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元點燃香煙,盡量不去想,盡量不去看,一閉上眼睛,就想到了躺在床上的路宏,那個變成植物人的兄弟。

在趙元抽著第五包煙的時候,趙元的老婆回來了,一個有些肥胖的中年女人,背著昂貴的女士包包,一臉的不耐煩。

胖大嬸回來,看著滿地的神像碎片,還有坐在地上一臉頹廢的趙元,鄙夷道。

「你這廢物,又亂髮泄了吧,先說好了,這一地的碎片你自己整,老娘才不會幫你整,真是廢物中的廢物。」

時間侵蝕了容貌,也侵蝕了這婚姻轉變的親情,趙元想起曾經年輕漂亮的護士老婆變成現在這一副模樣也不知道是覺得想哭還是想笑。

面對她的羞辱,趙元沒有像平時一樣據理力爭的反駁,而是繼續點起了另外一根香煙,看著飄忽的煙圈緩緩上天。

惡魔總裁難自控 看著窗外的月色,趙元一臉深邃的說道:「婆娘,你說,我這麼做對不對?」

「什麼對不對。」胖大嬸一臉疑惑的看著趙元。

「就我欠錢不還的事情,就連當年的好兄弟都因為這一筆錢陷入了極大的困難之。」趙元看著自己老婆說道:「我做錯了嗎?」

胖大嬸沒搭理他,把自己的包包還有東西放好,從冰箱里拿出一塊高級巧克力之後,說道:「你今天是怎麼滴,良心發現了還是怎麼樣?突然說起這事情來,你丫也會想這些東西?」

「別說吧,你就說我做錯還是做對了吧。」趙元一臉鬱悶的抽著香煙說道。

「好,既然你那麼想聽,那我就告訴你我的想法吧。」胖大嬸把巧克力塞到嘴巴里,一嘴模糊的說道:「你做得很對,雖然你只是一個只會賭博的廢物,但是你的人生心信條是絕對沒錯的。」

「我沒做錯嗎…」趙元一臉猶豫的說道:「可我看著病床上的路宏,總感覺自己的心裡有那麼點負擔…」

趙元剛剛說完,這胖大嬸就開始大笑了起來,笑得合不攏嘴,就連巧克力都被笑得噴出來了。

旁邊的趙元一臉的愕然,這事情有那麼好笑嗎?忍不住道:「有什麼好笑的,我剛剛遇到了一個神仙,那神仙給我看的東西,看到了我的好兄弟,看到了路宏急需這一筆醫藥費…」

「老娘管你看到神仙還是什麼,笑你才不是因為這個呢。」胖大嬸自己嗤笑一聲,掏出了一根大中華來,點上開始吞雲吐霧,道:「你個死鬼,要是真有良心的話,上次也不會把他兒子趕出家門,也不會那麼多年都在躲著他們,連打工還錢這種事情都不去做,這麼無恥的你還跟老娘講良心?講心痛?現在突然良心發現?別搞笑了好不好。」

「你就老老實實的待著,在家打打麻將,每天伺候好老娘,就這麼混吃等死好了,良心這種東西距離你還是有些遙遠了…當然,你要真的有良心的話,不如去天橋底下當一名職業乞丐,用乞討來的錢去補貼家用還好。」

這胖大嬸一通連珠炮下來打得趙元是找不著北,整個人都被血淋淋的剖析了開來,一股莫名其妙的羞恥感湧上心頭,然而在羞恥感之後,趙元卻是感到一陣陣豁然開朗的舒爽感,感覺又回到了曾經的自己…

「是啊,良心什麼的老子才沒有呢,什麼兄弟情誼不情誼的,兄弟又不是老子自己,老子自己過得好那才是真的好,別人是不是植物人關老子屁事,老子又不會掉一根毛。」念頭通達了之後的趙元也懶得多想什麼,嘀咕道:「剛剛的神仙讓我自己選擇,嘿嘿嘿…那老子就繼續混吃等死,就不還錢,反正法律允許哈哈哈!」

看著一臉興奮的趙元,胖大嬸嗤笑道:「你看,果然還是本性難移嘛,說什麼良心還錢什麼的,讓老娘看得想吐。」

趙元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深夜,燈火熄滅,幾乎所有人都躺在溫暖的被窩裡,胖大嬸和趙元也是如此。

