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不是說那個會社的社長是跟一個化名叫小泉明的華夏人勾結在了一起嗎?莫非······

眼角浮現出一抹陰翳的大川龍七,緩緩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 還有一點,他們怎麼做的原因便是好想聽到她們求救的聲音,真是想想都令人興奮。

「寧師姐,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呀。」

年齡小的女學員們紛紛望向寧師姐,她們已經開始驚慌無措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眼睜睜看著這些橙級的骷髏人直朝她們走來,眾女渾身發抖,連無影閣這些人都打不過,她們又怎麼能打得過呢?

寧師姐也頗為無奈的朝著夜冰依看過去,方才她們只想過過嘴癮,沒想到對方這些人居然真的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她們了。

眼看著眼前這些鬼骷髏人越來越朝著她們逼近,眾女們都嚇壞了。

「他們來了,寧師姐,怎麼辦呀,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夜姑娘,你說該怎麼辦?」寧師姐用懷疑的眼神盯著夜冰依,莫名的,她就覺得她不簡單。

她問夜冰依,便是自覺將她當成了她們之間最厲害最重要的人。

寧師姐基本已經確定昨天晚上那些骷髏人都是夜冰依打敗的了,也覺得她也能夠對付這些骷髏人,雖然她暫時還沒有證據證明夜冰依是如何做到的。

「來吧,我們一起上。」夜冰依輕飄飄的丟下一句話。

她身上青色的衣裙開始無風自動,三千青絲也隨風飄揚。

一道無形的結界將這些骷髏人全部給籠罩在其中,被她一人給控制。

於是眼前的這些鬼骷髏人便好像被捆在一起一樣,怎麼都走不出那一方場地。

眾女子們看了半天,才一個個恍然大悟,紛紛提著劍沖了上去。

「姐妹們!我們上!」寧師姐大叫一聲,女子們都揮舞著長劍,蜂擁而上。

來一場群毆。

站在樹下等著看夜冰依她們笑話的眾男子們皆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我去!發生了什麼?這些女人們怎麼這麼彪悍?」

眾女全部都圍成一起,先一個一個的殺著鬼骷髏。

即便是一隻鬼骷髏人是厲害的橙級又如何?再如何厲害,但又怎麼能夠打得過幾十個人一同的力量呢?

眾女聽著夜冰依的指揮,一隻一隻殺著那些被她操控著的骷髏人。

不一會兒便將一個骷髏人砍得乾乾淨淨。

眾女們從來沒有殺過這麼高級的鬼骷髏,也沒有殺得這麼盡興過,一個個好像打了雞血似的,樂此不疲。

砰砰砰——

居然還有人直接晉陞了。

一時間,歡呼雀躍聲高高的響起。同時也收穫了很多寶貝。

無影閣的男子們看到這一幕,簡直恨的腸子都悔青了,狠狠的跺了跺腳。

天啊,靠!

他們就這麼把財富都送到她們手裡了?讓這些女人給狠狠賺了一筆,他們簡直不想活了。

女子們用著崇拜的眼神望向夜冰依,目光火辣辣的盯著她,圍著她大聲的歡呼起來,原來她才是她們其中最厲害的。

在不遠處。

一男一女望著這邊,男子的視線犀利的穿透人群,望到這邊。

喃喃道,「她們這些人中,何時也出現了一位高手的存在?」

男子一襲玄色衣袍,面色冷峻,渾身透露著不凡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那犀利的目光硬生生透過眾位女子,落在了夜冰依的身上,帶著一抹探究和好奇,想要揭穿她的面孔。

旁邊的一名青色衣裙的女子不屑的冷哼一聲,「月兄什麼時候也關心這些不入流的女學員了?

我沒記錯的話,這些人當中,唯一的一個林韻兒也不過剛剛才進入到神靈,難道還有比林韻兒更厲害的么?

男子聞言,轉過頭來望向女子,突然在她的腰間掐了一把,然後將她整個人給狠狠的扯入懷中,笑道:「晴師妹難道又吃醋了?那個林韻兒一點風趣都沒有,我怎麼會喜歡她呢?我最愛的還是只有師妹你呀。」他一邊說著,一邊在女子的唇上磨蹭著。

僅僅是如此,那女子的身體便頓時軟了下來,嬌笑一聲,攀附在男人的身上,眼神迷戀的望著男人。

男人半擁著女子,眼中閃過一抹輕挑,視線依舊望向夜冰依的那邊,落在夜冰依的身上,帶著犀利的目光,狠狠的探究。

夜冰依感覺到有一道視線在盯著她,等她轉過頭望去,便只看到了有兩道人影悄然離去,並沒有看清楚他們的長相。

也不清楚他們剛才是不是盯著她看。

但是她心中卻警惕了起來,剛才她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實力,才會招惹人的注意?

