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火麒麟的糾結,韓宇倒是豁達,開口問火麒麟道:“小火,不管這個什麼金毛犼有沒有第十個腦袋,這傢伙現在落在我們手裏了,你到底給點意見啊?”

“……你打算怎麼辦?”被韓宇的聲音打擾而不得不回過神來的火麒麟聞言反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答道:“按我的意見,一刀宰了,一了百了,省得以後麻煩,只是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徹底殺死這傢伙?”

對於韓宇的打算,火麒麟微笑着答道:“想要幹掉這傢伙也簡單,找到這傢伙的第十個頭……”

“都說了沒有第十個頭,你剛纔自己也找過了。”韓宇打斷了火麒麟的話道。被提醒的火麒麟這纔想起自己剛剛親自找了一遍,的確沒有找到第十個頭。可自己知道的能夠除掉金毛犼的辦法就那麼一種。

一時間韓宇跟火麒麟都陷入了苦惱,金毛犼是不能留在這世上的,這傢伙就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它的存在就是對其他生物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要不?咱們把這傢伙的腦袋都砍下來?”韓宇小聲的提議道。

火麒麟搖頭答道:“這是白費力氣,只有第十個頭纔是金毛犼真正的頭,你就是把現在的九個頭全都砍了,它也能給你長出來。”

“啊~真麻煩。”韓宇有些鬱悶的說道。

聽到韓宇的抱怨,火麒麟不由心裏一樂,看着韓宇說道:“不要着急,反正這傢伙現在已經落在咱們手裏了,是蒸是煮,都是由我們來決定。你把這傢伙交給我,你先跟我說說你這些天到底幹什麼去了?對了,差點忘了問了,你是怎麼讓這傢伙暈過去的?”

韓宇聞言壞笑着問道:“你知道什麼叫一氧化碳中毒嗎?”

火麒麟:“???” “所謂的一氧化碳中毒,說了你也不懂,所以我就不浪費這個口水了。你只要知道,不管是人還是妖怪,都是需要呼吸的,而呼吸的就是空氣中的氧氣,但長期待在一個封閉的燃燒環境裏,是會缺氧的。”韓宇笑嘻嘻的對火麒麟解釋道。

只是火麒麟對於韓宇那句說了你也不懂感到很不滿。身爲神獸的驕傲讓火麒麟對什麼都有點不屑一顧,難得遇上一點感興趣的事情,竟然被人說就算告訴你,你也不明白這種話,這是對神獸的藐視。

誰說神獸就不能小心眼?火麒麟已經開始盤算等韓宇來這裏修煉的時候,自己是不是需要增加一點修煉的難度了。

至尊瞳術師 還不知道已經得罪了火麒麟的韓宇變化出一把火焰刀,一刀斬下了九頭金毛犼的一顆頭,結果就見被斬斷頭的腔子裏,肌肉一陣翻涌,隨即又長出了一顆頭。而被斬下的頭則在落地以後逐漸黑化,腐爛,最後變成了一堆灰塵。

韓宇見狀不信邪的又砍下了九頭金毛犼兩顆腦袋,和先前一樣,被斬下的兩顆腦袋的腔子很快又長出來了兩顆腦袋,而被斬下的腦袋則變成了灰塵。

“別砍了,剛纔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這傢伙的第十個腦袋不找到,就沒有辦法徹底殺死它。”火麒麟見狀在一旁說道。

韓宇聞言抓了抓腦袋,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猥瑣的笑容,對火麒麟說道:“哎,我說小火,你說這傢伙的第十個頭會不會不是長在上面,而是長在下面?”

火麒麟一開始並沒有聽明白韓宇話裏所指的意思,但在看到韓宇接下來掀開九頭金毛犼的動作以後,當即明白了過來,沒好氣的罵道:“無恥!”

