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已經跑了,吃了我一劍,然後突破窗戶跑了!」梁宏信汗顏道。

四周有一大群中華閣的弟子,聽著梁宏信的話俱是低下了頭,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

「跑了?」劉遠達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憤怒了起來,指著一圈中華閣的弟子大罵道:「跑了這種話你們也能說得出來?一個小小的倭人,半夜來到我中華閣下榻的地方,要刺殺我中華閣的客人,我們中華閣全體出動,居然還讓人家跑了,你們不覺得丟人嗎?」

「師父,我們……」梁宏信趕忙道。

「閉嘴!」劉遠達怒不可揭:「你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連林逸一個手下你們都對付不了,還怎麼對付林逸?一個個讓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廢物,全都是廢物!」

劉遠達一甩袖子轉身離開了,留下眾位面面相覷的弟子。

梁宏信的眉頭也是緊鎖,冷哼道:「關鍵時刻都怕死,一個都不敢上,美姬子跑了是我一個人的錯嗎?」

梁宏信也一甩袖子離開了,留下了眾位弟子。

倒是一旁的沐家姐妹看到了這裡的所有情況,沐婧瑤不屑的輕哼了一聲,低聲道:「我本以為中華閣這群人有多麼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姐姐,現在的中華閣早已經不是以前的中華閣了,以前的中華閣人才濟濟,隨便出來一個都是揚名江湖的厲害角色,可是現在的中華閣除了幾位長老和閣主,剩下的都是一群雞鳴狗盜之徒,上不得檯面!」沐婧琪不屑道。

沐婧瑤則是擺了擺手:「好了,別說這些了,不管怎麼說我們還要藉助中華閣的力量消滅林逸呢,我們也不是中華閣的人,中華閣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管了!」

「是,姐姐,我知道了!」沐婧琪輕輕的點了點頭道。

…… 相比於林小美的羞中帶嗔,葉靈就直接多了。

「我不會和總裁有私人關係的,謝謝。」

女同事往她身上瞟一眼,同為女人,她怎麼會不知道這身材的程度。

何況之前還有些傳聞,說她曾經怎樣√引總裁的,所謂無風不起浪,何況天時地利都齊了,她可不相信有哪個女秘書不肖想總裁的,就如每個灰姑娘都有遇到王子的幻想,她們怎麼會例外?

女同事又瞥了一眼林小美,身邊這兩人一個甜美一個知性,一個灰姑娘一個女秘書,先天條件都不缺,現在機會又送上門來,怎麼能讓她「心平氣和」!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女同事越想越不是滋味,說話更不客氣了:「誰知道呢,畢竟有的事,暗地裡多了去,你說是吧?小美。」

林小美是帶她出來的,怎麼也該向著她說話。

「em……亦可姐……」林小美一副為難的樣子,彷彿葉靈真做了不知該如何為她掩飾一樣。

葉靈清清一笑:「問心無愧。」

原主的確有過這個念頭,但是她也清楚知道,工作比幻想重要,在極有可能會因此把工作丟了的情況下,她是不會冒這種險的。

生活已經逼得她放棄了那些不切實際的念頭,雖然一開始她的確有釋放過某些類似的信號,但得不到回應的她早就放棄了。

葉靈的肯定,讓女同事呵呵了過去。

而一旁的林小美,在兩位同伴間瞄來瞄去,彷彿不知道該相信誰。

她選擇相信誰不重要,葉靈只知道自己要趕回去給媽媽做飯了。

「你選好了吧?我要回去了。」

林小美連忙點頭。

葉靈就帶著她去付了錢,拿了單據回去報銷。

她們出了門口就分開。

女同事說:「你得了這麼大的好處沒我的份,怎麼也得請我吃頓好吃的安慰我!」

林小美連忙好好好的應著。

「亦可姐,你要趕著回去,那……」

就不用我請了吧?

葉靈應該沒看錯她的意思吧?

