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枉死陰靈羣,六天殘留,完成超度,五點功德獎勵發放。

連續兩個聲音,讓陳浩有些懵。

我擦,這就完成任務了?

不能吧,這只是抓住,根本殺不了呢,怎麼就完成任務了?而且另外一個和服小女孩的,自己都沒激發任務,居然也給了獎勵。

這其中,有什麼自己不瞭解的規則嗎?

他這邊想不明白,在死城中的一處被禁制護衛下雨不絕的廣場中,突然每一個陰珠都散發出靈光。

其中一個光芒一轉,化爲一個白髮老者身影,它先是一愣,然後驚喜:“我自由了,哈哈,我也練成了……咦!”

似乎感知到什麼,驚喜還在臉上,它的眼睛就瞪圓了,眼睜睜的看着一顆顆陰珠化作一道虛影,飛舞而起,在虛空化作靈光散去。

“我的身外靈身,我的身外靈身,我不是練成了嗎?你們別走,別走啊……”

它驚怒的想要抓住那些陰珠幻化的虛影,卻碰一個散一個,然後它恐慌的發現,別的陰珠都在化作靈光散去,而自己,則在一點點消失。 漩渦出口之外,戴雲幾個人正在懵逼的看陳浩呢,突然感覺到了什麼,轉身看去,然後就發現,整個死城,有一半的區域,都有點點靈光升起。

都是修行界的老司機了,一眼就能看出那光芒是什麼。

那是被超度的亡靈度化的過程。

可是,誰這麼厲害,一瞬間,超度了半城亡魂!

戴雲等人懵逼了。

陳浩則看向那些升起又散去的靈光,心中和系統聯繫。

“系統大佬,超度任務,爲什麼完成了?”

……

詭異的,曾經詢問還會出現的系統聲音,這一次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任由陳浩多角度,各種詢問,都沒有任何迴應。

見此,陳浩若有所思。

系統一般不會輕易轉變,如果是轉變了,那肯定是遇到事兒了。

讓系統大佬都沒空搭理自己的事兒!那肯定是不可想象的,暫時,還是別打攪它了。

回過神,陳浩也看向那飛散的度化靈光,暗暗驚歎。

系統大佬出手,總是驚世駭俗。

“主上!”

這時候,一道聲音驚醒了衆人。

陳浩看去,一臉錯愕。

是秋名開口,她半跪在陳浩面前,表情凝重,眼神認真。

霸道總裁小萌妻 “你這是?”陳浩有些無語。

好端端的,這是整啥呢?難不成這小妞覺得自己利用她完了,想要卸磨殺驢?

雖然說有些不待見國外的修行人才崛起,不過這樣無端殺戮也不是我們華夏的風格啊!

秋名認真道:“奉道友爲主,侍奉左右,這是我們忍法的宿命。”

陳浩一愣:“忍法宿命?”

秋名道:“倭國忍法,修行有成,必定侍奉一位主上,爲主上分憂,我出師在即,還未認主,道友修爲,能力,爲我認可,可爲主上。”

跑男之純情巨星 陳浩無語。

倭國忍法,還有這麼一種說法嗎?

而且,我可不是倭國人,你這樣認我爲主,真的沒問題?

目光打量秋名好一會兒,陳浩才道:“你這個決定,真的考慮好了嗎?”

秋名目光堅定的道:“今有四位道友見證,大陰陽師暗月門下上位忍法秋名,認陳浩爲主,如有違反,心魔反噬,永不超生。”

看秋名居然都發誓了,陳浩驚奇的看着她,在秋名堅定的表情中,終於點點頭道:“好,我答應了。”

秋名大喜,然後繼續盯着陳浩,沒起身。

陳浩笑道:“好了,我都答應了,你起來吧。”

秋名咧嘴一笑:“主上有所不知,忍法認主,主上應該給予賞賜,給予的賞賜越重,就表示主上對我越認可,越器重。”

陳浩:“……”

臥槽,你特麼認我爲主,是爲了好處吧!

看戴雲幾人都在看自己,陳浩無奈。

人家都把以後交給自己了,自己拿點東西獎勵,沒毛病吧!

想了想,陳浩拿出了一把檀香道:“我也沒什麼特別適合你的東西,你需要檀香,我就用這個當禮物了,希望你別嫌棄。”

秋名大喜,連忙接過,然後低頭道:“多謝主上賞賜。”

戴雲幾個看到檀香,都是瞪大眼睛。

臥槽,這特麼還不是特別禮物。

這玩意,我們都迫切的需要啊。

尤其是戴雲,目光幽幽的看着陳浩。

記得之前他問過,陳浩可是說了,檀香什麼的,好珍貴的,他也沒有的。

這特麼一送就是一把,就是你說的沒有嗎?你是想多少纔算有?

