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得把吳清這小子拽起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張謙說着,也不睡覺了,下了牀走到吳清牀前,伸出手啪啪啪的拍着他的大肥臉:“姓吳的,起來起來!”

拍了好幾下,吳清這才緩緩的醒過來,不耐煩的說:“臥槽,幹嘛啊!”

“你剛纔笑什麼?還呲着牙笑?”

“誰他媽笑了,我睡得好好的我笑個屁啊我!”

“剛纔你明明笑了,還笑的很陰森,還瞪着我看!”

“一邊去!”吳清惱了,“大半夜不睡覺你發什麼神經啊,我瞪着你笑?你以爲你是林志玲啊我艹!去去去,我還得睡覺呢!”

“喂……”

吳清已經翻身睡了。

張謙擰着眉毛下了牀。

下了牀之後卻又吃了一驚!

黃浩和王子濤全都伸長了腦袋趴在牀沿上,瞪着眼直勾勾的看着張謙,而且他們的臉上的表情都很不自然,慘白的嚇人! “臥槽,你們搞什麼!”張謙被嚇了一跳。

小兵甲乙和白起立刻走到他們身邊抽出刀就要砍,張謙趕緊說:“慢着,別傷他們。”

現在都還沒有搞清狀況,可不能就這麼殺了。

然後這倆人就和吳清一樣,嘿嘿笑了,然後轉身睡覺去了。

“一羣神經病。”張謙低聲罵道。

“今晚上這個情況有點古怪。”系統說,“太奇怪了。”

“明天再說吧。”張謙看了看洗手檯那邊,又看了看這幾個正在呼呼大睡的舍友,“先睡覺。你們幾個,守好夜。”

“是,主公!”小兵甲乙和白起說。

……

第二天上午九點,張謙被一陣敲鍵盤的聲音驚醒了。

醒來之後才發現三個舍友已經開始打遊戲了。

聽到了聲音,王子濤摘下耳機看着張謙:“你還知道醒啊,這都幾點了。”

“你們怎麼不叫我啊?”

“看你睡得香就沒好意思叫你,”吳清說,“給你買了包子,在你桌子上,趕緊洗漱吃完了一起來。”

張謙突然想到了昨晚上那驚悚的一幕,皺着眉頭說:“先別玩了,我問你們,你們昨晚有沒有醒?”

“昨晚有沒有醒?”

“發神經了你?誰半夜醒?”

“反正我一覺到天亮。”

幾個舍友說。

張謙拍了拍臉:“沒事了。”

“絕對是那個鏡子的問題!”他在心裏跟系統說,“絕對沒錯!”

“可是我並沒有看到那個鏡子。”系統說。

“奇了怪了,難不成又像最開始遇到那兩個魔那時候的情況一樣,我看得到聽得到你卻看不到?”

“……今晚看看吧,如果你再看到鏡子,那就把小兵甲乙和黑山老妖他們叫出來幫你看看。”

“嗯。對了,花木蘭有沒有消息傳回來?”

“有。快凌晨四點的時候她才傳回來了消息。”

“什麼樣的消息?”

“那幾個鬧鬼的女生宿舍裏出現的情況和你昨晚上碰到的情況似乎是一樣的。”系統說,“根據花木蘭所說,昨晚上她帶着一大幫女兵待在那幾個宿舍裏,到了午夜的時候,每個宿舍的都會有一個女生起夜上廁所,然後去洗手檯那裏,然後就似乎是被鏡子嚇到了。”

“而奇怪的是,花木蘭說,她並沒有看到鏡子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她甚至都感覺不到鏡子散發出的氣,在她的感知裏那就是普通的鏡子。”

“那這是怎麼回事?”

“我想到了一種很奇異的東西,鏡魔。”系統說。

“鏡魔?”

“對,一種很奇異的,只生活在鏡子裏的專門吸收活人陽氣和靈魂的魔怪。”

“只是我並不確定這東西到底是不是鏡魔,也有可能是鏡中鬼。”系統說,“反正他們都是藏在鏡子裏的古怪玩意。”

“但是昨晚上我遇到的那件事,洗手檯前面根本沒鏡子啊!”

“……實力強的鏡魔或鏡鬼是有能力幻化出來鏡子的,這間屋子裏有鏡子,它就可以從這面鏡子裏鑽出來,在洗手檯這裏幻化出一面虛假的鏡子,你用肉眼能看到,我卻看不到。”

“那要照你這麼說,想要破解的話,只要把屋子裏的鏡子都砸碎了就可以了?”

“差不多,鏡魔鏡鬼雖然有點本事,但是不能穿過牆壁,這間屋子裏沒有鏡子,它就不可能從別的屋子裏飛進來。”

“但是這不現實啊。”張謙皺起眉毛,“我可以不照鏡子,但是宿舍裏這幾個浪人不能不照,尤其是黃浩和吳清這倆貨,現在正談着女朋友呢,不讓他們照鏡子他們肯定就瘋了。”

“本來不在屋裏掛鏡子這也只是個治標不治本的笨法子,想要一勞永逸,就得毀掉鏡魔鏡鬼本體所居住的那面鏡子。”

“本體所居住的…那會不會是那幾間女生宿舍裏的鏡子?”