她點點頭,表示自己馬上就走。

她覺得回家陪母親吃飯是件更愉快的事,現在的她與母親相處得越來越融洽,這種家裡一直有個人等你的牽挂,其實感覺也不錯。

三人分了兩路,葉靈坐了公車回家。

車上仍然滿了人,雖然已經快吃飯時間,但仍有許多人奔波在路上。

一眼望去,都是疲倦。

或許每個人,都背負著自己的使命在前行吧,就如她,外表如此光鮮美麗,可是一旦失去工作,是個連飯都吃不起的人,負債負得不敢停下腳步偷個懶的人,這車上應該不止她一個。

葉靈看著前方,心裡計劃著未來的路。

好好活下去,是她目前的使命。

一一一

除了林小美的焦慮,一切如常。

林小美N次的來問她,這個怎麼辦那個怎麼辦?

葉靈實在不耐煩,就說了一句:「你不如去問總裁吧。」

「要問他嗎?不太好吧。」

你的陳述句真的表示不太好嗎?你猶豫了就那麼一下下然後就去敲門,真的有不太好的想法嗎?

絕版校草,請小心! 但是總歸不用煩她,挺好的。

葉靈側身看著辦公室的門,有些好奇裡面會有多久的討論?

「啊~」

足以讓她聽到的驚呼聲。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有點好奇。

但她不能進去。

葉靈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說服自己開始工作,畢竟下班前一定要把工作做完,然後還要回家一趟,然後……

想著挺忙的,葉靈心無旁鶩的做起事來。

林小美出來的時候臉頰緋紅,葉靈下意識的看了看時間,三十分鐘二十八秒。

收到葉靈的目光,林小美更是羞澀的說不出話來,看葉靈的眼神都帶著嬌羞。

葉靈受不了的揚了一下唇,然後低頭工作。

林小美一臉的回味,站了好一會,可能是沒人分享內心的澎湃,竟然走了出去。

葉靈瞥了一眼,羨慕不用工作還拿工資的。

不過還是工作了拿工資比較踏實。

葉靈也不理她,自顧自的完成了工作。

當遇到需要指示的事情,葉靈自然的起身進去請示總裁,卻遭到了林小美緊張的注視。

葉靈以前自己有什麼不妥,可是沒有發現,於是問:「怎麼了?」

林小美期期艾艾的說:「你要去,找姜總嗎?」

「嗯,這個需要問清楚。」葉靈揚揚手中的文件。

「要不,我去吧?」反正她坐著也沒什麼事。

葉靈瞄瞄人,有點動心,畢竟她也不是那麼想見裡面的人。

可是自己的工作還是自己做吧。

她搖搖頭,隨即看見林小美眼裡大大的失望,甚至還有一些異樣的情緒。

葉靈也不能全顧及她。

畢竟,換成無所事事的那個是她,她覺得自己丟工作的危險會雙倍增加,但是林小美不會。

所以,還是自己累著吧。

在林小美的目送下,葉靈敲響了辦公室的門,裡面的聲音傳來,似乎有點……輕快。

葉靈推門進去,對上裡面的人的目光。

一秒冷冽,渾身都在告訴她:怎麼是你?

葉靈愕了愕,她盡自己的本分也錯了嗎?

「有事?」想到剛才小美找他的事,如果面前的人也以同樣的理由找他……姜睿宇的眼神又冷了兩分。

葉靈感覺氣溫在不斷下降,下意識看了看空調的位置,燈是綠色的,表明在正常使用中。

可能是她的感知出了問題。

葉靈忍著,表面如常的請示著工作。

姜睿宇狐疑地看看她,然後回答了她的問題。

「謝謝姜總。」

葉靈轉身離開。

姜睿宇疑惑地看看她,似乎真的是來問問題的。

關門聲響起,他收回心思。

葉靈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發現林小美正等在門口,一副隨時會衝進去的模樣。

「你要找姜總?」葉靈讓出位置,不妨礙她進去。

林小美下意識地搖搖頭。

葉靈表示你不進去站在門口是什麼意思?

