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將軍的聲音,緩緩響起。

周圍的觀眾,掀起了一陣喧嘩。

「此子的實力有點厲害,竟然以一品武帝境打敗了二品武帝。」

「我還以為天武學院的王牌是那個鄂陽,沒想到是他。」

觀戰台上的討論聲,落入了陣法迷宮中選手的耳朵里。

「什麼,他被顧銘擊敗了?」

第二學院的雲燕,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后,震驚不已。

他們好歹也是世家子弟,也是第二學院的弟子。

怎麼,會敗在一個頂多是望族的人手中?

雲燕立即掉頭回去,因為方才淘汰的那個弟子,原本是和她一組的,兩人分開還沒多久。

她拚命追了過去,卻是沒有見到顧銘,畢竟這是在陣法迷宮當中。

此時,顧銘已經是非常靠近陣法迷宮中心了。

「有人在打架嗎?」

顧銘冷哼。

現在敢戰鬥,只有他們天武學院的隊伍了,至於銀光學院,恐怕已經躲了起來,看他們鷸蚌相爭。

只要天武學院全部淘汰,那麼銀光學院就能取得第二名。

第二名和第三名,獎勵可不是一個檔次的。

顧銘當即是加快腳步,十多秒后,他就是衝出了陣法迷宮。

頓時,就見到陣法迷宮中央,那正在戰鬥的幾道身影。

錢煜城、古依楠都在,此外還有一尊陣法戰傀和另外一個手持戰刀的青年。

至於柏奇希,則是不見蹤影,看來是重新殺進陣法迷宮當中去了。

「陣法戰傀么?」

顧銘眼睛一眯,看著那個青年。

這個青年,並沒有參與戰鬥,只是一臉笑意地看著錢煜城和古依楠,在陣法戰傀的強力攻擊之下,不斷倒退。

「哼!」

顧銘冷哼一聲,立即沖了過去。

不過,他的目標並非是陣法戰傀,而是那個青年。

「好膽!」

青年低喝一聲,握緊手中的戰刀,迎了上去。

他可是四品武帝境,對付顧銘這種一品武帝,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

這個青年絲毫沒把顧銘放在眼裡。

瞬間兩人就是戰鬥到一起。

兩人此時是在近身戰鬥,能夠施展的武學並不多,但顧銘從方才開始,就沒有施展過武學,完全是靠著體力壓制。

這一幕,落入了其他人的眼中,讓他們都不禁發出驚呼聲。

就連古院長、古星辰,也相繼是露出詫異的神色,他們沒想到,顧銘的竟然達到了這種層次。

激戰陣法戰傀的錢煜城和古依楠,見到這一幕後,也忍不住暗吞口水。

「師弟,快點解決他,我們撐不了多久。」古依楠不禁出聲喊道。

這一尊陣法戰傀無畏勇猛,只懂得攻擊,非常難纏。

「好!」

顧銘低喝一聲,加強攻勢,決定不陪這個傢伙玩下去了。

這個青年也感到了不可思議,自己竟然被一個四品武帝境,竟然被壓制到這種地步,簡直就是恥辱。

最重要的是,顧銘的兩個隊友,竟然也覺得顧銘能贏。

「小子,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夠得瑟,接下來我會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實力!」

青年眸光大綻,整個人的氣息暴漲。

「終於使用武者之力了嗎?沒用的!」

顧銘搖了搖頭,不屑地說了一句。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小子,給我去死!」

青年大怒,一巴掌護住令牌,一隻手直接將戰刀丟掉,朝顧銘拍去。

「哼,誰找死還不一定呢!」

顧銘冷哼,身形一閃,來到了對方的背後,隨即一掌打出。

噗!

青年被一掌打飛,同時令牌碎裂。

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就連司空將軍都沒有反應過來,足足兩秒之後,他才宣佈道:「淘汰!」

顧銘越級挑戰成功。

不過這是外人的想法罷了,對於顧銘來講,根本不算什麼,以他現在的實力可是能夠和六品武帝境的開戰的。

隨著那個青年的淘汰,那麼他的那一顆控制陣法戰傀的晶石,就被司空將軍丟給了顧銘。

不僅如此,還有散落到一旁的戰刀。

「呼呼,這隻陣法戰傀,真難對付!」

顧銘控制了陣法戰傀后,古依楠便是忍不住抹了一把香汗,鬆了一口大氣。 多虧了顧銘擊敗了那個青年,否則憑藉他們兩人,會被陣法戰傀活活耗死。

顧銘微微一笑,走過去將那一把戰刀撿了起來。

「嘿,竟然是上品的戰刀!」

讓顧銘沒有想到的是,被那青年隨手丟出的戰刀,竟然如此珍貴。

對方是一個世家子弟,擁有一把上品的戰刀,並不算什麼。

那個青年是準備直接一巴掌將顧銘拍飛,卻不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這一把戰刀價格不菲,所以還是要歸還的,不過在歸還之前,顧銘倒是可以使用一下。

