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台的門是防盜門,只有萊子小姐知道密碼,別人根本就上不去。」

「來這酒店的客人,大多數都是來看萊子小姐游泳的,可惜萊子小姐已經半個月沒游過,沒想到我這次走運,居然能看萊子小姐的泳裝。」

「真是太美了,果然不愧是國民女神。」

狠狠奚落葉雄一番之後,周圍的人不再理會他,不停地拍照。

葉雄突然走到窗邊,一拳朝落地玻璃砸過去。

咣的一聲,厚厚的玻璃直接被一拳打碎,呼呼的風吹進來。

這裡是三十多樓,風比較大。

周圍的人全都傻眼了,一拳將厚厚的落地玻璃打碎,這得多大的力氣?

「各位,你們的國民女神,很快就是本少爺的。」

葉雄浪蕩一笑,雙腳一瞪,整個人衝天而起,幾下縱躍就落到天台之上。

「天啊,這傢伙會飛嗎?」

「他是誰,怎麼那麼厲害。」

「滾下來,別碰我的女神。」

「萊子女神是我的。」

人群紛紛叫罵,聲音中全是不甘心。 天台上的游泳池邊放著一張鋪著絨毛毯的椅子,是萊子游泳之後躺下來休息的。.更新最快

葉雄躺下來,即使隔著衣服,依然能感受到絨毛帶來的柔嫩感覺,如果沒有穿衣服的時候躺上去,那是多少舒服的一種享受。

絨毛毯上散發著一鼓女人的芳香,葉雄翹起二郎腿,好好地享受起來。

萊子從浴池裡出來,扯過一條毛巾將溫淥淥的頭髮搓干,正準備到椅子上休息一會,曬一下早晨的陽光。

突然,她發現自己的位置上躺著一名年輕的男子,眼睛火辣辣地望著她。

不但如此,他居然還拿自己還沒開啟的牛奶喝,一邊喝一邊笑。

「萊子小姐,這奶不錯。」葉雄笑道。

一語雙關,他嘴裡喝的是牛奶,目光望著的卻是萊子的人奶。

萊子的臉頓時黑了,走到他面前,怒道:「你是誰,敢跑上這裡,不怕死嗎?」

葉雄站起來,彬彬有禮地說道:「萊子小姐,本人姓葉,對萊子小姐仰慕已久,不知道能不能跟萊子小姐交個朋友?」

「沒經過我同意,跑到的我的私人場所,不但睡我的狐絨毯,還喝我的奶……我的牛奶,你這就是你想跟我做朋友的態度?」

萊子柳眉倒豎,目光狠狠地瞪著他,非常生氣。

「你生氣的模樣真嬌艷,難怪被稱為國民女神。」葉雄嘖嘖稱讚,半晌這才說道:「為了給萊子小姐賠不是,我決定給萊子小姐賠十張狐絨毯,順便將這送牛奶的公司買下來送給萊子小姐,不知道這樣做,能不能讓萊子小姐熄怒?」

萊子頓時眼睛一亮。

她倒是不把這十張狐絨毯跟一家牛奶公司看在眼裡,加起來也就幾千萬。

只是,這男子的道歉方式霸道而有個性,是她從來沒見過的方式。

關鍵是這男人長得非常帥,很有男人魅力。

「給我送錢的男人多得是,如果人人都可以跟我做朋友,那我豈不是很沒空?」萊子傲慢地說道。

「給你送錢的男人多,給你刺激的男人不多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雄輕輕一笑,身體突然衝過去。

