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幹嘛?想想都不行啊,作爲一個優質男!居然沒有談過戀愛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系統突然用着很欠揍的語氣繼續打擊着,【恩,果然是幼稚男。】“當然~(≧▽≦)被你發現了莫名的羞澀啊。”這是理所當然認爲系統在誇他的某人。

【和男主搶女人,你是活膩了吧?哼哼哼,你該慶幸大jj的男主和起點男不一樣,不然你就等着做化肥吧。】【唔……可能會讓你去洗盤子。】有個這麼愚蠢的宿主,真是痛並快樂着啊╮(╯▽╰)╭果然大jj的男主比較溫和?系統君突然覺得自己get到了一個新點。

“……我錯了。”

泡妹子的提議被系統無情的否決之後,蘇柏清也就發憤了起來,像是要把怒火?發泄在作業的身上。

辦公室,圖書館都成了蘇柏清的常駐地,【恭喜小清你順利獲得‘書呆子’稱號~要佩戴嗎?帶上後自帶書呆氣息噢≡w≡】“_(:3」∠)_書呆氣息?謝謝不用了,還是留給你吧。”

努力還是會有回報的,這個星期內,蘇柏清藉助着大大小小的考試,順利奠定了學霸的地位,同時也是各種積極爲班級服務,順利的刷了各科老師的max的好感。

“鈴鈴鈴~”蘇柏清再一次踏着鐘聲回到了課室,剛剛坐下位置發了一小會呆,就發現平日一般跟在他腳步後面的班主任今天居然還沒到。

爲何身邊的人都莫名的有些激動?

蘇柏清拍了拍身邊不造姓甚名誰的同桌,‘親切’的問道,“今天大家是怎麼了?”

卻看到同桌先是臉紅了。

臉,臉紅!?喂喂喂,我又不是軟妹子你紅什麼臉啊Σ(っ°Д°;)っ“據,據說今天有個轉學生要來呢。”

轉學生啊……算了算日期,今天也應該是夏景澄轉過來的時候了,哎呦~突然有點期待了啊!第一次看到活的帶着豬腳光環的生物,放學吃點東西慶祝一下吧23333正當蘇柏清滿腦子都是吃吃吃的時候,夏景澄已經做完了自我介紹,突然就聽到班主任喊道:“柏清?”

“啊……在!”班主任那聲音頓時就把蘇柏清從食物的世界之中拉了出來,擡頭一望,就看見站在班主任隔壁那個明顯的陽光活力型的大帥哥,比班主任高了好多啊,平時交流豈不是要仰望?

“柏清是班裏的班長,你先和他坐着吧,陳晨你先坐去後面先吧。”

原來隔壁是叫陳晨啊……

Σ(°△°|||)︴不對,爲什麼男主會坐在我的隔壁?這不科學!泥萌讓女主情何以堪啊!!

“你好,我是夏景澄。”陷入了震驚之中的蘇柏清自然是沒有看到了陳晨那依依不捨的小眼神的,到時男主已經很主動的坐了過來,主動搭起話來了。

蘇柏清下意識就託了託眼鏡,“你好,我是蘇柏清。”

正在板書的班主任突然轉了回來,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柏清和景澄你們下課來辦公室找我一下。”

“……”這是相視無語的兩人。

膽戰心驚地熬過了這節課,蘇柏清帶着一絲莫名其妙和一顆戰戰兢兢?的心來到了辦公室,卻看見班主任桌面上擺滿了一堆的文件和成績單。

“知道我爲什麼找你們來嗎?”班主任低着頭繼續翻看着桌上那幾份文件。

蘇柏清和夏景澄都默默的搖搖頭,不是因爲上課說話麼?

班主任先是把一份成績單遞給了夏景澄,蘇柏清稍微瞄了一下,卻看見上面全是各種的圈圈,還有用顏色筆畫起來的一下東西,這是什麼?老師在上面玩連連看?

