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爪子並未被砍斷。而是緩緩地上升探出了,無法阻擋。

“好強大的惡靈。”

大先生掐訣。認真出手。天地元氣涌動,幻化出來一個古塔。古塔沉浮吞吐,閃耀萬千大道規則之力。

這一刻,正片山峯。幾十座黑山全部抖動,難以承受其威。

大先生雙目凝神,擡手將古塔按了下去。古塔轟然而下,打入了石棺之內。

砰……

黑氣震盪,沾滿黑毛的手被古塔光芒中照耀。手臂之上的黑毛焚燒起來。

吼……

古獸一般的吼叫,惡靈從石棺之內走出。他面向兇惡可怖,比大先生高出兩個頭,宛如瘋魔,不可直視。

它的全身黑氣瀰漫。濃濃的黑毛飄舞,令人看着發毛膽怯。

咚咚咚……

聖人境界的惡靈一步步走來,高大偉岸。不可一世。大先生的氣勢陡然上升,死毫無懼,向前方走去,正面迎敵。

忽然,惡靈停了下來,他的目光落在了林楓身上。他盯住了林楓。兩道神芒從它的眼眸深處射出,鑽入了林楓體內。

“滅。”

大先生一聲怒吼。同樣射出兩道神華,鑽入到林楓體內。兩股恐怖的元神在林楓體內大戰。惡靈最終被逼出體外。

惡靈若是獲得林楓肉身,佔據了林楓的元神,逃出了此地。自然成爲天地之間的頂尖強者,人間會生靈塗炭。

還好惡靈並未老道,不是大先生的對手。最終被大先生無上神通清除。

就在此時,戰神郭楚渾身的神華收斂,通體從黑色恢復成了金色。他看着林楓,忽然開口:“五靈之體,你是爲我而來嗎?”

“神墟弟子林楓拜見前輩,爲前輩傳承而來。”林楓恭敬行禮。

戰神郭楚點點頭:“你知道何爲五靈之體嗎?”

“晚輩不知。”林楓回道。

“五靈神體也好,五靈古體也罷,其實只是凡體。凡體修煉五種屬性靈根圓滿,成就了五靈異象。由此得來五靈之體之說。我們的不凡,並非天生,而是自己修煉所得。世間修煉,五靈圓滿不易。由此五靈之體少見。”郭楚道。

“原來如此。”林楓明白過來。也只有空靈之體,皇道身體,天眼之體,出生的時候便具備了出奇之處,修煉強於他人。而他,只是凡體。任何人,都可以修煉成五靈之體,只是他是否可以做到。

大先生也是朝着郭楚一拜,道:“墟子坐下週豫山拜見前輩。”

郭楚點點頭,道:“讓他進入我石棺之內吧。”

“謝前輩。”

得到了郭楚允許之後,林楓走入了石棺之內。裏面是一片金色的池水,散發着莫大威嚴。林楓站在金色血液之中,感受着奇藝恐怖的力量。他體內的血脈開始作出了反應,宛如干枯的藤蔓,如飢似渴的吮吸。

“這就是所謂的傳承嗎?”

林楓心裏激動,這種力量,讓他感到無比的強大起來。

“莫要雜念,潛心感悟。”郭楚提醒。

“是,前輩。”

林楓的身體陡然一震,金色的池水開始劇烈波動起來。一道道細微的規則之力,宛如遊絲,扎入了林楓的身體,順着林楓的毛孔進入,瘋狂地涌入了林楓體內。

“啊。”

忽然而至的劇痛,令林楓感到劇痛。他的臉色刷一下慘白,忍不住發出一聲喊叫。林楓對於疼痛的忍受超出了他人,同樣無法忍受,可以想象金色池水的威能何其恐怖。

“你連這點疼痛都無法忍受嗎?”郭楚喝道。

“前輩,無礙。”林楓回道。

林楓咬咬牙堅持,超出常人的毅力體現出來。這種劇痛一直持續了五個月,林楓的修爲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變化。林楓一個月,抵得上他人修煉數百年。

五個月的劇痛之後,林楓感覺到有些疲乏,想要昏昏入睡。

“不得沉睡,否則前功盡棄,你要放棄嗎?”郭楚冷道。

郭楚的冷喝讓林楓打了一個激靈,整個人打起精神來。他苦苦掙扎,苦苦支撐。

池水之中,流淌的都是郭楚的畢生修爲。一絲絲金色的池水在林楓體內流淌,然後凝聚在他的丹田之內。

終於,這些金色的池水化作了一個金色的小人。小人在林楓體內緩緩升上,然後化作一道金光,衝入了林楓的識海。

金色小人衝入林楓識海的同時,林楓的身體狠狠地抖動了一下。林楓的識海瞬間變色,全部變成了刺目的金色,那是實質的霸道規則之力。

就在此時,林楓身處的水池,轟然間爆炸起來。金色的池水四濺。此時金色的池水顏色淡了太多,幾乎變成了微黃之色,也失去了光澤。

郭楚的魂體氣息頓時微弱了下去,變得弱不禁風,好像隨時都可能消散。

看到林楓取得了成功,郭楚眼裏露出了讚許之色:“五靈之體,世間少有,每逢出世,都是天地之間不可代替的頂尖強者。你可以做到。”