對於火麒麟的責備,韓宇只當是在誇獎他。用火焰刀一刀割掉了九頭金毛犼下面的小頭,火麒麟無奈的衝着韓宇直搖頭,爲自己竟然認識這種人渣敗類感到鬱悶。

可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難料。在火麒麟看來很齷蹉無恥的攻擊,卻往往就是決定勝負關鍵的一擊。九頭金毛犼下面的小頭被割了以後,整個身體竟然開始猛烈的抖動了起來,九個腦袋也開始出現明顯的衰老……

火麒麟見狀連忙衝韓宇叫道:“快,砍它的腦袋。”

“可是下面已經沒有了。”

“混蛋,我說的是砍上面!”對於韓宇的回答,火麒麟被氣得咬牙切齒,忍不住衝韓宇吼道。

被提醒的韓宇也不手軟,當即手起刀落,九頭金毛犼的一個腦袋被砍掉,失去腦袋的腔子裏猛地噴出一道血箭,飛出去老遠。

火麒麟見狀大喜,連忙對韓宇說道:“快,一起砍了。”

即便沒有火麒麟這句提醒,韓宇也知道接下來自己該怎麼做。可憐九頭金毛犼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幹掉了。失去腦袋的身體倒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火麒麟有些感慨的說道:“唉,沒想到啊沒想到,傳說中的惡獸,第十個腦袋竟然是那玩意。”

“得了吧你,少說風涼話。我記得剛纔我提議的時候,你可是很鄙視我的。”韓宇在一旁一臉鄙視的看着火麒麟說道。

火麒麟被看的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這種不好意思也只是持續了一會,便梗着脖子對韓宇說道:“我鄙視你是人之常情,誰會跟你一樣無恥,什麼地方都敢下刀。”

“嘁,這就是我,想別人不敢想的,幹別人不敢幹的。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敢惹我,小心哪天我也讓你嚐嚐被砍小頭的滋味。”韓宇笑嘻嘻的對火麒麟說道。

火麒麟被氣得大怒,怒視着韓宇一言不發,而韓宇卻是一臉的無所謂。一邊跟火麒麟講述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一邊放火開始焚燒九頭金毛犼。殺人放火,毀屍滅跡,韓宇這下子算是佔全了。

不管是不是誤打誤撞,反正結果是好的。被砍掉九個腦袋的九頭金毛犼的身體此時就像是一件易燃品,一點就着。不一會的工夫,比成年公獅要大上一圈的身體就被燒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一堆灰燼。

“唔?”火麒麟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盯着九頭金毛犼的屍體殘骸發出了一聲疑問。韓宇順着火麒麟所看的方向看去,就見在九頭金毛犼的屍體殘骸中,有一顆半青半黃的珠子。珠子有鴿蛋大小,渾身上下泛着金屬的光澤。

韓宇好奇的伸手撿了起來,問出手慢了一步的火麒麟道:“這是什麼玩意?”

火麒麟湊上前仔細看了看,答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九頭金毛犼的妖丹。”

“妖丹?好吃嗎?”韓宇好奇的問道。

火麒麟沒好氣的白了眼前這位就知道吃的傢伙,答道:“你要是想要變成妖怪,那你可以試試。不過對人類來說,這妖丹更像是毒藥,而且還是無藥可救的那種。”

“嘶~那你吃了有用嗎?”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韓宇又問道。

對於韓宇無知的問題,火麒麟露出一副懶得問答的表情,後來在韓宇的追問下,只能老實交待道:“我是神獸,這玩意我吃了對我一點好處沒有不說,還會影響我的能力。”

“也就是說,這對你沒用是吧?”

“嗯。……你不會是想要這個妖丹吧?”

“嘿嘿……喬嫣兒就喜歡稀奇古怪的東西,我這回突然失蹤這麼長時間,回去以後肯定會受到他們的討伐,爲了減少一個討伐我的對象,我打算給他們準備一點禮物。”

“……滑頭,連自己的同伴都算計。”火麒麟沒好氣的說道。

韓宇卻不以爲恥,笑嘻嘻的說道:“這算什麼算計,只不過是我跟他們之間的一個小遊戲。對了,你等我一會,說是準備禮物,我還得去拿禮物才行。”

見韓宇要走,火麒麟連忙問道:“什麼時候回來?”