臨睡之前,趙元拿起手機,看看新聞,看看賭博攻略,逛一逛戒賭吧,和裡面的老哥們吹吹牛逼,看著自己戒賭吧13級老哥的身份,嘴角微微翹起,一本滿足,逛了一段時間之後,也關掉了手機,想要睡覺。

「果然還是睡覺最舒服啊,睡覺,睡覺,不去想那麼什麼道士神仙,也不去想那些什麼良心不良心的了,反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能打工的,偷電動車還錢也是不可能的,老子就是要這樣,哈哈哈!」

嘀咕完了之後,趙元一臉美滋滋的想要睡覺了,在夢裡就不會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什麼忠義,什麼朋友友誼的。

「晚安,我的良心,以後再也別出現了…」

就在趙元剛剛想著能夠沉沉睡去,閉上雙眼的時候,就感覺到,一張屬於路宏的大臉就這麼呈現在眼前。

並不是趙元良心發現了,而是這張大臉就這麼真真切切的蹦出來。

「怎…怎麼回事…」

趙元閉眼,大臉蹦出來,睜眼,大臉消失,閉眼,大臉蹦出來…

「怎麼回事!這一張臉是怎麼回事?」趙元開始大吼大叫,旁邊的胖大嬸有些不耐煩了,也吼道:「別吵了,還要不要我睡覺了…老娘不是你這飛舞,我有工作的。」

「我…我一閉上眼睛,路宏那張臉就會蹦出來…我睡不著啊…」趙元都快要哭出聲來了。

「神經病。」胖大嬸不以為然…

然而趙元卻是真的覺得有些崩潰,只要一閉上雙眼,就會看到路宏的臉龐。

就在趙元想要起身起醫院看看的時候,那張大臉的旁邊卻是蹦出一行字來…

「直到還債之前,夢魘會一直陪伴著你…」

看著這一行大字,趙元癱倒在床頭,面如死灰… 在小鎮的路口,路展方找到了剛剛離開的李雲。

此時的李雲一臉深邃的撫摸著旁邊大樹粗糙的外皮,讓路展方覺得好像在感受著時光的滄桑,其實只是用手撫摸著粗糙的東西非常爽而已…

「看趙元最後悔恨的樣子,應該是良心發現了吧…那樣有一半…不,三分之一的錢,都能讓我爸爸接受更好的治療…」路展方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不管怎麼樣,如果趙元真的是良心發現了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嗯,人性本善,趙元他的確是良心發現了,他今後無論是打工還是賣房子,總是會湊夠錢還給你們,還有那些債主的。」李雲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旁邊的路展方看著這笑容也不由得放鬆下心情來。

李雲才不會說用類似催眠術加靈海運轉的方式給趙元下了暗示呢,趙元一天不還錢,閉上眼睛的時候就會被場景重現還有苛責侵擾著,這種癥狀會隨著還錢的數量而減輕。

如果這趙元真的能背著這種狀態走過下半輩子,那李雲也不得不說,是他比較強,就好像心魔劫一樣,你丫資質那麼好直接修仙去吧。

「多謝道長了,我現在要回醫院照顧我父親了,希望我爸爸能夠撐到那時候吧…」路展方對李雲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雲也是笑了笑表示沒什麼,隨即便轉身離開。

「現在趕緊去吧,不要讓你的父親久等了。」

「哈哈哈,我的父親現在應該沒在等我的吧。」路展方一陣苦笑,想著自己父親昏迷那麼久了,一點意識反應都沒有,怎麼可能在等自己。

現在路展方,只想去看看自己的父親,然後再去夜班打工吧。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這種事情,誰知道呢…」聲音漸行漸遠。

路展方剛想要說些什麼,轉身望去,卻發現原地已經空無一人,唯一能夠看到的,只有一隻潔白的鶴羽,如同一開始出現時候的一樣…

「大師果然是真神仙啊…希望神仙保佑我的父親,讓我父親快點醒來。」

路展方對著鶴羽那邊拜了一拜,隨即珍而重之的撿了起來,打算到時候將這一枚羽毛裱起來。

收好之後,路展方朝著小鎮外走去,頭也不回…

……

仍然是你 來到醫院,依然人山人海,即使是在晚上,醫院裡的人也不會減少,特別是處於市區中心的中心醫院,來往的人更是絡繹不絕。

有新的病人,有舊的病人,有將死的病人,還有已經掛掉的人,正在和家人進行著最後的告別。

面對這些人,路展方早就已經麻木,可以說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人,有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人死了,也已經涼了。