萊子還沒反應過來,葉雄已經抱著她的小蠻腰,從大廈跳了下去。

萊子大聲尖叫,閉上眼睛,她萬萬沒想到,對方會瘋狂到抱著她跳樓。

就在她拚命尖叫的時候,身體的失重感消失了。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下一層。

也就是剛那群男人觀光她游泳的餐廳裡面。

「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萊子又是驚又是喜。

「萊子小姐,能不能請你吃個早餐?」葉雄溫柔地問。

「葉先生,我穿成這樣跟你吃早餐,恐怕不適合……」

萊子還沒說完,突然感覺身體一陣柔軟,這才發現身體被剛才那張狐絨毯緊緊包住,不置於讓自己春光咋泄。

頓時,她的生氣換成了好奇。

周圍的人都驚呆了,目光望著葉雄,像是見鬼一般。

剛才這些人還狠狠地打擊他,哪知道轉眼之間,他就把他們的女神萊子拐下來一起吃早餐,而且萊子似乎並不討厭的樣子。

「萊子小姐,能不能請你簽個名?」

「萊子小姐,能不能跟你照個相?」

「萊子小姐,我是天源雜誌的,想找你做一期封面。」

一群人瘋狂地涌過來,想跟萊子打招呼。

葉雄把所有人擋住,說道:「萊子今天沒空,我們要約會,麻煩你們別打擾。」

「你以為你是誰,能代表萊子小姐嗎,別以為會兩下子魔術就了不起?」

「沒錯,萊子小姐是島國的,不是你們華夏的。」

葉雄突然出手,一手一個,將兩個傢伙提起來,扔出七八米遠。

「再說一遍,我跟萊子小姐在約會,誰還敢打擾,我就將他扔向窗外。」

這話說得很溫柔很紳士,但卻含著無比霸氣。

周圍的人,嘩啦啦,一溜煙全都跑沒影。

單手將人扔出七八米遠,這還是人嗎?

