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她們說了一個位置,葉雄說立刻去找他們。

「葉兄,去找她們之前,你還得去報到。」金戈打斷他說道。

「報什麼到?」葉雄奇怪地問。

「是這樣的,每一個從各星域來到亂星海的人,都必須要註冊,這個你應該清楚。由於這邊的勢力非常多,註冊的修士也就按被發現地歸屬。我在搞身份銘牌的時候,為了不讓別人發現,把你三個的歸屬拆開,你的歸屬地安排在落劍星,所以你得去落劍星報到一下,確定你的存在。」金戈說道。

「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葉雄心想報個到也不用花費多少時間,也就沒什麼。

「葉兄弟,你們的事情我都辦完了,解藥是不是應該給我了?」金戈問。

(本章完) 葉雄掏出那枚解藥,遞過去:「金大使,讓你受委屈了,我們沒辦法才出此下策,希望你多多見諒。」

強龍不如地頭蛇,雖然葉雄自覺以自己的實力,在整個西方星域,也沒什麼好畏懼的,但是如果能多一個像金戈這樣的朋友,還是不錯的。

金戈連忙接過解藥,一口吞下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葉雄又從身上拿出一枚儲物戒指,遞了過去:「這裡有兩億上品靈石,就當是我的道歉。」

金戈剛開始還是有點生氣的,現在見他這麼識趣,頓時就將不快拋之腦後。

他這麼辛苦當大使,不知道多久都賺不到兩億,對方一出手就這麼大方,怎麼能讓他不高興。

況且,對方實力那麼厲害,他根本就不需要給自己這麼一筆錢。

「葉兄弟真是厚道,那我就不客氣了。」金戈呵呵地笑了起來:「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儘管吩咐,對了,這是西方星域的地圖,送給你了。」

金戈從身上拋出一張地圖,遞了過去。

「多謝了,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離開金戈之後,葉雄馬上就朝落劍星飛去。

有了地圖,他知道落劍星的具體位置。

他準備去那裡報到之後,馬上就是去跟幽冥跟阮玫瑰匯合,商量以後的發展。

五天之後,葉雄來到落劍星,遠遠看著那個蔚藍的星球。

落劍星體積跟地球差不多,算是一個比較小的星球,綠化面積非常大,海洋的面積非常小,跟地球相反。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降落一個小鎮上。

小鎮非常熱鬧,人來人往,非常多人。

讓葉雄奇怪的是,這個小鎮的人修為非常低,不但有築基修士,就連鍊氣期的孩兒童也有,而且數量非常多。

像他這樣的修為,一個都沒看到。

他沉思片刻,很快就想明白了。

這些人應該是土生土長的人,從小在這裡長大的。

不是人人都適合修真一道的,有些人資質比較差,修鍊一道走不遠,所以境界就低。

在北方星域,他很少看到低修為的人,大多數原因是那邊連年征戰,殺來殺去的,誰還想留下孩傳宗?孩子還沒有生下來,就是為了生存擔心,想都不想生,所以人數非常少。

葉雄落到小鎮口,朝裡面走進去,走進一家酒樓。

他要打聽一下,落劍星的聯盟在哪裡,好去報到。

「老闆,請問一下,這個星球的聯盟在哪?」葉雄上去問。

那老闆看了他一眼,見他的修為深不可測,當下說道:「這位客管是其它星域過來的吧?」

「我是劍道星域過來的。」葉雄說道。

金戈給他的資料,報的是劍道星域,名字按照的他的要求,叫江南。

整個宇宙分為十大星域:宇宙星域,太陽星域,混沌星域,真武星域,劍道星域,鐵骨星域,五行星域,極寒星域,黃土星域。

亂星海處於十大星域的中間,這些年,不斷有修士通過各種各樣的辦法,從各大星域來到亂星海闖蕩,為了取得更強的實力。

十大星域最頂尖的高手全都進入亂星海,可見亂星海的實力強到何等地步。

現在的亂星海,分為東方星域,西方星域,南方星域,北方星域。

北方星域,葉雄已經很熟悉,現在連年征戰,由三界尊者跟真武尊者爭奪最後的霸主地位。

西方星域由二代劍道尊者統冶。

之所以稱之為二代,是以前曾經有劍道星域的人,在亂星海稱霸一方了,而現在是第二個來自劍道星域的人稱霸,所以稱之為二代。

如果葉雄有朝一天能稱霸一方,那麼他將封號二代五行尊者,因為他是來自五行星域第二個雄霸一方的修士。

十大星域之中,最強的是宇宙星域,現在的南方星域就是由五代宇宙尊者統領。

東方由四代太陽尊者統領。

五行星域,在整個亂星海之中,算是實力非常差勁的。

「難怪不知道,一看你就不是土生土長的人。」店老闆呵呵地笑了笑,這才說道:「在我們這裡,沒有聯盟,掌管落劍星的是落劍派,你直接去落劍派報到就行了。」

由門派掌管一個星球,葉雄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也充份說明,這西方星域,是一個高度自由的星域。