“先去看看那個召喚法陣管不管用?要是不管用我纔回來。”韓宇扔下一句回答,穿過通道沒影了。見韓宇走得匆忙,火麒麟也沒有多想,衝着地上九頭金毛犼的灰燼吹了一口氣,頓時九頭金毛犼在這世上唯一留下的痕跡也不見了蹤影。

……

回到了原先所在的世界,韓宇先是辨認了一下方向,眼看着要走了,總要跟認識的人打聲招呼。先是去了鵬天王所盤踞的山頭,這裏已經物是人非,衆妖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不過韓宇不是來找它們的,而是來找姜家三口。

可惜韓宇找了一通,但卻沒有發現這一家三口蹤跡,也不知道是出了意外還是由於帝陵被毀,它們一家三口終於可以重入輪迴了。

找了一通沒有找到,韓宇便放棄不再尋找。對韓宇來說,姜家三口並不是十分重要,它們只不過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來通知它們一聲只是略表相識之誼,就算沒有找到,韓宇也不會感覺有什麼遺憾。

而在韓宇離開以後,一直躲在水中的姜家三口浮出了水面,姜任不解的問自己的妻子道:“娘子,你幹嘛要阻止我們跟那個韓宇道別啊?要不是那小子,我們現在恐怕還沒有恢復自由身呢。”

姜馬氏聞言白了姜任一眼,又看了看同樣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姜環,輕嘆一口氣說道:“人鬼殊途,我們跟他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就算見了面,又能有什麼結果。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倒不如直接斷個乾淨。”

不知道姜家三口心思的韓宇飛向了下一個目標,西京的皇宮。

似乎已經對空中飛來個什麼有免疫力了,當韓宇出現在皇宮上空的時候,皇宮裏的侍衛並沒有表現的很是吃驚。而聞訊趕來迎接的人裏,除了智丈國師跟無邪表現的很高興外,皇帝以及衆大臣似乎有些尷尬。

韓宇來的目的不是找皇帝跟大臣敘舊,當然不會去詢問這些人又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帶着智丈國師跟無邪就往保存着召喚法陣的宮殿走去。皇帝見狀不由有點急了,連忙出聲叫住韓宇說道:“韓先生,你這次可以說是勞苦功高,不如隨我去慶功宴上慶祝一下,再去看召喚法陣如何?”

“……你是不是幹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韓宇聞言似笑非笑的看着皇帝問道。

皇帝一聽連忙搖手解釋道:“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會幹那種事情。是財政大臣,他說你可能回不來了,召喚法陣一直襬着也不是個事,就提議把召喚法陣給收了起來……”說着說着,皇帝的聲音越來越小,而站在皇帝后面的財政大臣已經腿軟的快要坐到地上了。

對於皇帝這種爲保自己就出賣小弟的行爲,韓宇感到很無恥。不過韓宇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神色平靜的對財政大臣說道:“我不想聽你的任何一個理由,給你一炷香的時間,把被你破壞的地方給我恢復原狀,否則,後果你自己去想吧。我可以收拾魚頭蛟,難道還收拾不了你這個人類。你的身份對我來說,屁也不是。”

聽到韓宇對財政大臣所說的話,皇帝的心裏大怒,但仔細一想,卻不得不悲哀的承認,這個韓宇所說的都是實話。當個人的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皇權還真是對他不起作用。不想讓韓宇兌現他對財政大臣的承諾的皇帝只能命令財政大臣按照韓宇的要求趕緊去做事。事關自己的前途跟性命,財政大臣表現的很積極。

可惜韓宇卻連看都懶得看,開口讓智丈國師跟他找個清淨點的地方,他有話要對智丈國師說。至於皇帝跟衆大臣,那都是一幫爲國爲民的大人物,還是抓緊時間去休息一下,就不要跟在來攙和了。

知道在召喚法陣這件事上辦得有點不地道的皇帝跟衆大臣也沒臉繼續湊在韓宇的旁邊,聽到韓宇的話以後,老老實實的離去,只有大皇子還死皮賴臉的留在原地。

“你怎麼還不走?”韓宇不解的問道。

大皇子聽到這話連忙說道:“關於召喚法陣的事情,我是站在你這頭的。”

“站在我這頭?我看你是爲了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吧?”韓宇看了看大皇子,又看了看站在智丈國師旁邊的無邪,意有所指的說道。不料原本還有點靦腆的大皇子這回倒是光棍,聞言答道:“沒錯,我就是看上無邪了,我就是想要娶她,怎麼地吧?”