陳浩無視戴雲幾個人的炙熱眼神,把秋名扶起來,然後放出了靈車。

車上,無臉司機驚魂未定。

剛纔要是陳浩晚一會兒,它都感覺自己要徹底被泯滅。

這會兒被陳浩放出來,它就看向陳浩,哪怕沒有臉,也能讓人感受到它的幽怨。

陳浩笑呵呵的,也拿出了一把靈香,點燃後放在車頭。

無臉司機毫不客氣的吸收。

戴雲幾個再次受到了暴擊。

靈香這東西,說起來不是什麼特別高級的東西,卻是修行或者一些事情不可或缺的資源,而且在修行界,能夠煉製靈香的特別少,屬於稀少資源。

道門或者有關部門,在有需要的時候,都是論根來用的。

陳浩這裏好嘛,送禮,一把檀香,開車的司機,一把靈香。

呵呵,你知道敗家兩個字怎麼寫嗎?

戴雲幾個人,心中嫉妒的腹誹。

不過這時候,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危機,幾個人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之後,一行人再次上車,往死城外開去。

這一次,一路上,除了一些潛伏在房屋內的陰靈,那些陰珠,精魄,一個也不見了,整個死城之中,安全了不知道多少。

梅琳傳奇 一路也沒有不開眼的陰靈出來攔路,讓靈車無驚無險的開出了死城。

看到了漫天的星光和四野的燈火。

戴雲這時候纔看向陳浩道:“道友,很感謝你一路上的護送,若非你,我們怕是難得離開墟界,救命之恩,感激不盡,日後有機會,一定報答。”

“如果陳道友有興趣,也可以來貴州找我玩,小女子一定隆重接待。”火辣美女也笑眯眯的開口了,眼睛看着陳浩都在冒光。

第二次接觸,雖然話沒多說,但是看到了不少,這個陳浩,比部門資料中顯示的還要神奇,絕對值得結交,如果可以,她完全可以付出全部。

另外兩個修士也都表態,表示了感謝。

陳浩笑道:“都是華夏同道,理當共助,沒什麼的,幾位道友,無需放在心上。”

戴雲沒有多扯,道:“道友,墟界的情況你也瞭解了,不知道你可遇到大聖?”

聽到這個名字,三個修士都看向陳浩,有些好奇。

陳浩想了想,道:“遇到了,不過它有自己的打算,我也沒轍。”

戴雲看着陳浩片刻,道:“也好,大聖潛力無窮,它既然敢闖進去,肯定也是有把握的,我們也就不多管了,道友現在出來,不知道有什麼安排?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國?”

陳浩笑道:“那就麻煩道友了。”

戴雲道:“那道友先等待,我稍後派人聯絡你。”

說完,戴雲就和火辣美女三人下車,快速離去。

顯然,現在安全了,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

等四人走遠,陳浩看向秋名道:“你呢?是跟我一起,還是回去?”

秋名果斷的道:“主上去那裏,我就去那裏。” 上午,十點半,一架軍用飛機從天而降,落在黑河機場。

不多時,在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引領下,陳浩抱着黑貓,帶着煥然一新的秋名從機場貴賓通道走出。

“陳道長,真的不用我們安排接待嗎?您難得來黑河,可以多住兩日,欣賞一下黑河的風光。”西裝男微笑詢問。

陳浩笑道:“不用麻煩了,我另外有事,還要回去。”

看陳浩拒絕,西裝男只好點頭道:“那陳道長慢走,如果有事,可以聯繫我,這是我的名片,只要還在北方這邊,保證道長暢行無憂。”

陳浩咧嘴一笑:“我就回家而已,又不違法犯罪,還能不讓走咋滴?”

“看我這嘴,是我說錯,那,我就不送道長了。”西裝男說着微微欠身,就轉身離去。

看他走遠,一直不說話的秋名開口道:“主上,要不要宰了他。”

陳浩哭笑不得:“他幹啥了,你就要殺他。”

秋名道:“這人一路上都在套話,還想拉攏,眼看主上不搭理就直接態度冷淡,這是對主上的蔑視,身爲屬下,這是我的屈辱,我無法容忍。”

陳浩心中感慨,這小鬼子別的不說,武士道這個傳統,真的很讓人佩服。

“好了,這是華夏,法治社會,以後不是我主動要求,不準再說什麼殺殺殺的,多野蠻。”陳浩斥責了一句,然後道:“這人什麼想法,態度,與我們沒關係,說實話這樣一個路人一樣的存在,我根本不在意,而且以後這樣的人會有很多,在沒有更進一步招惹我們的時候,你就當他們不存在。”

