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看看,自己是否有取代他的能力。

算沒有這一身的修爲,他也能夠活下來!好好的!活下來!

林寒咬牙,揹着孩子走在山林之。

在夜幕來臨之前,他成功的找到了一顆大樹,帶着孩子爬了去。

然後,自己坐在樹杈,等待着夜幕的降臨。

“叔叔我餓……”孩子怯懦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寒這才發現,不止這孩子餓了,他也餓了……

“你在樹等我,我去給你找吃的。”沒了修爲和靈力,的確許多的事情變得不方便了。

如,生存……

他之前的階品,一直不吃東西都沒有問題。

但是現在,不行,他過度的消耗自己的靈力,導致靈力外泄流失。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這段時間裏,他要學着怎麼像一個普通人一般,生存下去。

並且,空間裏的兩樣東西,都動不了了。

不過依照他現在的狀況,怕是連玄槍都舉不起來。畢竟按照正常人的力氣,哪兒有可能拿的動那麼重的玩意。

將孩子安置在樹之後,林寒剛打算去找東西吃,從樹卻傳來孩子的哭聲。

林寒長嘆一口氣,無可奈何,只能爬回去,將孩子背在了背,讓孩子抱牢自己的脖子。帶着他一起開始了覓食之旅。

以前做普通人的時候,倒是並沒有覺得得到食物有多困難。

只要有錢行了,但是現在這個地方,要錢沒錢,要東西沒東西的。

怕是連怎麼活下來都是一種問題吧!

林寒滿頭黑線,背還抱着一個抽抽噎噎的孩子,心理是無奈的不得了。

大約走了半個多時辰,林寒總算找到了一樣東西。

一顆果子樹,這面的果子看起來像是自己以前吃過的一種果子。

應該是可以吃的,林寒已經餓的有些頭昏眼花了,背還揹着一個孩子,的確有些吃力。

一步一步艱難的朝着那棵樹走了過去,明明近在咫尺的樹,卻花了他很長的時間纔到達。

停在這棵樹前,所幸這這棵果子樹不高,他擡手摘到了果子。

從樹摘下一顆果子,放到了這個孩子的手裏。

“給你。”將果子放到孩子的手,孩子眼淚巴巴的盯着林寒。

“吃啊!”林寒催促到。

“叔叔,這果子難吃的很。”孩子皺眉,不太願意吃這顆看起來不太好吃的果子。

(本章完) 林寒放到嘴邊的果子拿起又放下了,嘆了一口氣,“人活在世,不是什麼東西都好吃的,能活下來,填飽肚子好了。”說完,林寒帶頭咬了一口。

個滋味,怕是嘗過的人才知道。

酸且澀,他怎麼記得之前還挺好吃的……

對了當時自己有靈力,隨便用靈力折騰一下,難吃的也變好吃了。

孩子很乖,看到林寒吃了,再多的抱怨也沒有了,乖乖的低頭,將這顆果子吃了。

林寒一臉的欣慰,這怕是要讓自己嚐嚐凡人的苦痛,才能醒悟一些事情。

天道無情。

這是在大陸聽到最經常聽到的話,爲什麼億萬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出現能夠取代天道的人,是因爲沒有人能夠做到跟現在的天道一樣的無情嗎?

林寒咬着這顆果子,飢餓讓他忽略掉了這顆果子的味道,連吃了好幾顆,總算肚子有了一些飽腹感。

孩子年紀小,吃了一顆果子,說自己吃飽了。

林寒也不強迫,重新將孩子抱起來,正要離開。

忽然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傳了過來,他目光如炬的看向那種感覺的來源處,發現一雙幽綠色的眼睛隱藏在了樹後,正盯着他們兩個。

那眼睛,無疑是野獸的眼睛。

“怎麼樣?放棄這個孩子,還是放棄你要挑戰我的想法。我恢復你的靈力,讓你離開這裏。”那道討厭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了。

“做夢!”林寒咬牙,抱着孩子,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一不小心,踩到了粗壯的樹枝。

將孩子放下護在身後,林寒從地撿起這根樹枝之際,一個黑影從草叢衝了出來,直接撲向了林寒。

林寒大吃一驚,尼瑪一階神獸!這是要玩死自己的節奏啊!