“你跟我說這個沒用,這話你要對正主去說。”韓宇慢悠悠的答了一句,轉身對智丈國師說道:“走,帶我去個沒人打擾的地方,我有東西要交給你。對了,那個魚頭蛟呢?”

無邪知道韓宇是在問自己,連忙答道:“魚頭在帶我回來以後就說它好像要進化了,所以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國師館的水潭裏。”

“哦,所以這段時間你一直在忍受大皇子的騷擾。”

“……其實,其實大皇子人還是不錯的。”無邪說話有些吭哧的說道。這話讓一旁的大皇子喜形於色,韓宇見狀聳聳肩,不再數落大皇子的不是。人家郎情妾意,自己犯不着在裏面攪合。

隨着智丈國師來到一座涼亭之內,韓宇坐在智丈國師的對面說道:“我要離開了,已經找到了回去的路。不過召喚法陣這東西我很感興趣,所以想要請問你能不能教教我?”

“你要學這個?”智丈國師有些意外的問道。在他眼裏,韓宇應該不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纔對。但在得到韓宇的確認以後,智丈國師顯得有些高興。看得韓宇忍不住問道:“別人對這種東西都看得很嚴,唯恐被別人學去,怎麼你看上去卻好像很大方,一副生怕我反悔的樣子?”

“嘿嘿……”智丈國師聞言笑了笑,那樣子就跟偷吃到葡萄的狐狸,說道:“敝帚自珍一向是我鄙視的,只要上仙肯學,那是給小的臉……”

“師父,騙神仙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一旁的無邪忍不住小聲提醒智丈國師道。而智丈國師在聽到無邪的提醒以後,頓時臉色也是一變。趕緊面朝東方跪下,以頭觸地的跪在那裏唸唸有詞,韓宇聽了聽,似乎是在向他的師父請罪,祈求饒恕。聽到這裏,韓宇要是還不明白智丈國師要騙的人是自己那就是真的傻子了。不過韓宇並沒有生氣,從智丈國師的表現來看,這傢伙還有救。

果然,等智丈國師向自己的師父請完罪以後,便對坐在對面的韓宇老實交待道:“小的之所以答應上仙的要求答應的那麼痛快,其實是想要借上仙的名頭,給自己的臉上貼金。”

“貼金?哦,你是不是打算告訴別人我向你學藝啊?”韓宇聽到這裏頓時恍然。

智丈國師的臉上露出慚愧的表情,對韓宇拱手說道:“小的一是鬼迷心竅,還請上仙勿怪。”

“呵呵……這有什麼好怪罪的。你沒有說謊呀,我的確跟你學習了召喚法陣呀。”韓宇笑眯眯的說道。

聽到這話,除了韓宇這個當事人,其它人都傻了。智丈國師結結巴巴的說道:“上仙,您剛纔說什麼?請恕小的耳背,沒有聽清。”

韓宇聞言笑了笑,說道:“我說,我的確跟你學習了召喚法陣,不過你可不要指望我稱呼你爲師父。還有,我這一去就不會再回來,所以你要是想要狐假虎威,那你就只能指望那隻魚頭蛟幫你忙了。”

“上,上仙請放心,小的不敢勞動上仙大駕。那個,上仙請稍等,小的這就去把有關召喚法陣的書卷爲上仙拿來。”說着,激動不已的智丈國師扭頭就往涼亭外跑去。韓宇想攔都來不及。

……

“你們這麼看着我做什麼?”韓宇不解的問無邪跟大皇子道。無邪跟大皇子對望一眼,大皇子試探的問道:“那個,你不生氣?”

