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也說過,現在的你,還沒資格來教導老夫怎樣做!”邪風淡淡道。

“冥頑不靈!”

邪滅生不怒,唯有那神色,更加的瘋狂,獰笑一聲,大喝:“邪神祭!”

一聽到這三個字,神祕人的神情,彷彿是他一下子得到了無數的天才地寶,甚至這無數的天才地寶,未必能夠讓他,現在有着小孩子一樣的興奮。

在邪滅生那三字落下時,神祕人身軀微動,磅礴的邪氣,暴涌而出,直接在他身前,化成了一方巨大的旋渦。

當這旋渦剛剛形成,邪滅生的身體,頓時詭異的bàozhà開來,然後,那bàozhà後的所有一切,都是衝進了旋渦當中。

只是一瞬,再也見不到有邪滅生這個人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神祕人張嘴用力的一吸,那由邪氣所形成的旋渦,便是閃電般的被他吸收進了身體當中。

僅是片刻,辰夜等人赫然感應到,神祕人的一身氣息,陡然開始暴漲

紫萱輕聲呢喃着:“皇玄六重,七重尊玄一重,二重,三重五重!”

直到這個時候,神祕人的暴漲氣息,才停止了下來。

只是短短時間中,就達到了尊玄五重境界!

辰夜他們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來,這世間中的武道之路,可以這麼輕鬆的增進嗎?

雖然他辰夜自己,還有紫萱,都是曾經在得到某種際遇後,修爲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可無一例外,他們的修爲精進,都是有着一番艱苦,甚至可以說,是用命換來的。

即便如此,他們的層次,與神祕人的層次也是相差的太多太多,通玄,力玄,乃至地玄,又怎能與皇玄境界相比呢?

毫不客氣的說上一句,皇玄高手每精進一個層次所需要的能量,都足以讓通玄境界可以精進好幾個層次了。

看那神祕人,不廢吹灰之力,就從達到了尊玄五重境界,這份手段,未免也太逆天了一些吧?那所謂的邪帝殿,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與衆人的震驚不同,邪風仍然是一臉的淡漠,絲毫不受神祕人的變化而有所影響,半響之後,或許是爲了安慰着衆人,他輕聲說道:“邪滅生當年乃是尊玄巔峯境界,固然狀態極差,可他的能量,仍然是有那個程度。”

巫旅 “所謂的邪神祭,乃是一種灌頂的手段,可以將畢生之力,以這種方式,灌於另外一個人身體中,使這個人最短時間中,獲得極大的好處。”

“不過,那邪鷲即使有着尊玄五重境界的修爲,他也無法揮出與之相等的實力來,他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消化,才能將這個層次穩定下來,在這期間,如果胡亂與人動手的話,下場極其悲慘。”

“而即使他穩定了尊玄五重境界的修爲,他這一生,都休想有所寸進!這是最大的弊端,所以,即使有這個法子,敢去嘗試的人,也是不多。”

話雖如此,可這個法子,依然算得上是一個鯉魚躍龍門的好方法,無數的人,因爲天賦的關係,終其一生,都不能達到某一個高度,而這個方法顯然是可以讓這些人獲得他們平常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神祕人之所以如此興奮,想來,他自己也是知道,以他的天賦,這一生不可能達到尊玄五重境界,如今有這樣一個際遇,自然是得意萬分了。

“邪風老鬼!”

接受了邪神祭後的神祕人,此刻臉龐上,涌動着無以復加的喜悅,但同時,殺意也是極爲凜冽。

“交出邪神鞭,讓我帶回辰夜,我還可以放你一馬,不然的話,桀桀!”

邪風笑着搖了搖頭,淡淡道:“邪鷲,不是自己的力量,或許終有一日你可以得心應手,但不是今天,你就別太狂妄了。”

聞言,神祕réndà笑:“邪風老鬼,看來,你對邪滅生了解的還不夠。既然你如此頑固,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邪神之怒!”