不過現在避無可避了,林寒高舉手的樹枝,衝了去。

一人一獸這樣打了起來,求生的意志非常的強烈,因爲他的身邊不止有自己,還有一個孩子。哪怕自己現在沒有靈力,但是他是一個大人,大人必須保護孩子。

打定了這個主意,哪怕是林寒被這隻神獸凌虐的傷痕累累,身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抓傷咬傷的傷口。他也不容許自己在這個時候倒下。

孩子的哭喊聲,野獸的撕咬聲和林寒的悶哼聲交織成了一團。

在林寒開始意識昏昏沉沉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隨即,這頭糾纏了自己許久的一階神獸倒下了。

頭頂插着一把長矛,傷口處正在淌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喂!你沒事吧!”一道粗獷的聲音傳進耳,林寒擡眼看着對方。

發現是一個壯漢,而孩子已經被壯漢身後跟着的人抱了起來。

“算你命大!”那討厭的聲音再度傳進林寒的耳,林寒嘴角微微揚起,沒有回答這個壯漢的任何問題,身子轟然倒下了。

壯漢連忙前,將林寒扶了起來。

才發現他的身佈滿了跟神獸廝打的痕跡,不過多數都是他被完虐的。

竟然有普通人能夠在一階神獸的嘴下撐下來!也是一種跡啊!

壯漢來不及感嘆,連忙將林寒背在了背,一羣人匆匆的下了山。帶着林寒和孩子回到了營地,剛剛回到營地裏,給林寒進行了診治。

他們發現林寒傷的很重很重,按道理來說應該已經死了,但是現在沒有死,說明還能救活。

只是這身的那大大小小的被撕咬過的傷口,怎麼看怎麼觸目驚心。

他們的醫術不高明,能做的是幫他隨隨便便的包紮一下,敷一些止血的草藥。剩下的,只能看林寒的造化了。

林寒自己的感覺是睡了很長很長的一個覺,一個覺醒來,他感覺自己全身都痠疼不已。

牀前還蹲着一個紅這樣的小傢伙,定眼一看,可不是自己拼了命去保護的那個孩子嗎?

“你沒事吧?”林寒一開口,發現自己的嗓子啞了。

想要起身,都身子動彈不得,因爲一動,很疼很疼。

“這個應該是我問你的,你沒事吧!”那個爽朗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看到林寒醒來,鬆了一口氣,“你昏迷了大半個月了,我還以爲你醒不過來了。”

林寒不太記得自己認識這個人,努力回想,這纔想起自己是在昏迷前見過這個人。

“多謝救命之恩。”救命之恩,的確應該說感謝。

“不客氣,你也不簡單,一個沒有修爲的凡人居然能夠在跟神獸的戰鬥活下來,受那麼重的傷都沒有死。”對方這麼一說,林寒才注意到對方原來是有修爲的,看樣子,應該是一個神師。

難怪能一矛插死一階神獸……

“額……運氣好而已。”林寒不想要暴露身份,“對了,我昏迷多久了。”自己現在以凡人之軀抵擋了那個魔獸的攻擊,傷的應該很重很重纔對。

“大半個月,怎麼了?”對方回答。

林寒的臉色一變,大半個月的時間,那意味着最多不過十天,那一月一次大姨媽還要準時的天雷又要來了?

如果自己的身邊有人的話,豈不是又會連累身邊的人!

