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的敵人是朋友,這一點在他這裡說不通。

他們三人的關係,更像三國鼎立。

陸青鋒是最強的一國,他跟葉問天是弱的兩國。

「敢偷襲我,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半知先生一邊噴血,一邊大吼。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是我知道,你很快就會變成一個死人。」

葉雄說完,再次暴風出手,一手抓出,黑色擒龍大爪出現,抓向半知。

半知被他偷襲成功,這種程度的攻擊,他根本防不了。

就在葉雄快要得手的時候,突然兩道攻擊,一前一後攻來,氣勢十分凌厲。

「合體初期,合體中期。」

幾乎一瞬間,葉雄就感覺出兩名攻擊自己的修士的境界。

區區兩名修士,我還怕你不成?

葉雄瞬間變身不破金身,同時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金色元氣,根本不理會這兩人的攻擊。

砰砰!

他的身體居然生生擋住兩人全力了一擊。

但是,他也成功將半知抓住,握在手中,死死卡住他的喉嚨。

借著被攻擊的力道,他退飛出去,懸浮在半空之中,目光炯炯地盯著面前出現的兩名合體修士。

其中一外,正是他先前看過,一起過來找半知的合體初期修士,另一名,是名年紀五十多歲左右,身穿黃袍的老者,氣勢不凡。

「居然能硬扛我們兩人一擊,不簡單啊!」黃袍老者首先說話,盯著葉雄道:「你是什麼人,抓半知先生有何事?」

「你又是什麼人?」葉雄沙著啞子反問。

「老夫段天德,乃藍星星主,半知先生是我的朋友,道友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如何?」段天德道。

「原來是段星主,難怪實力如此了得。」葉雄看了旁邊跟自己來找半知的合體修士,問:「你又是何人?」

「本公子姓魯,單名一個風字,此次來找半知先生有事要問,你殺了他,等於壞我的事情,我豈能就手旁觀。」魯風冷冷道。

葉雄看了眼手中的半知先生,再看了眼虎視眈眈的魯風跟段天德,只見他們的目光不斷地交接著,當下便瞭然於胸。

「都是天神帝國的走狗,騙得了別人,還騙得了我嗎?」

從幾個人的眼神,他已經猜測出來,自己跳進一個坑。

顯然,他們三個人是一夥的。。

半知先生故意造成自己什麼都知道的模樣,騙取別人過來詢問消息,他們的目的就是尋找反帝勢力。

他們的背景是天神帝國,知道的消息自然很多,越來越多的人上當,自然有反帝勢力的強者上當。 「如果騙不了你,那你怎麼跳進這個坑裡?」段天德冷笑,然後又道:「你表面上裝得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其實你已經受了內傷,別以為我們不知道。」

「把陳百泉放了,老實交待自己的身份,我們或許可以放過你一馬。」魯風說道。

聽到他們這樣說,葉雄嘆了口氣。

他已經很小心了,還很低調,一次次想不惹事。

沒想到,還是跳坑了。

看來在神界,一直逃避,也不是辦法。

「你們覺得我受傷了嗎?」葉雄咧嘴一笑。

「剛才你偷襲我那一招消耗不少吧,不然我怎麼可能防不住。現在你又被他們兩個擊中,現在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還是乖乖放了我吧,不然的話,你沒有好下場的。」縱使被葉雄擒住,半知先生陳百泉一點都不慌。

「你很淡定,就不怕我殺了你嗎?」葉雄冷聲道。

「我是天神帝國的人,皇職修士,你殺了我,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都會有人追殺你,我奉勸你一句,最好考慮清楚。」陳百泉傲然說道。