「我……」林小美又一副委屈的模樣,像是被欺負了。

邪皇的小小少爺 葉靈連退兩步:「你可以別這副表情嗎?我沒對你做什麼傷害的事情。」

總是這樣,要是讓人看見了,很容易誤會的好嗎?她們正常的交流不好嗎?有什麼事就說好嗎? ……

美姬子拖著受傷的胳膊回到了酒店,忍不住黛眉輕蹙,疼痛難忍。

誠然,忍者們受過疼痛的訓練,可是不管再怎麼說都是肉長的,能不疼么?

再者,跟隨林逸這麼長時間,美姬子根本就沒有受過什麼傷,現在突然來了這麼一下,也是有些不太適應。

打開房門,看到林逸不在,靜悄悄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間裡面,從床單上面扯下來了一塊布,趕忙包紮起來了胳膊,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在了一旁的床上,心中也是懊悔不已,本以為這一次會幫主人除掉沐家姐妹,卻沒想到自己是羊入狼群,那裡居然是中華閣下榻的地方,要不是拚死離開,恐怕自己已經落在了中華閣的手中,讓主人處處被動。

美姬子躺在了床上,仍舊有些齜牙,更多的是痛恨自己沒用。

第二天一大早林逸就起來了,只是一起來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林逸這種從戰場上面出來的人,對於血腥味道特別的敏感,而林逸也能聞到這是人的血,因為他太熟悉不過了。

林逸的第一反應就是美姬子出事了,趕忙推門進入了美姬子的房間,見到美姬子安然無恙的躺在床上,這才鬆了一口氣,可是仔細一看,林逸就看到了床單上面沾染著的鮮血,再一看美姬子,雖然閉著眼睛,睫毛卻是跳動不已,林逸有些無奈,這小妮子會不會裝睡啊,當下輕哼一聲道:「睡不著就不要裝睡了!」

美姬子這才睜開了眼睛,抿著粉嫩的小嘴唇,怯生生的望著林逸:「主人。」

「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林逸沒好氣道。

「我……我哪裡也沒去……」美姬子趕忙道。

「事到如今還要騙我嗎?」林逸的語氣有些冷。

美姬子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立刻如實道:「我……我去幫主人除掉沐家姐妹,卻不曾想……」

林逸早就能想到了,昨天就感覺到美姬子有些不對勁。

當下掀開了被子,望著美姬子的胳膊,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是皮外傷而已,不礙事,只是心中仍舊有些生氣:「我不是說過不讓你去了么,你怎麼這麼不聽話?」

「主人,我……我只是想要幫幫你……」美姬子感覺到林逸生氣了,一時之間也是緊張了起來:「只是沒想到那裡是中華閣下榻的地方,一不小心吃了虧……」

林逸愣了一下:「中華閣下榻的地方?」

「沒錯,」美姬子趕忙道:「我看到了梁宏信,還有很多中華閣的弟子。」

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沐家姐妹居然下榻在了中華閣下榻的地方,也就是說沐家姐妹現在和中華閣聯合在了一起,是嗎?」

「這……這我不知道,」美姬子琢磨了一下:「不過八九不離十!」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好了,我知道了,以後可萬萬不要這樣做了,知道嗎?」

「是,主人,我知道了!」美姬子立刻應了一聲。

林逸則是鐵拳緊握:「好個沐家姐妹,居然和中華閣勾結在一起,看起來他們是鐵定了心要對付我了,我要殺光中華閣所有人,也要殺了那沐家姐妹,為你報仇!」

美姬子沒有說話,心中卻是暖暖的。

倒是林逸,拆開了美姬子的包紮,美姬子包紮的手法實在是有些粗糙,她那如玉般粉嫩的玉臂,上面憑空多了一道傷疤,讓人很不舒服,立刻撤下床單來,輕輕的幫美姬子包紮好:「這些天你就不要動手了,免得扯動了傷口,萬一留下了傷疤,那可就不好了!」