“景澄,因爲你是轉學來的,對我們這裏不大清楚,我們學校每個月都有月考,成績都要公示,因爲你是體育特長生,文化科上有所不足,所以我安排柏清和你一起坐,你有什麼不會就問他就好了。”

“柏清成績很好的,平時多問問他。”最後老師還補上這麼一句,蘇柏清爲此還暗暗在心裏得意了一番,卻絲毫不知老師順利給他拉到了男主深深的惡意!

“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蘇柏清堅持着自己那一貫的好學生的形象,乖乖的點頭答應了,但夏景澄放在身後的手不自覺握成了拳頭,抿着嘴好像很是艱難的點了點頭。

看見兩個都沒有問題,老師也就滿意地揮揮手,讓他們出去了,剛剛出去辦公室,蘇柏清本來是打算帶着夏景澄四處逛逛,趁着介紹學校的機會好好刷刷好感的時候,剛剛開聲,“夏景澄……”

可是名字都沒喊完,夏景澄就拋下蘇柏清大步向班裏走去,隱約看得到夏景澄臉色黑黑的,看起來好像有人得罪了他一樣。

果然陰晴不定就是男主的標記麼?感覺自己腦子不大夠用了,還是吃包辣條冷靜一下吧!。.。 走到班門口,就看到夏景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身上好像還冒着奇怪的黑煙?

蘇柏清歪了歪頭,望着夏景澄背後那陣陣黑煙,略好奇地問道,“男主是被烤焦了嗎0.0,好可憐的樣子。”

【笨蛋(╯‵□′)╯︵┻━┻那是怨氣好不好!怨氣,你妹的烤焦啊】怨氣?怨氣是什麼鬼,辣條值錢還是它值錢?

怨氣不是鬼,哎……怨氣是鬼?_有點混亂,讓我也冷靜一下。

“系統,究竟哪個值錢的?”這是繼續鍥而不捨的追問的蘇·蠢·柏清。

心好累,再也不想和這個愚蠢的宿主說話了,敢不敢不拿辣條來衡量價值啊喂,辣條辣條辣條,又吃不起,講個屁!

【……你還是趕快去完成你的任務吧!】蘇柏清略遲疑的看了看頭頂彷彿飄着烏雲的夏景澄,深吸一口氣,自我安慰到作爲好兄弟!中國好同桌的我怎麼能被這小小的困難所打敗?

果斷大步向前進,目標——夏景澄……隔壁的位置。

迅速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蘇柏清微微鬆了一口氣,走這麼快纔不是因爲上課鈴響了╮(╯▽╰)╭化學老師在上面源源不斷的噴灑着他的口水,而蘇柏清一邊聽着課,同時也時不時望望夏景澄,蘇柏清還在糾結着怎麼才能順利搭上話呢?問他在學校感覺怎麼樣?數學難不難?化學會不會?

這樣的問題真的不會被人揍麼……

於是一整節化學課蘇柏清一直就在糾結着。

#如何自然的和男主說上話#

#刷爆好感,男配要翻身!#咳咳,先回到正經的問題,這個問題纔是根本好嗎?

#怎麼做到自然的勾搭上男主!#→_→怎麼好像有哪裏不對的樣子呢?

或許是蘇柏清的眼神太專注了,夏景澄先是把頭偏了偏,眉頭在蘇柏清沒有看到的情況下也微微皺了起來。還在自我糾結的蘇柏清自然是沒有發現到男主這兩個動作的,他還在思考着怎麼辦呢。

“看夠了沒有啊?”不爽的夏景澄脾氣臭的很,語氣也很衝。

突然被男主這麼一吼,蘇柏清魂是回來了,但是整個人還是一愣一愣的,吼我幹嘛?

或許是看蘇柏清楞了一段時間,夏景澄可能也意識到自己剛剛語氣比較衝,於是也緩了一口氣,儘量心平氣和的和蘇柏清說道:“你怎麼了?一直看着我幹嘛?”

