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漢武帝,我總的評價是–千古之帝王,曠世之奇才。所謂非常之時需待非常之人,無論從文治武功,還是胸懷肚量,都堪稱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君主。

首先說文治。

在先秦,中國文壇上的現象可以概括爲百家爭鳴,無論三教九流,都可以在這一舞臺上佔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都會在身前生後有無數擁躉,這也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思想理念最豐富、最自由的時代。

秦始皇統一全國之後,提倡以法家之道治國,用嚴刑峻法和中央集權來實現國內的統治,雖然這一舉措隨着秦王朝的滅亡而迅速被大多數人所忘卻,但這卻陰差陽錯地構成了漢武帝成年後執政的根本思路。

也許大家會問:漢武帝的執政思路不是走儒家的路線嗎?不是他爲後世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文化現象鋪平了道路嗎?不是他發現了董仲舒、嚴助等一大批儒學人才並逐一予以重用嗎?

不錯。這些都是漢武帝的功績,但我們必須首先明白一個道理。

漢武帝的一大政績是所謂中央集權,即將朝中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的權利逐漸削奪,將權利集中於中央,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使用強硬的政治手段,行法家之道。

所以我認爲,漢武帝是睿智的,他並不將自己的執政手段限制於某一門某一派的思想,而是博採衆長,什麼有用就用什麼。

在他的統治下,一批又一批的舊權貴被打倒,而衆多代表新勢力的年輕人被紛紛錄用,雖然他的做法逃脫不了封建統治階級的侷限,但就當時漢王朝的發展而言,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

在他的朝代中,有董仲舒這樣的大思想家,有司馬相如這樣的大文豪,也有着太史公這樣留下千秋奇書的英才,我們平常提到漢朝,總是說文景兩朝粲然文治,而武帝似乎一如其諡號,只見武功,其實不然。

雖然經過武帝一朝,中國文人的思維方式開始受到獨尊儒術的限制,但在當時,這對於迅速增強國力,團結控制民心,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

其次談武功。

這一點想必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瞭解,漢武帝之所以諡號武,也正是爲了彪炳其千秋戰功。

自秦始,北方匈奴部落的侵犯就已經成爲了當時中華民族的心腹之患,從蒙恬北築長城到漢高祖的白登之圍,一直延續到武帝初年始終執行的和親之策,都是純屬無奈,不得已而爲之,一味地被動挨打,所簽下的也都是城下之盟,帶有着顯而易見的屈辱和妥協。

客觀地說,在劉邦定天下的時候,縱使中原因爲長年的戰亂而滿目瘡痍,當時漢朝的整體實力也是遠勝過匈奴部落,經過文景之治長達四十三年的醫治理療,國家綜合實力又有了一定的提高。

那麼,爲什麼在如此之長的時間裏,漢王朝只能對匈奴採取屈辱的和親政策呢?我的答案也許是比較有趣的,那就是一位曾經在中國近代政壇掀起驚濤駭Lang卻難以善始善終的人物所常說的一句話–攘外必先安內。

爲什麼人雖多卻打不過呢?答案只有一個:窩裏鬥。

這個也是中國曆朝歷代都普遍存在的很現實的問題,寥舉漢景帝一例,這個在位僅十四年的明君卻經歷了種種讓人難以想象的政治風暴。

從年少時誤傷吳王太子而交惡於吳王,到後來的七國之亂,從立太子到廢后廢太子,從壓制親兄弟樑王到除掉平七國之亂的功臣周亞夫……太多太多的事情讓他無暇北顧,只有寄希望於自己的兒子這一輩人來完成。

這都是血淋淋的事實,都是無法更改的歷史,中華民族在忍受屈辱的同時也在默默積蓄着勃發的力量。

到孝武初年,漢朝國力以較建國之初爲強,軍事實力也有了和匈奴比拼的資本,但到武帝真正掌握政權之後,他還是忍耐了數年沒有出手。

爲什麼?還是要先安內,這一次他針對的還是以前他父親曾經面對過的勢力:壓制諸侯王,除掉竇家和田家的勢力,同時打壓地方豪強。

不得不提的是是時尚年輕的劉徹已經敢於小範圍地動用軍事力量,平定了東南部小國的叛亂,這也爲自己全力北顧掃除了後顧之憂,從戰略的角度上來講,這一點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從漢匈雙方的總體實力上來講,其實武帝的勝利應該是歷史之必然,只要漢朝軍民一心,全力備戰,就擁有了戰勝匈奴,奪取最終勝利的資本,但我們需要了解的是,在這場戰爭中,武帝做出了兩個更本性的英明決策,從而順理成章地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一曰民心。