“我生什麼氣?”韓宇一頭霧水的問道。

“就是智丈國師借你名頭揚名這件事。”

韓宇聞言無所謂的答道:“哦,你說這件事啊,其實這沒什麼。反正我也不會再來這裏,不管以後他是走運也好,倒黴也罷,都跟我沒有關係。”

“可是萬一有人罵你……”無邪有些擔心的說道。

“這世上,誰人背後不被說,誰人背後不說人啊。”韓宇毫不擔心的答道。

聽到韓宇的這句話,大皇子的眼睛一亮,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韓宇見狀也大打擾,轉而對無邪說道:“那個魚頭蛟可靠嗎?妖怪喜歡隨心所欲,你可不要被它一時的忠厚給迷惑了。”

“嗯,我知道,恩威並施這一套我會。就算我不行,還有師父跟他在旁邊替我盯着呢。那個,韓宇,你是真的不打算回來了嗎?”無邪有些失落的問韓宇道。

韓宇笑嘻嘻的答道:“怎麼?捨不得我?小心有人吃醋啊。”

一句話,頓時讓無邪的臉頰紅了,韓宇見狀剛想要再打趣兩句,就見智丈國師懷裏抱着一大摞卷軸,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

……

理想與現實總是存在着很大的差異。就像現在,韓宇想要研究一下有關召喚法陣,但在看了智丈國師拿來的記載着召喚法陣的卷軸以後,立刻明白自己的想法太幼稚。

這尼瑪就是天書!換句話說,就是韓宇看不懂。卷軸上的圖案韓宇能看明白,可寫在圖案一旁的註解,對韓宇來說就是一個莫大的考驗。尤其是從智丈國師嘴裏時不時蹦出的專業術語,對韓宇來說就是雞同鴨講。

“哎呀~時間不早了,我差不多該走了。”在忍受了智丈國師的語言轟炸半個小時以後,韓宇突然大叫一聲,打斷了智丈國師的滔滔不絕。不管智丈國師的掙扎,拖着智丈國師就往召喚法陣走去。已經瞧出端倪的無邪忍不住掩嘴輕笑,默默的跟在後面。

來到召喚法陣放置的宮殿,利用韓宇所給的時間,財政大臣已經將原先被拆下的晶石重新安上了。沒有一絲一毫的差錯,這點智丈國師在檢查之後鄭重其事的對韓宇過。只是韓宇現在已經對召喚法陣失去了興趣,擺擺手制止了智丈國師打算啓動召喚法陣的舉動,將召喚法陣上的晶石一個一個取下來,放進自己的口袋裏,隨後對皇帝說道:“我拿走這些晶石你不反對吧?”

“不反對,不反對,要不是國庫裏已經沒有了,朕還打算再送先生一點。”皇帝聞言連忙答道。

沒有理會皇帝的哭窮,韓宇轉頭對智丈國師說道:“你們保重吧,我該走了。”說着韓宇信手在自己的右側一揮,看似隨意的那麼一揮手,一道空間裂縫就出現了。看到這一幕的皇帝跟衆大臣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一副見鬼的樣子看着韓宇。

韓宇衝無邪、智丈國師揮了揮手,走進了空間裂縫,消失在了衆人的面前。

※※※

當韓宇通過自己的領域重新回到原本自己生活的世界時,他的突然出現頓時引起了毫無防備的寧平等人的驚呼。不等韓宇開口,林珂跟喬嫣兒已經一起撲了過來,將韓宇撲倒在地以後,伸手就在韓宇的身上東摸西摸。

韓宇見狀連忙叫道:“不要這樣,當着這麼多人呢,到了晚上隨你們折騰。”

“呸!”林珂跟喬嫣兒異口同聲的啐了一聲,從韓宇的身上爬了起來。韓宇笑眯眯的躺在地上,伸手抓住寧平伸過來的手站了起來。

“這幾天不見,看來你的修煉有收穫啊。”寧平微笑着問道。

韓宇一聽頓時明白,自己之前的遭遇這些人還不知道。從來沒有想過要隱瞞自己同伴的韓宇遂就將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跟寧平等人說了一遍。爲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韓宇更是將自己從那個世界帶回的東西一一拿了出來。

寧平等人一開始並不是很相信韓宇所說的,可當看到韓宇拿出來的五顏六色的晶石,還是一顆半青半黃的丹藥狀的圓球時,寧平等人不得不相信韓宇所說的都是真的。這世上有沒有妖怪,這個問題其實不用韓宇去解釋,跟鬼面狐打過交道的衆人就算不想相信也不成。可看着那顆半青半黃的圓球,寧平等人還是有點難以相信。尤其是喬嫣兒,對於妖丹這個說法,眼神中流露出了濃厚的興趣。

