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的內容請等待後續報道。 這是記者福爾曼向您報道,地點在黑字的天下第一城,我們採訪的是這個地方的總負責人上官雲學教授。

他說,天下第一城是按生態城市設計的。簡言之,所謂生態城市,是指有效運用具有生態特徵的技術手段和文化模式,實現這個人工-自然生態複合系統良性運轉以及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可持續和諧發展的城市。

有趣的是,從城市史角度來看,在工業化之前人類的城市其實是綠色生態的,當時的城市實際上是爲農村服務的農村貿易中心或體現爲政權的中心,其對自然的索取和污染的排放是極爲有限的。

但是僅300年的工業化發展史就使原來的綠色城市變成了灰色的城市

。儘管目前全世界住在城市的人口不到30%,但是城市卻消耗着全球75%的資源和能源,而且排出了75%的廢物和二氧化碳。

城市本來集中了人類絕大部分夢想和傑作,但是到了現在城市卻變成了有可能毀滅地球的最強有力的武器。

那麼我們看看他對這個新奇的想法都有什麼具體的要求。

貫徹三可原則。

一,是目標的構成應具有可約束性,也就是能用這個目標來動員社會各方面的力量來實踐生態城,對社會各界有約束力,也體現道德和責任的雙重含義。

二,是目標可分解性。指標體系不能停留在行政管理層面,必須把這個指標體系從城市的總體目標分解到社區,社區分解到家庭,直至作爲社會最基礎細胞的家庭等都爲綠色發展增添動力。

同時從行業到企業也可以進行分解,能促使各種社會活動者和全體市民都參與到生態城發展中來,這樣生態城市的目標才能達成。

三是指標體系的可實踐性。指的是依據現發展階段的國情和科學技術水平,制訂合理的目標,以合理的成本和技術含量達到低排放和資源循環利用的目的。

除了原則,還有一些具體的指標嗎?

從基礎設施完善指標層來看,有垃圾回收利用率、危廢與生活垃圾處理率、市政管網普及率、步行500米範圍有免費文體設施的居住區比例、無障礙設施率等指標。

首先,要編制覆蓋整個地區的交通規劃。在交通規劃中把步行和自行車、使用公共交通的出行比例作爲整體的重點發展目標。

二,是在土地利用方面要求生態城市內部儘可能實現混合的綜合商務和居住功能。只要沒有噪音、污水、空氣等的污染,各種產業與居住功能應該在空間上儘可能的混合。

三,儘可能減少非可持續的鐘擺式交通出行模式,而在服務設施上要建立可持續的社區,能夠提供爲居民的幸福、富裕、健康和愉快的生活有所幫助的設施。

四,是在綠色基礎設施方面要求生態城鎮的綠色空間不低於總面積的40%

。這40%中至少有50%是公共的、管理良好的,人人可以進入的高質量綠色開放空間,當然這40%中也包括立體綠化和屋頂綠化,儘可能使生態城鎮的綠色空間將更爲廣闊的鄉村田園連在一起。

五,是在水資源的利用方面,要求生態城鎮在節水方面具備更爲長遠的目標。

六,是在防洪風險管理方面,要求生態城鎮以合理的工程措施,更重要的是以非工程的措施來應對雨洪的威脅。所有的生態城市都應該在城市規劃建設中學會與雨水和洪水和諧相處。

這種新穎的構思在世界上還是首次聽到,黑字的控制區都是這樣的設計。對我來說。戰爭結束了我會邀請教授講學,推廣這種理念。

致富從1998開始 這裏有一個問題,就是這裏的糧食產量偏低,以下是我訪問所得到的數據。

小麥畝產量150--200公斤

玉米畝產量200--300公斤

大豆畝產量100--150公斤

花生畝產量150--300公斤

土豆畝產量500--900公斤

高粱畝產量200--350公斤

不到百分之五總面積的水稻畝產量150-200公斤

爲什麼會這樣呢?原來這裏是不使用化肥的或者很少使用,因爲這裏只有一家很小的生物化肥廠,由於當地政府規定必須百分之七十的土地要種植糧食作物,所以農民自有辦法,那就是種植藥材植物,以下是我採訪的實錄。