神祕人陡然怒喝,一道道強大的氣息,霍然涌動與天際中,無法形容的滔天邪氣,只是一瞬,籠罩了整個山脈。

這個時候,就連紫萱這等修爲的高手,都是感覺到呼吸十分困難,而事實上,在那邪氣涌動時候,這方天地中,所有氣流,已經不存在!

滔天邪氣,彷彿辰夜的吞噬之力一般,充斥空間各處,直接將這裏,化成了一方xiéè之境!

“女娃子,看來,你得助老夫一臂之力了。”

話是對紫萱所說的,聽得辰夜等人,有着深深的凝重之感!很顯然,那所謂的邪神之怒,已讓邪風感到了極大的危險。

“前輩!”

霸控 辰夜一把拉住紫萱,那神祕人已是尊玄五重境界,搞出來的陣仗,讓邪風都覺得危險,辰夜怎能讓紫萱冒險,如果硬要拼命,也該是他,天刀未必不能應付!

邪風轉回頭笑了笑,道:“莫要擔心,邪鷲現在氣息還不穩,老夫只是要她幫忙稍微牽制片刻,她可以自保的。小丫頭,把邪神鞭借給爲師用一下。”

“你放心,我有天魔蓮護身,不會有事的。”

紫萱輕輕抽出手,下一剎,天魔蓮出現她的腳下,天魔真火懸浮於天魔琴上,當天魔蓮心融入天魔真火中後,火焰快進入到天魔琴中。

“錚!”

當琴聲悠揚迴盪衆人耳中時,陡然,魔氣直衝天際,鋪天蓋地的黑暗,便是覆蓋了這方天地,神祕人那龐大的邪氣,此刻,都彷彿被壓制了下來。

“如此精純的魔氣,現在這世間中,可不多見了啊!”

邪風驚訝了聲,對辰夜笑道:“你現在可以更加放心,女娃子絕對不會有事的。”

話雖如此,辰夜依然沒有半點放鬆,天刀在他手中,凌厲之氣,已是徐徐散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高空上,滔天魔氣與邪氣,便是那倆條猙獰着的巨龍,彼此間,瘋狂的衝擊着,遙遙看去,條條河流一般的裂縫,在二者相撞間,飛快顯現!

“天魔八法,困!”

蓮花座中,悠揚琴聲,若那天籟之音,徐徐的飄蕩出去

衆人赫然感應到,琴聲所過,空間驟然凝固,這般凝固,與使用空間之力的封鎖大不相同,感應中,就如那天地,出現一方方的城牆,直接將神祕人給堆砌在了裏面,堅不可摧之勢,讓人難以撼動!

“桀桀,越來越好玩了!”

達到了尊玄五重境界,即使不能胡亂與人交戰,神祕人此刻,顯然信心爆棚,怪笑聲中,漫天邪氣陡然凝聚,一道虛幻身影,緩緩而現!

那身影,有着極致的邪氣涌動,更有着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強大君威,那一雙同樣虛幻的眼睛,在掃向下方所有人的時候,包括邪風在內,都是從內心深處,有着一股恐懼之意,無法壓制的出現。

“邪神之怒!從來只是聽過,沒有親身感受過,今天就好好來體會一把,邪鷲,你莫要讓老夫失望啊!”

仰天,邪風輕聲呢喃!

聽在耳中,神祕人張狂大笑:“邪風,你瞧好了!”

穿越時空的愛戀 隨着話音響徹,那道虛幻身影猛地一動,劃破長空,直接出現在凝固空間邊緣,那看起來並不太雄壯之身,陡然間,爆出強橫的力量來。

其手掌一握,那股驚人的力量,便是如同一座山峯在他拳中成型,旋即,重砸而出。

“轟!”