「是!」美姬子應了一聲,輕輕的點了點頭。

林逸有些不好受,美姬子為了他受傷了,不管美姬子是不是違背了他的意思,都讓他有些不高興,再加上最近的情況不是太好,心情也有些煩悶。

中午的時候,劉帥帥來了,沒有帶姜莎莎。

「你老婆呢?」林逸有些好奇道,自從結婚了之後,劉帥帥就一直和姜莎莎在一起,基本上沒有分開過,今天沒帶姜莎莎出來,林逸也是有些好奇。

「不知道,可能中華閣這些天有事情吧!」劉帥帥無奈的擺了擺手,不過隨即冷哼道:「中華閣的這群人也是可惡,都變成了這個樣子還想著對付你,我真想把他們千刀萬剮了!」

林逸擺了擺手:「不著急,有的是機會對付他們,對了,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聽到林逸問這個,劉帥帥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壞笑:「哥,你放心吧,我已經打聽清楚了,幾天後就是龍老爺子大壽之日,到時候中華閣那群人肯定要去拜壽,到時候用一些手段,控制了袁雪嫻,嘿嘿……」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只是心中有些納悶,龍老爺子這老狐狸早不大壽晚不大壽,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面大壽,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但是仔細一想,龍老爺子位高權重,執掌暢春園,肯定不會和中華閣這群人糾集在一起來對付他林逸,當下也是放下了疑慮,不過林逸的胸腔當中此時正憋著一股氣等著爆發,就拿袁雪嫻開刀吧。

要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奇怪,袁雪嫻想要對林逸下手,而林逸想的則是對袁雪嫻下手,這倆人可謂是冤家。

而就在這個時候,沐家姐妹來找袁雪嫻了,在袁雪嫻的房中,沐家姐妹正襟危坐,等待著袁雪嫻。

袁雪嫻收拾完畢了之後這才坐在了沐家姐妹的面前,笑著道:「一大早兩位師妹就來到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袁師姐,昨天晚上林逸的手下美姬子來這裡刺殺我們姐妹二人的事情你知道了嗎?」沐婧瑤皺眉道。

「刺殺你們?」袁雪嫻愣了一下:「我不知道,有這事嗎?」

袁雪嫻的房間和沐家姐妹的房間相對來說比較遠,沒有聽到動靜也能理解。

沐婧瑤則是道:「確實發生了這件事情,美姬子受了傷,破窗而走。」

袁雪嫻立刻站起身來:「這可不好了,那林逸向來就是睚眥必報之人,現在他的手下受了傷,那勢必會生氣,到時候報復我中華閣!」

沐婧瑤趕忙道:「沒錯,我也是擔心這個,再者,林逸知道了我們姐妹在這裡,我們姐妹二人也不太安全,畢竟這裡不是我們的地盤!」

聽著沐婧瑤的話,袁雪嫻輕輕的點了點頭,直接問道:「二位師妹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嗎? 他出自地府 如果有事情儘管說好了,不用這樣遮遮掩掩的。」

沐婧瑤點頭道:「袁師姐,我覺得我們要馬上動手,剷除了林逸,不然林逸一直在我們身邊始終是個禍害,說不定哪天就會殺了我們,我總覺得不太安心,所以還是殺了林逸的好!」

袁雪嫻琢磨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二位師妹說的一點也不錯,是該提前動手了!」

「那什麼時候動手?」沐婧瑤趕忙問道。

「幾天後就是龍老爺子大壽之日,我想那林逸到時候也一定會過去,正好接著這個機會剷除了林逸!」袁雪嫻琢磨了一下道。

「龍老爺子大壽之日?」沐婧瑤愣了一下,表情當中儘是疑惑:「我記得這老狐狸從來沒有過過大壽,這一次怎麼想起來過大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