生地畝產量300--500公斤

白朮畝產量200--400公斤

桔梗畝產量200--300公斤

板藍根畝產量300--400公斤

黃芪畝產量200--400公斤

牛膝畝產量200--300公斤

黨蔘畝產量200--300公斤

丹蔘畝產量300--400公斤

白芍畝產量300--400公斤

防風畝產量200--300公斤

柴胡畝產量100--200公斤

甘草畝產量300--500公斤

遠志畝產量150--200公斤

半夏畝產量200--300公斤

牛蒡畝產量150--200公斤

水飛薊畝產量150--200公斤

沙苑子畝產量80--150公斤

金銀花畝產量150--200公斤

紅花畝產量20--40公斤

丹皮畝產量300--500公斤

通過種植藥材,農民的收入取得了很大的增長

。至於其中的原因還是問問農民們吧!看看他們樸素的回答。

糧食是按每畝白麪或大米五十斤繳納的,我們這個村子叫五十里莊,就是距離天下第一城五十里,不能光想着掙錢,沒有糧食人們吃什麼?我們理解政府。

官員們是這樣說的,糧食安全是最重要的,這一點不會變。由於現在的小城鎮都在山區地帶,造成無法大規模耕作。通過種植經濟作物使農民收入大幅提高。品質次的糧食可以轉化爲禽蛋類,也就是作飼料,食品加工廠的下腳料可以做魚粉,骨粉,這也是貫徹生態城市的要求。

當以後電力供應充裕,現在的小型工廠將成爲新品種大規模生產前的小批量試生產,並設置新產品研究所。 “葉叔,日本的一號作戰計劃已經開始了,我會每星期給您一份戰情通報和實時分析。”

“那你們開始最後的準備吧!記住,要看好時機,長沙之戰一旦開始我們在這裏就要有大的行動。”

日軍源源不絕地越過黃河,機械化的部隊在黃河以南的平原上縱橫馳騁,對中國軍隊的陣地造成極大的壓力。

而剛好河南發生嚴重的大旱災,幾百萬以上的中國百姓流離失所,糧食供應非常缺乏,物價上漲已經是七七事變當年的五百倍。

社會的困苦、人心的不安,加上重慶的內爭浮現,美國介入中國內部的政治鬥爭,軍力上補充兵員的嚴重不足,美援武器更是紙上談兵的遲遲沒有到手,這一切都使軍心更爲渙散。

執行這項任務的日軍敵前指揮,是由日軍第十二軍司令官內山英太郎中將負責,他率領四個師團、四個旅團,以及一個戰車師團,這是日本首次在中國使用完整的師團級戰車部隊,加上大量的工兵與運輸部隊,總兵力達十五萬人。

在關東軍支持修復黃河鐵橋的協助下,日軍在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的半夜,在中牟渡過黃河,夜襲中國軍隊在河南的陣地

日軍行動前的欺敵工作與情報擾亂,部署的非常成功,重慶方面以爲日軍應在五月底纔會發動攻擊,美軍的情報判斷更離譜,認爲這最多隻是日軍的騷擾行動而已,不值得中國軍隊勞師動衆、嚴陣以待。

事實上,日軍在大軍渡過黃河的四天之前,已先派決死突擊隊,滲透中國軍隊陣地,找到中國軍隊防線的弱點,然後引導日軍。

在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日軍對中國第一戰區的陣地,全力發動攻擊。湯恩伯原想主動對渡河的日軍部隊,進行反擊,但是其它將領都缺乏主動作戰的意願,以及作戰的支持與兵力,因此只消極地接受命令,困守在陣地之中,不願配合出擊,而讓日軍機械化部隊,任意在中國軍隊的陣地之間馳騁。