這時候,主治醫生,那個面無表情,時常還戴著小眼鏡的中年醫生恰巧路過,看到了路展方。

「路先生啊,那麼晚了還來看你爸啊…」

「你…你好…」路展方看到主治醫生有些閃避,可以說是他現在最不想遇到的人了,只能勉強說道:「對不起,醫藥費的問題我們不會拖欠的,您只要好好的治療我父親就行了。」

看著這畢恭畢敬的路展方,主治醫生沉默片刻,隨後說道。

「路先生,你知道的,植物人醒來其實是一件很渺茫的事情,相比於電視上沉睡多年醒過來的植物人,更多的是默默在醫院裡死去的千百個病例,從概率學上來講,這已經不是千分之一的幾率蘇醒了…老實說,你的父親能夠撐那麼多年已經很不容易了,沒有死於泌尿或者細菌感染,身為家人的你們也沒有放棄他,可以說是真正做到了仁至義盡…」

主治醫生頓了頓,臉上終於有了一點表情變化,嘆了嘆氣道。

「只不過呢,你的父親他…身體情況還好,但是醒過來的幾率實在是太小太小太小,如果你家庭富裕的話,我不會對你提這個建議,可問題是,現在你就算繼續保守治療,也是無濟於事…我以個人名義再建議你一次,放棄吧,不要再掙扎了,你現在放棄,沒人會責怪你的。」

行人路過,病人熙攘,路展方只覺得渾身冰冷,捏緊掌心,緊咬下唇。

此時,旁邊又有一個護士推著病床路過,這病人身上蒙著白布,旁邊是哭得一塌糊塗的家人。

人死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我…不放棄。」路展方的身體有一些顫抖,說道:「我不知道什麼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幾率,我只知道,我父親為了這個家付出了什麼…我是成年人了,我也要為這個家,為我父親付出點什麼。」

路展方想起了自己父親小時候帶自己的場景,無論是工作回來渾身疲憊的樣子,還是家裡最困難的時候,依然買回玩具的樣子,還是失業之後,依然每天帶著笑容不放棄的樣子…

「我是個男子漢…我不會放棄的,除非我的父親真的死去。」路展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我不想在未來某個時候後悔,為自己這個決定後悔。」

主治醫生沉默了下來,看著臉上掛著滿滿堅定的路展方,偏過頭去,道。

「醫藥費的問題…我會幫你再撐一個月的,到時候你再給我一個答案吧,無論是放棄還是繼續治療,再考慮一下吧。」

聽著主治醫生的話,路展方愣了一愣,隨即深深的對他鞠了一躬。

「謝謝你,醫生…」

「不用謝謝,這醫藥費是借你的,以後一定要還的,可別賴賬就好。」主治醫生面無表情的聳了聳肩,只是有些頭疼要怎麼忽悠領導還有自己的老婆…

就在主治醫生想到忽悠理由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主治醫生皺了皺眉頭,看著這上面的來電顯示,是院內護士的,沒有猶豫,接通了電話。

然而接通電話之後,主治醫生的面容突然獃滯了下來…

「醫生,我不打擾您了…」路展方害怕打擾到主治醫生,剛剛想要轉身離開就被叫住了。

「等一下…」主治醫生叫住了路展方之後,一臉震驚的說道。

「你…父親好像醒了。」 說是突然消失不見的,真實情況僅僅只是李雲用逍遙遊瞬移到了只有一牆之隔的小巷而已,要說回道觀那還得是用走的。

走在街上,小鎮的夜晚和大城市的夜晚是完全不同的,街道上沒有那麼多的時尚男女,也沒有女么多手牽著手的虐狗達人,更多的是聽著收音機,走在街上的老者,還有上萬夜班回家的租客,沒有什麼揮灑青春還有年輕的汗水,也沒有荷爾蒙釋放的激烈,整個街道是出乎意外的安靜。

這就是小鎮子,和小村子差不多,有人氣,卻不旺…

「他父親應該醒了吧…」走在街上的李雲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剛剛開天目的時候,就看到了路展方屬於親情的線,已經完全舒展了開來,也就是說,路宏註定會醒過來,也註定會和自己的家人團聚。