那她可要收斂一點才好。

眾女們一個個歡呼雀躍,開心的不得了。

殺了這麼多骷髏人,她們別提多高興了。

可是她們對方這些男子可就苦逼了,但他們無論再苦逼再後悔,也是做不出來再上去將人家手中的東西給搶回來。

但是接下來,兩隊人馬繼續朝著前面走去。

無影閣的男子好像是故意跟她們作對似的,見到鬼骷髏人便率先撲上去。

不過他們真的很倒霉,他們並沒有在遇到橙級的骷髏人,遇到的全部都是更加高級的。

最後和他們打的兩敗俱傷,快沒有勁兒的時候,眾女再衝上前把那些骷髏人給宰殺。

氣得無影閣的男子們差點吐血。

分明是他們打下來的江山,卻被別人給給搶走,這種心情簡直了!

這時——

「行了,我們燕老大說了,再有骷髏出現的時候,大家都一起上,然後搶到的東西便平分。」

夏雨上前安慰著這些男弟子們,一邊說著。

嬌寵神醫世子妃 然而她心中卻是在偷笑,夜姐姐說了,她們的實力其實並不如他們,所以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而且,可以讓他們換個方法為她們效力。

夏雨心中暗道,夜姐姐簡直太聰明了,這些傻瓜們哪裡會想到這些事情?

本來,夏雨還擔心自己說出這些話,他們男子怕是不會這麼輕易妥協,和她們為伍。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可誰知道,聽到她們的話,無影閣的男子們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來,紛紛表示同意。

於是夏雨的眼神越發明亮,無比崇拜的望著夜冰依,她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

兩派人馬達成意見,隨後便開始加入一起,一起有說有笑地朝前面走去,繼續開始歷練。 太陽光的照射下,高達四米的石質莊園大門,即將被翻滾的灰色濃霧所徹底淹沒。

忽然,一道嬌小的身影,好似一隻靈巧的百靈鳥般,從那模糊的大門口蹦跳着彈了出來。

“哎呀,總算是出來啦!差一點就被憋死了呢!”長吐了一口氣的金雀,回頭看着身後那滾動着的厚厚濃霧,一臉的心有餘悸。

聽到她的身影,夜刃迅速回頭迎了上去,一邊走還一邊不無關心的揚聲問道:“金雀,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挑眉回了夜刃一句的金雀,在看到陳志凡的身影后,兩隻眼睛像是通了電的小燈泡般,嘩的一下就亮了起來。

“大凡哥!”絲毫不給夜刃面子的她,對着迎面走來的他擦肩而過後,一邊邁起兩條長腿朝某青年走去,一邊嘴裏脆生生高呼了一聲。

扭頭看着迅速走到了陳志凡身旁的金雀,夜刃微聳雙肩,輕輕晃了一下頭。

忽然,他臉上表情倏地一凜,兩隻眼睛裏猛地滾動着絲絲精芒的擡頭望向了眼前不遠處翻滾的濃濃大霧。

幾乎是在同時,滾滾的濃霧裏,一道高大的黑影在莊園大門口一晃即隱。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但是在經驗豐富的夜刃看來,對照莊園大門的高度,那道黑影的身高最起碼也得有三米!

三米高的巨人?扭身往回走的他,不禁在心裏暗自忖道:難道凡哥他還有其他體型巨大的手下不成?

秋山家的豪華別墅奢華大廳裏,瀰漫着陣陣濃烈的鮮血味道。

看着那具沒了頭顱的殘破屍體,臉上浮現出悲慟和憤恨表情的秋山家主,瞠目指着一臉淡然的藤田直秀怒聲喝道:“你是瘋了嗎? 最佳女婿 爲什麼要殺了秋山田!?”

眼底劃過一抹陰翳的藤田家主,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藤田家目前最爲優秀的年輕子弟嘴裏喏喏無語。

兩位家主都是一副情緒異常激盪的表現,更不用說那十幾個已經習慣了安然生活的傢伙了。

本來就是面臨着家族大廈將傾的局面,這眨眼間,藤田家的後起之秀就突然翻臉,一槍把秋山家的後起之秀給爆了頭。

個個腦子裏像是灌滿了漿糊般無措之餘,又看着那漸漸變得僵硬的無頭屍體倒在不遠處,不是臉色慘白癱倒在地,就是瑟瑟發抖像是鵪鶉似的不敢言語。

雙手抱着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面無表情的轉動視線徐徐掃過了大廳裏衆人的面部表情。

當發現大部分人都不敢直視自己的目光後,他的嘴角,一抹淡淡的譏諷笑意,迅速擴散到了整個臉部。

“簡直是喪心病狂、心狠手辣!”

