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可裝了幾件換洗衣服,又將信用卡存摺之類的放進了包裏,出門在外,錢必不可少。

最後看了一眼這個她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羅可揹着書包,頭也不回的離去。

她的身影很快便沒入了黑暗之中,二樓的房間之中,月子看着那個孤獨離開的背影,默默地流下眼淚。

姐姐,再見了……

幾年之後。

幾年前的那場席捲了全日本的災難終於結束了,陰陽師們終於找到了辦法,永久地將那些人頭氣球封印在了海底深淵之中,人們的生活慢慢的恢復了正軌,城市又恢復了原本的繁華,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小販們的叫賣聲此起彼伏,一片繁榮的景象。

黑暗的小巷之中,兩個女人面對面站立着,全都戒備地看着對方。

突然,兩人一起動了,很快便打到了一起,時不時地有火光從兩人之間冒了出來,落在了周圍的地面上,很快便將那些乾燥得垃圾堆點燃了。

火光熊熊,映出了那兩個人的模樣。

兩張一模一樣的面孔,皆是生得美麗無比,即使在打鬥之中,她們擡手投足之間依舊帶着一股說不出的魅惑力。

十幾分鍾後,兩人再一次分開,這一次,她們耗費了許多的體力,累得氣喘不已。

其中那個長髮的女人朝着另外一個短髮的女人說道:“我們收手吧,你殺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何必呢,羅可。”

短髮的女人背靠着牆,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富江,你認爲可能麼?我若是在信你一次,我這名字可要改成一個蠢字了。”

見羅可不答應,長髮女人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陰狠了起來,她惡狠狠地看着羅可,眼中的怨毒之色幾乎要溢了出來。

羅可懶得和她在廢話,直接又攻了上去。

這幾年的時間,羅可差不多將所有的複製體全部都消滅了,那些複製體除了魅惑力強了一些外,便沒有什麼大的本事。

婚來昏去,鬱少的祕寵嬌妻 之前太過輕鬆,羅可慢慢地便放鬆了警惕,誰知道,在處理最後一個複製體的時候,羅可卻險些栽了一個大跟頭。

那個複製體與其他的複製體全部不同。

她擁有羅可全部的記憶,甚至擁有羅可的那些能力,她是羅可的複製體,而不是富江的,可是她卻稱呼自己爲,富江。

與自己的戰鬥,這不是誰都可以遇到的事情,她瞭解羅可的每一個想法,在羅可攻擊之前,便想好了阻擋的方法。

她傷不了羅可,同樣的,羅可也很難對付她,事情就這樣陷入了僵局之中。

這一場戰鬥一直持續到天亮,最後終於有了結果,短頭髮的女孩從巷子裏走了出來,她的身後,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着,將這個陰暗逼仄的小巷照得亮如白晝。

羅可擡頭,看着遠處樓宇間升起了紅日,長長地舒了口氣。

終於,都結束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更了七千四百字啊~~妹子們還不快爲小雨點贊加油~~~沒評論都木有動力了~~~~下一個世界,死神來了~~~

這是小雨的專欄地址,喜歡小雨的收一下吧,收藏每增加一百,加更一萬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很多時候,美貌就是最好的武器,不過前提是,你要擁有使用這武器的能力。

羅可坐在機場大廳內,低着頭翻看着手中的雜誌,即便是低着頭,羅可也能感覺到周圍人灼熱的目光。

羅可嘴角露出無奈地笑容,富江的美麗在這具身體長到二十歲的時候到了最巔峯。

即便她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裏,都會吸引無數的目光,對於這種情況,羅可已經慢慢習慣了,不過這特殊的能力,使得她根本不能在一個地方久待,那些受她魅力影響的人,會慢慢地變得瘋狂,羅可只能四處流浪。

廣播臺傳來180號航班登機的消息,羅可拎着自己的行李,準備上飛機。

在走進登機口的時候,羅可突然感覺到一陣細微的風拂過,羅可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下意識地回頭,身後除了來來往往的行人,根本看不出一絲詭異之處。

一絲不祥的念頭浮上心頭,羅可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看着停在跑道上的飛機,不知道是否她的錯覺,她感覺到那架飛機上正纏繞着濃濃的黑色霧氣,仔細看去,那霧氣卻不見了,白色的機身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着微弱的光芒。

羅可猶豫着是否該登上這班飛機,身後突然涌來一波人羣,推着她進入了登機口。

登上了飛機,坐在了座位上面,羅可心中的不安越來越重,此時,她突然聽見身後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

“飛機要爆炸!”“是真的,請相信我,我看到了!”