上文說到:只要漢朝軍民一心就可以得勝,可這寥寥數字相要落實起來談何容易?之前我提到的武帝在掌權之後數年間的對內政策就是對這一點的具體實施。

在朝內,他打擊權貴,統一朝臣的意見,重用支持他政見的新人,充分扶植其妻族的力量(即衛、霍兩大家族)。

在國內,他鼓勵全民養馬,積極推廣鐵質農具的使用,從而增加了糧食產量和政府總體稅收。

在有了人氣和財物之後,他才能得心應手地去實現他畢生的夢想。

二曰任將。

漢武帝在對匈奴的作戰中,主要倚重的是兩個將領,也就是後來的兩個大司馬:大將軍衛青和其外甥——驃騎將軍霍去病。

這兩個任命非常能夠顯示武帝的用人之道與用人之明。

首先,他像東晉重臣謝安那樣任人不避親,敢於重用兩個皇后的直系親屬,當然,這二將也有足夠的能力擔當重任。

其次,他挑選的這兩個將領都是性格鮮明之人:衛青老成持重,是從歷次對匈戰鬥中逐步成長起來的大才。

霍去病則多少給人以有點鬼靈精怪的感覺,他作戰不拘於常法,往往能夠出敵之意料,是一位少年得志的英雄將領。

二人一奇一正,相輔相成,聯袂成爲了匈奴人的噩夢。

可以說,漢武帝在這兩個將領的任命上是極其英明的,他看中了衛青的持重和謹慎,也看中了霍去病的機制與反常,在他的合理調遣下,終於贏得了對匈戰爭的全面勝利。

從此之後,匈奴部落遠遁西北,餘部也再難成氣候,最終,漢初屈辱性質的和親變爲了昭宣中興後恩賜性質的和親,也終於使中華民族得以揚眉吐氣。

最後,我想再簡單說說漢武帝執政期間的一些錯誤和缺點。

其中有若干錯誤的性質是很嚴重的,險些造成了當時局勢的動盪和政局的顛覆,這其中包括其晚年的太子叛亂事件,還有對李陵降敵一案做出的過激反應。

另外,過分動用武力的必然結果就是窮兵黷武。

武帝一朝,通過對外戰爭將國家的地域擴大了將近一倍,可全國人口也差不多少了一半,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在生活水平這一衡量標準上遠遠不如文景兩朝。

所幸的是,武帝晚年認識到了自己的過失,下詔罪己,以文字形式將自己的罪過昭告天下,這也可被看作是古代封建帝王中一個極爲難得的楷模吧。

無論文治、武功,武帝都是帝王中的翹楚,鞏固了大一統的漢朝統治,完善了中央集權制,確立了儒學的低位,功大於過,所以有漢朝後華夏族叫漢族,其文字叫做漢字之實。

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這是當時的話。

和平當然衆所欲也,但必要時,以軍事手段解除國家發展甚至首都安全的威脅,意義應是積極的,當然,興師必然動衆,勞民就會傷財,但與窮兵黷武之說還是有距離。 今年,各種慶祝活動既廣泛又隆重,數萬名軍人榮獲勳章和獎章,在晚會上和集會上,廣大官兵都在悼念爲了祖國的榮譽和自由而犧牲的戰友。

北方的冬季,天氣變化無常,有時甚至冰融雪化,我和馬雅麗都很久沒有坐過旅客列車了,現在,列車正載着我們東去,列車馳過新西伯利亞以後,大地呈現一片銀白色,車窗上佈滿了冰。

車站,小市鎮,大城市,一個接着一個地向後掠去,積雪覆蓋着那些慘不忍睹的廢墟,沿途地名全部是手寫在殘坦斷壁上的,但是,所有這些城市都是有資格自豪的。

新西伯利亞、克麥羅沃、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坎斯克……在這些地方進行了多麼殘酷激烈的大會戰啊!

慶祝節日的標語,以及緊張的勞動生活情景,都使人振奮,這表明,慘遭戰火破壞的一切,都將迅速復原。

當列車快要抵達伊爾庫斯克時,我想起去年夏天我在伊爾庫斯克大街上碰到的一件事,那時,空軍總司令部緊急召見林卡上尉和我。

我們都身穿滿是汗跡和塵土的前線制服,腳蹬破舊的高筒靴子,頭上戴着在飛機座椅上揉搓得不象樣子的褪了顏色的軍帽,離開了中亞的前線機場。

我們飛行了一個小時就來到人流不斷的伊爾庫斯克大街上,幾個小時以前我們還在小鎮機場上呢,幾個小時以後就出現在熱鬧的城市大街上了,這突然的變化,使我們覺得自己就象鄉下佬進城似的,看見什麼都覺得新鮮。