不行!自己一定要儘快好起來,離開這裏。不能拖累他們。

尤其……這個自己辛辛苦苦保護下來的孩子,不能再被自己給連累了。

想到這兒,林寒虛弱的開口,“不知在下怎麼稱呼?是久居於此,還是隻是過來狩獵的?”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只是過來狩獵的,現在狩獵的時間已經到了,我打算回自己的族羣裏了。”對方如實相告,林寒算是明白了。

“再冒昧的問一句,你是哪個族羣的?”基本大陸排的名的族羣自己都聽過,希望他是自己熟悉的族羣的。

“藥族藥武。”對方自報家門,林寒忽然理解了。

理解爲何這個人能夠精準的找出止血的藥材將自己這條命給救活了。

藥族是丹族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分支,沒想到自己和丹族的緣分真是不淺啊!

“是這樣的,我能否再請你幫我一個忙?幫好這個忙之後,你會得到一筆不菲的報酬。”林寒不想要求人,但是眼下的情況,不得不求人。

(本章完) “什麼忙?你只管說便是,我能幫的一定幫。”對方開口回答。

“幫我將這個孩子,送到丹族交給白雲皓,還有幫我傳達一封信給他。他看過那封信之後,自然會給你報酬的。”林寒如果讓對方直接去找丹卿,估計對方會覺得自己是個瘋子,所以讓對方幫幫忙,直接去找白雲皓較妥當一些。

“白雲皓!白少史你認識!”對方大吃一驚,顯然沒有想到,林寒居然會認識白雲皓之流。

要知道白雲皓那可是丹族的二把手林寒的女婿啊!

一般人哪裏會認識這號人物,爲什麼眼前這個什麼功力都沒有凡人,竟然會認識!

“你能幫我拿紙筆來嗎?”林寒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因爲這個問題現在來看,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

“額……你現在還能寫的了字嗎?”看他連起身都困難,還能寫的了字嗎?

“寫一點點還是沒有問題的。”林寒說完,爲了證明自己的身體真的還能支撐自己寫一兩個字,所以強撐着爬了起來。

儘管扯到了傷口,疼的想要掉眼淚,但還是咬牙給忍下來了。

“是條漢子!這個忙我幫了,不管有沒有報酬,我都幫你!”這個人些許跟白少史有什麼淵源吧!藥武心裏如此想着,說完連忙轉身離開了帳篷,去外面尋找紙筆去了。

當藥武回來的時候,手裏拿着紙筆,交到了林寒的手裏。

林寒顫顫巍巍的接過了紙筆,看了藥武一眼,“我希望這封信只有白雲皓看過……”

這一句話再明顯不過了,再遲鈍的人也知道了。

對方點點頭,連忙轉身離開。

然後,林寒費力的開始寫字。

以前都是用靈力搞定的,現在需要動筆寫,真的是快要累死他了……

每寫一個字,林寒都覺得吃力的很,但是沒辦法,再吃力都要寫下去。

一個字一個字的寫滿,等到全部的字都寫好了。聽到身邊傳來了一道壓抑的哭聲。

“叔叔,叔叔的手臂流血了。”原來是孩子看到了從紗布下滲透出來的鮮血給嚇到了,又哭了出來。

“叔叔沒事,寶寶乖,別哭了。”林寒不知道怎麼安慰,開口說了一句。

想要像往常那般揉了揉他的腦袋,但是真的已經精疲力盡,手臂也動彈不得了。

只能僵硬的用手指將這張紙摺好,放到了一旁。

“寶寶聽不聽話?”林寒笑意盈盈的看着孩子,嘴脣有些慘白,整個笑容看起來都很是虛弱。

“聽話。”寶寶紅着眼,抽搐的點頭說道。

“那寶寶跟着藥武叔叔去找白叔叔,找到了白叔叔之後,跟着白叔叔好好的學本事。等寶寶學好了本事,叔叔來找寶寶。好不好?”