日本第十二軍順利渡過黃河之後,全力發動攻勢,四月十八日,日軍三十七師團攻陷中牟,四月二十三日,日本六十二師團攻克鄭州,這樣日第十二軍已經成功的撕裂中國第一戰區的正面防線。

日軍然後兵分二路,一路向南攻擊,準備沿平漢線攻克許昌後,與來自武漢的第十一軍部隊會師,以完成打通平漢鐵路。外一路的日軍,則是向西突進,準備攻擊湯恩伯部的主力。

由於日軍的攻勢凌厲而且充滿變化,三個師團的日軍部隊迅速包圍了平漢路的重鎮許昌。日三十七師團擔任主攻,六十二師團與二十七師團在外圍進行包圍分割作戰,以徹底孤立在許昌的中國守軍。

日軍在戰車、突擊隊與炮兵聯手下,迅速迫近許昌的陣地,打得中國軍隊陣地陷入混亂之中,才兩天的時間,許昌就在五月一日棄守。

此時日軍情報發現,湯恩伯的部隊在登封、密縣附近集結,準備反擊日軍的攻勢。因此日軍司令官內山,立刻將南攻的部隊,由南向西方旋轉九十度,企圖捕捉湯恩伯的部隊。

另一路日軍則在戰車師團的前導之下,這也是日軍首度在中國戰區使用戰車師團作戰,在河南平原勢如破竹地疾進,企圖以鉗形攻勢,包抄湯恩伯部。

日軍這種靈活的攻勢,其速度與方向不斷變化,充分展現裝甲與機械化部隊的戰力優勢。不過湯恩伯的主力第十三軍石覺部,並未踏入日軍的口袋,而設法退入嵩山,日軍於是失去了圍殲十三軍的機會



這時候中國軍隊在河南的戰線與陣地,可以說是陷入了一團混亂之中,事先的作戰情報與計劃,幾乎完全與事實的發展不符。

由於中國軍隊的員額不足、士氣低落、補給不濟,上級領導階層又面臨美軍介入政策與權力的鬥爭,因此實在無法面對日軍空前強大、靈活與凌厲的攻勢。

許昌陷落之後,由於蔣鼎文擔心自己受到圍殲,而立刻率兵退向伏牛山,造成湯恩伯部勢孤,也只有設法突圍。因此其它的中國部隊,產生兵敗如山倒的連鎖反應,河南戰場近乎失控。

蔣介石企圖抽調接受美軍裝備的遠征軍回來參戰,不但遭到史迪威拒絕,而且在羅斯福親自介入的壓力下,於四月二十五日,蔣介石被迫下令遠征軍由雲南出動,渡過怒江,參與緬北的作戰。

這時候日軍剛攻陷鄭州,開始擊潰中國軍隊在河南的防線,蔣介石卻只能眼看着中國戰區受到日軍攻勢無情的蹂躪。在盟國的眼中,裝備中國軍隊的目的,只是爲了英國在緬甸與印度的利益而戰。

日軍南下的攻擊,很快又恢復行動。十二軍攻陷許昌之後,日軍第十一軍橫山勇,同步派遣一個旅團北上夾擊,於五月八日南北兩軍在遂平會師,日軍在中日全面戰爭爆發的七年後,才終於勉強的打通平漢鐵路。

接着日軍的主力又朝向西方發動連續的攻擊,企圖圍殲湯恩伯的主力不成。 萬法無咎 隨即日軍立刻朝向洛陽外圍發動快速攻擊,徹底擊潰了洛陽外圍的中國守軍。

然後在五月十八日,日軍六三師團負責由東向西進攻洛陽,而日軍一一〇師團與戰車第三師團則由洛陽的西方迂迴攻擊。

不過日軍對洛陽的全面攻勢,這次遭到中國軍隊的強烈反擊。洛陽守軍是武庭麟的第十五軍,他們以旺盛的作戰意志,擋住日軍極凌厲的攻勢,此舉也驚動了日本華北方面軍司令部。

於是日軍開始重新調集部隊,於五月二十三日以四面合圍之勢,再攻洛陽。中國軍隊在兵力懸殊、援軍不到的狀況之下,仍然拒絕招降,浴血奮戰之後,武庭麟在五月二十五日從洛陽突圍。