見到這和平的日常生活景象我們都很高興,兩隻眼睛不住地東張西望,什麼都想要看上一眼,竟沒有注意到一位上校已經走到跟前。因爲沒有給他敬禮,他把我們叫住了。

“你們不給我敬禮,這是違反規定的!象你們這樣的人,我不知提醒過多少了,我都膩煩了。”儘管我們向他道了歉,他還是訓斥了我們一頓。

我把這件事說給瑪雅麗聽,指着她的士兵軍大衣說:“你給人家敬禮的機會可比我多着呢。”

“只要我能到大城市去看一眼,那我寧願邁着正步,老是舉着手,從城市大街上走過去。我從來還沒有到過大城市呢。”

那時召我到伊爾庫斯克去,是爲了接受烏拉俄聯邦政府頒發給我的一枚戰功勳章,當時的伊爾庫斯克是烏拉爾聯邦的臨時首都。

第二天,我們就返回中亞的波波維切斯卡亞機場,現在,又召我到天津的空軍總部來幹什麼呢?我一直在猜想着,我們現在是兩口人了,妻子就在我的身邊,我不能不爲對方着想。

到空軍總司令部人事局以後我才知道,他們打算叫我擔任空軍戰鬥機部隊戰鬥訓練部部長職務,事情如此出乎意料,職位又如此之高,我一時真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纔是,這位在我當機械師時曾經派我到空軍學院去學習的經驗豐富的人事局局長尚明山將軍很理解我的處境,他沒有催促我立即答覆他。

“你好好想一想再答覆吧。我叫他們給你辦理明天的入門證。”

我返回招待所去,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也需要同瑪雅麗商量商量,說實話,我隨時都能答覆人事局局長,那就是我實在不願意接受這個職位。

當然,空軍總司令部工作更穩定些更安全些,不過,我另有想法。我想,我剛剛學會打仗,而現在離戰爭結束還遠着呢,要是我現在離開前線,那我的戰友們會怎樣看待我呢?他們一定會說我貪圖安逸的生活,也許會對我產生更壞的看法。

不行,我不能讓我的戰友們在背地裏這樣去議論我,戰鬥到最後勝利的那一天,一直打到蘇聯人不想打了爲止,是我唯一的不可動搖的願望。

當我同瑪雅麗商量時,她完全贊同我的想法,她也不願意離開炮火連天的前線。

第二天早晨,我就去見人事局局長,對他談了我的想法,他沒有料到我會拒絕這個職位,看樣子,他似乎不太高興。

“你怎麼一張口就說我不願意呢!別人都很需要你的作戰經驗嘛……擔當這個職務是要授予你將軍軍銜的呀。”

我只好另找一條象樣些的理由了。

“要說作戰經驗,我是積累了一些。但是,這樣重要的職務,我是擔當不起來的。”

“會有人幫助你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只好有話直說了。

“戰爭不結束,我就不離開前線!”

人事局局長默默地把我的檔案材料推到一邊。

第二天,他帶領我去見空軍主帥伍思想上將,在同空軍主帥的談話中,我重複了我拒絕這個職務的理由,他同意放我回到我原來所在的飛行大隊去,我無法掩蓋此時的喜悅心情,我的心早已飛到我們飛行大隊的駐地切爾尼戈夫卡去了。

可是,空軍主帥交給我一項任務;“你到幾個飛機工廠去看一看新式飛機,我們的新式飛機要比現在的強些,我們打算給你們一批F-10c型或F-10型新戰鬥機。這都是性能優異的飛機!”

這正合我的心意,我們大隊的飛行員早就想要改用新飛機作戰了,更何況我還從未到過飛機工廠,也從未見過怎樣製造飛機呢。

飛機,這是人的聰明才智和勤奮勞動的結晶,是我的至愛之物。

晚上,我同瑪雅麗一起到天津大劇院去觀看演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和大劇院的瑰麗環境,新穎的節目,使我們暫時忘卻戰爭,也不再去想前線了。

我們現在置身於和平的生活環境之中,用不了多久這種生活就會全面到來,可以說,指日可待。

我倆誰也不再提起是否留在大後方的問題,我們一心只想着要珍惜我們同戰友們建立的戰鬥情誼。

幕間休息時,我出去吸菸,把瑪雅麗留在原來的座位上,待我回來時,瑪雅麗不見了,原來她正坐在休息大廳的椅子上傷心呢。

她直言不諱地說,她很不願意以一個士兵的身份穿着笨重難看的高筒靴子出現在大劇院裏,這裏的一切,都能喚起人們對美的嚮往,都與我們前線的觀念和習慣毫無共同之處,此時此地她的心情我是很理解的。