羅可猛地轉過頭去,便看見不遠處的走道上,兩個年輕人扭打到了一起,機務人員走過去勸架,卻沒有辦法將兩人分開,最終無奈之下,只能將他們‘請’下飛機。

羅可見狀,毫不猶豫地起身,拎着行李便準備下飛機,機組人員走過來,表示飛機即將起飛,客氣地請羅可重新坐回去。

羅可看着那禿頂的男人,朝他露出了一抹甜膩的笑容,軟身軟語地說道:“我不想坐這班飛機了,我要下去。”

沒有人可以逃過富江的魅力,更何況羅可現在刻意釋放的魅力,那個男人被迷住了,親自將羅可送下了飛機。

羅可拖着行李箱,重新回到了機場大廳,遠遠地,她便看到了剛剛在飛機上打架的那兩個男孩還在繼續扭打着,周圍的那些人似乎是他們的朋友,在勸着架,羅可站了片刻,便準備離開,正在這時候,她突然聽見那個男孩喊了一句:“我知道這飛機會爆炸,我夢見了。”

羅可停下了腳步,朝着他們的方向走了過去,這時候,那個男孩已經被他的同伴扶着坐在了椅子上面,他滿頭大汗,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

“我可以坐在這裏麼?”

羅可直接開口說道,幾人原本想要拒絕,結果在看到羅可的樣子的時候,便又同意了,那個叫託德的男孩甚至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羅可,羅可客氣地朝他笑了笑,託德臉紅了,走到另一邊兒坐下。

“我叫川上富江,請問,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麼?”

艾利克斯開始敘述了起來。

隨着艾利克斯的敘述,羅可的臉色漸漸地變得凝重了起來,對於艾利克斯的話,羅可並不懷疑真假,經過了那麼多的坑爹世界,她的直覺要比旁人敏銳得多,剛剛還未上飛機時,她便覺得有些不妥,原來卻是這個原因。

其它的人卻並不相信,站在玻璃窗前的那個男生轉過身來,大步地走到艾利克斯前面,面露譏諷之色地說道:“飛機會爆炸,飛機會爆炸,你在開什麼玩笑,是你害得我們去不了巴黎!”

艾利克斯原本的心情就不好,被卡特這麼一指責,心裏更是不舒服,直接就站了起來,朝着卡特嚷道。

“卡特,是我讓你下飛機的,這事兒能怪到我的頭上麼?”

眼看着兩人就要打起來,正在這時候,羅可突然看見遠處天空亮起一團巨大的火球,接着巨大的爆炸聲傳來,候機廳的玻璃被這爆炸的聲波衝擊得瞬間炸裂。

在那一瞬間,羅可壓着還在發呆的柳墩老師趴了下去,破碎的玻璃濺了在她們的身上,羅可只覺得手指一痛,她低頭一看,自己的食指被玻璃碎片割裂了,殷紅的鮮血霎時間便涌了出來。

糟了,羅可暗呼一聲,趁着沒人注意,將那點血液燒得乾乾淨淨。

飛機果然如同艾利克斯所說的那般,爆炸了,所有的人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看着艾利克斯的目光也變得十分詭異。

他是怎麼知道飛機會爆炸的?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艾利克斯呆呆地看着破碎的玻璃,突然捂着臉失聲痛哭了起來,飛機上坐着的大部分人都是他的朋友,明明他可以救下他們的,可是偏偏,卻沒有人相信他。

其他人也俱是沉默了下來,災難的發生讓人始料未及,這不是任何人的錯。

發生這樣大的爆炸案,機場安保人員很快便趕到現場,將他們幾個人人控制了起來。

剛剛艾利克斯所說的那些話許多人都聽見了,他們並不相信艾利克斯看見的那些只是夢境而已,相較於此,他們更懷疑,此次的爆炸事件可能和艾利克斯有關。

等待FBI到達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頹廢的坐在椅子上面,誰都沒有說話,一時間,氣氛變得十分壓抑。

羅可並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對於他們來說,她畢竟只是個陌生人,坐在一起並不怎麼合適。