堅持的花朵始終是開花了——

「這是神靈保佑嗎?」李雲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問著系統。

「不是,沒有任何神靈庇護,沒有任何神靈氣運的波動,也沒有任何屬於神秘的力量。」系統沒有猶豫,說道:「這是純粹的,凡人的力量,由堅持而產生的【奇迹】…」

李雲笑著點了點頭,如果沒有路展方的堅持,就換不來現在路宏的蘇醒。

就算是在前一秒放棄了,這奇迹也是不會再次發生…

「這是真正屬於凡人的奇迹啊…只希望那位趙居士能夠和路居士的大頭像過得愉快。」李雲一臉滿滿的愉悅之色。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位姓趙的本身就是那樣的人,卻用所謂朋友的背叛來當借口…」系統也是覺得,趙元的本性就是那樣,不是隨隨便便能夠改變的。

此時,又是一股願力從遠方飄來,填充著這身後虛無縹緲的法相。

「額…其實我好像沒幫他什麼吧,這所謂的奇迹,是他自己引發的誒。」李雲嘴上說著,心裡是一個美滋滋。

李雲看著願力纏繞,身後的字跡沒有再解析多出一點,反而是法相更加的凝實,特別是法相那張臉,更加的帥氣,非凡,瀟洒…

「直覺在告訴本系統,你這臭不要臉的又在自戀了。」系統吐槽道。

「嘖,不尊重客觀事實的才叫做自戀,可我想的明明是客觀事實,憑什麼說我自戀。」李雲瀟洒的甩了甩自己並不存在的長發,嘀咕道:「要不要…再加一頭飄逸的長發?聽說道袍和長發更搭…」

想了一下,長發搭白袍,好像不是一般的帶感啊…

「希望宿主任務不要失敗,不讓就讓你禿頂。」系統淡淡道。

「嘖,真是惡毒,想讓貧道禿頂,你丫還年輕…」李雲無奈的聳了聳肩,繼續走在大街上。

「從年齡上來看的話,本系統的年限是山神含香的不知道多少倍,山神含香的年齡又不知道是你的多少倍,你還說本系統年輕?」系統道。

李雲哈哈一笑,雙手背負,道。

「好好好,貧道承認,是系統兄你比較老,哈哈哈!」

系統:「……」

感覺被戲耍…

……

回到道觀里之後,除了含香以外的所有人(?)都已經入睡,只有不需要睡眠的含香,正乖巧的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稀飯出來。

「師兄,給…」

「謝謝…」李雲笑著道謝,晚上雖然吃得挺飽的,不過肯定是不會說出來的…

畢竟妹子遞來宵夜,會說出【我吃飽了】的男人絕對是少之又少。

混入了天桃花瓣的稀粥,緩緩的流入胃裡,其中屬於天桃花瓣的能量開始在身子里流竄,轉而進入了靈海內。

天桃花瓣的補充,剛剛使用孽鏡台鎖鏈而有些虧空的靈海已經補充完畢。

現在靈海又是滿溢的狀態。

「嘖嘖,這天桃花瓣就是好東西啊,味道好效果棒,美滋滋…」李雲舔了舔嘴唇,三下五除二的將這一大碗的稀粥都吃完。

吃完之後,拿出中品拂塵,一個清潔術就讓碗變得乾乾淨淨的。

「師兄,你好像很高興?」含香看著李雲美滋滋的樣子,好奇道:「是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嗎,說來分享焚香嘛。」

看著近在咫尺的小臉,李雲才不會說是因為這一碗愛心稀粥感到開心,只是微笑道。

「剛剛師兄我啊,認識到了普通人的奇迹…」

「普通人的奇迹嗎…」含香琢磨著這句話。

「嗯,只屬於普通人的奇迹。」李雲笑著說道:「在這個已經失去奇迹的地球里,真正引發平凡奇迹的凡人,用自己的堅持,達成了千萬分之一的才能達成的事情。」

李雲看著含香還很好奇,就把今晚的事情都說給了含香,只不過把趙元的事情魔改撐了幡然悔悟,而不是被夢魘鞭策著還債。

面對小師妹,李雲覺得還是少說一些人間險惡的事情比較好…雖然覺得含香懂得可能更多就是了。

「誒…師兄居然能讓賭徒幡然悔悟。」含香嘀咕著道:「我都從來沒見過幡然悔悟的賭徒呢,雖然可能會消停一會兒,不過在看到了能賭的機會之後,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傾盡家財…」

