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的對手眉頭一挑,怎麼天武學院最近流行新生參賽了,而且,之前那兩個新生還都越級挑戰成功了。

這一個,該不會也是吧?

「開始!」

一個聲音落下,顧銘就已經朝著對手猛衝而去。

好快!

他的對手忍不住吞了個口水,待其反應過來之時,顧銘已經閃到了他的面前。

「去死!」

這個冰武學院的弟子驟然出拳,卻被顧銘輕鬆躲過,然而顧銘的一拳,他根本沒有辦法閃。

嘭!

一道悶響傳開,只見一道身影快速倒飛,然後落在了擂台之下。

秒殺!

這個冰武學院的弟子,已經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他在顧銘出手的那一刻,感受到了顧銘的實力無比的恐怖。

「運氣真差,沒遇到九品武師!」

顧銘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走下擂台。

此時,冰武學院那邊的人,滿臉的憤怒。

朕的棄後很傾城 這是藐視嗎?

天武學院就上場三個新生,還都拿下了勝利,而且眼前這一個顧銘竟然秒殺了八品武師的冰武學院弟子,而且還感覺十分的失望。

這讓人如何能夠接受。

一個入學才一個月的新生,竟然如此輕鬆地打敗八品武師,,難道是豪門的子弟嗎?

然而令他們詫異的是,下一場,竟然又有一個新生。

很快,這一回合的比賽就完了。

接下來,古依楠是在第七回合的時候上場,她的對手是個八品武師,被她輕鬆擊敗。

待她歸來之時,顧銘忍不住問道:「古師姐,你是否準備突破?」

「不行,我剛剛才到九品武師巔峰,除非在修鍊塔里修鍊,否則是難以突破。」

古依楠搖了搖頭。

然而在這時,對面的觀戰台上,忽然掀起了一陣喧嘩。

「符師兄突破了!」

「哈哈,符師兄終於突破到武王境了,這外門大賽,符師兄一定可以拿到第一名!」

「天武學院那邊,也就三個突破到武王境罷了,就算三人加起來,也未必會是符師兄的對手!」

冰武學院的弟子無比的激動。

顧銘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地冷笑,隨即取出一顆小培元丹,遞給了古依楠。

「師姐,把這個服下!」

古依楠一怔,看著顧銘手中的丹藥,疑惑地問道:「這是什麼丹藥,為什麼我沒有見過?」

顧銘微微一笑,神秘地說道:「只要你服下,我保證你能夠打敗符陽!」

「真的?」古依楠疑惑的問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顧銘呵呵一笑,將小培元丹塞進古依楠的手中。

古依楠半信半疑,最後還是將小培元丹吞下。

丹藥入口,瞬間即化。

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滿了全身,頓時她的一下子衝擊到了十品武師,而且那股力量一點也沒有減弱,還在上漲著。

古依楠毫不猶豫,直接盤膝坐下,開始修鍊起來。

看到古依楠的樣子,瞬間整個天武學院的弟子,全部都看了過來。

如今,他們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古依楠的身上。

「啊……」

古依楠一聲長叫,一股強大的力量向四周散發,隨即睜開了眼睛。

她滿臉的激動,看著顧銘久久不語。

她完全沒想到一顆小小的丹藥,竟然會有如此的效果,不僅讓她達到了傳說的十品,而且還讓她一舉突破到了一品武王。

如果現在對上符陽,古依楠十分有信心將符陽打敗。

「她突然了十品?」

「這怎麼可能,她竟然達到了傳說中的境界。」

「她是誰?天武學院為什麼會有這種資質!」

「她叫古依楠,是古星辰的女兒,更是古校長的孫女!」

眾人不斷的議論起來,然而,只有古依楠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師姐,這件事必須保密,否則的話,沒辦法解釋!」

顧銘急忙小聲對古依楠說道。

古依楠並不傻,自然明白顧銘是什麼意思,微微點頭,目光直接看向符陽,不由地露出一抹冷笑。 原來隨著符陽的突破,冰武學院的士氣全部高漲。

而天武學院這一邊,剛剛打完的程海,也還在突破當中。

雖然已經有三人突破到武王境了,但這三人排名都在五名開外,根本不是符陽的對手。

「顧銘,如果你對上符陽,勝算有多少?」古依楠低聲說道。

「打殘他!」

顧銘隨口回答了一句。

「這麼有信心?他現在可武王?」古依楠說道。

「那又如何?」

顧銘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畢竟,他這一次可是帶了新煉製的寶刀來,到時候,就算符陽使用他的寶劍,也一樣會輸。

「不如我們打一個賭?」古依楠忽然道。

顧銘一聽,來了興趣,好奇地問:「賭什麼?」

「接下來,如果你遇到符陽,若是贏了他,我就……」

古依楠說到這,不禁想了一下,然後道:「我就用我的權力,帶你上修鍊塔第三層,讓你修鍊十天!」

「十天?」

聽到這裡,顧銘的眼睛一亮,隨即搖了搖頭。

修鍊塔三層的效果,是第一層的五倍,但價格卻是也第一層的五百倍。

裡面待十天,至少要十萬積分!

「假如我輸了呢?」顧銘問道。

古依楠聞言,咧開嘴一笑,道:「那你就要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我還沒想好,你可以先欠著,等我哪天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古依楠回答。

「沒問題!」

這種送上門來的福利,顧銘怎麼會不要呢?

