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大多數問題明夜都能如實回答,在柳風觀里被寵的同時,也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研讀道家經文和經典文獻,在知識這一塊,她不遜於任何人。

在應付了一番之後,香客人流量也逐漸的開始減少,明夜也是擦了擦額頭的汗漬,大口灌了一口涼水。

「雲觀主,你每天都會面對這些香客的提問嗎,好幸苦的說…」

說完明夜就對李雲十分欽佩,這每天都應付那麼多問題,這是神人啊!

「那是當然…不會的了。」在掃地的李雲一臉淡定的說道:「因為你漂亮,所以他們才會問你這些問題,面對比如像貧道這樣的帥哥的話,他們不會有任何額外的問題,最多問問我香火錢能不能找零之類的…」

「啊…那他們不是真正的想了解道家知識的嗎。」明夜泄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簡直是在做無用功,剛剛那一通炫耀知識給瞎子看呢。

看著一臉興緻闌珊的明夜,李雲笑著說道:「這也是他們尋求的道,他們的訴求,追求平和自然,和追求漂亮女孩的搭訕,究竟有什麼樣的區別呢?」

「可…」明夜有些語塞,她覺得李雲講得好有道理,但又覺得彆扭奇怪,和她所學完全不同,作為火居道士,學到的戒律也提到過色戒之類的東西,和追求自然哲理的大道完全不搭邊…

「所謂的道呢,便是順心之道,天人合一之道,尋求自然之道,這也是我們俗家道士和你們出家道士的區別了。」李雲說道:「任何訴求,只要不違背本心,不傷害他人,在我看來,都是合理的道,陰陽之道,生財之道,尋求自然之道,尋求和平之道,等等,都是道的一種體現,只是大道朝天,各走一邊,大家不能互相理解互相的道罷了。」

明夜再一次咀嚼著這句話…

「他們求的道,我們求的道,雲觀主求的道…和我們不同。」

「不對,我們的道,是相同的。」李雲微笑的說道:「你們求的是天人合一,而我同樣尋求的是天人合一,順其本心,又有何區別呢…」



夜幕悄然降臨,太陽落下,最後一個香客離去,道觀又變得冷冽清靜,只有清脆的掃地聲不絕於耳。

落葉,黃昏,道人。

明夜就算是在挑水的時候,也在思考著。

「明夜師妹,我們用完鍋啦,你可以來做飯了。」

含香端著三碗飯出來。

「哦…謝謝啊…」明夜道謝一聲過後,把自己水桶里的水挑進去,放下適當的水,開始蒸煮起自己的飯來。

即使是看著蒸騰出來的水汽,明夜也在思考著李雲的話。

「含香師妹,你說,所謂的道,究竟是什麼呢。」

「道啊…其實我也不太懂呢。」含香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

明夜愕然,一臉不可思議道:「你不是雲觀主的小師妹嗎,怎麼不知道。」

「因為我真的是不知道啊,不同時代,不同的道人有不同的訴求。」含香一邊扒拉著飯菜,一邊說道:「在往常呢,尋道者們都為了修仙長生而尋道,這你應該知道吧。」

明夜點了點頭,不以為然說道。

「那些都是無稽之談啦,哪有什麼成仙求道長生的…」

「就是說嘛,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訴求,在現在呢,更多的道人,追求的是自己的心之道,渡人之道,渡己之道。」含香看著明夜笑道:「神仙是神仙,道門是道門,道門出現的初衷意義可不是什麼為了成仙飛升哦…」

道門的意義不是成仙飛升…

就在明夜一臉思考的時候,在門前掃地的李雲卻是走了進來,沒有端起碗筷,而是看著明夜說道:「明夜,你吃完飯之後就去大殿里吧,那裡有一個香客,你負責迎接她。」

「啊…哦,馬上就去。」明夜沒有猶豫,飯菜還沒有扒拉完呢,就放在桌面上,正了正衣衫,來到了大殿門前,反正接待一個香客很快的,再吃飯也不遲嘛。

只是明夜有些猶豫,這大晚上的怎麼還會有香客來呢…

來到大殿之內,一陣陰風吹過,萬籟俱寂的樣子,明夜倒是不害怕,就在門前左顧右盼,尋找著香客。

「你…你好…」

一個穿著娃娃裙的少女從後面出現。 「小姑娘,你是香客?」明夜一臉愕然的看著眼前穿著彩色娃娃裙的小女孩,有些懵逼,不知所措,最後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了一下,才相信,在這寂靜的,黑暗的,沒有光亮的角落裡出現的小姑娘就是這裡唯一的一個人,也就是所說的香客…