秋名彎腰:“屬下受教了。”

陳浩笑笑:“也沒什麼,我們走吧。”

離開機場,陳浩兩人先是去吃了一頓,然後在無人處放出靈車,就這樣向着南方,悠然而去。

在死城忙活了一頓,身心疲憊,陳浩需要放緩一下精神,也沒有刻意去尋找陰魂啥的,就這麼坐在後座,閉目養神,輕撫黑貓。

正微微晃動,悠然平靜的時候,突然靈車緊急停下。

嬌妃傾城 陳浩一頓,睜開眼睛。正要詢問怎麼了,突然發現前面的車亂作一團。

仔細看去,陳浩倒吸冷氣。

在道路前面,正是紅綠燈的路口,這會兒停了幾輛車。一輛叉車翁嗡嗡的開過來,直接衝向停車,長長的鐵插狠狠的插入了車內,然後擡了起來,衝向一邊。

這個情況出現,其他車都傻眼了,看到叉車把廢掉的車丟棄,又轉過頭來,其他車主們急忙掉頭跑,有的害怕,直接撞破圍欄,甚至逆行的都有。

陳浩看着叉車,眉頭緊促。

叉車上是一個人,但是這個人身上卻帶着暴虐的氣息,似乎已經瘋狂了一樣。

眼看一輛掉頭不及時的小車就要被叉車從車門插進去,這搞不好裏面的人就死定了。

陳浩毫不猶豫的凝聚一團法光,彈射了出去,擊中了車上的人,一瞬間的迷糊讓叉車司機轉了一下方向和小車避開。

之後,險死還生的小車司機急忙倒退,啥也不管的見到路就衝過去。

頃刻間,路口就只剩下陳浩這邊的靈車。

叉車司機看到靈車,卻是眼睛更紅,直接衝了過來,速度都加快了很多。

陳浩皺眉。

這個叉車司機明顯失去理智了,心中無所顧忌,只想毀滅。

這樣的人,莫不是精神有問題吧,居然這樣對無辜路人行兇?

正打算把他弄暈,不過法決捏起的時候,警鳴聲傳來。

動作一頓,陳浩讓無臉司機退後,避開叉車的攻擊。

看追不上靈車,叉車直接破開防護欄,又去攔截隔壁道路上的車輛,插頭直接把一輛小貨車逼停。

這時候警車也趕到,快速下來幾個警察過去阻止,可是叉車司機明顯無視了。

退到了不遠處的路邊,陳浩沒有插手,就這麼看着警察圍堵,最後無奈開槍,擊斃了叉車司機。

看到這個,陳浩這才讓無臉司機緩緩靠近,在路過的一瞬間,把司機的魂魄收走了。

之後靈車前行,然後陳浩發現,這叉車司機不是剛開始行兇,而是行兇了一路,各種破壞。

在陳浩感知中,這一片區域,最少有十來個新生陰魂。

這特麼……

陳浩眉頭皺起。

不管是什麼原因,累及無辜,那就已經是犯罪,是爲惡,是說什麼都說不通的罪行。

等靈車離遠了一些,陳浩這才一揮手,放出了一團魂光,緩緩化作一個虛影。

虛影正是叉車司機之魂。

新生的魂魄,總是有些迷茫。

不過在陳浩放出的瞬間,有一種牽引出現。

這是六道輪迴接引。

陳浩眉頭一挑,不動聲色的觀察。

這時候叉車司機魂魄似乎感知到了什麼,它的表情一瞬間變的猙獰,身上更是浮現濃郁的怨氣。

與此同時,輪迴接引直接消失不見。

陳浩嘆息一聲,伸手凝聚一道法光,纏繞了司機魂魄。

司機魂魄反應過來,瘋狂掙扎,然後用怨恨惡毒的眼神瞪視陳浩。

陳浩面色平靜道:“說,爲什麼要在道路上行兇。”

司機魂魄只是看着陳浩,一言不發。

陳浩道:“我這是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不說,那就沒機會說了。”

隨着陳浩話落,黑貓喵嗚一聲,目光灼灼的看着司機魂魄,那眼神,讓司機魂魄感覺靈魂都在顫抖,頓時惡毒怨恨變成了驚恐畏懼。

“你想幹什麼,放開我,我要報警了啊。”司機魂魄開口了。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陳浩感覺好笑。

目光嘲諷的看着司機魂魄,陳浩道:“遇到危險知道要報警,你這麼有法律意識,爲什麼就要開叉車害死那麼多人?”

司機魂魄一愣,似乎纔想起什麼,眼神一下子變得憤怒瘋狂:“日子過不下去了,大家一起死了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