億萬老婆買一送 雖然她擁有無人能敵的魅力,可是這種時候,卻沒有什麼人有閒心欣賞她的美麗。

羅可低着頭正想些什麼,這時候她眼角餘光突然看見有一灘水漬正朝着她流了過來,與此同時,她聽到一聲細微的咔噠聲,羅可根本來不及細想,身體便做出了反應,整個人直接朝着前面撲了過去。

哐噹一聲巨響,二樓的那扇玻璃窗不知怎麼的掉落下來,正好砸在了羅可剛剛坐立的地方,如果不是她剛剛躲得及時,恐怕她此時已經被砸成了肉餅。

玻璃碎片四濺,坐得近的幾個人臉上被碎片劃出了許多血痕。

那些安保人員臉色也是變了,幾個人上樓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其中一個人正朝着羅可走了過來。

不知怎麼的,那人的腳下突然一滑,摔倒在地上,腰間掛着的電棍也隨之甩了出去,落地的時候,電棍的開關被按開了,那電棍閃着藍色的火花,滾到了水裏面。

而此時,羅可趴着的地方正好好一大灘水漬朝着她流了過來。

羅可的神經倏地緊繃,雙手猛地在地上一按,藉着這股力直接翻了起來,那水加快了流速,眼看便要到了羅可的腳下,羅可直接跳到了凳子上面,那灘水從凳子下面流了過去,好在凳子的腳雖然是鐵質的,可是凳子的面卻是塑料的,並不導電,羅可這才堪堪逃過了一劫。

這一切發生不過在短短几秒鐘之內,等到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羅可已經從凳子上跳了下來。

那個安保人員也知道自己差點害死了羅可,忙不迭地道歉,羅可臉色還有些發白,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剛剛發生的事情到底有多危險,只要她稍微再慢一點,她這條小命就玩兒完了。

去樓上檢查的人也下來了,他們說樓上的玻璃昨天剛剛檢查過,一切都沒有問題,也不知道爲什麼就突然掉了下來。

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不管是掉落的玻璃,摔倒的安保人員,所有的人都只把這些當作了意外,衆人安慰了羅可幾句,便將這事兒拋在了腦後。

羅可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她有種預感,剛剛的一切看似巧合,實際上卻好像有種力量在暗中操控着,稍不注意,便會死得慘不忍睹。

這件事情,恐怕還沒有結束。

FBI的人員來得很快,他們一行人被帶到了警察局,進行詢問。

這事情根本不能用常理來推斷,那個佩頓探員雖然懷疑這起爆炸事件和艾力克斯有關係,可是卻沒有絲毫證據。

對艾力克斯的詢問意外的漫長,羅可坐在審訊室外的椅子上面,半垂着頭,似乎在思考着什麼,託德他們以爲羅可是被剛剛發生的意外嚇到了,便在一旁不住的安慰着她。

他們說的話,羅可連一句都沒有聽到,此時她正在琢磨剛剛發生的那些事情,那種一連串巧合構成的死亡之局,是人爲還是其他的什麼?

站在不遠處的一個黑人警察正拿着一把長長的水果刀削着蘋果,突然他似乎看到了什麼,朝着這邊走了過來,在快走到羅可身邊的時候,一個過路的女警察被旁邊的人碰了一下胳膊,手中拿着的幾根圓珠筆掉落在地上,黑人警察的腳好巧不巧地踩到那圓珠筆的上面,腳下一滑便朝着羅可的方向摔了過來。

慌亂之中,那個警察不知道怎麼的便將水果刀拿在了手中,直直地朝着羅可刺了過來,而此時的羅可依舊一無所覺。

“小心!”

託德正坐在羅可的旁邊,他正好看到這一幕,急忙將羅可推開,羅可重重地跌到在地上,頭不小心碰到了一邊兒的桌子,擺在桌邊的一個盆栽晃了晃,直接朝着羅可的頭掉了下來。

羅可的瞳孔猛地一縮,毫無形象地往旁邊一滾,避開了掉落的花盆。

這邊的混亂很快便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其他的人急忙趕過來,詢問這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託德的情緒十分激動,飛機的爆炸帶給他不小的刺激,加上羅可對他的影響,他直接朝着那些警察發了飆。

“你們都做了什麼事情,富江差點被你們害死!”

那兩個警察臉上的表情十分尷尬,不住地說這只是個意外,他們不是故意的等等。

託德卻並不聽他們的解釋,執拗地認爲這些警察就是故意所爲。

羅可並沒有阻止託德,接連的意外讓羅可覺得十分不爽,她現在沒什麼心情做聖母和事佬,她怎麼感覺所有的意外都是衝着她來的?

