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燦親自帶她們過去?

有這種好事?!

天吶,讓這種不適感來的更猛烈些吧!

那些一切正常的女粉絲都露出了羨慕嫉妒的神色,甚至還有人開始僞裝。

金志燦站出來說了一句,翻譯接着說:“這種果肉只能是出現了不適感的人才能吃,其餘的人吃了以後會對身體有害,所以請大家一定要認真嚴肅的對待,謝謝。”

金志燦點了點頭,對着翻譯說了一句然後走下了臺,翻譯趕緊大聲說:“現在請出現不適感的朋友跟在志燦先生的身後,請不要亂,謝謝。”

最強兵王闖三國 那些女粉絲一個個激動的站起身跟在了金志燦的身後離開了這個小禮堂。

這邊活動也快到尾聲了,剩下的三個美男開始和粉絲合影留念互動什麼的,然後兩個女明星也悄悄的跟着金老闆走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這個小禮堂的活動徹底結束了。

一百多男女粉絲有序的離場,女粉絲們還是很滿意的,但是男粉絲那邊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兩個女明星提前和金老闆一起走了,他們也就沒什麼心思再待下去了,早早的就走了不少,張謙的三個舍友也是。

臨走的時候吳清給張謙發了條短信,問他在哪怎麼上個廁所這麼慢。

沒有等到張謙的迴應。

他們很快有些不耐煩了,又給張謙發了一條短信然後也走了。

沒有人再想起來三十個被金志燦帶走的女粉絲。

所有人都沒再想起來。

三個美男看着離場的觀衆,都伸出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露出了一個迷之微笑。

這些人走了。

而且也沒有人過問之前那些被領走的人去了哪。

這次的行動已經算是完成了!

太好了!居然這麼順利!

三個人的微笑逐漸變成了開心的大笑。

“走!去看看,志燦那邊應該已經弄好了。”樸仁勇大手一揮。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之前有禁制的那個房門前,打開門,裏面是一個面積很大很寬敞的休息室,只不過這個休息室已經被臨時改造成了一個類似於牢房的地方。

二十多個年輕女孩被五花大綁着,嘴巴都被塞住了。

金志燦一臉令人厭惡的得意笑容。 “志燦,辛苦了。”樸仁勇笑了。

“不辛苦。主要是這些人根本沒有防範之心,所以很簡單就解決了。”金志燦說,“你都無法想象她們有多聽話,我敢說,要是我讓她們去吃-屎她們也會立刻就去。”

“哈哈哈哈。”李崽緒和崔恩敬都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些被綁起來的女孩有一些人已經預感到了情況不對,但是仍舊有一些人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們,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不廢話了,咱們準備儀式吧。”崔恩敬說。

名門梟寵:江少的嬌妻 “嗯,我先隨便挑一個。”金志燦走向那些被綁起來的女孩,一邊走一邊說:“崽緒,恩敬,準備好儀式刀和陶壺。”

由於他們全程都是在用寒語交流,而且用的詞彙也比較複雜,所以這些女孩基本上都沒聽懂,有幾個倒是懂寒語,也只是聽出了一部分。

但就是一部分也足夠了。

準備刀?

準備刀做什麼?

這幾個聽懂了的女孩都愣住了。

金志燦走到那些女孩面前,低頭四處瞅了一會,然後走到了那個戴眼鏡的胖女孩面前,微微一笑。

那個女孩激動的渾身發抖。

金志燦輕輕的溫柔的把堵住她嘴的東西拿了下來,那女孩立刻說:“歐巴,你好帥!”

金志燦笑的更開心了,開口說道:“你喜歡我嗎?”

在場的人都愣了,金志燦說出口的居然是一嘴標準的字正腔圓的普通話!

女孩愣了,激動的更是熱淚盈眶:“喜歡喜歡,我最喜歡你了歐巴!”

“那很好,那你願意爲了我而做任何事嗎?”

“我願意!我願意爲了你做任何事!”

“死也願意嗎?”

女孩愣了,隨後大聲說:“願意!死也願意!”

“那就好。”金志燦回頭用寒語說,“好了,引子有了。”

李崽緒笑呵呵的遞給了他一把帶着鎏金繡紋柄、刀刃寒光閃爍的短刀。

金志燦拿着短刀走到那個女孩的面前:“謝謝你這麼喜歡我,也謝謝你願意爲了我而做任何事。”

那女孩淚流滿面,剛要說話,金志燦猛地一刀刺進了她的下體!

所有的女粉絲都愣了!

“啊!”女孩發出了痛苦的慘叫,“歐巴…你…你…”

“你說了你願意爲我去死,說話要算數的哦!”金志燦臉上的微笑更迷人了,但是此刻,這個像天使一樣英俊迷人的微笑在這些女孩的眼裏比惡魔還要恐怖!

居然真的用刀捅了一個女孩,而且還是下體!

這也太心狠手辣太惡毒了!

爲什麼要這麼做啊爲什麼啊!她們全都傻了,腦子裏一片混沌一片空白!