娃娃裙小女孩就背著個雙肩小書包,面容可愛,臉上還隱隱帶著淚痕,顯然是剛剛哭過。

「大…大姐姐…」小女孩看著明夜,淚痕還沒幹呢,話還沒說完,就又是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面對著小女孩,明夜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只是手舞足蹈道:「哎呀,小妹妹,你怎麼了,爸媽在哪裡呢,姐姐…哎喲我去,有什麼事情想要跟姐姐說嗎,姐姐一定好好聽哦…別哭了好吧,哭花了鼻子可是會變醜的哦…」

聽著明夜有些拙劣的安慰,小女孩刺溜把鼻涕吸了回去。抬起頭來,帶著哭腔說道。

「我…我想要回家…」

「想要回家?」明夜看著這小女孩,又沒看到監護人,頓時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你迷路了啊,應該是附近的孩子吧。」

明夜想著既然是在深山裡邊迷路的話,那很大概率是附近的孩子,不過這附近的孩子穿著小洋裝就在山裡失蹤了總是有些奇怪,明明身上的衣服還那麼乾淨。

還有李雲說是香客,這哪裡是香客,分明就是失蹤的小女孩嘛。

「你是家在哪裡呢,告訴姐姐,等一下我讓那邊那個大叔叔帶你回去哦…嗯好像不對,這個時候應該找警察才的對吧…」

明夜有些腦殼疼,沒手機也報不了警,道觀里唯一的手機就是自己師傅的小靈通了…

「我…我家…」小姑娘一臉怯生生的說道:「我認識回家的路,可我說不出名字來,也不敢自己一個人走回去,大姐姐,你能陪我回家嗎。」

小姑娘一臉希翼的表情看著明夜,明夜覺得如果在這裡拒絕的話估計會被罪惡感逼瘋的,只能撓了撓腦袋,然後說道。

「等一下哈,我去問問雲觀主,就待在這裡哦,哪裡也不要去….」

小姑娘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點頭,看著明夜的背影,還揮揮手道:「大姐姐,一定要回來哦。」

這小姑娘就蹲在大殿的台階上,懷抱著小熊娃娃,托著下巴,一動不動的目送著明夜的背影,小眼睛睜著賊溜圓。

明夜也不想讓小姑娘等太久,火速來到了後院,發現空空如也,一個人都沒有。

在靠近門前的桌子上,有一個顯眼的地方留下了一張小紙條。

「貧道和小師妹出去夜跑鍛煉身體了,那小姑娘就拜託你了,記得出道觀的時候關好門,夜跑很快就回。」

看著這上面墨跡未乾的字跡,明夜不知道用什麼表情面對,千言萬語只想化作一句MMP,這大半夜的去跑步,真的不是隨便找個理由出去玩嗎?

「這真的是道門中人的正常作息嗎,真的是師傅說的高人嗎?總感覺師傅把我送錯了地方誒…」

明夜一臉無語之後,將雜念拋開,這桌子上沒吃完的飯也不管了,三下五除二的塞進嘴巴里,又小跑到了大殿面前,現在重要的是那小姑娘的事情。

來到了大殿門前的時候,明夜發現小姑娘還是很安靜的站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眼睛睜的賊大,就這麼空洞無神又有神的看著前方…

「啊…抱歉了,我是們觀主不在這裡。」明夜來到了小姑娘面前,一臉柔和的說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米樂樂。」小姑娘空洞無神的眼神消失,又一臉天真的說道。

「樂樂是吧。」明夜想要摸一摸樂樂的腦袋,卻被樂樂一個熟練的閃避躲開,讓明夜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一點真實傷害。