作者有話要說:關於防盜章的事情,小雨想說兩句,放防盜章小雨也是出於無奈,現在的盜文大多都是秒盜,一般來說小雨剛剛發出去,盜文網就會把文章盜走,小雨真的被弄傷了,我明白這樣對支持正版的妹子們多少有些影響,小雨也做出了補償,一般替換的字數都要比防盜章多出來一千到兩千字,但是花得錢數是一樣的,就是說妹子們只要花三千的錢就可以看到五千的量,因爲買過的章節不會重複購買。

在此,對於給妹子們造成的不便,小意還是想說一聲對不起,希望大家可以體諒一下。

這是小雨的專欄地址,喜歡小雨的收一下吧,收藏每增加一百,加更一萬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出租車停在醫院門口,克萊爾付了車費,然後扶着羅可從車上下來,此時羅可已經完全失去了意思,全身的重量全都壓在克萊爾的身上。

克萊爾一個踉蹌,險些摔倒,手上一鬆,羅可便直接摔倒在地上,克萊爾神色焦急,一咬牙,直接彎腰將羅可抱了起來,吃力地朝着醫院走去。

這時候一個穿着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從對面走了過來,她的視線落在被克萊爾抱在懷中的那個女人身上,即使她的臉上糊滿了鮮血,女人依舊認出了她的身份。

女人臉上浮現出一絲陰狠的笑容,直接朝着那克萊爾走了過去。

埋頭克萊爾並沒有注意到對面的女人,羅可滿臉是血,也不知道傷得怎麼樣,她現在的心思全都在羅可身上,直到那女人擋住了她的去路,克萊爾擡起頭,在看清楚那女人的樣子的時候,克萊爾驚住了,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

“富江……”

眼前的女人赫然便是富江,可是明明富江不是在她的懷裏麼?

仔細一看,卻發現眼前的女人並不是富江,雖然她們長着一樣的臉,可是眼前這個要更加妖媚一些,舉手投足間帶着一股說不出的魅惑之意。

那女人卻並不理會克萊爾,她眼神奇異地看着陷入昏迷中的羅可,用一種甜得發膩的聲音說道:“富江,終於找到你了呢……”

克萊爾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她剛想開口說些,卻見那女人不知道從身後的什麼地方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來,直直的朝着羅可刺了過來。

克萊爾大驚,猛地後退了幾步,結果腳下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整個人狼狽地摔倒在地上,所幸克萊爾一直緊緊抱着羅可,這纔沒讓她掉了下去。

那個瘋女人卻又揮舞着匕首追了過來,她出手極爲狠辣,匕首直接朝着羅可的心臟刺來,若是被她刺中,羅可必死無疑。

糟糕的是,克萊爾的腳痛得厲害,根本站不起來,克萊爾一咬牙,直接抱着羅可滾了開去,避開這致命的一擊。

羅可的額頭滑過粗糙的地面,好不容易止住血的傷口又冒出血來,昏迷中的羅可猛地睜開了眼睛,一眼便看到了拿着匕首刺向她的女人。

複製體富江!

羅可雙手在地上一撐,腳下猛地用力,身子直接翻站了起來,此時那個複製體已經離得她很近了,複製體見到羅可,嘴巴裂開,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

“這個世界上,只能有一個富江!”

複製體吼道,匕首重重地朝着羅可胸口刺了過來,羅可擡起腳,好不客氣的踹到了那個複製體的肚子上面,她的力氣極大,直接將複製體踹出去三米遠,複製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身子滾了幾圈,直接撞到了醫院大門的臺階上面,許久都沒有爬起來。

此時克萊爾也跑了過來她站在羅可身邊,看着那個吃力地想要爬起來的女人,詢問道:“富江,到底怎麼回事兒?那個人是誰?”

面對克萊爾的詢問,羅可不知道如何解釋,她總不能說那個女其實是她的自體分裂出複製體吧?就算她說了,這麼不科學的事情,克萊爾又怎麼會相信?