www .тtkan .¢ ○

“謝謝前輩。”林楓睜開了雙眼。

轟隆隆……

此時的天空,忽然降下來雷劫,紫色的雷電閃耀。是聖人劫,阻止林楓這位步入聖人境界的誕生。

林楓一人對抗紫色雷劫,肉身被紫色雷霆打爛,最終一人之力度過了聖人劫。他的恐怖肉身經歷了紫色雷劫淬鍊之後,更加恐怖。他步入了僞聖境界,肉身可以承受大成聖人境界聖威。

“接下來。你需要徹底將我遺留的能量吸收。這需要時間。你在此進行修煉吧。”郭楚輕語。

“是前輩。”

一年時間過去,林楓宛如石雕一動不動。他的雙眼沒有半點睜開的跡象。祕境之內的至純元氣,源源不斷地涌入石棺之內。

又過去一年時間。古井無波的池水陡然如同奔雷炸響,衝起了巨大的水柱,然後嘩啦啦宛如瀑流落下。

林楓的氣息也從這一刻增長,變強。

最終,林楓的修爲鞏固在僞聖最強境界,此生步入大成聖人境界有望。

兩年的時間,郭楚的魂魄越發稀薄。他虛弱道:“你很快便能趕上我的步伐,很好。有生之年,可以幫助你這樣一位後輩,我很欣慰。”

“我林楓此生絕不敢忘記前輩大恩。”林楓由衷感激。

“到了聖人境界,還會在乎恩惠嗎?我們眼裏看到的,應該是未來。”郭楚道。

林楓點點頭道:“是的,未來。”

步入了僞聖境界,成爲了天地之間的強者。林楓終於具備了和那些大人物一戰的資格。雖然仍舊弱小,但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神將府乃我的宗派,你要替我看護。”郭楚道。

“前輩放心,有神墟便有神將府。”林楓承諾。

“此事了了,我可以離去了。”

最強小農民 郭楚虛弱稀薄的靈魂,最終在風中消散。林楓對着郭楚磕頭拜謝:“前輩一路走好,剩下來的路,我來完成。”

林楓接受了郭楚的傳承,也知道了一些關於郭楚的祕聞。當年郭楚成爲了聖人之後,修爲停滯不前。

爲了成爲準帝,他走訪九州之地。想要找到荒天帝的墓地,獲取帝境契機。最終,郭楚被鬼王設計陷害,大戰之下,差點死去。

鬼王令本宗弟子到處搜尋強大的元神,一來供給本宗老鬼王,而來製造強大的傀儡。

郭楚不敵鬼宗衆人,肉身炸開逃亡,被墟子所救。葬在了此處。

一代聖人的生命,就此終結。 十年之後,九州大不同。

陽州,青山鎮。

自從林楓離開之後,十幾年未歸。林天德夫婦每日不忘去村口站站,希望有那麼一天,可以等到林楓歸來。

他們都是凡夫俗子,而今老矣。

“十幾年過去了,不知道楓兒如何了。”卓婉婷嘆氣道,她十分想念兒子,擔心兒子的安危。

林天德道:“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吧。”

卓婉婷道:“楓兒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吧?”

“別瞎說,楓兒福大命大怎麼會有事兒呢。”

“對對,我這嘴巴淨說胡話,楓兒一定不會有事兒的。”

兩人又望向村口,許久之後,這才轉身回家。夕陽西下,拉長了兩位老人的身影,顯得落寞。

走到家門口,林天德聞道了飯菜香味。他一臉奇怪道:“怎麼會有香味呢?”

“好像是從我們家裏面傳出來的。”卓婉婷道。

“難道是楓兒回來了?”

“怎麼可能。定然是家主派人送來了美味吧。”

兩人進入,看到了滿桌的飯菜。然而屋內無人。

林天德道:“奇怪了,到底誰做的飯菜呢?怎麼連個人也沒有露面。”

“都說了,是家主派人送來的。”卓婉婷道。

兩人剛剛入座,屋外響起了咚咚咚敲門聲。

“誰呀。門沒有關,進來吧。”林天德道。

咚咚咚敲門聲再次響起。

“不是說了嗎,門沒有關的。”

林天德說着起身。走到門口看到前方三人之後,驚呆無語。

“老林啊,誰呢,怎麼不帶進來?”屋內響起了卓婉婷的聲音。

林天德一臉振奮道:“小卓,你快來看看誰來了。”

“誰呢,家主又來了嗎?”