所有人裏,只有林珂表現的很平靜,似乎不管韓宇說什麼,她都會相信。而韓宇就是喜歡林珂這一點。將帶回來的晶石一人給了一顆之後,伸手就準備將被喬嫣兒拿在手裏的妖丹拿回來。不料喬嫣兒卻把手一縮,對韓宇嗔道:“着什麼急呀,再讓我看看。”

韓宇見狀提醒道:“看可以,但你可不能吃啊。我回來的時候找火麒麟問過,這玩意就不是人可以吃的。”

“人吃了會怎麼樣?”喬嫣兒聞言問道。

“火麒麟說,人吃了妖丹,不是變成妖怪,那就會爆體而亡。反正這玩意不是什麼好東西,還給我吧。”韓宇說着伸手就要去拿。可喬嫣兒卻對手裏的妖丹很感興趣,連忙把手一縮,對韓宇說道:“別急,讓我仔細研究研究。”

“好吧,研究可以,但不許拿自己做實驗,還有你做實驗的時候必須有我在場。”韓宇一見喬嫣兒的樣子就知道不滿足這傢伙的好奇心是拿不回妖丹的,只能提出了實驗的時候自己必須在場的要求。

對於韓宇的這個要求,喬嫣兒沒有拒絕,但也要求韓宇只能旁觀,不許指手畫腳。韓宇目的達到,自然欣然允諾。

喬嫣兒的性格分兩種極端,分平常跟做實驗的時候。在平常,跟喬嫣兒說笑胡鬧都沒事,但要是在喬嫣兒做實驗的時候,那就要小心了,最好不要去打擾。因爲那個時候的喬嫣兒是不可理喻的,只要發現自己的實驗被打擾,那喬嫣兒就會暴跳如雷,隨手抓起東西就扔,而且是身邊有什麼就扔什麼。這點很不好,韓宇在吃了兩次苦頭以後,也學乖了。

原先以爲韓宇是在火麒麟那裏修煉,但卻沒想到韓宇是在外面吃苦。現在好不容易等韓宇回來了,寧平等人顯得都很高興。

在歡迎宴上,韓宇很是不解的問寧平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裏發生了什麼事?爲了馬克西、羅琳那些人一個蹤影也沒有。不光是馬克西跟羅琳那些人,就是吳夢那些敵人,也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韓宇回來的時候,除了自己的同伴,一個旁人也沒有。

聽到韓宇的詢問,寧平低聲答道:“馬克西大叔經過這次戰鬥,算是徹底廢了。雖然被夢馨保住了性命,但一身的本事卻沒有了,所以在馬克西大叔甦醒過來以後,他就堅持要離開,羅琳她們沒有辦法,只好帶着被擒的吳夢,護送馬克西大叔返回了聯盟。”

“返回聯盟,那這路可不近啊。”韓宇皺眉說道。結果寧平卻微微搖頭,低聲對韓宇說道:“如果按照我們所走的路線返回,那的確很遠。但聯盟知道一條返回聯盟的捷徑,那對馬克西來說,返回聯盟就不是一件難事了。”

“哼!對他來說,返回聯盟是小事,等他回去以後,當有人知道他馬克西已經失去了力量的時候,那時候纔是馬克西最麻煩的時候。”

“應該不會有事吧?馬克西是得罪過很多人,但聯盟也應該不會坐視不管馬克西倒黴吧。”寧平有些不信的說道。

對於寧平的幼稚想法,韓宇嗤之以鼻,不過也沒有繼續談論這件事,但願聯盟裏的五老會不會真的那麼冷血無情。給你們當了一輩子的刀,最後刀鈍了就撒手不管,這做法難免顯得有些下作。

“好啦韓宇,不要擔心馬克西了,那傢伙雖然仇家不少,但跟他交好的同樣也不少,相信跟他交好的人是不會坐視他倒黴的。”寧平輕聲安慰韓宇道。

韓宇啞然失笑,的確就如寧平所說的那樣,馬克西仇家滿天下,但他所交的朋友同樣滿天下。只是不知道他所交的朋友是不是酒肉朋友,有好處就上,沒好處就躲。

用力搖了搖頭,將馬克西的事情拋到一邊,韓宇開始將注意力放到了今晚的歡迎派對上。人常說小別勝新歡,跟林珂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親熱了,韓宇對於今晚的節目很是期待。爲了晚上能有更好的表現,韓宇決定多吃點。