「難道我就那麼不討小孩子歡迎嗎…」明夜想哭,不過搖搖頭,拋棄雜念,給自己打氣道:「不對不對,我是最樂觀向上的明夜,怎麼能被這種困難打倒呢?小姑娘肯定是因為在外邊流浪太久了不信任大人了吧…放心吧,明夜今晚一定把你安全帶回家裡。」

旁邊的樂樂還是一臉天真的看著明夜,說道:「大姐姐,什麼時候能帶樂樂回家啊…」

「哦,現在就能帶你回去,放心吧,很快就能回到家裡了,你儘管帶路好了。」明夜咧嘴一笑,豎起大拇指,收拾東西就想要離開。

出門的時候,明夜熟練的把大門給帶上了,出乎意料的是這門比她想象的要輕很多,一隻手就能完全推動,讓她不由得認為這簡直是劣質材料豆腐渣工程製作的…

明夜想要牽起樂樂的手,帶著她離開,然而又被樂樂熟練的閃避開來了…

「額,樂樂,就算你不相信姐姐,你也得牽著我的手啊,不然的話這大山裡黑不溜秋的…」

看著周圍寂靜的夜山,明夜不禁想吐槽一下李雲留下的夜跑字條,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出去夜跑真的好嗎?

「對不起姐姐,不是樂樂不相信你,而是…嗚嗚嗚!」說完樂樂就低下了頭,一臉又要哭出聲來的樣子。

明夜感覺樂樂又要哭出聲來了,果斷拙劣的轉移話題道:「哎呀,其實沒什麼的,姐姐沒有在意什麼的,不牽手就不牽手啦…話說你這小熊玩偶真好看呢,跟真的似的,哈哈哈!」

「是啊,這小熊玩偶是樂樂最喜歡的玩具,直到最後一刻它都陪伴著我呢。」樂樂聽到明夜誇獎自己的玩具,立刻轉哭為笑,笑得那叫個陽光,那叫個燦爛。

「最後一刻,要不要那麼誇張啊,不愧是小孩子呢。」明夜哭笑不得,鬆了一口氣,只覺得樂樂用了誇張的說法而已,也不再多說,道:「記得緊跟著姐姐哦,下山之後你再帶路吧。」

「嗯…」

樂樂咧嘴一笑,蹦蹦跳跳的走著,跟在明夜的身後。

很快,無論是明夜還是樂樂的身影,都消失在了漆黑的大山之中。

留下的,只有明夜一行腳印… 「哇靠,你是為什麼會走失到大山道觀里的,這真的不是在逗我玩嗎?」

明夜看著眼前燈紅酒綠的霓虹,真的不想吐槽,兩人來到了距離二十公里之外的市區里了啊!

兩人走走停停,走了接近四個小時才來到了市區里,明夜早就想說累得趴下了,可是看著神采奕奕的樂樂,覺得如果認輸的話會覺得一股挫敗感湧上心頭。

「你丫鍛煉得還真不錯啊,走二十公里都不帶累的…」

「嘻嘻,因為樂樂根本不會累啊,樂樂是最棒的!」樂樂嘻嘻一笑,坐在了一棵大樹下的花台上,說道:「大姐姐,我們休息一下吧。」

「嗯…看來你也是會累的啊。」明夜感覺聽到了天籟之音,撩起了道袍的下擺,就坐在了花台上,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水壺,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喝完之後遞給了樂樂。

「樂樂不喝水…」樂樂搖頭拒絕了水壺。

「雖然姐姐知道你有潔癖什麼的,但走了那麼長的路,還哭出聲音來,這必要的水分還是要補充的。」明夜一臉嚴肅的看著樂樂,之前不讓牽手不讓拉著,只當小孩子是嬌生慣養的小潔癖了,不過這喝水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可不管是不是潔癖。

看著有些嚴肅的明夜,樂樂的眼睛又模糊起來,明夜知道丫又是要哭了。

「好好好,不喝就不喝,反正都快到家了是吧。」明夜一臉無語,看著這眼淚是一臉的無奈,將水壺收了起來,鄭重的說道:「等一下你回家,記得乖乖喝水哦,知道嗎?而且要喝白開水,不能喝冷水,喝了冷水可是要鬧肚子的哦。」