「咳咳咳,那只是少部分人而已,在我們現代呢,賭徒幡然悔悟的幾率已經不低了。」李雲一臉鄭重的拍了拍含香的肩膀說道:「畢竟在現代,我們有楊教授李教授之類的治療機構,能讓那些賭博上癮的孩子們物理性的幡然悔悟…」

「物理性?」含香聽得是似懂非懂的…

「是啊,物理性,有一些過激的治療方式,不過對賭徒來說挺輕的就是了。」李雲聳了聳肩。

別說謊了,娘娘 在和含香聊了一段時間之後,也打算去睡覺了,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估計過段時間雞哥都要起床打鳴…

清晨,李雲早早就起床了,眺望著天邊,看著遠方,自言自語道。

「普通人的奇迹嗎,系統兄,你說,一個萬分之一幾率蘇醒的人,恰巧在我遇見了路展方之後,又恰巧的蘇醒了過來,不覺得這幾率十分的微小么。」

「的確是十分的微小,可這就是貨真價實由凡人引起的奇迹…」

「系統兄,你判斷奇迹是否是凡人引起的是用靈海波動判斷的嗎?」李雲說道。

「是的。」系統回答道。

李雲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暗自記下了一些事情…

此時,系統又出聲道。

「請宿主注意接收你的獎勵。」 「來吧,系統兄,用獎勵砸死我吧。」李雲臉上有些期待,明明昨天沒有任何任務提示,今天就有獎勵降臨,怎麼感覺都好像賺到了一樣。

系統沒有說話,只是此時,天空突然裂開一道大口,一道耀目的金光從天而降,伴隨著七彩祥雲,整個象頭山都被渲染得如夢似幻一般。

「額…這陣仗有些大了吧。」李雲一臉震驚的看著天邊的五彩霞光,伴隨著一道耀目金光從天而降,落到了大殿之上。

霸道:別惹暴脾氣少東 李雲百分之百能夠確定,這閃瞎狗眼的金光絕對不是靈質,是普通人能夠看見的那種七色霞光。

一秒換裝,身上的小熊睡衣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襲白色的道袍,來到了大殿之後,看到了一尊能夠閃瞎狗眼的金色畫像,上面畫著一個渾身上下掛滿金色飾品的微笑老頭。

「大財神王亥的畫像。」系統頓了頓,說道:「和往常的神像有所不同,這大財神王亥不會收取任何香火錢,人們的一次祈願,會完全化為香火錢為你所用,但是相對的,王亥不會有任何氣運反饋,人祈願的香火願力,會原原本本的給予王亥,而你無法分潤半點。」

看著這反射著金光的財神畫像,李雲疑惑道:「不對啊,以前不也是這樣子的嗎,神像收取香火願力,而我收取香火渠道費。」

「不同,在以往,如果祈願的願力大於某個點的話,那多出來的願力也會聚攏在你的身上。」系統說道:「而中財神王亥不會,即使祈願的願力大於某個點,多出來的願力也不會分潤給你,但相對的,作為擁有散財職責的財神,他也不會收取另外一半的香火錢作為媒介,一次香客的祈願就等於一枚香火錢,你照單全收。」

少了願力,多了香火錢,李雲想了想,這應該不虧,原本從這些正神畫像身上能夠收到的願力就少得可憐,怎麼算都是香火錢更加的划算,特別是財神像,李雲覺得這畫像可能會成為道觀里最歡迎的神像…

「這金光閃閃的財神可真厲害,明明只是畫像,卻能不用香火錢承受願力的傳送,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一般只有石像狀態才能不用香火錢作為媒介的吧。」李雲嘀咕著,想到系統曾經的話,即使是正神,也是需要香火錢作為媒介來承受願力,傳達到他們身上的,只有像三福神這種,吸收滿了願力,升級成石像了,才不需要香火錢作為媒介。

「財神作為正神,和其他神靈有所不同,在這個世界里,供奉財神的人是很多的,無論是大財神,月財神,文財神,還是武財神,都有大量的人供奉,可以說和這個世界最緊密相關的正神就是財神了,在接受香火這方面,財神甚至能夠不用香火錢作為連接…當然,在散播願力,回應反饋這方面就差勁許多了,可能你默默燒一個月香的話,會得到一個撿一塊錢的機會,也可能你突然因為自己的實力而發大財。」系統說道。

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