林寒感覺跟孩子說話有些費力,不過幸虧這孩子是講道理的。

“叔叔不跟寶寶一起去找那個白叔叔嗎?”小娃娃乾巴巴的看着林寒,眼神裏有些不情願。

他不太願意跟林寒分開,這些天的相處下來,他知道林寒是爲了自己連命都可以豁出去的人。

跟他的爹孃一樣,是好人,是對自己很好很好的人。

“不了,叔叔還有事情,不方便帶着你。你這一路要聽藥叔叔的話知道嗎?”林寒搖搖頭,他實在做不到跟他們一起離開。

他現在一個月招一次雷的體質,逮誰能受得了啊?

他可不想自己前功盡棄,好不容救活的孩子又給一道雷劈沒了。

“叔叔,我想陪着叔叔,不想要跟叔叔分開。”小孩子不太情願。

“不行,一定要分開。”林寒剛剛說完,身體再也支撐不住他長時間坐着了。直接砰的一聲,倒回了牀榻。

發出了劇烈的聲響直接驚動了外面的人,衝進來一看,發現林寒這麼狼狽的摔在了牀,桌子有寫好摺疊好的紙條。

還有孩子慌亂的哭泣聲。

“乖了小孩!你這樣哭會影響你叔叔的傷勢。”藥武以爲這孩子是林寒的侄兒,所以林寒才這麼心的“臨終託孤”。

藥武說完,爲了防止這孩子吵到林寒,連忙給抱出去了。

纔剛剛抱出去,再回到這個帳篷裏,發現林寒不見了蹤影。

頓時驚了!

空氣似乎還殘留着一絲絲靈力波動的氣息,竟然是一個修行者!

能夠將自己的氣息隱匿的如此毫無痕跡,是一個高手啊!

既然是高手,又怎麼會讓自己弄得那麼狼狽呢?

說來也是巧的,林寒剛剛重重的摔回到牀去,發現自己身體裏的靈力恢復了。

爲了避免告別帶來的傷感,林寒直接動用靈力離開了帳篷。

再次出現時,已經出現在了深山之。

修爲是恢復了,但是身的傷還是傷啊!

如果不治好,那女人的姨媽還要準時的雷劫來了怕是自己要吃一番苦頭了。

林寒有些認命的開始尋找一些止血止傷的藥材使用。

至於藥武會不會將那個孩子送給白雲皓,他是可以知道的,畢竟天目鏡在手,天下事情他都知道。

負傷在山尋找了幾天的藥材,總算湊齊了藥材,湊齊了藥材,林寒悲催的發現一件事情。那是煉丹爐沒有帶……

他頭疼的捂住自己的腦袋,自己怎麼什麼都帶了忘了煉丹爐呢!

左思右想一番,林寒有了一個主意,嘗試一下,直接用丹火煉丹,不需要煉丹爐看看行不行。

說乾乾,林寒盤腿坐下,直接開始煉製丹藥。

這是普通的療傷丹,對他的這種外傷是很管用的。想要特殊的煉製神皇級的療傷丹怕是隻有去了丹族的範圍裏才能弄到藥材。

現在環境簡陋,只能這麼試試看了。

運行丹火,林寒將藥材全部都使用靈力拖了來,隨後,開始在雙掌之煉丹。

這煉丹的速度有些慢,因爲需要佈下一個結界,一個丹爐結界,這樣藥材的藥力這些纔不至於流失。這樣煉丹的方法還成,是需要平時多兩倍的精神力,有些累人對了。

不過結果是好,這療傷丹被林寒給煉製出來,效果不盡如人意,是品丹藥。

(本章完) 烏雲散去之後的地面顯得滿目瘡痍,到處都是焦黑的泥土。

一個身影趴在地面,一動不動。

很可能有人此時看到對方都覺得對方已經是個死人了,不過約莫過了片刻左右的時間,男子猛地擡起了頭,嘴角勾起一記舒心的笑容,“老子……又活下來了!”隨後,搖搖晃晃的從地站了起來。

“小子!那是你運氣好!”耳邊傳來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