把人都趕跑之後,葉雄這才走到萊子面前坐下來,欣賞她那找不到一點瑕疵的臉。

「葉先生,你這樣看女人,不覺得很沒禮貌嗎?」萊子微微一笑。

「我這麼看你,是有原因的。」

「能有什麼原因,還不是起壞心思?」萊子臉上露出不高興的模樣。

「萊子小姐,我之所以這樣看你,是因為我在判斷,你有沒有整容過。」

「那葉先生你說,我有沒有整過容?」萊子意外地問。

「跟據我的判斷,萊子小姐的容貌是天然的,沒有經過任何整容。」

萊子高興得咯咯地笑起來,波滔洶湧,妖媚眾生。

「葉先生,我發現跟你相處,真的好開心。」

「萊子小姐賞不賞臉,今晚陪我吃頓晚飯?」葉雄笑問。

「我胃口很刁,你能滿足我嗎?」

「不知道萊子小姐喜歡吃什麼?」

「什麼都告訴你,哪來的驚喜?」

「萊子小姐,我敢肯定,你會有一個愉快的夜晚。」葉雄保證。

兩人閑聊片刻,萊子就站起來,回去換衣服。

離開餐廳,回到自己的專屬房間之中。

萊子打開旁邊的電腦,連接一個視頻聊天。

之所以不打電話,是因為這種視頻聊天,更加隱蔽,不容易被人發現。

屏幕那邊,是一名五十多歲,穿著巫服的老女人。

「萊子,事情辦得怎麼樣?」老女人問。

「師尊,魚誘上勾了。」

「小心一點,這個人不容易對付。」

「不就是一個好色的紈絝子弟,師尊放心,我能應付。」

「千萬別太意,這個男人的實力,絕對是你無法想象的,就連尊主都有些忌憚,你一定要在他防備最小的時候動手,千萬別提前,聽到沒有?」

「師尊,你要相信我的實力,我什麼時候失敗過。」

聊了片刻,萊兒將視頻關了,脫掉衣服換上乾衣服。

外面餐廳,葉雄睜開眼睛,嘴角露出一抹淺笑。

剛才,他已經用靈識,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裡。

「萊子這麼漂亮,我到底要不要逢場作戲,順便幫祖國要點尊嚴回來呢?」

葉雄開始考慮這個關鍵到民族尊嚴跟下半身性福的問題。 下午六點,一輛紅色跑車停在酒店門口。

葉雄穿著花格子襯衫從車上下來,他戴著時尚墨鏡,頭髮梳得根根豎起,看起來非常有派頭。

進去之後,葉雄直接去萊子的辦公室找她。

「對不起先生,你不能進去。」

萊子辦公室門口,兩名身體高大的黑人保鏢攔住他的去路。

「我跟萊子小姐約好,一起去吃飯。」葉雄說。

「抱歉,萊子小姐正在休息,不讓任何人打擾她。」其中一名保鏢說。

「估計她是忘記了,你去通報一下。」葉雄吩咐。

「萊子小姐說了,不讓任何人打擾她。」那名保鏢見葉雄默跡,開始不爽了。

「小子,我勸你給我滾得遠遠,每天像你這樣來找萊子小姐的奶油小生,我不知道趕跑了多少。」另一名保鏢喝道。

葉雄突然出手,兩名保鏢還沒反應過來,腦袋就撞在一起,暈死過去。

「非逼我出手,真是的。」

葉雄正了正衣領,這才走過去,推開房間門。

萊子坐在辦公椅上,穿著一身米色連體長裙,領口開得很大,可以看到半邊玉峰,無比性感。

「葉先生,你怎麼來了?」萊子意外的問。

「萊子小姐,咱們可是約好,今晚我請你吃飯的。」葉雄笑著提醒。

「瞧我這腦子,忙起來都忘記了。」萊子一拍腦袋,彷彿才想起來似的。「我手頭上還有些工作,能不能等我把工作辦完,你可能不知道,我每天不把工作做完,就吃不飽睡不香,心情也不會好,我骨子裡有點強迫症。」

「沒事,我可以等。」葉雄笑道。

「你先隨便坐。」

葉雄走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來,慢慢等侯。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

萊子一直還在工作,好像把什麼都忘記了。

葉雄一直在等,既然她想擺譜,那就讓她擺好了。

差不多八點鐘,萊子這才伸了下懶腰,笑道:「葉先生,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萊子小姐的敬業精神,讓我萬份敬佩,難怪萊子小姐能成為島國最著名酒店的老闆,外面的人只道萊子小姐是繼承父業,在我看來,這是萊子小姐自己努力的結果。別人只看到你的輝煌,卻不知道你成就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葉雄認真說道。

「葉先生真會說話。」

這番拍馬屁的話,萊子聽得非常開心。

「萊子小姐,請。」

兩人走出房間,萊子突然發現地上躺著兩人,正是自己的保鏢。

「你把他們打暈了?」萊子驚訝地問。

「估計是萊子小姐工作太久,他們等得睡著了。」

葉雄走過去,在兩人身上踢了兩腳,兩名保鏢馬上就醒了,連忙站起來。

「小姐,這傢伙……」其中一名保鏢正想發飆。

「你們先回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萊子寒著臉命令。

她知道兩名保鏢十成是被葉雄打暈,但是被別人打暈,那就表明他們實力不濟,解釋再多也沒有用。

兩名保鏢狠狠地瞪了葉雄一眼,這才不甘心地離去。

葉雄光明正大地帶萊子離開酒店,上了自己的豪車。

一路上,不知道投過來多少羨慕的目光。

萊子極少跟人出去吃飯,沒想到現在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光明正大帶上車,頓時傷了很多的人心。

葉雄開著車,將萊子帶到本地最出名一家西餐廳。

「這西餐廳是本地最出名的,不知道合不合萊子小姐的口味。」

「吃過才知道。」萊子莞爾一笑。

兩人進去,侍者將兩人帶到一個風景最好的位置坐下。

「這西餐廳要提前三天定位,不知道葉先生如何搞到位置的,還是這麼好的位置?」萊子好奇地問。

「秘密。」葉雄笑道。

「據我了解,能訂到這麼好位置的人,都是有錢人,一點錢還真無法讓他們讓位,看來這頓飯,讓葉先生破費了不少。」萊子說道。

「你猜錯了,這位子一分錢都不用。」

「為什麼?」

「秘密。」

「葉先生,讓一個美女產生好奇心,固然證明你的魅力,但是過了就會讓人反感,你就不怕我對你反感?」萊子裝成生氣的模樣。

「那我就如實相告好了。」葉雄頓了片刻,這才解釋起來:「我找到那位訂位的老先生,跟他說這是我跟女朋友認識三年的紀念日,當時就在這桌子上邂逅,懇請他讓出位置。為此我可以付一大筆錢,結果他一分錢都沒要,還祝咱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萊子格格地笑起來,捂著嘴,嗔道:「你這樣欺騙一個老人,合適嗎?」

「沒什麼不適合的,如果善意的慌言能讓對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然後開心起來,這就足夠了。」

「以前常聽說,西方男人最紳士,華夏男人最內涵,現在一遇,果然。」

笑談間,侍者過來下單,葉雄點了支紅酒,兩份牛扒。

「葉先生,能不能請求你一件事?」萊子問?

「萊子小姐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