但是,三十六集團軍司令官李家鈺則在後續的作戰中陣亡。 此時,日軍駐山西的第一軍,也派遣第三、五十九等兩個旅團,渡過黃河的澠池,截斷了隴海鐵路的交通,阻止中國軍隊向東的馳援,同時掃蕩中國軍隊在洛陽以西的主要後勤基地,以及奪取中國軍隊在盧氏地區的主要軍需品供應倉庫。

中國軍隊在第一戰區,出現了全線潰敗的局面。這時候國內外的輿論出現大量悲觀與恐慌的報道,說中國軍隊已經失去戰力,蔣介石只有撤換蔣鼎文與湯恩伯的職務,及派陳誠前往坐鎮指揮,調胡宗南負責監視延安的部隊,東出潼關,進入河南,暫時阻擋了日軍的攻勢。

由於日軍立刻就要在湖南發動大兵團作戰,因此停止了繼續向西的攻勢,於是一場推諉責任的內部攻防戰,立刻就在中國軍隊、美軍之間展開。

史迪威以及一些美國記者,當然乘機發表他們的證據,指出蔣介石的部隊根本不戰而退,卻完全不提自己情報判斷的嚴重錯誤,導致中國戰區沒有預先做好準備,以及在作戰期間,整個後勤支持遲遲未到,與空中掩護嚴重不足的責任。

事實上,以中日雙方當時在河南的兵力部署與作戰準備而言,中國軍隊由誰去指揮,結果都不會好到那裏去。中國軍隊若是不退,只有遭到殲滅。可是?有誰問過,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認爲日軍只是演習的情報判斷,讓中國軍隊無法得到戰前的補充與準備,應該負起多少的責任呢?

從河南的戰事來看

。雖然根據日軍大量集結與演訓的情報,蔣介石認爲日軍極有可能在一九四四年年中,發動全面的反撲。

而在二月以後,重慶方面對於日軍準備打通平漢與粵漢鐵路的攻勢,也掌握了更爲清楚的情報,無奈參謀長史迪威只全心全意地在緬甸野人山進行作戰,對於日軍準備在中國戰區發動新攻勢的情報,根本不加理會,而造成部分中國將領也跟着附和,因此使中國軍隊無法集中力量,準備迎戰日軍空前的重大攻勢。

中國軍隊在河南陣地的防務是由蔣鼎文與湯恩伯負責。由於日軍在中條山會戰之後,將近三年都沒有在華北發動攻勢,使得他們失去作戰的警覺與士氣。

加上河南連年天災,民生困苦到了極點,軍隊的補給不足,兵員補充又以遠征軍優先,因此戰力已經降到空前的底點。在日軍發動攻勢之前,蔣介石與駐華美軍的將領,對於日軍的作戰企圖,也缺乏共識與掌握。

由於史迪威堅持認爲,日軍的攻擊只是例行出擊的演習,根本無意深入中國軍隊陣地內部與進行長期的佔領作戰,當前應該以靜制動,故將擁有美式裝備、員額充足的中國部隊,調入緬甸原始山區進行作戰。所以湯恩伯奉命以靜態防禦,在嵩山以東的密縣、鞏縣一帶陣地佈防。

當時所謂監視延安的國軍部隊約有十二個軍的兵力。當然不是完全監視延安,也是防守黃河沿線,阻止日軍從山西渡河進攻陝西與關中。

在表面的數字上,中國戰區的空軍要優於日本,史迪威卻下令陳納德的第十四航空隊,正式的編制有五百架戰機,要鎖定二百架戰機,負責防衛成都等地的美國戰略轟炸機基地的安全,不得彈性運用。