「皇職修士,不好意思,我以前就殺過幾個,多你們三個,不多。」

葉雄咧嘴一笑,下一刻,用力一扯。

陳百泉脖子生生被扯斷,屍首分離。

陳百泉雙眼睜著,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死了,死不瞑目。

段天德跟魯風也驚呆了,兩人都沒有想到,葉雄居然如此兇殘,在知道陳百泉的身份之後,還敢下殺手。

「敢向皇職修士下手,你會付出代價的。」

段天德一聲大吼,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氣勢,鋪天蓋地朝葉雄攻來。

另一邊,魯風也同時出手,兩人把葉雄夾在中間。

「不知死活。」

葉雄冷哼一聲,身體同時湧起魔佛元氣,帶著強盛之極的威勢,朝魯風殺去。

此刻他已經暴露了,這裡有很多修士在圍觀,肯定已經傳出去了。

這附近不知道有沒有天神帝國的太空堡壘,如果有就麻煩了。

太空堡壘有合體後期以上境界的修士坐震,他根本沒有多大的勝算。

所以,要速戰速決。

「佛魔元氣,你是葉雄。」魯風大驚失色,驚叫起來。

「沒想到我才來神界,你們就知道我的名字,看來陸青鋒,挺惦記著我啊!」

葉雄冷笑一聲,佛魔有晴全力一擊。

魯風區區一個普通合體初期,怎麼可能承受住他的一掌,頓時在一片慘叫聲之中,化為敗草,如同流星墜落地上,撞出一個大坑,生死未明。

哪怕不死,也要變成廢人。

段天德臉色變了又變,攻擊到一半的神通,生生停了下來。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

三年前,天神帝國頒布了一個新的通輯令。

一等通輯令:

目標人物:葉雄。

境界:合體初境,擁有越兩階破敵的實力。

這個目標人物的獎勵物品比起葉問天還要多。

當時,很多人都有些不相信,心想一名剛飛升的修士,能強大的哪去。

他現在才知道,這個人物比想像之中,還要恐怖。

魯風,陳百歲都擋不住一擊。

還是人嗎?

「發現一級通輯人物葉雄,坐標,藍星,請求支援。」

段天德突然伸出右手,對著手掌中的傳音器喊道。

「收到,馬上前往支援。」手掌中傳來回答。

「你覺得自己能撐到支援過來嗎,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葉雄冷哼一聲,身體突然化成一道青龍,朝段天德疾射過去。

段天德身影一晃,連忙朝下面逃去,瞬間遁進藍星不見蹤影。

「段天德,你是藍星星主,明知道遁進去只會連累無辜居民,還要這麼做,為了逃命你真是不擇手段啊!」葉雄目光之中,全都是鄙視。

如果段天德朝宇宙逃去,肯定只有死路一樣,畢竟他的速度跟實力,跟自己差遠了。

但是他遁進藍星,葉雄就算能找到他,也會連累無數無辜生命。

「今天,我必取你狗命。」

葉雄雙目閃爍,法眼開啟,鎖定段天德,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氣勢,凝聚元氣於手中,準備一招擊殺。

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到段天德的躲藏之處的時候,手中的大招愣是發不出去。

段天德此刻正躲在一坐城的地下室,他這一擊如果轟出去,以他此時合體的實力,整座城都得毀掉。

那時候,將會有無數生命被他牽連。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

「今天就饒過你一命,他日我若再見到你,我必取你狗命。」

葉雄將手中的大招,轟地擊在蒼穹之上。

瞬時,整個天空差點要塌下來,可見這一擊的威力。

周圍一些圍觀者,個個臉色大變。

他們都暗暗慶幸這一掌沒拍下來,不然整顆星球都有可能毀滅。

「唉,又要過上逃亡的生涯了!」

身份已經暴露出,葉雄自知此地不宜再留,當下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消失在天際。

再不走,支援來了,他的麻煩會更多。

葉雄根本沒有想到,藍星之下,某座城市的角落之中,一名灰袍僧人,手掌懸浮著一個佛門法印,峙機出手。

見他放棄攻擊,灰袍僧人臉上露出意外之色,帶著欣慰的眼神,輕輕點頭,念誦一聲佛號。

不到半個小時,藍星上空,空無一人的空間,突然出現一個黑洞。

黑洞中踏出幾名合體境界男子,最弱的是合體中期,為首的居然是合體後期。

「段天德,給我出來。」合體後期的男子大喝。

段天德馬上從下面的城中出現,落到半空之中,恭敬地說道:「楊堡主,你總算來了。」

面前的人,是最近星域太空堡壘的堡主楊天正,合體後期,在天神帝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人呢?」楊天正怒問。

