是這個地方太大,而是路太難走。”本·艾倫嘆了口氣,“這個國家的基礎建設水平還不如上過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你可以直接形容這個國家生活在十八世紀。”幽靈說,“落後的原因是長期吃蘇俄的撥款,蘇俄一斷‘奶’他們就完蛋了。”“各種原因都有吧。”本·艾倫說,“我不是執政者,所以不考慮這些問題,或許是所處角不同,所以看待問題的結果也不一樣。” 波斯維尼亞首都麥斯本,一個不發達的國家都城,城市規模相當於個俄羅斯的一箇中型城市,或者美國的中小型城市,在這裏已經是該國最大的城市,經濟、政治、文化中心,當然也是該國最“繁榮”的都城,也是在該國是設施最完備的城市,可在山狼他們看來這裏很不發達,建築物還是以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樓宇爲主體,俄羅斯風格非常的濃郁,很多建築物上還能看到俄文的名稱標註,總之這個國家並沒有什麼成就可言,基本上出於緩速發展階段,實際上他們根本就沒有快速發展過。

但至少這裏街道整潔,交通狀況良好,天是藍的,空氣清新,沒有擁擠的人流,路面車輛不多,路邊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樹木,行人步履輕盈,臉上的表情從容、安逸。

“如果要遠離喧囂又不想隱居深山這裏是個不錯的選擇。”山狼看着窗外的街道說,他們的落腳在城東的一家酒店,這裏應該是該國最豪華的酒店了,儘管號稱三星級,但他們卻在這裏找不到一顆星的待遇,不過他們是來執行任務的,所以也就不那麼計較了。

“怎麼?有隱居的念頭?”橫炮湊過來順着他的目光望去,結果除了稀稀拉拉的行人之外什麼都看見。

“這份安靜在城市裏是非常難得的。”山狼喝了口味道古怪的咖啡說,這裏的咖啡完全不一樣,這對喝習慣了巴黎咖啡的他們來說的確有點難以適應。

“很遺憾,這裏沒有無線網絡,我們無法接受普通渠道的數據傳輸,除非去屋頂開啓衛星接受模式。”幽靈擺弄着通信設備說。

“至少還有衛星可用,這已經很不錯了。”重拳的這番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還是在抱怨這個地方的落後。

“沒關係,需要的時候在聯絡就是了。”本·艾倫逐個的檢查着大夥的干擾器,“都沒問題,按照編號帶好,我可不想再有人破壞我們的行動。”

“這玩意兒的確管用,這是信使那批嗎?”山狼問。

“不是,他那個雖然造出來了,但技術不夠成熟,我讓他重新回爐再造。”本·艾倫將干擾器裝進腰帶上的小兜裏說,“這個是布魯斯提供的,他們也有類似的東西。”

“街上怎麼連一個警察都看不見?”橫炮趴在窗口看着下面說,“從我們進城到現在都沒看見。”

“情報顯示這個國家的治安狀況還是不錯的,儘管蘇軍當年一流的武器中很多流落民間見,但後來進行過大規模的收繳之後只有少部分還留在民間,近些年來政府一本上已經放開了政策,私人可以持有武器,但近年來的治安案件並不多見,而且警察的裝備也比較落後,雪落也不太及時,於是改成了便衣,所以你看不到警察是整個場的。”本·艾倫說,“另外,據說是因爲大家經濟條件都差不多,所以很少有搶劫出現。”

“這種理由可說服不了人。”重拳說,“估計是情報顯示內容有所偏差,哪個國家的暴力犯罪都不會太少,只是發生機率的問題,可能法度森嚴的國家能少一點,但也不可能杜絕,人就是怪物,總有鬧事的,所以我不相信犯罪率低一說,警察不上街不代表治安好,治安的好壞都是相對的。”

“不管怎麼樣,對我們來說這是個全新的世界,所以我們都得重新認識。”本·艾倫說,“先熟悉環境,然後再考慮任務。”

“你打算花多少時間用來對付這個大人物?”幽靈問。

本·艾倫聳了聳肩:“不知道,不過我做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最長我打算和他耗上一年半載的,當然這是我們沒有其他事情的前提下。”

“我們怎麼可能沒事情,他們是不會讓我們消停的,就算現在‘斷手’不鬧,‘風刺客’也不會讓我們安靜。”山狼說。

“不考慮那些,總之,我們盡力去完成每一個任務,雖然說耗上一年半載,但還是宜早不宜遲,只是沒有時間限制罷了。”本·艾倫看了看錶,“所以,安心幹好眼前的事情吧。”