女孩疼的快要昏死過去了,只剩下了痛苦呻吟哼哼唧唧的力氣了,金志燦一臉的猙獰,擡起她的下體對崔恩敬說:“陶壺拿過來!”

渾濁而充滿了腥味的血液從女孩的下體流了出來,緩緩的流進了陶壺。

“銅盆準備好了嗎?”金志燦問。

“早就準備好了。”李崽緒和樸仁勇說。

也就一兩分鐘的功夫,這個女孩失血過多徹底死亡。

崔恩敬抱起陶壺,一臉興奮的喜悅走到銅盆面前。

金志燦走了過來,用那把沾了血的刀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擠出了一滴鮮血滴進了陶壺,其他三個人也有學有樣,四滴血滴進去之後,陶壺裏刷的一下迸發出了一道紫色的光芒,轉眼又消失於無形。

帝臨鴻蒙 “好了,倒進銅盆!”金志燦說。

倒進銅盆之後,金志燦走到銅盆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然後猛地把自己的臉扣進了銅盆,另外三個人也一個接一個的緊隨其後。

這些女粉絲既恐懼又疑惑,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四個人仰起臉,臉上全是紅色的血液,看起來異常的猙獰恐怖。

沉寂了幾秒鐘後,金志燦第一個發出了野獸一樣的低吼,另外三個也是一樣,濃烈的紫色光芒在他們身上流轉爆發,光芒閃過之後,這些女粉絲全都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原先的四個花樣美男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個人形的削瘦的青面獠牙的猙獰怪物!

“哈哈,這麼多年過去了,咱們的力量終於要回來了!”

“處女啊!以前那麼難得到,現在居然這麼簡單這麼輕鬆的就能得到這麼多!”

“現在就差最後一步了!”

四個怪物猙獰的看着被綁着的女粉絲們,金志燦說:“這裏還剩下二十五個處女,咱們一人六個,剩下的划拳決定歸誰!”

“好!”另外三個怪物齊齊應聲。

“開始吧,大家去挑自己喜歡的吧!”

四個怪物一窩蜂的衝向這些被綁住的可憐人,這些女粉絲都開始拼命的掙扎,眼裏都流下了恐懼的淚水!

趙靜怡和她的一個閨蜜就在這些人當中,變身成怪物的金志燦第一個就來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抓住了她和她的閨蜜。

“嗯,香噴噴的處女!”金志燦的獠牙閃閃發光,趙靜怡嚇得不知所措,只是一個勁的搖頭掙扎,眼淚像瀑布一樣嘩嘩的流。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金志燦那鋒利的爪子一下子就扯碎了她的一部分衣物,露出了裏面白花花的內容,她痛苦的掙扎,但是金志燦很聰明,並沒有弄壞綁住她的繩子,所以她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無功。

然後,金志燦隨手甩開趙靜怡的閨蜜,露出自己胯下那個像鋼棍一樣的行貨就要開始侵犯趙靜怡。

聽着趙靜怡被塞住的嘴巴里不停的發出‘嗚嗚’痛苦呻吟聲,金志燦越發來勁了。

就在他馬上要得逞的時候——

突然!

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喂!你們倒是挺會享受,每個人爽六個雛兒?我靠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很危險的,會被憤怒的吊絲們打死的。”

聽到這個聲音,在場的人都愣了。

趙靜怡的胸口劇烈的起伏着,艱難的回頭看着那個說話的人。

這一看她愣住了,這居然是那個用手機掃描出她個人信息的那個讓她很討厭的人!

現場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

張謙轉了轉眼珠子:“我靠?我氣場這麼大嗎?居然震得你們都不敢說話了?”

說到這他臉上的表情突然轉變成了憤怒:“你們這羣該死的大寒冥國的棒子!來我們華夏圈錢也就罷了,三孫手機出問題不撤回也就罷了,因爲你們一向就是這麼無恥!但是我沒想到你們居然噁心到這個地步,居然來害我們國家的人!” “你是怎麼進來的?”金志燦終於說話了。

“想知道嗎?”張謙笑了。

“說!你到底怎麼進來的!禁制一直都在,你…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進的來?”

“叫聲爺爺我就跟你說。”

“不說那就去死吧!”金志燦放開了趙靜怡,猛地撲了過來。

張謙輕飄飄的一躲就躲開了金志燦這一擊,躲開的同時嘴裏說道:“傢伙挺大,可惜身子骨太弱,像個娘們。”

金志燦惱怒不已,再次撲向張謙,張謙又輕輕鬆鬆的躲開了。

“太娘們了!”張謙繼續嘲諷:“我說,你這個東西不會是後期縫上的吧?你真像個娘們!”

“啊!”金志燦怒吼,再次一撲,又撲空了。

“唉,娘炮就是娘炮,傢伙再大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張謙冷笑不已,“該是送你上路的時候了。”

金志燦喘着粗氣站在原地,另外三大美男也待不住了,慢慢的走到張謙身邊把他合圍了起來。

好在這個休息室足夠大,要不張謙肯定會把他們引出去打了。

“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爲什麼沒有觸發禁制?”