另外要出動一百五十架戰機,支持盟軍反攻緬甸的作戰,因此陳納德只有一百五十架戰機可以投入中國戰場的支持與打擊作戰。問題是,這些戰機的基地都在華南,很難在遙遠的黃河流域,取得制空權。

因此陳納德想盡辦法出動飛機,企圖炸斷黃河鐵橋,與支持中國軍隊作戰,但是戰機實在分配不過來。

所有這些顯示情報工作的重要性,但實力還是最重要的。當然,後面要說到當時國家和軍隊存在的問題纔是致命的



“最後的總結顯示了參謀部人員的實力,照這樣下去,我們還是有希望的,是吧!瑩妹。”

“我是不管,和我有什麼關係?伺候好你纔是我應該做的。”

這時候在緬甸原始叢林指揮作戰的史迪威,在看到中國軍隊全線潰敗之後,纔想起了他還是中國戰區參謀長。

他於六月八日突然出現在重慶,幸災樂禍的宣佈中國陷入了危機,接着立刻派員督導美軍從桂林的訓練中心進行撤退,同時不斷設法干預陳納德的空軍後勤支持,並且開始推動接掌中國軍隊指揮權,以及尋找可以推翻蔣介石軍政領袖的活動。

史迪威完全不管這個中國戰區作戰慘敗的災禍,是誰作出嚴重錯誤的情報判斷,以及致命的錯誤作戰部署?到底是誰仍在制肘空軍出擊日軍的任務?史迪威居然認爲,只有他接掌整個中國軍隊的指揮權,才能在中國地區擊敗日軍,而其它任何對於戰場的補救與支持措施,根本無濟於事。

由於薛嶽軍力不足以及佈陣錯誤,加上軍方上層的嚴重內鬥,在日軍絕對優勢兵力的多重攻勢與連環包圍之下,中國軍隊在湖南的整個戰局失去了控制。

日本華北方面軍在河南戰場獲得大勝之後,日軍一號作戰的重心,就轉到湖南。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佃俊六大將,對於第十一軍準備攻佔長沙、衡陽的作戰,寄予極大的期望,因爲整個一號作戰計劃的成敗關鍵,就在長、衡之戰的贏輸,日軍必須擊敗長沙之虎薛嶽,才能完成一號作戰計劃。

所以佃俊六大將特別前往武漢坐鎮指揮,同時加派更多的部隊助攻。受命指揮日軍作戰的第十一軍軍長橫山勇中將,當然更知道這場戰役的結果,事關重大。

橫山勇中將對於進攻長沙,早已有了萬全的準備,因爲過去日軍曾經三度試探,都未能佔領長沙,使得中國軍隊的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嶽上將,更是因此成爲中國將領中的虎將。

所以此次日軍進攻長沙、衡陽的大會戰,將是橫山勇中將個人軍旅生涯最大的挑戰了。由於日本大本營與中國派遣軍司令部對於一號作戰計劃的湖南之戰,給予全力的支持,使得橫山勇中將可以指揮的部隊高達八個師團又一個旅團,單是在兵力上,日軍就擁有前所未有的絕對優勢。 此時,橫山勇中將在詳細檢討過去三次長沙作戰的得失之後,擬定出一個全面包抄薛嶽部隊的計劃。 過去日軍進攻長沙的部隊兵力,最多是三個師團加上特種作戰部隊,作戰支持的準備,也是以兩個星期爲度。

所以,此次日軍進攻長沙、衡陽的大會戰,將是橫山勇中將個人軍旅生涯最大的挑戰了,由於日本大本營與中國派遣軍司令部對於一號作戰計劃的湖南之戰,給予全力的支持,使得橫山勇中將可以指揮的部隊高達八個師團又一個旅團,單是在兵力上,日軍就擁有前所未有的絕對優勢。