一拳轟出,彷彿連空氣之中都是有着巨聲傳來,驚人的波動,伴隨着撞擊瘋狂的傳遞開來,只在這一霎,那在衆人感知力中,無堅不摧的凝固空間,彷彿玻璃破碎般,頓時破碎開來。

蓮花座上的身影,因此而劇烈顫抖,身體不穩,帶着蓮花座,鮮血灑下,急向着地面墜落而去。

尊玄五重高手如此強悍,那手段,更是無可匹敵!

“風姑娘,小丫,去護住紫萱!”

長空上,虛幻身影剛剛出現,辰夜身影,暴射而出,深吸了口氣,望着虛幻身影,眼神旋即變得無比鋒利,掌心之中,天刀化爲白色光束,而後向着前方怒斬下去!

“嗡!”

天刀剛剛掠出,就只見空間盡數扭曲下來,百丈大小,霸道到了極致的刀芒,以無堅不摧之勢,兇悍的迎上了虛幻身影。

所有的人,就算是神祕人,此時此刻,都是爲這一刀的出現,而有着不可思議的震驚!

浩浩蕩蕩的破滅之力,在神祕人眼中,都如同是魔神的力量,那虛幻身影空洞的雙眼,此刻,也好像是活人一樣,流露出一點點異樣的目光來。

“蓬!”

刀芒斬在虛幻身影上,散出來的能量漣漪,導致整個空間,都是徹底的混亂模糊了下來。

下方衆人,此時只能看見,璀璨白光在那灰色身影之上,重重的鎮壓而下!

這般交鋒,僅是持續一瞬左右,半空中的辰夜,身子猛地晃動,前方不遠處的白光,陡然間的消失於無形中,而灰色身影,彷彿並未受到多少影響,繼續勢如破竹般的前來。

天刀掠回身體,辰夜來不及去察看前者是否受創了,眼神一凝,手心中,一尊美侖美奐的鐵塔,悄然現出。

“接下來交給老夫吧!”

天地洪荒塔正要祭出,邪風身影已是出現在辰夜面前,偏頭看着他,邪風眼中,那股震驚,絲毫掩飾不住。

辰夜輕吁了口氣,旋即身影向着地面上落去,神祕人攻擊接連倆次被阻,縱然手段強大,現在威力也不在巔峯狀態,以邪風的修爲,應該是可以應付得下來。

雖然是這樣,辰夜心中的震撼,遠不止這一點!

刀靈說,天刀,古帝殿,乃至天地洪荒塔,都是什麼混沌至寶,遠在渾元之寶上面,那威力自然是更加強大。

而今,即使天刀不在巔峯狀態,但在辰夜想來,全力一擊,怎麼着,也是可以破掉神祕人所謂的邪神之怒,可沒想到?

聽到了辰夜心中所想的,體內,刀靈說道:“主人,混沌至寶的威力,遠渾元之寶,不過,主人你現在的修爲,還不足以讓我施展出最鼎盛的威力。”

“是修爲的緣故?”辰夜皺了皺眉,有些不大相信。

神兵已經有靈,可以在主人危機時刻自動護主,揮出神兵最大的威力,渾元之寶更是不必多說,即便是一個小孩子,只要他掌控了渾元之寶,那麼,一名皇玄高手,都要對這小孩子有所忌憚。

混沌至寶,顯然威力靈性,都要遠在這二者之上,自動護主之能,自行揮出來的力量,怎會弱於神兵與渾元之寶呢?

刀靈沉默了下去,並未繼續解釋什麼,彷彿已經解釋的夠清楚瞭然而,在辰夜心神退出之時,天刀突然閃耀出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似有一道幻影凝聚,隱約可見,幻影所呈現出來的神色,是期待,是無奈,諸多複雜,一擁而現!

從空間中落下,辰夜連忙來到紫萱身邊,他自己也是受了傷,可比起紫萱來,算是輕了許多。

辰夜緊緊握着那雙冰涼的手,不顧在場衆人,也不顧危機並未解除,他將佳人緊緊攬在懷中,輕聲喃喃:“每一次,都是需要你站在我的面前,爲我抵擋着狂風暴雨”

“我們之間,需要說這些嗎?”紫萱輕輕的打斷了辰夜的話,埋堅強而又溫暖的懷抱中,幸福一笑,旋即柔聲道:“大家都看着呢,快放開我!”