“你們搞清楚一點,這裏是華夏,是我的祖國! 鸞鳳錯:公子如此多嬌 你們大寒棒子在這裏設下禁制會有什麼用?”張謙懶得和他們叨逼叨了,揮手喚出了青龍刀橫握在手裏:“別說我不尊敬國際友人,去死吧!”

一記猛烈的橫斬!

張謙手裏的青龍刀那閃亮的刀刃在燈光下劃出了一個雪亮而又完美的圓!

他們都沒想到張謙說動手就動手,而且出手速度這麼快!

金志燦嚇得驚叫一聲趕緊後退!

另外三個人反應稍慢一些,崔恩敬反應最慢,刀刃劃到他這裏的時候他剛要後退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覺得肚皮一麻一涼,隨後一陣劇烈的痛感就傳了過來。

他哆哆嗦嗦的低頭一看,自己居然被開膛破肚了!

肚子上一道整齊的切口,腸子鮮血嘩啦一下就流了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我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受傷?這個兵器怎麼可能傷的到我們!”金志燦也驚呆了。

“我的刀連閻羅都能傷到,更何況你們這些小小的邪魔?”張謙冷笑:“真難以想象你們一個彈丸小國的井底之蛙怎麼有那個膽子敢來我們這裏作亂?”

張謙再次揮出一刀,崔恩敬慘叫了一聲,那顆醜陋的腦袋“刷”的一下就被削掉了,腔子裏的血蹦出一米多高,無頭的屍體晃動了幾下,撲通一聲趴在了地上。

張謙拿出封魔瓶吸走他的魂,剩下的三人又被震驚了。

這是什麼寶貝居然能夠吸收惡魔的魂?惡魔的魂比肉身還要強大的啊!

張謙的臉上滿是失望的表情。

好歹是個魔,居然只有區區幾千點的能量點?

這也太垃圾太不爭氣了吧?

好歹上萬啊!

我這費時費力的用幽夢錦衣躲過你的禁制進了屋,然後用萬相鍾掩蓋自己的氣息在這等着你們,花了這麼大功夫你們就只有這麼點的能量點?

簡直失望透頂啊!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題,這四個東西應該就是大寒冥國傳說中的情火魔,專門吸食處女的鮮血,並且專門和處女上牀以藉助處女之血來修煉自身的魔。”系統說。

“這幾個情火魔看起來好像還是初級階段,如果是高階的話應該能提供不少能量點了。”

一聽這話張謙皺起眉毛問剩下的三個魔:“喂!你們國家裏的處女都死光了嗎?爲什麼要跑到我們國家來幹這麼齷齪的事?”

“哼!你以爲我們會那麼混蛋,對自己的國人那麼做嗎?你們華夏的女人這麼蠢,而且數量又多,來一趟還能順便賺錢,我們何樂而不爲?”

張謙沉默了,對方的話說到他心裏去了。

不坑自己國人專門去害外國人,這思想覺悟簡直太高了!

張謙突然心裏一動!

對啊!

妖魔鬼怪又不是華夏的特產,外國也有!

有時候吸收那些和自己無冤無仇的妖魔鬼怪他心裏會有些不忍,畢竟被封魔瓶吸收了就等於他們徹底魂飛魄散了,連一點痕跡都留不下了。

但是對外國的妖魔鬼怪就沒必要心慈手軟了,尤其是近鄰華夏的那幾個小國!

東瀛那裏的妖魔鬼怪多了去了!尤其是那些狗屁神舍裏供奉的東西!

得找個時間去給他們收了,讓他們天天得瑟!

想到這張謙露出了笑容,一臉感激地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謝謝你爲我開啓了新世界的大門!”

“?”金志燦一臉懵逼,另外兩個魔聽不懂中文,看到張謙臉上的兇狠變成了感激之後都愣了。

怎麼了這是?金志燦跟他說了什麼?

金志燦是最懵逼的一個,這什麼情況?我說什麼了讓你這麼大反應?

系統哈哈大笑:“你以爲他們真的是不對自己國人下手?我看他們是怕在他們那個眼屎大的國土上掀起風浪然後他們國家的法師會出來對付他們。”

“不管怎麼樣,他的話是點醒我了。”張謙說:“我打算近期就去那幾個國家走一圈!”

“我表示支持,但是現在先解決這幾個,每個幾千點能量點也不少了。”系統笑了。

張謙也笑了,握緊青龍刀大聲說:“爲了表達我的感激之情,請允許我送你們一件東西。”

金志燦一愣:“什麼東西?”

剛問完就看到張謙露出一個陰森恐怖的笑容:“死。”

青龍刀光芒大盛,張謙雙腿一蹬身體如同離弦之箭一樣衝向了距離他最近的李崽緒,李崽緒只覺得自己眼前一花一道勁風就吹了過來,然後他就覺得脖子一麻,隨後自己的腦袋就不受控制的開始慢慢往下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