“差不多,畢竟那個英魂也說了,他們只感覺到了女寢那邊有詭異的氣息,想來鏡魔鏡鬼就是從那裏衍生出來的。”

“這個簡單。”張謙笑了。

當晚,凌晨,花木蘭帶着手下的鬼兵闖進了那幾個女生宿舍。

第二天,一則爆炸性的消息從女寢裏傳了出來。

昨晚女寢裏進賊了!

而且是一個手藝很高超的賊!

這個賊悄無聲息的進了女生宿舍,把三樓那幾間宿舍裏的鏡子全都偷走了!

幾乎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這賊神經病吧?

都已經進了女生宿舍了,不對那些女生耍流氓也就罷了,這算有職業道德,但是別的值錢的東西都不偷,偏偏偷鏡子?

天革 簡直喪心病狂!是有多麼變態?

一時間,女生們都緊張了起來,校方也加大了夜間巡查力度,雖然鏡子被偷這只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損失,但是這也影響學校聲譽啊!

正午,張謙偷偷摸摸的來到了學校裏一個僻靜的角落,讓花木蘭把所有的鏡子都拿了出來。

“你能不能感知到這些鏡子哪個鏡子裏有鏡魔鏡鬼?”

“何必那麼麻煩。”系統說,“直接全都砸碎了了事。”

“那我怎麼吸收?”

“砸碎之後他自然會跑出來,直接吸收就行。”

張謙看了看花木蘭:“動手。”

花木蘭一點頭,舉起武器猛砸了下去。

“咔嚓!嘩啦!”十幾面鏡子全部被砸碎。

但是,並沒有任何東西從碎裂的鏡子中跑出來。

“哎?這不對啊。”系統疑惑了。

“你確定把所有的鏡子都拿來了?”張謙問花木蘭。

“啓稟主公,確定!”花木蘭肯定的說,“那幾個宿舍裏所有的鏡子不管是掛在牆上的還是擺在桌子上的甚至她們放在行李箱裏的鏡子我都拿來了!”

“那這是什麼情況?”張謙奇了怪了,問系統:“難道鏡魔其實並不在那幾個宿舍裏?”

系統沉吟了一會說:“這樣,你讓花木蘭今晚把女寢裏所有的鏡子都拿來。”

“啊?”張謙蒙了,“我靠,這要是被那些女生知道了,她們不得撕了我啊!” 男人們在乎的東西有很多,錢、面子、尊嚴、地位……等等等等,而大多數女人最在乎的東西差不多都只有一樣,那就是自己的容貌。

而能讓她們時時欣賞到自己容貌的東西只有兩樣,一是手機(自拍),而是鏡子。

把她們的鏡子全都偷走,那就相當於是要了她們半條命啊!

試想一下,一個漂亮的女生睡醒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鏡子前欣賞一下自己美麗的容顏,但是當她發現自己天天照的鏡子消失不見了,她沒法欣賞到自己的容顏了,她會不會瘋?

因爲懷孕的關係,許雯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些淡淡的斑,而張謙到現在都不敢提這事!

“你怕什麼。”系統說,“讓花木蘭她們去幹這事,沒人會發現的。要不你就去跟那些英魂說說,這事你不管了。”

“幹嘛不管啊,能量點啊我怎麼也不能放過啊。”

“那就幹,別慫。”

張謙一咬牙,對花木蘭說:“今晚再去一趟女寢,把那三座樓裏的鏡子全都拿出來!”

“遵命,主公!”花木蘭一抱拳。

這件事對她來說沒什麼難度,她手下鬼兵數萬呢,別說三座女寢,整座學校的她也能一晚上偷完。

第二天,整個學校沸騰了。

清苑路三座女寢——斐然居、陶然居、悠然居,幾百個女生宿舍裏的鏡子一夜之間全被人偷了!

一個都沒剩!

這是首都大學最沸騰的一天,這是讓女生們驚恐瘋狂的一天,這是值得載入史冊的一天!

上千面鏡子啊上千面!

這一下,別說那些女生了,就連男學生們也惶恐了起來。

學校裏出了一個偷鏡狂魔!

這個超級變態的傢伙簡直變態到令人髮指,他什麼都不偷,就偷鏡子!

很多人不禁開始揣測,這到底是一個多麼厲害的小偷?竟然能在一夜之間偷走上千面鏡子!

張謙宿舍裏。

“盜聖啊,這絕對是盜聖!”吳清煞有介事的說。

“什麼狗屁盜聖,要我說這就是神經病。”王子濤說。

“對,神經病!絕對的!”黃浩義憤填膺,“媽的,有那麼厲害的身手,三座女生宿舍樓都串了一遍,卻沒有對一個女生耍流氓!這不但是神經病,更是一個羊尾!”