“我說你們倆個,要親熱也不急在這時吧?”附近邊上,風三娘黛眉不爲人知的蹙了蹙,有着一絲絲的無奈與嘆息。

辰夜這才鬆開了紫萱,對着衆人笑了聲,目光掃了天際之上。

確如他之前所想的,神祕人此刻的手段非常驚人,不過經由紫萱與辰夜的阻擋,威力已是弱了許多,而他剛剛踏入尊玄五重,並且是以奇特方式獲得力量,境界本來不穩,對手是尊玄三重境界的邪風,一番糾纏下來後,神祕人漸漸落入了下風。

看到這裏,小丫冷聲道:“集我們所有人之力,能否將那傢伙留下?”

重生之極道武神 現在的神祕人確實不是邪風對手,可他如果要走,單憑邪風一人,還攔不住。

“可以一試!”葉爍手搖白扇,淡淡道,神祕人突然出現這裏,指名道姓要辰夜,這個不尋常的舉動,他葉爍與鐵奕天,多少也能夠明瞭一些。

“沒這個必要!”

辰夜明白他們的想法,當下說道:“邪風前輩在,很多事情,他可以給我一個明確。”

“不行,我師傅離開已經很多年了,相對而言,他所知道的,對我們沒有半點用處。”小丫心知,一旦辰夜做出了決定,那就無可更改,着急說了聲後,連忙把目光轉向了紫萱。

紫萱輕輕點頭,說道:“辰夜,的確可以一試,邪風前輩可以讓那傢伙重傷,我們伺機而動,有機會的。”

辰夜眉頭一皺,道:“尊玄五重高手,即便重傷,那也不是我們所能夠應付的。邪風前輩能將他趕走就行了。”

那邪滅生,在此地被封印了數千年,出來後,虛弱之極的狀態,在紫萱多種手段中,都還能夠不死,雖然神祕人沒有前者那般修爲,可邪風也做不到,將他重創到前者剛出時候的狀態。

“我可以幫忙!”

一道還顯得有些稚嫩聲音,突然傳插了進來,衆人轉頭看去,見是零兒,想比起辰夜的眉頭緊皺,葉爍等人吃驚不小。

沒有人會否認零兒未來的成就,可在當下,她只是個小孩子。

“不行!”

辰夜斷然拒絕,比起紫萱來,他對零兒的瞭解,或許都要更深一些,零兒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會有方法,或許到最後,真的可以留下神祕人,但,不提零兒所承受的,在場諸人,怕是都要有一番劫難。

尊玄五重高手,如果作殊死反擊,就算是邪風,都未必可以應付下來。

“可是大哥哥,我已經準備好了啊,這樣放棄,多可惜呀!”零兒撅着小嘴,頗是委屈的說道,可眼神中卻充斥着狡黠。

辰夜與衆人不由一怔!

零兒再不多說,小手掌在空間中輕輕一動,霍然,一股奇特波動,頓時自周圍各處蔓延開來,度非常之快,剎那後,彷彿已是涌動在周圍空間中。

零兒輕吐口氣,掌心在空間內重重一按,那些奇特波動所蔓延之處,赫然,四面八方,八個方向,出現了八道,衆人十分陌生的能量氣息。

但這氣息,辰夜並不陌生!

當那些氣息涌動時刻,零兒氣息,急劇消去,顯然消耗太大,她還無法全力控制。

“大家幫我一把,將各自玄氣能量,注入到我的能量當中,記住,每一處的數量一定要相等”

八個方向,葉爍八人凝重點了點頭,旋即目光聚集在正中心,片刻後,各自玄氣,快注入!