叮!

盛世醫妃,冷王求放過 看到男主主動搭話了,蘇柏清兩隻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好機會!不要浪費!“沒有啊,怕你第一天來不適應呢。”

說完還挺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蘇柏清看似嬌羞!其實心裏面想着的卻是!→_→夏景澄同志你今天是吃了韭菜餃子上學的麼?

“還好。”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夏景澄也沒有繼續兇巴巴的和蘇柏清說話,臉色也好看了不少。

“恩!那就好~剛剛化學聽得懂吧?不懂的話,我們可以一起討論……”正愉悅的認爲自己順利刷到了夏景澄好感度的蘇柏清,擡起頭眼裏滿是小星星~

不過男主這樣霸氣側漏?的人才不會去理會你家的小星星,聽着聽着,夏景澄臉又變黑了,硬邦邦地留下了一句,“不用了。”就轉身走出了班級,不知道跑去哪裏了。

再一次被徒留一個人的蘇柏清整個人都不好了!夏景澄你是學過變臉的對吧對吧!秒變黑臉什麼的真是……臥槽Σ(°△°|||)︴男主這不會是不爽我的節奏了吧!?!我不要洗碟子!

被殘酷的現實所深深打擊到的蘇柏清,略低落的垂着頭,在桌上畫着小圈圈,嘴裏還碎碎念着,“難道我說錯話了嗎?爲什麼他好像又生氣了?”

而在一邊的陳晨則是過來安慰到,“清,你別不高興,他這種人不值得你生氣。”

咦?怎麼這句臺詞不是應該男配安慰女主的嗎??喂喂喂大哥你這是在搶我飯碗啊!

【╭(╯^╰)╮你哪裏有女主的天賦了啊?雖然你比女主高,比女主瘦,比女主白,比女主聰明……Σ(°△°|||)︴不對,女主好廢的感覺怎麼破!】這是數着數着覺得很不對勁的系統君。

作爲一個真·漢子卻擁有着比女主更牛逼的設定?這樣還怎麼能愉快的玩耍下去啊!

“我沒事,夏景澄人其實還挺好的。”蘇柏清試圖安慰下眼前這個激動的前同桌,難道男主的光芒已經這麼快照耀到各種炮灰的頭上啦?

蘇柏清想到這裏頓時整個人都僵硬了,爲了自己的未來着想,還是努力去刷爆男主的好感吧!

陳晨目光裏卻很是同情,然後也是一言不發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搞什麼鬼?

今天又一次被人用奇異的目光望了一下,然後又什麼都不說的走了,蘇柏清摸摸自己的臉,但是明明感覺自己一樣這麼萌萌噠啊(⊙v⊙)

“系統,現在男主對我的好感度有多少?”

【呃……對哦,你,你等等!等等我!我馬上去查!】系統君語氣中略帶吃驚說道。

0.0系統怎麼了?感覺好像知道了些什麼……

不自覺的轉着筆,雖然看似專注於桌上的習題,但是餘光還是時不時瞄向隔壁的座位,夏景澄跑哪裏去了啊,快要上課了……

系統君那圓潤的形象突然出現在了蘇柏清的面前,【宿主……qaq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蘇柏清的心猛地一跳,但是還是故作平靜的詢問,“幹嘛?你又幹了什麼壞事了?”