第二天早晨,在我到黑字一號機場去飛行以前,我同瑪雅麗先來到百貨商店,售貨員熱情地幫她挑選她所需要的東西,於是,我就把她留下來,請售貨員幫我照顧她。 我向費德維將軍談了我的印象,他說:“我同意你的看法。你們從前線來的人,對飛機的優點和缺點會看得更敏銳些。明天你再來飛一飛,然後,我就帶你去見這位設計團隊。”

“是去見設計師嗎?”

“對。”

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我心裏一直在盤算着應該如何向這些素負盛名的國產戰鬥機設計家表達我的看法,儘管我覺得我的看法未必是錯的,可是,還是再飛一次好,以便進一步檢驗我的結論性看法。

我剛走進居室,可真沒想到,眼前的瑪雅麗竟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了,她打扮得多麼漂亮啊!我從未見她這樣打扮過,她站在居室的中央,翻來覆去地欣賞着自己這一身打扮。

她十分高興,顯得格外漂亮了,現在,她特別想上劇院去,於是,我就陪着她去觀劇,如今,無論什麼地方她都想要去看一看,以彌補這幾天來的損失。

深夜,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我倆在靜悄悄的大街上悠閒地走着,盡情地享受這寧靜給予我們的愉悅,我們知道,再過幾天就要回前線去,我們珍惜這寧靜的時光和相親相愛的甜美給我們帶來的真正幸福。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是的,我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幹,那就是我們中華復興聯盟推薦的華夏聯邦總統候選人王梅女士和中華復興黨推薦的上官雲學先生將聯手競選。

王梅女士作爲總統候選人將發表多次競選演講。

我肯定,同胞們都期待我就任華夏聯邦的總統,會像我國目前形勢所要求的那樣,坦率而果斷地向他們講話。

現在正是但白、勇敢地說出實話,說出全部實話的最好時刻,我們不必畏首畏尾,不着老實實面對我國今天的情況。

這個偉大的國家會一如既住地堅持下去,它會復興和繁榮起來,因此,讓我首先表明我的堅定信念:我們唯一下得不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一種莫明其妙的、喪失理智的、毫無根據的恐懼,它會把轉退爲進所需的種種努力化爲泡影。

凡在我國生活陰雲密佈的時刻,坦率而有活力的領導都得到過人民的理解和支持,從而爲勝利準備了必不可少的條件。

我相信,在目前混亂的政治局勢,大家會再次給予同樣的支持,我和你們都要以這種槽神,來面對我們共同的困難。

喬木思南 這些困難只是物質方面的,價值難以想象地貶縮了。

課稅增加了,我們的支付能力下降了。

各級地方政府面臨着嚴重的收入短缺。

交換手段在貿易過程中遭到了凍結。

工業企業枯萎的落葉到處可見。

農場主的產品找不到銷路。

千家萬戶多年的積蓄付之東流。

更重要的是,大批失業公民正面臨嚴峻的生育問題,還有大批公民正以艱辛的勞動換取微薄的報酬,只有愚蠢的樂天派會否認當前這些陰暗的現實。

但是,我們的苦惱決不是因爲缺乏物資,我們沒有遭到什麼蝗蟲災害。

我們的先輩曾以信念和無畏一次次轉危爲安,比起他們經歷過的險阻,我們仍大可感到欣慰。

大自然仍在給予我們恩惠,人類的努力已使之倍增,富足的願景近在咫尺,但就在我們見到這種情景的時候,寬裕的生活卻悄然離去。

這主要是因爲主宰我們物資交換的統治者們失敗了,他們固執己見而又無能爲力,因而已經認定失敗,並撒手不管了,貪得無厭的貨幣兌換商的種種行徑,將受到輿論法庭的起訴,將受到人類心靈和理智的唾棄。

幸福並不在於單純地佔有主錢,幸福還在於取得成就後的喜悅,在於創造性努力時的激情。

務必不能再忘記勞動帶來的喜悅和激勵,而去瘋狂地追逐那轉瞬即逝的利潤,如果這些暗淡的時日能使我們認識到,我們真正的夭命不是要別人侍奉,而是爲自己和同胞們服務,那麼,我們付出的代價就完全是值得的。