但這次橫山勇中將的作戰計劃,動員的總兵力是超過八個師團,在三十六萬人以上,他更將日軍的作戰縱深,根本延伸到衡陽,所以日軍在兵力的優勢以及作戰計劃的規劃上,都早已經超越薛嶽過去防禦長沙的天爐作戰之架構。

橫山勇中將的作戰計劃是,利用五個師團,作爲第一線兵力,三個師團爲第二線機動兵力,進行全方位的南攻。而將主力放在左翼的攻擊,沿着湘、贛交界南下,大迂迴長沙的東南方,先攻佔瀏陽,再包抄長沙後側

wωω¤ TтkΛ n¤ c○



橫山勇中將判斷薛嶽的主力就是在此待命出擊,因此日軍的佈陣,以打擊長沙外圍的中國軍隊爲主攻對象,然後再進攻長沙城。日軍中路的攻擊則是依照傳統的進攻長沙模式,沿粵漢鐵路南下,擊破中國軍隊正面防線直逼長沙。

另外他還派軍由洞庭湖南下,包抄湘江西岸,從側後方進攻長沙的制高點嶽麓山陣地,由於橫山勇中將掌控絕對充裕的作戰兵力,因此決定在日軍包圍長沙的同時,也對衡陽進行長距離的奔襲,乘中國軍隊全力在長沙作戰之時,出其不意地一舉攻佔衡陽。

而橫山勇中將還設法進行大規模的欺敵行動,有意無意地透露出日軍的作戰目標,有可能是沿着長江西上,進攻重慶,或是準備再度進攻常德。由於橫山勇對於這兩個戰略要點的攻擊,都有實戰的經驗,所以也讓重慶方面不得不加以重視。

蔣介石保留衛戍部隊放在第六戰區,作爲保衛重慶的準備,而沒有全力支持第九戰區薛嶽的部隊。但是蔣介石仍然認爲,日軍以打通粵漢鐵路的戰略爲主,因此特別派副總參謀長白崇禧,前往第九戰區,協助薛嶽佈陣對抗。

但是由於長沙之虎薛嶽,已經在防衛長沙的作戰上,三戰三勝,對於防衛長沙,有着相當的自信與執着,他相信史迪威的美軍判斷,認爲日軍的兵力有限,不可能對長沙進行更大規模的作戰,同時也認爲自己的天爐作戰,已經是天衣無縫,所以決定以不變應萬變,決定仍將在長沙決戰,再次合圍進攻的日軍。

可是薛嶽手上的部隊,也已經發生員額與裝備不足的問題。這不僅是當時中國軍隊普遍的現象,特別是第九戰區的軍隊,常德會戰之後,戰力都還沒有恢復,加上最信任薛嶽的上司陳誠,已經因爲史迪威事件的影響而失去調動軍隊的大權。

在政潮衝擊之下,蔣介石又重用參謀總長何應欽來防止軍中將領的叛變,而何應欽與薛嶽以及粵系將領,本來就有不愉快的經驗,薛嶽實際上又功高震主、鋒芒畢露,何對薛當然相當的感冒,更加要給薛嶽一些不方便。

於是在大戰前夕,第九戰區的兵員與補給,不但沒有優先得到補充,反而是能拖就拖。從客觀的角度來看,一支精實、充裕的日軍與虛弱內鬥的中國軍隊對陣,雙方的勝負,在未戰之前,早已有了定數。

白崇禧曾經建議薛嶽,考慮將決戰南移到衡陽,以拉長日軍的補給線,加強中國軍隊在衡陽的防務,但是薛嶽沒有完全接受,仍然決定在長沙與日軍對決



橫山勇中將決定在五月二十六日,也就是日軍在對馬海峽大破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的歷史光榮紀念日,在湖南發動對中國軍隊全面的攻勢作戰。