幽怨的小眼神像是不要錢般,一個接着一個扔到了蘇柏清的身上,【我哪有幹壞事!我是好孩子……】那四處亂飄的眼神真的沒有什麼說服力啊,【你應該說說你幹了什麼!男主大人對你好感度是負啊!負啊!】……Σ(°△°|||)︴負,負?!哈哈哈哈……果然今天起牀方式有點不對,還是繼續回家睡覺好了233333【還笑個屁,你還不快點去刷好感!】不是我不發奮,而是男主的海底心太難撈了!我等凡人抓不住他老人家的小心思啊。

【……隱約知道了男主討厭你的原因了。】“唔?”蘇柏清用着好奇的目光望着系統君。

【你口臭……】 “夏景澄……”蘇柏清猶豫了半天,雖然有些遲疑,但是最後還是開口喊着了準備離開位置的夏景澄。

很不耐煩的一把將書重重地放在了桌上,“有事就快說。”有事就說啊,整天猶猶豫豫的幹什麼!夏景澄看着蘇柏清那副要說不說的樣子就莫名的火大,別以爲自己學霸了不起。

“這是這段時間的筆記,馬上就要月考了,你拿着好好複習吧。”從抽屜裏掏出了一沓厚厚的手寫筆記,放到了夏景澄的桌面上。

夏景澄翻都沒翻一下,就把筆記推了回來,冷冷地說道,“不需要,大學霸還是自己留着吧。”然後自己收拾後桌上的東西,又一次瀟灑都極點的走出了課室。

蘇柏清皺了皺眉,搞什麼啊?大姨丈? 逆劍狂神 每天都黑着臉都一個月了,這個情況有點厲害啊!不過,再看着桌上那本筆記本,蘇柏清都快要哭出來了,都給你筆記了爲什麼不要啊?!

不管了先給了再說,接着就把筆記塞進了夏景澄桌面上那沓書中。

好了~就這樣吧,反正筆記也給你,聽天由命吧!

蘇柏清正慢悠悠的把今晚要用的書本一本一本地塞進書包裏,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蘇柏清還望了一眼那沓混有筆記的書,很認真的對系統說道:“系統,我已經很努力了!”接着還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反正你自己點頭我也是不會認的……

最後望着那沓課本,蘇柏清愉悅的哼着歌回家去了,晚上吃完飯正趴在牀上滾來滾去的蘇柏清,忽然想起夏景澄這個時候也應該回到家了吧,筆記應該也看到了,立馬精神一振,連忙呼叫系統幫他查一下男主的好感度。

一臉期待的等着系統給出答案的蘇柏清,自己在心裏算着一條數:好感度up=回家=全勤獎有望了!

【哎!升了升了!男主的好感度升了!終於是個正數了,突然間覺得好欣慰怎麼破?!】在蘇柏清看不到的地方,系統也幸福的眯起他的小眼睛,搞了這麼多天好感度終於有所上升了,≡ω≡想想到覺得興奮!好感度up=年度優秀好系統!

“男主難道是個傲嬌麼?當面給不要,事後就給漲好感了啊~”唔……看在這個份上,男主真是一個萌噠噠的傲嬌小天使!

——————

第二天回到學校,蘇柏清就發現自己的桌面上正放着那本筆記本,“這……?”

“我不需要!這些東西你還是給你那位有需要的同學吧!”

這是又傲嬌了嗎?還有,那個有需要的同學又是誰?

【Σ(っ °Д °;)っ你先別管他是不是傲嬌了,我只知道男主對你的好感度又降了下來了,雖然還是個正數……】

什麼叫做雖然還是個正數啊!!!!怎麼突然又降了下來呢?!

夏景澄兇巴巴,眼睛有點紅,湊近看還可以看到一些血絲,“成績又有什麼了不起的,除了成績你們還會什麼!”

男主這是在嫉妒嗎?羨慕我的成績好??不對啊!明明我現在是和女主一樣的啊!爲什麼對着女主的時候就不見他這麼兇呢!QAQ男主小天使,我是爲了你好啊,像我這麼樂於助人的好同學,現在真的很難見的,酷愛回來跟我交朋友啊……

【因爲你沒有胸……】

蘇柏清僵硬地往女主的那個方向瞄了一眼,果然很厲害……所以,這纔是我無法和男主交朋友的真正原因嘛?

男主!我比女主成績好!