坐在韓夢馨旁邊的林珂似乎也猜到今晚會發生什麼,聽到韓夢馨的打趣以後,羞得不行的伸手去撓韓夢馨。坐在不遠處的韓宇一邊吃一邊看林珂,不過看了一會,韓宇發現今晚的派對似乎少了一個人。

“嫣兒哪去了?”韓宇拿眼找了一遍四周,結果沒有發現喬嫣兒的蹤影。

聽到韓宇的疑問,寧平隨口答道:“還能在哪?肯定在她自己的實驗室裏。韓宇你又不是不理解她,一遇到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不弄明白她是不會罷休的。”

韓宇聞言恍然,的確,喬嫣兒就是這個性子。爲此韓宇說了她不止一次,但喬嫣兒卻是屢教不改。

“你們先吃着,我去喊她過來。明明是集體活動,絕對不允許出現特例。”韓宇想了想,起身說道。

寧平等人也不阻攔韓宇,等韓宇走後,寧平等人立刻聚在了一起,菲爾德看了看衆人問道:“各位,賭什麼?”

“就賭韓宇需要用多長時間能把喬嫣兒給帶過來好了。”寧平想了想後建議道。

建議很有趣,林珂跟韓夢馨都忍不住摻了一腳。寧平覺得韓宇這回恐怕會無功而返,不過精明的寧平卻沒有第一個開口,只是等菲爾德跟石八方先下賭注。等到其他人都已經下注,寧平這才說道:“我就賭韓宇一會只是獨自一人回來。”

聽到寧平這話,衆人突然恍然,對於喬嫣兒的脾氣,他們清楚得很。有心想要改口,只是買定離手,那種沒賭品的事情,沒有人願意幹。

藉着微微的醉意,韓宇來到了喬嫣兒的實驗室前,先是側耳聽了聽實驗室裏的動靜,很好,動靜不大,只有輕微的聲響,還隱隱約約能聽到喬嫣兒在哼歌。

判斷出喬嫣兒現在心情不錯的韓宇決定這個時候出擊。可出乎韓宇預料的,當韓宇伸手去碰到門把手的時候,一股電流突然流過了韓宇的身體,讓韓宇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誰啊?不知道我實驗的時候禁止有人來打擾嗎?”裏面傳來喬嫣兒的詢問。韓宇用力甩了甩手,開口答道:“嫣兒,是我。”

話音剛落,就聽實驗室裏傳來一陣輕響,沒一會的工夫,實驗室的門開了,喬嫣兒有些臉紅的開了門。

“怎麼現在纔開門?你是不是躲在實驗室裏正在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韓宇一進實驗室,故意吸了吸鼻子問道。

喬嫣兒聞言忍不住扭了一下韓宇的胳膊,沒好氣的說道:“胡說八道,快進來吧。”

“別呀,我們都在忙着玩,就只有你躲在實驗室,你這是脫離羣衆的一種行爲,要不得。走,跟我去參加宴會。”

“可是那個妖丹……”

“送給你了,本來就是打算送給你做研究的。不過我可警告你啊,不許去嘗,我可不想晚上摟個妖怪睡覺,雖然那樣有點刺激。”

“難道吃了妖丹會變成妖怪?”喬嫣兒好奇的問道。

“嗯,聽火麒麟說的。……嫣兒,你沒有吃吧?”韓宇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見韓宇一臉擔心的看着自己,喬嫣兒微微搖頭答道:“沒吃。不過韓宇,這東西真的能讓人變成妖怪?”

韓宇不理解喬嫣兒爲什麼對變成妖怪這件事爲什麼要那麼耿耿與懷,不過聽到喬嫣兒開口詢問,還是一五一十的將有關妖丹的事情跟韓宇說了一遍。聽完韓宇的講述,喬嫣兒一時間沉默不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