「逃了。」段天德回道。

「他逃還是你逃啊?」楊天正白了他一眼,鄙視道:「廢物一個,不戰而逃,天神帝國的臉都給你丟盡了。來人,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將葉雄給我找到,在附近星域布置關卡,絕對不能讓他逃出去。」。

「是,堡主。」

周圍幾名合體修士,紛紛附和,兵分幾路,全力搜查。 天神帝國,聖母殿。

知道聖母殿的修士數量非常少。

知道聖母殿聖母身份的,更是屈指可數。

哪怕堂堂的現任神帝陸青鋒,也只知道聖母殿存在,不知道聖母殿的準確位置。

此時,聖母殿後花園中,百花齊放,爭姿鬥豔。

無數不應該在同一個季節出現的花種都在後院出現,讓人分辨不清這後花園是真的還是幻境。

趙麗貞已經無數次,踏入這個後花園,但還是分辨不出這裡是真實的還是幻境。

她很清楚,師尊的幻術,是她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

「弟子趙麗貞,見過師尊。」

趙麗貞大步如風,走進後花園,向那名站在桃花樹下的身影行禮。

師尊鍾愛桃花,這是所有弟子都知道的事情,她的桃花幻境也是她最厲害的神通之一。

「你來了。」

伊莎轉身,目光落到自己這個七弟子身上。

伊莎有十個女弟子,這十個女弟子都是能獨當一面的人物。

作為聖母,伊莎收徒標準非常高,幾萬年她才收這麼十位女徒弟,可見她用人之嚴格。

「不知道師尊叫弟子過來,有何任務要辦?」趙麗貞問。

「讓你去殺一個。」

伊莎雙手在面前虛划,一道青年人影出現在水鏡上。

還有他的資料,都在水鏡上出現。

「葉雄,合體初期……」

看到這裡,趙麗貞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看不起他?」伊莎問。

「師尊叫弟子辦,自有師尊的道理。」趙麗貞依然恭敬地說道。

伊莎赤著腳,拖著長長的白色裙子,遠遠看著,就像有一條長長的尾巴一樣。

「我知道一百年前你對我將殺葉問天的任務給八妹心理很不滿,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將任務下達給你嗎?」

「弟子不知。」

「那是因為,我在等一個人。」

趙麗貞眼睛一亮,目光不由得再次落到水鏡上,那個年輕而且看起來蠻帥氣的男人身上。

「師尊,你說的不是他吧?」

「沒錯,就是他。」伊莎點了點頭。

「他是哪位神將轉世者?」

「他不是神將轉世者?」

「那他怎麼能跟葉問天相比?」趙麗貞疑惑不解。

「在下界,葉問天跟他打過幾次,都輸了,最後連肉身都被他毀了。」

聽到這裡,趙麗貞的目光頓時就火熱起來。

葉問天是誰,所有弟子都知道。

葉問天飛升神界的時候,所有弟子都希望得到追殺他的任務,結果,最後落到八妹身上。

結果,八妹追殺了他一百年,不但沒殺到葉問天,連他的影子都沒見到。

這個傢伙會是比葉問天,更厲害的人物?

「弟子一定不會辜負師尊期望,把他殺了。」趙麗貞保證。

「出發之前,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情。」

「師尊,你說。」

「在下界飛升台,為師有一名弟子為了他出賣了我,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在你身上出現。」

「師尊,你很清楚弟子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被男人左右情緒的。」趙麗貞堅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