【你沒有胸】

男主!我比女主高!

【你沒有胸】

就在蘇柏清還在跟系統兩個扯着皮的時候,前同桌走了過來,“柏清……夏景澄對你這麼兇,你幹嘛對他這麼好,你看他完全不領你情,要不我們去和老師說一聲,讓他把我們調回來吧?”

蘇柏清略無語忘了一下這個平日存在感就很低的前同桌,你是小學生嗎?還去找老師,“沒事的,他應該只是還沒習慣而已。”男主可是未來的金手指啊,回家什麼的都是靠他了,怎麼能讓你把我們分開呢。

“蘇柏清和夏景澄你們兩個下課過來我辦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你們。”月考剛剛過去沒多久,班主任就氣勢洶洶走進了班裏,叫了蘇柏清和夏景澄兩個人出去,“景澄你是怎麼一回事?!柏清我不是叫你好好幫助景澄的嗎?你們兩個的成績是怎麼一回事?柏清你這次成績退步很多,你們是在幹什麼!”

接着就是老師一番愛的教育,蘇柏清和夏景澄兩個人都低着頭,沒有多說話,只是不時點點頭和恩上一聲,也不知道老師說了多久,班主任最後只是交代蘇柏清和體育委員說一聲,要準備校運會,報名要開始之後就放了他們兩個人回去了。

蘇柏清覺得自己應該要找點話題說一下,“夏景澄……班主任就這樣的,你……習慣就好了,他平時都是這麼緊張我們的成績的。”

“無所謂。”夏景澄並沒有意願多說,只是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冷冷地回了一句,雙手插着褲袋獨自一人走了。

“校運會啊……”

望着夏景澄一步一步大搖大把走遠,蘇柏清略帶憂傷地和系統訴苦到,“這已經不是我給不給力的問題好嗎……是男主大人完全沒有理會我的意思啊,莫非真的是以爲我木有胸?”

【哈啊哈……你要好好加油啊!】這就是一貫不靠譜的系統給出的答案。

其實真的沒搞懂,男主對他究竟是哪裏不滿了?莫名其妙把和同桌的關係搞得這麼僵,真的大丈夫?

“柏清,你快去準備吧,等跑完這一輪就到你了,要加油噢!”體育委員還比劃了一個加油的動作,然後就半拉半推的趕着蘇柏清走下位置去準備了。

被莫名其妙的推着下去的蘇柏清,很吃驚的望着體委,“哎,哎……?準備?”

“對啊對啊!400米靠你了!要加油噢≡ω≡沒想到小蘇蘇你居然會願意參加運動會,我還以爲你一直都只會參加腦力活動呢,沒想到在班裏沒人報四百的時候,學霸你就英勇獻身了啊!”體委一隻手搭在蘇柏清的肩膀上,一副哥兩好的樣子,一路送到蘇柏清去到了預備區,才準備回去。

蘇柏清一把拉住了體委的衣袖,示意他先等一下再回去,“是,是誰幫我報的名?”

“你同桌啊~真沒想到你和夏景澄這麼好啊,平時你們看起來這麼冷淡。”

“啊……夏景澄?”居然是他?爲什麼呢?

“說真的,我挺吃驚,我還特地問了一下他,好了,別說了你快去準備吧。”

蘇柏清站在預備區,望着正在終點處擦着汗夏景澄,他究竟在想什麼……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瓏朧的地雷和千航的手榴彈!愛你萌麼麼噠= ̄ω ̄=

瓏朧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5-02-03 15:16:47

夢.千航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5-02-03 20:28:28

昨天放學後,陪媽媽唱K六小時,回到家覺得自己要瘋掉了QAQ

精神飽受摧殘,幼小的心靈估計也受到了創傷!

所以!

我覺得我還是早點洗洗睡,第二天再起來碼字比較聰明= ̄ω ̄=

插入書籤 【小小酥,你真的要跑嗎?】系統很擔心的說道,想要阻止蘇柏清。

蘇柏清一邊做着準備運動,很不解地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還有不要學他們叫我小小酥啊!”