羅可還沒想好怎麼說,那邊的複製體卻又出了事情。

複製體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理智依舊沒有能超過想要殺死本體的本能,複製體撿起了地上的匕首,再一次揮舞着匕首朝着羅可跑了過來。

她剛剛邁出去兩步,一個物體從樓上摔落,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身上,複製體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說,便直接被砸死了。

克萊爾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那個砸死複製體的東西,是一個穿着病號服的人,他原本是因爲受不了疼痛的折磨,才選擇了跳樓自殺,誰知道,他沒死成,卻將不想死的砸死了。

那病人坐在了被砸得幾乎血肉模糊的人體身上,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他這是連死都死不了了麼?

相對於克萊爾那一副見鬼似的模樣,羅可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拉着克萊爾直接從那兩人身邊身邊走了過去。

那個病人愣坐了片刻,機械似的站起身,慢慢地朝醫院走去,一次死不了,他再去跳一次,就不信,下一次還會這麼倒黴。

那個病人沒有注意到,他離開之後,地上的那具死屍突然冒出詭異的火焰,瞬間便將那屍體吞噬,不過幾秒鐘,便燒得乾乾淨淨,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羅可頭上的傷口看着嚴重,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縫了幾針,醫生便讓她們離開了,快要走出醫護室的時候,那醫生突然有些遲疑地開口,詢問道:“請問,這位小姐,您是否有姐妹之類的?”

羅可腳步微微一頓,隨即,十分自然地說道:“沒有。”

“哦,那沒什麼事兒了,請您七天之後回來拆線就成了。”

醫生說完,低頭又開始整理自己手中的資料,他想起早上送進醫院的那具屍體,或許,那只是偶然吧……

走出醫院大門口的時候,克萊爾特意看了一眼,門口乾乾淨淨的,連一絲血跡也沒有,克萊爾微微一愣,她們進去不過半小時時間,這麼短的時間,就清理得這麼幹淨了麼?

克萊爾總覺得哪裏有些不妥,可是怎麼也想不出來,見羅可已經走遠了,她便將這那奇怪地念頭拋之腦後,快步跟了上去。

此時,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八點多鐘,兩人上了出租車,一路朝着柳敦老師家駛去,這期間艾力克斯打過來許多電話,在得知羅可也遭到意外,險些喪命的時候,艾力克斯沉默了片刻後,方纔說道:“你們一定要小心,任何看似不經意地‘巧合’說不定就能要造成最致命的後果。”

克萊爾沉默,心底卻升起了濃濃的不安之感。

託德和泰莉已經死了,富江也遭遇了這麼多的危險,哪一次都是極其致命的,若不是富江身手敏捷,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不知怎麼的,克萊爾又想起剛剛在醫院那裏見到的那個和富江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她到底是誰呢?

克萊爾從倒車鏡看了一眼坐在後座的富江一眼,只見她側着頭看着窗外,烏黑的長髮遮住了她大半張臉,讓人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

克萊爾總覺得眼前的富江有些違和,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好像完全遊離在這個世界之外。

車子行駛到前方路口,司機正準備轉彎的時候,對面極速駛來一輛裝滿瀝青的卡車,那車直直地朝着他們的車子撞來,刺眼的燈光照射過來,司機被那燈光刺得閉上了眼睛,雙手猛地將方向盤打死,出租車直接朝着路邊的護欄撞了過去。

砰得一聲巨響,克萊爾的頭磕在了車窗上,直接婚了過去。

羅可也被這巨大的衝擊撞得七葷八素,她這邊的玻璃直接被撞得稀碎,玻璃碎片將她的臉割出無數的傷痕,鮮血霎時間便涌了出來。

羅可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氣,眼看着那兩卡車朝着他們的車子衝過來,羅可掙扎着想要從車子裏爬出來,可是系在身上的安全帶卻卡死了,怎麼也拔不出來。

司機並沒有昏過去,他從車子裏爬出來,又回頭將克萊爾弄了出來,還沒等他回頭去救羅可的,那輛卡車直接便撞到了出租車的上面。

卡車上裝着的滾燙的瀝青直接傾瀉下來,將車子徹底地掩埋了。

司機驚魂未定,顫抖着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報警電話。

“喂,911麼……”

警察很快趕到了,封鎖了現場,經過調查,這起車禍只造成一人死亡,死者爲一名亞裔女性。

正在做筆錄的警察微微皺了皺眉,低聲咕噥了一聲:“怎麼又是亞裔女性?今天這一天都是死的第十二個了,嘖嘖,每一個都是死無全屍,也真夠慘的。”

克萊爾被送進了醫院,檢查一番之後,醫生說她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受了驚嚇暈過去而已。