樂樂托著下巴,聽著明夜略顯嘮叨的話,每一句每一段,都認認真真的聽了進去。

「嗯,樂樂知道的,樂樂會乖乖喝水的。」

一段時間的休息之後,明夜又覺得自己元氣滿滿的。

「又活過來了啊,果然大城市的空氣就是治癒人心。」明夜舒展了一下筋骨,又跟著樂樂回家,一路上還欣賞著沿途的霓虹風景。

對周圍的一切,明夜都一臉好奇寶寶似的。

「大姐姐,你很喜歡這裡嗎?」樂樂也一臉好奇的看著明夜。

對此明夜直言不諱道:「我從小就待在深山道觀里誒,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就只有附近的小鎮,從來就沒有來過那麼大的城市,原來所謂的紅塵俗世,是這樣的啊,和深山裡完全不同呢。」

明夜看著街上的行人,覺得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在這個時間點,道觀里的人都已經睡覺了,這裡的人,還保持著十足旺盛的精力。

「出塵之人,和世俗之人的區別嗎…」明夜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一路走著。

路過繁華的街道,略顯陰暗的巷區,明夜看著一點都不怕的樂樂,好奇道。

「樂樂,你一點都不怕黑啊,姐姐在你這年紀可是超級怕黑的,晚上都要和師姐一起睡覺才行…」

「嘻嘻。」得到誇獎的樂樂一臉得瑟道:「樂樂今年可是13歲了,是個大孩子哦!」

明夜看著身材嬌小,還拿著小熊玩偶的樂樂,愕然道。

「樂樂今年才十三歲啊,我還以為你今年才十歲呢,會不會是算錯了啊。」

「才沒有算錯呢,樂樂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是1987年哦。今年才過十三歲的生日呢。」樂樂鼓了鼓嘴巴,孩子氣的說道。

「額…好吧,十三歲就十三歲吧。」 廢后將軍妻 明夜有些哭笑不得,1987年生的,這是她父母的年紀吧,不是她的年紀好好不好。

也只當是小孩子的孩子氣了。

「樂樂已經是可以獨當一面的淑女了。」樂樂笑了笑,又失落著,一臉又要哭出來的樣子:「就是因為十三歲生日,爸爸媽媽帶我去遊樂場玩,我才走失的呢…」

明夜蹲了下來,對著樂樂做了一個搞怪的鬼臉,說道。

「別失落啦,等一下就能回家,見到爸爸媽媽了,要打起精神來哦,不要失落了。」

「嗯,等一下就能回家了。」樂樂破涕為笑,加快了腳步,指了指前邊,說道:「快到了,前面就是我的家啦,我就住在前面哦…」

「嗯,你爸爸媽媽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明夜咧嘴一笑,繼續前進著,終於到了路的盡頭,樂樂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場景,一陣驚愕道:「這裡就是你的家?」

和明夜想的不同,眼前的不是高樓大廈,不是小區,也不是鎮子里常見的自建房,僅僅只是一棟有些荒蕪的爛尾樓,就連外牆都沒有塗上,因為資金或者亂七八糟的緣故,而被廢棄與此的爛尾樓。

「嗯,這裡就是我的家啦…」樂樂臉上露出了純真的笑容來。

「會不會是搞錯什麼了,果然還是得求救警察嗎。」明夜看著這場景,下意識的就想要報警,讓警察來處理失蹤的樂樂。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很突然的就出現了一對青年男女。

「樂樂…」

「爸爸媽媽!」

樂樂在看到青年男女之後,立刻飛奔的跑了過去…

一家人相擁而泣。

「額,是流浪漢之類的嗎…不過衣服也太完整了吧,身上也太乾淨了一點吧。」明夜終於確定了這是一家人,覺得這應該是流浪漢的一家,只不過這流浪漢一家的衣服有些太好了,讓人有些懵逼。

