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初冷笑著說,他以為表演一出英雄救美,能夠撫平傷痛嗎?

不可能!

「南初,你不要胡說,你的身體沒有這麼嚴重。」

「確實避孕藥對你有影響,但是只要好好溫補,我們仍舊會有孩子。」

「可是,我連究竟是誰害我的,我都不知道!」

「我怎麼能夠防止,我會不會再次受到傷害!」

容幼儀見兩人吵的這樣厲害,想要上去勸勸,卻被沈子書拉住。

「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們擠進去不好。」

「我看南初的情緒需要發泄,不如遠遠觀看吧。」

沈子書建議道,至於她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麼,恐怕只有她自己清楚。

「陸司寒,我的耐心是有底線的,你究竟說不說真相?」

「南初,我——」

陸司寒已經整整一天沒有吃飯,此刻胃痛發作起來,臉色有些蒼白。

正好這時,陸司寒的手機鈴聲響起。

是議長府的電話。

陸司寒從內心深處不由的升起一股排斥的情緒。

如果不是戰錚樺,他和姜南初之間的關係不會這樣糟糕。

「陳管家,有什麼事情嗎?」

「好的,我明白。」

陸司寒掛斷電話,看向南初。

「雲城臨時出事,我馬上要去議長府商量對策。」

「滾,除非帶著真相過來,不然沒有見面的必要。」

姜南初態度堅決,陸司寒十分不放心,只能走到容幼儀身邊。

「幼儀,你和南初關係好,你幫我看著她些,不要讓她亂來,把她安全送到明家。」

「好的,我一定做到。」

得到想要的答案,陸司寒匆匆離開。

「南初,我看司寒很關心你,聽聽他的語氣,完全就是把你當做孩子對待。」

「我很感謝他的疼愛,但並不代表我希望在大事面前,他仍舊把我當做孩子!」

「甚至隱瞞所有的一切,夫妻應該是共同承擔才對!」

姜南初是垂頭喪氣的回到明家,按照剛才那種趨勢,明明差一點就可以問到想要的答案,偏偏被議長府的電話打斷。

「南初,陸先生的答案對你而言非常重要嗎?」

跟著南初一起到達明家,一路上都默默無聞的沈子書突然開口道。

「沒錯,我只是想要知道究竟誰在害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當然不過分,其實我有個辦法,倒是可以幫幫你。」

姜南初看向沈子書,她雖然是女生,但是從小被當做男孩養大,之後就讀軍事學校。

她絕對非常了解男生的心理,說不定她的辦法,真的能夠幫助南初達成目的。

「子書,你說說吧,如果有用,我一定感謝你。」

「離婚。」

沈子書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

輕飄飄的兩個字,卻在姜南初的心尖如同兩道驚雷劈下。

「你在說什麼?」

「我和司寒,只是吵架,我們沒有打算離婚的!」

姜南初一口否決。

她眼中的婚姻是非常神聖的一件事情,他們是在牧師面前發過誓的。

一輩子只愛對方一人!

「你不要著急,我的話沒有說完。」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假裝要離婚逼逼陸司寒。」

「你想想陸司寒這麼喜歡你,聽到離婚兩個字,肯定捨不得。」

「到時候你問什麼,他一定說什麼。」

沈子書不急不慢的勸說著姜南初。

「不行的,要是當他面說出離婚兩個字,我活不過今晚。」

「換個主意吧。」

姜南初意志非常堅定的搖頭,她只是想知道答案,不是想自尋死路。

「南初,我看你並不是這麼熱衷想要知道答案。」

「如果是我,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咳,有咱在你還怕小鬼來欺負你?來一個我揍一個,來一對兒我揍一雙啊!”小八列開架勢自信的說道。

“呵呵,好了別鬧了。不管怎麼樣,還是先回去看看,畢竟那裏確實很玄乎。誰知道不回去會發生什麼事呢?”蘇夢妍慢條斯理的說道。

小八聽着,覺着她說的也有道理,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好,那咱就跟去看看!”

小八自信的說着,又擺起了一個非常誇張的造型。

“好了,你別鬧了,沒個正行!

哼哼哼…”

蘇夢妍推了一把擺着造型的小八,銀鈴般的笑了。

兩人漫步走到樓下,剛走出樓梯蘇夢妍赫然停住了。

“呼!”

蘇夢妍驚愕的一把捂住了嘴。

只見在她視野的正前方,白雪皚皚的地面上,赫然躺着一具血淋漓的女屍。

蘇夢妍徹底的驚了….

先前她誤以爲是自己在做夢,以爲張珊倒在血泊裏的場景應該也是夢裏的。誰知,居然是現實….

小八發現了蘇夢妍舉動,也是明白了她的心思。

走到她前面,擋在了她身前。

“好了,別看了。她已經死了,離別的話,一會兒和她說吧。”

小八說完,猛然轉過了身,嘴裏念起了咒語。

“愛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門!”

“唰!”

頓時四周綻放出了無盡的金光,整個一樓都被全部點亮。

小八屹立在原地,四下查找。

然而結果,讓他有些驚愕住了。

在這棟樓裏,居然沒有看到張珊的鬼魂….

小八不死心,閉上眼靈識開始朝四方蔓延。

一番探查過後,小八徹底驚住了。方圓三十里他全部查過了,真的沒有張珊的鬼魂!

張珊的鬼魂不見了!

按理說不應該這樣啊,陰間的辦事效率小八是深深地知道的。龍井山一行,讓他徹底瞭解到了陰間的效率,一個人死後幾百年沒有下陰間,陰間居然都不知道,甚至都沒有派人上來搜查。

張珊的血液還沒冷卻呢,靈魂不可能這麼快被鬼差給套走!