裝備充足的三十六萬日軍,在優勢火力的支持之下,分成七路撲向中國軍隊的陣地,來勢之兇猛,則遠遠超過中國軍隊的預估。

日軍精銳的第三、第十三師團以及第二十七師團,從左翼(東線)先攻,一舉深入地插進平江,再突進瀏陽,直搗薛嶽預控的反擊部隊所在的基地。

接着在中路的日軍第六十八與第一一六師團,分成六路強渡新牆河,第三十四與第五十八師團隨後跟進,以壓倒性的優勢兵力,連續擊破中國軍隊的層層防線,直撲長沙。

第四十師團與第五、第十七旅團,渡過洞庭湖,沿湘江的西岸,開始進攻長沙的西方。

日軍這樣全面的攻勢,使得中國軍隊在湖南的陣地,全都遭到日軍猛烈的攻擊,薛嶽在長沙東南所部署的反擊部隊,更是首先陷在日軍的多重包圍攻勢之中,天爐作戰計劃就完全失去了應變的能力,湖南成爲日軍全面縱橫的戰場。

而在戰略的佈局上,薛嶽是低估了日軍採取孤注一擲作戰的實力與決心。這次日軍動用的兵力,已是歷次長沙會戰的三倍以上,整個作戰的戰線,覆蓋整個湖南北中部,但薛嶽連原有的兵力都未得到適當補充,他在作戰縱深的安排更是不夠。

如果他把決戰的地點安排在衡陽以南,而非長沙附近,同時要把更多的部隊部署在湘江以西,而非傳統的湖南東部山區,這樣日軍在東邊的主力攻擊就會撲空。而在湘江以西,中國軍隊的主力可以得到更多的空軍掩護以及複雜地形的保護,有效牽制日軍戰線的側翼。

長沙外圍的戰略據點,很快地就先被日軍攻佔。

六月十四日,日軍攻佔瀏陽,截斷了薛嶽反攻長沙的外圍作戰部隊。

次日陷寧鄉,長沙於是受到日軍全方位的包圍。中國第四軍已無法用傳統的防禦方式,來守住長沙。 長沙外圍的戰略據點,很快地就先被日軍攻佔。

六月十四日,日軍攻佔瀏陽,截斷了薛嶽反攻長沙的外圍作戰部隊。

次日陷寧鄉,長沙於是受到日軍全方位的包圍。中國第四軍已無法用傳統的防禦方式,來守住長沙。

原本在長沙外圍待命的機動部隊,先遭到日軍的猛攻,已不可能支持長沙的防禦作戰。這時候,另外一支的日軍,更成功地攻佔了嶽麓山的長沙炮兵制高點。

此時守城的中國軍隊與日軍的兵力懸殊,制高點又遭日軍攻佔,外圍援軍更已被日軍主力猛攻而自顧不暇,因此日軍終於在六月十八日攻下長沙,而打破了中國軍隊過去長沙作戰不敗的記錄。

蔣介石在情急之下,下令槍決未得到命令突圍而出的長沙第四軍軍長張德能中將,但是仍然無法挽回湖南戰局潰敗的發展。日軍作戰計劃的另一步棋,就是同時奔襲衡陽。

橫山勇中將在日軍在還沒有攻陷長沙之時,就已經下令第六十八師團與第一一六師團,繞過長沙外圍,馬不停蹄的沿着湘江兩岸,直接撲向衡陽中國軍隊陣地。此時薛嶽所指揮的主力部隊,則向江西方向敗退,根本無法攔截日軍的長驅直下,整個第九戰區的防衛系統爲之瓦解



這時湖南前線的作戰陷入危機狀態,蔣介石無法把擁有美式裝備以及員額充足的八個軍部隊,調回東線作戰,而眼睜睜地看着自己手下戰力不足的部隊,在湖南遭到致命的打擊。

事實上,日軍指揮官橫山勇中將最爲擔心的,就是蔣介石會把這八個軍調回,在湖南與日軍決戰,另外,橫山勇中將也擔心美軍會調動一切的空軍,支持中國軍隊作戰,對自己脆弱的補給線進行全面切斷的空中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