能夠在修鍊塔三層里待十天,相當於在一層修鍊五十天。

到時候,他就可以修鍊到混沌初期九層,然後去衝擊十層!

只要打破十層,他就可以步入混沌中期,只有那樣,他的手段才會使用出來。

現在還是實力不夠,有太多的壓制。

「你別高興的太早,萬一你遇不見到他呢?」古依楠說道。

「不,我一定能夠遇到他!」

顧銘搖頭道:「在場的人,除了你以外,就沒有人能夠贏他,他必然進入決賽。而我也會殺進決賽,所以我們一定會見面的。」

「沒看出來,你的信心更挺大。你別忘記了,還有我存在呢,萬一我們遇見了怎麼辦?而且,還有程海呢?」古依楠瞥了遠處正在修鍊的程海一眼。

「能擊敗他一次,就能擊敗他第二次,符陽也是一樣!」顧銘緩緩回答,隨即看向古依楠,「至於你的話,到時候再說吧!」

聞言,古依楠白了他一眼,道:「真不知道你哪來的信心,既然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咯。」

顧銘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接著,第二輪的抽籤就開始了。

此時,天武學院和冰武學院的弟子相繼突破,加起來竟然已經是超過了三十人。

難怪古依楠不看好顧銘,畢竟到時候二十五強中,將會出現不少武王境。

然而,顧銘根本沒把這些人放在心上。

第一輪,兩百人淘汰一百人,而第二輪,則是要淘汰五十人。

這一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誰勝誰敗,已經有了定數。

那些武王境就好像約好了一樣,並沒有剛到一起,然後就結束了。

在這一輪中,顧銘的對手是天武學院的外門弟子,對方主動認輸,因為對方自己不是顧銘的對手。

顧超和顧華二人也取勝利了,主要原因是他們都遇到了八品武師的弟子,如此一來,他們也晉級到了五十強。

至於古依楠,那就更不用說了,她現在也是武王境,自然輕鬆解決掉了對手。

很快第三輪開始。

第三輪,五十進二十五。

為了能夠讓大家從這次的比賽中,學習到更比的經驗,因此雙方學院決定每一次五個擂台比賽,進行五場。

妃常風流:太子請束手就擒 「顧銘、古依楠……」

古星辰開始念著名字。

這聲音傳開,顧銘瞬間一怔,有些懵了。

難道是他的對手是古依楠?不會這麼巧吧!

古依楠也是無比的震驚,她雖然已經到突破到一品武王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沒有信心打過顧銘。

待他們聽完之後,才知道自己是誤會了。

顧銘是第一個擂台,古依楠是第二個擂台。

「嚇死我了,虛驚一場。」古依楠鬆了一口氣。

顧銘搖頭苦笑,然後兩人一起前往各自的擂台。

當看到自己的對手時,顧銘的表情亮了,他做夢都沒想到,他的對手竟然是他的未婚妻紀蘆雪。

紀蘆雪走到了擂台下,臉色十分的難看,此時正在猶豫要上不上去。

她就算是突破到七品武師,也不可能是顧銘的對手,她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輸。

搶個總裁當爹地 現在是外門大賽,她根本不擔心顧銘會殺了自己,而且冰武學院也不允許她不戰而逃。

猶豫片刻后,紀蘆雪還是決定登上擂台。

「你還是認輸吧!」

顧銘看著紀蘆雪,冷冷說道。

「不可能!」紀蘆雪冷著臉回答。

「你一定在想,就算打不過我,也可以消耗我武者之力是嗎?」顧銘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勸你還是放棄吧,因為對付你,我根本不需要運用武者之力!」

「顧銘,我告訴你,我是不會主動認輸的。」紀蘆雪一臉堅定。

顧銘向周圍看了一圈,道:「不要以為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會手下留情。如果你不想出醜的話,我不介意將你的衣物全部劈開!」

紀蘆雪嚇得臉色蒼白,指著顧銘道:「你……你無恥!」

顧銘是什麼人,紀蘆雪太了解了,那可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主,如果真的被顧銘剝光了衣服,那麼她今後還怎麼見人?

此時此刻,她非常後悔,後悔自己把顧銘刺激得太深了。

她和于軍什麼關係也沒有,于軍在追求她不假,但紀蘆雪根本看不上對方。

兩大學院招生的時候,于軍突然摟住她的肩膀,便已經出乎她的意料。

然而,她為了刺激顧銘,就配合了于軍,目的是要想回婚約,卻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種地步!

「開始!」

這時,中央擂台的古星辰喊道。

下一刻,顧銘目光一冷,冷冷地盯著紀蘆雪。

「我認輸!」

看著顧銘的表情,紀蘆雪被嚇壞,下意識地喊了出來。 就這樣,顧銘順利晉級二十五強!

「顧銘,你就是個無恥之徒!」

紀蘆雪怒罵了一句后,跳下擂台。

其實,顧銘也只是嚇嚇紀蘆雪,他可還沒傻到真的那麼去做,至少的做人底線還是要有的!

「真不禁嚇!」

顧銘微微一笑,以他的為人,方才說的那種事情還是做不出來的,頂多是把紀蘆雪丟下擂台。

若是真的那麼做了,他必然遭到冰武學院和天武學院的譴責。

「喂,你難道真的要把她……」

這時,顧銘的背後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顧銘轉頭一看,發現古依楠竟然也結束了戰鬥。

「嚇嚇而已。」

顧銘隨口回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