沒讓明夜來得及多想,這青年男子便深深的鞠了一躬。

「謝謝你,把樂樂帶回來…」

「哦,沒關係沒關係,下次記得要看好女兒哦,不要再大意了。」明夜一臉鄭而重之的交待道。

「嗯,不會再讓樂樂離開的。」青年一臉溫柔的看著樂樂說道:「樂樂,咱們回家吧。」

「嗯,回家。」

說完,樂樂還回頭揮揮手,咧嘴一笑道:「謝謝你了,大姐姐,再見…」

「嗯,再見。」

明夜微笑揮手,目送著樂樂一家人,手牽著手離開。

「啊,我也要回去了,這路還真不好走呢…算了,就當思考人生吧。」

明夜也轉身離開這爛尾樓,她沒看到的是,在身後,飄蕩而出的點點螢光… 深夜,三清觀里,李雲正一邊飲著淡茶水,一邊笑道。

「把那孩子送回去了嗎?」

「啊,雲觀主你還沒睡覺啊。」明夜一臉風塵僕僕的,滿臉的意外,她都做好了在道觀門外過上一夜的準備了,沒想到這道觀的門還大開著,這讓她是意想不到。

「當然沒睡,貧道如果睡了的話你不得在外邊過上一夜。」李雲起身,端出一杯暖茶來,笑道:「喝了吧,可能會好受一點兒,洗澡水也幫你燒好了,水桶在廚房裡,裝著燒開的熱水。」

明夜也沒有客氣什麼的,這走路走半天早就筋疲力盡了,一把將這一杯暖茶灌下,剛剛入喉,一股沁人心扉,炸裂舌頭的味道就沁了出來。

「好…好好喝…和之前的茶差不多…味道怎麼就好了許多呢…」

不僅僅是味道,明夜明顯感覺自己身上的疲勞都被一掃而空,那腰酸腿軟的癥狀統統都已經不復存在,好像早睡早起了一樣,特精神,身體還倍兒棒。

李雲不說話,這茶和之前招待的茶不一樣的,這茶可是加了天桃花瓣的,可以說現在明夜步行的勞累還有熬夜的疲憊統統都一掃而空。

已經舒服成一坨軟泥的明夜看了看一臉風輕雲淡的李雲,忍不住說道。

「雲觀主,你就不問問我…那孩子的情況咋樣了?」

「你已經成功把這位香客送回家裡了,貧道早就已經知道了啊。」李雲依然不緊不慢的喝著熱騰騰的茶水,讓明夜自己的節奏都變得有些緩慢下來了。

明夜只當是李雲信任自己的表現吧,根本不知道其實是法相吸取的願力告訴李雲的。

「雲觀主,你說…剛剛那位是香客,可她明明就是一個和家裡人走失的小孩子誒。」明夜又忍不住說道,總覺得李雲的稱呼有些怪怪的。

李雲一臉悠然的放下了茶杯,淡然道:「明夜,在你眼裡,香客,和她的區別是什麼?」

「香客啊,他們是來祈禱神靈保佑的啊,是有所訴求,來…」明夜說到一半有些啞然,這孩子不也是來尋求訴求的嗎,訴求就是把她帶回了家。

「怎麼,說不出有什麼不同吧。」李雲笑了笑道:「其實,她們還是有差別的…」

「什麼差別?」明夜忍不住問道。

「樂樂小姑娘,實現了她的訴求,她的祈願得到了回應,得到了你的回應,得到了身為道門修士,明夜的回應,是你,完成了她的祈願,這就是她和香客們有所不同的地方,她從來道門的祈願中,得到了想要的,實現了自己的願望,不是嗎?」李雲淡然道,同時心裡補充,其實那些香客也或多或少的實現了自己的祈願,只是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比如那些孤苦伶仃單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單身漢們來祈求月老,得到了那點可憐的氣運之後,終於在網路上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美女照片,終於接受了自己和右手相伴的事實,並且在十秒鐘后索然無味。

「迷路的小姑娘,道門存在的意義所在…」

明夜好像領悟到了什麼,又好像沒有領悟到,答案就好像在眼前,怎麼都沒辦法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