「小心!」

就在這時,古依楠的聲音,忽然在顧銘耳中響起。

頓時,從一旁的通道里忽然竄出一道身影來,然後隔空對顧銘展開了攻擊。

「砰!」

一條長滿倒刺的長鞭,狠狠抽在了顧銘方才的所在之處,倘若顧銘沒有躲開的話,恐怕就被抽了一個皮開肉綻了。

至於偷襲之人,那麼自然不用多說,便是擁有荊棘鞭的雲燕。

此時跟在雲燕旁邊的,還有一個身穿第二學院服飾的長發青年。

「終於出來了么。」

顧銘嘴角微微一挑。

「表姐,你竟然偷襲?」古依楠忍不住道。

「哼,這裡是比賽,還管偷襲不偷襲的?」雲燕收回荊棘鞭,冷冷說道。

顧銘轉過身來,說道:「就算給你偷襲,也無所謂,因為你沒有碰到我的資格!」

「你說什麼?」

雲燕一聽,立即大怒,直接揮鞭朝顧銘甩去。

只可惜,荊棘鞭連抽幾次,卻是連顧銘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我就不信,我抽不到你!」

雲燕再度揮鞭,這一次,直接對準顧銘的腦袋抽下。

那荊棘鞭上的倒刺,尖銳得令人憤驚悚,足以把腦袋給抽成一個馬蜂窩了。

寶貝,乖乖讓我愛 連四品武帝境的武者都奈何不了顧銘,雲燕這九品武王更不可能了。

「嘶啦!」

在荊棘鞭即將抽到顧銘頭頂的時候,顧銘手中的大刀,瞬間就將荊棘鞭斬斷一截。

「表姐,你還是放棄吧,就憑你是打不過師弟的!」古依楠一臉得意地走了過來。

「哼!」

雲燕失利,在冷哼了一聲之後,便是將荊棘鞭收回,準備再度攻擊。

不過這時,那個長發青年卻是阻止了她。

「師妹,讓我來!」

長發青年緩緩說完,便是走了出來,然後盯著顧銘手中的戰刀,道:「這把戰刀的主人呢?」

直到這個時候,雲燕才發現這一點,顧銘手中的戰刀,是她一個師兄的兵器,既然如此,怎麼會落到了顧銘手中?

「這還用多說,自然是淘汰了?」

古依楠立即擺出一副得意的樣子來。

「淘汰了?」

長發青年和雲燕一驚。

剛才司空將軍喊的淘汰二字,他們以為是天武學院或者銀光學院的。

卻沒想到,竟是他們學院的!

「你們幾個能夠聯手將一個四品開帝清出場,倒是有幾分能耐。」長發青年道。

很顯然,他是認為顧銘是三人聯手,再加上一尊陣法戰傀,才把擁有四品武帝境實力的人淘汰的。

「誰說……」

古依楠一聽,立即不樂意了。

剛才那個,分明是顧銘一人擊敗的,怎麼成他們聯手的了?

不過,她還沒說完,就被顧銘揮手打斷。

「還是不要說太多了,現在陣法戰傀在我手上,若是想要,自己來拿?」顧銘就這麼直接地說。

「就憑你?」

長發青年眸光一冷。

「就憑我,就已經足夠了!」

顧銘冷冷說完,便是看向古依楠,用眼神傳遞了一個信息,同時,將手中的控制晶石丟給了錢煜城。

這個信息,就是這個長發青年,交給他了!

至於雲燕,是古依楠的!

當然,以古依楠的實力,恐怕還威脅不到雲燕,但是顧銘不是在一旁嗎?

他怎麼可能看著古依楠被打傷或者是淘汰呢!

長發青年也有點忌憚,畢竟天武學院一方人多勢眾,而且還有一尊陣法戰傀,所以他可不能讓顧銘商量對策。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因此,他直接出手了!

一場大戰,就此展開!

「呵呵!」

顧銘咧開嘴一笑,手持上品戰刀,待長發青年衝到他面前的時候,他才出手。

眨眼間,兩人便是交手了三個回合。

「好機會!」

這時,顧銘的出手速度,奇快無比。

「好快的速度!」

長發青年嚇出了一身冷汗,好在他反應快,躲了過去,否則的話,他剛才就被顧銘給淘汰了。

不過此時,另外一邊的戰鬥,已經結束。

嘭!

在一道悶響聲中,雲燕被陣法戰傀一腳踢中,直接倒飛出去,撞在了牆壁之上。

緊接著,古依楠迅速掠了過去,一劍抵在了雲燕雪白的脖頸之上,隨後將雲燕懷中的令牌取出。

「你……」

雲燕一驚。

令牌是比賽的關鍵,倘若被摧毀的話,那麼她就淘汰了。

「表姐,別怕,我還不想讓你淘汰。」

古依楠忽然狡黠一笑,道:「我說過柏奇希不如顧銘,你不信,那我就讓你待會看看,他們兩個到底是誰更強一些!」

「就憑他?」

雲燕瞥了顧銘一眼。

柏奇希是四品武帝境巔峰的存在,只差一步,就可跨入五品。

她估計,這個突破過程不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然而,顧銘不過一品武帝罷了,和柏奇希差太多了。

「反正你就看著吧,不要亂動,否則我會立即捏碎這一枚令牌。」古依楠小手握緊,隨時都能將令牌捏碎。

雲燕沒有再開口,不過她卻是在暗中尋找機會,將令牌搶回來。

然而,她的身邊有錢煜城控制的陣法戰傀,古依楠又退到了遠處,她根本沒有辦法。

「咔嚓!」

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響,落入了她的耳中。

只見長發青年,被顧銘一刀給震退了,他的胸前有著一條長長血痕,而在那破碎的衣物裂口中,隱隱約約可以見到那被劈成兩半的參戰令牌。

參戰令牌碎裂,那麼就代表這個長發青年,失去了再戰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