看着剛纔一槍崩殺了秋山家未來家主人選的藤田直秀,竟然臉上還露出了笑容,氣急的秋山家主眼裏彌布着根根血絲的怒聲喝罵了一句。

面上笑意倏然一斂的藤田直秀,微眯雙眼將長槍槍口對準了他冷聲說道:“秋山家主,難道你到現在還沒有看清楚局勢的發展嗎?哼,要是再敢多語,就別怪我送你去找秋山田這個蠢貨了!”

藤田家主衝着一臉怒容的秋山家主使了一個眼色後,踏前一步看着藤田直秀和聲說道:“直秀,不管怎麼說,秋山、藤田兩家都有近三百年的交情,你現在這樣做,難道······”

揚了揚手上長槍的藤田直秀,打斷了藤田家主的說話。

我在床上打副本 偏頭看了不遠處地上的秋山田殘屍一眼,他復又回頭看着藤田家主輕聲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秋山田這個傢伙實在是太不識時務了!”

環顧了大廳裏神情惶惶的衆人一眼,眼底浮現出幾許悲涼的藤田直秀搖了搖頭:“事情發展到現在,無論我們兩家做出什麼應對,都絕對逃脫不了家破人亡的結果。畢竟,黑龍會對我們兩家而言,實力實在是強大太多了!”

“但是直秀啊,我們該如何相信你?”衆人當中一個膽色還算不錯的中年男子站了出來,“剛纔秋山田可是說了,就在之前不久,你也被黑龍會的人······”

藤田直秀點頭揚聲說道:“沒錯,就在大半個小時前,我差點死在了黑龍會的一些人手裏。但是幸好我命不該絕,黑龍會的東條公子在最後一刻出面救下了我。而我手上這個大殺器,就是他提供給我的,爲的,就是預防某些人會對我不利。”

話落,他在秋山家主的身上,稍微停頓了一下。

眼角不禁劃過一抹欣喜的藤田家主揚眉說道:“你的意思是,那個想要收編我兩家的黑龍會大人物,就是東條公子?”

“不錯。”藤田直秀頷首,“家主,既然情勢已是如此,我們只能面對現實。況且,黑龍會不僅在整個扶桑實力最強,甚至在全球範圍內,也有一定的威名。”

逐一看過諸人,他眼裏精光熠熠的凝聲說道:“與黑龍會這株參天大樹相比,我們兩家就好比是兩棵微不足道的小草,只有託庇在大樹底下,我們才能茁壯成長,甚至有可能成長爲兩棵筆直向天的大樹!”

“嗯,其實直秀說的也沒錯,要是成爲了黑龍會下屬組織的話,最起碼一些商業會社就不敢再來找我們兩家的麻煩了。”

“嘿,別說是來找我們麻煩了,真要是我們都是黑龍會的人,到時候就該是我們去找他們麻煩了!”

“以後怎麼樣我還沒有想過,但是如果現在歸順黑龍會的話,我們是絕對不會受到他們的攻擊了。”

“這麼一說的話,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場危機,其實也是一個機遇。真要是加入了黑龍會,我相信最多三年,我們兩家的單個實力,就能完全超過幼龍社了!”

“嘿嘿,到時候一定要滅,不,應該是讓大鄉家的那幫人成爲我們的家臣,讓我們也好好享受一下作爲主家時呼來喝去的威風!”

“哈哈,這個想法很好,我喜歡!”

聽着周圍兩家人的討論聲,心底惱怒不已的秋山家主發現,輿論已經完全偏向了臣服於黑龍會。

關於臣服於黑龍會,他個人覺得那不是一個不算太壞的結果。畢竟,黑龍會實力強大,臣服的話,利大於弊。

但是,其主導權應該是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應該是眼前這個往常只能被俯視的藤田直秀。

微眯雙眼的秋山家主,眼底閃過了一抹忿恨、嫉妒的光芒。 於是,這一路上他們配合的非常完美,收穫的也是很多,比起單獨來往的收益更多。

收穫的多,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一路上男男女女都有說有笑,走過路過的人看到他們,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都要合在一個團了呢。