“是啊,幹好眼前的事情纔是重點。”山狼長出了一口氣,“那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先看看具體情況再說。”本·艾倫倒是不着急,“我們先關注一下這個國家的領導人;幽靈,把電視打開。”

這裏的電視還是那種老式的電子管電視,體積很大,鑲嵌在牆壁裏,屏幕只有十四寸,遙控器就更別想了,所以看上去很古老,彷彿回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

“果然落後。”幽靈適應了一下才將電視打開,他知道本·艾倫是打算看看新聞,可調整了一下才發現,這裏能看的只有四個頻道,他無奈的說道,“Fuck,我不想再說‘落後’這個詞兒了。”

“有的看就不錯了,從今天開始我們要輪番關注領導人的消息,也就是說要每天都有人看電視,他們會詳細報道領導人的行程安排,這是我們信息的主要來源。”

“國防部長又不是總統,他受關注度不會太高吧。”橫炮說。

“這個國家國防部長才是實權人物,雖然這裏不是軍政府,但總統權利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軍隊限制,現任總統和國防部長羅德的關係不是很好,總統諾比是普選總統,上任之前和初期與軍界的關係不錯,總統力圖進一步加強與軍隊的關係以鞏固自己的權利,但他和羅德的在政見上有所分歧,所以兩人的關係很爲妙,從表面上看他們好像很親密,任何活動都形影不離,但實質上他們已經因爲政見的問題而疏遠了不少,至於今後的走向還不得而知。”

“這是個很好的信號嘛,至少雙方有合作的可能,如果雙方共同努力沒準會組建一個很不錯的政府。”重拳說。

“問題在於總統的親西方傾向很明顯,而軍界大多還是親俄的,羅德也是如此,所以雙方始終存在一些分歧,至於今後怎樣還是個未知數,所以在電視上總統和國防部長出鏡率都很高。”本·艾倫盯着電視,“我們要掌握他們的行蹤,這是個不錯的渠道,然後再伺機動手。”

“這麼看來反倒是總統比國防部長更容易被幹掉,他總沒有俄國特種部隊保護吧?”幽靈問。

“對,但幹掉他屁用沒有。”本·艾倫說,“羅德大人才是‘斷手’的創始人。”

“如果我們抓了總統會怎麼樣?國防部長會不會營救?”橫炮問。

“估計他巴不得總統被幹掉,然後找個機會取而代之。”山狼撇了撇嘴說。

“那豈不是總統大人很危險?”鐵拳說。

“你可以藉機英雄主,然後委以重任。”橫炮說。

“別扯了,怎麼會有這種機會?”鐵拳一臉不相信地說。

“好了,別扯淡了,出去勘察地形,首先我們得把全城的情況摸清。”山狼起身,“分兩組,幽靈、橫炮和我負責東南方向,獅鷲重拳和毒藥負責西北,鐵拳留下和獸人換崗盯着電視,順便準備晚飯;獸人?”

“就按照你安排的去做吧。”本·艾倫說,“我已經把馬丁提供的城區地圖發給了每個人,上面有很多東西已經標清了,你們在這基礎上進行偵查就行了。”

“收到,開工。”重拳拔出手槍檢查了一下又塞回。

“別惹麻煩,都給我低調點。”本·艾倫盯住大夥。

“知道了。”山狼說。

麥斯本這個小城建築密度不高,也沒有太高的樓宇,在這裏十五層已經算是摩天大樓了,商業不發達,只有基本的生活用品,因爲絕大多數商品都以進口爲主,所以較爲高端的商品價格都很貴。

“是不是在這裏瓶啤酒都是進口的?我連一瓶本國產的礦泉水都沒見到。”幽靈從商店裏出來不停的搖頭。

山狼說:“這個國家的輕工業不發達,不,應該是所有的工業都不發達,有沒有足夠的資金進口商品,大多都是換購產品,所以各種商品緊俏,很多東西的價格都貴的嚇人,這個國家不產棉花,布匹需要進口,雖然可以通過礦石和石油進行交換,但還是不能完全滿足國內的需求,而進口的成衣價格當然會貴一點;飲料的價格在我們看來並不貴,但最他們這個階層的人來說相當於半天的薪水,你覺得是貴還是便宜?”