「多謝老闆,對了,請問你們這裡是用什麼貨幣的,靈石能不能用?」葉雄繼續問。

店老闆還沒有回答,突然旁邊一個聲音哈哈地笑了起來。

「一看就知道是個鄉巴佬。」

「其它星域過來的人,真是什麼人都有,連這麼簡單的道理也不知道。」

「去搞身份牌的時候就不會問問,像個傻子一樣。」

周圍一張桌子旁邊,幾名修士哈哈地大笑起來,肆無忌憚。

葉雄聞聲望去,只見十米開外一張桌子邊,坐著五男一女,為首的是一名外表五十多歲左右的道人,金丹巔峰修為,他身邊的四人都比較年輕,三個金丹後期,一個金丹中期。四名弟子的穿衣風格相似,應該是同一門派的人。

「他們就是落劍派的人,你別得罪他們,不然你別想進入落劍派。」店老闆小聲地提醒:「我們這邊,十大星域的所有靈石都是承認的,可以交易,只不過,有些人可能會不收小星域的靈石,比如黃土星域跟極寒星域。」

「多謝老店,我明白了。」葉雄從身上掏出五行星域的十塊上品靈石,遞了過去:「給我四炒幾樣小菜,來壺小酒,麻煩了。」

「客官請稍等。」

葉雄四下看了一下,發現桌子都滿了,只有那五人的旁邊還有一張桌子,當下走過去坐下。

「喂,土巴子,你是想去我們落星劍報到嗎?」其中一個弟子問。

葉雄沒有回話,就像沒聽到一樣。

「小子,問你話呢,耳朵聾了?」那弟子繼續問。

就這傢伙的態度,如果在北方星域,他可能已經死了。

葉雄剛來這邊,根基未穩,還不想惹事。

「小子,你是不是聾了,你信不信我讓你報道不了?」那名弟子囂張的叫了起來。

正在這時候,那名老者喝道:「劍明,閉嘴,還有沒有點大門派弟子的模樣?」

那叫劍明的弟子當下就不敢再說什麼,看向葉雄的目光,帶著不善。

葉雄沒有理會他,等菜上之後,吃完就朝落劍派飛去。 飛行大約半小時,面前突然出現一座巨大的山峰。

此山是一坐石山,上面全是石頭,一株樹都沒有。

遠遠看去,這石山就像一把從天而落的巨劍插在地上一樣,十分雄偉。

山峰石壁上,刻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落劍峰。

葉雄剛想落到山上,發現落劍峰周圍被一個巨大的禁制籠罩住。

剛靠近,就能感覺那禁制之上,有無數劍意蠢蠢欲動,彷彿隨時都會從禁制之中出來傷人。

好霸道的劍氣!

可惜,對於此時的葉雄來說,這劍意只不過是小意思而已。

如果他願意,隨時都可以毀掉這護山禁制,不需要多大的功夫。

以他此時此刻的實力,別說金丹後期,就算是金丹巔峰,也要實戰力非常強的修士,才有機會贏他。

想要必敗他,必須要半步元嬰。

他不相信,區區一個落劍派,能有半步元嬰修士。

「來者何人?」兩道流光出現,面前出現兩名落劍派弟來,喝問。

「我是從劍道星域過來的,落戶在落劍星,前來報到。」葉雄回道。

「落劍星有禁制,不得御空飛入,想要進入,必須由山下步行而入。」其中一名弟子喝道。

入鄉隨俗,既然門派有這樣的規定,葉雄也只好照辦。

他正準備飛落到山腳下,步行上去,正在這時候,突然五道人影出現在半空之中。

這五人正是剛才在酒樓吃飯遇到的五個人。

只見他們沒有絲毫停留,直接就穿過禁制,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山門前。

「他們怎麼能御空飛行進去?」葉雄問。

「他們是本門派的弟子,自然能御空飛進去,你連入門資格都不一定有,更沒資格御空飛行進去,去去去,快點下去步行上來,別浪費我的時間。」

那弟子不耐煩地說了一句,就拋下葉雄,遠遠遁走。

葉雄看面前的禁制,好不容易才忍不住將它破了的衝動。

「我就是報到而已,別節外生枝了。」

想到這些,葉雄當下飛落到山下,步行上去。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山下有階梯蜿蜒而上,直通山頂。

落劍峰不算高,但是怎麼也有上萬米,這些步梯如果一步步上去,估計一天一夜都未必能走完。

這落劍派還真是欺負上,不就是報個到而已,至於這麼坑人嗎?