「嘿嘿,夜老大,那前面乃是一個骷髏王的位置,有好多高年級的師兄師姐們都已經過去了,我們要不要進去瞧瞧啊?」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說話之人是韓中影,他也是男子隊伍當中的帶頭的隊長。

韓中影笑嘻嘻的湊到夜冰依跟前,表面上裝作深沉大方,其實內心卻是一個開朗的孩子。

先前他才加入她們隊伍當中的時候,他還故作高冷深沉,誰也不搭理,可是慢慢的,他就越來越忍不住自己的嘴,像個打開的話匣子一般,停不下來,還跟著夏雨學著一起喊她夜老大,夜姐姐。

夜冰依不由嘴角抽了抽。

其實他看上去更像她的哥哥,可是他卻非要喊她老大,真是拿他沒辦法。

「太引人注目,也並非好事,不如這樣吧,那些人著急去搶骷髏王,我猜他們這一路上肯定會碰到很多高級的骷髏人,然後直接把他們給殺了。

而我們便追在那些人後面,先做個撿漏王,多撿些肋骨來吧。」

聞言,在場的男女皆用崇拜的目光盯著她,雙眼發光,「厲害,真是厲害。」

夜老大的腦子果然和他們不同,一想便想出了這麼高級的辦法,怎麼他們就想不到呢?

此時此刻,夜冰依在他們兩隊人馬當中的形象又更加上一層樓。

簡直比仙女還要仙女,簡直就是神女。

總翻譯過來便是他們的女神。

無論夜冰依說什麼他們都會認為是好的,妥妥的腦殘粉。

夜冰依不僅俘虜了一種眾女們的心,連這些男生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韓中影一副小弟的模樣跟在夜冰依的後面。

狗腿的道,「夜老大,比如你收了我吧,我非常願意當你的小弟,你帶著我怎麼樣都好,我從此以後什麼都聽你的。」

夏雨一腳將他踹到一邊,沒好氣道:「韓中影你給我少來,夜姐,姐是我們的人,你敢拐走夜姐姐我便敢和你翻臉。」

韓中影對她扮了個鬼臉,哼了哼兩聲,但也不否認。

隨即又道:「不過夜老大有這麼好的本事,你認為你們那裡又能夠容得下她么?嘿嘿,依我看,夜老大那麼厲害,完全可以自立門戶,到時候你要是招人,我肯定第一個跑到你的身邊。」

「咦,這樣也不錯哦,沒想到你的腦子也挺好使的。」夏雨驚訝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要去參加了。」

韓中影得意的哼了哼,「我當然比你要聰明。」

夜冰依好笑的望著眼前的兩人。

並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她並不是這個學院的人,當然也並不會在這裡久留。

她要的是快點找到見帝玄胤的辦法,立即離開。

「老大你快看,那邊就是骷髏王的地方了,我就說我的消息絕對靠譜。」 韓中影得意的笑了笑,為自己得到可靠的消息而感到興奮。

夜冰依順著他的手指王去,便看到了一個黑幽幽的洞口。

許多高手們學生都在朝著那個洞口裡鑽去,只見那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鬼骷髏,而那些人都著急進去,根本沒有時間顧慮這些,倒是便宜了夜冰依她們。

等到幾人將地上的骷髏骨搶得差不多了,韓中影才心裡痒痒的說道。

「夜老大,你說,我們真的不進去嗎?聽說那個寶貝隨便拿出來的一樣,都可是價值連城呢。」

「我看你還是別想太多了,你沒看到剛才進去的師姐師兄們,實力最低的都也是天靈么?然後便是神靈境界。

像你這種剛晉陞到天靈境界沒幾天的人,去了做什麼?難不成特意想挨打?」寧師姐毫不猶豫的貶低他。

韓中影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他怎麼說也是一個內院的弟子,雖然是剛進去的,但是也比她強吧。

居然還好意思說他。

隨後,他又恢復一臉狗腿的笑,轉過頭望向夜冰依,笑嘻嘻道,「夜老大,你看,他們都去找骷髏王了,而我們卻在這裡撈這點小便宜,是不是太吃虧了呀?」

韓中影到底還是年輕,血氣方剛的年齡,看到好的東西,自然想要撲上去。

夜冰依自然也是理解他的這種心情的。

於是挑了挑眉道,「如果你覺得很吃虧,那麼我倒是可以給你出個招。

你看,等到他們這些人想要出來的時候,你便站在這裡看著他們,牢牢守住洞,然後告訴他們,如果誰想要出去,就必須先過了我這關,拿出你們身上的寶貝。」

韓中影瞬間狠狠抽了抽嘴角,一臉吞了蒼蠅的模樣,然後也只好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