卓婉婷說着起身走到門口,看到了林楓三人。她的眼淚瞬間無休止地流下來。卓婉婷哽咽無語。幾步上去,抱住了林楓。

林楓心裏一陣感動。說不出話來,嗆聲道:“母親,我回來了。”

“楓兒,這麼多年。你去哪裏了?怎麼不回來看看呢?你知道娘有多麼擔心你嗎?”卓婉婷嚎啕大哭。

林天德看着他們兩人,也是默默流淚,心中高興。

林妙妙笑道:“伯父伯母,你們最近可好?”

“妙妙,你也回來了啊。”

卓婉婷握着林妙妙的雙手,對她左看看右看看,然後高興道:“妙妙,你更加漂亮了。”

林妙妙滿意一笑,道:“伯母。你誇我的吧。”

站在後方的風靈兒走了上去,乖巧道:“靈兒見過伯父伯母。”

頭一次見林楓的家長,風靈兒有些緊張和忐忑。

卓婉婷看着風靈兒問道:“這位是?”

林楓拉着她的手道:“她是我的好朋友。”

“楓兒。男女授受不親”,卓婉婷說着拿開林楓的手,又握住林妙妙的手搭在一起,然後道:“這手不能亂放的,知道了嗎?”

林天德道:“楓兒,家主對我們不薄。妙妙可是一個好姑娘。你可不能對不起她。”

林妙妙看到這番場景,被逗得咯咯咯笑起來。而林楓則是露出了尷尬笑意。風靈兒更是尷尬。

“回家吃飯吧。這可是你們兒媳婦做的飯。嚐嚐味道如何。”林楓笑道。

“什麼,兒媳婦做的飯,那味道肯定好的。”

林天德夫婦說着進屋吃飯,一家人坐下,其樂融融。

剛剛吃罷飯,林天嘯聞聲趕來。還未進屋就大聲喊道:“楓兒回來了?妙妙也回來了?”

“爹爹……”

林妙妙從屋子裏跑出來,像一個小女孩一般撲入了林天嘯的懷抱。林天嘯抱着林妙妙,撫摸着她的頭道:“長大了,更加漂亮了,是我的好女兒。”

林楓也走了出來,道:“拜見家主。”

林天嘯扶起林楓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氣。楓兒,這一次你們離開那麼久纔回來?你不惦記着我,也應該惦記着天德和婉婷啊。他們這十幾年每日都期盼你回來。”

林楓心裏一酸,覺得十分愧疚。

林妙妙嬌嗔道:“爹爹,不能怪林楓。他入了一處祕境修行,閉關十二年纔出來。出來之後,第一件事便是帶着我們回來。”

“原來如此,楓兒,我錯怪你了。”林天嘯笑道。

“家主,別站着說話,我們進去做吧。”林天德道。

“好。”

一行人進入,林天德和林天嘯上座,其餘人分別坐在兩側。

林天嘯道:“你們這些年過得怎麼樣?現在什麼境界了?沒有出去丟臉吧。”

林妙妙站在林天嘯身側,她道:“爹爹,你猜猜我現在什麼境界了?”

“上次回來是培元境界。現在十幾年過去,以你的天資怎麼也是知命境界了吧。”林天嘯道。

林妙妙搖搖頭:“不對,再猜。”

“難道是聞道初期?不可能吧,這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境界啊。”林天嘯道。

林妙妙再次搖搖頭,道:“還不對,再猜。”

“大師境界?不可能,這可是大門派長老級別人物的境界。那都是修煉了百年強者。”林天嘯說着搖搖頭。

“你就這麼看不起你女兒啊,不對,接着往上猜。”

“還往上?宗師境界嗎?可以開山立派的境界?更加不可能吧。”林天嘯說着露出了吃驚之色。

“不對,不對。再猜。爹爹,你膽子大一些可以嗎?”林妙妙道。

“還往上?傳奇境界。你修煉到了傳奇境界?”林天嘯說到傳奇兩個人,有些震驚無語。久久之後道:“這根本不可能。我記得孤月城掌教纔是這樣恐怖的境界。難道你修煉十幾年就趕上他了?妙妙,你回來故意逗你爹的吧。”

“哎呀呀。不對,還不對。再往上。”林妙妙道。

“還要往上?”林天嘯說着忽然站起來,難以置信道:“聖人境界?”

“對了。不過是聖人境界初期,僞聖境界。”林妙妙笑道。

砰……

林天嘯驚呆無語,手裏的茶杯落地摔碎。他難以置信道:“聖人,妙妙,你現在是聖人了?”

林天嘯只是培元境界。而今看到了一個聖人。即便這個人聖人是自己的女兒,他也是惶恐難安。

轉念之間。他又搖搖頭道:“不可能。一千年,只能出現一位聖人。妙妙,你才修煉了十幾年不可能成爲聖人。”

林妙妙又道:“我騙你做什麼。 我有億張召喚卷 那你說,林楓現在什麼境界?”

“他?比你厲害還是弱?”林天嘯道。

林天德夫婦對修行不懂。此時開口:“楓兒的天份怎麼可能和妙妙相比,肯定是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