葉雄看了一下那山道,發現上面有十幾個人正不緊不慢地往上走去,顯然是跟自己一樣,都是去報道。

葉雄終於還是忍住了衝動,一步步上去。

雖然不累,但是太消耗時間,走到半路已經天黑了。

連夜趕路,第二天一早,終於到達了山頂。

山頂的路邊,有一張桌子,一名弟子懶洋洋地坐在那裡曬著早晨的太陽。

葉雄走到桌子旁邊,那弟子連頭都沒抬,直接就問:「幹什麼的?」

「報到的。」

「身份牌拿出來。」

葉雄有種在地球去單位辦事的感覺,心裡很不爽,但還是將自己的身份銘牌拿出來。

那弟子拿過身份牌,看了一眼,這才抬頭看了葉雄一眼,這才說道:「去正殿報道吧!」

葉雄拿著身份牌,走向正殿。

落劍派非常大,山頂建了十幾幢大型的樓閣,看起來非常有氣派。

葉雄拿著身份牌,找到正殿,那裡有一張桌子,一名老頭子趴在桌面上呼呼大睡。

桌子下面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三個字:報到處。

葉雄走過去,輕輕敲了一下桌子,那老頭子這才抬起頭,揉著惺忪的睡眼。

「請問,這裡是報到的嗎?」葉雄問。

老頭子抬頭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身份牌。」

葉雄將身份牌遞過去,那老頭子拿過來看了一眼,然後從身上拿出一個儀器,將上面的號碼輸了進去,這才說道:「報到成功,可以了。」

「這就行了?」葉雄無語。

他千里迢迢,跑了這麼久,還爬了一天一夜的樓梯,就是為了這一秒鐘。

「沒錯,就這麼簡單。」那老頭子似乎早就猜到他這樣的反應,指了指後山:「去後山闖關吧,闖過多少關,決定你以後成為誰門下的弟子,決定你的身份,去吧!」

葉雄將身份牌拿過來,轉身就走。

他可沒有興趣去闖什麼關,區區一個落劍派弟子的身份,他還真不看在眼裡,如果不是金戈說,一個月內不去報到,會註銷身份,成為黑戶,他都懶得過來。

「你不去闖關了?」老頭子見葉雄轉身離開,提醒:「闖過關卡,不但能得弟子身份,還有可能得到很好的獎品,難道你就不動心?」

葉雄去北山蟲洞,不知道得到了多少的好東西,用都用不完,還在乎他們的獎品。

此刻,他如果拿出一件物品,分分鐘成為他們的鎮派之寶了。

「沒興趣。」葉雄淡淡地回了一句,直接轉身離開。

剛走出山門,葉雄發現面前一道人影迎面走來。

這是一名外表二十四五歲左右的女子,長得不算特別漂亮,但是卻引起了葉雄的注意。

等她從身邊走過的時候,葉雄突然從身上掏出一個玉佩,細細看著上面的圖片。

「果然是她,嚴嵐。」

葉雄想不到會在這裡碰上嚴風的妹妹,嚴嵐。

嚴風是葉雄來修真界之後,碰到的第一個人,當時葉雄傳送的時候,暈迷不醒,是嚴風救了他,不然的話,他早就落到凶獸的口中了,這份恩情,他一直都記在心上。

可惜,嚴風功利性太強,一心只想上位,結果殞落了。

他死之前,託付過葉雄,讓他照顧一下他的妹妹,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上。

「嚴嵐不是應該在北方星域的嗎,怎麼會在西方星域?」

葉雄想了一下,大步走上去,說道:「嚴姑娘,你好。」

女子冷冷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嚴嵐姑娘,是這樣的,我是你哥哥的朋友……」

「你不覺得這樣的搭訕方法,已經很落後了嗎?」那女子冷冷地說道。

她不是嚴嵐?

葉雄將手上的玉佩拿出來,細細地看著背面的照片,又看了眼面前的女子。

兩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怎麼可能不是她?

「這位姑娘,不知道你怎麼稱呼?」葉雄問。 「我的說的還不夠明白嗎,還要我說再更清楚一些嗎?」那女子冷冷地看著葉雄,臉上出現不耐煩的神色:「你這種搭訕方式早就落後了,別再跟著我,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女子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大步離開。

她剛走出兩步,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這不是白落落師姐了,怎麼,遇到麻煩了?」

在酒樓那個叫劍明的弟子走過來,來到女子面前,目光閃亮地看著她。

「沒什麼,就是遇到一個胡亂搭訕的人而已。」女子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