隨着各人能量注入,當到達某一程度時候,一道光芒,緩緩自那中心處出現,旋即,八個方向的能量,全都聚集在這光芒中,片刻之後暴射而下,印在零兒眉心處

“混天大陣,起!”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混天大陣,起!”

零兒輕聲叱呵,雙手飛快變化,結成一道道複雜的法印,某一時刻,零兒所在空間輕輕的一顫,旋即,那終於成型的法印,沿着她眉心上的光芒,直衝天際之上!

“嗡!”

隨着那法印,穩固在了光芒之頂,一陣強烈波動,頓時散開來!

“大家散開!”

霍然之間,所謂的混天大陣,在葉爍八人離開之時,化形而出,從遠處看,仿若一輪龐大半月!

半月如刀,但並沒有凌厲鋒利氣息散

零兒身形,此時此刻,竟然憑空飛起,落在了半月之後,其眉心中相印光芒,那集合了八人,以及她自身的能量,盡數涌進半月中。

“轟轟!”

彷彿九天神雷在天際中肆虐,一股股的混亂氣息,在這個時候瘋狂的席捲出去,肉眼可見,那幾乎籠罩了整個天一山脈的半月,每一次的旋轉,必定是將空間切割掉一分!

衆人降落大地,感受着半月中所涌動着的驚天之力,身爲母親的紫萱,都是驚詫不已,零兒的手段,怎地如此強大?

辰夜眉頭也是緊皺着,自零兒先天之毒化解後,她就開始了xiūliàn,有紫萱照料着,他就沒有過問零兒的xiūliàn。

一直以爲,零兒的xiūliàn,乃是紫萱的教導,可自從衆神之墓一趟後,辰夜就現,零兒更好像是無師自通!

而今零兒使出來的神通究竟威力怎樣暫且不說,她揮出來的能量氣息,已是讓辰夜有種非常複雜的感覺,說擔心,似乎沒這個必要

當混元珠進入魂魄中後,辰夜就知道了,自己曾經擁有的神祕氣息,與混元珠氣息如出一轍,現在,零兒的氣息,與曾經的神祕氣息,與混元珠,也是十分相近,細微之處的不同,已根本無關緊要。

辰夜陡然想起,零兒體內,出現先天之毒的那方深處,好像一方連接宇宙深處的地帶,那裏,不正是零兒一身修爲的精華所在地麼?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先天之毒的生,可以演變出這麼多不可思議的變化來嗎?

可不管辰夜是否相信,這些似乎都已經是事實,天底下還沒有哪一個人,能比他更加了解零兒的狀態與一切!

因爲是他化解了先天之毒!

半月懸浮天際,如那夜間高空月亮一般無二!

只是如今的半月,擁有着毀天滅地之力,單是氣息的散,就將天一山脈所有山峯全部抹平,如此龐大動靜,便是邪風與神祕人之間的大戰,都是被生生的阻止了下來。

“這個小丫頭!”

望着龐大半月後,那嬌小几乎忽略不計的身影,邪風與神祕人眼中頓有着足夠的震驚,中玄境界的她,怎可以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手段來?

即便有着衆人襄助,那也無法可以做到的!

當修爲達到了一定程度後,數量的疊加,根本無法彌補境界不同所帶來的巨大差距,或許世間中有一些人,可以藉助着種種神通從而越階大戰,並能夠獲勝,可是這些,需要特定的因素。

比如辰夜,他現在可以戰勝普通的地玄高手,但絕對不會是皇玄高手的對手。

逍遙凰妃 神祕人心頭,都是籠罩着一層寒意,身爲尊玄高手,他能夠非常清楚感應到,那半月中所蘊涵着的狂暴破壞之力。

“邪神鞭!”

這麼大的陣仗弄出,自然是爲了留下神祕人,邪風旋即不在遲疑,手中長鞭,化爲漫天黑幕,鋪天蓋地的向着前者暴涌過去。

“邪神之怒!”

神祕人更是將全身實力提至巔峯,邪氣化成虛影,凝聚成萬丈高山,朝向黑幕,重重的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