並且,鬼魂喜歡溫暖。

鬼魂身上的陽氣幾乎爲零,靈魂沒有溫度,所以它們只會下意識的靠近人類,亦或者生物。

他們兩個人在樓上,又離着她這麼近,張珊不可能會因爲什麼可以躲避他們!

答案只有一個,張珊的鬼魂,憑空消失了!

小八自信的認定着。

因爲這種事情並非不可能,龍井山將軍墓裏面的小妾,就是死後靈魂消失在了人間,這才導致從陰間上來尋找的將軍沒有尋找到小妾的魂魄。

據那小妾所說,她死後像是被什麼給吸去了一樣,進入了一個純黑色的世界,唯一有亮光的地方,是一個萬人坑!

而這次,張珊也消失了。

兩人又全都跟那個酒店,有着某微妙的種聯繫。小妾是從冷宇身上被從酒店裏帶出來的,而張珊也是那個酒店的成員。

種種矛頭全都指向那個詭異的酒店,看來,這一切都要去那個酒店裏尋找答案了。

“好你個小鬼,看把你能的!挺特麼會玩哈!”

小八心裏鄙夷的嘲弄着那酒店裏的惡魔。

“張珊姐呢?”蘇夢妍看着四周,問道。

“好了,不要找了,她會回來的!咱先回酒店吧。”小八打岔的說道。

蘇夢妍聽到小八這話,頓了好久,失落道:“好吧…”

接着,小八毫不避諱的走到張珊邊,一把將她那血淋漓的身體給攬在了了腰間。

畢竟相識一場,蘇夢妍和她貌似還有交情,不能讓她暴屍在這兒。只要要給她找個墳墓安葬,雖然小八知道,這只是一具腐朽的軀殼,靈魂早已經不在了。

蘇夢妍看到小八這一行爲,心裏極爲的感動。特別是在那彎腰的一瞬間,臉上沒有表現出絲毫嫌棄的神情,她明白,小八這是在完成自己的一樁心事,所以不惜這樣。

蘇夢妍沒有說話,在前領路,兩人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停在樓前的那輛車。

兩人坐上了車,直奔當地的火葬場而去。

兩人全都沒有看到,在他們走後,一隻渾身花白的野貓,正匍匐在樓內的雪地裏,眼睛冒着幽幽的綠光,深深的望着他們的背影,“嗚嗚”的嚎叫。

在那二樓的角落裏,是一隻被削去了四肢和頭顱的白色野貓….

路上無人,車子在路上一路飛馳。

即使是晚上,由於工作的特殊性,火葬場也是會有人在值班。

小八開着車,蘇夢妍坐在副駕駛,卻坐立難安。

小八明顯能感受到,這一路上,時有鬼魂會圍繞在他車體的周圍旋轉,但是因爲自己的存在,他們全都沒敢進一步造次。

之前張珊僱傭他就是讓自己護送她回去,因爲據她所說完成任務後回去的路上路上會很危險。

看來,她指的就是這個。

“放心吧,有我在這裏,沒有鬼魂敢靠近!”小八安撫的說道。

蘇夢妍聽到這話纔是安下心來,身心疲憊,身子一軟緩緩地睡了過去…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繼續望向了前方。

沒過多久,車子緩緩地停在了郊區的火葬場門口。

爲保證蘇夢妍安全,在下車時小八還是叫醒了她,兩人一起進了火葬場。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一個小時後,小八抱着張珊的骨灰盒兩人並肩從裏面走了出去。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旅程….

長平區距離這裏相隔一個省份,一天的時間開車也是足夠了。

雖然小八可以啓用遁字祕,幾分鐘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但是張珊不行。

小八拉着張珊啓動遁字祕只會讓張珊的身體在地底被壓成碎片,畢竟她並不懂得這個祕訣。

所以也只能這樣了。

“等我去把那酒店裏的小鬼揍趴下,咱們就去一趟龍井山,把張珊葬在那裏吧….”

“爲什麼要去那兒?”蘇夢妍疑惑。

聽到這話,小八微微的笑了,回憶的說道:“我想,讓她自己選,她也喜歡自己能葬在那裏吧…畢竟那裏有她愛的人….”

蘇夢妍有些呆住了,愛的人?龍井山?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

隨即她微微一笑回過了神來,道:“看來,你和她挺熟的嘛。能跟我說一下你所知道的她的故事嗎?”

“她啊…”

小八陷入了無邊的回憶當中…. 第585章我們吵架會和好,我們分手會復和

「總之我不會同意利用離婚,去逼迫他做任何事情。」

「婚姻是神聖的,不是可以用來開玩笑的。」

姜南初一口否決,不帶半點猶豫。

她這樣油鹽不進,沈子書拿她沒有辦法。

沈子書知道姜南初不是沒有智商的女人,她如果逼迫的太急,反而會被察覺到來意。

「南初,聽你這樣說,我發覺我想的真是一個餿主意。」

「不過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會繼續放在心上,等有好主意,我立刻告訴你。」

「嗯,子書,謝謝你。」

「時間已經不早,我先回家,明天再來找你聊天,你不會嫌棄我煩吧。」

「我從小就在國外長大,整個錦都只認識津顏和你。」

「沒事的,你經常過來,明天和我講講國外的趣事。」

沈子書這幅微微帶著沮喪的模樣,姜南初怎麼忍心拒絕。

更何況依照她現在境地,如果有沈子書陪著說說話,時間還能過去快一些。

從姜南初的房間離開,沈子書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前往苗寶的房間。

女傭正在陪苗寶畫畫,看到沈子書立刻站起來。

「沈小姐,是要找三少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