“值錢的東西也不偷,偏偏偷鏡子,媽的智障!”

張謙實在聽不下去了:“咳咳,我說你們有必要這麼說人家嗎?”

“怎麼沒有?”黃浩說,“難道你不認爲這是個沙比嗎?”

“錯,是傻吊。”吳清說。

張謙狂翻白眼,不過稍後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在心裏問系統:“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對,那天晚上我這幾個舍友的那種詭異的行爲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鏡魔乾的了。”系統說,“這你還想不到嗎?不管是鏡魔還是鏡鬼,都有能力讓人做出一些很恐怖很詭異的行爲。”

“這鏡魔真有本事。”張謙說。

“嗯,能提供的能量點也不算少,要不然我就不讓你去管了。”

中午,張謙偷偷的跑出了宿舍,來到了昨天中午去到的那個學校角落裏。

那些鏡子的殘破碎片還待在原處沒有動,張謙鬆了口氣,看來並沒有人發現。

叫出花木蘭,很快,上千面鏡子就擺放了出來。

這目標太大了,張謙像做賊一樣四處看了看,然後跟系統抱怨道:“我說,幹嘛非得中午的時候搞,後半夜沒人的時候搞不行嗎?”

“不行,如果是半夜,哪怕打碎了鏡魔所待的鏡子,鏡魔也會以非常快的速度逃走轉而附身到其他鏡子上,只有在正午,鏡魔被陽光照射的時候才行,陽光對鏡魔有很強的殺傷力。”

“行吧。”張謙擦了擦腦門上的汗,一揮手說:“快!全部砸碎,速度!”

花木蘭帶着一票手下掄起武器哐哐的把這些鏡子砸了個稀巴爛,然而讓張謙有些傻眼的是,這些鏡子全都被砸碎了,但還是沒有什麼鏡魔鏡鬼飄出來。

“我靠!這到底什麼情況!”張謙有些抓狂了。

偏偏在這個時候,一聲暴喝響了起來:“那邊那個,你是誰!你在那幹嘛!”

張謙轉頭一看,居然是學校的保安,看起來這次砸碎上千面鏡子弄出來的動靜太大了,終於還是把保安引過來了!

“媽的!”張謙下意識的轉身就跑。

“跑什麼,讓花木蘭打暈他們然後消除他們的記憶就是了。”系統說。

於是張謙又轉身命令花木蘭去打暈這幾個保安,就在他握住這幾個保安的手腕消除了他們的記憶,以爲可以鬆口氣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驚叫。

他猛一擡頭,傻了,十幾個本校學生就站在不遠處看着他,甚至還有幾個人手裏拿着手機,也不知道是拍照還是錄像。

“我丟!花木蘭!”張謙大叫一聲。

花木蘭立刻又衝了過去打暈了這幫人。

“木蘭,去周圍守着,誰要是敢往這邊走,立刻打暈!”

“遵命!”花木蘭帶人走了。

好不容易全部消除了這幫人的記憶,又把他們錄下來的東西全部刪除,張謙這才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帶着花木蘭滑腳閃人。

張謙說:“我這做好事也得偷偷摸摸,真是日了狗!”

“哈哈哈。”系統大笑不止。

“笑個屁你。”張謙一路跑回宿舍,氣喘吁吁的說,“這鏡魔鏡鬼的也不在那些鏡子裏面,它到底會在哪?”

“我哪知道。”系統說,“其實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你親自進入鏡子裏去找它,不過這樣有風險。”

“什麼風險?”

“不管它是鏡魔還是鏡鬼,它對鏡子都有很強的掌控力,鏡子裏的世界就相當於是它的主戰場,你有可能會打不過它。”

“……那我不去了。”

“不去的話也不好,你這麼興師動衆的對付它,它肯定已經知道了。再加上它之前就對付過你,所以,我估計,以後它還會變本加厲的對付你。”

張謙已經回到了宿舍,一聽系統這話,沉默了一下之後說:“那就看看再說,大不了今晚我就帶人進去搞它。” 當晚,張謙瞅準了時間下了牀,來到了洗手檯這裏。

等了幾分鐘之後,洗手檯這邊還是和平常一樣,並沒有多出一面鏡子。

然後他走到門前,果然,貼在門上的小鏡子裏出現了一坨黑乎乎的東西。

由於怕打擾到幾個舍友睡覺,張謙並沒有開燈,只是劃開了手機屏幕,讓屏幕上的光照着自己的臉,然後鏡子裏就出現了張謙的臉。

但是幾秒鐘後,鏡子裏的張謙突然露出了一個非常陰森恐怖的笑容,同時,從他的眼睛突然流下兩行殷紅的鮮血。

“鏡魔果然在這。”系統說。

“我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