【→_→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了啊,你現在的屬性是病弱啊!!病弱!體弱身嬌易暈倒!】被蘇柏清這樣遲鈍又愚蠢的樣子,深深給刺激的系統君,一頭撞向豆腐……唔,撞歪了,重新再來一次。

啪啪啪!

頓時感到了來自膝蓋的大惡意,拉筋拉到一半,就感覺自己自己膝蓋,不應該是全身……都在隱隱作痛QAQ求別鬧,求還我那健壯的高大的一米七九九九身體!!!【不要勉強啊!留的身體在,哪怕男主傲嬌!】系統幾乎是用吶喊般叫了出來。

不過蘇柏清木有理會他就是了╮(╯▽╰)╭作爲一個真·漢子,怎麼能被這樣小小的困難所打敗呢,只是小小的四百米,哼!不行的話,滾也滾過去了!作爲一個新時代四有青年,纔不會被這樣小小的挫折給打敗~

“男子四百米的同學,快來到起跑線做好準備。”

慢慢走上了起跑線,做好了準備的時候,就等起跑的信號發出了,蘇柏清自己一個人悠悠閒閒在起跑點準備着,而他們班卻因爲他引發了一陣陣騷動,班裏的人都略吃驚的望着那個已經站上了起跑線的蘇柏清,“學霸?!是學霸嗎?!!”一個同學拼命搖着隔壁另一位。

另一位好不容易纔擺脫了隔壁的暴行,“呃……哪裏哪裏?”

一直都是那麼粗暴的一位同學,直接用手啪的一下扭向了起跑點的方向,“那裏啊!我們學霸這麼柔柔弱弱的樣子這麼好認!”

“真的是學霸啊。”

陳晨聽到蘇柏清的名字之後,臉色頓時就白了,他大步走向了體委,“是誰報的名?柏清的身體根本就不適合去跑步。”“對啊對啊,體委,你居然派我們最柔軟的小小酥上!”接着就是隔壁那些女生在一邊起鬨,矛頭一致對外,齊齊聲討這位不解風情?辣手摧花?的體委。

開局一個金錢掛 “先不要說這個!找個人把小柏清換下來再說吧。”

“不行的,現在出入口那裏是不允許進出的,而且現在離開跑也就幾分鐘的時間,我們不夠時間趕過去的。” 總裁的寵妻 班裏頓時變得鬧哄哄的。

“喂喂喂!!不是我啊,是夏景澄幫他報的名啊。”體委一下子就把剛剛回到來班級大本營,喝着水的夏景澄給賣了出來了。

當陳晨一眼掃過去的時候,夏景澄還挑了挑眉毛,頓時就被點燃了的陳晨同學爆發了,他衝到了夏景澄的面前,“你是要害死他嗎?他從小體質就差,根本就不可能做這樣劇烈的運動!”

“什麼?!你說的……”夏景澄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陳晨根本沒有再給他說話的時間,急衝衝地跑向了觀衆席和下方場地的那個出入口,夏景澄也顧不上這麼多,也連忙跟着跑了過去。

“我要下去!你們……”當陳晨還在和守在出入口的那位爭吵着的時候,夏景澄直接用了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先是向後退了兩步,然後助跑一隻手按住欄杆,一下子就翻了過去,“哎!!這位同學!”

不過在夏景澄翻了過去,到了下面操場的時候,四百米的起跑槍聲早就響了起來了,一個個都像離弦之箭那樣一下子衝了出來,“跑得還挺快啊……看起來那裏有什麼事嘛……”本來正打算着要追上去攔住蘇柏清的,但是從遠處看來他跑得可不比任何一個人慢啊,腳步也漸漸慢了下來,哼!那傢伙肯定只是爲了躲過平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