認識到把物質財富當作成功的標準是錯誤的,我們就會拋棄以地位尊嚴和個人收益爲唯一標準來衡量公職和高級政治地位的錯誤信念,我們必須制止銀行界和企業界的一種行爲。

它常常使神聖的委託混同於無情和自私的不正當行爲,難怪信心在減弱,因爲增強信心只有靠誠實、榮譽感、神聖的責任感,忠實地加以維護和無私地履行職責,而沒有這些,就不可能有信心。

但是,復興不僅僅要求改變倫理觀念,這個國家要求行動起來,現在就行動起來。

根據賦予我的職責、我準備提出一些措施,而一個受災世界上的受災地方也許需要這些措施。

對於這些措施,以及我國根據本身的經驗和智慧可能制訂的其他類似措施,如果我當選,我將在憲法賦予我的權限內,設法迅速地予以採納。

但是,如果國家緊急情況依然如故,我將下回避我所面臨的明確的盡責方向。

我將准許我自己使用唯一剩下的手殷來應付危機——向非常情況開戰的廣泛的行政權,就像我們真的遭到外敵人侵時授予我那樣的廣泛權力。

對大家寄予我的信任,我一定報以時代所要求的勇氣和獻身精神,我會竭盡全力。

讓我們正視面前的嚴峻歲月,懷着舉國一致給我們帶來的熱情和勇氣,懷着尋求傳統的、珍貴的道德觀念的明確意識,懷着老老少少都能通過克盡職守而得到的問心無愧的滿足。

我們的國家就是要保證國民生活的圓滿和長治久安。

我們並不懷疑基本**制度的未來。

華夏人民並沒有失敗,他們在困難中表達了自己的委託,即要求採取直接而有力的行動。

總裁太霸道 他們要求有領導的紀律和方向,他們現在就要選擇我作爲實現他們的願望的工具,我準備好了接受這份厚贈。

在此舉國奉獻之際,我們謙卑地請求人民賜福,願人民在未來的日子裏指引我。 新的政府的日標是必須建立一種健全的、生氣勃勃的和不斷髮展的經濟,爲全體中國人民提供一種不因偏執或歧視而造成障礙的均等機會,讓中國重新工作起來。

制止惡性通貨膨脹,意味着讓全體中國人從失控的生活費用所造成的恐懼中解脫出來。

人人都應分擔新開端的富有成效的工作,人人都應分享經濟復甦的碩果。

我國制度和力量的核心是理想主義和公正態度,有了這些,我們就能建立起強大、繁榮、國內穩定並同全世界和平相處的中國。

因此,在我們開始之際,讓我們看看實際情況。

我們是一個擁有政府的國家--而不是一個擁有國家的政府,這一點使我們在世界獨樹一幟,我們的政府除了人民授予的權力,沒有任何別的權力,目前,政府權力的膨脹已顯示出超過被統治者同意的跡象,制止並扭轉這種狀況的時候到了。

如果我當選,我打算壓縮聯邦機構的規模和權力,並要求大家承認聯邦政府被授予的權力同各地人民保留的權利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我們大家都需要提醒:不是聯邦政府創立了各個地區,而是所有地區創立了聯邦政府。

因此,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不是要取消政府,而是要它發揮作用--同我們一起合作,而不是凌駕於我們之上。

同我們並肩而立,而不是騎在我們的背上。

聯邦政府能夠而且必須提供機會,而不是扼殺機會,它能夠而且必須促進生產力,而不是抑制生產力。

“王梅女士講的有點文,對我們百姓深了。”瑪雅麗說道。

“我倒不這樣認爲,至少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聽得懂。”我不懷好意的看着她…..

我國曆史上的各個時期都面臨過特殊的挑戰,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和過去面臨的任何挑戰一樣嚴重,今天不僅標誌着一屆新政府的起點,而且標誌着一個新時期的開始。

對我們來說,對整個世界來說,這個時期特是個多事之秋,也許還將是決定性的歲月。

也許命運註定我們要去體驗,或者在更大程度上是去促成人類漫長曆史中的一個重大轉折。

本世紀上半頁的特點是,**遭到史無前例的粗暴踐踏,並經歷了歷史上最可怕的兩場戰爭,我們這個時代最迫切的需要是學會和睦相處。

華夏各地的人民都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面對着未來,他們既充滿希望又滿腹憂慮。

在這疑慮的時刻,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期待着這個國家的善意、力量以及明智的領導。

因此,我們審時度勢,利用這一時機向全體人民宣佈指導我們生活的信念的基本原則,向所有的民族宣佈我們的目標。

在今後幾年,我們的和平自由綱領將着重於四項主要的行動方針。

第一,我們將繼續堅定不移地支持聯合國及其有關機構,繼續尋求各種方法來加強這些機構的權威和增加這些機構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