“我不想再說‘落後’這個詞兒了。”幽靈很無奈地看着手裏的俄國礦泉水,“我還真沒找到本地牌子的,一個連礦泉水都不能生產的國家會有什麼樣的前途?”

“也可能是我們剛到這裏一切都還不瞭解,更不適應,所以纔會覺得這裏很落後,但你看這裏的人不也一樣生活的很好嗎?”

“那不一樣吧?”幽靈說,“沒見過世面的人從不會覺得自己有多落後。” 麥斯本的市中心完全被政府機構所佔據,算是首都最氣派的建築了,依然是濃重的俄式建築風格,粗狂、高大,這個國家的歷史並不太長,所以沒有什麼古蹟可循,國會大廈、各部的辦公樓,議會大樓,總統府,部長級府邸……幾乎所有的行政機關都在這片區域內,顯然這裏是經過詳細規劃的,嚴格按照等級的劃分進行了排列,面積和建築的宏偉程度也是如此,整片區域非常便於防守。

“沒有軍隊,只有崗哨。”幽靈盯着遠處的哨位說,“槍裏裝的是實彈,有少量電子設備,都很老舊,圍牆不高,內部情況不明,不過從衛星提供的圖像來看這裏的內部防衛非常森嚴。”

“根據馬丁提供給的情況來看這裏外圍便衣數量不少,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很鬆散。”山狼說。

“這裏的警衛有什麼可怕的,估計連白宮外圍防禦的特工都比不了。”幽靈哼了一聲又問,“我們不會只考慮在府邸動手這一個計劃吧?”

“這隻能作爲參考,畢竟這裏是最難下手的地方,我們只是做前期的偵查,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能在這裏動手。”山狼說,“熟悉這裏的環境很有必要,至少能瞭解他們的防禦方式,對我們的行動會有幫助的,繼續吧。”

“那倒是。”幽靈開始對整個偵查過程進行拍攝,回去之後好進行討論和分析。

行政機關的佔地面積不大,他們只花了幾個小時就將前前後後轉了個遍,這裏的地表建築並不複雜,只是密度比其他地方大,房舍精緻一些,但依然脫離不開俄式建築的風格,據說這些都是當年俄國援建的,一直沿用至今,當年蘇俄對這裏影響已經深入骨髓,直至進入仍然揮之不去。

晚上他們去了全城最大的商場採購,這裏的商品種類相對比較齊全,一打聽才知道這是國外的一個大型連鎖機構投資建設的,其實這個國家也有引進外國資金和技術一說,只是他們做得很不到位罷了,看着他們大包小裹的買東西很多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着他們,在這裏沒人如此集中採購商品,除非他很有錢,所以這種目光中其實多少都透着一些羨慕。

他們採購的商品大多都是食物和日用品,這些東西價格較高,特別是一些水果,因爲絕大多數都是進口商品。

他們回到住處的時候其他人早就回來了。

“買這麼多?”重拳看着幽靈手裏的東西有些驚訝。

“多吃點水果總歸沒錯,這個國家的食品太單一了,至少在行動錢我們該保證自己攝入的應營養足夠均衡,現在不是戰時,我們應該注重飲食,保證身體狀態。”幽靈放下東西,“水果佔絕大多數,雖然不怎麼樣,但貴的可以,這價格在法國能賣一整箱了。”

“這蘋果是不是已經超過六十歲了?”鐵拳捏着明顯已經縮水皺巴巴的蘋果說。

“這已經是最新鮮的了,而且是從俄羅斯進口的,應該是價格較貴購買的人不多,所以纔會有這種現象出現。”幽靈無奈地說,“我不想再用‘落後’這個詞兒,但它總是在我腦子裏打轉。”

“將就吃吧!總比沒有好。”本·艾倫拿起咬了一口,“嗯,甜度很高,只是水分少了點,味道還不錯,大家都嚐嚐。”

馬丁每天都會給他們提供一些國防部長的行程安排,這些算不得什麼保密信息,馬丁沒有太多的顧及,據他說只是在發送的時候注意點不被內部人看見就沒什麼問題,於是本·艾倫他們在這裏長期駐紮下來,很快十幾天過去了,這段時間他們馬不停蹄的進行各種情報蒐集,但他們卻沒找到什麼合適的下手機會。

“最近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機會。”山狼翻着馬丁提供的情報說。

“沒關係,我們慢慢來。”本·艾倫一點也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